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雅琪應聘被口爆的經曆

雅琪是財經大學國際金融專業剛畢業的學生。大學裏曾是校文藝部部長,長的是風情萬種,校裏舉辦的晚會上經常能見到她翩翩起舞的身影,也有人說她也會跳熱舞,扭腰擺臀,好不風騷,她也是我打手槍時意淫的對象,想象著她起舞時曼妙的身姿,我從後面掀起她的裙子,把雞巴插進去,多麼唯美啊。「娛樂圈」從來不缺緋聞,舍友們茶餘飯後最喜歡討論雅琪的生活,探討到底她有多浪。曾經有人告訴我,她最多一次同時跟4個男人性交,而且是校男籃的隊員,聽著聽著我下面就大了,這麼美麗的女孩被四個彪形大漢一起搞,該高潮多少次啊。
畢業了,雅琪到一家銀行應聘。那家銀行是一家很有名的銀行,員工工資待遇好,但是工作壓力較大,每月都要完成很大數額的存款額度,否則隻能拿到基本工資。應聘分筆試和面試兩部分。每人從網上領到一份試題,作答後發到銀行的郵箱。試題大部分是一些基本的專業知識,試題最後是一個個人簡介,讓應聘者填寫大學時的生活經曆、性格特點以及專長等。雅琪填好發回了銀行的郵箱,沒多久收到回複,通知面試時間以及面試的地點。
這天,她打的來到這家銀行。她身穿一套黑色的女式西服,上衣緊緊地,雙峰突兀的挺著,低低的領口不高不低,正好給人最強的誘惑。下身短短的包臀短裙,大腿外側一道裂縫,白花花的大腿修長圓潤。屁股高傲的翹著,讓人有從後面上她的沖動。一副黑框眼鏡,襯著眼神更加迷離勾魂。
雅琪挺著鼓鼓的胸脯走進大堂,上了寫字樓二樓,隻見一個上面掛著會議室牌子的門前,站著一排手拿簡曆的年輕人。而她收到的通知上說面試地點在總經理辦公室,她感到很納悶。走到經理辦公室,她敲敲門,沒有人回應,她試著開開門,發現門是從裏面反鎖的。而她分明聽到裏面有人在說話,還有東西掉到地上摔碎的聲音。她又敲了敲門,一個男性的聲音說道。
「有事嗎?二十分鍾後再來。」
雅琪悻悻的走了,心裏犯著嘀咕,難道是員工犯錯誤惹經曆發火了?誰知道呢,隻要我能到這工作就行。
十多分鍾後,雅琪又來到經理辦公室旁邊,看著表,等到時間就進去。這時門開了,一個年輕小姐從裏面出來,形色匆匆,幾根頭發粘在額頭上,像是剛出了好多汗的樣子。
雅琪推開門,走進辦公室。經理正在擦著桌子,經理見到她,面色一緊,加快了手中的動作。
「你是來應聘的吧,先坐,我收拾收拾。」
「嗯,好的。」
雅琪打量著經理,感覺他有些不自在,桌上的東西好像匆忙擺放在一起的,有些雜亂,地上一個煙灰缸摔碎了。
「經理,我來幫你吧。」
說著,她拿起牆腳的掃把,掃著地上的碎玻璃。她感覺經理的目光落到了自己身上,女人都有種特殊的感覺,當別人盯著你看地時候,可她又不敢?頭看,彎著腰掃幹淨後,又坐回旁邊的沙發上。經理也收拾停當,坐回老闆椅上。
「你好,辛苦你了,我叫劉琨,是這裏的負責人,你是剛畢業的學生是吧。」
「是的,劉經理。你看我的條件符合要求嗎?」
「你的筆試答卷和簡曆我看過了,回答的有些差強人意,在所有面試者裏並不是很突出啊,而且這次招人隻有兩個名額。」
雅琪聽了心裏涼了半截,以?工作無望了。
「哦,是這樣啊,我在大學裏當過文藝部長,比較擅長搞文藝活動,銀行年終聚會什麼的我還能做主持。」她說道。
「我看到你簡曆中寫到了,你會什麼呢?」
「我會跳舞,什麼舞都會。」
「那你跳個我看看,好的話我會考慮錄用你。」
聽到這,雅琪起身,提了提短裙,伸了伸胳膊,緩緩扭動著腰肢,她跳的舞,既柔美,又略帶現代舞的激情和動感。這時,音響裏響起一段動感十足的音樂,就像夜總會的DJ舞曲。雅琪情不自禁,隨著音樂加快了舞動的節奏。扭腰擺臀,一番熱舞,雅琪感覺回到了那次在夜總會中熱舞的情景。她閉著雙眼,胳膊在頭頂舞動,緊窄的上衣被提起,露出性感的小肚臍,身體盡情的扭動,呈現出各種風騷的體態,低低的裙擺擋不住當中的誘惑,白色的小內褲若隱若現,敲敲的小屁股淘氣的向上撅著。
劉琨看的熱血沸騰,站起身,從雅琪背後一把抱住了她。雅琪一驚。
「經理,你要幹什麼啊,不要這樣子啊。」
經理纏在雅琪身上,盡情的嗅著少女醉人的體香。
「知道剛才那個姑娘是怎麼回事嗎?隻要你乖乖的聽話,滿足我的要求,每月你能拿到兩萬塊的工資,五年內讓你升任部門經理,怎麼樣?」
雅琪終于明白了,明白了之前經理辦公室發生了什麼,以前隻在網上和男性朋友講的葷段子裏聽到過這樣的劇情,沒想到這次自己真的遇到。
「經理,讓我考慮一下好嗎?」
「好的,你現在就考慮,條件多誘人,你不接受,還有好多姑娘等著呢。」
可經理並沒有放開雅琪,依舊緊緊地抱著她,他從後面纏住雅琪的小蠻腰,臉貼在她的脖子上。雅琪都能感覺到經理沉重的呼吸吹進自己的胸部,自己的屁股被硬硬的一根棒棒頂著,一雙大手在自己身上摸索著。
雅琪心裏有些矛盾,她既想獲得一份優越的工作,又不想每天被一個目測將近四十的男人蹂躪,她做著激烈的思想鬥爭。全身被一個男人纏住,她的情欲也被悄悄地喚醒。過了幾分鍾,自己虛榮心的驅使,對錦衣玉食的向往,和受不了經理的引誘,她終于放棄了抵抗,接受了經理的條件。
她抓住經理的手,放在自己挺拔的胸部。
「好,我答應你,你可要說話算數哦。」
「當然,隻要你聽話,什麼都好說。」
雅琪終于打破了最後的防線,她感覺自己好放蕩,好無恥,?了錢,能拋棄自己的貞操。可自己早被無數的男人幹過,哪還有什麼貞潔可言,管那麼多幹嘛,有了錢,我才能光鮮的做人。
雅琪下定了決心,放下了自己矜持的一面,顯露出她放蕩的本性。
「琨哥,想要我麼?」
「當然啦,妹妹,你好勾人哦。」
說著,雅琪轉過身,鮮豔的紅唇吻在劉琨胡子拉碴的嘴上,兩人的舌頭糾纏在一起,互相勾引著,挑逗著,吸吮著彼此的津液。雅琪一雙玉手,摩挲著劉琨的全身。劉琨有些不能自制,緊緊摟住雅琪的纖腰,一手抓住她的頭,用力的吻她的嘴唇,享受著美女的氣息。雅琪緩緩蹲下身去,劉琨下面撐地高高的。雅琪熟練地解開他的腰帶,輕柔的掏出劉琨勃起的陰莖。一根碩大的陰莖矗立在雅琪面前,紅紅的龜頭直沖著雅琪的小嘴。雅琪勾魂的眼神盯著劉琨,小舌頭舔著自己嘴唇,一副垂涎欲滴的模樣。她輕輕握住棒棒的根部,玉手微涼,刺激的棒棒不停挺動。她撫弄著蛋蛋,和劉琨的後庭。一會,她目光與劉琨相遇,緩緩探過頭去,張開櫻桃小口,將劉琨碩大的龜頭含入口中,溫潤的香舌愛撫著紅彤彤的龜頭,雅琪繼續向前探著身子,巨大的陰莖一寸寸消失在她的口中。
「?——啊——技術不錯啊。妹妹。」
「壞哥哥,剛射過一次了吧,還有精液的味道呢。」
「我操,這你都能發現,經驗不少嘛。」
雅琪淫淫一笑,一口吮在他的龜頭上,用力的吮吸著,嘴唇狠狠地吸住龜頭下面的小溝,又猛地松開。爽的劉琨一步趔趄,站都站不穩。長長的棒棒被雅琪遊刃有餘的玩弄著,碩大的龜頭在口中進近出出,沒有絲毫的齒感,技術堪比久經沙場的小姐了。
劉琨望著眼前的美人,舔弄著自己的雞巴,視覺的刺激與雅琪的口活讓他不能自已。他扶雅琪站起來,一粒粒的揭開他胸前的扣子,一對玉乳裹著白色輕薄的胸衣顯露出來,劉琨把手伸進雅琪的胸罩,一圈圈撥弄她小櫻桃般的乳頭,雅琪被挑逗的欲火焚身,全身依偎在劉琨身上。劉琨揭開她的胸罩,登時雙乳蹦了出來,乳頭堅挺的翹著,硬硬的,鼓鼓的奶子柔軟又溫暖,劉琨愛不釋手的撫摸著,吮吸著。過了一會兒,劉琨把雅琪按倒在辦公桌上,撅起的屁股把裙底的風光完完全全的暴露。內褲細細的白色帶子勒進雅琪深邃的臀溝,嫩嫩的菊花緊閉著,兩片陰唇向外翻開著,內褲帶子勒進了雅琪的小逼,滑滑的粘液沾濕了陰部一片陰毛。劉琨色色的欣賞著雅琪裙底的風光,陰唇雖久經沙場卻依然鮮嫩,陰道口微微張開,白白的液體從縫隙中流出。
「妹妹,你都濕了哦。」
「你壞,色狼哥哥。」
雅琪顯得很配合,不光身體上,精神上也已經承認自己淫蕩的本性,所以就沒有什麼顧忌了。她分開雙腿,撅起屁股,淫蕩的眼神望著劉琨,仿佛在說:
「快來幹我啊,哥哥,我下面好多水了,用大棒棒抽插我把。」
劉琨也忍耐不住,他過去鎖上了門,脫下自己褲子,把雅琪仰面放在辦公桌上。他掀起雅琪的裙子,擄到她的腰上,一手拉開雅琪的內褲帶帶,另一隻手抓住暴漲的陰莖,來回摩擦著雅琪的陰部,挑逗得雅琪嬌喘連連。
「好哥哥,用大雞巴幹我吧,我要。」
「妹妹好浪啊,哥哥來了。」
說著,熊腰一挺,又粗又大的陰莖刺入雅琪體內,由于雅琪愛液分泌旺盛,陰莖一刺到底,毫無阻礙。
「啊——好大——哦——來——用力點——啊——」
「舒服麼,淫蕩的小浪貨。」
「哦——啊——我就喜歡——別人叫我——啊——浪貨——用力哦——」
「幹死你,小浪貨,喜歡哥哥的大雞巴麼?」
「喜歡——啊——再來——哦——」
「那你以後可要聽話哦,哥哥會經常需要你的。」
「啊——妹妹要——要被你幹死了——一定聽話——啊——」



看著雅琪淫蕩的樣子,劉琨加大了抽插的幅度,每一下都直抵花心,幹的她嬌喘連連,滿面潮紅,額頭上豆大的汗珠密密麻麻,一雙玉手隨著每一下抽插,不由自主的抓緊劉琨的胳膊,一頭棕色的卷發有地黏在額頭上,有地垂在肩上,一副雨打芭蕉的嬌嫩模樣。從上面抽插了幾百下,她抱起癱軟的雅琪,讓她趴在桌子上,劉琨站在雅琪兩腿中間,雅琪豐滿的臀部大大的張開。劉琨從屁股後面刺入雅琪的陰戶,他上身伏在雅琪背上,下身猛烈地抽動,一下一下撞擊著雅琪彈性十足的臀部,大小陰唇隨著抽拉,進進出出,帶出白白的愛液,順著劉琨的大棒棒和陰囊滴到地闆上。劉琨一會猛烈地抽插,一會又減慢節奏,一下下頂入雅琪身體最深處。
「啊——頂得好——啊——好深啊——快來——」
「舒服嗎?小騷貨,以後哥哥天天幹你好嗎?」
「好——啊——我要——我還要——啊——哦——」
劉琨挺著健碩的腰部,慢慢地一插到底,直到陰莖根部與雅琪圓潤的臀部緊緊地貼合在一起,他摟住雅琪的身體,讓她不能動彈,下身繼續狠命的向雅琪體內推進,插得雅琪花枝亂顫,淫叫連連,一雙玉手緊緊抓住劉琨的胳膊,雙眉緊鎖,享受著焚身蝕骨般強烈的快感。劉琨感覺雅琪陰道內抽動越來越強烈,她的叫聲也越來越高昂,意識逐漸迷離,高潮一觸即發。
劉琨抓住雅琪臀部的肥肉,用盡全身的力氣,瘋狂的抽插雅琪的小穴,地上一片愛液,雅琪的屁股和大腿上也沾了好多淫水。
「啪——啪——」
清脆的聲音伴隨著劉琨猛烈地撞擊,雅琪向後使勁撅著小屁股,迎接一波又一波的抽插,美麗的臉龐雙眉緊鎖,雙目緊閉,一隻手伸到下面去,快速的摩擦著自己的陰蒂。
「琨哥,啊——用力啊——啊——我要——要高潮——啊——」
劉琨由于剛才剛射過,所以龜頭不很敏感,玩命的抽插,卻遲遲不射精,相比之下,本來就欲望很強的雅琪忍受不了了,下身的小嘴像嗷嗷待哺的嬰兒,用力的吸吮著劉琨巨大的陰莖,一吞一吐,不肯松口。
劉琨被她小嘴吮著,青筋暴起的陰莖摩擦著雅琪的陰道壁,一波一波的刺激終于引發了雅琪泥石流般的高潮,隻感覺她陰道裏仿佛地震一般,顫抖著,抽搐著,淫水汩汩的淌著,渾身肌肉都僵硬了。
「啊——啊——啊——啊——來了——幹我——快幹我——我要——」
雅琪高潮如山崩海嘯般,渾身戰栗,淫叫聲一浪高過一浪。劉琨用手捂住她的嘴,聲音太大了,外面的人會聽見的。雅琪嘴被捂住,卻依然想大聲淫叫,無奈隻能發出「嗚嗚」的悶哼。劉琨下身卻繼續攻擊著雅琪已經投降的身體,陰莖依然堅硬如鐵,絲毫沒有繳槍的意思。雅琪的雙乳被撞的來回晃動,屁股上的肉也一顫一顫,劉琨雙手抓住不停擺動的豐乳,用力捏著,揉搓著。雅琪叫得更淫蕩了,整個人好像吃了興奮劑一樣。
「啊——哦——用力——用力捏我的奶子——啊——哦——好舒服——」
瘋狂的抽插著,雅琪的陰唇被摩擦的通紅,陰液沾滿了劉琨的棒棒和屁股。繼續抽插了十多分鍾,劉琨終于感覺要射了。
「騷妹妹,讓哥哥口爆你好不好?」
「不嘛,哥哥——啊——人家——人家還要——啊——」
「騷貨,那就讓我幹死你。」
「好哥哥,再幹我一會,待會我給你口爆哦。啊——」
劉琨看著雅琪淫蕩的樣子,槍裏又裝滿了彈藥,狠狠地抽插著雅琪嬌嫩的下體。又一輪瘋狂的抽插過後,雅琪又一次達到性愛的頂點,淫水一瀉千裏,渾身抽搐著。
劉琨終于要噴發了,就像憋了好久的火山要爆發一樣。他抽出陰莖,趴在桌子上的雅琪轉過身來,撅著屁股跪在桌子上,上身向下探著。劉琨手握著陰莖,一把塞進了雅琪紅潤的小嘴,抓起雅琪的玉手,放在陰莖上。雅琪順從著劉琨的意願,雙說握著巨大的陰莖,用情的吸吮著,玉手不停套弄著。
「啊——要射了——快——含著它——啊——」
雅琪感覺口中的龜頭逐漸膨脹,馬眼也張開了小口,陰莖輕輕地抖動著,陰莖的硬度和粗度都增加了不少。經驗告訴她陰莖要發射了。
她含情脈脈的望著劉琨,嘴巴裏的活毫不含糊。
「哥哥,我的兩張小嘴,你喜歡哪一個呢?」
「啊——?——真要命——哥哥要爆你的小嘴。」
「好嘛,我等著呢。」
雅琪淫蕩的樣子終于點燃了劉琨大炮的引線。
「快,含住它,使勁的吮!」
雅琪很聽話的把龜頭塞進口中,舌尖抵住龜頭的馬眼,手不停的套弄嘴唇摩擦著龜頭下面的冠狀溝。
「啊——吮它——啊——好爽——」
暴漲的陰莖抽動著,一股濃濃的精液噴射入雅琪的櫻桃小口,雅琪香舌用力舔弄著噴射著的龜頭,強烈的快感刺激著他的大腦,忍不住向後退了兩步。雅琪依舊抓著抽動的陰莖,步步緊逼,醉人的小嘴用力的吮吸著龜頭,不放過一滴精液,就像饑餓的嬰兒吮吸著媽媽的乳頭,白白的精液就像媽媽的奶一樣,哺育著雅琪。一番舔弄過後,劉琨的陰莖軟了下來,緩緩地從雅琪的小嘴中抽出。雅琪好像意猶未盡一樣,依然吸著龜頭,不願松口。終于,最後一滴精液被吮吸的幹幹淨淨,徹底軟下來的陰莖從雅琪口中滑出,順帶著一滴精液從雅琪口中流出。雅琪仰起頭,濃濃的精液灌滿了雅琪的小嘴。她艱難的張開嘴,隻見裏面白白的一片精液。
「哥哥,你射得好多哦。我的嘴都裝不了了。」
「哈哈,小騷貨,把我的命根子都吮完了。」
說著,劉琨拿過煙灰缸,讓雅琪把精液吐出來。雅琪勾人的眼神望著劉琨,一仰頭,滿嘴的精液被她一口吞下。
「哥哥的精液好鮮啊,以後我要天天吃。」
「媽的,真是個浪貨,哥哥以後會好好伺候你的。」
他撫摸著雅琪光滑的身體,雅琪躺在辦公桌上,回味著剛才的一番大戰。
過了一會,劉琨扶起雅琪,用毛巾擦拭著她下身泛濫的愛液,幫她穿好衣服,意猶未盡的摸著雅琪鼓鼓的胸脯。
「你壞,幹了我這麼久了,不怕叫別人知道啊,乖乖,妹妹以後有的是機會陪你。」
說罷,嫣然一笑,媚人的眼神盯著劉琨,狠狠地吻在他的嘴上。
「放心,你這小浪貨,哥哥要定你了,以後就在這工作吧,哥會罩著你的。」
「好哦,那我以後就是哥哥的人了哦。」
「呵呵,放心,你這兩張小嘴,我可舍不得讓你給別人口爆哦。」
那天以後,雅琪用身體換來了安逸的工作和光鮮的生活環境。幾乎每天,劉琨都要雅琪?他服務,或是在辦公室,或是在洗手間,一上一下兩張小嘴徹底征服了劉琨,從此,一段淫亂放蕩的銀行工作生涯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