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母醉人的風韻

我是獨子,從小就是單親媽媽的乖孩子,更是母的心肝寶貝,他們像是把我含在嘴裡一般養大的,不論我要求什麼,幾乎都是有求必應,決不會打折扣。
我17歲暑假的一天中午,媽媽正在房間裡練體操,穿著短裙、背心,雪白的美體就像磁鐵一樣吸引了我的目光。
媽媽一跳一跳的,把那美麗性感的成熟婦人的韻味一點點的傳遞隨著,身體擺動的圓潤肥臀高高翹起、一對大乳房上下翻飛、微凸的小腹以及下面的密處也隨音樂前進後退動個不停。
我把這無比絢麗的美景不錯眼的都印在腦裡,同時也覺得媽媽是在無意識中把她深藏的慾望表示出來了。
我想到這裡,心理一陣興奮,下面的塵根兒自己就硬了起來。
而媽媽在我面前也不會顧忌太多,經常在我的面前穿著睡衣跑來跑去,還和我嘻笑打鬧。
面對這樣光彩照人的媽媽,我便愈加的慾火中燒,而且在我的心裡還暗自有一種恐懼,我知道人越來越大,終究是要分開的,可是我真的不想,不想和媽媽人各一方。
有時候,我會眼巴巴的望著媽媽,問她:媽媽,我們能不能永遠生活在一起,不分開呢?媽媽就笑著刮著我的臉:傻孩子,你長大了就會娶媳婦,那時候哪裡還會記得媽媽啊?我便急紅了臉,申辯道:我才不要媳婦呢!我只要和媽媽永遠生活在一起就行了。
媽媽便把我摟在懷裡,笑說:傻孩子啊!媽媽也想和你永遠在一起,可是媽媽不能做你的妻子啊!因為.性…….突然被我吻著……..媽媽呆了一會,才閉目被我吻上半天為止!我便很是疑惑,媽媽為什麼就不能做我的媳婦呢?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我在漸漸的長大,終於明白媽媽為什麼就不能做我的媳婦,但心裡慾火燃燒得愈加旺盛。
美豔的媽媽一直是我的性幻想對象。
第一次手淫就是幻想從後面抱著媽媽雪白豐膩的屁股抽插而射精的。
忍無可忍下走去媽媽房間說清楚!媽,我有事情要跟你說。
進來吧我推開了房門,看到媽媽穿著透明的睡衣躺在床上。
我目登口呆的看著,卻忘了說話。
媽媽發現了我的視線注意著他的身體時,並沒有去刻意遮住它。
媽,不是的,我知道你很寂寞。
自從那天以後,我每天都會想起你,我每天都要…時媽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而且他也注意到了我的陰莖竟然是勃起的。
他看著我,下意識的吞了一口口水,問到:怎樣?每天都怎樣?每天都想…讓妳幸福!媽媽沒想到我會這麼快就承認,於是就說:媽已經很幸福啦,看你們都這麼健康、快樂,我怎麼會不幸福呢?媽故意裝作不知道我在說什麼,但她的臉已經有些紅了起來。
我不是說那種幸福啦,我是說…..我是說在…在性生活上的幸福!我鼓足了勇氣,向媽媽吐露了我積藏已久的心聲。
媽媽並沒有做出很驚訝的表情,只是輕輕的嘆了一口氣,說道:孩子,你要知道我們是母子,我們不能有超出母子關係以外的關係。
我的心有些急了,說道:不是的,媽!我知道妳每天晚上都在嘆氣,我知道只有我能讓妳幸福,妳難道不了解嗎?說著我掏出了我那腫脹已久的陰莖,又說:媽,我是妳生的,我身體的每一部份都是來自妳的身體,我想要再回到妳的身體裡面,我想要讓妳幸福!當媽媽看到我那腫脹的陰莖時,他那堅決的意志似乎也有所動搖,他沒有說一句話,只是注視著我的陰莖。
我忍不住撲向了媽媽的身體,抱住了她。
媽媽並沒有抵抗,我開始親著媽媽的臉頰,用手撫摸著她的乳房及陰部。
媽媽發出輕輕的呻吟,或許是因為太緊張的關係,我的粗魯的動作似乎弄痛了她。
她皺了一下眉頭,用手扶起了我的頭,對我說:不要急,我想你是第一次,讓媽媽來教你。
我像嬰兒般的看著他,點了點頭。
首先,你的動作必須要溫柔,不可以太粗暴。
我又點了點頭。
現在輕輕的幫媽媽把睡衣脫掉我照做了。
再來你要用你的雙手輕輕的愛撫這裡。
說著他將我的手放在她的乳房上。
用你的嘴吸這裡,記得要輕輕的,不可以太用力。
我按照她的意思,用我的嘴巴輕輕的吸著她的乳頭。
那是一種我所熟悉的感覺,我似乎又回到了嬰兒時期。
當我吸著媽媽的乳頭時有著無比的滿足感。
媽媽似乎因為我的溫柔開始有了反應,她的脖子向後仰,雙手放在我的頭上,嘴巴裡發出輕輕的呻吟。
我受到了鼓舞,於是將右手滑向媽媽的陰部,隔著內褲摩擦著她的陰蒂(我想那應該是陰蒂吧)。
媽媽的呻吟聲愈來愈明顯,而且她的下體也隨著我的撫摸開始搖動。
現在,我要你用你的舌頭來……舔媽媽的那裡。
媽媽好不容易把這句話說了出來,而且看得出他是處在極度害羞的狀態。
媽媽脫下了她的內褲,自己聞了一下內褲的味道。
他似乎非常驚訝於她的內褲可以濕的如此的厲害。
他用張開了雙腿並用她的雙手,再次扶著我的頭部,慢慢的將我的頭滑向了她的陰部。
當我第一次聞到從媽媽的陰部發處的氣味時,我全身的神經都緊張了起來。
那是我從未聞過的味道,它是那麼的迷人,也那麼的醉人。
我忍不住伸出了我的舌頭,開始舔著她的大陰唇,小陰唇及她的陰道。
那裡的味道比我想像的還要好,那種酸裡帶鹹的味道比我在這一生所吃過的任何一種美食都要美味。
我愈舔愈性奮,愈舔愈激動。
而媽媽也因為我賣力的演出而開始激烈的搖動著她的下體,嘴巴裡一直叫著喔…喔….喔….並帶著濃厚的喘息聲。
突然間,我感覺到有大量的液體從媽媽的陰道裡流了出來,而媽媽全身的肌肉也僵硬了起來。
這種狀況大概持續了5秒鐘,媽媽的身體才軟了下來。
我知道我讓媽媽高潮了,我可以從她的嘴角看出她的滿足。
天晶,你讓媽媽幸福了!瞧,你的陰莖已經漲的這麼厲害了,真苦了它,讓媽媽來為你服務吧!說著,媽媽用她的右手輕輕抓起了我的陰莖,並輕輕的套弄著。
我忍不住發出了呻吟聲。
沒想到,媽媽突然用她的小口含住了我的陰莖,開始上下的移動著她的頭。
我被媽媽的舉動嚇了一跳,我萬萬沒想到媽媽竟然會為我口交。
媽媽也許豐富的經驗,沒有幾分鐘,我就達到了高潮。
而且把我的精液全數射進媽媽的嘴巴裡。
我嚇了一跳,怕媽媽會因為我將精液射在她的口中而感到厭惡。



於是,我連忙說:喔,媽對不起,因為太舒服而忘了把我的陰莖抽出來。
沒想到媽媽竟然一口氣吞下了我的精液,並對我微笑著說:傻孩子,媽媽怎麼會覺得髒呢。
你的身上的任何一個部位,任何一滴分泌物,對我來說都是寶貴的,我不但不會厭惡它,我還非常高興我這一輩竟然有機會喝到我兒子的精液呢!聽到媽媽這麼一說,我放心了,而且我的陰莖以竟然又硬了起來。
媽似乎驚訝於我源源不斷的精力,說:來,讓媽媽教你怎麼插入吧!說著媽媽張開了它的雙腿,用手抓住我的陰莖,對準了它的陰道,說道:用力向前!我照媽媽的話,用力將我的陰莖向前頂,媽媽大叫了一聲啊!我呆住了,我怕我傷害了媽媽。
我的陰莖依然插在陰道內,但我沒有進一步做抽插的動作。
這時突然聽到媽媽說:好舒服,再來,晶,好舒服,再讓媽媽幸福吧!這時我才知道,媽媽原來是因為太舒服而叫出來的。
於是我開始抽動我的陰莖。
那又是另一種我未曾經歷過的感覺,當我的陰莖滑進那因淫水而潤滑的陰道時,我似乎感覺到我的陰莖好像被媽媽的陰道吸了進去。
每一次的抽插都讓我感到彷彿置身於天堂般的快樂。
我的動作變得愈來愈快,我的呼吸也變得愈來愈急促。
而媽媽也隨著我陰莖的動作搖動著她的下半身,嘴裡不停的叫著啊….啊….終於,我又高潮了,而媽媽也在我射精的那一剎那達到了高潮。
我們兩的身體緊繃了數秒鐘後,雙雙軟了下來。
我的陰莖依然插在媽媽的陰道內,沒有拔出來。
而我的嘴已經貼上了媽媽的嘴唇,我們熱烈的親吻著,過了不知道多久,媽媽先開口說話了:天晶,媽媽現在已是你的人了,可以答應我一件事?什麼事?將來你娶了我,可以的話也常常讓媽媽幸福好嗎?我笑了。
媽,放心,有了妳,妳是我這輩子最愛的人,有了妳我不可能再看上別的女人,我要娶妳,我要讓妳幸福一輩子!媽笑了,之後沒有再說什麼。
就這樣我們不知不覺進入了夢鄉,直到天明。
在接下來的一天當中,我們母子兩個依然浸淫在母子亂倫的快感之中。
後來,我和媽媽決定搬出來,一方面也方便我和媽媽做愛。
我們搬了新家以後就開始過著真正夫妻般的生活。
又過了幾個月,媽媽懷孕了。
我知道在這裡媽媽是不能生下這孩子的,於是我跟媽媽決定移民到國外,到一個沒有人認識的地方。
現在,我和我的太太宮雪香──也就是我媽,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對了,還有之前霍雪香所懷的小孩,因為是近親婚姻,所以在胎兒時期就發現有嚴重的身體缺陷,於是在懷孕5個月的時候就把他拿掉了。
自從那次以後,媽媽都會做好絕孕措施,以免再發生讓媽媽受苦挨刀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