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奶媽媽的墮落

她今年42歲,標準的熟女。瓜子臉蛋,一對丹鳳眼,豐滿小巧的嘴唇,雖然有些魚尾紋但是只是增加了她的韻味。漂亮的不只是臉蛋,她的身材才是殺死男人,叫雄性勃然而起的武器。

38D的大肉奶,飽滿肥實得好比兩顆蜜瓜掛在胸前,豐滿的肉球上面有著兩顆花生般的奶頭,經過歲月洗禮如今雖然已呈褐色,但完全只是更加挑弄著男人的視覺神經。這兩顆肉奶,叫盡天下男人為之乾渴,誘惑著男性一揉再揉的欲望。

除了上圍豐滿得不可思議,林軒儀的屁股更是一絕。騎過她的男人無一不豎起大拇指和老二,不約而同地表示「老漢推車」的姿勢正是為她量身定做。當她擺起母狗姿勢,屁股翹起,D奶垂吊,處男們肯定還未挺進三下就射得屁股都是!那圓圓挺挺的肥臀,豐滿得不可思議,肥厚程度絕對直追那些外國金髮女人的大屁股。雖然大而肥,卻得天獨厚得抗地心引力,竟然毫無下垂的跡象!可能都因為被人幹多了,肥屁股自然而然挺得一塌糊塗。

但說了那麼多,最妙的是她的腰圍竟然只有28寸!讓人可以盈盈一抱!

林軒儀,一個42歲的女人,正值如狼似虎的年齡。她結了婚,也離了婚。她從未想過自己會淫蕩到這樣的地步,這篇故事將會揭開她墮落的路程。

第一章:兒子的派對

林軒儀有一個兒子。兒子今年19歲,大家都叫他阿強。阿強很像他的爸爸,才19歲就高高大大的,整整有1米8左右。他的媽媽是鄰里出名的美人兒,身高也很高,大約也有1米7左右。阿強成績很好體育也很好,卻有個壞習慣。

「欣儀,來,翹高一點……」阿強說著,全身赤裸,露出精壯的身體。忘了提,他是籃球校隊的隊長。他滿身大汗,胯下一根糾結青根的肉棒曝露於空氣中,整根棒身水亮亮。

一個圓挺的屁股在他老二前,屁股接著一個小蠻腰,一個女孩披頭散髮地臉貼著床。兩顆發育飽滿的胸部垂在胸前。

兩瓣屁股的之前,濕漉漉的陰部冒著熱氣似地流著水。她叫欣儀,一個只有1米5左右的女孩,但胸部卻有驚人的33C。她年紀小阿強一年,只有18歲。著名的校內性感可愛兼併的女孩。

阿強雙手壓低她的腰部,促使她的屁股向上更挺翹。然後,他上身往前抱著欣儀,兩個打籃球的大手死命揉捏著欣儀的C奶。多餘的乳肉淫靡地從指間擠壓出來。老二刺進去欣儀濕滑緊實的肉穴。

阿強腰身挺進挺進,好像打樁機一樣地猛幹著欣儀小小的軀體。180公分的男人正狂插著153公分的女孩,那個大對比的畫面充滿著野性美。

「啊……啊……啊……小力點……啊……好爽……哇。」欣儀雙眼緊閉,臉頰紅暈,簡直爽到家了。阿強只是面目猙獰地繼續狂抽狂插。水花四濺,噗嗤聲充斥著整件房間。

阿強繼續狂搓揉她的奶子,然後猛然腰部一挫,全數精液射進欣儀體內。

過了不久才讓足有14公分的陰莖伴隨淫水和乳白色的濁液一起抽出來。精液像口水一樣,慢慢從欣儀的陰部滴流出來。阿強才舒服地呼了口氣。

是的,他的壞習慣是性慾望很大。常常在媽媽不在家時,帶女友回來打炮。

今天星期天,阿強要出門了。

「媽,我先走了。」阿強穿著一件緊身紅色背心,凸顯肌肉的線條,一條黑色短褲和拖鞋。

「去哪裡玩啊今天?」軒儀問,穿著居家服的她仍然掩藏不了那副殺死人不償命的肉體。

「宏業家開派對,不過我自己回。」阿強撒謊。宏業是大阿強三年的大學生。曾經為阿強家教過一陣子。宏業家是在開派對,但他其實是去欣儀家玩。當然,他早就串通好宏業如果媽媽打電話去問起。

「再見」,「再見晚上早點回」。

大約四點半下午,宏業卻打了通電話來。

「阿姨啊,俊強不舒服叻,你要不要帶他回家?」

「什麼事啊?!他發生什麼事了??」軒儀緊張地詢問著。

「就喝醉了,不舒服,你要帶他回家嗎?沒什麼嚴重啦……不要緊張」宏業說著。

「好,我現在就趕來!」軒儀馬上掛了電話,隨便換了件T恤穿了件熱褲就匆匆忙忙離開了。殊不知,她的人生從此就掉入了肉慾的圈套。

掛上了電話,宏業簡直硬得不可思議。他家現在很吵鬧,到處充斥著喊叫聲嬉笑聲。全部大學生都在他家裡胡天胡地著,喝著酒跳熱舞,把妹,有些還躲在廁所做愛或口交。宏業剛剛才幹了一個大一的學妹,喝了酒,做愛完了卻意猶未盡。這時,他卻莫名其妙想起了阿強。

其實也不是莫名其妙,宏業在幫阿強補習時,就被他媽媽的惹火身材給電得一塌糊塗。每夜回到家裡,就只能打槍發洩。此刻,在酒精和荷爾蒙的作用下,他有著大膽的構思

「征服林軒儀計劃」……他笑著。

第二章:兒子的派對2



林軒儀知道宏業的地址可是她不會駕車。她截下了輛出租車就趕著過來了。

司機從往後鏡看著這位美婦人,雖然穿著隨便,但是熱褲卻露出了軒儀白嫩的大腿,T恤的領口也瞧得見她的一小部分乳溝。司機悄悄地勃起。

終於到了,一棟豪華的大洋房。

「謝謝。」軒儀付了錢,馬上跑到屋子裡去。房子由於開派對的關係,鐵閘沒鎖,而院子裡全都是年輕人。她直接穿梭過院子裡的人,去到房子的大門。

「靠,那是誰?」一個梳著飛機頭的大男生說著,左手拿著一杯酒。

「幹!剛剛她跑過,那衣服裡晃來晃去的是奶子嗎?未免太大了吧!」另一個光頭的瘦男說著。

「大?!那熱褲的臀部曲線才誇張!幹,跟過去看看。」飛機頭說著,兩個男孩也跟著進了房子。

林軒儀一進到大廳,不禁嚇了一跳。大廳播著震耳欲聾的重金屬音樂,沙發賴著幾對情侶互相纏綿。有些人則站在一邊接吻。一些則聊天。沒有注意到林軒儀。因為太多人了。

「俊強怎麼會來這種地方??」林軒儀皺起眉頭。下次要叫阿強離宏業遠點了。不過先要找到阿強先!

「喂!美女!」飛機頭男生跑了進來,一下子就把手搭在軒儀的肩膀。

軒儀掙脫他的手,微微生氣,不過馬上拉下臉問:「你懂黃俊強嗎?」

光頭瘦男說:「我就是黃俊強啊!哈哈哈美女誒看你樣子應該是熟女了叻……也來派對是因為寂寞難耐嗎?」說罷作勢要把手搭過去。

軒儀後退馬上就撞上了飛機頭。飛機頭長得蠻高,居高臨下,竟然看見了軒儀深邃的乳溝。心想,幹真的好大的胸部啊!

「你們懂誰是宏業嗎?」軒儀繼續問,雙手防衛似地擋在胸前。

兩人同時一愣,宏業不就是他們的學長?派對的主人?

這時,宏業走了過來,卻一臉迷糊。兩手都拿了杯酒。

「誒這是誰啊……」宏業雙眼微瞇,渾身酒氣。

「宏業!你剛剛call我,俊強呢?」軒儀著急地問,總算找著宏業了……

「嗝……阿姨別急……來來喝一杯再說……」宏業把右手杯子推出去到軒儀面前,宏業還假裝不小心裝醉壓了下軒儀的胸口。

飛機頭男子盯著出了名愛搞的學長宏業的臉龐,忽然腦中有了個想法。他也作勢將酒杯推前去,說:「對啊,派對就是要喝酒哦……美女喝了酒再問問題啦!」

「對啊阿姨,這樣子很不給面子我派對哦……嗝……」宏業笑了笑……還真聰明的學弟……

林軒儀很懊惱……該怎麼辦,唉喝了再算!林軒儀因為焦急醉倒了的兒子,只好拿起宏業的酒杯一口喝光了。好嗆……「喝了……我兒子呢?」林軒儀喘著氣問著。好久沒喝酒了。

「真夠意思,哈哈哈哈!來來來,你乖兒子我當然安置在房間裡休息啦。哈哈!」宏業忽然間好像酒醒了不少。飛機頭見狀,心想果然沒猜錯!只有光頭仔愣頭愣腦地看著。

「既然學長要了,那我先走咯哈哈。」飛機頭笑笑。

宏業點頭回應,邊帶著林軒儀往二樓的房間去。林軒儀頭腦好漲……一下子很累……很累……

宏業滿意的笑了笑,伸手攙扶著大他很多年的林軒儀。他兩個在吵雜的音樂下,一步步走上二樓的房間。

第三章:兒子的派對3

「俊強……在哪裡啊……」林軒儀意識已經非常模糊,感覺非常無力……兩腿發軟,眼神迷濛。

「別急阿姨,阿強就在房間啊……」宏業一條肉棒死死鎖在褲子裡。攙扶軒儀的一隻手已經正在她的腰身摸來摸去。

「阿姨啊……你的腰好軟好舒服啊……」說罷,一手使勁地抓捏著軒儀的肉臀。渾厚的飽實感被抓在宏業的手裡。宏業另一隻手打開了剛剛才幹了一個學妹的房間。其他的房間隱約傳出呻吟聲和肉體交合聲。

軒儀只是緊閉雙眼,咬著下唇,說話的力氣都沒了。漸漸地,連呢喃著俊強的聲音都沒了。

進了房間,反手鎖起門來。宏業便把林軒儀摔倒在床上。上一輪亂搞的水跡都還沒乾透。

看著42歲的林軒儀,一頭長髮散亂在她的頭周圍,粉頰紅撲撲的,因為喝了迷藥而急促的呼吸,使得胸口浮動很大,兩顆肉奶也跟著波動。熱褲的短,暴露了軒儀美女的長。雖然已步入中年,但是長長的腿部還是白白嫩嫩的。

宏業脫下褲子,拉下內褲,迫不及待地爬上了床。捏著軒儀的鼻子,宏業把肉棒塞了進去軒儀的嘴巴。宏業呻吟了一聲。然後腰部慢慢擺動,一出一進的。可惜軒儀失去意識,這樣子的口交一直會讓肉棒弄到牙齒導致很不舒服。

「算了……」宏業抽出佈滿口水的老二。宏業拉起軒儀的T恤,把衣服褪去軒儀的下巴,兩顆肥肥白白的大奶瓜緊緊地被抱在黑色的奶罩裡。D奶的威力非同小可,縱使奶罩已經很大一個,但是還是包裹得很緊,全罩杯看起來就像半罩杯一樣,肥嫩的乳肉露出一大截。宏業把奶罩推上去,終於看見林軒儀傳說中的38D大奶子了。

宏業整個一震,兩手顫抖。「幹你媽的……怎麼阿強這麼幸福啊……這奶子……根本就好像是假的!」宏業說著,一手擼著老二,一手使勁吃奶的力氣蹂躪著軒儀的胸部。

一下子左奶一下子右奶,揉得不亦樂乎。宏業兩眼發紅,擼老二的手也加入戰局,把林軒儀的巨乳當成麵粉團一下子往上搓一下子往下揉再胡亂地四面八方都抓來捏去。宏業低頭允吸發黑的奶頭,一手拉起奶頭把整顆奶子往上拔起再放開。下墜的奶子狂亂地抖著。宏業吸完左邊的奶頭,又到右邊的,還企圖張大嘴巴含著整粒奶球。

足足把玩了這對美乳半個鐘後,硬的不像話的宏業終於脫下了林軒儀的褲子和內褲。林軒儀的陰部非常飽滿,雜亂的陰毛增添了淫靡的氛圍。張開白嫩的兩個大腿,宏業埋頭苦舔著軒儀的陰唇。陰唇整個就是很充實,好似angelinajolie的嘴唇一樣,只不過生在大腿之間罷了。

不久,整個陰部就濕了。宏業抓著兩粒巨乳,腰部往前一送。

老二正式進了這個尤物的體內。「媽的……媽的……」宏業一邊罵粗口一邊抽弄著林軒儀。

這輩子玩過的女人,就屬林軒儀最過癮了。沒想到一個42歲的女人,那穴竟然可以緊實到這種程度。一邊抽弄,一邊一巴一巴地狂蓋林軒儀的奶子,兩顆巨乳被扇得紅彤彤一片的。

「撲哧撲哧撲哧撲哧……」「呼……呼……」一邊插送一邊深呼吸。稍微把持不住,可能一下子就繳械射出去了。

咬緊牙關,宏業作最後的衝刺。腰部狂猛無比地往前往後,「啪啪啪啪啪啪」的肉體交合聲配合淫水被擠出的「撲哧撲哧撲哧」聲在房間持續發出著。宏業大力一把扇去了林軒儀的左奶,右手出力抓爆林軒儀的右奶,然後便馬上拔出雞巴跪在床一邊,全都射在林軒儀的臉上。

林軒儀嘴巴微微打開,一些汁液還流入了進她的嘴裡。唏哩呼嚕地射完後,宏業似乎還意猶未盡……繼續玩弄她的奶子。「總算幹到了這個奶牛……阿強應該很妒忌吧哈哈哈自己的媽媽被我插到亂七八糟哈哈哈哈」宏業大笑著,然後從容不迫地拿起智能手機拍了很多照片。

全部照片都淫靡不堪,有的是口交照,有的是掰穴照,有的是正在插入的照片,反正任何一張若流了出去都會讓林軒儀身敗名裂的照片。有了這些照片作為威脅……林軒儀改天就是宏業的性奴了,比起收錢的妓女還不如!!

此時此刻,正在欣儀家嬉鬧的阿強完全不知情自己媽媽的遭遇。

他眼裡只有電視機的A片,和欣儀。

「舒服嗎?」阿強問,中指正在來回進出著欣儀的騷屄。欣儀緋紅的臉,只有咬唇點頭的份。

淫水流了滿床。

第四章:無辜的奶牛媽媽

好辛苦……頭好痛……好昏啊……林軒儀努力睜開眼睛。眼前竟然是晚上的街道,自己則在一輛車上!

「誒阿姨醒了哦?」宏業若無其事地說著,兩眼專注在駕車。

「啊,怎麼回事……對了!阿強呢??」林軒儀急忙問著,心想剛剛好像還在宏業家找著兒子啊!林軒儀下意識看了看自己的穿著,一切正常……只不過下體好像……好像燙燙熱熱的?

不可能啊……林軒儀心想……有點焦急著。「阿強呢?」林軒儀再問。

「我叫桂榮載阿強先回了啦,那個桂榮,就是我學弟啊阿強也認識的。阿姨你還沒找到阿強就醉了……也怪我,那酒是太烈了。阿姨很少喝酒嗎?」宏業裝傻地說,也順便轉移話題。

「哦哦……是很少喝了。大學時期喝過,過後就沒了。」林軒儀小聲說著,頭實在好痛。

宏業笑笑,繼續問:「沒想到阿姨小時候也是乖乖牌的啊哈哈。」很好,這個大奶媽真的不記得任何東西了。幸好在這之前,宏業才剛撥了通電話給阿強,說他媽媽臨時闖來派對找兒子,然後自己騙說是桂榮載阿強先回家了。

至於該怎麼向阿強交代他媽為什麼會突然找上門……

「對了阿姨,回家時候不要訓阿強啦,他是不該喝酒不過我們就玩瘋了……你告訴他是我call你來的他一定超級氣我!說不准都不會再來找我了!你就不要說是我call來的吧……好不好啊!」宏業嬉皮笑臉地說著,一臉對不起阿強的樣子。

「好吧……你們大學生也實在不該找他來啊。下次不准了哦。」林軒儀認真說著,兩個大腿小心翼翼地摩擦著。怎麼那麼熱騰騰的呢……好久沒有這種感覺了……林軒儀吞著口水。

回到家後,林軒儀也沒有說什麼,只是洗了澡就告誡阿強要早點睡覺了。

阿強也很嚇自己媽媽幹嗎會突然找去宏業家裡去……結果沒想到媽媽隻字不提,自己當然更不會蠢到去追根究底。「還是宏業夠朋友!」阿強賊笑著。

大約過了兩個星期,日子也很平淡照舊。

有天,林軒儀在家裡看著電視機時,電話響起了。

哦,是在大陸做生意的弟弟。阿強的小舅。「喂豐啊,什麼事啊?」

「姐……好久沒見了啊,過得怎樣?」電話另一頭的聲音略微沙啞,有氣無力似地。

兩姐弟著實地聊了一下子,然後弟弟就進重點了。

「姐,我這邊經營出了點問題……」弟弟阿豐說著……聲音顯得很落魄無助。

「什麼事啊??」林軒儀急忙問著。這輩子就這個弟弟了。

弟弟娓娓道來自己這半年的經歷。一開始,弟弟找到了一個蠻不錯的合夥人一起經營製作電器的生意。生意不錯,訂單也常有。有一次,一家大公司想要下單。但由於生產力跟不上,大廠也想要另找夥伴。不過,兩人眼見機不可失,連忙貸了一筆很大的款升級自己工廠的生產機能。沒想到的是,弟弟的夥伴拿了錢說去物色機器時,竟然連通錢一起跑掉了!

「我這次找到了一個資產超龐大的生意人,不過他現在在家鄉,而他家鄉竟然是你家附近的T鎮!」弟弟用力說著。

「……那我該怎麼做?」林軒儀皺著眉頭……

「我告訴了他我姐今天會去找他談合夥,他也說ok。我現在把合約內容send去了你的email……你可以幫我嗎?」弟弟說著……

「不過阿弟姐姐根本不懂得生意上的東西啊,還是你親自飛來談??」林軒儀根本愛莫能助啊……

「不行啊我這邊跑不開,跑掉的話工廠就倒定工人們都很氣!沒什麼問題的,我跟談過蠻長的一段時間,結果關鍵簽約時刻他竟然回鄉!我這一期的貸款就靠他了!」阿豐解釋。

「你行的姐!沒問題的,把合約內容交給他,說說我的好話,簽了就行了。」阿豐說。

「……簽了的話,然後呢?」林軒儀默默地說。

「然後郵寄快遞過來!」

「那你幹嘛不直接send給他簽然後叫他郵寄呢??」林軒儀奇怪問著。

「他這人是很怪的……同行都說脾氣難搞……他只說有面對面談才有誠意,你找人來吧……姐你幫我吧!不然我就跳樓了!!」弟弟哀求。

「……好吧姐盡力……」林軒儀終於答應了。

留了張字條給兒子,林軒儀按著弟弟給的地址,搭車很快就到了。

拿著剛打印出來的合約,林軒儀看著眼前的這棟大房子。心裡有著不安的預感。

林軒儀今天打扮成職業女郎,上身的一套白襯衫和外套,下身一件黑色的長裙和高跟鞋,一雙美腿還裹上了黑色絲襪。雖然外表看起很端莊。

但是……大得不要命的肉奶在緊身的奶罩下,依然頑強地把胸前的領口撐起來,從鈕扣縫隙還能督見白色的全罩杯花紋。豐厚的屁股,更是擠壓裙子,顯出了內褲的線條。圓滾滾的肉臀顯眼地翹起,呼喚男人的拍打似的……

叮咚。林軒儀按了門鈴。

林軒儀做夢也想不到,接下來的4個鐘頭會有多麼瘋狂。

被傭人接到了會客室後,林軒儀靜靜地等待著。

大約兩分鐘,一個男人進了來。

男人大約50來歲,把灰髮都全梳到了腦後,眼睛炯炯有神,身高挺拔,完全沒有中年男人應有的肚腩,反而顯得容光煥發,一副成功人士的模仿。還蠻帥的竟然……

「你好我是董有發,是董氏集團的行政總裁。」

「你好,我是……軒儀。」

林軒儀抿嘴笑了笑,正要進入話題時候。

男人打斷,眉毛挑起,說:「你就是林起豐的秘書?」

「呃……是的,請問有什麼不妥嗎?」林軒儀小心地問著,最好不要說是自己弟弟的姐姐比較好吧……

「那你知道你老闆有多麼需要我的錢嗎?」

林軒儀愕然……點頭。

「那你知道你老闆如果我不答應,他還不了前就只能倒閉嗎?」

林軒儀……點點頭……

「那你知道倒閉過後,債務公司會砍他嗎?」

林軒儀大吃一驚,這才知道自己的弟弟竟然是借高利貸……她能做的只有點點頭。

「你應該不是他秘書那麼簡單。不過我不管,你知道我對你老闆的重要了嗎?」董有發皺起眉頭,雖然不知道這女人是林起豐的誰……不過光看著她的臉和胸部的誇張隆起……就硬得受不了。

林軒儀點點頭……此時似乎無法後退了……眼睛濕了起來。

「那,你就盡全力取悅我吧。」董有發沒有看著林軒儀,只盯著她的胸部,然後脫褲。

林軒儀,流下了眼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