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媽坐腿上

我媽媽叫春桃,她是鎮子裡最漂亮的女人,水汪汪的大眼睛,柳葉眉,瓜子臉,雪白雪白的大奶子和雪白雪白的大屁股。我從小就喜歡偷看媽媽在溪水邊洗澡,所以我知道媽媽的母性肉體是多麼性感。
  今天是江邊趕潮的日子,是我們這一帶最熱鬧的民間活動,這不,一大早,二叔就開著小轎車來我們家接我們了。二叔是鎮子裡的黨委秘書,權力很大的,其它老百姓都得自己去江邊,我二叔就能調動公家車載我們一起去。
  老爸出遠門了,二叔家三口人,我們娘倆,五個人坐一輛轎車剛好湊合吧。二叔開車坐駕駛盤,旁邊的位子自然要讓給二叔的老婆,我的二嬸,後面一排就是我、媽媽,和二叔的兒子我的堂哥虎子一起擠了。這會媽媽和二嬸都沒出來,就我們三個男人在車裡坐著等。
  要說這個虎子,雖然是我叔的兒子,但比我大三歲,長得又黑又壯的。趕潮的時候女人都穿得漂亮,這小子從今天一進門就盯著我媽媽的身子看呢。我媽媽可就是他的伯母啊。
  等了好久,終於出來了,哇塞,媽媽真是個大美人啊,打扮得讓我們三個男人都直了眼。
  只見媽媽裡裡外外透著滋潤的水氣,想是剛剛洗了澡,白白嫩嫩著呢。腳蹬透明塑料掛帶涼鞋,還是高跟的,從小腿往上線條優美,到大腿雪白光嫩沒有絲襪。下身穿米黃色軟布料的超短裙,一顆肥熟的大屁股在裙下躁動不安,上身是白色無袖碎花襯衫。整個一大美人,隨風一轉,哇,好性感,好漂亮。
  從後面看,咦,我有了一個疑問,怎麼短裙下沒看到內褲的痕跡呢,媽媽沒穿嗎?光著大屁股?想到這裡,心裡一陣汗。
  二嬸和媽媽笑吟吟的走過來,二嬸坐到前排,媽媽就往後面擠,我和虎子哥都已經坐下了,媽媽就要擠到我的旁邊。可是怎麼擠也擠不進來,大家都看著媽媽著急,原來是媽媽的屁股太大了,要完全坐進來,不方便呢,三個男人不由得都盯著那為找位置而扭動的肥屁股出了神,媽媽臉紅壞了,羞羞答答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還是二嬸出了主意,「嗨,車子有點小了,坐不下三個人啊,春桃啊,你就坐你兒子腿上吧。」二嬸給媽媽尷尬的性感大屁股解了圍,媽媽猶豫了兩下,還是順勢坐到了我的大腿上,而且是順著我的方向坐,就是媽媽臉朝前,大屁股坐在我懷裡。
  哇塞,真感謝二嬸啊,媽媽那柔軟豐腴的香香的大屁股,一下落到我的懷裡了,我用大腿撐著,感受那臀肉的豐軟,聞著那艷母的芳香,真是如臨仙境。
  說著車子就開起來了,一路上路況越來越不好,車子越來越顛簸,我感到媽媽的肥屁股越來越不老實起來,隨著車子上下顛簸起來,柔軟彈性的屁股肉一下一下在我大腿上拍打,隨著那屁股的升騰,似乎短裙也亂飛起來,一絲一絲臀部的香味,就飛進我的鼻孔,哇,好誘惑的味道,一定是從媽媽的屁股縫裡飄出來的吧。
  媽媽其實是個蠻靦腆的女人呢,但就是和二嬸話多,看看路邊的風景,都好高興的樣子,一會子就上身附在二嬸的座椅靠背上和二嬸私語,還說說笑笑的。可這前附的動作就更把母性肥熟的大屁股突現出來了,雖然隔著短裙,但兒子腿上媽媽的渾圓屁股,似乎比赤裸的還誘人。我注意到,虎子這小子也發現了,眼角不時的瞟著我媽媽的身體看。
  顛簸越來越嚴重,我感到小小的肉棒好像也有反應了,在母親臀肉的間接親吻下漸漸硬起來了,隔著我的短褲和外褲頂到媽媽的裙子了。
  就在這時,忽然對面急開過來一輛大卡車,二叔看到後馬上轉方向盤,開向路的左邊,左邊有一個坑窪,二叔提前喊給我聽:「抱緊媽啊,前面是個障礙,車會跳起來。」
  我一緊張,剛剛硬起的也忘了,連忙伸出雙臂抱緊媽媽。到坑窪了,車霍的一下落下,又彈起,然後再狠狠的落下,整車人都彈了起來,我一下沒抱緊媽媽,媽媽飛脫出我的雙臂,向旁邊倒去。虎子眼明手快,一把接到懷裡,一隻手還握著媽媽的奶子,一隻手抓住媽媽的屁股。多虧虎子救美人,媽媽沒撞到受傷,但是驚魂未定,媽媽竟然嚇得躲到虎子懷裡嚶嚶哭起來。
  「嗨,小凱,真沒用,讓你抱緊媽,你都抱不住,你看看多危險。」二嬸也虛驚一下,轉過頭來責備我。
  「嗯,還是咱虎子有勁,敏捷,多虧虎子,要不然小凱他娘可危險了。」二叔也轉回頭,看著我媽媽安慰著,也表揚他的兒子。
  我則灰頭土臉,心裡直悔恨自己沒用,胳膊沒肌肉,勁太小,連自己的媽媽都保護不了,我悔恨得頭都低了半截,都沒敢抬起來。
  「虎子,就讓你伯母坐在你的腿上吧,小凱沒勁,這路還長著呢,我不放心啊。」二叔說著,虎子順勢就答應下來,把媽媽的大肉屁股扶正到自己腿上,雙臂環繞著我媽媽的軟腰,臉貼在媽媽的香背上,還衝著我直眨眼睛,我心裡這個氣啊。
  剛才還嚇得哭啼啼的媽媽,不過一會就好了,車裡氣氛漸漸輕鬆起來,虎子抱得又穩又結實,媽媽又開心的和二嬸聊起來。
  路況還是不平,媽媽的屁股肉也還是上下一下一下拍打著少年的大腿,不過這回不是我,換成我的堂哥了。我偷眼看他們倆,忽然發現,漸漸的,媽媽的臉蛋好像越來越紅潤了,還有汗珠子從脖子邊泌出來。
  原來虎子只穿著大短褲,裡面都沒再穿內褲,在媽媽屁股肉的拍打下,虎子反應得也比我快得多,一根大陽具早就硬邦邦的豎起來,虎子的東西我見過,又粗又黑又長,像雙節棍的一截一樣。
  這虎子一面吸著我媽媽的肉香,一面不懷好心起來,趁二叔二嬸看不見,索性把大短褲拉開,把大陽具挺出來,對準我媽媽的屁股縫,接著車子顛簸的力,一下就挺了進去。
  媽媽脖子一揚,一聲悶哼,我再看時,那暴怒的大陽具竟然已經深深埋在媽媽的屁股裡。居然帶著裙子的布,就這插進去嗎?我驚得目瞪口呆,連話都不敢說一句,就這樣看著媽媽被堂哥的大肉棒虐待的痛苦的樣子,卻看傻了。
  堂哥插進了媽媽的陰穴,就那樣帶著裙子的布,然後猛力挺插著。媽媽的嘴唇邊彷彿都吐出白沫,脖子揚著,眼神虛空,成熟女人的肉體在扭動著,想掙脫少年的施暴,可是又礙於面子,不敢說出來,那種尷尬的樣子,心裡的痛苦和密穴的痛苦,看著非常可憐。
  活該,都怪你那個淫蕩的肥屁股,我心裡罵道,反而不生氣了,更期待刺激的場面。
  虎子繼續挺插著,一雙手在媽媽上下撫摸起來,漸漸把手伸進媽媽的短裙裡面,在二叔和二嬸看不見的角度,一把把我媽媽的短裙掀開。我看到虎子的大腿和座位上都是濕淋淋的水,是媽媽密穴裡的愛液吧,這個淫婦,怪不得虎子那麼大的陽具那麼容易就插進去,原來媽媽早已為她的侄子調好愛汁了。
  車繼續開,繼續顛簸,帶動虎子和我媽媽的做愛,媽媽逐漸喘氣激烈起來,二嬸看到媽媽的怪狀,問媽媽怎麼了,媽媽還說是暈車呢,呵呵,我心裡暗笑。隨著喘氣越來越激烈,忽然又一聲悶哼,媽媽虛脫了一樣靠到虎子懷裡,臉蛋紅潤,雙目含春,下身一股淫液又泌出來,沾得裙子和虎子的短褲都濕濕的。
  媽媽到高潮了,可虎子卻沒到,大陽具依然堅硬如鐵,見我媽媽被干洩了,虎子索性拔出大陽具來。剛才還激烈掙扎的媽媽現在在他懷裡很柔順,虎子看著騷熟的美婦,索性一把把我媽媽的短裙全部掀起來,露出那肥嫩圓熟的母性大屁股。
  我再一看,啊,原來這騷婦穿的是粉紅色蕾絲丁字褲,深深陷在屁股溝裡那種,兩片大白屁股瓣完全赤裸,怪不得我開始看不到內褲的痕跡呢。原來是穿著這種妓女才穿的內褲。騷貨,看你平常文文靜靜的,原來是悶騷,今天出來準備把肥肥的屁股蛋子露給誰看呢?我心裡罵著。
  虎子和我一樣欣賞了一陣我媽媽的美臀,然後一隻手勾起丁字褲的帶子,狠狠向後一拽,在我媽媽陰部上勒了一下。媽媽被這一勒,上面又差點哼出來,下身的淫水卻分泌了一股。虎子手指沾起一些淫液,然後猛的扒開媽媽的屁股瓣,露出裡面藏在深閨人未識的那個粉紅色嬌嫩無比的小屁眼兒來。那是我媽媽的小屁眼兒!哇塞,真美,真誘人。
  虎子得意的笑著,然後毫不留情的就把手指插了進去,插進了我媽媽有可能還是處女地的小屁眼。媽媽終於忍不住,淒美的哼了一聲,二叔和二嬸都問媽媽怎麼了,媽媽已經說不出話來。虎子連忙替媽媽答話:「我春桃媽沒事,被鉤子掛了一下,沒關係的。」
  「哦,我說呢,車太顛了,保護好你伯母啊。」
  虎子這邊答應著保護好媽媽,那邊手指卻在我媽媽的屁眼裡肆無忌憚的勾刮挑弄。媽媽已經忍不住都要哭泣起來,可是小屁眼卻彷彿漸漸動了情一般,緊緊的吸著侄子虎子的手指,還一唆一唆,好像在吸吮虎子手指上的液體呢。看著我媽媽屁眼淫蕩的樣子,虎子扒出手指,把他那根大陽具對準我媽媽的屁眼兒,一下插了進去。
  「嗯哼,」媽媽沒哭出來,但是眼淚卻流出來了。虎子毫不留情,拚命地抽插我媽媽的屁眼兒。每次大陽具都深深插入最深的地方,接著車顛簸的力量,還插得更深,肆意蹂躪我媽媽的肚子,把嬌嫩可愛的小屁眼兒欺負得好像要哭出來一樣。不一會,我吃驚的發現,媽媽可憐的屁眼兒旁邊,已經流出絲絲鮮紅,是媽媽處女屁眼為虎子流的處女紅啊。
  虎子可爽壞了,看來他最喜歡蹂躪女人的屁眼兒,一路上大陽具興奮得始終堅挺,就沒有停過,在媽媽的屁眼裡射了一炮又一炮,我想媽媽的肥美屁股裡,已經被虎子的精液喂得滿滿的了吧。
  終於到江邊了,二叔和二嬸都高興的下了車要去看江水,可媽媽卻紅著臉含著淚一路向小樹林裡跑去,看那急的樣子,好像憋著什麼一樣。二嬸還以為媽媽是暈車要吐了,連忙叫虎子和我去照看我媽媽。
  我倆走過去時,發現在樹林的深處,媽媽已經脫掉了裙子和丁字褲,光著肥白的大屁股,蹲在那裡大便呢,從屁眼裡排出一片白白又紅紅的粘液,一團一團的,我看得心驚肉跳,這是媽媽的處女肛血和虎子的精液混合的東西啊。
  媽媽邊拉,邊一個人在那裡哭,虎子在一邊得意的笑著。虎子對我說:「剛才在車上,你都看見了吧?」
  「嗯,你把我媽媽給干了。」
  「喜歡我,知道嗎?讓我干她屁眼兒都能幹出高潮,看見沒,的屁眼兒被我幹得洩身了,哈哈,刺激吧,的大屁股真爽。」
  我沒回答,看著媽媽拉啊拉的,那紅白混合的液體好像都很多,媽媽哭也哭累了,拉也拉累了,屁眼兒都虛脫了,嬌嫩的肛口都闔不住了,就那樣可憐的微微張著,彷彿在告訴虎子:「人家的屁股已經徹底被你征服了。」
  虎子這時走過去抱住我媽媽,兩個人緊緊抱在一起,親吻著,虎子說:「春桃媽媽,我愛你。」
  「虎侄子,我也愛你。」
  我沒出現,就這樣看著兩人,心裡不勝傷感。被干了密穴和屁眼的媽媽那麼溫柔的靠在虎子懷裡,兩個人親吻著說著姑侄的貼心話。不一會兒,聽見媽媽笑起來,虎子把媽媽橫抱著,抱到溪水邊,把我媽媽的大白屁股放到水裡,然後虎子細心的一下一下的替我媽媽洗著屁眼和密穴和大腿。
  等洗乾淨了,那小屁眼似乎還激動的張合呢,虎子抱起我媽媽的肥白屁股,對著那可愛的小屁眼,深情的吻了過去。
  「春桃媽媽,我愛你。」
  「虎子,我也愛你。」
  話說上次我媽媽春桃和我堂哥虎子進樹林溪水邊纏綿了一天,日頭都要落山了才回來,二叔二嬸關心的問怎麼回事,虎子就說迷了路在另一處看潮呢,媽媽就半紅著粉面,站在虎子身邊低頭揉搓襯衣角,乖順的一聲不吭,看起來真想虎子的女人了。
  二叔二嬸大大喇喇的,也就沒再多問,只有我知道怎麼回事,可我啥也沒說。
  盛夏過去了,小鎮一天一天涼快起來,女人們穿的衣服也逐漸加厚,露的肉也少了,媽媽也恢復了良家婦女的常態,每天在家裡縫針線,等著男人回來。
  對了,我媽媽春桃是家庭主婦,是不工作的,我家照常說是父親打工供養。
  隨著秋天的到來,二叔也收穫了,官運亨通,要調到縣裡了,縣城離我們鎮子挺遠的,二叔二嬸就商量著要搬家,一切都準備好了,可是虎子卻梗著腦袋說不去。
  二叔二嬸沒辦法,只好交代給我家,「春桃妹子啊,我家虎子可就不想去縣城呢,你說這個子是搞什麼怪。」
  嘿嘿,其實我知道,虎子是田裡的野騾子,最不愛讓韁繩管著,這回他父母調職,他最樂得一個人留在鎮子裡自由自在了。
  可我那傻媽媽就不知道,還說「虎子是戀鄉呢,縣城裡沒山沒水的,也沒朋友,讓孩子在鎮子裡把中學念完吧。」
  「那這小子還不放羊了,誰管他啊?!」「你們要是不放心,就讓虎子住我家吧,正好小凱他爸出遠門,家裡還沒個男人幹活呢。」
  媽媽柔聲細語的說著,腮邊飛過一抹霞呢。
  二叔二嬸一貫大大喇喇慣了,就滿心高興的把虎子留到我家了。



  他爹媽調縣城去了,虎子這兩三天卻不知野到哪裡了去,我卻一直嘔著氣,飯也不吃,臉也不刷的,媽媽就問我「小凱,那天在你二叔車上,你都看見了。」
  「是啊,虎子掀起你的裙子,給我看你那大光屁股呢。」
  我好不客氣的說出淫話。
  「虎子他壞,你別學他。」
  媽媽羞得臉通紅。
  「我是你兒子,還是他是你兒子?」我急了。
  「你別喊啊,其實媽媽和虎子早就好了,那天在車上,是媽媽想給他。」
  「淫婦,在兒子面前露出大肥屁股給別人幹嗎?」我怒了。
  「噫噫噫…」媽媽小聲哭起來,「你知道媽媽也很羞嗎,都不知道怎麼面對你,可媽媽是被虎子逼的啊。
  他逼我在你面前讓他幹。」
  「他逼你就答應嗎,還是你根本就喜歡他,讓他欺負也喜歡。」
  媽媽仰起頭,兩行淚水流下來,「小凱,媽媽是個不要臉的女人,對不起你爸和你,可說啥都沒用了,女人一旦喜歡一個男人,就做啥都心甘的,媽媽就是這樣,喜歡你虎子哥,真的,就咋也控制不住自己。」
  哼,我肺都氣歪了,索性甩開家門,出去了。
  浪蕩一整天,夜了,秋天的夜蠻涼的,我也餓的心慌,只得又硬著頭皮回去,雖然再不想見到那個女人,但畢竟那是我的家啊,不能就這麼讓給虎子。
  還未到門口,只見媽媽屋子裡燈亮著,是媽媽盤坐在床頭上呢,這時旁邊就還有個高大的人影,那一定是虎子了。
  我悄悄溜到窗底,偷看他們在幹啥。
  那確實是虎子,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大剌剌走過去,從身後一把抱住傳綢子睡衣的媽媽,兩隻手就揉搓那媽媽那一對兒飽滿的乳鴿,一邊巴基巴基的親媽媽雪白的脖子。
  媽媽像個怨婦一樣淚水盈盈的,呻吟著,「壞種,這兩天野到哪去了,你爸你媽去縣城都不見你送一下。」
  「送他們幹啥,我滿腦子就是我的春桃媽媽。」
  「壞蛋!」媽媽發出一種很嗲的聲音,「那你咋天不來,到哪裡野去了,是不是找別的女人。」
  「沒啊,一天到晚就想著你的白屁股。」
  我聽到這心裡一哼,虎子這幫小流氓很喜歡玩女人,鎮子裡招花惹草的事大概沒少幹吧,這會卻在我媽媽面前甜言蜜語。
  媽媽卻就喜歡聽,轉過身把臉蛋貼在虎子胸口上,「我是大媽啊,你是我侄子啊,侄子怎麼可以想大媽的白屁股,呵呵,羞∼」「昨天不行啊…」虎子看媽媽的騷樣受不了了,緊緊摟著媽媽,一隻手伸進睡衣下擺裡摸媽媽的屁股,「我的騷貨大媽,沒穿內褲,光溜溜的一顆大屁股呢。」
  「傻樣,誰叫你不回來,人家想你,就故意不穿。」
  「想我什麼,是不是想我操你的大白屁股。」
  「壞………嗯………不是………」「那是什麼?」「呵呵,不說,就不告訴你!」「說,別以為是我大媽我就不敢打你!」虎子已經擼起媽媽的睡衣下擺,露出那肥美的母性十足的大屁股。
  「嗯,打啊,侄子打大媽了,我就喊啊!」媽媽撒嬌一樣的說著,屁股和腰肢款款扭動起來。
  「騷貨,幾天沒見你侄子,屁股發癢了吧,看我怎麼打你淫蕩的大屁股。」
  說著把媽媽肚子橫放大腿上,讓雪白的屁股撅起來朝著天,那兩團雪膩豐軟的臀肉,在日光燈下熠熠生輝,光溜溜,顫巍巍,散發著成熟女人的淫靡味道,那是來自密穴的淫液和來自屁眼的淫香綜合的味道吧。
  看那若隱若現的密穴穴口,已經是煙遇朦朦濕淋淋呢,那嬌嫩可憐的小屁眼,似乎都濕潤了一點,感受到男人視奸的媽媽的小屁眼,嬌羞的一吐一縮呢。
  「騷貨,母豬,看你的大白屁股,還有你的騷屁眼兒,真是欠打,我今天打爛你這個淫蕩的屁股!」虎子狠狠說著,大大巴掌向媽媽的雪白屁股落下去,「啪!啪!」虎子的巴掌又大又粗糙,又有勁,落在媽媽粉嫩的屁股肉乾脆有聲,媽媽杏眼含情,滿靨羞紅,屁股上每挨一下,喉嚨裡就發出淫靡綿長的呻吟。
  「打打,懲罰你,騷熟的屁股,春桃媽媽的屁股,是我的財產,是我的…」虎子掄起巴掌,更往下打,越來越狠,毫不留情。
  媽媽的嬌吟也越來越浪蕩,不一會兒,媽媽原本雪白的屁股蛋兒就變得微紅了,再過一會兒,就徹底通紅了。
  雪白的大腿襯托下,淫美的屁股散發著淫慾的魔性。
  黑夜就這樣白了。
  虎子摟著媽媽在床上睡的很香,不一會兒,虎子先醒了,就舔著媽媽的奶子,媽媽也醒了。
  「虎子,大媽要做你的女人。」
  「傻瓜,你早都是了。」
  「虎子,為了大媽,你會好好學習嗎?」「我會的,我要養你一輩子!」「那你要聽大媽的話,今天好好去上課,不許再曠課了。
  晚上回來,大媽還讓你打屁股!」媽媽臉陀紅著。
  虎子卻壞壞笑著,手裡從床邊拿出一個注射器,把冰冷的金屬口,插進媽媽的屁眼裡。
  「啊,好涼,那是什麼?!」「那是我去上課的時候,代替我安慰你的東西啊。」
  「啊,好涼的液體啊!不要啊,人家的屁眼………」在這個淫靡的清晨,媽媽的屁眼吃著那個冰涼的金屬口。
  媽媽淚水都流出來,但她是幸福,因為她在為心愛的少年付出。
  「虎子,大媽是你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