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理的老婆

陳經理的老婆比我大十一歲,公司裡的都叫她嫂子,我叫她姐,我和她老公在同一個辦公室裡工作,她經常來公司看她老公,她雖然四十出頭,但回頭率還是相當高,她是個風韻猶存的風流少婦,高挺的胸部,走起路來一雙奶子上下顛簸著,修長的大腿,還有那蜂腰,那個讓允滿誘惑的肥臀,讓人熱血沸騰,垂涎三尺,不覺雞癢。俗話說家寬出少年,怎麼也看不出她有四十多歲,由於她經常來對我是特熟悉,經理不在時,她總是要來我這聊聊天,她咯的笑聲,總是在夜間迴盪在我的耳旁,讓我夢魂顛倒,慢慢的她和是眉來眼去,竊竊私語,讓我想入非非,飄飄欲仙。
那日經理出差去了,快下班時,經理夫人來了,她今天打扮的花枝招展,走到我辦公桌前楚楚動人的說阿勁你們經理今天出門了,我家水龍頭壞了,你能幫我弄一下嗎?我一聽這是個好機會,我連忙說好沒問題啊!那你就上我家吃晚飯,我去買粢她說,我說那就別麻煩了,就我倆她邊說邊轉身走出去,臨出門時她扭著水蛇腰並給我拋了個眉眼說一定要來,我等你。
下班如約而至的來到經理家,門虛掩著,我走進屋裡,聽見衛生間傳來嘩嘩的水聲,我向衛生間走去,看見經理夫人穿著一件白色超短裙子,彎著腰在洗什麼,紅色的內褲暴露無餘,我頓時一陣衝動,目不轉睛的盯著那紅紅的內褲,望眼欲穿的盯著那世外桃源,一陣冷水澆在我臉上,我才回過神來,你在看什麼啊?
你這個色鬼經理夫人說,我驚慌失措的說我……我沒看什麼,臉一下通紅,看著你臉紅的樣就知道你在看啥!經理夫人咯咯笑著說,我低下頭再也不敢看她,是那個水龍頭壞了我看看我說,呵呵著什麼急,先喝杯水經理夫人邊說邊走過來,我站在正門口,由於衛生間門太窄,當她從面前經過時,她的雙乳抵到我胸前,我看見她穿著一件低胸的上衣,大半個奶子暴裸在外,由於受到擠壓她的乳溝分外聊人,我身不由己的將小腹前挺,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她的雙乳,她也將小腹前挺了一下說你這淫蟲,你知不知道淫字三點水怎樣寫的。
呵!呵!我被她逗得己是蠢蠢欲動,我大起膽子一把她摟在懷裡說我告訴你三點水,我親了她唇一下說口水,然後我低下頭在她乳房上親了一口說奶水,我在不蹲掀起她的小裙子在她陰部上親了一下說陰水,當我親她陰部時,她像觸電一樣,全身一抖,並用雙手抱住我的頭,我再次親了她大腿根部一下,她從鼻孔裡發出嗯的一聲,我慢慢的站起身來,看見她緊閉雙眼,她還淘醉在那一瞬間,我再次抱著她狂吻,在我強烈的攻擊下,她越來越興奮,我將舌頭伸進她口腔中,她吮吸著,我們開始唇槍舌戰,我的雞巴開始興奮起來,我將手放在她的豪乳上,隔著單薄的衣服,撫摸著她,她鼻孔裡不時傳出嗯…嗯…的聲音,我們從衛生間吻到客廳,再從客廳吻到她的臥室,我將她壓在身下,她忸怩作態,我看著她風搔嫵媚的樣,我的雞巴是越來越硬了,硬的讓人感覺到痛,我伸出手去撫摩那些偷跑出來的陰毛,發出沙沙的聲音。
突然她推我說外面門沒關好,去…!當我再次回到她看見她把一條浴巾折疊四層放在床上,並另外拿出一條乾毛巾放在床頭,我心裡頓時膽顫心驚,我在想這個老女人是不是個性虐待狂,這時她坐在浴巾上焉焉一笑說楞著幹嗎!過來啊!我也不管那麼了,再次把她壓在身下,我撫摸她,並將手伸進她上衣,捏著她的大乳房,抓她的乳頭,我慢慢將手下滑,並用口含住她的乳頭,吮吸著,當我手摸到她大腿根部時,天吶!她已經脫下了內褲,剛才被我插得騷水氾濫,緊接著又被我一陣扣挖,淫水不僅沒有消退,反而越來越多。
此刻再被我賣力地吸吮、舔咬著陰核和肉洞,玩弄奶子,她的性慾再次被激起,口中呻吟的叫道:「哎唷!親兒子!姐姐快活……被你舔……得真受不了啦!快……插我……啊……姐姐快活」「啊!我的親兒子,你的越來越大了……姐姐快活……吃不消了……」求求你……別再挑逗……姐姐了……小……小穴癢死了……姐姐要你……要你的大……雞巴插……穴……快……快爬上來……插姐姐……的……小穴吧……』我翻身倒著騎在她的身上,要姐姐先替我吮吮,她白了我一眼,無可奈何地含住了我的雞巴,溫柔地舔著大龜頭和馬眼,我發覺她嘴上的功夫還不錯呢!
待她舔完了我的大雞巴,我和她又再度嘴對嘴地吻在一起,用舌頭傾訴著彼此的愛意和憐惜。我馬上下來,眼看我手握住大雞巴要插進她的肥穴時,她說你沒搞過,還是我來吧,她一邊說一邊翻身上馬,握住我的大雞巴,一招引蛇進洞,吱的一聲進去了,直插花心,這時從她鼻孔裡再次發出嗯的一聲,看著她欣慰的臉色,我頓時更加興奮,喔……喔你的大雞巴好粗好大好硬,她喃喃自語著,比你老公的大嗎?
我說:她挺了一下屁股淫笑著說我老公是個小小鳥,呵!呵!我要動來了我說,呵!呵!我早就準備好了,等你搞大雞巴她說:嬸嬸抬起身來,用雙手撐在床上,肥臀越套越快,越磨越急,心急嬌喘,滿身香汗好似大雨下個不停,一雙肥乳上下左右的搖擺、抖動,好看極了。
我看得雙眼冒火,雙手向上一伸,緊緊抓住揉捏撫摩起來。
姐姐的大肥乳及大奶頭,再被我一揉捏,剌激地她更是慾火亢奮,死命的套動著、搖擺著嬌軀,又顫又抖,嬌喘喘的。
「哎……我的親兒子……姐姐……受不了啦……親乖乖……姐姐……的小穴要爛了……又要給大雞巴的……親兒子頂爛了……啊……啊……好兒子……快點射給我吧……」你的……雞巴好大……比我丈夫的……還粗長……你要輕輕來……慢慢地幹……好嗎?……』
「不要……我不要這麼快射……姐姐的肥穴……夾得我好舒適……我還要使勁地頂姐姐……的小穴……」我雖然此時也快到高潮了,但害怕今天過後就沒機會玩姐姐的小穴了,加上剛剛已經射過一次了,所以還可以禁閉精關不射精。
「哎呀……親丈夫……親兒子……姐姐……再也受不了……啦……你快射……給我……我們一起到高潮吧……我真吃不消了……求求你……乖兒子……姐姐的小穴要……要讓你……破……穿了……我真……真受不了啦……嬸嬸以後隨時給你……插穴就是了……今天真的……真的不行了……」
我得到姐姐的許諾,這才放開精關拚命地乾姐姐:「好姐姐……動快一點呀……我要就要射給你了……快……啊……」她的浪叫聲越來越大,我見她屁股越搖越快,連連頂挺的幅度也越來越大,我也由慢插深改為直搗黃龍,每一下都來重量級的狠幹猛,又深又強。
她也爽得叫道:『啊……好硬的……大雞巴呀……哦……好爽……哼……哼……用力頂……快……插死姐姐……小穴美死了……啊……快插……求求你……用力幹……哥……插翻我的……小浪穴……啊……對……那裡癢……啊……小穴洩……死了……親丈夫……你真……能幹……快……用力插……小穴要……要洩……洩了……啊……』
姐姐感覺大肥穴裡的大雞巴頭在猛脹,她知道我也要達到高潮了,趕緊拼盡全力的扭擺著肥臀,並用力使大肥穴裡一挾一挾的,吮吸我的龜頭好讓我盡快射精。
「啊……親姐姐……親媽媽……我……我射了……」「哇……哎喲……完了……你再插下去……我就要……丟……丟了……啊…一股暖暖的陰精射在我的龜頭上,她癱軟在我的身上,頓時我感覺一股熱乎乎的液體順著我的大雞巴流了出來,我撫摸著她的雪背,當我看見她光著身子的樣子的時候我才發現原來她的身材是那麼的豐滿,但是一點多餘的肉都沒有,那奶子大大的白白的,我一口咬住瘋狂的亂親亂咬,她也很配合的叫出聲來,啊……好舒適……快點……
我一邊親著她的奶子以便用手摸著她的逼,吮吸著她的乳頭,慢慢的她又開始了運動,她的奶子一晃一晃的,我兩隻手一抓,感覺好舒適好有彈性,我揉搓著她的奶子,我的雞吧幹著她下邊的小嘴,興奮的的我差點射出來,我放慢了節奏讓她坐到我身上來,一般的女人在上邊都不怎麼會動可是她看來很喜歡這個姿勢,上下抽動著,屁股和我的雞吧吧唧吧唧的拍打出響聲,淫水不斷的從逼裡流出來,她的叫聲越來越大了.我知道她快高潮了這時我感覺我的陰部。
陰毛陰囊兩胯之間全是濕淋淋的,她慢慢拿過毛巾將自已和我身上的水擦乾,屁股下的浴巾也濕了一片,她一邊?一邊揉著我的大雞巴說好硬的大雞巴,你怎麼這麼多水啊我說,她呵呵一笑說因為女人是水做的啊,我翻身上馬,她雙腿勾住我的屁股,用雙手抱住我的腰,我陰部緊帖她的陰部,我來個三百六十度大旋轉,大雞巴旋轉磨擦著她的肥穴壁,我興奮起來,「啊……啊……啊……快快……插我……「啊……你……放開……我……我……還要……讓你……射……嗚……」咕唧、咕唧、咕唧……」
「啊……你的……好……大喔……好……舒適……」
「我也好舒適,你下面又緊又熱,還會自己動呢,噢……你真是一個天生的尤物,今天終於操到你了……你把腿抬起來吧。」「快叫,你這個小蕩婦,竟敢不聽話,我插死你!」
「嗚……饒……了……我……我……叫……停……止……呀……嗚……」
「好……老……公……」
「哈哈哈哈,這才乖,再多叫幾聲給我聽。」
「好……好……老……公……好……公……饒……嗚……」
我此時可憐得連話也說不清楚了,可是經理他並沒有放過我,反而更加興奮的抽插起來。這可真是讓我快樂得要死掉而又痛苦極了的一次經歷啊。
「你這個小賤人,小浪蹄子,平時竟然假裝正緊,哈哈,現在怎麼不裝了,怎麼這麼淫蕩。」
「你……我……沒……有……嗚……嗚……」啊……啊……好爽……頂得好深啊……美……好美……我……我要死了」啊……啊……來呀,……我……愛死你了……你……的……好硬啊……頂到底了……啊……」「啊…………你真是美妙極了……我……爽……爽呆了……」女人臣服的嬌吟使我血脈賁張,加緊了抽插的勁道!「啊…………快……快給我……給我……我要……要死了」「啊……不行了……要洩……洩出來了……啊……啊……」
我的大雞巴半硬半軟的插在她的小穴裡,她拍拍我的屁股說小老公你真行姐的水都快被你搞乾了,呵呵你還能於嗎?我一邊抽插著大雞巴一邊說行我還沒搞好呢!你的逼又緊水又多,我還要搞你的逼,我慢慢的抽插著,她也配合著,小老公你的雞巴怎麼又硬了,她狂吻著我說,我說你的逼好它捨不得出來啊,她一邊大口喘著氣說年…青雞巴……就是不一樣,呵…喔…好粗…好硬…喔我將她雙腿放在臂上,手抱住她的屁股。
她趕忙用雙手摟住我的脖子,雙腿也緊緊夾住我的腰,「啊喲……啊喲……喔……喔……喔……好棒啊……快一點……死我吧……啊喲……啊……啊……喔……喔…喲……」我看見她兩個雪白多肉的大奶子不停地搖擺,於是抓住她的奶子把玩,使勁地揉搓那兩團肉球,不時地捏弄幾下奶頭。
「…好哥哥…啪…噗吱……真好…真好……從來沒有被這……棒的大肉棒…玩過………啪…噗吱……啊…你的大雞巴頂得我好舒適了……啊……啊…啪…我要丟了,對用力!……小冤家……你要頂死我了……嗯…哦……喔……」
這時候她不但已經香汗淋漓,更頻頻發出浪啼淫聲:「喔…喔…我的親丈夫…好舒適…爽…嗯…爽呀……你操死我了呀呀!」懸空的腰肢不停地上下扭擺,胴體劇烈地搖擺帶動她那對漂亮動人的白皙乳房由內向外地不停畫圓圈。「啊…喔……喔……你好好…我…可被你玩得好舒適,哎……喲……呀……我要被你玩死了…啊…喔……喔……」
「啊…好好喔……大雞巴……快點動……對,對……大雞巴幹得我好爽!嗯…我好快活…」她臉上的神情變成為愉快無比,嬌美的臉頰佈滿淫媚的表情,披頭散發、香汗淋漓、淫聲浪語地呻吟……
「唉喲……好舒適…好…好愉快……礙…你…這樣頂你要頂…頂死我了…喲……我受……受不了了……喔…喔……」
「嗯…真好……我從來…沒有…被這樣厲害的肉棒玩弄過…好哥哥…親丈夫…我要洩了……」
「啊..…好爽……再用力頂…我要洩了……喔……喔……抱緊我…摟著我…啊啊啊!龜頭強勁地摩擦子宮口敏感的嫩肉,感覺女人那佈滿淫水的蜜穴,不斷的在緊縮,陣陣的陰精從子宮口噴洩而出。
「啊!好小子!別捏我的奶頭,輕點!好痛喲……哎呀!死小子!叫你輕點捏,你……你反而捏得那……那麼重!會被你捏!捏破了……哎唷!你……你……你……真壞死了……喔……」
「哎唷!乖兒子!我裡面好癢!快……用力捅我的……騷穴!對……對……啊!好舒適!我從來沒有這樣舒適過……小心肝……啊……真美死我了!啊……她的大肥乳及大奶頭,再被我一揉捏,剌激地她更是慾火亢奮,死命的套動著、搖擺著嬌軀,又顫又抖,嬌喘喘的。
「哎……我的好老公……姐……受不了啦……親乖乖……姐……的小穴要爛……又要給大雞巴的……老公頂爛了……啊……啊……好小子……快點射給我吧……」拚命的淫叫聲,抱緊我的身體,把雙腿分開到快要裂開的程度,雙腳伸在墊被上也不安份的抽畜,同時上身向後仰發出嗚咽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