二個學妹跟我同居

能與心愛的人出外渡假幾天,是件令人期待又感到愉快的事情。
在大二的暑假,為了幫玉燕學妹作十八歲生日,我為倆人規劃了一個墾丁的渡假之旅,當玉燕在得知這項消息之後,可說是歡欣的雀躍不已。
我們投宿的旅館,是在南灣的金莎大飯店,我與玉燕會選擇這家四星級旅館的原因,除了是它具備了完善的室內休閒娛樂設施之外,主要是它還擁有一個私人的海灘。雖然住宿費貴了一些,不過在考量這家旅館提供24H的休閒娛樂、戲水的時段、白天的高溫與海灘安全防護的優越條件,我仍然預訂了二天一夜的旅程。
由於路程頗遠,我倆直到當天傍晚才抵達目的地,完成進住的手續後,把行李放入客房,我便攜著玉燕的小手到墾丁街上吃晚餐。吃完晚餐之後,倆人又到夜市裏閒逛,順便買些補給品。
晚上七點,晚風吹襲的海灘已不像白天那樣炎熱了,我倆來到海灘散步。
我突然給她一點暗示的說道:「嗯,好舒服喔,何不讓我們一起把泳衣脫掉?」
坐而言不如起而行,在玉燕答話之前,我搶先一步採取了行動。因為以我二十歲的年齡而言,我的身材算是相當棒的,也因此,我確定玉燕一定是喜歡我才會跟我一起出來渡假。想到跟她拍拖了半年多,但是我那話兒玉燕一直不敢看也不敢摸,它雖然不大,形狀卻是極佳,更重要的是,在它的上頭,有著濃密的陰毛和一顆時常露在外面的大龜頭,對它的性能,我也充滿自信。
起初,我是訝異自己竟然脫口慫恿她把泳衣脫掉,我真怕她會起反感而把氣氛弄僵。更諷刺的是,在我有點後悔的同時,慾火竟也開始在我的下腹部燃燒。我把脫下的泳褲拿在手上,有點惶恐的轉頭看著玉燕,此刻她的目光正投向我身體的某一端,嘴角竟也揚起了微笑:「是你自己要脫的,我可沒答應!」
糗死了,我在心裏暗罵:「完蛋了,有夠笨的,真是的!」接下來,我也不知該怎麼辦?挺在那裡也不是,穿回去也不是。到最後只好故作瀟灑,就赤裸著身體躲在漆黑的海水裡了。
回到房間時,在床頭燈的照映下,我見到玉燕連身式泳衣的胸前,二顆半露的乳房之上,是二粒已經激突的乳珠…。
噢!她泳衣的質料可真薄,我的眼睛是瞪大如牛鈴。不過,當她坐到我身邊之時,我仿佛變成了一個啞巴。
幾分鐘後,玉燕站了起來,她來到我的身邊,她說南部的太陽好大,曬了一整天,要我幫她上一些潤膚乳霜。看著站在正對面的她,我抬起了塗滿乳霜的雙手,開始撫揉著她裸露的背部。而在替背部上完之後,我的手停留在她的屁股之上。當我將乳霜塗到她的腿根時,為了讓我也能替胸部做好防護的工作,她轉過了身子。而當我的手滑到她的下半身時,她果然主動的將泳衣脫掉。我清楚知道她這個動作是個暗號,因此我讓手指滑入她的大腿內側,用手掌覆蓋住她的陰部。
現在,玉燕光溜溜的出現在我面前。白皙的肌膚、小巧堅挺的乳房、女性私處的茸毛,全部都是為我而存在的。
我自己也是光溜溜的坐在她面前,兩腿之間挺著半軟不硬的陰莖,龜頭倒是有些濕潤的紫紅油亮。
「要淋D?還是泡澡?」
「都可以…」玉燕低著頭,發出比平常還小的聲音。
這間旅館的設計優點在於浴室有個大浴缸。
「要不要一起進去洗?」我之所以會這樣說,完全是剛才就暗自盤算好的。
不過事實證明玉燕她也沒有拒絕我,只是一邊微笑著,大概是不好意思回答我。
「可以呀!」她這樣子告訴我。
沒想到玉燕竟然這麼瘦,還是她平常穿著稍微寬鬆的關係,她沒有穿衣服的樣子,看起來就像隨時會被折斷一般的纖細,她的身高160,體重不會超過48。至於三圍,依我估計應該是32B、22、32吧?
「我要跳進浴缸了。」先進去淋浴的玉燕對我發出呼喚聲。
「嗯!」
不過說完這句話的她,突然露出迷惑的表情。
「阿標,有件事請你幫忙!」
「什麼事?」
「你閉一下眼睛好嗎?」她說完後,我就閉上眼睛。
跟隨著水所發的噗滋聲,玉燕的腳碰到了我。
「可以了嗎?」
「嗯,可以啊!」說出這句話後,我就張開眼睛。
「…?」
玉燕拼命的露出平靜的笑容,她為什麼一定要叫我閉上眼睛呢?
「怎麼啦?」
「沒什麼,為什麼…妳要我閉上眼睛呢?」
「因為,我覺得和你在同一個浴缸裡,很不好意思。」
原來如此,她是害怕和我袒裎相見吧?!
好可愛喔!好可愛喔!
現在大概沒有女生會因為光溜溜的和心愛的男人在一起而覺得不好意思吧?尤其是在發生關係之前。
玉燕果然是特別的女生!
浴缸之中,我漸漸感到小腹有所鼓脹,弟弟終於勃起了,我趕快遁入泡沫可以覆蓋的水中作掩飾。
「我可以抱住你嗎?」我很驚訝玉燕竟然如此大膽。
「耶?」不過,她並沒有等到我回答,就上前一把抱緊我。
「因為,我和你分開就會被你看到,我會不好意思的。」
對呀,與其這樣光溜溜的袒裎相見,不如抱在一起就會看不見,也不會感到不好意思了,我就這樣忍不住的親了懷中的玉燕。
「我幫你洗澡。」我們兩個玩了一下子,玉燕又再說出令我訝異的話。
不知何時我們的立場反過來了,大概是兩個人都放開胸懷了吧?玉燕給我的感覺有時候天真,有時候卻很大膽,我就這樣甘心的被她玩弄。
「我們洗好了吧?」當我稍微有點意識時,我催促她爬上浴缸。
「說的也是啊!」玉燕似乎變得開放,然後聲音有點改變。
「把電燈關掉。」玉燕躺在床前,她這樣對我說。
這個聲音沒有了在浴缸中的明朗,我明顯聽得出來她的語調中帶著緊張。或許,這是她虛張聲勢後稍微感到矜持的緣故。
玉燕微微抖動身體,不知道這是她興奮的表現,還是她感到不安或恐懼的反應。她緊緊閉上雙眼、咬著牙齒,似乎準備接受接下來會發生的任何事。
「玉燕…」我再一次親吻她的雙唇,然後半張開嘴巴,將舌頭伸過去。
「嗯咕!」這是不怎麼高級又不浪漫的親吻。但是玉燕拼命的渴求我的舌頭。
「噗滋…咕嚓…」
我們無法聽見任何聲音,只是互相企求對方的回應。不久,我自己的舌頭邊舔邊移往白晰粉嫩的乳房。
「呀!」玉燕驚訝的發出聲音,她泛著薄薄粉紅色澤的乳頭,已經慢慢變硬了。我用兩手揉搓著她的胸部,用嘴巴含住她的乳頭。
她對於我手指的撫摸產生了反應,「啊,呼…嗯嗯…啊嗚!」
當我在愛撫玉燕時,她的身體不停扭動,整個頭幾乎要撞上床頭。
我挪動她的腰部。



「啊啊…好熱…」玉燕發出莫名難忍的叫聲。
她的這種聲音引發出我的欲望之火,我挪動玉燕的腰肢並抱住她,然後用舌頭探索她的私秘之處。
「呀嗯!討厭,不要!」玉燕的聲音已經無法進入我耳朵,她的秘處早已溢滿蜜汁,而粉紅色的花瓣也緩緩的綻開。
我用舌頭吸取蜜汁…。
當我的舌頭把蜜汁吸進嘴巴時,玉燕的陰戶又溢出新的蜜汁。
「呀,啊呀,我,呀嗚!」玉燕從本來變成大字的身體,因無法忍受刺激,漸漸把身體彎曲成弓形,她一直在強忍我的挑逗。
「不、不不…啊…啊…啊…」她的目光失去焦點,雙手騰空彷佛在渴求我的身體。
我將手指往她的花瓣中央伸入,隨著咕滋的聲音,手指前端已經進入她的蜜穴。玉燕的花瓣膣道十分緊窄,由於有大量愛液的幫助,我的手指才能伸進去。
「啊呀…嗚…我、我不啦,我不行啦!」玉燕全身痙攣的哀求著。
我毫不考慮的將伸進去的手指抖動著。
「討厭…我、我…呀…呀…呀…嗯…」
噗滋!咕嚓!啾叭!呀!呀!玉燕的雙腿已經變得軟弱無力,而她的眼神也是一片迷濛。
「呀啊!呀啊!…」她急促的呼吸喘叫。
我的老二已經膨脹到極限,翻過身,我終於將它抵進玉燕體內。
「呀啊!」玉燕似乎有話要說,但我不管三七二十一,便激動的將已然怒昂的陰莖往她體內挺進。
「噗滋…滋…」雖然玉燕的私處已經濕潤,但裡面十介狹窄,抵抗力似乎很強。
「啊呀!好、好痛…」玉燕邊喊、邊咬著牙忍受疼痛。
當我的老二進入到一半時,玉燕陰道內似乎出現障礙物,我將腰部更加挺進。
「噗滋…滋!滋滋…」為了將玉燕的處女膜刺破,我更加用力將陰莖使勁插入其中。玉燕皺起眉頭,她的呼吸似乎變得困難。但是,我絕不能在此刻猶豫。
「噗滋!滋噗!」我慢慢的聳動腰部。
「痛呀…痛呀!」原來疼痛難耐的玉燕,發出和剛才不一樣的聲音。
「呀嗯,好好!」此時,我的高潮在短時間內出現了。
「喔!哎呀!」我發出吼叫聲並快速拔出好似著火般的雞巴肉棒。
「啾…啾…」我射出的精液,噴在玉燕小腹到乳房的肌膚上。
「呀嗯!」玉燕發出的叫聲,雜夾著她急促的呼吸,她轉過頭,閃開飛散在她臉上和胸部的精液。我像野獸發狂了一般,將自己的陰莖往她嘴邊湊進。
「小燕,幫我套一下。」
「?…」
玉燕一時間不明白我的意思,她愣住了。不過才遲疑一下子,她就用手握住我的寶貝,然後開始反覆的套擼起來。我的腦海快速閃過興奮的感覺,雞巴再度硬了起來。
「嗯…嗯…」玉燕天真的笑著,一直到現在我才發現她潛在的性感因數。
「你是要這個嗎?舒不舒服?」玉燕提出這樣的問題,讓我感到十分意外。
「嗯!」
「其實我很不喜歡。」
「耶?」
「性關係…就是這樣嗎?」
「嗯,妳瞭解了嗎?」
「耶…阿標!」
「什麼事?」
「以後…你會開始討厭我嗎?」
「為什麼?」
「…」玉燕沒回答,只是繼續擄著我的陰莖。
「我怎麼會討厭妳呢?」
「真的?」
「?…」
「可是你和我做愛了呀!」
「做愛?」
「因為,我聽說把那個…給了男人…男人就會byebye了…」
「誰說的?…」
「那不然,…從現在開始,我會想擁有你的一切。」
「小燕!」
「你只能有我一個人。」
「小燕!」
「呵呵…,好高興!」
「是嗎?」
「這種感覺…真的很好。」
玉燕似乎在描繪著幸福的情景般的沈醉著,我感到有一些些不安,萬一她成了性的俘虜怎麼辦?
「阿標,你覺得舒服嗎?」
「呀,是呀!」沒想到玉燕竟然微笑著問我這個問題。
「你早就知道會這麼舒服了嗎?」
「…」
嗯,下午在火車上談話時,我一直沒有回答她提到關於見到我和舞蹈系的學妹進賓館的那件事。我想玉燕一定早就感到懷疑,而她似乎一直盤算著該如何詢問我。因此,她的微笑,讓我稍微感到緊張。
我該怎麼樣回答她呢?
當我在自問自答時,她以一種快要哭泣的表情等待我的回答,她好像是緊張的忍受不住一般,終於還是她自己先開口了。
「其實,你說出來…又不會怎樣…」
「喔,我知道,我不會亂來的,我對妳是認真的。」
「可是…」
「妳是說我和何麗玲的事?」
「嗯,先不提她好了。可是,她比我還有…技巧的,不是嗎?」
「沒有啦,其實我也不知道…對我來說,我心裡只有妳一個人。」
「…」
「相信我吧!」
「嗯,我相信你,還有…」
「還有什麼?」
「我會努力配合的,我永遠都不要離開你。」
如果是在今夜之前,當我聽到玉燕講這樣的話,我不但不會高興,反而會感到一點點不安。但是現在的玉燕,她表現得如此真誠,我自然能理解她的心意。
我突然想起何麗玲在床上也曾經說過相同的話。
管不了那麼多了,總之先和她做一次完整的愛吧!這樣的話,她一定會發現另一個嶄新的極樂境界…。之後,我和玉燕將會緊緊牽絆住。
這一夜,我把她緊緊抱在一起直到天亮。
隔天早上當我醒來時,玉燕已經起床,她一直看著我。
「早、早安。」玉燕看著我並跟我道早安,她一直展現出微笑的嬌靨,卻沒有說任何話,然後將臉靠近我,企求我的親吻。
「早安…」我猛的翻身把她壓在身下。
親吻了很久、很久。
突然間,玉燕雙頰微微泛紅,問說:「現在幾點了?」
「我看一下,八點多了。」
「那,那這裡可以住到幾點?」
「這個嘛?中午吧!」
玉燕似乎感到些許失望,「我還想待在這裡耶。」
「是嗎?好、好呀!」我當然贊成,既然她這麼說,我不會有意見的。
我拿起電話,告訴櫃台要延長時間。
「妳家裡,可以嗎?」打完電話後,我看著玉燕並問她有沒有關係。
「沒關係啦!」
這樣的玉燕在天真無邪當中,雖然談不上妖艷,卻增添了一絲性感,好像變成另一個人似的。
「小燕,想不到妳也有這麼放得開的一面。」
「阿標,…你怎麼突然這麼說?」
「不,我認為玉燕有很多我不認識的模樣。」
「真的嗎?」玉燕突然浮現出慧黠的笑容,並把視線移到我的下半身,又說:「你不喜歡這樣嗎?」
「我沒有別的意思,只是覺得妳…」
「耶?我怎樣?」
「我想妳一定還有別的樣子…」我不知道該怎麼說比較好,尤其是她的自尊心。
「我知道你的意思啦,人家以後會呈現各種不同的面貌給你看,所以…阿標,你也要讓我看到許多樣子喔。」
哎呦!難道這就是女人“食髓知味”的一面嗎?
我眼前所展開的新世界,可以說是意外的多彩多姿,而且也十分刺激。因為從那天起,玉燕變得很活潑,服裝穿著比以前性感大膽,搭配的款式與色彩也豐富許多,連她不喜歡的首飾也一一的穿戴在身上。其中改變最多的是她的髮型,除了本來的直髮之外,她還做了一些層次的變化,而且還染上亮麗的顏色。
但是,我並不會因此對她感到厭倦與迷惑。
玉燕開始在我身上及周遭貼上忠實的標簽,她變得明朗大方,並保有她原本的天真俏皮。她對周遭人事反應的思緒,也漸漸變得成熟敏感,現在的玉燕與其說是對周遭的人怎麼看她感到興趣,不如說她在意自己如何表現自己給旁人看。從服裝的改變,到髮型的變化,我可以看的出她在追求自己的求新求變上所下的努力。總之,在她越變越漂亮時,周圍的男生對她感興趣的人也越來越多。但是,我認為她心中只有一個我,這點我深信不疑。
比起她外表的改變速度,我們倆發生性關係的次數可能有過之而無不及,同時我發現她的身材更豐潤,對於做愛方式的接受程度,也愈來愈開放。做愛的時間與次數,也愈來愈有耐力,不像剛開始幾次那般,每每只來一二次高潮就癱軟的昏昏欲睡。
玉燕算不上絕代佳人,但她擁有一副性感的身體,薄小紅潤的性感嘴唇,已經膨脹起來的32C豐滿乳房;碩大滾圓的34臀股,豐滿堅實;富有彈性雪白修長的大腿,襯托出婀娜多姿的體態,舉止步履間無不充滿了性的誘惑。尤其是當她媽穿上緊身套裙,更顯得纖細的腰肢與渾圓的臀部曲線,讓我忍不住的就想她短裙下毛茸茸的陰毛和濕嫩滑膩的小屄屄。不管是在學校裡或外出逛街,我總是有意無意的喜歡撫摸玉燕的身體,她每次都笑著罵我小色狼,卻不推開的恁我作怪。
那是從墾丁回來後的一個月,那一天下午,玉燕來到我的宿舍。
我躺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玉燕忙著幫我收拾家務,她穿著一件紅色的T恤衫和一件黑色緊身短裙,雪白的大腿和白皙的腳趾毫無遮掩的露在外面,由於沒戴乳罩,兩個乳頭清晰的凸現出來。
細肩帶的領口環繞著那削細纖美的肩膊,雪白的脖子和酥胸嫩肉都露出一大片。再搭配上那一條繃得緊緊的超迷你黑色緊身短裙,讓那豐滿性感的臀部,簡直是惹火到了極點。那高挺堅聳的乳房,還隨著走動一上一下在不停的跳動著,真是有夠迷人。豐滿的肥臀緊緊包在那件緊窄的短裙裡,那飽滿的陰阜小丘,透過緊身裙而顯得高凸凸的隆起,直看得我是神魂顛倒。
這時玉燕正彎著身子在擦拭茶幾,黑色的超迷你短窄裙,被這麼一彎腰,整個紅色的三角褲就這樣暴露在我眼前,我看得是心口直跳。玉燕擦拭茶幾後,坐在旁邊的沙發椅上擦拭著玻璃杯,此時她的兩條粉腿張開,紅色透明的三角褲緊包著鼓凸凸的陰阜,透出黑色的一大片陰毛都看的清清楚楚,三角褲中間凹下一條縫,將整個陰戶的輪廓很明顯的展露在我的眼前,我那時是魂魄飄蕩,陽具早就怒昂堅挺起來。
當玉燕收拾完家務後,她換上一套粉色的小洋裝出門去買晚餐,我則吩咐她順便買瓶紅酒回來。當我來到衛生間準備洗澡時,我發現她剛換下來的短裙和T恤衫,我拿起她的衣服,從她衣服上散發出一股暗沉的體香,不斷朝著我直直撲來。我用鼻子深吸了幾口氣,發現她短裙的香味特別的濃郁,我拿起她的短裙放到臉上,突然她的紅色內褲從短裙中掉到地上,是紅色薄紗全透明的三角褲!我的腦海裡立刻浮現出玉燕下體穿這件三角褲的模樣,一時間,我不由得叫了出來︰「啊!小燕,妳穿這樣的三角褲!」幻想著三角褲包在玉燕鼓脹的陰戶時,我的雞巴立刻勃起。我把她的內褲反過來,翻轉的攤開褲底的部份,看到褲襠底部沾有一些濕濕黏黏的分泌物,想到那裡是陷入玉燕陰戶肉唇裡時,堅硬的雞巴不由得一陣跳動。
「哦…小燕…唔…」我忍不住發出哼聲,把黏黏的部分壓在鼻孔上聞,淫靡的甘醇味刺激鼻腔︰「啊…味道真好…真香…唔…」我禁不住伸出舌頭舔著黏液,想像自己正在舔著她的陰戶,右手掌不停的揉搓勃起的雞巴肉棒。
玉燕買完晚餐回來,她看我失魂癡呆的模樣,一面把食物放下來,一面問我:「你怎麼啦?」
「沒…沒事,妳剛才的樣子…」
在我隨她走進房間之後,玉燕比之前更大膽的和我進行口交。
「我可以聽到你的心跳聲…」玉燕的眼神不再迷惘,甚至變得陶醉,當我在脫她的衣服時,她也自動的幫我的忙。
經過這段時間之後,我們越來越懂得愛撫的技巧。
「呀,不行…再溫柔一點…」
「輕輕的,咬我的乳頭一下…」
這一切,在在表示她有在揣摩自己的性感帶。仔細算起來,玉燕至少一個星期來我的宿舍三次,她有時候會幫我做飯,有時候又幫我打掃房間。然後,我們會一起看色情錄影帶,再一起做性技與媚術的研究。現在的玉燕也喜歡穿和服或性感內衣和我做愛,她甚至迷上背後的姿勢和騎馬的體位。
不過,她的外表沒有什麼改變,仍然是純情無邪的少女模樣。無論是和我外出約會時活潑純情的玉燕,或者是和我在房間裡淫亂做愛的玉燕,我都深深的沈浸在她的媚力之中了。從我們的初夜到現在已經三個月了。
今天是我二十一歲的生日,也是玉燕搬來宿舍和我同居的第一天。
電話響了,不知道會不會就是玉燕?
「我是阿標。」
「喂,是我啦!」
「原來是小永呀!」
「怎麼?別發出這種失望的聲音嘛,今天不是玉燕搬去你那裡的日子嗎?」
「是沒錯呀。」
「需要我幫忙嗎?」
「幫忙?」
「是呀,應該有必需用力氣的時候吧!」
「不用啦,謝謝你。」
「真的不需要?」
「哈哈!那先包個五萬元的紅包,慶祝玉燕搬家如何?」
「你想的美呀,我要掛電話了。」
小永是我的死黨,常常打電話給我,也常找我一起出去玩,反正這就是我們無聊時的對話。
呀!該是我提到麗玲近況的時候了。
自從和玉燕發生性關係以後,我和麗玲就不能時常膩在一起了。她當然知道我跟玉燕的事,不過她倒是看得開,似乎不怎麼在意。
昨天我打電話給她,她說:「怎麼?和她越來越好了吧?」
「都是妳的幫忙。」
從電話中,我聽到她無奈的聲音,「不知道你有沒有時間?」
「今天?八點以前都可以。」
「那、那…」
「我去那家門口等妳?」
麗玲噗噗!的笑了出來,「今天選別的地方吧!就在長安東路的那家好了。」
「呀!妳是說儷人嗎?好呀!」
「那五點見囉…」
「嗯,等會見。」
我按照約定的時間到達,她已經來了。
「耶?妳是不是哪裡改變了?」我的驚訝並不是沒有理由。
麗玲穿著淡粉色的小可愛和緊身窄裙,她以前不就最討厭這種裝扮的嗎?
「是呀,合適嗎?」
「嗯…」我說完後,倆人對看著並相視而笑。
隨後握摟著她進入那家賓館。
「叮咚!叮咚!」
是電鈴聲,當我還沒睜大眼睛看清楚時,一束紅色的花便送到我面前,其中還夾雜著欣喜若狂的賀喜聲。
「是妳!」
「抱歉,從我的宿舍到這裡有點遠,累死了,快幫我搬行李啦!」
奇怪?怎麼會是麗玲?為何要幫她搬什麼行李?
「麗、麗玲…」
「是呀,阿標,還杵著幹嘛?快一點啦!」
從玄關走進來的人竟然是麗玲,她的外表看起來比昨天更美麗。麗玲本來就很會察顏觀色,加上這一段時間的蛻變,她從以前的初出?茅蘆變成更有風情韻味的女人。
不過,她現在為何會出現在這裡?
「你、你怎麼會在這裡?」我有點驚慌失措,看起來像是做錯事的小孩。
麗玲毫不思索的回答我,「我要住在這裡!」
這個人,她到底在說什麼話?
我好不容易才將之前的童貞問題塵封到記憶的箱底,麗玲似乎又要再將它挑起!可是為什麼她要選這種時候呢?尤其是在我和玉燕的同居開始日;我該如何把這枚不定時肉彈拋得遠遠的呢?
「哦?妳…」我微微表現出拒絕之意,但是再怎麼說,她也是我將半個童貞奉送出去的對像呀!
「怎麼?不歡迎呀?」麗玲自顧自的拖著二只登機箱的行李走進來,根本對我視若無睹。
「喂!今天起我要和女朋友一起住。」
「女朋友,是指那個玉燕嗎?」麗玲的臉龐亮了起來。
「是呀。」
「太好了?我又不是不認識她。」
「耶?」
「喔!這不是很好嗎,我們三個人可以一起住呀。」
「妳在說什麼呀,別開玩笑了,好不好!」
「三個人一起做…,也不錯啊!」麗玲說話的樣子真像一個夜店女人。
「這有什麼好玩的!」
「呀哈!你在動搖了嗎?你也認為這樣好玩了吧?」她在笑我。
「哎喲…妳、妳今天是不是故意要來搗亂的呀!」
「你在說什麼呀?我才沒有咧,我看你是被女人整慘了吧?」
「你在說什麼呀?」我已經焦頭爛額了。
然而,就在腦子裡一片醬糊時,女神…不!小妖精…也不是,是玉燕出現了。
「耶?這不是何麗玲嗎?」
「多多指教,以後要請妳多關照!」
「不是!妳們弄錯了!」我想把腦中亂成一團的醬糊攪開。
為什麼她們在這種狀況之下,還會說這樣的話?我的腦袋快要爆炸了。
麗玲就是麗玲,在這種狀況下,她竟然能高興的以嘲笑的眼神看著我,「有玉燕小姐和我一起服侍,是不是很幸福啊!」
「別說了,別說了!」我驚慌失措的吼叫。
「親愛的,過來一下…」玉燕的笑臉下,她在向我招手。
「哈,哎呀…我先出去買果汁再說吧!」總之,我先逃離這裡再說吧。
途中,我接到玉燕打來的電話,「喂,阿標,你去哪裡買果汁?樓下不就有超商了嗎?怎麼還沒回來?我跟麗玲商量好了,房租水電三個人平均分攤,快回來幫忙啦。」
「喔,我…我…」一時語塞的,我竟然說不出話來。
「喂!快點回來啦,我跟麗玲睡床上,你的地舖要放哪裡?是要靠窗那邊,還是靠電腦桌?」手機那頭除了傳來玉燕的聲音,還有麗玲的嘻笑聲。
就在我還不知道她倆發生了什麼事的時候,手機裡又傳來麗玲講了一句話,「我就說嘛!等阿標回來,一定很精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