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忍輪奸的經歷

這是我2年前的一段經歷,那時候我20歲,正在美國讀大學。
我選修的一門課程的班級裡,有個叫漢姆的黑人男生一直對我很好,他長得高高壯壯,又很帥。有一天晚上在一個party上,他請我做他的女朋友,我答應了。
party結束後,漢姆請我去他住的地方—他在校外租的一個公寓。我心裡稍稍有些緊張,我還是比較保守的女孩,在國內只交過一個男朋友,而且沒發生過關系,不知道去了之後會發生什麼,想想有點可怕,而且我才剛剛答應做他的女友呀,還不想進展那麼快。但是在他的一再堅持下,我還是跟著他去了。
一進公寓,他就立刻把門關上,似乎變了一個人,迫不及待地把我抱進臥室,扔到了床上,然後整個人壓在我的身上,瘋狂地吻我,幾乎讓我窒息,接著又瘋狂地吻我的臉和脖子,一只大手在我的乳房上用力的捏,一只手伸到我的陰部揉搓。
我很害怕,用力反抗,大聲喊不可以,他狠狠打了我一個耳光,掐著我的脖子說:你既然做了我的女友,就要跟我做愛,否則我會打死你我嚇哭了,任由他粗魯地把我扒光。然後他又拿出一條繩子,把我的雙手綁在了床頭。接下來他開始脫自己的褲子,當我看見那根幾乎有我手臂粗,又黑又壯的的陰莖從他的內褲裡彈出來時,我只有默默地流淚,心裡後悔極了來他的住處。
他分開我的雙腿,把龜頭頂在我的洞洞口摩擦著,然後用手扶著往裡推,他的龜頭太大了,像拳頭一樣,我從未進入過任何東西的窄窄的洞洞怎麼能承受得下呢?
我疼得眼淚流了下來,冷汗直冒,巨大的龜頭一寸一寸前進,在碰到一個瓶頸時停了下來,那應該是處女膜吧,在嘗試了幾次都不能繼續前進後,漢姆似乎沒了耐心,他嘴裡罵著髒話,使勁把我的雙腿掰開,壓在床上,讓我的陰部完全朝上,然後跪在床上,把陰莖稍稍向退出了一些,然後,猛地使出全身的力氣壓下去,啊——-我聽見自己發出撕心裂肺的叫聲,感覺整個陰道都被撕裂了,他卻完全不理,瘋狂地抽插起來,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用力頂住我的洞口,把精液全都射了進去,滿足地拔出了陰莖。
我感覺身下一片濕乎乎粘粘的,低頭一看,是一灘血和精液混雜的東西。
夜裡,湯姆又強奸了我3次。
昏昏沉沉地醒來已經是下午了,我聽見漢姆在打電話,這個畜生,他居然約了朋友晚上一起來干我。
我嚇壞了,趕緊穿上衣服,沖出臥室,想要逃跑。
剛到客廳,就被漢姆一把抓住,摔倒在地上。他狠狠踢了我幾腳,大罵到臭婊子,還想逃跑?乖乖等著被操吧!
放開我,然我走!
閉嘴!
他又用繩子把我綁了起來,然後拿來一塊毛巾把我的嘴塞上,最後把我放在了客廳的角落裡
他把客廳裡的桌子,椅子,全部搬開,只留了一個沙發。難道,是為了晚上做准備?我心裡不寒而栗。
天剛黑,門鈴就響了,我的心咚咚跳了起來。走進來十幾個黑人,有幾個居然比漢姆還高大,強壯,看到我他們興奮無比,用各種淫穢的語言討論著怎麼操我。
漢姆給我解開繩子,拿掉毛巾,把我放到了客廳的中央。我被惡狼般的一群黑人圍著,他們流著口水,胯下已經挺了起來。
求求你們了,別這樣我哭著邊哭邊向後退。
沒人理我,他們一個個脫光了自己,一個個大得嚇人的陰莖微微跳動著對著我,每個人眼裡像冒著火一樣盯著我。
突然,被一個黑人從後面抱在懷裡,接著,被他壓在地上,我使勁掙扎著,卻有好幾個人壓住我,有人按住我的胳膊,有人按住我的腿。終於我沒有力氣再反抗了。
先是嘴巴被一個人捏開,一個粗大的雞巴塞了進來,帶著惡臭,並向我的喉嚨橫沖直闖,讓我好幾次要吐出來。
腿也被分開到最大,還沒反應過來,一個黑人就把他的雞巴撲哧頂到最盡頭,用力地狂插了起來。
疼得我眼淚直流,但是嘴巴卻被另外一個雞巴塞住,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
我的手裡和乳溝裡也被塞滿了雞巴,還有人拿著他黑黑的大雞巴往我的身上亂頂。不久我的身上臉上到處都是白白的精液。
一輪結束後一個黑人躺在地上,我被另外兩個黑人駕著,陰道口對准他的雞巴用力按了下去,在我發出一聲慘叫後,下面那個人抱住我,讓我趴在他的身上,有人在我的後面給我的屁眼塗上了些不知道什麼滑滑的東西,然後感覺一個雞巴頂在了那裡,開始用力往進鑽。
我感覺火辣辣的疼痛,於是躲閃著,前面那個人緊緊地抱住了我,讓我不能動。隨著一聲淒慘的嚎叫,鑽心的疼痛讓我暈了過去。
醒來發現我身上三個洞都已經被填滿,陰道裡,屁眼裡,嘴巴裡都被雞巴充滿著,三個黑人正賣力地操著我。其他人有坐在沙發上邊休息邊欣賞的,有在旁邊打飛機的,有等著干我的。我徹底放棄反抗了,沒有用,讓他們操吧。
整整一夜,我被十幾個黑人輪奸著,幾乎失去了意識。
由於在被輪奸的時候,漢姆拍下了照片和錄像,並威脅我繼續做他的女友,我被迫搬到了漢姆那裡和他同居。他不僅每天都要干我好幾次,還經常叫來一幫他的黑人朋友輪奸我。於是在漢姆畢業回國前的整整一年裡,我都被他和他的黑人朋友們折磨著,他們都有變態和虐待的傾向,經常在干我的時候打我的耳光,踢我,把我的乳房咬出血等等。
他們喜歡玩一個游戲,十幾個人圍坐在客廳裡,讓我求他們操我,如果沒有一個人願意操我的話,就會把酒瓶塞進我的陰道和屁眼。經常盡管我哭著求他們,他們還是故意都不肯操我,於是被好幾個人按著把酒瓶塞進陰道和屁眼。
我的心靈受到了嚴重傷害,直到現在也沒有找男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