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允許的出軌

為了過兩人世界的快樂日子,我30歲時才生下女兒,現在上幼稚園了。
丈夫一直都非常愛我,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他的精力都非常旺盛,在我們兩人的日子裡,他每天都要做愛,並且花樣很多,他下班回家時經常會帶一些有關色情的VCD片、性用品回來,我就知道晚上又要大戰一番了。
經常是從晚飯開始的,他會不斷的挑逗我,捏我的屁股、摸我的乳房,常常搞得我沒辦法做晚飯,還經常被鄰居看得很不好意思。
他就是這樣從不停止的享受夫妻之間的快樂,我也特別滿足和配合他,有時一次性交時間就是個多小時。
他特別會玩,經常把我搞得四、五次高潮,到第二天上班還感覺累得不行。
在懷孕的後幾個月,和丈夫做愛時,他只能從後面插進來,並且不能過於強烈,感覺他很難滿足,我也只好經常用口交或者肛交來幫助他,不使他失望,也免得他在外面亂來。
在丈夫的調教下和近十年的性生活經驗,我的性慾空前旺盛,特別是在丈夫的鼓勵下,有了一次「勾佬」的經歷後,我的性生活開始多采多姿,情慾達到了另一個高峰。
孩子3歲時,丈夫叫他母親帶孩子回老家去住上些日子。
這孩子一走,我的心情非常不好,感覺空虛,女人就是這樣,心裡老是惦記著女兒。
而丈夫卻像出現光明一樣,對於過兩人的日子特別興奮,加上他被提拔為單位的副局長,顯得特別的沖動和快樂。
他看我因為孩子離開而不開心,他就一直在哄我。
孩子走的當天晚上,他在做愛時更是努力,從洗澡開始就陪著我,不停的挑逗我,在床舖上撫摸時,他拿出剛買回來水晶套(那種透明加大帶凸點的套),套在他的肉棒上,嚇了我一跳,足有5公分大,還加長了許多。
我說:「太大了,我會受不了的。
」他說:「孩子都能生出來,這算什麼?你就是要這麼大、這麼長的肉棒才過癮。
」聽了他的話,覺得是這麼回事,我的性趣也馬上起來,有躍躍欲試的沖動,我把愛枕往屁股下鋪墊好,說:「來吧,要干就快來,我看你有什麼能耐。
」看見我把大腿展開後,擺出一副淫蕩的樣子,他用力把加大加長了的大肉棒用力插進我的洞穴,雖然我已經流了好多水,但還是感覺塞得緊緊的,明顯感覺與平常不同。
老公一邊不停的抽插,一邊念念有詞:「我就要干你,天天干你、干你的大肉穴…我要叫人一起干你,干死你這個大淫穴…好舒服、好舒服喔!爽…爽…啊…啊…射精、射精…」隨著老公一陣顫抖,我感覺他的精液一直不停地射進我的洞穴,把我搞得太舒服了,我說:「還要、還要…」又是一次高潮。
過了好久,老公才把他軟綿綿的肉棒抽出來,說:「你太厲害了,看來再多一個男人來操你也沒問題,明天看我怎麼搞你。
」當時我並沒有注意他說的話,因為太興奮了,還沒有清醒過來。
他看我還在陶醉的樣子,挑逗說:「還想嗎?再來多一個男人如何?」我說:「可以啊,沒問題。
」他認真的說:「明天我叫阿輝來玩,他還可以吧?」我說:「什麼可以?」他看我沒有理解他的意思,一邊用手指摳我的洞穴,一邊說:「阿輝的肉棒好大,我想你玩玩他感覺一下如何。
」我瞪眼說:「你神經病了!誰像你們男人,只要是女人就可以干,女人要的是愛!」他說:「你也了解阿輝,他雖然玩過好多女人,但是畢竟還沒有結婚,你都30多歲了,多找些男人搞搞感覺一下有什麼問題?你不要認為自己有吃虧的地方,就當是自己在玩另外一個男人嘍!在享受就行了,我不計較你,還喜歡你淫蕩一點,對我們的性愛更有刺激,等老了你想玩都沒有機會了…」經他這麼一說,我倒覺得有道理,結婚前雖然有和其他男人來往,雖則試過同男人口交,但是都沒有發生過性關系;在單位裡有些同事經常吃我「豆腐」,也只是摸下屁股或者捏捏奶子,除了和老公以外,還沒有和其他男人發生過性關系。
而丈夫卻不同,在外面搞過的女人肯定不少,特別是在我生孩子期間,我知道他瞞著我和阿輝一起去玩過女人。
他看我在猶豫的樣子,就鼓勵我說:「你也知道阿輝對你有意思的,我看得出來,只因為我和他是朋友,他不敢而已,如果你主動一點,他肯定不會有此顧慮的。
男追女隔堵牆、女追男紙一張,你不要動感情,只當作正在玩一個男妓就行了,好嗎?」我看他認真懇求的樣子,加上阿輝我也能接受,何況有一次老公不在家時,阿輝看我從衛生間洗澡出來穿著透明睡衣的樣子,眼睛就沒有離開過我豐滿的乳房和屁股,我自己也已經感覺到他很沖動,當時我也有些沖動。
他經常來我們家玩的,他還說:「嫂子你真是好性感,男人最喜歡你這樣的女人了,以後我就要找一個像你這樣的老婆。
」我說:「是嗎?我以為自己老了。
」我雖然知道他在挑逗我,但女人比男人就是慢了半拍,當時我也沒有多想。
今天既然老公提出來,我也就順水推舟:「好啦,你就是愛玩這些,鬼主意多,你說怎麼玩吧!」老公聽我同意後,將他的計劃和盤托出,我聽了過程也好沖動,老公乘機又把翹得老高的肉棒插進我濕漉漉的洞穴,又大戰了一次,累死我了,我還真擔心房事過度呢!阿輝現在是香港的永久居民,前幾年回來投資,搞了一家三星級的酒店,在我們這裡還小有名氣的。
阿輝今年30歲,人很幽默,身邊的女人好多,實際上我也很喜歡他的,只因為他和我老公太要好的緣故,平時沒有多想。
按照我和老公的計劃,我開始了自己的「偷人」行動。
傍晚下班前,我打電話給阿輝,告訴他我老公出差去了,晚飯我要去他酒店吃,阿輝很高興說:「好啊,我安排好菜陪你吃,要接你嗎?」我說:「好啊,6點來。
」還不到6點,我從視窗看到阿輝已經在他的轎車上等我了,我有點緊張的感覺,雖然過去也經常叫他來接我,但畢竟沒有其他念頭,今天可是有預謀的,何況老公並沒有出差,等我完成計劃回去分享快樂。
我一陣緊張後提前5分鐘下班了,在車上阿輝說:「我剛打了電話給朝陽,他說後天才能回來。
」我說:「是啊,我知道了,他經常出差的有什麼辦法,今天晚上我要在你酒店處好好玩玩,回家一個人難受。
」他說:「難得你開口,隨便你要玩什麼都行,我陪你。
」阿輝有意安排了一個小包廂,就我們兩人,他開了一瓶紅酒,我們一邊聊天一邊喝酒。
幾杯紅酒下去後,我說:「阿輝,你們這裡桑拿有男生按摩嗎?你找一個給我按摩按摩,晚上我要享受一下。
」他說:「哈哈!沒想到你還挺享受的。
按摩可是要全裸的喔!你這麼漂亮,不怕小白臉把你奸掉?」我說:「求之不得,我都30歲的女人了,我還強奸他呢!誰怕誰。
」他聽後迫不及待地說:「放心吧,你身邊就有現成的按摩師,等下我開一個房間讓你玩,還免費為你服務。
」我知道他已經明白我的意思,就說:「那要看你的水平了,我可是好挑剔的女人喔,朝陽都應付不了我的。
」趁阿輝出去安排房間的機會,我給老公打了電話,老公激動的問:「怎麼樣了?情況如何?」我說:「一切正常,目前還在喝酒,他開房間去了,你放心等著我吧!」老公說:「玩開心了回來匯報,我等你。
」電話打了以後,我故意解開上衣口的扣子,讓領口露出豐滿的乳溝。
阿輝回來時,直接來到我身邊擁抱我,一只手塞進我的上衣口摸我的奶,說:「我給你按摩,我要給你按摩,你好性感,小美人…」我說:「別急,去房間好嗎?我想先洗澡。
」這時,我的手機響了,「喂,老公啊,你什麼時候回來?…噢,還要幾天啊,你快點回來嘛,我想你。
我在阿輝這裡吃飯啦,叫阿輝聽啊?好,你跟他說吧!」阿輝接過電話,老公對他說:「阿輝啊,你做些好東西給她吃,免得她心煩。
」阿輝還故意用力捏了一下我的奶子,說:「朝陽哥,你放心吧,我會讓你老婆吃得飽飽的交還給你。
早點回來,拜拜。
」他接完電話就迫不及待地對我說:「你先去房間吧,在樓上#911,這是門卡,按摩師隨後就來。
」又捏了一下我的屁股。
我剛進房間,阿輝隨後就到了,門一關他就趁勢移到我身旁,開始摸向我的衣鈕,我閉上眼睛,心房急促地跳動著。
清楚地感覺到衣鈕被解開,接著上衣也被脫去了。
我說:「朝陽知道了怎麼辦?他是你的好朋友啊!」「不會的,他怎麼會知道?我喜歡你,不提他好嗎?我們開心的玩,好好享受一下,說不定他也在外面玩女人啦!」他並沒有繼續脫我的胸圍,卻拉下我裙子的拉鏈,我配合他的動作,抬了抬屁股讓他順利脫下我的裙子。
接著他在我胸前找到乳罩的扣子,「叭」的一聲,扣子解開,我那豐滿的乳房跳出來,落入了他的手掌中。
在老公以外的另一個男人面前,一切進行得那樣有情趣,實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我對阿輝的好感又進了一步,他雖然玩過無數的女人,但是他畢竟還沒有結婚,何況我還大他3歲,他也很用心對待我的欲求,還有老公的鼓勵。
想到這些,我完全放松了自己。
阿輝摸捏著我富具彈性的乳房,又分別在兩顆乳尖上輕輕一吻,我的上身不由自主地隨著他每一輕吻產生了顫動。



他放開我的乳房,摸向我的內褲,我本能地拉著我的褲腰,但是,我畢竟脫手讓他把我內褲褪下了。
我羞得無地自容,閉著眼睛說道:「我先去浴室洗洗好不好呢?」阿輝說:「我們一起鴛鴦澡吧!」我溫柔地在他耳邊說道:「我來幫你脫衣服好嗎?」很快地我就把他給剝得一絲不掛、脫得精赤溜光。
在衛生間浴缸裡,他摸遍我肉體的每一部份,我也用手幫他擦洗擦著每一個角落。
在兩人渾身塗滿肥皂泡的時候,他終於忍不住把他粗硬的大陰莖插進我的肉體裡了,我登時渾身無力了,放軟了身子,任他的肉棍兒在我肉洞裡沖刺著。
因為剛才被他又挖又摸,已經撩起我的意興,所以我很快就高潮了。
我緊緊地摟住他的身體,不由自主地呼叫起來,他知道我已經興奮,更加落力地抽送。
我任他再玩了一會兒,雙腿都發軟了,而他還是興致勃勃地把肉棍兒抽插著我的陰道。
我不得不求饒了,他才放過我,替我沖去身上的肥皂泡,然後我們雙雙躺到床上。
阿輝道:「你的肉體是那麼潔白乾淨,我們可不要辜負春宵呀!」我沒有說話,偷偷仔細地望了一下躺在我身邊的男人,哇!他的身體非常健壯,手臂和胸肌特別發達。
我聯想到剛才他在衛生間做愛的樣子,感覺他兩腿間那條粗壯的肉棍兒忽然插進我的陰道時,頓時覺得要比我老公的粗長好多。
阿輝用一只手撫摩著我微微凸起的小腹,說:「你好豐滿,我最喜歡你這個年齡的女人,做愛有經驗,又放得開,我做夢都想著你。
」我說:「那你就別結婚了,我可以讓你滿足的,除了朝陽以外我都給你。
」他說:「你能受得了嗎?我可是天天都要哦?」我故意挑逗說:「那我就天天陪你們兩個男人喔!」他立刻就沖動起來:「我現在就要讓你天翻地覆,讓你天天都想我。
」也許是我的話刺激了他,一種占有欲望的沖動,他的陽具瞬間翹得好高,我知道他要進攻了。
我微微分開雙腿,暗自咬著牙齒,准備忍受他粗長的陽具進入我的自認為好大的陰道中。
可是,首先接觸我身體的,是他兩片火熱的嘴唇,他親吻了我發燒的雙頰和鼻尖,然後落在我乾渴的雙唇上,他的嘴裡略帶有酒味,但是我不顧一切地和他熱吻。
他牽著我的手去接觸他那粗硬的肉棍兒,我輕輕地把它握住了。
他的手移到我的乳房上,把我一對彈手的奶兒玩摸了一會兒,又慢慢向下移動在我的大腿上撫摸;嘴唇也轉移到我的乳房上,用舌頭挑逗我的乳尖,還用嘴唇親吻我的乳頭。
我從來沒有讓老公以外的男人這樣玩過,我的心幾乎要跳出來了,我覺得陰戶中已有好多分泌,我恨不得他立刻把他那根粗壯的肉棍兒插入我的陰道,充實我已經春水氾濫的肉洞,但他還是慢條斯理地用他的舌頭舔我的乳房、小腹,然後沿著一直舔向大腿,最後竟把嘴貼在我的陰戶上舔吻。
我簡直沖動到極點,然而阿輝卻有條不紊地把舌頭伸進我陰道裡攪弄,還用嘴唇吮吸我的陰蒂和小陰唇。
我興奮得雙腿亂顫,不禁用手去揪他的頭發,阿輝這才下床,把我的身體移到床沿,雙手捉住我的腳兒,把我的大腿分開,挺著一枝雄糾糾的大陽具,向著我的陰戶頂進來。
我沒敢睜開眼睛看,覺得他那火熱的龜頭在我陰蒂上撞了幾撞,逼開陰唇,一直向我的肉體鑽進來。
我又有漲熱感,又有充實感。
他並沒有一下子插到底,他反覆地抽送,每次進多一點兒,終於把偌大的肉棍兒整條塞進我的陰道裡。
我覺得他那筋肉怒張的龜頭擠磨著我的腔肉,陣陣的興奮傳過來,陰戶裡浪水開始分泌,使得他抽送時慢慢順滑起來。
阿輝開始盡情舞動著肉棍兒,在我陰戶中橫沖直撞。
我的雙腿已經酥麻,雙手死命地捉住他強健的手臂,嘴裡不由自主的呻叫起來。
他見我呻吟起來,就笑著問道:「阿清姐,你覺得怎樣呢?」我小聲地說:「你很棒,比老公厲害,我有點兒吃不消,不過我好喜歡,你放心插吧!」他聽我這樣說,好像受到了鼓勵,粗大的陰莖急劇地抽插著我濕潤的陰道,那龜頭上的肉稜刮得我的陰道內壁產生陣陣快感,我再次呼叫出聲,感到眼濕耳熱,渾身酥麻,輕飄飄的,像要飛起來一樣。
雙手緊緊地握著他的手臂,不自覺地挺著小腹把陰戶向著他的陽具迎湊。
阿輝滿頭大汗地說道:「嫂嫂,你舒服嗎?我快噴出來了!」我也喘著氣說道:「我舒服死了…你射吧!你盡管射進來吧!」他繼續狂抽猛插幾十下,終於緊緊貼著我的小腹,我覺得他的肉棍兒深深插入我的肉體,龜頭一跳一跳的,一股滾燙的熱流灌入我的陰道。
我第一次讓老公以外的男人侵入身體,並且在我的肉體裡發洩,那種心情特別興奮和激動。
我把阿輝抱得緊緊的,他也讓他的陰莖留在我肉體裡好一會兒,才慢慢退出去,我趕緊扯了紙巾替他揩拭。
他說:「我們到浴缸裡休息好不好呢?」我嬌媚地回答:「你愛怎麼樣都行嘛!」這的確是一句心裡話,我已經徹底被阿輝降服了,自從有性生活以來,這是我最興奮、最享受的一次,其中的原因只有我自己明白。
阿輝把我抱起來,走進浴室,放在溫水的浴缸裡,他自己也跨進來,把我抱入他懷裡。
我躺在他的臂彎,他一手摸捏我的乳房,另一手卻去撫摸我那光脫脫的陰戶。
他吻了我一下,說道:「嫂嫂,你這裡真可愛!」我說道:「有什麼可愛呢?你取笑人家嘛!」阿輝認真地說:「是真的呀!你那個陰道很有勁,剛才我插進去時,你的肉緊緊地裹住我,真是太舒服了。
而且你的恥部光脫脫、白雪雪的,我最喜歡啦!等一會兒我還要吻吻你的肉洞哩!你可不要拒絕我呀!」我說道:「癢死了,我還是第一次被人用嘴巴弄哩!」他說:「我吻你的時候,你不覺得舒服嗎?」我低聲說道:「是好舒服,不過太刺激了,我受不了,朝陽從來都不會這樣的。
」想起老公還在家裡等自己,回去少不了與老公還有一場大戰,和阿輝做愛也已兩次高潮了,我說:「我太累了,明天再來好嗎?我們可以經常做的,只要你喜歡。
」阿輝雖然不願意我走,但是聽我這麼說,他也只好同意了。
他要送我,我擔心他要到我家,我堅持沒有讓他送我,自己飛快的叫的士回到家裡見老公。
一進門,老公沒有等我開口,一只手就塞進我的陰戶亂摸,說:「裡面還熱熱的,精子還好多。
你快告訴我,你們干了幾次?怎麼干的?舒服嗎?他的肉棒厲害嗎?…」還沒有等我回答,他已經把我脫得精光抱到床上,大肉棒比平時更大更硬,並且插進了我的陰道亂捅起來。
我說:「被阿輝干死了,他好厲害,我高潮了幾次…」話還沒有說完,老公就激動得射精了,明顯感覺他比平時激動了許多。
等他平靜下來,我才一五一十地將整個過程告訴他,他聽了控制不了自己,又干了我一次,我又一次高潮。
由於我們夫妻安排的游戲,三小時內我和兩個男人做了愛,被干得實在頂舒服挺開心;也正因為有了這次的「勾佬」計劃,我們夫妻做愛時都進入了超凡境界。
由於在我的性生活裡多了阿輝(因老公經常制造機會給我與阿輝通奸),我們夫妻的性生活比過去更完美幸福,對於我可經常享受著一妻兩夫的快樂日子,感覺到非常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