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妹巧兒

高考終於考完了。為了專心讀書,考試前的整個月,我都完全沒有手淫。現在正是好好享受一下久違的射精了。
  我打開了電腦,播著以前珍藏的「四仔」。看了不久,AV女郎的呻吟聲已經使我的小兄弟迅速膨脹。我實在忍受不了,二話不說就將短褲褪下來,雙腳架在電腦桌上,隔著內褲磨擦著我的小兄弟。不久,我的小兄弟已經不能忍受內褲的壓迫。我連內褲都脫下來,超過20cm的小兄弟急不及待地彈了出來。我用炮對著眼前的AV女郎,並開始套弄我的小弟弟。
  我看著眼前的男優由被口交到射精為止,依然保持著石頭一樣的硬度。我加速套弄我的小弟弟,但仍然沒有射精的意欲。我正為我的持久力自豪。
  這時,姊姊突然打開我的房門,看見我用我的小弟弟對著電腦。眼前的一切嚇呆了她。但她很快就回過神來。
  「阿晨,你的妹妹哭著打電話來找你。」姊姊一邊紅著臉一邊說。
  「哦,我待會掛電話給她。」我就這樣呆呆地保持著姿勢,只是將套弄的動作停下來。面對這種尷尬的情況,我的小兄弟不禁軟了下來。
  「還有...下次要『打飛機』,記得要鎖門...」說著姊姊便逃也似的離開我的房間。姊姊那時的神情,實在是很可愛。
  沒有了手淫的興致,我便掛電話給我的妹妹巧兒。這個「妹妹」並不是我的親妹妹,只是我在學校鬧著玩認的。
  「巧兒,你什麼事了?」
  「哥哥..可以出來聊聊嗎?」聽聲音好像剛哭完一樣嘶啞。
  「隨便啦,我在你家樓下等你。」
  我換了牛仔褲和襯衫,隨手拿了銀包和鑰匙,就跑去妹妹的家了。夜間的風有點涼,但我仍然有點汗。雖然被她搞和了我久違的自瀆,但我都沒有怪她。
  來到她的家附近,不久她也到了。她穿著一件粉紅色的吊帶小背心和白色的短裙。我拖著她到便利店,買了一瓶diamondblack和兩罐啤酒,然後和她去了附近一個公園坐坐。
  坐下來不久,起先她還不肯說話。直到她喝了大半瓶diamondblack,她的臉開始有點潮熱。突然她撲倒在我的懷裡。嗚嗚大哭起來。
  「為什麼他不要我?」她一邊哭一邊抽搐著。我輕輕撫著她的背。但我的腦卻變得愈來愈不安份。不知怎的,她豐滿的乳房壓在我的胸口,隔著薄襯衫連她的乳頭都能清楚地感覺到。她的頭髮夾著一種潤發精的香味,輕輕的在我頸邊擦過。最致命的還是她的手臂壓在我的小兄弟上,她抽搐著的身體為我帶來強烈的刺激。我的小弟弟雖然已經迅速膨脹,但她卻好像毫不在意,繼續在我的懷中嚎啕大哭。這時,色情的東西頃刻充滿了我的腦袋。
  我抬起她佈滿淚珠的臉,不顧一切的吻下去。我的雙手令她離不開我的吻。結果她終於軟化了。我溫柔地親著她的小嘴,感受到她淚的鹹味。我的手開始不安份,右手環住她的腰,左手則開始向她的私處探去。她感覺到我開始蠢動的性慾,霍地站起來。
  「哥哥,我...」
  「好妹妹,讓哥哥好好地安慰你。」
  「不可以呀哥哥,我...」
  「妹妹,我喜歡你呀!我不想讓你哭!」那時的我,的確是想著跟她做愛的事,但不知怎的,衝口而出的說出這番話。我不等她反應,就這樣抱著她,將她的身體壓向我,瘋狂地強吻她。毫無反抗力的她,不知為什麼,對我探向她私處沒有之前的抗拒。
  我持續地跟她親吻,將舌頭伸進她的嘴裡。右手便在她的乳房上搓揉。她的乳房實在豐滿,連我的大手也不能將她的乳房整個包住,我實在不明白,為什麼這麼一件小小的背心能將她的乳房包起來?左手則繼續伸進她的裙子裡,隔著她的內褲輕柔地撫摸她的私處。當我在她的陰唇上用力一按,她反射性地昂起頭,發出「嗯嗯」的呻吟聲。這時的我,已經不是跟她親吻和愛撫就能罷休。
  「好妹妹,哥哥好想要你呀。」與此同時,我的手指正越過她的內褲,在她已經濕潤的肉縫中輕輕一勾。她竟然忘我地「啊」的叫了出來。我的小弟弟已經興奮到極度,彷彿隨時就要將我的內褲撐爆,從我的牛仔褲中伸出頭來。
  我攬住她的腰,跟她來到地下停車庫的樓梯。這條樓梯因為門鎖壞了,所以幾乎沒有人來,再加上只要轉個彎,下面的人在幹什麼,上面的人也完全看不到。我曾經多次幻想過將女生帶來這裡打野戰,想不到今天竟然會夢想成真。
  來到樓梯下,我急不及待地繼續剛才的愛撫。意想不到的是,妹妹竟然主動攬住我。我看著她楚楚可憐的臉,決心今天一定要將她吃掉!我將她的小背心和短裙脫掉,她的乳房簡直像兩座小山。那個淺藍色的厘士胸圍,勉強地承托著她的乳房。面對如此玲瓏浮突的曲線,我急色地搓著她的雙峰,隔著胸罩用手指甲挑逗她的乳頭。她的小豆豆一下子就硬了,連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
  「巧兒,你的三圍有多大,你從來沒告訴哥哥,你的身材是這麼驕人!」我滿足地看著她的身體,實在是太美好了!
  她怯生生地小聲回答:「上圍是..35d,其他是24和34...」難怪我不能單手包住她的乳房!實在是大得可以!我將她的胸罩往下扯,兩座巨峰便陡然彈出來了。粉紅色的乳暈,只有一個五毫錢大小,但她的乳頭卻硬得誇張。我一方面用舌頭舔著,為她的乳頭服務。我試著用口吸吮著她的乳頭,然後冷不防的用舌尖劃過,她對乳頭的反應好像非常敏感,彷彿就像通了電一樣。一方面毫不停止左手對她私處的攻擊。巧兒只能用刻意抑壓著呻吟聲回應我的行動。
  我再也忍不住,將她的內褲也脫了下來,然後隨手塞進我的牛仔褲袋內。我故意站遠一點看看巧兒。全身除了穿著一雙可愛的白襪外,現在的她已經是一絲不掛。除了乳房之外,她修長的雙腿更進一步挑起了我攻陷她的慾望,中間只有一片稀疏的陰毛。她的臀部並不大,但很柔軟。雖然她已經十七歲,而且她的臉就像十六歲的少女,但身體已經發育得異常完滿。我一把脫掉了上衣跟牛仔褲,只剩下一條灰色的男裝內褲。我的小弟弟已經完全硬起來,硬度只怕可以跟混凝土一比。
  「巧兒,幫我摸摸它。」巧兒依言地用她的手掌覆在我的內褲上,她的手掌只有我的手一半大小,自然不能將我內褲的突出物完全包裹。她輕輕地捧起我的春袋,溫柔地吻一吻。她的指甲偶爾刮一刮我的大炮,使我愈發難以忍耐。
  我慢慢褪下內褲。超過20cm的大炮第一次在巧兒面前出現,雄偉地挺立在我的腰間。「哥哥的那話兒也很大呢。」她吃吃地笑。不知何時,她變得色起來。她用雙手將我的陰莖包起來,但仍然不能將我的大龜頭包住。巧兒慢慢套弄我的大炮,感覺就像有人用羽毛在磨蹭我的陰莖。
  「巧兒,哥哥很癢呀,可以幫我舔舔嗎?」巧兒就這樣跪在地上,小心翼翼地用她的舌尖舔我的馬眼,我閉上眼享受著她的手指和舌頭服務。套弄了約十分鐘,巧兒的手便緩慢下來。
  「哥哥,我好累...」她那時跪坐在地下,左手放在自己的私處上。現在的她顯然是想一嘗被男人抽入的滋味。既然她如此暗,我自然要讓她知道我的厲害。
  「那麼,換哥哥來幫巧兒吧。」我讓她站起來,先讓她背對著我。雖然她個子比我矮大半個頭,但她的私處卻在貼近我小腹的地方。以前她總說自己有四十四吋長腿,現下我終於相信了。我先用兩隻手指撐開她的私處。
  「哥...痛呀!」
  「那,哥哥要進來囉。」我讓巧兒轉過來跟我面對面。然後讓我的陽具慢慢向她的私處推進。或者她還是處女,她的私處實在緊得可以。我只能將龜頭推進去,但已經感到極為困難。我抱起她的腰,試圖利用她的體重令我的陽具能順利地進入。但也只能再向前插入一吋左右。
  「好痛呀!」
  「巧兒,我們換個姿勢吧。」我在不拔出陽具的情況下,將她放在地下。打算用最普通的體位進入。巧兒的私處已經濕得要滲出水來,但我仍只能插進三分之一。我緩緩將整個身體壓向她,她緊縮著的私處差點讓我爽到失去知覺。再插入了一點,我感覺到她的處女膜。我親一親她的額頭,抱著她在耳邊說。
  「可能會有點痛,但記得要放鬆啊!」或者她已經開始享受下體被男根插入的快感,只能輕聲地回應我。
  這時,我縮起我的臀部和腰,然後猛力一刺。我整條男根都在這次進攻中,完全進入了她陰道的最盡頭。我已經感覺到巧兒因為這次強烈的攻擊而全身劇震。
  「啊!!」巧兒近乎是慘叫出來。她攬著我的那雙手,拚命地掐著我的背。我及時的將嘴覆在她的嘴上。雙手更加用力地抱緊她,好使她可以平靜下來。但我清楚地乳房已經變得更豐滿,而且像發燒一樣熱燙。
  「好了點沒有?」我就這樣一動不動的插在巧兒的體內。讓她顫抖的身體平伏一下,同時細味交媾的快感。在我停止抽插的時候,想不到巧兒的身體竟然開始抽搐起來。她差不多達到高潮了!
  「巧兒,舒服嗎?讓哥哥令你更爽吧。」她現在只能用喘氣來發洩著體內的快感。我緩緩地抽插著,插著去之後,巧兒的陰道仍然緊緊地夾著我的陰莖,但我在她愛液的潤滑下,已經比較輕鬆地前進後退,當然插進去的快感一次比一次強烈,我現在更害怕我會在她完全高潮之前射精。
  我先調整一下呼吸,讓射精的衝動稍減。然後加速地進行活塞運動。「卜茲卜茲...」在猛力插抽的時候,在我們的交接點傳來令人興奮的聲音。她已經爽得仰起頭,挺起胸部。身上的不隨意肌都緊繃著,腰肢更配合我的動作左右扭動。我索性將她整個抱起來,使我的陰莖能更進一步地深入。
  隨著巧兒的一聲低喊,我感受到一股又燙又濕的黏液充斥了她的陰道。「哥.你...你射精了?」
  我非常愕然,因為我根本感覺不到自己已經射精了。我害怕令她懷孕了,慢慢將陰莖抽離她的陰道。在我放下她的嬌小身軀,她的雙腳竟然軟下來,幾乎站不住腳。我用手指沾一沾那些黏液,然後不禁失笑:「巧兒,這些是你陰道的分泌物囉。想不到她這麼快就高潮囉!」
  「是嗎...」巧兒好像還不太相信的樣子。
  「你看啦,如果哥哥射精了的話,我的根還能這麼硬嗎?」拔出來的陰莖,仍舊像石像一樣挺立,感覺上比進去巧兒的陰道前變得更粗更大。巧兒手摸著我又紅又熱的陰莖,安心的笑了。
  「巧兒,剛才舒服嗎?」
  「嗯...」
  「那,還想要嗎?」
  巧兒將頭壓得低低的,含羞答答的樣子令我的陽具更加挺拔。我實在很想她跟我說一聲「想」呢!終於,我聽到她如蚊鳴地說:「嗯...」我高興得將她抱起來轉圈圈。被她的乳房壓在胸膛上的感覺實在是美妙得難以形容。
  我讓她雙手抓住樓梯的扶手,然後將她的臀部托起。我將面埋在她的股間,用舌頭舔著她的陰戶。她的呻吟聲就像電子琴一樣隨時變調。她的愛液如噴泉一樣從陰道流出來,但我已經用舌頭刺激著她的陰唇和陰戶。她的身體又像剛才一樣不自覺地抽搐起來。我把握時機,從後插入。
  我已經不用像剛才那樣顧忌些什麼,為了令她更加爽,我使盡全力地抽插,不但速度加快了,每次頂進去的時候,我也必定要將整條根插進去才肯抽出來。巧兒全身再一次滾燙起來「啊..啊...啊」地叫個不停。可能因為我們也算是在打野戰,所以她的叫聲仍舊刻意地保持低聲。
  抽插了好幾十下,我將手放在巧兒雙膝之後,再將她整個抱起。以我刺擊的力度,再加上她身體下墜的重量,巧兒終於忘我的大叫出來:「啊!爽.爽..哥哥好.厲害..我.我..快不行了..停...停下來...」憑著她的痙攣,不用她說我也知道她即將再一次地高潮。我毫不理會她的哀求,更強烈地刺進她的最深處。「我不行了..」巧兒說完之後,竟然尿了出來!
  在她尿完之後,我依然抱著她痙攣不已的身體,不禁氣喘起來。「放下我…」其實我也開始支持不住,便慢慢坐在地上,讓她站起來。
  「巧兒是不是爽透了?」我一邊吻著她的頸,一邊搓著她的乳房。
  「嗯..」她就一直坐在我上面,我想她是連起身都做不到。
  「但哥哥還未射精呢...怎麼辦?」
  「那...」巧兒掙扎著爬開,然後轉過來,甜甜地笑一笑,用手抓住我的陰莖。她只能趴在地上,用一隻手套弄我的陰莖。她將身上靠過來,用胸前的雙峰夾緊我的陽具,上下地動著,並用嘴吸住我的龜頭,用舌頭刺激著。她的嘴巴簡直像她的陰道一樣緊迫。就這樣口交了一會,她更將我整條陰莖都含在咀裡,我終於忍不住了。
  「巧兒,哥哥..要射囉。」巧兒聽到後,急忙將我的陽具吐出來,就在這時,我的精液衝破精關,激烈地噴在她的臉上和乳房上,她反射性地閉上眼,連她的眼睫毛和頭髮都沾著我白濁的精液。忍了整個月,我射出的精液多得有點誇張,幾乎相當於AV中兩三個男優所射的精液。



  「哥哥好壞呀..」巧兒一邊笑一邊罵我。這時她的表情幾乎令我想再干她一次。她用手指逐點逐點地將沾在臉上的精液,撥進自己的嘴裡吮飲。然後用左手將胸上的精液塗滿自的乳房。巧兒這時春心蕩漾的表情,令我剛軟下來的鋼炮再一次硬起來。
  我將她抱過來,靠著我的肩休息著。期間自然少不了跟她濕吻和愛撫她的私處和胸部。她的嘴裡還留有我些許的精液。
  過了一會,我替她穿上衣服,她也幫我穿衣服。然後再深情一吻。吻了約一分鐘後,她推開了我。
  「很晚了,我要回去囉。」我看看手提,原來已經十一時。我在九時左右出來,想不到已經跟她搞了近兩小時。無奈之後,只能攬著她的腰送她回家。
  來到她家樓下,我跟她說:「巧兒我還想要你呀!」
  「下次吧!」嘿嘿,她是屬於我的了。「但不知何時才有空出來陪你呢...」
  「不要緊!」我送了她上樓後,就一個人回家了。我這時才發覺,她的內褲原來還在我的牛仔褲袋裡。看來這陣子就算她不肯出來,我也可以用她的內褲「打飛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