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學生在露營區被輪姦得欲仙欲死

剛放暑假,天氣正熱,我和好友小迎相約一起去某露營勝地露營兩天,避避暑。也沒有多約別人,兩人輕裝上路,帶頂小帳篷和一點吃食就出發了。
  我們預定星期天去,星期二回家,避開人多的時段,策略果然不錯。我們剛到的時候營區人還很多,熱熱鬧鬧的,我和小迎也玩得很痛快,到了傍晚,人群就差不多都散了,星期天晚上露營的人畢竟不多。
  因為早上帳篷還很多,我們的帳篷只能搭在邊緣處,營區很大,我們離主要露營區有段距離,所幸離盥洗室不遠,我們本來還在猶豫要不要挪位,想一想還是算了。
  除了我們之外,還有零零落落幾頂帳篷沒拆,是幾個跟我們差不多年紀的大男生,大概也是大學剛放暑假。
  天氣熱,他們幾個幾乎都光著膀子,身材都還不錯,應該都有運動習慣,膚色曬得很均勻。小迎偷偷瞄幾眼,湊過來笑道:「不錯喲,一群猛男耶。」被我笑罵回去。誰說只有男人愛看好身材的女人,女人不也喜歡看男人的肌肉嗎?
  不過我並沒有把那群男大學生放在心上,忙著煮晚餐,小迎去撿枯枝落葉,說是想要烤地瓜。我本來嫌她孩子氣,後來想想反正我一個人也忙得過來,就隨便她了。
  偌大的露營區只剩寥寥數人,四周安安靜靜,只有蟲鳴聲,對住在都市的我來說是種難得的享受。
  晚餐煮好了小迎才回來,表情怪怪的,我關心的問了幾句,她都說沒什麼,我只好作罷。
  吃飽飯收拾好東西以後,我們休息一下,小迎一直心不在焉的,我心裡也覺得有點悶,覺得沒什麼意思。既然她不想說出原因,我也不好多問,但是只有兩人的出遊,若是一個人不對勁,就徹底沒戲了。
  於是我提議去洗澡,她猶豫的一下,就同意了,我們一起到露營區的洗澡間,設施有點簡陋,我向來不喜這種衛浴,只匆匆洗好澡,和小迎說一聲就先回帳篷了。
  我走在半路,突然覺得有點不對,四周本來沒有聲音,此時後頭卻多了幾個人的腳步聲。我回頭一看,是那幾個大學男生,三個人不遠不近的跟著我。我感到不自在,但總也不好趕他們,只好加快腳步,想要回到帳篷裡得到庇護。
  突然,一隻手從後面摟住我的腰,我大驚失色,正想大叫,嘴便被另一隻大手捂住了,一副男性軀體從我身後貼上來,我被緊緊抱著,發不出求救聲。
  「別叫。」身後的男人道。
  我當然不聽,大力掙扎,一邊嗚嗚叫,但效果甚微。
  另一個來到我身前的略矮男子笑道:「她想叫就讓她叫,反正也沒人。」
  我心下更慌。他說得沒錯,這裡除了我和小迎外,就只剩他們六個人,四周昏暗,只有遠處有幾盞路燈,即使我能呼救,甚至掙脫,也是逃不了多遠的。
  第三個人身上有著淡淡的戾氣,神情淡淡的,沒有開口說話,只是示意兩人換個地方,我被半拖半拉的架回營地,毫無反抗能力的進了他們最大的一頂帳篷。
  捂在我嘴上的那隻手一鬆開,我一改呼救的策略,求饒道:「拜託你們,放過我吧……」
  架著我來的那人哼笑兩聲,自然不同意,「你們兩個女的自己來露營,還穿這麼少,不就是故意勾引我們嗎?今天還一直偷看我們,別以為我們不知道。」
  我內心叫苦不迭,只能繼續求饒,但完全不奏效。男人跨跪在我身上,兩隻手握住我一雙豐滿的巨乳,一臉興奮,嘴裡不乾不淨,「奶子真大,揉起來好爽…….」
  「不要…….放開我…….」我伸手推他,但男人和女人的力氣怎能相比,我明明使出吃奶的力氣,卻絲毫撼動不了他。
  胸部被不認識的男人大力揉捏,我又羞又氣,雙腿直蹬,卻似乎只是更添他興致。
  「放開…….啊!不要!」我驚叫,剛穿上的小背心和內衣被往上一掀,我向來最自豪的白嫩乳房便袒露在男人眼前。也不知是不是為了幹這檔事,他們竟在大帳篷裡放了三個燈,我裸露的上半身被他們一覽無遺,白晃晃的巨乳誘人無比,另外兩人立刻一人霸佔一邊,不客氣的揉了起來。
  「不要……..不要啊……..」兩邊乳房被不同人褻玩,力道不同,著力點也不同,忽輕忽重,時而敏感的右邊乳頭被粗糙的大拇指磨蹭,時而左邊的乳頭被輕輕柔捏拉扯,加上伏在我身上的男人轉而向下攻,撫摸著我的大腿內側,數個敏感處一齊被挑逗,過不了多久,我便感覺到身體軟了下來,力氣像被抽去一半。「哈啊…….啊……不要…….放開我…….」
  他們三人似乎都很熟悉女人的身體,光是隨便摸我兩下,我就感覺到陣陣快感,忍不住仰起頭,身體竟已經有些享受起他們的愛撫。我嘴上雖然還在求饒,其實已知今晚是逃不過了,哪怕小迎來救我,也敵不過他們。
  想到小迎,我猛然驚醒,「你們,你們該不會…….」
  玩弄我左邊乳房的冷淡男子突然俯下身,一口含住我的左乳,把我原本想說的話截斷,我立刻被巨大的刺激弄得驚喘連連,早顧不上先前的擔憂,「啊啊啊──不要啊──啊、啊──」
  我的性經驗不多,在這樣緊張的環境下被三個男人猥褻,快感一波波湧上,短褲也被脫下,下半身只剩下一件薄薄的小內褲遮掩,簡直欲哭無淚。
  玩弄我胸部的兩個人拉過我的兩隻手,分別放在他們又硬又粗的巨根上,要我為他們手淫,我不肯,他們便更過分的玩弄我敏感的雙乳,逼得我不得不屈服,只能握著兩根粗柱,上上下下移動,耳邊是男人舒爽的喘息,在小小的帳篷裡,聽起來格外淫靡。
  「小騷貨已經這麼濕了,很想被幹吧…….」下面的男人不知何時已經全身赤裸,粗大的孽根隔著已經濕透的小內褲磨蹭,像是要隔著內褲幹進我的小穴一般。他握著我的纖腰,不疾不徐的調笑。
  我被他磨蹭的又舒服又難堪,扭著腰臀做最後的掙扎,「不要…….啊…….不要……」他蹭得更加用力,有時還把龜頭抵著我的穴口,輕輕戳刺,惹得我下身流淌出更多淫液,又麻又癢的簡直快把我逼瘋了。
  「今天看到妳們兩個小騷貨,就想這麼幹了。」他連我的內褲也不脫,只是往一旁撥去,我還來不及羞怯,他跨下的慾根已經迫不及待的插進我濕潤的肉穴。
  「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啊~~~~」我大聲吟叫,敏感又脆弱的花穴被迫擠進一根粗壯的肉柱,還不斷的進犯,儘管我內心不願,生理的快感還是征服了我,「不要、不要再進來了、啊啊──不行──」
  我的淫叫讓男人更加興奮,他不管不顧的插進來,直達我體內深處,一舉頂到我的花心,逼得我又是一陣叫喊,「那裡不行──啊啊……..哈啊……..太深了──啊啊~~~~」
  「小騷貨,隨便插一下就這麼爽,等一下不爽死妳。」男人淫笑道,開始不快不慢穩定的抽插起來,每一次的故意頂到我的花心,頂得我又酥又麻,魂都飛了一半,吟哦聲越顯嬌媚,漸漸累加的快感驅使我搖晃起身子,情不自禁的迎合他操幹我的頻率。
  「啊啊~~啊、呀啊啊──那裡…….不行啊……..」
  「嘴巴上說不行,屁股卻扭個不停,淫蕩的小賤貨!」男人嘴裡罵著,臉上卻是滿意的表情,我情不自禁的淫叫和配合大大取悅了他,他更加不遺餘力的操弄我的嫩穴。
  「哈啊…….昂……昂……..啊…….」我發出甜膩的嬌吟,昂昂直叫,爽得不能自己。
  我感到一陣悲哀,被人強姦,居然屈服於快感之下,但是我從不曾經歷過如此傲人的巨根,迎合之意倒大於反抗之心。
  再這樣被幹下去,簡直不像是被強迫的了。
  「幹!好爽!這嫩屄又緊又濕,真好操!」男人一臉舒爽,一下幹得比一下還猛,像要把我捅壞似的。
  他說得沒錯,我能感覺到自己的體內不斷分泌出淫水,腿間溼答答的,比最淫賤的妓女也不如。每當他抽插之際,都會發出淫靡的水漬聲,羞得我滿臉通紅,又無法捂住耳朵,因為我兩隻手還在幫另外兩人手淫。
  「嗯……..嗯……..啊啊……..」我被他插弄得越來越舒服,一雙玉乳也不斷被另外兩人玩弄,掙扎和反抗已經是過去式了,現在我只能任由他們擺佈,全心全意的投入這場性愛,這具淫蕩的身體也已經不受我控制,歡喜的向陌生男人們獻媚。「我快…….我快……..啊、啊、不行…….」我搖著頭,感覺高潮快要降臨,忍不住越叫越大聲,再也沒有任何矜持,「不行了、啊啊~~~~我要去了、我快要、昂啊啊~~~~住手……..」
  「這麼快就要去了,果然淫蕩,看我不幹死妳!」男人發狠道,用力扣住我的腰,大力戳刺,電動馬達一般的健腰又快又猛的挺動,本來就粗長的巨根次次硬頂上我的子宮口,爽得我直翻白眼,嘴裡胡言亂語,下身淫水直流,簡直要如他所說的被幹死了。
  「昂、昂啊啊~~~~不行了…….好爽…….我要去了…….哈啊啊──我要高潮了…….啊啊啊啊~~~~」
  「我幹死妳!我幹死妳!」男人獰笑,操幹我嫩穴的速度絲毫不減,保持著同樣的力道又幹了我幾十下,爽得我都快叫不出聲來,偏偏又在我還能承受的範圍,所以不僅沒有叫不出聲,反而叫得越發放浪。我也不願,卻因快感過劇,若不喊些什麼,真要被逼瘋了。
  「不要、不要頂那裡──啊~~啊~~頂死我了!啊啊……..快被頂死了!」
  他大力撞擊著我的身體,啪啪作響,若有人在外偷聽,必定也會因為帳內動作之劇烈而臉紅,我卻已無暇顧及自己此刻淫蕩不堪的模樣,完全沉醉在強烈的快感中,連指尖都微微顫抖,等著迎接最後的高潮。
  「不……..不要啊……..我、我──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大聲尖叫,渾身止不住的抖動,一波一波電擊般的快感席捲而來,爽得我連腳趾都踡縮起來,下肢抽搐,淫穴自主收縮,像隻貪婪的小嘴大力吸吮在體內衝撞的巨根,「啊!啊!啊昂啊啊啊──」爽死我了!爽死我了!我幾乎要崩潰了,第一次被男人操得欲仙欲死,居然是在被強姦的情況下,好爽,沒想到被幹居然能這麼爽!
  男人也被我抽搐收縮的肉穴吸得十分爽快,粗喘著氣,肉根直頂到淫穴深處,享受我緊緻綿軟的身子。
  「小賤貨,淫穴好會吸,是想把我的精液都吸出來吧?」
  我正在爽處,別說他大力抽插,哪怕是隨便敷衍的插弄幾下,我都能爽得一蹋糊塗,腦子一片空白,故而也沒聽出他言下之意,兀自耽溺於綿延不絕的高潮中。
  「昂、昂啊啊啊啊~~~~~」我不自禁的扭動,浪叫不斷,彷彿嘴裡不這麼叫著就要承受不住。
  「好,那我就都射給妳,射到妳子宮裡面好不好?」他不懷好意的笑著。
  我平生沒品嚐過這等程度的高潮,根本沒聽清他在說什麼,沒做任何反應,只顧著大聲叫床。
  「這麼會叫,又這麼會吸,幹!好爽!小賤貨!」他又奮力頂了一陣,讓我完整的享受到完美的高潮,前前後後居然有數分鐘之久,若我此刻清醒,必定十分驚訝,自己居然能夠高潮這麼長的時間,原來這些年來我一點也不懂性愛,真是白活了這些年。
  「啊啊!啊啊~~~~」我猛得一個挺身,接著便癱軟下來,雖然沒有真的被幹死,但也像死過了一回。
  「我也要洩了,吼!射給妳,通通射給妳!」他粗吼道,受到我高潮時抽搐吸吮的刺激,很快的他也要達到頂端了。我剛歷經小小死亡般的高潮,身子軟得不行,腦袋卻稍微清醒了些,聽到他要在我的小穴裡射精,不由驚慌失措。
  「不行!不行!啊……..不行啊…….」又濕又軟的小穴持續被他插弄,酸得不行,我有點吃不消,氣也喘不勻,「不能射在裡面…….求你、啊啊……..」我和前男友做愛的時候都是有戴保險套的,這次被強姦,若還被男人在體內射精,簡直不能活了。



  男人不管不顧,絲毫不理會我的求饒,雙目赤紅的衝刺幾回,接著迫不及待的猛一插,幹到我深處,強硬的在我淫穴裡噴發出來,一股一股的熱流澆灌在我嬌嫩的肉穴裡。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才剛剛高潮過,還沒緩過勁來,又面臨人生第一次的內射,不曾被男人精液滋潤過的敏感嫩穴受不了這般刺激,又不自主的抽搐起來,「不要啊啊啊──不要射了!不要射啊啊啊啊──」我哀叫著,剛高潮完的身體再次被強烈的快感淹沒,爽得我眼淚都流出來,忽而下身一陣酸軟,噴出人生第一次的陰精。
  「哈啊、啊啊啊啊~~~~」那是什麼?我沒反應過來,只覺得又酸又麻,簡直不可忍受,叫得無助又放蕩,隱隱感到害怕。
  「洩了洩了!這小騷貨洩了!幹!洩了好多,哈哈!」
  「待會換我幹,保證幹得比這次洩更多。」
  「待會我先。」
  「我先,我等不及了。」
  他們三人看著我淫亂不堪的模樣,調笑起來,對我的身體相當滿意。
  「啊…….啊……..」我的呻吟聲漸漸減弱,徹底沒了力氣,整個人癱軟在地上。
  短時間內高潮兩次,都是我不曾體會過的極致高潮,我內心裡卻慌亂不已,不知自己的身體到了無比的爽處居然會洩陰精,這在我看來是淫蕩無比的事。
  「太走運了,竟然能遇到這麼淫蕩的騷貨,奶子又大。」
  幹我的男人在我體內完全出了精以後才把肉根抽出去,精液混著我氾濫的淫水從粉嫩的穴口流出來,男人們樂得觀賞美景,略矮的那個還忍不住把手指插進我還在淌水的小穴,又刮又摳的把裡面的精水挖出來。
  「啊…….不要…….」我微弱的抗議著,想把腿併攏,卻提不起力氣,只能雙腿大張的任人觀賞自己剛被強硬操幹又內射的嫩穴,羞窘不已。
  然而,被幾個身材健美的猛男視姦也讓我隱隱感到興奮。
  「這次換我。」矮男猴急的換位,他和冷淡男人都還沒射精,孽根還直直的挺立著,又硬又燙。
  「不…….等等……..」我連忙出聲阻止,得到的回應卻是被翻轉過身體,面朝下的趴跪著,屁股被往上提,看來他是準備要從後面操我。
  雖然知道今晚不只逃不過,還會是個荒唐的一夜,我還是忍不住慌了,希望能制止他。
  「求你…….不要……..我才剛…….」
  「明明很想被插穴,妳就別再裝了。」矮男揉了我玉桃般的白臀兩下,嘖嘖兩聲,跟先前男人相比毫不遜色的巨根便抵著我的肉穴口,龜頭磨蹭兩下,便不容分說的插了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