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挑姐夫

我和姐姐都相當美麗,姐姐比我豐滿,身段也均勻漂亮,我就比較清純,腿部就比 較修長,各有各的優點。

父母移民之後,我就和姐姐、姐夫同住,我有一間房間,大家相處融冶。

姐夫平時十分隨便,有時只穿一條內褲走來走去,可能他當我是小女孩,我卻有點 尷尬。

有一天,我約了同學露營,說明不回家過夜,但突然不舒服,自己獨個兒回家。

開了大門,大廳很暗,經過姐姐的房間,他們沒有把門關上,漏了一條縫,我可以 看到房內有燈光。

本來,我不會向內望的,但是,一陣微弱的呻吟聲令我停步,是姐姐的聲音,莫非 是姐姐不舒脤,好奇之下,往內一看…

房中的情景,當堂嚇我一跳,原來他們在床上赤裸相擁,姐夫和姐姐一絲不掛地做 愛,他左手支撐著床上,右手在撫摸著姐姐的乳房,然後有節奏地向姐姐進攻…

姐姐呼氣、喘氣,神情卻是緊張地抽搐,又似痛苦,又似呻吟,抓著忱頭的左手越 抓越緊…

“哎呀…浩南…你弄死人啦…”

姐夫的勁度令我瞠目結舌,調情功夫也是一流,應該說是床上功夫,只見他弄得姐 姐水流處處,又再如雨點般吻著她的咀,她的粉頸…

最要命是他的命根兒挺著姐姐,時淺時深,又淺又深,真是看得我這個第三者也雙 腿發軟。

我的腳似乎生了根,越是偷看越是發熱,恨不得姐夫走過來抱我一抱。

姐夫的屁股我看得很清楚,線條結實而有力,看他挺進姐姐的小洞就知非同小可。

“靜雯,舒不舒服…”

“唔…你…你挺得人家好難受就真…”

姐姐和姐夫一面做愛,一面調情,真是看得我的手也不自覺地摸下去,摸著自己濕 濡的地方。

可惜,我越摸就越需要,我半閉著眼,站在門後摸著自己的乳房,大力地搓弄。

我的乳房很有彈力,嫣紅一點更是色澤嬌嫩,完全沒有經過男人撫摸的地方別有一 番景地,我自己摸著,我感覺到那一點在發痒。

我的乳房很有彈力,嫣紅一點更是色澤嬌嫩,完全沒有經過男人撫摸的地方別有一 番景地,我自己摸著,我感覺到那一點在發硬…

“啊…啊…”

我極力忍耐,但也難忍地呻吟看,我怕會驚動他們,我希望偷窺下去。

姐夫很懂得享受,他停了下來,吻看姐姐的小咀唇,雙手玩弄著那豐滿的乳房…

姐姐丁香吐舌,在吸啜著,姐夫在濕吻她,投入得根本就不知道我在偷看。

我雙腳發軟,撫弄看自己的乳房,不由自主的呻吟起來…

我在幻想著姐夫的巨棒,他的東西像在我面前耀武揚威,我又羞又想,又怕又愛。

最後,我忍不住走回自己的房間,他們的好戲我也沒有繼續看,我躺在床上,脫清 衣服,撫摸著自己的身體,我感覺這是姐夫的手,他慢慢在我身上移動,我捉著他,我 抱著他…

我完全被他充實了…

他的一切都溶入我體內…。

我感覺到飄飄欲仙…

雖然這不是一種實質,幻想也給我一定程度的滿足,我投入姐夫的懷抱…



這兩天,我開始留意姐夫,尤其是他身體某部份,微微隆起,令人瑕思…

有一晚,趁姐姐不在家中,我就開始自己的挑逗大計,我故意坐在姐夫對面,穿著 短裙的地方,有意無意的露出大腿內的春光。

然後越躺越低,我偷看姐夫的眼神,他是忍不住看了兩眼,我見到他貪婆地偷窺…

偷窺我裙內的春光…

何況,我穿了一條粉紅色的內褲,他一定看得清清楚楚。

我有心令他吊癮,很快我就將大腿放低,我發覺他在吞口水,我知他一定忍不住…

於是,我就故意弄跌了銀包,然後在地上找來找去,姐夫立刻大獻殷勤。

“靜心,妳找什麼?我幫幫妳…”

“哦,我丟了銀包,可能跌進梳化底…”

我故意俯身,將胸口的衣服放得更低,他乘機越哄越埋,偷看我乳房的秘密。

我沒有載乳罩,他自然看得很清楚,兩個乳房都差不多露了出來。

我見到他面紅耳赤,內心不禁偷笑,天下男人皆好色,我今晚一定要他成為我的獵 物。

“哎呀,找到了…”

我指一指梳化底,姐夫就樸過來,眼神卻依然在我的乳房內。

我拿了銀包,一抬起頭,姐夫的眼神已經標了火,面紅耳赤的望看我。

“靜心…”

“姐夫,你做什麼?不舒服嗎?…”

其實我已經心知肚明,因為他已經無法抑制內心的慾火,他捉著我的手…

“靜心…”

他忍不住吻了過來,雙手也抱緊了我,我知道他已經跌入我的圈套。

“姐夫,你…”

“靜心,給我抱一下,我…我很辛苦。”

他的咀在吻著我的秀髮,雙手抓著我的屁股,我們都是半跪著。

他將我的身體完全貼過去,我感覺他的東西在頂著我,而且在不斷膨脹。

“姐夫辛苦?你辛苦什麼?…”

我詐傻扮懵,輕輕推開他。

“靜心,乖,給姐夫抱一抱,妳引得姐夫快要發狂了,妳…妳不知道嗎?”

他很狼狽,死命的將我的乳房壓過去。

“啊!姐夫,你…你這個是什麼?頂得人家怪不舒服啊!”

我故意伸手摸他一把,令他火上加油,還露出一副天真無邪的樣子。

“哎﹗我的好小姨,妳真是傻女,妳連這個也不知道嗎?”

“不知道呀!這是什麼,給我玩玩可以嗎?”

我一邊說著,一邊在他的地方輕輕撫摸。

他卻更加顯得尷尬,捉著我的手按著他的地方,面紅紅的不知所措。

“靜心,妳…妳的咀好漂亮,給姐夫吻一吻可以嗎?”

他的說話有點打結,恨本就已經情不自禁。

我沒有說話,他已經吻過來,厚厚的咀唇就吻著我的咀,我第一次和男人接吻,滋 味好特別。

他也不敢過份,只是抱著我吻,不斷地吻,另一隻手就似乎在指導我去憮摸他的身 體。

“靜心,我慢慢教妳…不要怕…

他一直當我是小女孩,地的手開始不規矩,雖然隔著衣服,但是我知道他在移動, 在我身上撫摸…

他摸著我的乳房,我當堂震了一震,成身就似乎通了電,他已經按捺不住。

他吻找的頸,咀巴的位置一直向下移,隔著衣服在吻我的胸…

他將我輕輕推倒在地扳上,然後跨上我的身體,我看見他的狼狽,不禁失笑。

“嘻…”

“妳…妳笑什麼?”

“姐夫,我不玩這個遊戲了…”

我推開了他,坐了起來,他當堂失望得有如一隻傻兮兮的小狗。

算算啦,我想沖涼…”

我站了起來,一扭一扭的走進浴室,我不知道姐夫的反應,但我感覺到他一定很失 望。

“靜心…”

“什麼?…”我回頭過來。

“我…我想…”姐夫尷尬的吞吞吐吐。

“你想怎樣…”

“我…”姐夫不敢說。

我知道他心裡想和我做愛,但卻不敢說,我更故意捉弄這個姐夫。

“你想和我擦背是不是?”

“是…是呀…”

他歡喜若狂的站起來…

我走進浴室,他也像一隻哈巴狗的走了進來。

“你要替我擦背,我要先看看你的身體是否合格。”

“為什麼?”他奇怪的問我。

“當一然啦,假如你的身體不榦淨,我才不會讓你替我擦背呢!”

我這個說法,令姐夫信服,於是他就開始脫衣服,地脫去T恤,露出強壯的身軀。

我看得有點心癢,然後他就開始脫去長褲,那個位置似乎要迫暴內褲似的,硬硬的 撐住了,我可以想像內的勁度。

我很想過去摸它一摸,但我不想降低身價,姐夫脫剩內褲也猶疑了一會。

他走過來捉著我的雙臂說:

“怎麼樣?現在可以替妳擦背吧?”

“你還沒有脫清光,我怎麼可以檢查到?”

我故意刁難,此情此景姐夫絕對任由我擺佈,終於他鬥不過我,連最後防線都扯下 了。

“啊!…”

我不其然地驚叫,姐夫的尺碼比想像中更厲害,而且雄渾有力,鐵錚錚的堅挺,我 真不敢想像這個東西姐姐如何受得了。

“靜心,現在可以了吧?”

事實上,我也被他強壯的身體弄得耳熱面紅,情不自禁的咬一咬咀唇。

“唔,你先進浴缸,我才脫衣…”

姐夫十分聽話,他走進已經開了暖水的浴缸,我也開始脫衣服。

我的短裙很簡單,很快脫得只剩下胸圍三角褲,姐夫卻金睛火眼,看得狂嚥口水。

我慢慢解開乳罩的扣子,他在期待,兩個如花蕊般可愛的小皮球彈了出來。

我還故意用手搓了搓,令他更加血脈賁張。

“靜心,下來,快下來,我為妳擦背…”

看她的急色相,似乎想將我吞下吐中,我動作有意放慢令他更加辛苦。

“靜心,快…快脫下妳的褲…”

他越是急,我就趣氣弄他,慢慢地將三角伕脫下來,然後用雙手一遮,神秘的地方 他只能驚鴻一瞥…

“來…來吧,靜心…”

“唔…浴缸不太大,我恐怕坐不下…”

我詐意地說…

“不…不怕,我抱著妳…”

他已急得面紅耳赤,雙手伸了出來,作擁抱狀,我就輕輕伸腳進浴缸,他就順勢一 拉,我給地抱住了…

“哎呀…姐夫,我叫你擦背咋,怎麼…”

“唔…給我抱抱…”

他從後的抱住了我,雙手已經貪婆地在我的乳房停留下來。

重要的東西更貼得我緊緊,有如燒熱了的鐵柱,在水中膨脹,我嬌扭地詐嬌。

“唔…你替人家擦背,怎麼在擁抱姒的,你騙人,我不沖涼我的說話嚇窒了姐夫, 他立刻鬆了手,拿起肥皂。

“好!好!乖!我替妳擦背。”

他真的替我輕輕擦著大褪,姿勢卻不變的頂著了我,地用肥皂泡在我的小腿大腿輕 擦。

相心不到姐夫的手勢也不差,相信地一定經常替姐姐這樣做。

“姐夫,你經常替姐姐擦背的嗎﹖”

“唔…”

他似乎十分投入,右手在擦,左手卻依然在移動,摸著我的大腿,咀巴卻有意有意 地親我的後頸。

“你覺得我和姐姐的身裁如何比較?”

“妳兩姐妹都是一等一的美人,有一方面卻很難比較。”

“那一方面?”

我好奇地問。

“妳姐姐每一吋肌膚我都摸勻,就連她最神秘的地方我都探討過,但妳…”

“唔,你就想…不要﹗”

我故意地呶起小咀…

“靜心,給我…”

他已急不及待,從後擁了過來,扳著我的臉就吻,他從後吻我的技巧很高,我也半 推半就地順從了。

姐夫的接吻功夫很到家,我也捨不得放開,吻得我全身酸軟。

他的手勢也自然撫摸我的乳房,力度適中,輕柔剛猛令我有點失控。

本來我想刁難他的,現在已被他的技巧所溶解,他將我移動過來,面對面地接吻。

姐夫很喜歡接吻,他慢慢的伸出舌頭在撩動我的小舌,我們根本就在濕吻。

他將我輕放在浴缸邊,利用這個地方作為枕頭,然後趁勢向我進攻。

他的勁度令我容納不下,我有點緊張,也有點痛,在水中卻有份難以言喻的感覺。

“啊…”

我長長的呻吟了一下,他已經順利進入了我的禁地,只是一點點痛,比我想像中順 利。

他開始抽動,在水中一面抽動,一面吻著我,我的秀髮也濕透了,我們抱得很緊。

雖然是我的第一次,但是人類天生都明白如何配台。

我感覺到姐夫的勁瘦,旭不停抽動,他咬牙切齒的捏著我。

“靜心…妳…妳…”

“姐夫…”

“我要…我要出來了…”

“啊…啊…”

“喲…”

我感覺到一陣熱流,在我體內激射,很神奇的感覺,難怪姐姐和姐夫歡好時如此忘 我…

我們擁得緊緊,在水中擁得緊緊…

水中更傳來吱吱連聲,我們由有節奏而變得瘋狂,我懂得配合姐夫。

第二日,我起床,看見姐姐和姐夫在梳化中,姐姐問我:“靜心,昨晚姐姐出去, 姐夫有沒有欺負妳?”

“有呀﹗”

我睜大雙眼。

“是嗎?他怎樣欺負妳﹖”

“他不煮飯給我吃。”

“是嗎?那妳吃什麼?”姐姐緊張地問。

“香腸,姐夫泡製的。”

我望一望姐夫,狡猾地一笑。

“哈!老公,你真行!”

“哈…哈…”

大家相視而笑,卻各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