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主播做愛—-郭詠琴

郭詠琴是TVA眾多美女記者之一,入行以來因勤奮好學,人又長得比花嬌艷,故深得美艷亮麗的方念華青睞,不但工作量增加,地位亦隨之扶搖直上。

郭詠琴的美早讓我心癢癢,這次,被我逮到機會一親香澤,實在天助我也。原因是我倆機緣巧合被迫同處一室,屋外下起傾盆大雨,交通工具—汽車又拋錨了。隆隆響雷轟得比大砲還驚人,一道道閃電劃破黑暗天空,郭詠琴花容失色,幾度忘形擁抱住我。我倆衣衫盡濕,又被困斗室之中,彼此肌膚相接,郭詠琴胴體上陣陣如蘭似麝的肉香撲鼻,即時令我慾火高漲,忍不住把郭詠琴強擁入懷裡,用我炙熱的唇封往她小嘴。

郭詠琴的俏臉紅似火,卻欲拒還迎的象徵式反抗,並且開始細細的喘息起來,潔白的牙齒咬著下唇,快咬出血來。於是我隔著那一層濕濕薄薄襯衣,開始搓揉起來,並將嘴唇貼在她的頸上,親吻著她的冰肌玉膚,郭詠琴渾身一震,閉上了雙目,唔唔之嬌吟聲可銷魂之極。

我讓郭詠琴側倒在自己的懷裡,右手解開她的上衣,順利的滑進裡面,握著她結實飽滿的乳房,來回地搓揉著,並不時捏捏她的乳頭,感覺是又軟又滑,而郭詠琴雙頰似火,渾身癱軟,乳房原本是軟綿綿的,也漸漸發漲變硬,儘管她從心底感到害羞,但是生理機能上的變化是她無法控制的。不知不覺間,郭詠琴的上衣已經被徹底的解開,間接的閃電光中映襯著柔嫩的嬌軀,還有那高聳挺拔的玉峰,女記者甜美的面龐上滿是掩飾不去的羞意,那柔弱無助的神情更激起人摧殘的性慾。我的手不停在郭詠琴的雙峰上又搓又捏,有時用力去捏那兩粒粉紅的小葡萄,她那兩粒敏感的尖峰,所感受到的觸覺,是一種說不出的舒服,陣陣的快感湧上心頭,也把永世難忘的一夕情緣深深印在她的心底。

郭詠琴的嬌軀癱軟著,一條腿慢慢地張開,我的右手慢慢放開了她的乳房,往下移向小腹,在柔軟平坦的小腹上撫弄了一陣子後,再一寸寸往下探去,解開了她的腰帶,往下拉她的下衣。

『別…不要…嗯…啊…不要…』郭詠琴先是緊張地拉緊褲子,嬌羞地說,但睜開的一雙明媚的俏眼看到我含情默默的目光,不由心中一震,她的聲音愈來愈細,可是,我卻已趁此機會吻住了她的香唇(郭詠琴檀口的口脂香很誘人)。

她緊閉著雙唇抗拒,頭左右地搖晃著,而我卻在她顧上顧不了下的空隙中扯下了郭詠琴的褲子,一雙豐腴白嫩的誘人大腿赫然呈露出來,我喘著粗氣,手掌按在TVA玉女女記者郭詠琴的私處,手心的熱力讓郭詠琴全身都輕輕顫抖起來,當女人的這裡也已被人恣意玩弄時,她已徹底喪失了反抗的意識,胴體慢慢安靜下來。

我趁機用舌頭把她的雪白貝齒頂開,她的雙唇和香舌也告失守,我順勢將舌頭伸進她嘴裡。

『嗯…嗯…嗯…唔…唔…嗯…』

郭詠琴放棄抵抗了,任由我的舌頭在她的口中翻攪,甚至不自主的吸吮我伸過去的舌頭。

我狂烈的吻著郭詠琴,一手搓著她的乳房,一手在她散發著熱氣香氣的陰戶搔弄著,逗引得郭詠琴誘人修長的一雙美腿絞來絞去,使勁的夾著我的手,仿佛是不讓我的手深入,又似乎在催促我進去,而淫水一直不斷的流出來,濕了陰毛和床單,也弄濕了我的手指。

郭詠琴粉嫩的肌膚細膩光滑得如同象牙一般,玉女女記者的胴體果然迷人。我放開氣喘吁吁的郭詠琴,坐起身扒開她那雙嫩白滑潤的粉腿,盯視她柔黑陰毛掩映下的私處,鮮艷得像成熟的水蜜桃。

郭詠琴微微睜開俏目,看我盯著她的神秘之處,那裡從來沒有任何男人這樣大膽仔細地看過,一陣躁熱湧上了她的臉,她又緊緊閉上了雙眼,仿佛這樣可以使自已忘記眼前的窘態。可是挺直結實修長的雙腿卻暴露了她內心的慾念,此刻正羞恥地死死夾在一起,不住地哆嗦著,細嫩的腿肉突突直跳。

我再度將嘴吻上了郭詠琴香噴噴的櫻唇,手上更是毫不停歇的在她胴體上到處遊走,郭詠琴從暈眩中聽我在耳邊輕聲的說:「小詠琴,舒服嗎?」說完又將耳珠含在口中輕輕的舔舐著,正沉醉在慾海中的郭詠琴,仿彿整個靈明理智全被抽離,微睜著一雙迷離的媚眼,含羞帶怯的看了我一眼,嬌柔的輕嗯了一聲,伸出玉臂,勾住了我的脖子,靜靜的享受著我的愛撫親吻,仿彿是她的情人一般。

我那雙不規矩的手繼續在郭詠琴的身上到處遊走,同時湊到她的耳邊輕聲挑逗的說:「小詠琴,這閨房之樂乃是人倫大事,有什麼好害臊的?妳只要放鬆自己就可以了。」話一說完,又將手伸到她小穴處就是一陣輕抽慢送。此刻的郭詠琴,在歷經我這調情高手的長時間的挑逗之下,早就慾念叢生了,我再度將郭詠琴一把摟了過來,輕輕的吻去,一手在她的背脊輕輕的撫摸,說「小詠琴……唔……。」

再次將嘴湊上郭詠琴的櫻唇,一陣綿密的輕吻,同時拉著她青蔥似的玉手,讓她握住自己的肉棒,只覺一隻柔軟如綿的玉手握在自己的肉棒上,一陣溫暖滑潤的觸感刺激得肉棒一陣的跳動,真有說不出的舒服,不由得再度把手插進了郭詠琴的桃源洞內輕輕的抽送起來。

郭詠琴沒把手拿開,但覺握在手中的肉棒一陣一陣的跳動著,不由心中一陣慌亂,又怕我不高興,只得開始在我的肉棒上緩緩的套弄起來,那笨拙的動作令我更加興奮,口上手上的動作也更加狂亂起來。

此刻的郭詠琴,頭髮披肩,俏臉緋紅,全身赤裸,淫態誘人,我已經再也忍不住了,握住自己怒挺起來的肉棒,對準仰臥在床上的女記者的陰戶,先掀開陰唇,再緩緩插入。粗大堅硬的肉棒順著濕熱的肉穴重重地插了進去,順利地一插到底﹗

郭詠琴感到自己隱祕濕熱的小穴裡忽然被插進一根粗大火熱的傢伙,一種難以形容的充實感和酸漲感令她立刻發出一聲銷魂的嬌吟,雪白玲瓏的胴體猛地劇烈扭動起來﹗她的雪臀要往後縮,我的雙手立刻死死地抱住了她的屁股,使她無法逃脫,接著就是一陣緊似一陣地在她溫暖緊密的肉穴裡重重地抽插起來﹗

天啊,郭詠琴那緊密柔嫩的花徑是那麼的舒服,簡直是男人一生夢寐以求的樂園,我興奮得飄飄欲仙,感到郭詠琴緊密的小穴死死包裹住了自己的肉棒,加上她突然地掙扎和反抗,豐滿的屁股一拱一抬的,更加深了酥麻的快感,我死命地抱住郭詠琴竭力掙扎搖擺著的飽滿渾圓的雪臀,奮力地抽插姦淫起來。

在我高超性技的姦淫下,端莊嫵媚的郭詠琴幾乎是毫無反抗地任憑我享受著她如羊脂般滑膩玲瓏有緻,香滑赤裸的胴體的甘美。軟軟的大床上她嬌嫩誘人的肉體被插得陷下去又彈上來,一對堅挺的乳房也像活潑的玉兔似的跳躍著。

此時嬌嫩的郭詠琴那堪我如此高明的挑情手段,只見她背脊一挺,兩手死命的抓住床單,嬌嗲呼叫道:「啊……好舒服……要丟了……啊……」陰道蜜汁再度泉湧而出,在一陣激烈的抖顫後,整個人癱軟了下來,檀口吐出陣陣香噴噴的喘息聲……

我眼見郭詠琴已到達性高潮,全身無力的癱在床上,不覺得意萬分,心想:「美艷惹人憐愛的TVA女記者,終於還不是被我挑逗得魂飛九天!」

看到郭詠琴整個人無力的躺臥在床上,不時發出的微微抽搐,一頭如雲的秀髮披散在床上,由堅挺的酥胸到渾圓的雪臀以至修長的美腿,形成絕美的曲線,再加上肌膚上遍布的細小汗珠,更顯得晶瑩如玉,這幅美人春睡圖,看得我口乾舌燥,我一面繼續緩緩地抽插她濕漉漉的小穴,一面在她的耳邊、玉頸處輕柔的吸吻著,兩手在郭詠琴的玉峰處緩緩的揉搓,正沉醉在高潮餘韻中的郭詠琴,星眸微啟,嘴角含春,不自覺的輕嗯了一聲,帶著滿足的笑容,靜靜的享受著我的愛撫。

漸漸的,我順著吻她頸項,一寸寸的往下移,逐步的舐去郭詠琴小腹和大腿內側上的汗珠,經過結實柔嫩修長的玉腿,慢慢的吻到了郭詠琴那柔美飽滿的腳掌處,聞著郭詠琴由纖足傳來的陣陣幽香,我終於忍不住伸出舌頭,朝她的腳掌心輕輕的舐了一下,平素怕癢的郭詠琴,此刻正沉醉在高潮餘韻之中,全身肌膚敏感異常,早已被我剛剛那陣無止境的舔舐挑逗得全身抖顫不已,再經我這一舐,只覺一股無可言喻的酥癢感竄遍全身,整個人一陣急遽的抽搐抖動,口中呵呵急喘,差點沒尿了出來。

我見到郭詠琴的反應這般激烈,心中更是興奮,口中的動作更是毫不停歇,甚至將郭詠琴的腳趾逐一吸吮舔舐,一手更在她的大小腿內側四處游走,郭詠琴那堪如此手段,只覺腦中轟的一聲,整個神智彷彿飛到九霄雲外,只剩下肉體在追求著最原始的慾望……

正埋首在郭詠琴雙足狂吻的我,再度從她的雙腳順著小腿往上舔吻,慢慢吻到大腿內側,舔得郭詠琴全身狂抖,口中淫聲不斷,經過我長時間的挑情愛撫,郭詠琴終於逐漸陷入淫慾的深淵而不自覺。

可是另一種酥麻難耐的快感卻慢慢從自己胯下的桃源洞處漸漸傳來,郭詠琴再也忍不住的:「唔……唔……唔……」地嬌吟起來。

我不快不急地抽動著肉棒,在她柔美的玉頸上一陣溫柔的吸舔,左手抓住堅實柔嫩的玉女酥胸輕輕搓揉,右手更伸到胯下小穴口,用食指在那粉紅色的荳蔻上輕輕摳搔。

在我三管齊下的挑逗下,郭詠琴感到從洞內深處漸漸傳來一股酥癢感,不自覺柳腰款擺,玉腎輕搖,口中一陣無意識的嬌吟,我將嘴移到郭詠琴的耳邊,一口含住小巧玲瓏的耳珠,輕輕囓咬舔舐,然後將肉棒緩緩抽出,只留龜頭在洞口緩緩轉動,隨即又順勢一頂,“啪”的一聲直達穴心,插得郭詠琴忍不住啊的一聲高叫,我繼續緩緩抽送了起來,不時突然狂抽猛項二三十下,又抽離小穴,直到郭詠琴受不了秘洞深處那股空虛,急得玉臀猛搖,淫聲高叫時,我才猛地深深一頂,插得郭詠琴哼啊直叫,待三、四十下深深的抽插後,又復回到桃源洞口輕輕挑逗。



郭詠琴那經得起如此高明的手段,不多時,已被我插弄得春情勃發,一顆嫀首不住的搖動,玉體輕顫,椒乳亂晃,兩隻手死命的抓著床單,口中忘情嬌呼:「啊……啊……好舒服……嗯……又來了……啊……不行了……嗯……啊……」到最後,居然忍不住發出嗚嗚的似哭泣又似歡欣的呻吟來。只見郭詠琴臀部高聳,玉體輕搖,口中淫聲不斷,語調中蘊含著無盡的舒爽滿足,身後的我,正挺著一根青筋暴漲,粗壯的醜惡肉棒,在她的小穴裡不停的抽送,全身燥熱異常,口中不自覺的傳出一連串令人銷魂蝕骨的嬌吟……

我換了另一個交媾的姿勢,先起身坐在床上,順手拉起郭詠琴讓她坐在自己的胯上,郭詠琴臉紅似火地站起來,任由我拉著分開她修長的美腿,坐在我的肉棒上,我倆重新連成了一體。

我一挺一挺地向上撞擊著,雙手環抱著郭詠琴豐盈渾圓的屁股,郭詠琴害怕向後跌倒,不得不主動伸出雙臂環抱住我的脖子,搖擺著纖腰用她美妙的肉體滿足著彼此的性慾,櫻唇半閉媚眼如絲地發出嬌婉淫蕩的浪啼。

她一雙雪白的大腿張成M字型,看來極為性感誘人。就這樣,郭詠琴被我操得終於難以抑制地自喉間發出了甜美的呻吟聲。

『啊…不要啊…饒了我…唔唔…不要啊…又要丟了…啊…』

『求求你,輕一點,我受不了了。啊…啊…,輕一點,不要…啊…不…要…啦…嗚…嗚…求你輕一點吧…』

正揮舞著大肉棒,穿梭在郭詠琴天生嬌嫩多汁的陰道間奮戰不懈的我,耳中傳來這位TVA女記者陣陣的淫叫聲,興奮得胯下陽物暴漲,兩手緊抓著她的腰胯處,恨不得將其插穿似的,開始一連串的猛抽急送,只聽一陣啪啪急響,登時插得郭詠琴混身急抖,口中淫聲不斷,陰道嫩肉一陣強力收縮,緊緊箍住胯下肉莖,一道熱滾滾的洪流澆在龜頭上,一股說不出的舒適熨藉感直沖腦海,差點沒射了出來,趕忙咬牙提氣,強將那股慾望給壓制下來。

看著再度洩身的郭詠琴,癱軟如泥的趴在我身上,我心中有著無限的驕傲,翻過郭詠琴的嬌軀仰臥在床上,分開她雙腿,用手扶住肉棒對準那淫水淋漓的蜜穴口,再度將肉棒給塞了進去,兩手抱住郭詠琴挺直修長的美腿,開始緩緩頂送。

全身癱軟無力的郭詠琴忽覺小穴再度受到襲擊,急忙全力抵抗我的進逼,櫻口一張,就待開口反對,卻被我順勢吻住,舌尖伸入口內一陣攪動,再也說不出話來,只急得鼻中哼哼急喘,我順勢深深一頂,將龜頭頂住穴心一陣磨轉,一股強烈的酥麻感襲上郭詠琴心頭,她再度無力的癱瘓在床上,任憑我肆意的頂送搗戮,只剩口中無意識的傳出陣陣令人銷魂蝕骨的嬌吟聲。

我在郭詠琴的小穴深處不停的抽插磨轉,以及胸前玉峰蓓蕾和我胸膛磨擦擠壓,一陣陣酥麻快感,不停的打擊著郭詠琴的神智,漸漸的,由我的肉棒抽插處傳來一股奇特的酥麻感,令郭詠琴心慌不覺開口:「啊……怎麼會……啊……不……不要……射到裡面去……」

我將粗硬的肉棒頂著秘洞深處,用兩手捧著郭詠琴的美臀如推磨般緩緩轉動,我只覺肉棒前端被一塊柔軟如綿的嫩肉緊緊包圍吸吮,一股說不出的快意美感襲上心頭,陣陣如蘭似麝的幽香撲鼻襲來,耳中傳來郭詠琴如歌似泣的嬌吟及急喘聲,壓抑良久的陽精有如山洪決堤般洶湧而來,就是一陣狂風暴雨般的狂抽猛送,插得郭詠琴全身亂顫,口中不停狂呼浪叫:「啊…………好舒服…啊……啊……我死了……又要丟啦……」

只見郭詠琴雙腿一蹬,全身一緊,兩手死命的抓著床單,小穴深處一道熾熱的玉女陰精狂湧而出,澆得我胯下肉棒一陣急抖,任憑我如何功力高深,胯下肉棒在陰道嫩肉死命的擠壓吸吮之下,再也忍不住那股舒暢快感,一聲狂吼,一股滾燙的精液狂噴而出,如缺隄河水般灌滿了郭詠琴的穴心深處,燙得郭詠琴全身抽搐媚眼如絲,渾身不停顫抖。

我仍保持讓郭詠琴的美腿掛在肩上的姿勢,肉棒深堵在她陰戶裡,她雪臀朝上,點點滴滴的精液把郭詠琴的陰道填得滿滿的,我的千萬子孫正往她子宮深處氾濫侵蝕,經我刻意地以陽精澆灌下,本來就很美的郭詠琴將會美得像鮮花盛放,艷如桃李,肯定讓所有男人唾涎三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