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美麗的歷史老師的淫亂生活

這是個晴郎的一天,我拖著意興闌珊的腳步、背著書包,走著與往常相同的步伐,進了學校,坐上電梯、出了電梯、走過迴廊、來到教室,這原本是今天我預計的上學行程,走了將近三年的路程卻在我剩五個月就要畢業的這一天被打破了。

其實我們學校真的算是地獄中的天堂,雖然我的學校明星高中,但這同時也代表著我們肩上扛著是多少的寄望和期許,高一二總是高高興興的過,一到高三才頓時發現不對勁,幸好我有先見之明,早早就努力把書讀好,有了好大學,我就更加囂張的我行我素甚至為非作歹,我的為非作歹並不是打架鬧事之類的,而是周旋於各各女老師之間,憑著我一張遺傳到我商人父母的嘴,白的在我嘴中是黑的,黃的在我說完後便是紅的,反正女老師們各各對我是又愛又恨,畢竟我是他們教學生涯中鮮少碰過的學生,而我尤其愛鬧我那美若天仙的歷史老師,瘦瘦高高的歷史老師教做許宜潔,卻有著火辣到不行的魔鬼一般的身材,一百七十四公分,體重大約才五十出頭,目測三圍竟然有34B、23.5、35,其實我也不太清楚這個傲人的數字是怎麼來的,是我一名好色的朋友說的,不過說的我是口水直吞。

不過說實在的,對我來說,挑女人,身材固然重要但也不過是其次,還是得先從臉蛋和神韻下去挑,許宜潔幾乎是我的女神一樣,我真服了老天竟然把她創造的如此完美,一張瓜子臉上有一對處在白雪中的黑水銀,蛾眉掛在上頭,挺拔的鼻樑下是一張紅勝玫瑰,小如櫻桃的性感紅潤小嘴,氣質清新脫俗宛如一朵空谷幽蘭一般,講話總是不疾不徐,但每當被我逗弄出糗的時候,紅著那張白皙無瑕的臉蛋,氣呼呼地瞪著我看,雙手插腰,挺著胸,卻就是說不出一句罵我的話,其實我也不是不知道許宜潔是因為疼我、喜歡我這個小子才這樣,不然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不過每當我說說笑笑地拿許宜潔尋樂子時,其他老師可是聽的津津樂道,拍案叫絕,讚不絕口。

話回正傳,今天早上的行程被突如其來的一個從後頭而來的拍肩而被打壞,其實我早上剛進學校的時候臉色其實頗臭的,這下可好了,本大爺還是惱怒被挖起來上學,誰竟然敢這樣,心中暗暗罵了一句:「靠夭!幹!是誰?我一定修理你!」

不過正當我轉過頭,一張臉突然不知道該往哪裡擺,趕緊換上另一張面孔,強迫自己擠出微笑:「ㄟ,老師!」

「早啊!你怎麼沒天都這樣遲到啊?班上都不記嗎?」許宜潔笑著問我。

其實我不僅是因為看到的人是許宜潔而傻眼,更是因為他今天的一身打扮讓我想看卻又不好意思看。

「我的媽呀!他今天是想到喔!穿成這樣子來上班」我心中暗暗大叫,只見許宜潔身上穿著一件無袖的黑背心,前面和肩帶全都貼滿了閃亮亮卻低調奢華的亮片,而我猜他的那件黑熱褲大概是和衣服是一整套的,熱褲上也是滿滿的亮片,雖然許宜潔並不是沒有穿過熱褲來上班,應該說夏天的時候幾乎都能見到她穿短褲來上班,但今天就是完完全全的不一樣風格,整個就一反他平時的作風,加上一雙超過膝蓋一點點黑色漆皮長筒靴,外頭還有一條條白色的鞋帶做裝飾,總之今天的許宜潔真是性感無比。

我一時的答不出話,讓整個氣氛忽然僵掉,因為我平常不是這樣子的,然而許宜潔似乎也猜出來為什麼我一時間說不出話來的原因,她淡淡地笑一笑,似乎不把我當學生一般,將手放到我的肩上,擺出了一個極為誘人的姿勢,但又恰到好處的讓我看不到任何不該看的地方,語帶絲絲挑逗的說:「怎麼樣?好看嗎?還是你被我電暈了?小色鬼」

對於被打槍這件事,我一向都是會立即來個回馬槍,但現在站在許宜潔面前,面對著如此性感迷人的許宜潔,我心到軟了一大半,微微點點頭,不過眼睛是連正視都不敢正視,不過一向信奉「食色性也」的我,就算不正視,也要偷偷瞄個夠。

「小色鬼!要看就好好看,害羞個什麼啊?平時的落落大方呢?那個天不怕地不怕的黃夢甫是跑到哪裡去了啊?」許宜潔笑著說。

「老師啊!你就勞勞我吧!」我怯生生的說,心想:「我黃夢甫竟然也有這麼一天!」

「哼!我才不要呢!想不到平時一派瀟灑的你竟然還是敗在我的美色下!可惜啊!難為你這小色鬼了!今天是我贏了!」許宜潔喜孜孜的說。

「我說宜潔啊!你就放了夢甫吧!他什麼都不知道,你就先放了他吧!」這時我的救星,地理老師,李佳佳出現,笑盈盈的說。

「也是啦!夢甫,今天中午請個假,過來一趟」許宜潔拿開手說。

我這美麗的歷史老師的手像有魔法似的,一拿開我就頓時心平氣和,回到我以往的瀟灑:「幹麼啊?又要叫我做什麼苦功了啊?」

「做什麼苦工中午你就會知道了嘛!幹麼急著問啊?范正擬不是都用英文課和數學課在睡覺嗎?不差這一個中午啦!」許宜潔笑著說。

老師都這麼說了,我也就不能拒絕了,點點頭答應,便逕自走去班上,但是卻不知這一次答應竟然是條通往天堂的不歸路。

過了一整個無趣又無聊的上午,去了擁擠的福利社,經過人擠人的摧殘後,我終於還是搶到了一份便當,回到班上,做到我那些狐群狗黨的旁邊,其中那個最淫蕩的死胖子,奸淫的說:「ㄟ,你們今天有沒有看到宜潔穿什麼阿?」

「幹!你是在說廢話嗎?胖子,你以為只有你長眼阿?」

「對啊!自以為喔!」

「你不覺得今天的宜潔超級無敵正的嗎?」

「這還要你說,聽說隔壁班還有人邊上課邊勃起的呢!那個淫蕩的傢伙!」

「靠,你自己還不是一樣,色瞇瞇的看著他」

「那不一樣啊!至少我還不會有戀師癖!」

「你哪沒有啊?」

「ㄟ!夢甫,你今天在安靜個屁阿!最愛嘴砲宜潔的不是你嗎?幹麼今天整個就沉默啊?莫非你被電傻了?」

「對啊!原來你是真的喜歡林宜潔啊?夢甫」

我聽著他們的屁話,心想:「這群廢人,盡說些廢話!我黃夢甫又不是會射高射炮的人!」嘴上說:「幹!你是欠揍喔!我只是覺得聽你們這群死淫砲就飽了!哪還要我說些什麼啊?白痴!好了啦!等下幫我跟風紀說我被宜潔叫過去做苦工」

說完,我也不聽那些人說什麼,就走去丟垃圾,然後離開教室。



打開門,我靠!為什麼暗成這個樣子啊!平常老師辦公室都是燈火通明的啊!今天怎麼那麼早就拉窗簾關燈了啊?我走至許宜潔的位子,許宜潔翹著二郎腿,右手食指和中指撐著頭,將那頭燙成浪漫捲的秀髮全部放在左肩,露出白皙結實的大腿以及雪白誘人的香頸,一時間我口水直吞,臉紅心跳,「噗通!噗通!」我的心跳的飛快且響亮。

「你來了啊!夢甫!」許宜潔悠悠懶懶的說。

「嗯!找我來幹麼?」我難掩緊張的問。

「先別急,這個中午還很長的呢!」許宜潔微微笑著說,但那個笑讓我感覺很陰森,好像有什麼是要發生。

只見許宜潔慢條斯禮、舉止優雅地站了起來,靠近我,頓時我聞到一陣芳香的香水味撲鼻而來,我很清楚知道那是許宜潔的味道,曾經我很愛聞這個味道,但如今我卻是怕的要死。

我這個漂亮的歷史老師將她那纖纖左手放到我的右肩,語氣嫵媚地說:「夢甫,跟我說你喜不喜歡我今天的打扮」

「我早上不是說過了嗎?拜託,老師我求求你,別這樣搞神秘好不好!要整我也不是這樣子吧!」我嘴上還打著油腔滑調,額頭上卻沁滿了豆大般的汗珠,我的緊張不言而喻。

「你就在跟人家說一次嘛!會要你的命是不是啊?」許宜潔嬌滴滴的說,這個實在無法抗拒的引力讓我直打顫。

「好……好……好看!我……我……我很……很喜……喜歡……歡……歡」我吱吱嗚嗚地說。

許宜潔笑了,笑的非常美麗,我看到她笑,以為沒事了,呼了一口氣,說:「好了啦!老師,你就別鬧了!」

「誰說我在鬧啊?我可是很認真的!為了今天我可是很認著的在做準備呢!夢甫,你今天下午到放學都是我的了!我已經和你們老師說了!」

許宜潔靠向我,右手的十根手指頭放到我的胸口上,我又吞了一口口水,真不知該如何面對這一切。

「其實啊!夢甫,我和小香老師都已經喜歡你很久了!你知不知道啊?」許宜潔嫵媚地說。

我這一聽可真傻住了,我特別喜歡的兩個老師竟然也同時喜歡我,理應該高興的,但如今這個情況較我怎麼高興的出來啊?我苦苦笑著說:「老師啊!你可真愛說笑啊!愚人節又還沒到,別開玩笑了!」

「我可是很認真的!夢甫,告訴我,你到底喜不喜歡我?」

水汪汪的杏眼盯著我看,許宜潔雖然只比我矮了一點點,又加上有根的靴子,幾乎都跟我同高了,自她那紅勝玫瑰的朱唇吐出聲聲又人無比的嬌氣,我整個人像是被她電昏了一般,臉紅的跟一顆大蘋果一樣,許宜潔看到我如此慌張,大概樂死了,越高興越將身子靠向我,似乎只要我稍稍伸出手,就能觸碰到她那對令人點發直的胸部。

「怎麼樣啊?夢甫,告訴老師,像你平常一樣,說你喜不喜歡我?」

「我……我……我喜……喜……」

哇幹!我話都還在嘴邊,我這莫名奇妙的歷史老師就一股腦兒地吻住我的嘴,好軟、好潤滑、好香,原來這就是接吻,原來這就是我夢想已久的許宜潔的赭唇。

許宜潔將我推至牆邊,但他那張性感又柔軟的唇仍然離開我的嘴,反而輕輕咬著,一時間我真的像個娃娃一樣不知如何應對只能認他宰割。

突然有一條濕潤又靈巧的東西滑進我的嘴中,應該是我歷史老師的舌頭吧,她的舌頭真厲害,才剛進來就纏住我舌頭,頓時兩條鮮舌攪動翻滾,唾液來回流竄穿梭,不知不覺我也吞下了不少許宜潔的口水,雖燃一剛開始有點噁心作嘔,但面對許宜潔如此激情,我的心竟然然漸漸淫蕩了起來。

「我操!我黃夢甫哪來的福氣啊!竟然被全校公認最美麗、最有氣質的美女老師霸王硬上攻啊!作夢也沒比這個爽!今天我就來好好享受享受一番吧!反正恐老孔老夫子那死老頭都說過『聞道,夕死可矣』,今天要是和宜潔有個魚水交歡,做鬼也風流!幹!操你媽的賊老天!我收下你的好意囉!」

不過這一想,我可豁達了起來,腦子裡漸漸浮現出昨晚才剛看完的A片,大橋未久那個癡女是怎麼被男挑戲的畫面我現在歷歷在目,我輕輕將右手放到許宜潔的翹臀上,左手則緩緩放到許宜潔的右乳上。

「臭小子!那麼快就妥協了啊!」許宜潔笑著說,這笑還真是嫵媚到炸裂。

「老師,這可是你逼我的!怨不了我喔!」我也壞壞地笑道,雙手則是同時出了點力,右手輕輕拍了許宜潔的翹臀一下,左手則稍稍捏了一把她的美乳。

「嗯……別這樣!」許宜潔柔柔叫了聲,媚眼眨眨,又道:「好小子,看來你A片看頗多的嘛!這麼快就上手了啊!跟我說,看A片的時候你在想誰啊?」

「廢話!當然是我親愛又美麗無比的歷史老師,許宜潔啊!」我邊說邊重複雙手的動作一次。

「嗯……真是個嘴甜的孩子!小夢甫,宜潔聽的好高興喔!都沒有想別人?」

「那當然,還有誰能比的上妳啊!」說著,我左手一用力,捏了一大把。

「唔……唔……小力一點!夢甫叫我宜潔,叫個一聲給我聽聽!」

「宜潔,我親愛的宜潔!」

「好好聽喔!以後私下叫我宜潔叫好喔!我的小夢甫!」許宜潔嫣然一笑,風情萬種地說。

說完,朱唇再一次貼了過來,這次我完完全全放了開來,反正我也滿了十八,這件是我已經能自主了,更何況對象又是我朝思暮想的女人,我的漂亮歷史老師,我的許宜潔,我的小宜潔。

鮮舌靈巧滑動,已經從我的嘴離開,經過我的臉頰,來到我的耳際,嬌媚的輕輕吐氣,紅舌舔舐著我的耳垂,讓我既癢又舒麻,我的手不甘示弱地遊走在許宜潔姣好的身體上,右手先往上提高至背,接著又緩緩的滑下去,來到衣服和褲子的交接處,我故意不守規局地徘迴,接著用食指悄悄扳開褲子,左手順是便滑了進去。

我操!進來沒有摸到蕾絲或棉布,什麼布料都沒有,完完全全就是吹彈可破的肌膚,而這肌膚驚然就是許宜潔的美臀,這叫我怎麼可能忍的住呢?左手便不禁開始揉捏這美好彈性極佳的臀部。

左手也不得閒,鑽進歷史老師的衣服裡,這回到是摸到了胸罩,不過這胸罩真是他媽的小,竟然只罩住了許宜潔一半不到的美乳範圍,這閜我可真是心頭一蕩,開始玩弄起許宜潔的柔軟的咪咪。

「嗯……恩……你好壞喔!夢甫!別這樣!別這樣!嗯……嗯……小力一點!啊!不要!不要!不要捏那麼大力!夢甫!我的小夢甫!嗯……嗯……唔……唔……」

許宜潔受不了我的逗弄,開始輕輕的呻吟起來,本來我還以為換成由我主導,誰曉得將還是老的辣,我才剛一放鬆,許宜潔竟然就將我地衣服撩起,纖纖玉指便跑進去,我可以很明顯感覺到她的十根手指頭是怎麼在我的胸膛上亂來,不過我很喜歡這樣亂來,尤其還帶有點被指甲刮的痛。

「怎麼樣?夢甫,還喜歡嗎?還喜歡我的身體嗎?」許宜潔嬌豔萬千的問。

「喜歡死了!愛死了!」我想也不想便說,逕自加大我雙手的力道。

「差不多有人要回來了,我們換個地方好不好?」許宜潔將手拿了出來問。

「去交師專用廁所吧!那裡夠大吧!」

「好啊!就這麼決定!走吧!」

許宜潔牽起我的手,三步一扭、五步一翹地走至教師專用廁所。

一進去,許宜潔便蹲了下來,右手放到我的私密處,說:「還好你今天不是穿制服,不然就有點麻煩了!幸好你今天穿運動褲」

我雖然有打算要和許宜潔交歡,但倒沒想到許宜潔竟然會主動要幫我吹簫,我看著我這嬌豔的歷史老師雙手慢慢將我黑色的運動褲脫去,露出黑色的四角褲,許宜潔右手隔著四角褲搓揉我的陰莖,笑著說:「你們這年頭的小子是不是都穿四角褲啊?」

「應該都是吧!」

「不過其實看在我們女人的眼裡,穿三角褲的男人才是真的性感又man的男人呢!」

「是嗎?那我在考慮考慮,看看要不要現在就為了你改穿三角褲」我打趣的說。

「相信我,我一定會讓你今天回去買三角褲的!」許宜潔笑著說。

我從不知道原來痴女也是這麼吸引人,只見許宜潔很快便退去了我的內褲,一退去,許宜潔發出了一聲微微的驚呼聲:「哇!」

「怎麼了?」

「還不錯ㄟ!夢甫你真是天生的大ㄟ!我都沒做什麼就已經比一般人還大了,看起來有得我享受了!」許宜潔極盡嫵媚地說

這實在是我萬萬都想不道的,許宜潔竟然真的用她那修長的手指握起我的肉棒,天啊!她輕輕柔柔地套弄起我的肉棒,上下來回套弄,忽快忽慢,但絕對不是亂來毫無章法,雖然我沒有經驗,但這大概是男人的知覺吧!

果然當我的肉棒因為舒服的透弄而完全充血挺立了起來後,許宜潔露出了極盡渴望又淫蕩的眼神,張開她那櫻桃般的小嘴,將我的肉棒完完全全含入,這下可真爽死我了,許宜潔的牙齒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的碰觸到我的龜頭和棒身,接著那條靈巧滑嫩的紅舌便伺候起我的雞巴。

看著許宜潔井然有序地來懷擺動她的頭,小嘴呈現O型,偶爾因為吞我的肉棒關係,本來凹陷的臉頰還會出現我的龜頭形狀,真是淫蕩死的畫面,但我超愛,清清楚楚的感覺到許宜潔是怎麼用滑舌搭配牙齒讓我如此銷魂,時而舌尖動弄著我龜頭前的洞,時而用牙齒輕輕咬幾口我的龜頭,這招讓我好爽;有時後紅舌沿著我肉棒上的紋路按壓著,有時後紅舌毫無顧忌的纏繞我的肉棒,這舉動真是美死我了。

看著許宜潔的頭擺動時快時慢,滑舌時而激情時而溫柔,我整個人飄飄欲仙,好家在我的精關還沒到,許宜潔便因為被我強制吞嚥陰莖而喘不過氣,我將許宜潔的頭猛按下,要他將我的整根肉棒吃進去,我這個歷史老師真是夠淫蕩的,自嘴角的縫隙發出了:「嗯……嗯……唔……唔……嗚!嗚!酥!酥!噗……噗……」的聲音,我看他快要沒氣了,便鬆開手,許宜潔連忙將嘴離開我的肉棒,大口大口的喘氣,上接不接下氣的說:「討厭死了!都那麼大的一根屌,還要我這樣吞,要死人了啦!臭夢甫!看來我真的該好好治治你這個小色鬼!」

說著,便站起身子,脫下他一身的衣物,將衣服、熱褲和紅色的性感胸罩放到一旁,赤裸裸的胴體真是完美無缺,歷史老師牽起我的手,將我帶到馬桶旁,鶯聲燕語的說:「你坐到上面去!」

哇靠!我真沒有想到真的會有這麼一天,這根本比A片還要誇張,但我超享受的,大概現在我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了吧!

「沒關係嗎?會不會被別人聽見阿?」我問。

「小傻瓜,不知道已經有多少老師在這裡頭高潮過了,你們公民老師昨天才剛跟兩個實習老師在這做愛呢!聽說還是3P呢!放心啦!這裡的隔音超好的!」許宜潔邊說邊用左手將兩片濕漉漉的陰唇撥開,右手輕輕握住我挺立無比的肉棒,左腳跨在馬桶上我沒有坐到的地方,我明顯能看見我這歷史老師的神祕黑森林沾著一滴一滴晶瑩剔透的花蜜,叫人看的眼睛發紅,不過更刺激的是透過黑森林,我能看見那鮮嫩的陰唇以及小穴,我整個人頓時發熱了起來。

許宜潔大概也知道,嬌嬌一笑,稍稍坐了下來,頂在我的龜頭上,問:「怎麼樣?想不想要?夢甫,你不說,我不坐喔!」

「我想要!我想要死了!」我終於忍不住慾望。

許宜潔微微一笑,「噗滋!」一聲,我的肉棒已經滑入許宜潔的小穴,對於我這個童子之身的男孩來說,一進去,小穴裡的肌肉從四面八方來緊緊包覆住我的肉棒,說真的,差一點就射了,許宜潔輕輕「嗯……」了一聲,說:「真是大!你這小子的肉棒怎麼大成這個樣子?竟然把人家全部都填滿了!」

我也不確定歷史老師的笑容到底是什麼意思,我的理智已經轉不動了,一對雙方在我的眼前甩晃,鮮嫩粉紅的乳頭更是令我垂涎欲滴,大腿被一下又一下的攻擊著,許宜潔的翹臀有彈性又結實,撞的我爽翻天。

「嗯……嗯……啊!啊!夢甫!夢甫!啊!啊!好爽!痛!痛!唔……唔……嗯哼!恩哼!好大!太大了!夢……夢甫……甫,宜潔!宜潔……怕痛!怕痛!啊!啊!小力一點!小……小力……力一……一點……點!不要!不要!」

只見許宜潔上下來回的洞著她完美的身體,秀髮飄飄,朱唇大張,皓齒全露,我受不了眼前雙峰的誘惑,我抱住許宜潔,將她的身子靠近我,用嘴吸吮許宜潔挺立的乳頭,既咬既吸,又舔又吮,來回於兩邊,許宜潔的淫叫聲越來越大聲,作愛的頻率也愈來愈快速,我抬起頭,看著自己在許宜潔乳頭上的傑作,有我的齒印,也有我的口水,頓時間,許宜潔的乳頭真是美麗極了。

「唔……唔……喔!喔!阿!啊!小夢甫!我的……的親……親……親夢甫!不要這樣!不要這樣!啊!不要往上頂!嗯……嗯……痛!痛!疼死小宜潔了!宜潔的花心……宜潔的花心被頂的……頂的好疼!啊!小……小力一……一點……夢甫!啊!啊!」

話說我當然不甘被女人擺佈,天天打球的我,腰力算是不錯的,我抱住許宜潔的腰間,腳尖踮起,猛一使勁地往上頂,這一頂可真讓歷史老師大叫了一聲,隨之我不斷連續抽插歷史老師的小穴,抽插的許宜潔又叫又爽,淫媚的叫聲在我耳中似乎是天籟,發情的畫面在我眼中是美景。

「夢甫……夢甫!啊!啊!頂到了!頂到最裡……最裡面了……了!嗯……嗯……唔……唔……嗯哼!恩哼!喔!喔!親哥哥!好哥哥!爽死妹子了!啊!啊!不行了!不行了!阿!啊!爽!爽!再來啊!再來!別停!別停啊!恩……恩……夢甫!夢甫!大力!對!就是那哩!啊!啊!」

看起來我已經頂到許怡潔的G點了,他竟然發春似的拼命做活塞運動,雙乳晃動,香汗淋漓,嫵媚地體香籠罩了我的味覺,腰桿不住向上,肉棒不停往許怡潔花穴的深處衝撞,我這個處男根本沒有什麼耐力可言,精液如搭起的弓箭,蓄勢待發,迴盪的淫叫聲,鶯聲燕語裡全部都是骯髒淫蕩的字眼,許怡潔整個人趴到我身上,扶著我的肩,就在我的耳邊大叫,秀髮舞盪,我加速抽插。

「啊!啊!高潮了!高潮了!夢甫!夢甫!嗯……嗯……」

「啊!我不行了!我不行了!宜潔!宜潔!」

我一股腦兒的射滿許宜潔的小穴,許宜潔也讓我內射完全才站起身子,邊用手摸著陰道邊笑著說:「好夢甫!你好厲害喔!還那麼硬喔!」

的確,我的肉棒還硬挺著,我站起身子,將許宜潔的抱住,許一節嫵媚地說:「再來吧!中午還長的呢!」

許宜潔將手放到洗手檯的邊緣,豐臀翹的高高,清楚可見一張一縮的菊花,不過我現在還不想破菊,扶著肉棒,瞄準好許宜潔淫蕩的小穴,奮力一頂,完全插入,連個根也看不見。

「喔!啊!你要爽死我啊!那麼大……大力!小穴會……會壞掉的……嗯……嗯……不行了!阿!啊!夢甫!對!唔……唔……亨……亨……宜潔…宜潔……宜潔爽死了!宜潔最愛夢甫了!」

透過鏡子,我能看見許宜潔如癡如醉的享受表情,一雙銷魂的杏眼瞇成一條線,赭唇下能見粒粒白齒,香汗沾濕了他的瀏海,歷史老師的雙乳晃的厲害,我從後頂著他的翹臀,兩粒睪丸狀的「啪滋!啪滋!」響。

「對!對,美死宜潔了!宜潔……啊!啊!恩……恩……親夢甫!哥哥!以後媚妹都是你的了!妹……妹妹最愛夢甫哥哥了……了!啊!啊!恩哼!哼……哼……大力一點!別停啊!別停啊!」

我將許宜潔的右腳抬了起來,讓他單腳站著,聽說這一招會讓女生很容易性高潮,果不其然,許宜潔整個人像吃了春藥一般,不斷淫叫著,從鏡子哩,我相信歷史老師他也能看到自己的小穴是如何被我的大肉棒抽插的,看到這個淫蕩畫面,我真的又要忍不住了。

「再來!再一次!再射進來!宜潔最愛夢甫的精液了!來!啊!啊!哼……恩……恩……唔……唔……喔!喔!恩哼!恩哼!啊!啊!要升天了!要去了!」

「啊!啊!宜潔!我愛死你了!我愛死你了!」

果然在連續的衝撞下,我們兩個又再度高潮,我又再一次中出了我這個淫亂的歷史老師。

「宜潔!夢甫!你們!」

這時我們兩回頭一看,竟然是我的國文老師,林香茹,也就是小香老師,他睜大了雙眼,不可思議的看著我們的動作,許宜潔笑著說:「小香,是我贏了喔!」

這下可好了,林相茹走了進來,關上門,還反鎖了起來,脫下了一身的衣物,說:,「就算如此,我還是要上上他!」

這下可好了,許宜潔不知在發什麼神經,竟然從後頭抓住我的手,墊起腳尖,在我的耳畔說:「夢甫,你好有福氣喔!又有人要上你了ㄟ!而且還是全校最騷的女老師ㄟ!別軟趴趴的!來我替你沖沖血!」

說著,纖纖左手竟然又放到了我的陽具上頭,輕輕握住便來回套弄,幸好我年輕力壯,也壞在我年輕力壯,我的肉棒就在許宜潔溫柔的套弄以及嫵媚的吹氣下再度腫大了起來。

其實說實在的,林香茹也是個大美女,身的一雙桃花眼,隨便一眨便是十萬伏特的電波,任誰也抵抗不了,一張性感到無比的厚唇,可以比擬安潔莉娜裘莉,要不是有個許宜潔,我想林香茹大概也會是我最愛的女老師吧!

說到身材,許多人都跟我說林香茹的身材比許宜潔好,一百七十三公分高,聽說體重只有四十八,傲人的三圍33C、23、34讓人垂涎欲滴,不過說實在的,我真想不懂那些人是怎麼看出來的,畢竟在我眼中,似乎兩人差不多,反正就是辣爆了!

「好了!宜潔,雖然夢甫已經先被你搶去第一次了!不過他到底會喜歡誰,我想還不清楚吧!你放手吧!我來好好料理他!」

天啊!這是什麼情況啊!一個中午,我就這樣要因兩個女人的爭風吃醋而被這樣折騰,真是他媽的幸福。

大概林香茹的經驗頗多,只是稍微吹了幾下我的陰莖便打算要上了,我看像許宜潔,許宜潔只是對著我笑一笑,其實說實在的,我還真想叫許宜潔過來自慰給我看呢!

林香茹要我躺在地上,看起來是要主導,我心想:「靠!等下你就知道誰會是主人!」

濕潤的陰道將我的肉棒吞入,我瞧見林香茹的臉色稍為扭曲了一下,眉頭一皺,發出了:「恩……」的聲音,林香茹嫵媚地說:「想步到你小小年紀竟然要這麼大的命根子!怪不得宜潔那麼爽!來把腳屈起來」

我照著他的話做,心忖:「你這個國文老師,上課時滿口仁義道德,現在竟然跟我搞不倫!看我怎麼操你!」

林香茹向後,將手撐在我的膝蓋,大概還在觀察形式吧,我靠!都已經吞掉我的陰莖了,還看什麼看,我先發制人的將腰桿往上一挺,開始做起抽插運動。

「這小色鬼真是的!竟然先下手為強了!看來我教的還真不錯!」許宜潔在一旁說,他已經坐到我旁邊,雙腳打開成M字型,纖纖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已經沒入剛才被我內射兩次的小穴。

「啊!啊!不要!不要!不要!會死人的!會死人的!不要!恩……恩……啊!停……停下……下來……來……啊!唔……唔……恩哼!恩哼!小……小力……力一……一點……啊!不行!不要!痛死我了!痛!」

看起來林香茹被我的先發制人給嚇傻了,完全反應不過來的林香茹如今只能任我擺佈,豐胸甩盪,黑棗色的乳頭格外誘人,林香茹做起愛來跟許宜潔完全不一樣,許宜潔是還帶有點氣質的嬌媚,然而林香茹就是全然的嬌豔,這下子對我而言,環肥燕瘦,真要分出高下的話,很傷腦筋的!

「救命啊!救我!不要!啊!啊!啊!恩……恩……夢甫……夢甫……小力!小力一點!我求你!不要!啊!恩……嗯……喔!喔!哼……哼……唔……唔……不行了!人家痛死了!」

我已經將主導權搶了回來,我個人不知道為什麼特別愛背後位,大概是從小打槍的時候都是這樣吧!反正我將林香茹壓在地上,要他像隻母狗一般,雙膝跪著,我則是將她的手拉住,使他的雙峰挺出來,用力的做抽插,反正這隻母狗絕對在幾下就會高潮,小穴的肌肉緊緊掐住我的雞巴,害我更加賣力衝撞,一時間林香茹的金髮飄漾,淫聲浪語從不間斷,朱唇大開,白齒全現,我越是大力抽動,林香茹的淫叫聲越是悅耳動聽。

「美死我了!親哥哥!好哥哥!夢甫!大力一點,大力一點!嗯……嗯……好舒服…服!啊!啊!茹還要!茹妹妹還要……啊!要甫哥哥的……的大肉棒……啊!恩……唔……哼……嗯哼!恩哼!爽死我了!別停啊!再來!」

看起來我真的猜對了,如今林宜潔已經變成母狗了,完全沉浸在我的性愛遊戲中,我真佩服他的國文造詣,那麼淫蕩的字眼虧她想的出來、說的出來,浪叫聲不斷,我這個國文老師真是名副其實的淫亂,翹臀撞的我的恥丘真爽,我忍不助又加快速度來抽插林香茹這淫蕩無比的小穴。

「高潮了!高潮了!不行了!啊!啊!升天!升天了!」

「林香茹!香茹!啊!啊!恩……嗯……」

「夢甫!夢甫!人家……人家也要去了!」

同時間,在廁所裡的三個人都高潮了,我又是將精液全部灌入林香茹的小穴,不過這回我可沒心情慢慢射完,我故意留了一小部份,因為我看到我那美麗無比又淫亂的歷史老師,許宜潔竟然自慰到潮吹,還我超興奮,拔出肉棒,一股腦兒的塞進許宜潔濕潤的小穴,大力的抽插幾下,讓許宜潔又高潮一次,而我才把精液再一次灌入到他的小穴。

如此一來,勝負分曉了,許宜潔是贏了,他做了我的大老婆,而林香茹成了我的小老婆,今天下午還有的玩呢!請了假,和他們一同到旅館裡繼續。

隔天,我一早就興沖沖的跑來學校,只見在老師專用廁所中,站著兩名女人,一個身穿潔白的洋裝,胸前還是深V,他是林香茹;另一個則是一件紅色短T加上一件白熱褲,他是許宜潔。我脫下褲子,許宜潔說:「小色鬼竟然換穿三角褲了喔!讓我們來幫你消消暑吧!夢甫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