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和哥們的女友

遙,是個可愛的女孩,像所有的北京女孩一樣,一五八公分左右,很瘦。笑容很燦爛。我認識她,是因為我的一個高中同學,他們兩個是情侶。
記得那時二零零零年的夏天,我和兩個高中的同學,分別帶著自己的女友去壩上。草原很綠,馬很健壯,女人很靚。
晚上住在一個大套間。三對人,三個房間。就好像商量好了一樣,三組人晚上同時想起來女人呻吟的聲音,聲音不大,但是卻很銷魂。漸漸地傳來了隔壁哥們粗壯的喘息聲音,過了幾分鐘他們結束了。
就剩下我們兩個房子的男人在默默的比拼著體力,我的女友很賣力,也很驕傲,不願意她的男人那麼輕易放射自己的激情,她蠕動著,配合著,獲取著,快樂著,同時關注著隔壁的進展。
終于,我爆發了,顧不上比賽,只是體會著那種瞬間的快感。才發現隔壁也已經悄然無聲……
第二天早上,最先結束的那個房間,也就是遙和她的男友,先出去逛了。我們幾個吃飯,打牌。等到了太陽出來了,才出了屋子。這個時候發現他們兩個回來了,氣氛不算融洽,我們還插科打諢,說,不是晚上沒伺候好吧,要不你們兩個繼續,我們四個出去?呵呵,畢竟礙于我們的面子,緩和了。
到了晚上,一幫人圍坐在篝火邊,看著另外的一群人放鞭炮。正好其中有幾個是認識的,就聚到了一起。開始放DISCO,跳舞。那個時候的我,和現在的我差別很大。讓我都陌生的很,一個人跑到遠遠的地方,看著他們,就像個憤世嫉俗的男人,冷眼看著世界。遙不知什麼時候走到我身邊,坐下。靠著我,只說了一句,我覺得你感覺很好……
其實那個晚上什麼都沒發生。畢竟我不會做欺負哥們女人的事情。不地道。
後來過了一段時間,遙給我電話,說他們分手了,想讓我陪她。我直接就把電話掛了,只說了一句,那是我的哥們,我不能去。這中間斷斷續續的過了將近半年,遙總是把電話打過來,而我也盡量避免這種情況發生。後來哥們去了加拿大,我們之間也基本上沒了聯系。
大概是在二零零一年八月份,畢業了,遙約我吃飯,那時正好趕上她做售樓小姐,而我姐姐正好要買她那個項目的樓盤,所以我答應了。記得好像是在阜成門外有個小土豆(現在好像沒有了)。她穿個粉色的小裙子,打扮的很入時。陪著聊天,說了說正經的事情,晚上非拉住我,讓我陪著逛街,為了我姐姐的那個折扣點,我想也是應該花點時間花點錢。就給她買單吧。
那個時候住在東邊的一個小房子里面,晚上遙非要去我的房子看看,正好路過,也踫巧要拿個東西,就回去了。誰知道會發生後邊的事情。
剛進屋放下東西,我喝口水,遙也拿了瓶水,很突然她從後面抱住了,輕輕地說,我想你,想你要我……
她的手漸漸的撫摸到我的褲襠,輕輕地劃過我的大腿,大腿間傳來的快感讓我很自然地撐開腿。遙的手解開我的拉鏈,一點一點的進入我的褲襠,緩緩的套弄著逐漸膨脹的陰睫,一段時間後快感逐漸增加,小弟弟也膨脹至大。
遙很快的轉到了我的面前,蹲下去,邊舔舐邊拉開我的褲子,雙手撫摸著我的雙腿,並用眼神,那個嫵媚的眼神看著我的陰睫,用手暴露出我的龜頭,很自然的用舌尖左右舔舐摩擦敏感的邊緣部位,強烈的快感讓我漸漸放開雙腿,自然地順著遙的動作反應,配合著她的嘴唇。
遙一口氣全部含住了我的整個陰睫,我當時很詫異她很小的臉龐,但是卻能容納我的巨物,遙使勁用嘴唇抵住我的陰睫,並深深地吸吮喉嚨中的龜頭,接下來手開始轉移目標向我的屁眼進攻,她用手抱緊我並讓我的屁眼暴露在空氣中。
遙又轉到我的身後,蹲在我的雙腿中間,大幅度屈曲她的身體,並用兩手端起我的臀部,用口含住屁眼與陰睫中間的部位,一邊慢慢吸,一邊調整姿勢讓我的屁眼全都露出來。
很快的她用舌頭舔入了我的屁眼,一圈又一圈的纏繞,舌尖的深入讓我的陰睫無比的挺拔,令人害羞的屈曲體態,遙盡情吸舔著我的私密地帶,並更變本加厲地端起探入我的屁眼,大力猛吸讓愛液的聲音大作,舌頭與臉部緊緊地摩擦我的私密處……
右手撫摸著我的陰睫,讓膨脹之極的鐵桿稍微感到了輕松遙伸長舌頭,從陰睫下部開始向下舔到肛門一帶,壓觸的力量讓我非常有感覺,遙的舌頭在肛門來回舔舐,每次舔的時候不忘吸吮,我的快感的瞬間放大,遙的手指慢慢開始進攻我的肛門處,舌頭在側位吸吮的同時用手指插入我的肛門。邊插邊用舌頭和唾液潤濕,指尖撫弄肛門並輕掃,那是無以倫比的感覺……
遙很靈活,一會兒又從我的胯下鑽到我的面前,迷戀的面部表情讓我不禁輕笑,遙靈活的運用舌頭挑動並輕觸我的龜頭的邊緣,而不是整支含住,而是以輕舔的方式壓抑住了我想射精的沖動。
遙的花樣很多,一會又從側面將我的肉棒含入口中,用舌頭舔舐龜頭,又用大大的眼楮望向我,拋個小小的媚眼,同時也用臉頰的內側摩擦小弟弟,我都不知道這樣的花樣是如何自己學習的,但是當時的腦海中就想到,原來我的哥們也曾如此的幸福。
遙張大嘴巴,用嘴唇上下摩蹭著我小弟弟的側面,摩擦和舔舐的力道強弱合適,讓我的快感更上一層樓,她含住小弟後一邊用舌頭舔一邊用力吸引,好幾次差一點就直接爆發在她的口中……
遙的嘴輕輕的退出了我的陰睫,她休息了十秒鐘,然後看著我,說︰「你是我的男人,我要服侍你。」遙讓我坐在床邊,她用墊子並雙膝著地在我面前,舉起我的硬棒現出我的兩個蛋蛋。用她的靈巧的舌頭從我蛋蛋底部徑直向上舔,一直到龜頭頂部。我扶著我的小弟弟,看著遙就象是在舔小時候的棒棒糖。遙用手握住我的陰睫,舌頭輕舔睪丸,逐漸令睪丸完全被唾液濕潤。然後將它們全部含入口中,還記得當時遙輕輕的把我的陰毛撫平,並用手間斷的按住睪丸與肛門的中間位置,挺拔的肉棒讓遙的眼神中帶進了欣喜。
遙抬頭對我說,「你的陰睫真的好棒,我喜歡它!」
遙繼續含住陰睫最深處,嘴唇緊裹著陰睫的睫部。然後她張開嘴巴,吸入空氣,同時讓嘴慢慢移動到龜頭附近。此時遙繼續張開嘴,緩緩呼出空氣,同時慢慢將嘴套至陰睫底部。在吸氣時陰睫感覺一絲絲涼意,呼氣時熱流又使我的陰睫無比的興奮。反復動作讓我的陰睫一蹦一蹦的跳躍著,終于我忍不住了……
遙用中指和食指圍繞捏住陰睫的底端,朝睪丸方向稍稍用力,阻斷血液的流通,另一只手從前往後掠過陰睫,到達底端時放手,有的時候,遙會變換一下動作,兩手象書夾那樣夾住陰睫,稍稍向內側用力,然後上下搓動,整個龜頭都紫色了,膨脹了,這感覺大家大概想也想得到了。
終于,口交的真正含義,讓我在那個時候完全體會到了,原來小說上看的寫的,A片里面的,包括真實性交當中的,我終于明白了。什麼叫做口交。完美的射精,在我的小弟弟不住的顫抖超過十次之後,陰睫安靜了下來,精液噴射到遙的唇邊,眼瞼邊,臉龐,頭發上,她微微地笑了,得意和勝利的笑了。而我的小弟弟也感受到了平時頭一次的口交幸福。我沒有說話,不知道該說什麼。遙躺下來問我︰「哥,你滿意麼?,我服侍你好麼?,你的小弟弟好大,一會讓它滿足我一次吧。」
當我望著天花板,側面躺著遙,想的更多的是,自己的墮落。雖然遙和哥們分手了,但仍然不符合我的性交標準。因為我對朋友看的很重,對我來說,哥們的感情要遠遠大于情人。遙給我帶來的刺激,仍然在我的下半身蕩漾,既然已經開始,就無法避免了。
遙的胸很小很小,這也是在我脫下她的上衣和胸罩才發現的,可以說小的可以忽略不計,大概傳說中的金桔也就不過如此了。遙從我的眼神中看到了失望。
又戴上了那個瓖滿金屬珠子的黑色內衣,趴到我的身旁,跟我說著話。
「你知道麼,那次在壩上的時候,我就一直在听,你們屋子里面的聲音,只听到你的女友發出的那種讓我無法忍耐的呻吟,而你的聲音卻靜悄悄的,連喘息的聲音都沒有,當時我就在想,你是不是一個特別冷靜的男人,在那種時刻你都能保持安靜?我還想,要是我和你做愛,你會說什麼?你會不會,會不會覺得我特別淫蕩?」
遙訴說著她的心思,講著對我和做愛的憧憬,那種沒有來由的期待,和偷情的盼望,都讓遙鍥而不舍。
我輕輕地吻上遙的的唇,舌尖掃過她的頸部,用牙齒輕咬,但力度很輕。遙在我耳邊︰「能幫我口交麼?」,鑒于剛剛獲得的快感,無法去拒絕。遙坐在我的身上,把陰部挪向了我的頭部。我輕柔地分開大陰唇,便見到了小陰唇,很干淨,很粉,我輕輕地舔它們。然後將她陰戶的上部慢慢拉開,直到看到遙的陰蒂(或陰核)。就象男人的陰睫女人陰蒂的尺寸也有長有短,遙的陰蒂很短,就像一個待開發的包谷地。我開始舔她大腿與陰部間的褶皺部位,把鼻子埋入她的陰毛中用舌來回撫動她的裂縫以給她刺激,她開始情不自禁地繃緊身體並抬起雙腳以便我能更加靠近,我的舌尖終于接觸到了她的陰唇。
我溫柔地用舌頭快速地輕打她的陰蒂,唾液噙滿了那個粉嫩的領地。我已經開始感到她全身緊張,我的嘴唇做圈形,把陰蒂含在嘴里。開始慢慢吮吸它,看著遙的臉龐變得紅潤,臉上出現了發情的感覺,我又再加大力度,順應著她的節奏,感到遙緊張地將臀部拱向空中。隨著她移動我那熱氣騰騰的舌尖應仍含著她的陰蒂,就像一個鉗子一樣緊緊夾住。這時遙在我的上方飄來了呻吟的聲音,不是A片中大多數女人都會說的一句相同的話︰「別停,千萬別停!」,而是說「你真棒,你真棒……」。
我開始用兩根手指,沾滿唾液和愛液的手指進攻遙的陰蒂和陰道,我慢慢地將手指滑入,逐漸加快速度,有節奏感地觸摸陰道的內壁。隨著她的呼吸,一進一出。慢慢地感覺到了遙大腿根部的緊張,我的嘴依然沒有放開她的陰蒂,一直持之以恆地進攻掠地。遙的高潮來得很快,輕聲的呻吟和陣陣的肌肉痙攣,當她漸漸從第一浪高潮中平靜緩和下來時,我用舌頭稍稍向下舔去,嘴唇緊貼在陰蒂的上方,舌頭開始在她的陰道里進出,手指也還在一起動作,很輕柔,這個時候遙的每個部位都極端敏感,每觸摸一個地方,帶來的都是她的呻吟和無法抗拒的痙攣。
我有理由相信她獲得滿足和強烈的高潮。我看了她的表情,依據經驗,每個女人高潮的特征是不同的,有的女人興奮時乳頭就變硬,而有的只在高潮時才這樣。而遙,滿臉紅暈,大腿顫抖。我知道我已經了解她的特征,這樣下去,我會征服她,讓她變成更體貼細心的情人。
遙從我的身上下來,蜷縮在我的懷里,她累壞了。一撥又一撥的高潮徹底擊敗了她。大概趟了5分鐘,我略微有了一些困意。這個時候遙的一句話又讓我無法入睡了。
「你真棒,我還想要!」遙的聲音像個小女孩一樣,特別的嗲。她在我的耳邊私語,說我還要嘛。我開玩笑地說,我還想要干你的小屁屁,別的我不想。遙看著我,說︰「沒想到你也喜歡這個。」遙想了一下,跟我說︰「你的JJ太粗了,我的屁屁太小,我怕受不了,你搞的時候要慢一點,我可以試試看。」
我真的之前沒有干過。只是一句玩笑話,卻帶來這樣一個後果。雖然我住的是平房,但藥物、避孕物品都是很全的。有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有我的,也有兄弟們的。誰想帶個姑娘,都會給我電話,讓我找個洗浴,請頓飯的事情。之前在許多論壇上也看過好多肛交的貼子,但是從來沒有嘗試過,第一是因為沒有太多情趣。第二是沒有人願意。
我的房子很簡陋,一個小浴室,一個小臥室。遙跑向小浴室,說「我去洗一下,你等等。」我知道,今天我將嘗試第一次肛交。我赤身走到浴室邊上,看見遙拿了一個小盤,新拆開了一個肥皂,。用手蘸一些液體肥皂,清洗著,我開著玩笑說,你現在干嘛呢?遙很囂張的說,我現在是熱身,等你龐然大物來的時候我怕措手不及,來不及夾住你。浴室里面有兩瓶凡士林,遙打開浴櫃,發行了這個,回頭望望我,說「你還有這個,想不到你們男人都喜歡這樣。」
遙跑過來,拿著那瓶新的凡士林,在我耳邊說,你享受的時候,慢一點!作為一個男人,當然應該讓女孩盡量享受快樂,兩個人才能在心理上和生理上徹底放松。
我對遙說,你放心吧。其實我都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做。我用手指沾一點潤滑劑,在她肛門囗打轉,另外撫摸著她的臀部,慢慢的把遙的情緒調逗起來了。讓遙趴在床上,雙腿分開,我用一指手指慢慢進入她的肛門,動作很緩慢,然後溫柔抽插動作,等遙習慣了,就伸入兩個手指,繼續插入。在肥皂水和凡士林的幫助下,我的手指慢慢感覺到了她的夾緊,她的肌肉開始收縮,我知道可以準備開始了。
插入前,我讓遙轉過身來,看著她,她很放松,讓遙把雙膝高舉到胸,人平躺。臀下用我的蕎麥皮枕頭墊高,遙一邊看我,一邊用手摸著我的陰睫,說「想不到你會這樣對我,我原來就想過你會和我做愛。不過你的JJ太粗了,真的好大。」我準備進入的時候,陰睫一定硬的像一根鐵棒一樣,輕柔的,我用自己的龜頭親親的點刺她的肛門,嘗試了好幾次,無法入內,畢竟,遙的肛門太小太緊了。
JJ軟了下來就更不行了,遙起來,又用她的小嘴開始深喉,幾下之後,雄風依舊。慢慢的又開始用龜頭頂,這次遙用凡士林涂滿了整個陰睫,並用她的小手幫助分開她的肛門,慢慢的,我的大龜頭進入了,那種緊繃和夾的感覺,有些疼。
我慢慢的進入,緩緩的運動,抽的動作比較慢,而插微微快一點。
慢慢地兩個人的配合原來越默契,我插入時,能夠感覺到遙的肛門括約肌在放松,每次插入的時候都能看到遙深吸一口氣,慢慢呼出,這時我插的屁眼便會感覺到像慢慢張開一樣,讓我每次的插入很順利。說起來簡單,但實際體會才能知道這並不容易做的。
慢慢的我的JJ開始有了感覺,而遙也開始她的花招,當我的陰睫拔出時遙的肛門就會適度收縮,我的快感急劇增加,插入時的放松和拔出時的收縮,你們可以想像如果一個是你壓在一個女人的身上,而你的大雞巴在她的屁眼里抽送時那極大的滿足感就會油然而生。作為一個男人,也無法就如此了。遙配合著,嬌吟著,那個時候我覺得神仙也就不過如此了。
在完美的肛交後,我射了,射的精液填滿了遙的肛門。這個時候才發現磨破皮了。
遙從此以後,我們就見過3次。每次都要做愛。直到後來,她交了新的男朋友,我也有了新的女友。
後來听說遙的男朋友吸毒,但不知道她的結果。也許從此以後就不會再見了。
還記得遙曾經住在楊橋附近,送她回家,但她抱著我不讓我走的那個時候。
發現自己真的很多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