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小雯

小雯雖然已經三十歲了,可是卻看似只有廿五歲上下,相當年輕,及肩的整齊直髮,雖然有戴著一副眼鏡,卻也掩不住薇雯成熟美麗的容顏。且身材也保持得相當好,穿著襯衫加上長休閒褲。雖然不會穿著清涼,可是卻也掩不住她的好身材。尤其是那對目測少說也有34D的壯觀胸部,更是像是要彈出襯衫的樣子,更是讓人看得心猿意馬。
或許是因為已經為人妻與人母了,因此她對我這個看來還只是小弟弟的男孩並沒有特別的戒心及防禦,卻也會很適當地在周圍男人對他胸部行注目禮時,加上一件外套,隔絕了男人的有色目光,當然也包括我的。
薇雯的外表和身材,仍舊是男人所注意的焦點。薇雯並不是住在台中市,而是住在太平。這種來自其他鄉鎮的跑來市區補習的事情並不稀奇。所以也沒什麼特別奇怪和值得注意的。
有一天,薇雯可能是上班太累了,上課上到後來,居然打起瞌睡了。而且也並沒有交代人叫她起來趕車。因此當老師下課後才起來的薇雯,已經來不及趕上預定的公車了。而若要等待下一班車的話,回到家都要將近半夜了,於是我隨口提議我騎摩托車載她回家,雯薇也沒有其他主意而也就同意了。
薇雯那天穿的是褲裙裝,要跨坐機車並無不妥適之處,薇雯坐在後座,一開始先是抓著機車後座的後方橫桿。和我身體有一定距離,可是之後隨著我車速加快,逐漸地,薇雯改搭我的肩膀,繼而抱住我的腰,也因為抱著腰而無可避免的身體接觸,自後來傳來兩團軟肉貼上的感覺,真的是很舒服。不過現在不是享受這種感覺的時候了,只能夠專心地騎車。
薇雯並沒有讓我送她到家,而是只有到她家附近的公車站而已,就自己走路回家了,我也不好強求,於是也就轉過頭騎回家去了。雖然說這次送她回家只是偶然,可是這件事情卻也讓我在她心目中的好感度加分了。我也沒有想過要去一親芳澤,這樣偷偷看著,暗自幻想我就已經很滿足了。可是命運之神的安排之下,我終究還是和薇雯有了親密的接觸…也許是因為信任我為人也相信她自己已經是沒有魅力的老太婆了,我這種年輕小朋友不會對她有興趣吧!
我而當中有三到四次由我送她回家,但是她總不讓我送她回到家,都只是到公車站而已。不過她也沒有讓我做白工,每一次都會在路邊買些小吃如鹽酥雞、蚵仔煎之類的給我當宵夜酬謝我,久了我也就習慣了,不認為有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她要求我載她回去,我也一如往常地載她到了她家附近的公車站。但她並沒有下車,而是指示我繼續騎下去,我也就乖乖聽話依從其指示將她載到附近一棟獨棟的三層樓平房前,看來這就是薇雯家了。
等薇雯下車後我本來要掉頭騎車離去了,薇雯卻很難得地,主動開口問我要不要進來坐一下喝杯涼的,今晚她煮宵夜給我吃。我也因為想今天難得家人都不在,在外面晃久一點再回家也無妨。也認為她家還有她丈夫跟小孩,所以我也就答應了。可是等進門後才知道一個人也沒有。一問之下,她老公出差去了,小孩子則去林邊的爺爺奶奶家了,因此今天就只有她一個人
雯換的衣服會怎樣的性感撩人果然,薇雯換了一套極為輕便的家居服,家居到把我當不存在的家居服。細肩帶貼身上衣,把薇雯性感的肩膀和豐滿的胸部表現出來,而下半身穿的超短牛仔褲,則是僅能堪堪遮住內褲而已的長度,一雙修長完美無瑕的大腿更也是讓人心跳加速的原因。這種身材一點都不像是一個孩子的母親該有的身材。也讓我不自覺地呆住了,眼睛死盯著不放。薇雯笑罵:"看什麼看啊?都老太婆一個了!有什麼好看的?“我居然像被催眠似的,呆呆地回答:"薇雯姊的身材一點都不像是生過孩子的母親該有的身材呢!
薇雯盪開了迷人的笑容:"很高興聽到年輕男孩的稱讚,不過可惜我已經結婚了。你還是去對未婚的女孩子說這些吧!對我這有小孩的老太婆說太浪費了。說完便笑著轉身往廚房去弄宵夜了。
薇雯端著果汁自廚房走出來,結果卻不小心跌倒了,且哪兒不跌倒,偏偏是在我面前失足跌倒。我本能性地伸出雙手要防止她跌倒,也想要穩住盤子。
果然,果汁灑了,也沒有順利救成薇雯。最後的結果是,左手墊在地上使薇雯不直接著地,左手掌卻是把薇雯臀部摸得正著;右手被掉下來的盤子及杯子打到,雖然使盤子跟杯子不至於打到薇雯,但是果汁灑出來後,還是把我右手及薇雯前胸淋濕了,而更糟糕的是,我右手擋住盤子及杯子後,自然地往下垂,而剛好摸到薇雯那對34D的胸部。
當時第一個反應並不是雙手分別摸到夢寐以求的小雯胸部與臀部,由之傳來的美妙觸感。而是對自己的無能感到懊悔,沒有一件事情作得好的。接下來才是那種美妙感覺。以及尷尬…我和薇雯身體如此相接觸,臉部也不由得地更加接近了。我則是陷入兩難局面,雙手不放開不是,可是又捨不得那種美妙感覺,雙手還不自覺地動了一下。薇雯本能性地發出了一下呻吟。那聲呻吟。將我僅有的理智全都拋到九霄雲外,只想要讓感官達到絕對滿足。
雙手開始繼續揉動著,分別揉著薇雯的胸部與臀部,臉也湊上薇雯的臉龐…也不知道薇雯是故意還是因為事出突然而被嚇到,居然沒有任何反抗,只是隨著本能發出愉悅的呻吟,等到我吻上了薇雯那兩片唇瓣時,薇雯才好似大夢初醒一般,急忙地想要把我推開。卻已經來不及了…已經點燃的火焰,在還沒燒盡可以燃燒的東西之前,是不會停止的;而我的慾火燃燒後,所要燃燒的對象只有一個,就是眼前的薇雯…薇雯雖是想要推開我,可是力氣終究還是不及我。
薇雯的身體屬於敏感體質的,我開始發動攻擊後,沒多久已經感覺到薇雯的身體也已經發熱了,抵抗也越來越沒力…我將薇雯推倒在地毯上,一面吻著薇雯臉頰、耳垂,頸子,偶爾點一下薇雯的櫻唇。一面以雙手隔著細肩帶上衣撫摸著薇雯那碩大的乳房。薇雯在我吻的間隙發出細細的呻吟:「快點放手啊….我可..我可沒有說我是宵夜啊…」居然說出了這種開玩笑的話,我笑意更濃了,於是吻得更是頻繁緊密,且乾脆吻著薇雯那對誘人的櫻唇不放,不想讓薇雯再有繼續講話的機會。而薇雯果然是屬於相當敏感的體質,摸沒兩下,非但是身體越來越燙,兩粒蓓蕾也已經挺立發脹了..
「啊…你…你再不…再不快點住手…住手..你會…啊…..你會後悔的..」薇雯還是拚命地在我吻的間隙掙扎,開口對我發出這警告。我沒有回答,而以更強烈的吻,以及雙手更強烈的動作作為回應。後悔?我現在住手我才會後悔呢!但是,沒有一分鐘後,我果然還是後悔了…薇雯體質敏感,加上已經是經驗豐富的人妻,反應更是強烈。
我還在醉心於薇雯香甜的純瓣、柔軟觸感極佳的胸部以及挺立發熱的乳蒂中時,薇雯已經化被動為主動了。薇雯化被動為主動,不但不抵抗,還激烈地回吻我,原本是掙扎的雙手也反抱住我,還將身體更加地貼近我,並開始了有規律的扭動。且是極有技巧的扭動,貼著我的身體扭動,這每一下的扭動帶給我的摩擦感,都是將我的慾火燒得更旺盛相較於為人妻多年的薇雯,我終究還只是一個經驗不足的菜鳥。
本來是主動攻擊的我,卻一下子就失去主動權而處被動狀態,甚至被反壓在下。雖然在就男人面子而言,實在是有些掛不住,可是不可否認的,也相等於在接受女方服飾,感覺更是舒服了。老實說,現在這樣的狀況,以客觀上來看,與其說我強暴薇雯,不如說是她在強暴我。
薇雯的舌頭在我口中輕輕攪動著,而右手也已經隔著我的長褲,對我的兄弟開始進行刺激了,我那天穿的是運動長褲,因此感覺更為強烈。我雖於在下風,可是手也沒有停下來,拉開她的肩帶。穿這種細肩帶上衣,穿透明肩帶的胸罩,所以當拉下薇雯這件細肩帶上衣時,薇雯那對形狀美好且誘人的乳房一下子呈現在我眼前,讓我的心和雞巴都不自覺地加快跳動。薇雯的乳蒂是淡褐色的.
我使勁將薇雯向下拉,使她更為接近我,我將臉埋在薇雯那深深的乳溝中,盡情呼吸著香氣,雙手則一手揉一顆乳房,薇雯的浪叫聲更是提高了,玩弄著我雞巴的右手也加快了動作。我舌頭除了在薇雯的乳溝中舔動著外,也沒有放過薇雯那對淡褐色的乳蒂。手指和嘴巴輪流伺候著兩邊的乳蒂,而由與薇雯相貼近的身體可以感覺到薇雯雙腿不斷地交互摩擦,而淫水已經流出短褲了。脫下了薇雯的褲裙,看到了一件略小件,且已被薇雯淫水沾濕的的紅色薄紗蕾絲內褲。
我脫下了自己的衣物,已經翹得半天高且不斷抖動的雞巴終於可以脫離褲子的束縛了。薇雯就直接將嘴湊往前,將我的雞巴含入口中。並開始激烈地套弄著,薇雯的舌頭就好像一條靈巧的蛇一樣,很輕柔卻又實際地,將我的雞巴由上而下地舔過了一遍。
薇雯的技巧相當地好,好在讓男人舒服,卻又不致於到忍受不住而射精的地步。因此我雖是感到無比地舒暢感覺,也忍不住發出呻吟聲了。卻又沒有到要馬上射精的跡象,依舊是盡情地享受。我不想就此結束,便輕輕地推開了薇雯的頭,薇雯也瞭解我的意思,並沒有多說什麼,而躺在地毯上,將雙腿張開,等待我的進入。張開雙腿,薇雯的整個秘密花園可以說是一覽無遺,而且輕輕抽動著的肉芽,向是對我招手似的,我扶住我的雞巴,對準位子,身子向前一傾,就已經順利地滑進了陰道與雞巴結合。
薇雯生過孩子,可是陰道並不因此而顯得寬鬆,依舊是緊密有彈性,卻又因敏感體質而已經潮濕了,以致我進入並無太大的阻礙,卻又可以感覺得到緊密而溫暖的包圍,那種舒服的感覺讓我無法忍受,徹底地解放了我的慾望,也不講求技巧問題了,只是依照最原始的生物本能,開始猛烈地抽動著,而這猛烈的抽動也讓薇雯更是盡情地呼喊浪叫著。
受到了刺激,我更是盡情地努力抽動著,且推高薇雯雙腿,讓我可以更輕易地頂得更深。薇雯也相當配合地扭動腰部,讓我在薇雯體內的雞巴,更有著不同的快感,也更無法把持,薇雯原本抱著我的手,也移至我臀部,對我臀部加以刺激,讓我更無法再固守精關,而將精液完全射入薇雯體內,薇雯也全然地承受了。在薇雯體內發射後,想要抽出來了小雯緊緊地抱住我,雙腳也夾住了我,不讓我立即退出來。且和我熱烈地接吻著,雙手也在我背後、臀部刺激著,受到那樣刺激,我那軟化中的雞巴又跳動一下,在薇雯體內撞擊,且很爭氣地,慢慢地再次勃起了,又開始了繼續填滿薇雯陰道的工作…
那晚,薇雯讓我射了三次。薇雯則是在我第三次射精時才達到了第一次的高潮。薇雯身體敏感易燃,卻又可以那麼久才高潮。我真的瞭解薇雯先前說我會後悔的意思了…高潮後,兩人相擁在地毯上睡著了,我起來後,已經臨晨三點多了,終究是得回家,於是穿好衣服後。吻了薇雯嬌美的睡臉後,騎著機車回到家我當然不可能再跟薇雯聯絡了,和薇雯的那激情夢幻的一夜,只能留待追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