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公關的一天

我揉了揉眼睛,現在才五點種而已,我是昨天晚上兩點多睡的,哦應該說是今天凌晨兩點多,本來是要繼續睡的,但是我已經習慣了這個時候起床。
我刷牙洗臉後從樓梯一口氣跑上了頂樓。已經是冬天了,所以天還沒亮,我趴在地上開始做俯臥撐。本人以前最喜歡在黃昏鍛煉身體,現在不行了,因為黃昏是我最忙碌的時候。
我在天台上停留了大概一個小時然後回到房間繼續睡覺,因為工作的原因我必須有一副好身體,所以每天都重複著這樣的事情,不管我前一天睡的多晚。
我是個公關,一提到公關很多人都會想到穿著職業裝,手裡拿著文件夾的長髮美女,可惜我和那樣的公關有著本質的區別。我在一家五星酒店的休閒中心做公關,說好聽的是公關其實就是拉皮條的。
說起來我做這一行完全是個巧合。記得五年前我來到這個城市讀書,大學生活太無聊了,於是自己就想找分兼職來賺點外快。一次我在ic卡上打電話,發現有一張小紙條貼在那裡,上面寫著:長期招聘男女公關,月薪兩萬。真是有誘惑力的條件,於是我就去了,去了後我才發現我的腦子是多單純。男的去了就是做鴨,女的就是去做雞。但是那時候我的體格不太好,沒辦法勾起女人的慾望。
當時的經理看了看我大概是因為我長的還算可以吧,就留我在身邊做個下手,算是個助理的工作。
現在想起我已經在這裡坐了兩年多了,這兩年裡連經理以及這裡的小姐不知道換了幾批了,也正是這兩年的表現使我有了今天的地位和收入,雖然不像廣告上說的月薪兩萬但是也是很誘人的。
當我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上午八點多了,我起床走出了自己的房間來到外面的大廳裡。大廳裡幾個工人正在搞衛生,我們這裡只有上午這會才有短暫的安寧。
「謝哥,這麼早就醒了。」大廳裡負責白班的小李對我說。
我點了點頭,「經理來了嗎?」「剛到,正在和張姐在談事情呢。」小李說。
「昨天的帳拿給我看看。」我說。
小李從服務台後拿出了一個帳本,「昨天張經理他們打碎了五個杯子,每個十圓。王經理帶了四個小姐出台,台費兩百還沒有付。」「那幾個小姐回了嗎?」我問。
「已經回了,現在在睡覺吧。」小李說。
「張經理那五個杯子算一百,五十這個數不吉利,他那麼有錢多出點也沒關係。王經理的出台費一個加二十,還有上次他欠的一起把帳單給他打過去。」我說。
「好的。」我點了點頭,然後拿著帳本走到經理室外敲了敲門。
「請進。」我推門走了進去,裡面兩個人,一個坐在辦公桌後,另一個坐在沙發上。坐在辦公桌後的就是這裡的第三任經理,劉經理。我把帳本交了上去。
「昨天晚上除去各個小姐少爺的提成我們的收入是三千,現在基本上都到帳了,只有兩個人,還欠著幾百。」我說。
「嗯。」經理點了點頭,「辛苦你了,坐啊,別站著。」我也坐在了沙發上。
「小謝,你這陣子怎麼比我還忙啊。」坐在我旁邊的人說話了。
「沒辦法,大姐你人有魅力,手下的人都聽話。我這裡就不是了啊。」我說。
「呵呵,瞎說。」她聽了我一番恭維的話後笑著說。
「哪有啊。我說的都是事實。」我說把手放在她的大腿上,趁著經理看帳本的時候在她的大腿上狠狠的摸了幾把。
她是這裡的女公關,姓張。人長的很有味道,年紀大概有38左右,所以看起來特別的成熟。雖然同是公關但是她只是負責那三十幾隻雞而已,而她本身就是從雞這一行升上來的,所以管理起來也很有經驗。
「哈哈,你們兩個都太謙虛了,要沒有你們咱們休閒部早就被其他的部門超了。」經理放下帳本說。
我立刻把手從張姐的大腿上拿了下來。
「對了,小謝,張大姐的事情你可以幫一下。」經理說。
「哦,什麼事啊。」我回頭看了看張姐。
「前幾天這裡來了一個雛,現在還沒正式做呢,我擔心她開始出來做會不太適應,所以想讓你幫忙先去指點她一下。」張姐說。
「張姐的事情自然要去幫忙了。」我說。
「那我這裡先謝謝了。」張姐笑著說,同時又她充滿肉感的大腿在我的大腿上蹭了幾下。
「經理,我先走了。」張姐站起來說。
「我也一起過去看一下,經理。」我說。
「好,有事的話我會再叫你們。對了小謝,王經理的台費先給他免了吧。」經理說。
「好的。」我說著走了出來。
一走出經理的房間張姐一把把我推在牆上還沒有等我說什麼她的舌頭已經進入我的口中攪動起來,她的手更是熟練,迅速的伸到我的褲子裡抓住正在休息中的陰莖。她的手指只是在我的龜頭上撥弄幾下陰莖就完全硬了起來。
我也不示弱的雙手用力的捏著她渾圓的臀,因為被她的口堵住在加上我有一點感冒所以我呼吸已經很困難了,在不擺脫那能殺人的紅唇的話我恐怕真的就要掛了。
「波!」的一聲,我把嘴唇從她嘴唇的凌厲攻勢下拉了出來。
「張姐,不要這麼激動啊。」我說,但是手還留在她的臀上。
她看了看左右沒有什麼人然後把又另一隻手捏了一下我的臉,「死鬼,兩天沒來找我了,是不是又找別的女人了。」「你是冤枉我啊。」我說。
「哼~我看你也沒有,你的這裡可比你本人要誠實。」她說著在我的龜頭上用力的掐了一下。
說起來張姐也算是我進入這一行的啟蒙老師,這裡的鴨不止為客人服務,當空閒的時候也會和那些小姐胡搞,我雖然不是最鴨的,但是既然進了這裡就沒想過能守身如玉,結果第一天的「第一次」就給了張姐,那時候張姐已經是這裡的一個主管,也就是人們口中的「老鴇」。
我那時候身體很差,全身上下就有一處「特長」但是就是這一處就把張姐制服了,張姐在我們酒店裡人稱「雞王之王」,她的技術很厲害,單單是一雙乳房就有很多玩法。一般的男人在她的身下能呆上二十分鐘就算他厲害。但是我不僅呆了二十分鐘而且還讓她嘗到了高潮的味道。所以她對我很賞識,在她的幫助下再加上本人的努力所以很快我就成了主管。
「你說要我幫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我問。
「前幾天新來的,聽說是她被人強姦過,所以老公把她甩了,現在自己要養活自己又沒有什麼特長不像你似的,有這麼個特長啊。」她說著又把她的魔爪伸到我的陰莖上大肆的摸了一番。
「那我能做什麼啊?」我問,其實我差不多明白了只是這種事情還是由女人嘴裡說出來好。
「剛才不是說了嗎,她不知道怎麼的不敢去接客現在便宜你了,去和她上床,讓她熟悉熟悉就好了。」張姐有點醋意的說。
「好吧,張姐的事情我怎麼好拒絕呢。」我說。
「她現在在八號房呢,你去吧!有什麼事就打手機給我。」張姐說。
我點了點頭,張姐帶著我來到八號房,她指了指門口然後自己走了。我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後推門走了進去。
一進門我就看到一個女人坐在床上發呆,看到我進來後她立刻站了起來然後看樣子好像很緊張。
「你……你有什麼事嗎?」她問。
我笑了笑,然後打量了一下,這女人也就二十五六歲左右,人長的很高差不多和我一樣了。齊肩的頭髮上染著不太和諧的金色。這人樣子很普通,但是皮膚看起來不錯,而且胸部特別的尖挺。
「你叫什麼名字?」我問。
「歐陽菲菲。」她小聲的說。
一聽這個名字我立刻聯想到看過的小說,裡面好像有這麼一位,現實中的歐陽的好像不多,而且姓這個的大多是有來頭。
我又打量了她一下,「脫衣服吧,我沒多少時間了。」我說著開始脫自己的衣服。
「什麼?可是……」她看著我。
「沒有什麼可是的了,你既然來到這裡就應該知道要聽客人的話,以後你的一切都靠客人,你也就不要想做什麼貞節烈女了。」我說。
「我……」她我了半天也沒我出什麼來,眼淚已經在眼睛裡打轉了。



我脫掉衣服後坐在床上,然後示意她坐下。她猶豫了一下還是坐了下來。
看到她坐下後我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我知道你心裡想不開,可是既然你已經走到這條路上就要走下去,你不走也可以,可是你想過以後嗎?如果你能想到什麼好路不做這一行現在你就可以走。」我溫柔的有點過頭了。
她不說話了,看樣子是在思考,一雙大眼睛一眨一眨的。我趁著這個機會開始親吻她的脖子。
「恩~~」她發出了奇怪聲音,不知道是要拒絕還是要接受,我沒有理會她在想什麼而是繼續從親吻她的臉,最後來到她的嘴唇上。
我的嘴唇夾住她發燙的嘴唇輕輕的吮吸著,但是她始終閉著嘴我的舌頭只能來回的替她刷牙。我拉過她的左手放在我勃起的陰莖上,她的手甫一接觸立刻觸電般的縮了回去,我又把它拉了過來。
我一邊親吻著她的嘴唇一邊把手伸到她的衣服裡,她的另一隻手立刻過來想要阻止但是被我在半路就給攔了下來。現在她的身體基本上已經被我控制了,她抓著陰莖的手已經開始上下的套弄起來同時緊閉的牙齒終於開了一條縫隙,但是已經足夠了我的舌頭鑽入她的口腔同她的舌頭攪動在一起。
她的呼吸變的沉重起來,而且口中唾液也多了不少有些好通過舌頭的運動運到了我的口中。我品嚐著她略帶有甜味的口水雙手在她的腰部將她的腰帶解了下來。
我利用體重的優勢將她壓在床上,她的左手立刻離開我的陰莖同右手一起抱著我的脖子,溫暖的嘴唇一直不肯離開我的口。
我自己脫衣服的速度很快,同樣脫女人的衣服的速度也不慢,很快我就把她扒光了放在床上。
女人果然還是脫光了要漂亮些,我打量著眼前的這個「赤裸羔羊」。她把手擋著眼睛上,雙腿夾的很緊,三角地帶的體毛同她潔白的皮膚相互映襯著。她沒有說話,專心的在那裡等待著我的宰割。
我輕輕的壓在她的身上,然後張口含住她柔軟的乳頭輕輕的吮吸著,同時舌頭在她的乳尖以及乳暈上不斷的摩擦。
「恩~~恩~~」輕微的呻吟聲從她的喉嚨發出,這就是她動情的信號,聽到這個我開始用力的吮吸起來,同時雙手在兩個乳球上加大了力度。
她的手慢慢的從眼睛上拿了下來,然後放在我的頭上。我抬起頭看了看她,她還是微閉著雙眼。
我的嘴唇離開了她的乳房直接來到她的三角地開始了新的攻擊,我雙手用力的分開她的腿,我聞到了一股微微的腥騷氣。猛嗅了幾下我伸出舌頭舔著她發黑的陰唇。
「恩~~~」她開始享受起我的口交來,雙手更加用力的按著我的頭同時兩條腿也分開了很大的角度。
我用嘴唇夾住她的陰唇,像吮吸她嘴唇一樣吮吸著,她的陰道內不斷向外噴出熱乎乎的氣體。我把左手的小指插了進去,哪知道一進去她的陰道立刻將我的手指包圍,而且還產生了吸力,熱熱的,濕濕的,滑滑的感覺不斷從手指上傳來。
「真厲害。」我心想,我要是有這麼個老婆我一天得幹上好幾回。在她的陰部玩弄了一會後我直起了身子,左手扶著陰莖來到她的雙腿間。
還沒有等我說她已經自動的分開了雙腿,我右手分開她兩片陰唇腰部一用力陰莖便插了進去。同我的手指一樣,陰莖插入後立刻被熱熱的軟肉包圍,一股強大的吸力讓我不自覺的插入,但是身體卻又自然的產生抵抗力,就這樣我不怎麼費力的開始了抽動。
我跪在床上,雙手把玩著她的乳房,她的雙腿自然的盤在我的腰間。
「恩~~恩~~啊~~啊~~~」她的呻吟變成了叫床,好在這房間的隔音效果還不錯。
這麼舒服的身體我還是第一次遇到,我賣力的抽插著。
也不知道插了多久我感覺到更為強大的吸力從陰莖上傳來,這時我也不反抗了,伴隨著她的吸力我用力的將陰莖插到她的子宮口。
「啊~~~~」她大叫一聲後便不再動了,雙腳也慢慢的從我腰上滑了下來。
她是到高潮了,可是我還沒有,等到她安靜後我想繼續抽插,但是卻發現了一件怪事,我的陰莖被她的陰道夾的緊緊的想動都動不了了。
我用力的向外扯了一下。
「啊!」她痛苦的叫了一聲。
「這是怎麼了?」我問。
她立刻坐了起來,雙手支撐在床上,「我……我也不知道。」她用力的向後退,但是絲毫不起作用,我的陰莖被拉扯的火燒一般的疼。
在這裡做了這麼長時間我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情,我們弄了半天也沒拉出來。
我沒辦法只有拿起手機給張姐打了電話。
「哈哈哈~~~」張姐一進門就大笑起來。
歐陽菲菲的臉紅了,她低下頭不敢看我。我望著張姐尷尬的笑了笑。
「這是怎麼回事啊?」我問。
「菲菲是太緊張了吧,以至於這裡都痙攣了。」張姐說著伸手到我們的連接處按了幾下。
「好了,看看可以了嗎。」張姐說。
我慢慢的動了一下,然後把陰莖拉了出來。
「謝謝。」我說完穿上衣服跑了出去。我一口氣跑回自己的房間然後躺在床上喘著粗氣。陰莖上沾了許多歐陽菲菲的液體,粘粘的很難受。我站了起來拿起一條新內褲向衛生間走去,想洗個澡再說。
衛生間離我的臥室還有一段距離,我內褲放進口袋裡走了出來,一走到大廳迎面出現了一個胖子。
「小謝~~」他熱情的招呼我。
我一看,原來是宋老闆。他是這裡的常客,經常光顧我們的生意。他是廣西人,在這裡開了一加喪葬用品店專門賣棺材,骨灰盒的,記得有句話說:穿在杭州,住在蘇州,吃在廣州,死在柳州。柳州的木材是出了名的,所以這傢伙的生意一直不錯,不過像他這種發死人財的早晚都會受報應,我到是希望他在受報應前把欠我們的錢先還清。
我看了看表已經11點多了,我居然和歐陽菲菲搞了兩個小時多。
「宋老闆,怎麼今天這麼早啊。」我說。
「早才好,沒人和我搶小姐啊。哈哈。」他笑著說。
我也跟著笑了幾聲然後叫過一個手下帶他去後面的房間,我的陰莖現在難受的很,剛才做了半天只顧感歎了,自己的「水」還沒放出來呢。想到這裡陰莖上似乎更加的癢了,我立刻向洗手間跑去。
一進洗手間我就把門鎖上了,這個洗手間是男女共用,我可不想讓人看我是怎麼樣換內褲。
「怎麼這麼著急啊。」一個聲音響起。
「啊。」我嚇了一跳,回頭一看原來是張姐,她正站在我身後笑瞇瞇的望著我。
「大姐,不要嚇我啊!我要洗澡換換衣服,剛才弄的我難受死了。」我說。
「誰叫你那麼著急,現在可好你先讓她爽了,以後她就沒多少機會享受了。
你不是害她嗎。」張姐姐說著走了過來,一雙手解開了我的皮帶。
「沒辦法她那裡太舒服了。」我說。
「哦?比我的還好嗎?」張姐說著把我的陰莖拉了出來放在口中吮吸著。
「她哪能比的上姐姐你啊。」我說著把手放在她的頭上,然後輕輕的前後晃動著腰部,陰莖在她的口中同她的舌頭以及牙齒摩擦著。
我閉上眼睛享受著這分快感。
「我實在是想不到她怎麼會被人強姦的,我要是他老公就決定不離她的身邊一步。」我說。
「你到想的美,剛才你不是也見識到厲害了嗎?我聽說她老公在和她做的時候也是因為剛才的原因後來找醫生才讓他拔出來的,你面子上過的去嗎。而且強姦她的那個人最後也沒有跑掉。」張姐吐出我的陰莖說。
「那我是走運了。」我笑著說。
她笑了笑不說話了,專心的吮吸著我的陰莖。不愧為「雞王之王」一條柔軟的舌頭如神龍般上下飛舞舔的我連自己的祖宗差點都忘了。
我的手用力的按在她的頭上,過了一會,她吐出了陰莖然後自己把上衣脫了下來,露出了她豐滿的乳房。
她媚笑了一下然後伸舌頭往自己的乳房中間滴了幾滴口水,然後用兩個乳房夾住我的陰莖上下左右的摩擦起來。
「啊~~」我忍不住叫了起來。
張姐一邊用乳房摩擦著陰莖一邊伸出舌頭舔著龜頭,一陣陣的酸麻從尿眼處向我的身體四散開去。
「姐姐你還是這麼厲害啊。」我由衷的說。
「不要只讓我給你舒服啊。」她說著鬆開乳房站了起來。
我立刻蹲了下來,雙手抓住她褲子的兩邊輕輕一拉她的褲子就脫了下來,我雙手扒著她的兩條腿,用舌頭在她的陰部一陣陣的猛舔。
「啊~~啊~~~~」張姐大叫起來。
一股酸酸的鹹鹹的液體流到我的口中,我照單全收。張姐大雙腿又分開少許。我的舌頭在她的陰部以及肛門附近來回的舔了一會最後插到她的陰道中模仿陰莖的動作抽插起來。
「恩~~恩~~」這一陣陣的呻吟刺激著我的耳朵,剛才沒有得到充分享受的陰莖現在陰莖完全準備好了。
我站了起來親吻著她的嘴唇,雙手手在她的乳房上玩弄著她的乳頭。張姐的乳房除了柔軟,堅挺之外還有一個好處,那就是她有三個乳頭。第一次和她做的時候我嚇了一跳,在她的左乳頭的下面還有一個乳頭,也正是這個乳頭讓她的乳房魅力大增。
她把我的陰莖夾在雙腿之間,我輕輕的抽動著。她的手緊緊的抱著我的腰。
「滴~~~」電話響了,我拿起手機看了一下是經理的號碼,我剛要接張姐一把把手機搶了過去。
「先把正事做完。」她說。
我笑了笑,然後關掉手機。我把陰莖對準她的陰道用力的頂了進去。
「啊~~~」在張姐放蕩的叫聲伴隨下我開始了抽插……當張姐走後我幾乎沒有力氣從廁所走出了,我一出廁所一個同事就跑了過來,「謝哥你上哪去了,經理找你去吃飯呢。」「知道了,你先忙去吧。」我說。
我回到了房間,準備的新內褲也髒了,看來今天只能輪空了。我看了一下時間已經是12點多了,只要過了中午就是我們開始忙的時候了。
「啊。」我忽然想起一件事來,同兩個女的做都沒帶套,真是麻煩,我不是怕女人懷孕,這裡的女人除了愛滋病之外的性病基本上都得過,所以無論做什麼都要防著點。
「小謝,在嗎?」經理的聲音從門外傳來,我勉強站了起來。
「請進,經理。」我打開了門。
「正好你在,今天一定要你去幫忙了,上次拉過的那個趙總指明要你去和她吃飯。」經理說。
「好吧。」我一聽經理說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這裡的鴨也有不夠用的時候,一旦出現這情況我們上到經理下到內勤都要上陣,我就是在這種情況下認識的趙總。
我拿起外套和經理走了出去,開始了單調卻充滿味道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