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中了老公的計謀

我老公有點變態,他喜歡看我被別人搞。不過說實在的,我老公做愛的功夫也很不錯。
有一天他吱吱唔唔的,他說有件事情要請我原諒,我問他是什麼事,他就是不說。
到了晚上他來了一個同學,老公介紹說他叫Paul。大家都是年青人,而且Paul和我又是同屬一個工作環境,所以我們很快就熟悉了。
Paul是老公中學同學,後來考上了教育學院體育系,現在在一所高中任體育教師。他長得很帥,客觀上說比我老公高大英俊多了,是那種讓少女一見鍾情的白馬王子。第一眼看上去他讓我眼睛一亮。心想為什麼當年卻遇不上他的呢?
晚上我洗澡完畢後,看見他們倆個坐在沙發上小聲地嘀咕著什麼,老公不時用眼睛瞟我,Paul則低著頭哧哧地笑,我想他們肯定沒有說什麼好!老公說晚上Paul要在我們這裡留宿,叫我去收拾床鋪。我想他回家很方便的,幹嗎要在這裡留宿呢?不過我不好意思問。我盡量把床鋪得很舒服,給客人一個好的印象。
晚上Paul進了我為他收拾的房間,關上了門。老公一把就抱住了我,我打了他一下,輕聲說小心點兒,別讓Paul聽到了。老公說:「沒關係的,Paul是我好朋友。」老公擁我進了臥室,可能是因為有人在家裡吧,我堅持把燈熄滅。
老公那晚表現得很特別,他先把我的衣服全脫了,然後特別溫柔地吻遍了我的全身,又不停地舔我的陰蒂,同時他的手又在我身上輕輕地撫摸著,又搓揉我的乳頭,撩得我淫水直流,我以為他快要插我了,他卻說讓我等一等他要去上個廁所。
老公走後我更加渴望了,我自己用手輕揉下身我的陰唇一邊小聲叫著,一邊焦急難耐地等老公來操我。終於他進來了,我笑問了一句:「你要死呀,去了那麼長時間。」
他熟練地爬上來架起我的雙腿,一根大陽具噗滋一聲插進了我的陰道裡。「啊、啊、啊……爽啊!啊!」真是爽極了!我淫蕩得盡情地直叫,他賣力盡情地插著。
我感到他有點不一樣,只覺得他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能幹得多。突然我覺得他不是老公,我驚叫了起來:「你是誰?」
燈突然亮了,只見老公站在床下,而爬在我身上幹我的卻是Paul!三個人都裸著身體,Paul的陽具還插在我的陰道裡,我的大腦一片空白,我像傻了一樣躺在床上一動也不敢動。
老公說:「Angel,我早就請你原諒過我的,真的,Paul是我的朋友,我和他不分彼此,再說我這樣做只會讓你更爽,Paul是很能幹插你的呀!」
我呆呆地還是不說話,Paul用陽具插了我兩下,我仍然沒動,Paul又再用陽具插了我兩下,我仍然沒說話。老公望著我,一臉的歉疚,認為玩完了,Paul從我的陰道裡抽出了他的陽具站了起來居高臨下的看著我,他的那根大陽具也雄赳赳地在我面前,傲視著我,上面沾滿了我的淫液。
Paul的陽具又長又粗比老公的整整要大上一號,粗大的龜頭在燈光照射下很亮,陰莖上的血管象蚯蚓一樣盤旋著,他的陰毛也沾滿了我的淫液濕露露的。
這時我心想反正我也被Paul插入過了,而且被Paul插入的滋味確實不賴,而且又不是自去偷,是死鬼老公立意,不如開放點,好好的享受一下,心想通了,於是我坐了起來,用雙乳貼著Paul那兩條長滿長毛的腿,我用手拿著他的大陽具輕輕地把龜頭送進了我的嘴裡。
老公笑了起來,他不知是對我還是對Paul說話,他說:「我早說過可以的吧,沒有那個女人是Paul征服不了的,你從來不曾對我口交,剛一見到Paul就用嘴巴舔了起來,Paul,看來你的魅力比我大呀!」
氣氛一下子活躍了起來,老公也上了床,把陽具朝我伸了過來。我用手套捋著Paul的陽具,騰出嘴來含住了老公的陽具,然後把Paul的陽具往我的陰道裡塞了進去,Paul就這樣在我陰道裡又抽插了起來,Paul插我時發出「噗滋、噗滋」的聲音。
真的又過癮,又淫蕩,我又發出淫叫:「啊……呀!…哦…哎…!操死我了!噢…噢…噢…」他抽插得使我差點爽昏了。
Paul的動作越來越猛,我想Paul大概快要洩了,於是我叫Paul把陽具從我的陰道拔出休息一下,Paul大力猛抽了幾下拔了出來,我淫水流了一大片。我老公這時挺著他的陽具趴到我身上插了進來。
「啊…啊…呀!老公!我要你操死我…啊…啊…啊…啊!」「我要你再說得髒點……說自己是淫妻……」「啊…啊呀!我是……淫妻…!」「老公!可……可……不可以……射我!啊…啊…啊…啊!」
「是誰的淫妻?」「是……是老公的淫妻……」「噢…啊…老公!可……可……不可以……射我!啊…啊!」「是誰要我射?」
「是淫妻想…要…老公的精!我真的……真的……吃不消了!啊…啊…啊…啊呀!老公…老公!射…吧!啊…啊…啊!射死我吧!啊……啊呀!」
這時Paul把他的陽具往我的嘴伸了過來,我舔著Paul那粗大陽具,享受著老公的抽插。老公喜歡看我被別的男人幹,抽插了百多下就叫Paul來幹我,Paul的陽具從我的嘴中拔了出來,又插入了我的陰道,Paul的陽具又硬又長,插的比老公舒服多了。
「噢……噢……好硬……我要……噢…噢…」「Angel,我要射了……」
「噢……射吧!啊…啊…!射進去吧!噢……啊……」
我也洩了好幾次,Paul把暖暖的精液一大股一大股的射進了我體內,實在好舒服。
「噢~~~」我又來了一次高潮。
Paul的陽具從我體內拔出時,一灘夾雜精液和淫水的混合液,從我的陰道內流出,Paul一拔出,我的老公又幹了進來,濕潤的陰道特別好插,Paul在我陰道裡射的精液成了最棒的潤滑劑,老公幹得特別起勁,沒多久就射進了我的陰道。之後只要誰的陽具還能翹起來的話,誰就來插我的陰道。
我老公似乎特別喜歡看我被別的男人姦淫,Paul在插我時,老公還趴著看Paul插我陰道的交配的地方,Paul的陽具插著我的陰道,大龜頭在我的陰道裡一出一進的,我的陰道被大龜頭戳得「汃嘰…汃嘰…汃嘰」的淫聲,好大聲。
「老公!我死啦!我被Paul插得死了!噢……噢……啊…啊…操死我了!」老公在一旁一面打著飛機,一面仔細的看著我的的陰道被Paul插抽的地方。
當Paul插入時,我的陰道兩邊的陰唇就跟著Paul那粗大陰莖帶著進去,Paul的陰毛和我的陰毛混在一起,還夾著濕濕的淫水,Paul抽出來的時後我的陰唇兩旁的肉被Paul的陽具帶得往外翻的特別厲害,因為Paul的陰莖比我的老公粗。
老公又要我說得很淫,有時我被插得亂叫,我雙腿夾著Paul的屁股:「噢……哎……快操死我!你在我老公……面前……操死我……」
我想老公看著我的的陰道被別人幹弄姦插,比他插我還爽,那一夜只要Paul的陽具一硬,就往我的陰道裡插,Paul挺著陽具的屁股就趴在我身上,一拱一拱的往著我的陰道裡插。
Paul插我的時間比我老公多,老公說以後要插我的時間有的是,讓我享受Paul那粗大陰莖的姦淫,老公也樂得在一旁欣賞我和Paul性交的淫景。我也樂得雙腿夾著Paul的屁股猛搖,猛頂!
老公後來也加入我們,老公和Paul那次都幹得特別起勁,兩人在我的陰道裡灌了無數次的精液,射到他們兩人射不出精液為止,我看到他們射到最後,一面打哆嗦,一面射精,射出的精液,只有稀稀的兩滴水而已,看來他們的精液被我的陰道搾乾了。
事後我老公的陽具,還隱隱作痛了幾天,我的陰戶也被他們兩人幹得紅紅腫腫的也休息了好幾天。
後來Paul結了婚,也把他老婆帶來我家。Paul的老婆知道我們之間的事以後,也願意和我老公幹。就這樣每到假期,我們時常在一張床上,四人赤裸相對。Paul姦著我,老公姦著Paul的老婆。
有時換回來插自己的老婆,大部分都是插對方老婆比較多,幹累了就抱著插著睡,睡到天亮。睡醒了,洗個澡,我們兩個女人就赤裸的在屋內,煮東西大家吃,吃飽了,兩個男人又來搞我們兩個女人。
這樣荒淫無度的日子實在是多彩多姿,Paul不知到射了多少精液在我體內,我老公也努力的灌溉著Paul的老婆,我覺得這樣淫蕩的生活就很滿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