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蕩的老婆

自從我擁有靜香—美麗的奴隸之後,我每個星期都會去靜香家,調教她美麗敏感的肉體。靜香潛藏體內的性欲也被我慢慢挖掘出來,對快感的渴望,使靜香變得艷麗、性感,那與靜香自小良好的教養與典雅端莊的本性形成了淫邪的對比,那也正是靜香令我著迷之處。想到靜香含著淚珠,美麗的身軀不由自主抵抗男人玩弄,一邊發出哭泣聲,一邊求饒道:『不要!,最討厭!』,但相反地,被茂盛黑草圍繞的肉洞不停地流出淫汁,如少女般的櫻色乳頭挺立堅硬,一邊淫蕩地搖晃著纖腰美臀,一邊發出甜美哼聲…褲裆裡的肉棒開始挺立,通往欲望之路,我不自覺越走越快……
靜香跪坐在床上,穿著我改良過的黑色喪服,美麗的黑色長發盤了起來,嬌嫩的唇塗上艷紅的丹蔻,前襟敞開,露出雪白豐滿的奶子,有如多汁水蜜桃,纖腰雖然苗條,仍然具有人妻該有的豐滿感,下擺是特別裁短並且前後開叉的,後面高聳的屁股隱約露出,優美且充滿彈性,前面在大腿根部的濃密黑色草叢毫無遮掩,和高雅雪白的肌膚形成強烈對比。
我正對著中澤的靈堂,悠閒的坐著。
『你自己說吧,在亡夫面前大聲說出來吧。』
靜香羞紅著臉,小聲說道:『請…摸靜香的胸部。』
『好色的奶子!』我無情的糾正:『而且是懲罰,代替中澤懲罰淫蕩不知羞恥的未亡人。』
『不要再提中…嗚…嗚。』
『這麼快就忘了丈夫了嗎?真是無情的女人。』
『不要再說了。』靜香低下頭,哭道:『……請懲罰下賤的靜香,盡量玩弄好色的…奶子吧!』,一邊挺起傲人的乳房,雪白的雙峰不住地晃動。
『要我玩弄靜香的奶子嗎?好吧。』我笑道,一邊伸出大手。
『啊……饒了我吧……』在被我揉搓的羞辱感中,靜香開始啜泣。
『嘿嘿嘿,靜香的奶子真柔軟。我這樣弄,靜香會感到很舒服吧。』我慢慢地搓揉著雪白的奶子,同時用手指用力夾住乳頭旋轉。經過多次繩索捆綁蹂躏以後,靜香的乳房早已經非常敏感了。這時候再經過捏弄,靜香的乳頭已經堅挺到駭人的程度。
『不要,不要,請放過靜香吧。』
『雖然說不要,但是靜香自己主動要求的。看吧,奶頭已經硬挺起來了,這是感到舒服的證明。』
聽到我說的話,靜香只好緊閉上眼睛,咬緊下唇,但我好色的手指就好像有吸盤一樣的不肯離開奶子。靜香一邊發出哭聲,但卻一邊發出甜美的哼聲,不安分地扭動身體。
『嘿嘿嘿,現在開始玩游戲吧。』我用力夾住靜香的奶頭,說道:『噢,不,應該是教育,首先就從這裡開始吧……來說,我在摸得是哪裡?。』
『是…乳頭。』
『很好,果然是很乖的奴隸。』我另一手向下探去手指捏住靜香的陰唇,力的翻開,露出怕羞的陰核:『那這裡呢?。』
『啊……我不能說……啊啊。』靜香已經羞紅了臉,完全不敢正視自己下身。
『快說!這是對奴隸的教育,快說這裡是哪裡。』
『不要…饒了吧…不要叫靜香說出那種難為情的話。』靜香狼狽不堪地一面哭,一面向我哀求。
『快說,不然就……』
『不,不……』
『那還不乖乖說出來!』
『好吧……一定要我說出那樣難為情的話……』靜香做出豁出去的表情,美麗的臉孔漸漸蒼白說道:『那裡是………陰核。』
『什麼?完全聽不到。』
『陰核,是靜香淫蕩的陰核。』靜香哭喊道。
『嘿嘿嘿,說得很好。』我說道:『靜香想要我玩弄好色的陰核嗎?。』
『請盡量玩弄…』
『嘿嘿,如果在陰核這樣地揉搓,會變什麼情形呢?。』我一邊在陰核上大力揉搓,凶狠的挖弄。
『很舒服……很熱……會流出……的汁。』靜香敏感的肉體受到刺激,像火燒一般紅的臉左右搖擺著。
我繼續慢慢地揉搓陰核,說道『這樣用手指慢慢揉……就是讓靜香高興的方法吧?就算是不願意,也會流出這樣多的蜜汁出來。』,甜美的蜜汁順著手指流出來,我一邊把沾滿蜜汁的手指放入口中。
『啊……太過份了…不要啊。』受到強烈的刺激,靜香的大腿已經分開到不能再分開的程度,敏感的身體漸漸開始發情,喊道:『啊…別再欺負了我……啊啊啊。』,豐滿屁股也開始扭動。
『嘿嘿嘿,果然,淫蕩的身體,有了快感啦。』
『靜香受不了,快…快…』
『快怎麼樣啊?。』我明知顧問。
『肉…棒……』靜香好像瘋了一般哭喊。
『嘿嘿嘿,如果是自己想要的東西,應該要自己主動才有禮貌吧。』
『啊!受不了……』靜香開始大聲哭泣:『求求主人……插進來吧。』
是嗎?真的那麼想要我的肉棒嗎?嘿嘿嘿,我也是很想插靜香的小穴,可是最近腰痛,實在不能移動。所以靜香只有自己過來把屁股放下去,這樣我才能順利插進去。』我完全不為所動。
『這……這……』靜香猶豫不決,但不斷自我磨蹭的下體,充分顯示出靜香正在燃燒的欲望。
『那是很簡單的事,只不過是屁股對准,用力放下去而已。』
靜香雪白的美臀緩緩對准我的肉棒,開始向下移動,到達肉棒的上方時,屁股開始下沉。
『嗚…嗚…嗚。』靜香發出恥辱的哭聲,可是當美麗的屁股要接觸到我的粗大肉棒時,我的肉棒卻故意閃開:『嘿嘿嘿,這樣的做法是不正確的,要求別人要更有禮貌才是,更淫蕩地搖晃屁股吧。』
這是作不到的啊…饒了我吧……』靜香為追逐搖動的龜頭,淫蕩得扭動著屁股,雪白成熟的肉體充滿汗水,不停扭動顯得非常淫糜。
『隨便啊,不然,我不插也是可以的。』我好整以暇的說道。
『不,請…原諒靜香。』靜香的屁股不得已,努力地找尋肉棒,終於,雪白的屁股碰到我的龜頭,靜香猛然向下,我粗大滾燙的肉棒插入肉洞中。
『啊…啊…啊。』強力的沖擊讓靜香猛然仰起頭來,不知是快感還是悲哀,靜香不停的哭喊起來了。
『自己開始動吧!』
『嗚……嗚……嗚。』靜香一邊啜泣,一邊開始挺腰。在中澤的靈堂前,靜香不停的晃動腰部,扭動屁股,並發出甜美的哼聲,隨著哼聲,靜香目光漸漸變得呆滯,嘴角流出閃亮的唾液,黑色的長發舞動著,主動扭著腰追求著肉棒。
我不禁露出微笑。
走出電梯,我准備離開公寓。迎面走來的一個四十幾歲男人,強壯的身體,比我還高一個頭,但肮髒的衣服好像幾天都沒換了,全身帶有一股特殊的酸臭。我不禁皺起眉頭,搖頭暗道:『這個高級公寓,怎麼有那麼邋遢的人。』
『您好,我是大樓管理員,我叫熊田。』熊田禮貌性地問好:『您最近好像常來?。』
『是啊,五樓的中澤靜香夫人是我的好友。』我敷衍道,心中暗想:『其實靜香是我的奴隸。』
『中澤夫人,那個美人嗎?。』熊田舔著舌頭,眼神裡充滿掩飾不了淫邪,說道:『這麼漂亮的女人,真是可惜。』
對於不小心露出心底的欲望,熊田不好意思的傻笑:『您慢走。』很快的離開了。
我看著離去的熊田,一個邪惡的想法萌生………
『不,絕對不行。』靜香嚴正地拒絕了。
『這可不是奴隸自己可以決定的。』



『嗚…嗚,求求您,饒了我,千萬不要啊。』靜香連忙用赤裸的奶子摩擦著我的胸膛,濕潤的下體跨坐在我身上,女體急促地扭動,說道:『主人要怎麼玩都行,玩弄靜香的陰戶、肛門吧,千萬不要讓我去跟熊…』靜香似乎連熊田的名字都不願提起。
『可惡的奴隸!』我生氣的把懷中靜香拉起,抱著全身赤裸的未亡人到門前,把靜香給推出門外,再重重關上門。
『快讓我進去啊。』靜香在門外瘋狂的喊。
『我不要這種奴隸了!誰要給誰吧!』
『拜托,我不敢了,請原諒我吧,讓我回來吧。』靜香已經開始大哭了。
我默默的打開門。
『等下熊田就會來了,我剛剛已經跟他說好了。』我說道:『如果再羅唆,你等一下就赤裸著待客好了。』
『不…千萬不要!』靜香連忙閉嘴。
『快去准備吧!』我一面進入房間,等待觀賞精彩好戲。
一時間後。
『叮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