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處男

我叫阿文,今年二十一歲。從小學開始就患了近視,一直以來都配戴著眼鏡,樣貌平凡、外表瘦弱,看起來很好欺負的樣子。唯一值得驕傲的還是我天生異品、身懷長物,可惜這不是人人都可以看到的。

以前曾向幾個喜歡的女生表白過,但都遭拒絕了。也許外表沒什麼安全感的關係吧,一直都沒有女人緣。還經常被同學欺負,只能默默忍受,漸漸也就習慣了。

三年前好不容易終於熬到中學畢業了,這也是我的人生轉捩點。我找到一所學院繼續升學,而這所學院在離家很遠的地方,我必須搬到學院附近租房子。一天傍晚我來到學院附近的便利商店看佈告欄想找個房間時,我身後有一個中年男性跟我打了個招呼,問我是不是新的學院生?回復後他說他家就在學院的後面,只隔兩條馬路,問我是否有興趣租。

我上下打量他,他大概四十歲左右、身材中等、樣貌挺帥氣的,手上拿著一條麵包、一份報紙和一些零食,看來是出來買點生活用品而剛好看到我在找房間吧…我問了價錢也在我的支付範圍內就答應了。畢竟大家都是華人,也比較好說話吧!這決定也讓我得到了難逢的艷遇。

回家途中他自我介紹,姓龍,大家都叫他阿龍。他說:「其實你是我們家第一個租客,我一直以來都不敢在佈告欄登廣告,怕招來流氓或騙子。可是開銷卻越來越大,反正留著空房間也沒用就租出去幫補家用了。」我問:「那你不怕我是壞人嗎?」「你的樣子不像…我相信自己不會看錯人,壞人也不會這樣問吧!」我笑了,帶著少許無奈,樣子好欺負也有好處喔…

來到一間雙層排屋門前,開了屋外的鐵門後,有一個人聞聲而來,也打開了屋裡的鐵門。只聽到一把優美的聲音:「老公你回來啦…咦?他是…」我托了一下眼鏡框,睜大眼睛看清楚來迎接丈夫歸來的美女…天啊!居然有如此美麗的人!她眼睛清晰明亮、鼻子細長挺拔、櫻桃小嘴而上唇微翹、配一副瓜子臉、留著一頭亮麗的褐色長髮,皮膚白皙身材苗條更突顯了上半身的豐滿胸部,婀娜多姿地走了出來,其中還散發著成熟的女人味。年紀難說得準…大概也只三十多吧!

阿龍拍了拍我的背後說:「他叫阿文,剛來的學院生,今後就住在我們家了。你去打掃一下樓上的房間吧,他這就住下了。」美少婦聽到我名字後有點錯愕,稍微打量我一眼答應了轉身入屋,我卻還沒反應過來,呆呆地站在停車位旁的草地。阿龍笑說:「別怕羞,進來吧!」提起了我的行李就走進屋子,我也跟著進去了。

剛進到屋子就發覺這屋子有點不妥,屋子裡有點昏暗…原來所有窗戶都緊緊地鎖上還蓋了深藍色窗簾布,而窗戶上有兩台抽風機開著,故屋內空氣還是清新的。阿龍看到我臉上神情解釋道:「別擔心,這是有原因的…我女兒患有先天性皮膚病不能照太陽,紫外線會傷害到她。」我釋懷道:「噢∼那她怎麼出門啊?怎麼上學呢?」阿龍道:「她很少出門,就算出也只能在沒月亮的晚上…據說月亮也帶有少許紫外線,以防萬一準沒錯。上學嘛,我太太是教師…在家也可以上學啊。」我歎道:「真為難她了,你們也辛苦了!」阿龍苦笑搖了搖頭。

這時美少婦從樓上下來了,親切地對我說:「阿文,房間準備好了,跟我上來吧。」我享受著這甜美的聲音,拿了行李就跟了上去了。來到一間廂房,大概一百平方米吧,只有一張床、一個衣櫃和一台站立式電風扇。還有一間連線性廁所,可通到隔壁廂房。應該是那個小女孩的房間吧!(到此為止我一直以為那女孩只有幾歲而已)

終於我就住了下來。早上上學,下午通常跟新朋友一起吃喝玩樂到晚上才回家沖涼睡覺。而幾個晚上我都會幻想一下美少婦那動人心魄的容貌及性感惹火的身材,每次想到這就精蟲上腦,非要發洩不可!(我還是處男,除了自慰不曾跟女生來過)這樣持續了一個星期都不曾見過那女孩,心想她還真能躲哦!

這天,我放學後朋友都不得空各自回家去了,我也沒地方去只好提早回家。半路上忽感急尿,陰莖在褲襠內慢慢膨脹,我不禁加快腳步回家解燃眉之急。把門鎖好後我飛似的跑回房內,二話不說直接拉開褲衩取出已微硬的老二衝進廁所,這時我嚇呆了…廁所裡有人!還正在沖涼!她也被嚇呆了!

我看見一個妙齡少女,只十五六歲、樣貌更勝美少婦、她多了一份清純,長長的睫毛使眼睛更大更明亮、鼻子挺直、小嘴唇也微微上翹、可愛的瓜子臉、濕透垂直的長髮散落胸前,可也蓋不住那得到優良遺傳、豐滿渾圓的胸脯,淺粉紅色的乳頭微微凸起、若隱若現的非常迷人。更驚人的是她的皮膚!從來不曾曬過太陽的皮膚竟然如此白皙、如此晶瑩剔透!在那短短的幾秒內再往下看,雙峰之下居然有如此小蠻腰、最多只二十三四寸。腹部有個可愛的小肚擠,肚擠下那吹彈可破、平滑幼嫩的肌膚直達恥骨末端…咦?怎麼沒陰毛呢?仔細一看連毛孔都沒有,是個天生的白虎啊!在沒陰毛遮掩的情況下,恥骨末端的細縫清晰可見,細縫兩岸微微隆起、呈半月形,緊緊地靠在一起,圓圓的好看極了!除了那像裂開饅頭般的光滑的細縫外再也看不到什麼的了。最後她那細長的大腿及小腿配合之下讓整體更完美無瑕!天仙下凡也不過如此吧!

此時我感到心跳不斷加速,本來我胯下因急尿而膨脹的陰莖在受到極度刺激之下更瘋狂似地成長…它隨著心跳而充血、跳一次就大幾分,不一會兒就一柱擎天了!

當那美少女回過神來,出奇地並沒有喊出聲音,反而隨眼打量回我一下。我看到她的眼光落到我胯下後稍微停留,露出疑惑眼神,之後我們就四目交投。她先開口,非常小聲地說:「你…今天…早回了…我沖好了,你…用吧。」她聲音柔弱清秀,聽來非常悅耳,說話有點斷斷續續,應該是不習慣與人說話吧!說罷就離開了廁所,回到自己的房內換衣。

她冷靜的反應讓我不解,想了半刻後還是先交水費吧!這時才發覺我手中的肉棒因過度膨脹竟然尿不出來,幾下深呼吸後才終於尿出來啦。這泡尿撒得很久(尿道口緊逼的關係),期間不斷回味著剛才的美景,心想從此以後的自慰的幻想物件非她莫屬了。當然我也不會放過這次機會,尤其是剛剛的景象還歷歷在目!在這極度亢奮的情況下,沒到三分鐘就射精了,份量還挺多的。

浴罷回到自己房間,胡思亂想了一陣後,還是覺得該過去隔壁道個歉比較好。於是就來到她的房門外,輕輕地敲了幾下。房門應聲而開,她天仙般的容貌出現在門後,她已穿上衣服,是一件乳白色連身裙(我居然暗暗期待她沒穿…囧)。她問:「什…麼事?」忽然我不知如何開口:「我…我…剛剛…呃…對不起!」她搖了搖頭,說:「沒…關係,我沒…鎖門…你…沒錯。」她的善解人意讓我心生愛慕。我好奇的眼光落到她身後的房間內,她發現後便說:「請…進來坐…」我驚喜莫名、連聲答應。

她房內佈置簡單,一張書桌靠著單人床、沒有衣櫃和化妝台,其他都是書架,活像個小型書局。窗戶直接封閉了貼上巨型的風景海報,留下一角落安裝抽風機。這時我才感覺到她的寂寞,像被囚禁的鳥…還不見天日,對她愛慕之餘多了份同情。

房內沒有多餘的椅子,故我們都坐在她那散發著少女幽香的床上閒聊著。她叫雯雯(跟我的名字同音,難怪她媽聽到我名字時會錯愕,而我們對彼此都特別有親切感哦),今年已十八歲、沒受過外面世界的污染果然特別清純。說起她小時候,媽媽教她讀書識字,爸爸陪她玩耍,她也很愛撒嬌。但是人長大了反而溝通少了,爸爸忙著加班工作、媽媽也轉到大學任職,只是不斷購買書本給她自修,少了時間陪她。她也只好寄情於書本,每天總是在書中找尋知識。

自從懂事以來她不曾外出過,所以也沒有朋友。親戚也很少拜訪她們家,主要是父母早上工作都不在家,晚上也不適合拜訪吧,所以她沒有太多機會談話。我們很投緣,而經過這次閒聊,她說話漸漸流利起來。她笑臉上有個小酒窩,可愛非常!看到如此極品尤物我簡直覺得以前白活了。

正聊得高興之際,忽然間她指著我老二問道:「你的下體…是正常的嗎?」我感到臉上一熱,反問她:「怎麼忽然這樣問呢?」她天真地說:「我從書本裡…圖片看到的…沒那麼大,你的…大得多了。剛才…沒看清楚,讓我再看看…可以嗎?」(原來她還真不懂得男女之嫌、也不會害羞咧,難怪剛才沖涼被看到也不覺怎麼樣…)我不好意思地答道:「這…這…如果你父母知道恐怕不太好…」「看看你下面…不關他們事,我不說就是。反正他們…也不得空理我。」我不好推托也只好紅著臉脫下褲子讓她看了。

由於又害臊又緊張的關係,我老二並沒有勃起,軟趴趴地垂釣在兩腿之間。她仔細地看後,臉上再次露出疑惑的神情,問道:「這怎麼…跟剛才的不一樣…還有這…怎麼有許多毛?」我小心解釋道:「大多數人發育時都會長毛,你是少數的…也是我最喜歡的…乾淨又好看。至於這…當我看到…看到漂亮的你沒穿衣服…就會變回一樣的了…」她聽到我讚美她之後,立刻露出潔白整齊的牙齒喜道:「真的嗎?那我讓你看吧∼」然後就站起來把連身裙脫下,白色胸罩擠壓出深長的乳溝展現我眼前,下面也配著白色的蕾絲小內褲,薄薄的內褲下似乎可以看見她那無毛的陰戶形狀。近距離看到這景色讓我非常興奮,血液快速地衝進我的肉棒子,不到十秒時間就變成擎天柱了。

她睜大眼睛看著我肉棒子的變化,覺得有趣極了,喜道:「你沒騙我,跟剛才一樣大。真的比…圖片的大多了,所有男生…都這樣嗎?」我吞了一大口涎沫,道:「不,書本的圖片是還沒勃起的狀態,而勃起後也不是所有人都這麼大的…」她點頭道:「噢…可以摸一摸嗎?」我又吞了一口涎沫,試探問道:「當然可以,但你也得讓我摸…好嗎?」她答應了:「好啊,這才公平!」她的天真可愛極了,我難以壓抑心中狂喜,心想今天就能告別處男了!

這時她已在撫摸著我的肉棒,著手研究著。我感到她的手指非常稚嫩幼滑,肉棒子傳來像觸電的感覺,癢癢的舒服極了。我雙手微微抖震、慢慢地伸過去解開她的胸罩,她也很合作的轉身好方便我解開背後的扣子。當我觸摸到她背部肌膚時,驚歎發現她那晶瑩剔透的肌膚居然如此嫩滑!肯定是滴墨不留痕的!胸罩解開後我忍不住拿來嗅了幾下,發現還留著餘溫、散發著她的體味,我把它好好地放在身旁。雯雯看見我如此愛惜她的隨身物,更對我增加了幾份好感(別的女生肯定是相反的)。

之後我雙手同時撫摸著她豐滿的雙峰,發現居然是那麼柔軟而富有彈性的,而且一個手還掌握不完呢!然後我的焦點來到她那呈淺粉紅色的乳頭上,我用拇指及食指抓住了它、再輕輕左右扭轉它,不一會兒它就變得堅硬而凸顯起來了。它的主人也漸漸呼吸急躁起來,喘道:「你真厲害,很舒服…啊∼」這句話讓淫慾控製了我。我把她推倒床上,學A片裡的主角般吮吸著她的乳頭、舌頭在乳暈旁轉圈式地舔著。我雙手也不閒置,左手在另一乳房搓弄,右手在她背部遊走,之後再滑到臀部搓弄著。剛剛推倒她時還低呼了一聲,但接下來她也熱烈地反應著、還不時發出舒服的呻吟聲。而她的呻吟聲簡直動魄心肺,可使任何正常男人萌起想佔有她慾望!

忽然聽見她喘氣地說道:「好熱…怎麼我…下面…好熱…呀…好急尿…讓我…上廁所一下…嗯∼」我聞聲往她下體一看,白色小內褲的底部已被淫水染得濕透了。濕透的部分呈半透明狀、也已陷入了那細縫裡、形狀清晰可見,比起沒穿卻有另一番風味。此時我滿頭大汗,陰莖脹得隱隱作痛,如果不是剛才自慰過,早在她玩弄我陽具時已經噴射了。我停止挑弄她,提議一起洗澡,還在喘息的美人兒一口答應了,說道:「你真好,弄得我很舒服…一起洗澡…我幫你擦背…小時候爹地說我很會擦背呢…」說完她也驚覺自己的內褲濕透了,叫道:「糟…我撒尿了!」我看著她那天真爛漫的表情,打從心底愛上她、愛到無法自拔!

浴室裡,我迫不及待地把自己衣服脫光,然後蹲下為她脫掉內褲。濕透的內褲慢慢從腰間落到大腿,那幼嫩光滑的陰戶在只距離半尺的眼前出現,我似乎忘了呼吸,只聽見自己心跳聲…同時我感到很渴,並放開內褲讓它自行落下。我雙手分別抱住她左右大腿、使她張開腿後張口就往她濕潤肥厚的陰戶舔去,希望那汁液能止到我的渴。

她渾身劇震,呻吟地叫道:「啊∼你…在做什麼…呀…很癢啊∼我又急尿了…快停…就快忍不住…哦∼」我無視她的請求、繼續貪婪地吞噬著那不斷從肉縫中流出來、帶著體香的汁液。忽然一股熱流衝入口中,我不及細想就把它全數吞下,她果然受不了如此強烈的刺激,終於失控了。這時她雙掌抱著我的頭、雙腿不住抽動,看來她已完全陶醉於這種感覺。我也加把勁兒,一邊舔著她小小的陰蒂、一邊伸出中指往她兩片粉紅色的陰唇縫中扣去。隨著濕潤的汁液,第一節指頭輕易滑入,接著我感到有點阻力。我努力地挖掘時,大量透明汁液如湧泉般傾洩而出,沾滿我整支手。(她還真多淫水…)

這時她全身抖得厲害、雙腿失去力量、無法站立了。我讓她坐倒在闔上蓋子的坐式馬桶上,指上加了兩成力度繼續往內挖掘。這時她似乎感到了一點痛楚,但這點痛楚並掩蓋不了強烈的快感,她以行動表示讓我繼續。抽插了幾十下終於突破了關口,她渾身一震、痛呼了一聲。我並沒有停止抽插運動,只見有少許的血液流了出來。之後我繼續了十多下運動實在忍無可忍了,提起我已脹得發麻的老二往她陰戶插入。

我在她小陰唇外塞了幾次都進不了(可能經驗不足的關係),心想她似乎容納不了我巨大的陰莖,但我當然不會放棄!多試幾次後就成功把龜頭插入了。她眉頭深鎖,吟道:「你好熱…好脹…別…別動…有點痛…但…很舒服…這樣不動…就好了…」我只好暫時停軍於谷口,按兵不動。這時我想起A片的橋段,我伸手繞到她背後把她抱近一點,然後親她頸項、耳朵、側臉、額頭、鼻子,最後來到嘴巴,我把舌頭伸過去舔她牙齒、舌頭,她也極熱烈的反應著。我就趁她分心之餘,肉棒子慢慢地推進。我感到肉棒周圍非常的緊密、溫熱,舒服極了。當無法前進時就倒退一點,小幅度地進行抽插運動。

她發現我肉棒子進攻後,本來還想把我推開的,但未能成功。後來痛楚減輕了,隨之而來的就是不斷累積而提高的快感。看著她欲拒還迎的樣子使我血脈奮張,就算多射幾炮都在所不惜!很快地,我的肉棒子已整支插入了她的小穴、頂著她的子宮。溫熱的陰道緊緊包住了我的肉棒子,舒服的快意傳遍全身,我感到體內所有細胞都昇華了!趁精囊內翻滾已久的精液就要爆發之前,我抱起她回到床上,然後快速地運動著,不一會兒就帶著她雙雙達到高潮。我在她體內強烈抽射了十多下,感到精囊也快被射出來了…她雙腿也緊緊地扣住我下半身,強烈地抽搐著…



我們擁抱著、氣喘如牛,好像一口氣衝刺奔跑了幾百米似的…接著我慢慢的抽出沾滿白色分泌液的肉棒子,看著她被磨擦得泛紅、光滑的小陰唇慢慢收縮回原來的樣子,混雜了我精液和她愛液的白色汁液從小縫之間湧出,流過微紅的小屁眼滴在床墊上。我感到無比的成就感及滿足感,這並非自慰能相提並論的。

直到呼吸平復她才回過神來,歎到:「沒想到尿尿的地方…能帶來這麼舒服的感覺…書本裡怎麼沒寫呢…」(看來她的確讀過很多書,就只缺乏性愛方面的知識,當然她媽媽也不會特意去買吧…)她繼續道:「你以後也常常弄我尿尿的地方…好嗎…?」我剛恢復了少許體力,聽到這句話精神一震:「好啊!這是我們的秘密,只有我們知道哦!」她樂翻了,笑道:「嗯!你真好,我喜歡你!我以後也要跟你在一起!喜歡你、喜歡你!」我感動得落淚了,也把她抱得更緊了。她動人的身體在我懷中蠕動、充滿彈性又豐滿的胸脯粘著我的肚子、嫩滑的私處在我大腿磨擦,讓我又萌起淫慾,肉棒子立時又恢復生態!

這次我堅持得更久了,帶給她三次高潮,直到她喊:「夠…夠了!我…不要了…不行了∼」我才在她第四次高潮時發射。之後我們都累得虛脫的癱瘓在床,相擁著睡著了。直到屋外傳來開鎖聲我們才被驚醒,快速找回自己的衣服回房去了。同日深夜裡,她摸黑穿過廁所來到我房間,悄悄地鑽進我被裡抱著我一起睡,我也許太累也沒理會。到醒來時看到她像小貓依人般抱著我,心中暖暖的充滿幸福感∼老天待我不薄,我也真不枉此生了。

此後我每天放學後就趕回家,初嘗禁果的雯雯也樂此不疲,而且需求量也挺大的。她除了來月經之外每天都要,有時一天要幾次呢!還好我天生異品,應付自如∼而我卻擔心她會懷孕所以大多數都拔槍射在她白皙嫩滑的小腹上。但她說最喜歡被我內射的感覺,說有股熱流射進體內很溫暖、很舒服,這使我矛盾得很…(我們都不喜歡戴套)

我們的感情一天比一天好,三年後我畢業了就跟雯雯結婚了。除了不能被紫外線照到,她絕對是一個正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