姊姊的內褲

現在的我,是一位正值青春的男高一學生。在我家裡,除了父母之外,就是就讀大學最疼愛我的姊姊了。
從小父母親因為工作繁忙,總是忽略了我們兩姊弟,因此,姊姊她便身兼起了媽媽的責任,時常關心我。
漸漸的,隨著我年紀的增長,我已經了解男女之間的事情,也開始對姊姊她產生了幻想。
喔,姊姊,妳的胸部真軟,好好摸喔。我躲在房間被子裡邊喃喃自語,一邊自慰著。最後一股勁的射了出來,兩隻手都是濃稠的精液。姊,要是能跟妳做一次愛就好了。我心裡想著。
有一次在我洗澡前經過洗衣籃時,我赫然發現一件粉紅色的內褲放在最上層,那是姊姊她剛換下來的。我看了看四周,發現都沒其他人,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拿了姊的內褲,便往浴室裡衝。一關上門,我立刻掏出已經發脹的肉棒,將內褲纏上。
看著內褲上的蕾絲,我腦袋中想像著姊姊赤身裸體的模樣。雖然我從未看過姊姊她真正的裸體,但她在我幻想中早已出現無數次,我總是天馬行空的想著,姊姊用她的雙腿,纏繞在我身上的結合模樣,想到這裡,我已經忍不住射了出來,把蕾絲內褲射滿了我腥臭的精液。
我因為怕被姊姊責罵,於是趕緊用水沖乾淨,把它塞回洗衣籃的下層,祈禱沒有人發現。
有了上次的經驗,我的膽子也大了起來。有一次,我趁家人都不在,溜進姊姊她的房間。一踏進去,我便聞到那專屬於姊的味道,我跑到衣櫃旁拉開最底下的抽屜,看到的是許多充滿青春氣息的內衣褲。我挑了一件布只能遮住半球的性感紅色內衣,臉湊上去,用力的吸著姊姊的味道。
彷彿我真的能靠上去,吸允姊姊的乳房。然後,我就躺在姊姊的床上用她珍藏的唯一一件丁字褲開始打手槍。沒想到,平常看起來非常靦腆的姊姊,居然還有這麼悶騷的內褲。於是,在充滿姊姊氣味的房間,再加上前所未有的興奮感,我很快的便繳了械,一坨坨白濁的精液噴濺在姊姊房間的地板上。之後,我匆匆的收拾完,便離開了。不過,我也拿了一件戰利品—那件丁字褲。
隔天,姊姊似乎發現內褲不見了,好幾次藉機問有沒有人進過她房間,但我都是裝傻。我相信姊姊是不好意思跟媽告狀的,所以我也就不在意。
就在我拿姊的丁字褲打槍好幾次後,終於好死不死,我竟然被發現了。
喂,弟,你的書借我,你在……姊她突然開我房間的門。那時,我正拿著姊的最愛,套弄著陽具,突如其來的驚嚇,使我手忙腳亂。
你在幹嘛?那不是我的內褲嗎?你竟然……姊姊已經氣到說不出話了。
因為怕被父母發現,我連忙摀住她的嘴巴,用腳把門踢上,鎖了起來。不是這樣的,姊。我解釋道我只是一時好奇,所以就……
這時,姊姊似乎已經沒那麼生氣了,但仍是板起臉。我們是姊弟,是不能有那種亂倫的幻想的。
我則是裝出一副無辜樣。因為…因為平常爸媽都不關心我,而同學也都對我不好,所以我才…我才……我假裝快哭了出來。
聽了我的話,姊姊感覺心疼了起來,靠上前來,抱著我,柔聲的說那你也不應該,做這種事情啊。
我躲在姊的懷抱,藉機吃她豆腐,又楚楚可憐的說可是我的身體好奇怪,都會熱熱的啊。
姊姊馬上擔心的問你的身體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讓姊姊看一下。
我假裝害羞的抗拒,但是姊姊卻一把扯下我的褲子。一根粗大的肉棒馬上就彈了出來,我說就是這個樣子,都不會變小,我只好一直搓,然後尿出白色的出來,這樣就好了。我裝成智障。
姊姊臉紅的說我有方法可以治療,但你不能跟爸或媽說喔。我連忙點頭答應。然後姊姊便低下頭,含住我的陰莖,像是舔棒棒糖一樣,從旁邊慢慢的舔。接著又把整根含住,我可以感覺到龜頭已經碰到姊的喉嚨了。姊的舌頭靈活的在我的馬眼上打轉。一股股電流般的滋味傳到腦部,我爽的差點叫了出來。
那我換下面的嘴巴喔。姊姊褪下了裙子和內褲,露出了她的小穴。是前面這個洞喔,不是後面那個。姊她引導我插進她的蜜壺。一種沒體驗過的緊實感,令我舒服的不得了。抽插了幾下,我便忍不住洩了精,全射在姊的肚子裡了。
對不起,姊,我已經射了。我懊惱的說。
不要緊張,這是你第一次,所以比較快。聽見姊姊的安慰,我不爭氣的兄弟立刻復活,從原本的狀態慢慢的變大,甚至超越以往,就這樣再度充滿姊姊的整個陰道。再度重振雄風的我,開始模仿A片裡男優的種種技巧,各種姿勢花樣百出,弄得姊姊心花怒放。
弟…喔…喔,怎麼那麼舒服,你到底從哪邊學來的啊?啊…啊…啊……姊她已經語無倫次了。
我可是準備了很久喔,終於派上用場了。我得意的說。
從火車便當到觀音坐蓮,最後是衝刺的傳教士體位,現在姊和我都即將要高潮了。
姊,我要來了,啊!我加速的插。
快…快…射進來吧,沒關西,喔……姊已經近乎瘋狂。
然後,兩人便同時達到高潮。我的精液全注進了姊的子宮,而她則是潮吹的連淫水都噴的我全身都是。我們互相抱著對方,躺在床上。
姊,我真的好愛妳喔,謝謝妳。
傻瓜,你永遠都是我的寶貝弟弟啊。說什麼謝謝啊?
就這樣,我們的承諾一直到今日,都還沒食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