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心插柳的換妻過程

我有一個同事也是好友,常來我家喝茶聊天,之前已來過我家幾次。有一天我跟他聊到有關AV女優胸部大小的事,他突然跟我說:「你老婆胸部還蠻豐滿的,可能一個手掌無法涵蓋住,如果沒猜錯,大概還要加兩個手指頭的寬度,這樣大概就能一把握住。」他說著還比了比大小。

我嚇了一跳,果真如此,莫非他有看到或摸過?看我一副狐疑的眼神,他馬上解釋說,他對乳房很有研究,只要一眼就可斷定。譬如說有一天他到我家,我老婆穿了一件低胸的小可愛,斟茶時身體前傾,他看到了我婆胸前那兩顆肉團又白又圓,引起他的興趣。他說,光從上面看已經八九不離十了,但遇到那種塑型內衣,如果罩杯裡有襯墊還是有可能誤判,可是我婆起身加開水時,他從袖口側面看過去就更加肯定了。

我想起在四合院看到一些有關暴露老婆跟視姦的文章,原來我老婆的胸部在朋友眼中這麼有吸引力,想著想著就有點老婆被視姦的興奮感。迫不及待地,終於等到下班,回家趕緊叫老婆穿著那天的胸罩跟低胸小可愛讓我看看,老婆有點不高興的說:「你沒事發什麼神經?這麼早回來還要叫人換衣服給你看。」

等老婆換好裝出來,我特地去煮了開水,茶具準備好,要她泡給我喝。然後我一反平常,坐在老婆對面,客人坐的位置。這下老婆更是丈二金剛,摸不清楚我到底想怎樣,我早已擬好說詞,說道:「好久沒有像這樣兩人坐在一起,面對面陪我水水的老婆喝茶了。」

老婆啐了我一口:「結婚幾年了,還這麼沒正經,老台詞還拿出來用。」

這讓我想起我們剛認識時,我請她到店裡喝飲料,那時候她就很喜歡穿低胸或較輕便的T恤,那時我坐在她對面,就跟我那同事一樣,看到胸前那兩顆,一直好奇想知道到底幾號「杯」,眼睛都快要跳出了,更常常藉故站起來,一方面享受從上往下的視覺快感,一方面藉機調整一下褲襠裡的小老弟,不然一定會折到,所以我很能體會同事的感覺。

等到更熟了以後,就不需要猜了,因為已經登堂入室,已經有了使用權,女友胸前的大小已經不是秘密,手要登陸那裡有如探囊取物。這也讓我流連忘返,只要發現四下無人時,總會揉捏幾下過過癮,女友也常被我摸得春心蕩漾,全身無力,只是要進一步時她又醒過來了。

有時候看到有人發文問,女人你最先想看的是哪一個部位,或者你最滿意女友哪一點,甚至當初女友問我說是看上哪一點,我都不假思索的說:「胸前那兩點。」應該說胸前那雙峰。

講半天一定有人問,你老婆的雙峰有多美,你倒說來看看。我不善於用華麗的言詞修飾,只會用最簡單的形象來形容,就是大概D罩杯,不是巨乳,但是挺度夠,正面看起來渾圓雪白,不用擠就有一條鴻溝;側面看起來飽滿如水滴,乳暈直徑大概就一個拇指寬,有些粉亮,一顆粉紅的小紅豆在乳暈正中間,看了就想啜一口。

有時也蠻可憐我那剛出生的兒子,只准喝牛奶,不准碰他老爸的最愛,一生下來我就叫醫生打斷奶針,我老婆笑我說,那有人跟兒子搶,吃兒子的醋。那可不,有個叫做什麼四合院的,裡面有人說他兒子搶了他的最愛,前車之鑑怎可不防?不過也不能怪我沒人性,老婆也怕被吸久了會變型。兒子總還是自己的,看這小子也蠻可愛的,老婆抱著他的時候,不忘偷襲一下他媽媽的雙乳,手法之精準,頗有乃父之風。

回過頭來說說我那同事,自從他看過我老婆的爆奶以後,老是有事沒事暗示我,哪天叫我老婆穿涼快點,然後他到我家喝茶聊天,找個機會讓他瞧個仔細。這個心情我了解,當初我跟婆才剛認識時,我就對那雙乳深深著迷,一直找機會瞧,每次約會非找機會看個夠不可,後來婆說當時覺得我這人怎麼色迷迷的,儘往她胸前瞧,害她有危機意識,不敢深交,難怪我花了這麼大的工夫才追到手。

既然我同事這麼識貨,我替婆感到欣慰,無論如何也要設計一次走光,讓他看個夠。就在一個中秋節的晚上,不知什麼時候開始,台灣的中秋節,流行起烤肉來,我邀我那同事到家來烤肉聊天,順便喝個小酒,我家什麼沒有,酒可沒少過,至少買個下酒菜或酒也沒問題,走兩步就有家「7-11」,就這樣我們邊喝邊聊。

其實也沒有刻意安排,中秋那晚天氣特別炎熱,我婆在家習慣,天氣要是悶熱,她就不穿胸罩,外面直接套件T恤,注意看就會發現激凸,而且那個激凸還會隨著乳房的擺動在衣服裡面左右移動,難怪我常偷襲我老婆的胸部,因為看到激凸的移動,你就會聯想到那雪白雙乳在裡面擺盪的情景,心一癢,祿山之爪就出手了。

當下同事邊喝邊聊也邊看,喝著喝著去了一瓶金門高粱。我婆以前號稱半瓶高粱不醉,後來發現會過敏也就不喝,改喝紅酒,結果酒量變差了。我試過,只要喝個兩杯,雖不致嘔吐,喝了往床上一躺就不省人事,我把她給怎樣了都不知道,醉了卻也知道配合。只是第二天酒醒,還問我有沒有對她怎樣,我說沒有,倒是中間出去了一下,回來看到陌生人從裡面衝出來,老婆嚇得要去驗孕驗傷,我趕緊說是我幹的,差點命被收了。

老婆今天心情不錯,多喝了兩杯,說有點暈跑去睡覺,我繼續喝。喝到一半上廁所,去廁所會經過臥室房間門口,房門虛掩著,我順便看了一下裡面,老婆仰躺著,涼被蓋在腰間,應該不會著涼。我上完廁所繼續喝酒聊天,朋友中途也去上了廁所,經過時看了一下臥室,廁所出來時門口多停留了一會,整理褲子時看了一下,回來繼續喝。

後來老婆炒的兩盤小菜跟烤肉快沒了,我說要出去到夜市買,同事說他出去買就好了,哪有這種道理!我進房間想搖醒老婆,搖半天只會「喔」、「嗯」應付我,大改是醉到不行了。我拿了錢囑咐一下同事注意正在燒的開水就出去了。

沒想到夜市燒烤這麼多人在排隊,耽擱了半小時才回到家,結果喝不到半小時,同事不勝酒力就要告辭,我問他在此住一晚明早再走,他忙說不用,沒問題的,搭計程車回去即可。我送他到門外,看他走路還OK,只是衣服凌亂,上衣一半在外面,衣角還被褲子拉鍊夾到,要他整理好,他臉紅的急忙邊整理邊叫車離開。

回到客廳整理好,沖洗一下回房間,眼睛一亮,老婆睡在床上成大字型,一隻腿在床沿上,另一隻腿已經吊在床邊,內褲褪到看見一點毛,上衣已經掀開,兩個雪白的乳房已經出來見人。我趕緊把她的上衣拉回來,移動她的身體回床上睡好,老婆嘴裡夢囈著,好像是說「我還要」之類的,真是的,做春夢也不需要把衣服弄成這樣吧?

睡在床上,老婆一直夢囈說還要,手還伸過來摸我那根,我被逗得有點想要了,一翻身趴在老婆身上,先攻擊上身,翻開上衣,握著老婆的雙乳一陣搓揉,再把嘴湊上,正要舔她那小櫻桃,卻聞到了一點帶酒的口水味,想了下,我剛剛有吃過嗎?還是老婆自己吃的?

看過A片的人都知道,如果乳房夠大夠尖挺,還可以自己舔,或者練過瑜珈也沒問題,老婆是有上過瑜珈課?說尖挺還不至於太差,但要自己吃,就不太可能,莫非剛剛……不敢想,諒他也沒這個膽,不過想到這點還真有點出賣老婆的興奮,上面借他用尚可接受,只要下面沒碰就OK了。

吃完可口的雙乳,當然要移師下方的草原,老婆也被我吃到有點難過,一直呻吟。我把婆的內褲脫了,那裡被我挑逗得已經淫水氾濫,燈光照下去還微微發亮,那裡的花蕊因為充血,顯得格外紅潤好看。

我將陰唇左右分開,一隻手指頭往肉洞裡掏,真不是蓋的,隨便都掏得出水來。等一下……我忽然想起一件事,還好嘴還沒下去吃,不然吃到別人的……那不就,老婆被玩了還吃他的精!用手指頭挖了點淫水聞了一下,還好。

常看到院友說看到老婆被姦會有快感,我剛剛想到老婆可能被同事給用了,在還沒把淫水拿來聞以前,心理有點矛盾,又不想老婆被用了,又想到萬一被用了,老婆躺在床上被同事一陣抽插,卻又有點興奮起來,真的五味雜陳。

手指輕揉小陰蒂、輕揉已經濕了的穴口……哇!真的好濕!看她扭動著身子呻吟,知道她被強烈的快感襲擊。我即刻脫掉褲子,紅紅的肉棒已勃起,等很久了,她呻吟的催促:「快點……想要……啊!」我突然將肉棒插了進去,一舉攻進入了陰道最底部,她不知不覺中用腳扣住我,扭動著腰。

「喔……肉棒拉了出來又插進去……啊……啊……」她的呻吟聲比平常更強烈、更有快感,濕濕的愛液讓我能快速抽送……她緊緊地抱著我,這時她有點快要高潮了,我順手揉搓起她的陰蒂。

老婆被我插得一直叫,真的太棒了!之前老婆在做愛時都很矜持,就算很舒服也是小聲哼著,沒想到酒精這麼好用,老婆叫得越大聲,我幹得就越賣力。

「老公……喔……喔……還要……快點……你好厲害……對,對……就是這樣……哦……好舒服……快……快……剛剛……不准停……還要……剛剛……玩一半……還沒到……不理人家……快要了……對,對……哦……」老婆挺直了大腿在抽搐,我還沒有達到高潮,繼續努力。

努力衝刺以後,一陣快感襲來,我頂了幾下就出來了,射進了老婆陰道裡,老婆還在醉,我不想打擾她,讓她繼續睡。她剛剛爽得胡言亂語的,從來沒這樣過,害得我提早繳械,不過真的很痛快。我拿了幾張衛生紙擦了一下老婆那裡,自己也清理好,往垃圾桶丟,抱著老婆睡著了。

第二天一早醒來,整理一下掉在地上的衛生紙,不對!明明我昨天都丟在垃圾桶裡了,怎麼還會有?難道老婆真的給同事用了?拿起來聞,果真有精水的腥味。我把老婆搖醒,問她昨晚有沒有起來清理,老婆說:「難怪下面怪怪的,原來是你。可是我沒有起來過啊!你昨天有對我怎樣厚?」

我再看看衛生紙,一般我用的時候都會稍微折一下,這兩張整個一沱,根本不像我用的。媽的,這小劉,竟然沒經過我同意,至少也該讓我在場觀戰,享受一下凌虐老婆的樂趣,我找他算帳去!我趕緊回答老婆:「是啦!誰叫你身材這麼好,這麼誘或別人。」我隨便應付一下,有點心虛。



「討厭!我只有誘惑我老公,我才不會勾引別人。」她要是知道真相,不知道……

忘了介紹,我那同事叫小劉,跟我在同一家公司十幾年了,兩年前剛結婚,結婚那天我有去,他老婆長得不錯,鬧洞房時還親了她一下,是我性幻想的對象之一。

休假完第二天上班,我把證據拿到小劉前面,小劉起先不承認,後來我說要拿去驗DNA,他才鬆口承認,他說:「你出去以後,我等了一下,熱水開了我把它關了。等不到你回來,我無聊上個廁所,一出來就看到房間裡嫂子誘人的睡姿。你也知道,我對大嫂的胸部迷戀已久,那天喝了酒膽子大,搖了搖嫂子沒反應,我就把大嫂的衣服掀開。對不起,我起先只是想玩玩而已,沒想到嫂子發出很誘惑的聲音,我情不自禁就去吸嫂子的奶頭,結果嫂子不過癮,一直說『我要!插我』,我就……事情經過就這樣啦!」

我知道我婆要是奶頭被吸得很爽時,確實會要我插她,但總不能讓他給白玩了。這時我又想起一件事,問他:「你有沒有射進去?」免得弄出人命,還要我幫他養兒子。

「天地良心,我跟你保證,絕對沒有,這你放心。」他拍胸脯保證。

「那這件事怎麼辦?你要給我一個交代。」我想到一個辦法先讓他說。

「不然……設計我老婆給你玩吧,不然也只能讓你告我啦!」賓果!正中下懷。

「好吧!不然告你也於事無補。」我暗爽。他老婆雖然胸部小些,可也是美女一個,這種事兩全其美的辦法只能如此,結果就因為這樣,走上了另一種方式換妻的旅程。

後來小劉真的履行承諾,設計他老婆給我幹,才讓我享受到玩人妻的滋味。那是半年以後的事了,這是我無心插柳的結果,這也要感謝我老婆,有對豐滿的美乳。

每當夜深人靜時,我只能在老婆睡夢中,偷偷向老婆告解:「老婆,我對不起你!因為你被我當成換妻的籌碼。我是無心的,誰叫你的胸部這麼誘人,都是它惹的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