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要當人家的情婦

(1)

我的名字叫做美娟,今年二十三歲,未婚,留著一縷過肩長髮,身裁極好,常自比為徐若宣的身段,尤其是展露笑容時更是像得沒話說,在三重市某國小教書。

照道理來說︰為人師表者,怎可以當人家的第三者呢?其實我也不想,從師院就讀以來,人家便一直抱著傳統的禮教自持,對於破壞家庭的第三者一向嗤之以鼻,怎奈自己會有今日的遭遇呢?

剛進這所學校,第一個有深入接觸的便是他,教務主任。他39歲,已婚,有三個小孩;他很熱沈,帶著我認識學校,並且直誇我秀外慧中,非常有靈氣,聽得人家飄飄然的。

第二天他還很客氣的順路載我回家,並且參觀他的繪畫工作室,真使我受寵若驚。後來我便成為他工作室中的常客,人家也蠻喜歡那兒的藝術氣息,總是流連忘返,並且對主任的好感與日具增。

三周後的一個下午,我們又藉故翹班,回到他的工作室作畫,美娟我這幾周來受主任的薰陶,也漸漸能畫出像樣點的畫作了。

那天他特別溫柔體貼,還準備了一個高高腳杯香濱,我們一邊聊一邊飲用,非常融洽。如此大概過了二十分鐘,人家開始覺得頭有些暈,視線開始模糊起來,茫茫然中我覺得有一雙手從背後摟著我的細腰,右手從上衣下面往上伸,撫摸我的乳房,左手竟伸探進人家的牛仔褲中,揉著人家的下體。

這使得處女的我招架不住,整個人便攤軟在他的懷裡,任憑主任親吻我的小嘴、脖頸、再往下解開上衣,親吻人家的乳房,舌尖滑過人家的乳頭、肚臍、小腹……

「嗯~嗯~」我開始有了感覺。

他的技術很好,脫光我的衣物後,幾乎舔遍了我的全身,尤其是當他每一舔到人家的陰和陰核時,人家便抽抖動了一下,在夢囈中︰「嗯~嗯~主任,不可以……」

「不可以~不可以~啊~~」

然後我感覺到下體好像有異物插了進來,剛開始是輕輕的,只在門口撕磨,淺淺的伸進來,再逐漸加深,後來猛力一衝,我叫了出來︰「啊呀!!好痛!」

「嗯~嗯~啊阿~~~」疼痛伴隨著快感,人家開始恢復些許知覺,抓著主任的裸露的胸膛︰「不要啊呀!好痛!」

主任不理會我的哀求,一直在我身上又是揉又是抓,他的陰莖不停的進出我的下體,直到15分鐘後,他洩了出來,才讓我喘一口氣。

回過神以後,我無力的穿著我的衣服,主任很溫柔的對待我,輕吻我的額頭說︰「美娟,我真的很喜歡你,真的,所以才會做出這種糊塗事。」

當下我的感覺是︰男人好像都是這樣,像極了電視劇中的台詞。在充滿羞愧之餘,儘管人家對主任也有些好感,但是無法原諒他,他是有妻室的人,怎麼可以這樣,做這種不負責的事來?!

我的外表雖然柔弱,但是我的個性卻帶點遺傳性的好強,我在內心決定︰我要報復,給主任一個難以抹滅的懲罰!!
Photo by Rebecca Ashley

(2)

週三下午,學校沒課,他約我到陽明山夢幻湖踏青。男人大多如此,只要上過床的女性便不再對她尊重,這我從他在上山的過程中得到驗證。

一路上,他一直撫摸人家的大腿,大概我穿著緊身窄裙的關係吧,白皙的皮膚、纖細勻稱的曲線,一直吸引著他,我還看到主任胯下鼓鼓的,裡面的寶貝彈之欲出。

到了夢幻湖,因為不是假日,遊客稀少,他攬著我的腰,邊走邊聊。人家其實也蠻喜歡跟他聊天的,因為他很幽默,常逗得人家哈哈笑不合攏,而且更重要的,不是一般膚淺的男人,只會逗女人開心而已,他常會暢談他專精的領域︰美術,美娟從他那兒得到不少啟發。

不過今天上山來,主任似乎不是真的來踏青,到了山頂,他便把人家拉到了樹叢中,開始親吻我的雙唇,順著耳朵、粉頸……兩手同時拉下我下著的窄裙與粉紅內褲,中指很有技巧的輕觸人家的陰核,由慢而快,他每點一下,我的快感神經便抽動一下。

女人的快感不一定要用抽插來磨擦陰道壁才能達成,陰核的撫愛,更能使女人高潮,開始時要溫柔輕觸,逐漸加重力道,最後快速揉動……Sorry,教師職業病又犯了。嘻嘻嘻!

我的下體被他弄得欲罷不能,另一手則繞著我的乳頭打轉愛撫。

「啊啊!……主任我愛你!人家受不了,主任你好棒!」

他看時機成熟了,便拉開褲襠拉煉,一根龐然具根彈出來,「哇~~主任,你的好大喔!」主任露出得意的笑容。

我雙手扶著樹幹,他便從我後面猛力插了進來,我遭這猛然的一插,兩腳差點站不穩。

「哇!!哇哇~~~~」因為是在山林,可以變化的姿勢不多,我被他干了大約十分鐘便洩了出來,陰道壁不斷收縮、抽搐。

他把我轉過身來,示意要我蹲下去幫他做口交,我覺得有些嘔心,一支充滿血筋的肉棒,龜頭脹大通紅,聞起來有些鹹腥。我本來想拒絕他,但刻不容緩,他已把陰莖塞進我的小嘴,有些快喘不氣來,一進一出的,他教我要讓男人也快感的話,用舌頭舔龜頭邊的凸出部分,愈快速男人愈爽,我只得照做。



約莫過了五分鐘,主任把我扶起來,並且幫我溫柔的穿好衣服。我說︰「主任,你還沒有出來呢!」

他說︰「其實男人不一定要出來才有快感,像我,看著我的女人一副欲仙欲死的樣子,便有很大的滿足感,不必像年輕氣盛的小伙子,只求一洩,女人的感覺對中年男人來說,更重要喔!」

我聽得一愣一愣的,不覺地又佩服起他來,不過嘴裡面還是撒嬌一下︰「主任,你好壞!」在心中又幫他加了幾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