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潛規則

本人今年30歲,早年還是瘋狂過一段時光,但現在已經成了家連小孩都有了,所以老實了不少。男人有了家庭就是不一樣,想得多了,有顧慮了。不是沒機會在外面胡搞,而且怕家裏的老婆曉得後家就不完整了,有時候不得不控制住自已的小弟,讓它不能為所欲為。
  我上班的單位是一個工程咨詢公司,說是咨詢公司其實也就是一個私人老板開的一家專門給人做預算、變更、資料的公司。我22歲才進這家公司時還是一家小公司,加起來不到10個人,可最近幾年順風順水,市場的需要再加上老板還是有些門路的,所以公司做大了,還取得了資質。當然,作為元老的我也算是公司的老油條了,就是我們老板見了我都是客客氣氣的,因為他知道,公司有今年,我們這些元老是出了不少力的。不敢誇張的說,特別是我給他出了不少力。因為我不善於在外交際,實幹就是我最大的本事,在這個公司裏我應該是做實事最多的一個人,老板也很器重我。
  雖然我只是一位科長,但公司的兩位副經理並不能直接管轄於我,只有老板才是我真正的頂頭上司。我這個人很隨和,不管是老的還是小的,我都能和他們平輩論交,從來不在他們面前?領導的架子,只有在工作上的時候我才會對我下面帶的人嚴格。平時我經常開他們的玩笑,他們也會開我的玩笑,雖然我和他們的關系還不是很親密,因為畢竟年齡和身份都不同,但他們還是能把我當成一個普通的朋友,不會和我太生疏。而且他們有不會的問題的時候也很喜歡問我,因為我是三個科長中懂得最多也最好說話的一個。雖然我只是負責變更,但預算和資料我也都懂,只要別人問到我,我都會盡力回答他們的。但我卻不會主動的去教人,因為我覺得這些知識應該是在學校學習的,公司不是學校,不是教人知識的地方,如果什麼都不懂什麼都要教,那還不如回學校去重新學習過。
  今年夏天由於公司的需要,老板又招了二十個應廟畢業生。十個男的十個女的,十個男的分到了預算科和變更科,而十個女的全部分給了資料科。因為資料科要做的東西最多,雖然他們做的東西是最沒技術含量的,但卻是最費人力的。公司一下來了十個美女,那情景可想而知了。我科室的人基本上都是男的,他們像是餓狼見到小羊一樣,有事無事都往資料科跑,有時去倒點水,有時去復印一下東西,反正不管有借口還是沒借口都往資料科跑。我也不說什麼,畢竟這很正常的嘛,公司也沒明確規定不能在公司內談戀愛,我只要求他們能完成我要求的工作就行,別的我不管。正因為如此,我科室的人都覺得我是一個好領導。
  這些學生剛來時由於不太熟都還有點收斂,但過得幾個月大家熟了,經常出去吃飯聯誼這些,我科室基本上就看不到人了。因為他們一個個的都跑到資料科辦公去了,我也樂得清靜,反正我的原則是只要工作幹得出來,你天天在家睡大覺都可以。其實除了每天早上點名安排任務那十分鐘,別的時候我真懷疑我已經成了一個光桿司令了。
  十一月是深秋的季節,天氣自然開始變冷起來。我一個人坐在一個諾大的辦公室裏,雖然開了空調也還是有點冷。我正要想辦法提升一下溫度時,一個女學生拿著一個電曖爐來了。這個女學生我大概認得,是這次資料科才招的學生,由於這次招來的人實在是多了一點,我這個人又不善於主動去交際,所以除了來我科室的那幾個學生外,別的學生我大多數都是叫不出名字來的,只是在一個公司久了,多少還是記住了樣貌。
  「羅科長,你不冷呀,我給你拿了個電爐子來。」女學生甜甜的說道,然後幫我把電插上,四周的空氣一下就暖和了些。
  「哦,謝謝。你來我這兒幹嘛,你們資料科應該很暖和的吧,我的人都跑你們那兒幫你們升溫去了,害得我一個人在這兒發冷。」我笑著說道。
  這女生長得雖然並不是很好看的那種,但皮膚卻很白,而且笑起也很好看,說話的聲音特別甜,讓我覺得還是很喜歡她這種女生的。而且最主要的是年輕,應該只有20歲的樣子,年輕的女人總是讓我這樣的男人心動。不過也僅僅是心動而已,我現在絕對是有賊心沒賊膽的那種男人,別說是她這種同一個公司的女生了,就算是外面陌生的女生我都不敢去招惹,生怕有一天東窗事發後我的家庭就完了。
  「我沒有事就到處走走唄,我們最近的資料不多,而且就算是有點資料,你的人也都很主動的幫我們抄完了。」
  我在這兒要說一點,現在資料科的科長是兩年前才來的,之前的老科長走了後她就當上了新科長。資料科做資料是由兩、三個會做的老成員做出電子版來,然後在分給下面的人抄。其實所謂的做資料就是那兩、三個人在做,別的人都是抄資料。說實話我很看起不她們做的資料,雖然我不是專門搞資料的,但我敢說如果我來做資料的話絕對比她們做得好,因為資料科的人都是沒上過工地的女生,她們並不真正了解施工的一些工序,所以做出來的東西都是照以前的模版做的,很多都有問題。要不是老板把監理方打理得好,她們的資料不曉得要著返工多少遍。
  「啊?還有這種事呀,沒想到我手下那群人竟然會主動去給你們做苦工。看來我給他們每天布置的任務還是少了。」
  「羅科長,你在做什麼呀?」
  「畫圖,我們搞變更的一天到晚都是在畫圖。」我隨口說著。
  「那你教教我唄,我想跟你學習一下。」小女生用有點嗲的口氣向我軟語求道。
  說真的,聽著她那聲音真的讓人心軟軟的,我心裏想著如果是叫床聲的話該有多好聽呀,肯定會讓男人增加性激素分泌的。
  「你會CAD嗎?」
  「會一點,但不多。我們在學校時只是大概學了一下,上機課只上了兩節。」小女生倒是如實的回道。
  「呵呵,那教不了你了。這CAD是基礎,不是一下教得會你的。其實就算你會你也不一定能做得了我這個,因為這些圖都是跟工程有關的,你不了解工程的實際情況你是不懂得畫的。」我如實的給她回道。其實我這個是不喜歡當老師的,如果只是有點不懂的問題來問我,我願意回答,但如果是讓我從不懂教到懂我是沒這個耐心的。
  「哦,好吧,我也是隨便說說。我現在連資料都還做不來,來了三個月了,只會抄資料,更不要說你這個了。」小女生徶徶嘴,倒是有幾分可愛。
  「羅科長,你是不是還不知道我名字呀?」小女生突然問道。
  「這……」這一下真是把我問住了,我還真不曉得她的名字,但又不好意思說出口,必竟她都來了三個月了,我還不曉得她的名字呢。
  「呵呵,我叫範曉芳。這可要記住了呀,下次不要說還不曉得我名字。」小女生一臉的不在意,主動報上了自已的姓名。
  「範曉芳是吧,好,我記住了,保證不會忘記。」我笑著回道。
  自從那天認識範曉芳後她就經常來我辦公室了,其實我也沒多想,因為公司就那麼大一點,大家總會經常往來的。也不只有她一個人來我辦公室竄門,別的女生和男生也都會來的,只不過不像她頻率那麼高。基本上只要她沒事就會跑到我這兒來陪我說話看我畫圖。
  「小芳,你經常跑到我這兒來不會是對我有意思了吧?」我開玩笑的問道。
  「呸,你一顆老蔥,還是有老婆的人了,我可能看上你不嘛。」小芳也開玩笑的笑著回道。
  「那你經常跑我這兒來做什麼呀,不會是想讓我給你介紹個男朋友吧,不過我的人可都去你們那兒了呀,只留下我一顆老蔥在這兒留守,你要是想摘小蔥的話應該回你們資料科去。」
  「我在這兒是看你畫圖,想多向你學點東西。」範曉芳坦言道。
  說實話,我很欣賞她這種好學的人,而且還是一個女生。很多新來的女生基本上就是來混日子的,每天抄點資料就滿足了,根本沒有想過學東西。
  「那你覺得你學會了些什麼?」
  「什麼也沒學會,我根本看不懂你在畫些什麼。」
  「沒辦法,我弄的東西本來就難,有時候我自已畫起都覺得很困難呢,別說是沒有什麼施工基礎的你了。」
  「沒什麼,反正多看下也沒什麼壞處。我在資料科也是聽她們聊天。」
  既然她不介意我當然也不會介意咯。有個美女在旁邊陪著說下話還是很愜意的,反正她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進入十二月後天越來越冷了,範曉芳跟我的關系也很熟了,這天我正在畫一份變更圖,因為有點難度所以一直不是很順利,總是咬著指甲頭在思考。
  她又一個人進來了,看著我的樣子笑道:「什麼東西把我們羅大師傅都難住了呀,還啃起手指頭來了。」
  我雖然平時很隨和,但真正認真工作起來時不喜歡受到別人的打擾,於是就對她說:「沒什麼,你在旁邊安靜會兒吧,我在想東西。」
  「哦。」她也沒說什麼,也沒離開,只是坐在旁邊靜靜的看著我畫圖。看了一會兒起身給我倒了杯熱水,放在我身邊,也沒多說一句話。
  說實話,我很喜歡這種感覺。女生在這方面就是比男生細心,我工作這麼多年了,當科長也有6年了,我的手下還沒有幾個主動給我端茶送水過呢。
  又畫了一個小時,進展還是很慢,我不由得打了個呵坎,閉著眼睛躺在靠椅上想休息幾分鐘。
  突然感覺一雙驕嫩的手按在我的太陽穴上,還在輕輕的揉動。我向後一看,著實嚇了我一跳,竟然是小芳在幫我按摸。說實話,她按起的確讓人很舒服,不過這種事情太讓人不習慣了。
  「你躺著休息會兒吧,我給你按按。」範曉芳倒是不以為意。
  「別,」我趕緊拒絕著,「這多不好意思啊。」
  「呵呵,沒什麼的,你就躺著就行了嘛。」
  「算了,我享不起這個福,要是被人看見多不好得。」
  「哼,大男人一個怕這怕那的,你躺好就行,那這麼羅嗦的。」
  終於拗不過她,我只有逆來順受了,不過這種感覺的確很不錯。享受了兩分鐘,的確怕被外人看到不好得,我還是繼續畫我的圖。不過一筆都還沒畫,小芳又呀的一聲叫了出來。
  「你指甲怎麼這麼長呀,太不衛生了。」
  「這……」我真是哭笑不得,這小女生管得也太多了吧,「我習慣了,你還真是管得多呀,我又不會來擾你,你怕什麼。」
  「不講衛生的人。」小芳氣道,然後跑了出去。
  我看著她跑出去,沒來由的松了口氣,但同時又覺得有點失落,人的心理就是這麼的奇怪。可是不一會兒小芳又跑回來了,手裏多了把指甲刀,她竟然要給我剪指甲。
  這下我真不淡定了,我和她只是同事關系,最多算是普通朋友,她主動給我剪指甲也太讓我不知所措了。現在的女生都這樣嗎,跟人太不見外了。我老婆都還沒主動給我剪過指甲呢。
  雖然我百般不同意,不過最終還是沒拗得過她,她拉著我的手威脅說如果我亂動的話,剪到手可不要怪她。雖然我從理智上知道這樣做似有不妥,但在我心理的最底層我還是很樂意接受這一切的。一位小女生主動給我這般的服務,讓我感覺舒服至極。她又是端茶送水,又是按摸,又是給我剪指甲,別說我親自帶的那幾個人不會這樣給我做,就算我老婆都沒有這麼周到過服侍我。
  如果我還沒結婚的話,我相信我肯定會愛上小芳的,她不但美麗而且還這麼會照顧人,聲音又那麼甜。可惜這一切都是如果,我現在的家庭還是很幸福的,不可能再想這些事了。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別的地方感謝她。在這一刻我打定主意,我要在工作上幫助她,讓她學到真正的本事。
  「你這麼把我盯著幹什麼。」小芳發現了我的異常。
  「哦,沒什麼。我想問下你,你來了三個月,學會做資料了嗎?」我關心的問道。
  「哎~」提到這件事小芳就嘆著氣,「我們是來抄資料的,跟本學不到東西。」
  「你們科長不教你們的嗎?」



  「她一天到晚都在忙著做電子版的資料給我們抄,哪有時間教我們呀。我們也試著去問過她,她都很不耐煩,說我們多抄點資料就會懂了。」小芳一臉的無賴。
  其實我也大概知道怎麼回事,資料室的科長是兩年前才來的,本身其實並沒有太大的本事,完全是機遇好,遇到老科長走人了她才當上的。她當然不希望新來的這些學生中有個別在將來的某一天超過她,這樣到時候她的地位恐怕不保。
  「其實你們科長講得也沒錯,你們在抄資料時不能機械性的抄,要學會邊抄邊看,要知道為什麼這個資料要這麼做。」我耐心的給她講道。
  「可是我完全不懂,一點頭緒都沒有,怎麼學嘛。」
  接下來的兩個小時我好好的給她作了一個入門教學,雖然我不是資料科的,以前也沒有做過資料。但必竟幹了這麼多年工程了,看也看多了,不是我自誇,現在資料科長的水平我還瞧不上呢。
  小芳也聽得很認真,不得不說在現今這個社會,能像她這樣認真想學習的女孩實在是太少了。
  「哎呀,講得我口都幹了,要吃飯了,以後有機會再給你說。反正你按我說的去學習,應該會慢慢上路的。」我說道。
  「哇,羅科長你真厲害,懂得太多了。今天聽你說的比我來的這三個月學的都多。」小芳興奮的叫道,「謝謝你了,我去給你倒杯水。」
  水端來了,我喝著水她又突然說道:「不如你當我師傅吧,我覺得跟到你學東西還學得多些。」
  其實在我們這行裏,手下的人叫科長叫師傅的也很多,沒什麼奇怪的,我手下的人就經常叫我師傅。但問題是她是資料科的人,叫我師傅這讓她們科長聽到了還得了呀。
  「不行不行,你可不能亂叫,你們科長聽到了還得了呀。」我急忙正色著拒絕道。
  「呵呵,我當然不會公開叫了,私底下我叫下你總行吧,羅師傅。」小芳笑著說道。
  不得不說她聲音很甜,這樣叫起我也很受用,不過我還沒有喪失理智,「還是不要,免得惹麻煩。你亂叫的話以後我就不教你東西了。」
  看來這句話是威脅到她了,她只能吐吐舌頭著罷。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只要我有空就會教她些東西,而她也經常幫我做點小事,比如端茶送水,按摸,削點水果給我吃什麼的。慢慢的我覺得和她的關系有點曖昧起來。如果我沒結婚,年齡又不比她大那麼多的話,在任何人看來我們都應該是一對情侶。不過我的理智還在,從來沒有對她做過界越的事情,她也只限於幫我做點小事,並沒有太出格的做法。
  一直到12月24日平安夜那天,醞釀已久的量變終於發生了質變。
  在那天要下班的時候,整個公司都顯得冷冷清清的。平安夜,現在的年輕人都喜歡過這個西洋的節。我們老板也不是一個刻板的人,一大早就宣布說只要把今天的任務做完就可以自行提前下班。所以到要下班的時候整個公司已經看不到幾個人了,而小芳今天也沒來我辦公室,我自然認為她已經和她科室的人一起出去玩去了。
  下班後我一個人去食堂吃飯,卻被告知今天食堂竟然沒做飯,因為想到大家都會出去玩,為了避免浪費,所以今天食堂就幹脆沒做飯。甚至有2個年輕的小姑娘中午飯過後就跑出去玩了。
  想想真是郁悶,只能一個人回宿舍吃泡面了,別人平安夜都在外面成雙成對的歡樂,而我卻只能一個人吃泡面,真是悲哀!結果沒想到的是,回宿舍的途中盡然遇到了小芳,不過卻是一付悶悶不樂的樣子。
  「你今天怎麼沒出去玩呀,我看你們新來的這些學生中好像都出去了吧?」
  「沒什麼玩的,這又不是什麼國家法定假日,我才沒興趣呢。」小芳一臉不屑的回道。不過任誰都聽得出來這話裏有酸味。其實我也不是一點小道消息都沒有,早就聽說小芳在我這兒學到不少東西,讓她們科長有些不高興,覺得這小姑娘要淩駕於她之上一樣,所以這次平安夜她們科長故意以車坐不下過由,沒有讓她去。本來這一切我都只是聽說,不過現在看這樣子肯定是真的有這回事了。
  「那你還沒吃飯吧?」我又關心道,想起今天食堂都休息了,估計她也只有吃泡面的命。
  「不想吃,減肥。」小芳一副有氣無力的樣子,看來是肯定餓了,只是沒心情吃東西罷。
  看著這小姑娘一副可憐淒淒的樣子,平時和我關系又不錯,我於心不忍。本來我是對平安夜這種節日一點興趣都沒的,寧願在宿舍吃了泡面玩下遊戲,不過現在卻想為她做點什麼,讓她能高興一下。
  「要不我帶你出去吃吧,反正我也正好沒吃,隨便可以帶你出去玩玩。」
  本來我還怕她拒絕,沒想到她聽了這話雙眼直發光,就像是瞬間打了針興奮劑一樣,連忙跳到我身邊來,「真的?你想請我吃什麼好的呀,還要給我買禮物哦,今天是平安夜哦。」
  「看你平時還是很幫我忙的樣子,隨便你吃啦。至於禮物麼,平安夜當然送你個蘋果就行了嘛,哈哈……」
  「呸,我一個大美女陪你去吃飯,你好意思送個蘋果就打發了我不嘛?蘋果手機差不多,嘿嘿……」
  看著她開心,我也就放心了。畢竟和她關系不錯,見不得她之前那個樣子。不過想到平安夜和她一起出去吃飯,雖然她也許不覺得不什麼關系,不過我心裏卻還是有些不安,總覺得有點對不住老婆。我們幹工程的都離家遠,一般過節時也就只有視頻一下,不過看這樣子今天晚上不一定和老婆視頻得到了。最麻煩的是還必須找個理由騙老婆,這是我不願意的,但也不能實話實說吧,雖然只是和一個女學生出去吃個飯,最多再稍微耍一哈,但要是老婆知道了的話那還得了呀。想想心理還是很矛盾的。
  開車帶她進城去,瞬間就被城裏的節日氣氛感染了,也不知道中國人為什麼這麼喜歡過外國的節。小芳剛才還說對平安夜不感興趣的,現在完全變了個樣,一臉的興奮。甚至叫她去吃飯都不去,堅持要我陪她逛街,說街上很多小吃,多吃點就吃飽了,可憐我餓著肚子跟著她跑,只能吃點路邊的小吃充點饑了。
  出來後我才發現今晚完全被這小丫頭片子主導了,根本沒有我說話選擇的余地,都是她想去哪就去哪,她想幹什麼就幹什麼,我只有跟命跑腿的份。不過看著這小姑娘的活躍勁,讓我也有了過節日的感覺。俗話說得好,男女搭配幹活不累,特別是身邊有一個還算得上美女的小姑娘時,雖然跟著她走起很累,但心裏還是有些開心的。要是換著是我一個人出來的話,最多半小時就累得直接開車回家睡覺去了。
  一直陪這小姑娘在街上轉了很久,直到過完12點,街上人也開始散去時,我才敢試探性的提出回去了吧。不過小芳好像還意尤未盡的樣子,一臉的不情願,我終於好說怠說才讓她同意回去。上了車後,她還是一付不開心的樣子,我有意哄好她,就把放在後排座上的紙口袋拿了出來。小芳在剛才逛街時看起了一件1200元的衣服,不過以她的工資肯定只能看看買不起的了,我想到今天是平安夜,平時她也經常照顧我,而且和她的關系又不一般就呈她不註意時到店裏去買了下來並且放在車裏想給她一個驚喜。而現在正是派上用場的時候。
  果然當她看見這件衣服時,效果斐然。先是一臉的不相信,然後是驚喜,甚至激動得竟然在我臉上親了一口,搞得反而讓我不知所措。
  「好了好了,這下高興了吧,不過可別對別人說這是我送給你的。」看著她興奮的樣子,就像是打了興奮劑一樣,我覺得有必要急時至止住她。
  「羅科長,你對我真好。」小芳甜甜的謝道。
  「沒什麼啦,你開心就好,這下可以回去了吧,別再一臉不開心的樣子了,你要再那樣,我算是白陪你一晚上了。」看著她開心起來我也顯得很愉快。
  突然她換了一種眼神看我,是那種很曖昧的眼神,我的心咯?一下,覺得在這一瞬間好像發生了什麼不尋常的事情,腦子也一瞬間變得空白。我知道再這樣肯定會出事,我趕緊避開她的目光,說道:「我們回去了。」
  「師傅,今天晚上我們不回去了吧。」小芳突然一下撲到了我懷裏。
  完了,我真的腦子一片空白了,我不是傻子,自然知道這發生的一切代表著什麼。不過我理智還在,我知道這樣是不行的,是可能會毀了我的家庭的。平時和她曖昧一下就是我能接受的極限了,更進一步我真的是有賊心沒賊膽。
  「別……別這樣……」我趕緊推開她,「我不是說過不要叫我師傅的嘛。」
  「我喜歡叫你師傅,你教了我這麼多東西本來就是我師傅,在公司我可以不叫你,現在只有我們兩個叫下有什麼嘛。」小芳放聲嗲道。
  小芳本來說話聲就很甜,現在再故意這麼一嗲,真是酥到我骨頭裏去了。
  「好吧,隨便你了,不過我們還是回去吧……」在這一刻我真是顯得很笨挫,只想馬上逃離這兒。如果有可能的話我真想馬上逃下車,能跑多遠跑多遠,讓這小丫頭自已開車回去。
  「師傅,你喜歡我嗎?」小芳繼續問道,一雙水汪汪的眼睛深情著看著我。
  我開始感覺口幹舌燥起來,一個小美女擺在面前,都送到門口來了,自已卻不敢下嘴,自已都鄙視自已,真是所謂的禽獸不如。
  「小芳,我是有家的人了,再說我們年齡也差這麼多。還是不要胡說八道了,我送你回去吧。」說著我不敢再看她,把車鑰匙一扭,發動起車就想走。
  「我只問你喜歡我不,沒問你別的,你一個大男人的怕什麼,我都不怕……」小芳窮追不舍的問道。
  「你長得這麼漂亮當然是喜歡了,但只是單純的喜歡,沒有別的意思,你也不要這樣了吧……我真怕把持不住自已了。」
  「師傅,你喜歡我就行了,謝謝你幫了我這麼多,教會了我許多東西,還陪我過平安夜,送我禮物……」小芳說著說著聲音越來越小,又有些哽噎,輕咬著下嘴唇一付楚楚可憐的樣子,然後再一次撲到了我懷裏,「你放心,我只是想報答你,不會讓你負責的。今天晚上我們不回去了,好不好……」
  天啊,神啊,我本來就不是一個坐懷不亂的人,在結婚之前更是悅女無數。現在這樣一個小妹妹主動的投懷送抱,把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我要是再不下手真的是禽獸不如了。不過思想上還是在作最後的鬥爭,我自從結婚後還從來沒有做過對不起老婆的事,我不想今天破這個戒。腦子裏始終有個聲音告訴我要對得起現在的老婆,不能做出這種事來。
  「師傅,謝謝你教了我很多東西,就讓我用身體報答你吧,我不會要你負責的。」小芳再次輕聲的說道,一雙水汪汪的眼睛好像期盼的看著我。
  這句話無疑成了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我已經沒辦法再用理智控制自已了,雙手自然的擁緊了小芳,然後朝著她的紅唇吻了下去。
  小姑娘的嘴唇濕濕的軟軟的,吻起有些清香,慢慢的我用舌頭抵開她的牙齒,向口腔裏面闖去,兩條軟舌自然的糾纏在了一起。當我用手去脫她衣服時,她拉住了我的手,她說願意給我,但不是在車上,要去開個房間,這個我自然是同意了。
  沒想到在這個平安夜裏,大多數男人都能騙到女人上床的日子裏,我竟然能和一個小我差不多10歲的小姑娘開房,享受那青春的胴體。
  小芳明顯是動情了,剛進房間就把我撲到了床上,這完全和我預想的相反,我本是打算進來後把她壓在身下的。不過這一點並不能影響兩個已經熾熱動情的人,我早就把老婆忘到了一邊,狠狠的吻著那香滑的柔唇,說實話,我已經很久沒有這麼享受過了,能夠和一個20歲左右的小姑娘這麼動情的熱吻,這種感覺早被我忘得幹幹凈凈。
  小芳長得很白,皮膚也很好,吻著吻著我就把她翻在了身下,然後一粒粒的解開她衣服的扣子,把她那青春美麗的胴體剝了個精光。小芳皮膚白,乳房更是白,雖然不大,但對於我這樣的男人來說,這麼青春可愛的乳房放在自已面前等著我隨便享用,已經足夠讓我興奮的了。我輕輕的舔著她的乳球,不時的把那那顆小草莓吮上兩口。小芳早就動了情,不停的哼哼恩恩,她聲音本來就甜,這樣發起春的叫起來,更是讓我聽著受用,雞巴自然就硬了起來。
  我要她給我揉下雞巴,小姑娘的手很滑,揉得我雞巴舒服得很,肉棒自然變得又火又硬。我試著摸了下她的下面,小芳毛不算多,而且很柔軟,不愧是20歲的小姑娘,當我捏上她的陰唇時,那兒早已是濕淋淋的了,我試著問她可不可以不帶套進去。小芳為難了一下,但還是點頭同意了,只是讓我明天給她買顆避孕藥。
  這我哪還忍得住,就算是和老婆,在有孩子後都是一直做了避孕措施的,沒想到今天竟然能夠和一個20歲的小姑娘直槍實彈的來一次,真是讓我覺得幸福到天上去了。
  我把早已硬得發燙的雞巴對準她的洞口輕輕磨了兩下,然後輕輕的插了進去,由於小芳的肉穴早已濕淋淋的,並沒有受到太多阻力,整支雞巴就全根沒入。不得不說這種感覺爽得不行,火熱的肉棒進入了一個溫暖濕滑的肉洞,那滑膩的嫩肉包裹著雞巴真是舒服極了,男人最爽快的時候莫過於此。
  小芳先是眉頭一鄒,叫道輕點,不過等她適應後就激烈的和我互動起來。一個勁的叫道「師傅……好舒服啊……你插我吧,用力的插我吧。」
  不是吹牛,本人雞巴絕對算是中上水平的,粗細長短都合適,每次和老婆做愛時都叫她很舒服。更別說這小姑娘了,這會兒的小芳完全動了情,動得比我還厲害,一個勁的叫著扭著,就像是要融化了一樣。不過她這樣反而限制了我的行動,讓我不能盡情發揮,只得叫著讓她不要動,更不要用腿夾緊我的腰,這樣叫我動不了了。可小姑娘哪裏聽得進去,一邊使勁的用腿夾著我的腰讓我動不了,一邊就不停的叫著「師傅快動」。
  小芳甜美的叫床聲,再加上她不停的叫著我師傅,讓我有一種特別的感覺,使我越來越興奮,在大戰了20分鐘後,直接把火燙的陽精射入了她的陰道中。那種無套內射美女的感覺讓我特別的爽特別的滿足,覺得自已是完完全全占有了壓在身下的美女。
  完事後我輕輕的抱著她休息了一會兒,然後再一起去洗澡。小芳和我愛過一次後一點不害羞了,主動的幫我洗頭,搓背,還幫我洗雞巴和屁眼,搞得我又浴火焚身起來。既然又有了欲望當然不會放認不管了,身邊就有個小美人兒,隨時可以用她的身體泄火。
  小芳看著我又要來,也不拒絕,和我擦幹身體後裸抱著直接到了床上。第二次比第一次更是舒服,雞巴插進美穴中沒有第一次那種想射憋住的感覺,硬著雞巴在她的嫩穴中橫沖真撞,感受著青春嫩穴的妙用。小芳又哼哼恩恩起來,我一邊插著她的小穴一邊吃著她的乳房一邊聽著她那嬌美的叫床聲,多重的美妙感官讓我如進了天堂一般,爽得我不行,在大戰一番後又盡數的把萬千子孫直接餵進了她的肉穴裏。可惜我兩剛才洗完澡,現在又得再洗一次了。
  整整一晚上,我竟然在小芳身上要了四次,每一次都直接射進了她的身體裏,完全不像是一個中年人所擁有的精力。連我自已都吃驚平時和老婆能兩天搞一次就不錯了的,有時一個星期才做上一次,沒想到今天一晚上竟然做了四次,不得不說小芳那青春美麗的肉體是令我精力變得旺盛的最有用的催情劑。
  自從平安夜那晚過後,小芳更是成了我辦公室的常客,把我當成了她的師傅,我自然是當仁不讓的有什麼教什麼了,真是應了那句中國老話,「要想學得會,先陪師傅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