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著老公客串妓女—子晴

子晴 26歲
一直以來,我都看不起那些做妓女的女孩,誰知我也客串了一次妓女。

那天心情不好,剛和老公吵完架,關上門後我怒氣沖沖地離開家,躲在街邊小店的燈影下,本想看看老公會不會來找我,可15分鐘過去,那個渾球還是沒出現,我賭氣在街上閒逛起來。

這時我發現不斷有男人用色咪咪的眼光打量我,我恍然大悟這條街是本市有名的妓女街,路邊有三三兩兩的年輕女子打扮得相當性感。

我索性站在路燈的陰影下,看看自己到底有多大的吸引力。

果然我停下後,周圍別有用心的男人紛紛用放肆的目光無所顧及的死盯著我,完全把我當成一件待售的貨物般打量。

今天是我26歲的生日,和老公結婚一年多的時間,人家老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我本不信,但今天我終於相信了,以往我的生日前夕,他都會從好幾個星期前開始策劃,可今年,是我婚後第一次過生日,總覺得老公對我的關心愈來愈少,就連今晚,我連個生日大餐都沒有。

於是,我橫下心決定把自己賣一次,教訓一下哪個渾球。

很快我就和7、8個長的不錯的男人談過了價格,我給自己定了個8000的底價,因為我知道這裡的行情是3000﹣4000,我自問比哪些妓女漂亮的多,而且是第一次不想把自己賤賣了。

我開價都是10000,可哪些人不識貨,居然給我還有人只開價2000,我懶得和他們討價還價,再說現在才晚上六點半,我也想找個英俊點的男人。

這時一個注意了我半天的中年男子走過來,他一口答應了我的開價,並讓我立刻跟他走。

他不是我心目中理想的客人,但我現在騎虎難下,而且他又答應給10000塊錢,我向四周望了望,希望看到老公的身影,可是還是沒看到。

這時哪男人已叫了一輛計程車停在我身邊,我看他不像是壞人,一狠心隨他上了車。

在車上他還相當老實,除了摟著我的腰外,沒有多餘的動作,這令我對他比較有好感。

我們在一間挺像樣的飯店下了車,起初我擔心飯店的服務生可能會問我們是幹什麼的,誰知他們只是看了我幾眼,司空見慣的帶我們走進房間。

以前也跟老公開過房間,跟陌生人還是第一次,聽到房門輕輕關上並反鎖,我知道現在不可能有退路了。

他讓我和他一起洗澡,我沒答應,讓他先洗,他也沒多說什麼,他一手摟住我,一手在我乳房上重重的揉了幾下走進了衛生間。

他洗澡時沒有關門,可能是怕我偷偷溜掉,我靠在床頭看電視以便掩飾我此時不安的情緒。

他出來時腰上只纏了條浴巾,明顯看出中間挺起的小丘,他把我壓在床上雙手放肆的在我身上揉弄一番,脫掉我的衣物,我忙說我還沒有洗澡,只剩一條內褲跑進了衛生間。

那可能是我洗的最長的一次澡,我不敢去面對即將發生的事,今天晚上以前我從沒想過會和陌生人做愛,並且出賣自己的肉體,天啊我真的成了過去被自己瞧不起的「妓女」!終於在哪男人無數次催促下我走出了衛生間,顯然他早已等不及了,他赤裸著身體把我從衛生間門口抱到了床上,急切的撤掉我的浴巾和內褲,把我的手腳撐成了個「大」字,硬硬的就進入了我的身體。

[嗯…啊…好痛…]這樣沒前奏沒愛撫的做愛我是第一次經歷,幸虧我的小穴是屬於多水的類型,他只抽動了幾下就可以整根放入一插到底。

之前我都沒有看到過他的弟弟大小,但我明顯感到比我哪死鬼的粗長,插到底時甚至可以抵進我的花芯小口,雖然沒有愛撫仍然使我很快達到高潮,我的嘴裡不由自主的哼哼出來,他受我的影響力量更強大了,前次的高潮還沒退,緊接著又使我升上更高峰。

連續6、7個高潮過去,我感覺他的速度慢了下來但力量更加渾厚,且每次均能深達宮底。

突然就在我的高潮稍稍回落的剎那,一股火熱的激流射進了我的花芯,在我體內濺開,拌隨著幾次間歇噴射,他終於趴在我身上不動了。

我們倆人都很累,他摟著我的胳膊明顯沒有剛才有力,我突然想起今天沒有吃藥,趕忙爬起身去小便,希望把他的精液尿出來,尿完又打開水沖洗我的小穴。

當我回到床上時,看的出他已不像剛才哪樣疲憊,我小鳥依人般躺在他懷中,心情已完全恢復正常。

[這,這就是偷情的感覺?好…好刺激啊…] 他的手在我身上溫柔的遊走,舌尖也不時在我乳頭上跳動,我輕輕閉上眼雙手摟住他的脖子,翹起腳纏住他的腰,身體隨著他的撫摩不時微微的顫慄。

忽然他的舌尖離開我的乳頭向我小腹移去,在我肚臍周圍親吻片刻後他分開我的腿舌頭開始吸啄我的小穴。

陣陣麻癢舒適的快感從我花芯傳到腦海,我渾身無法抑制的顫慄著,雙手撫摩自己的乳房已平衡下體的刺激。

我的老公從來沒有為我作過口交,我從未體驗過男人的舌頭啄吸小穴的美妙感受,隨著他舌尖不斷的深入,我身體的快感象颱風中的小船,不斷被拋上高高的浪尖,未及落下又衝上另一個高峰……他轉過身跨騎在我頭上,雙手拉住我的腿將我下身翹起俯身把頭埋在我大腿中間,這樣的姿勢使他的舌尖更加的靈活對我的刺激也越發強烈。



他的弟弟已再次的膨脹,硬硬的在我臉上敲打,他騰出一隻手捉住硬棒伸向我的口中,受他舔啄我花芯的刺激我不由得張口含住了他的硬棒。

我還是第一次把男人的命根含在口中,以前老公想這麼做都被我拒絕了,我心理上不能接受把男人尿尿的髒東西放在嘴裡,可是這次「意外」的被男人舔啄小穴口交,使我心理接受了這種作愛的方式,並讓我體會了過去從未有過的快感。

他的硬棒火熱粗壯充滿了我的小嘴,我上下套弄並用舌頭舔硬棒的尖端,漸漸他的硬邦在我口中抽動的頻率加快,也越來越深入我的舌底,我忽然湧起要吐的念頭,我扭頭想把他的硬邦甩出嘴裡,但這時他已不可能停下來了,衝刺的速度越來越快也越來越深,我很快已無法喘氣雙手拚命想把他推開,終於他的硬棒刺入了我的喉嚨,我的胸部不可抑制的劇烈抽搐,就在此時一股濃重鹹腥的熱流自他的硬棒射入我的喉嚨,我不由自主的吞下了他射出的濃液。

他的弟弟發射過後軟在我口中,被我輕易的就吐了出去。

隨著呼吸到新鮮空氣,我意識到我平生第一次為男人口交併吞下了他的精液。

天啊,我今天是怎麼了,從一次爭吵發展到做「雞」,然後先是同陌生人(也是我平生第二個男人)作愛,隨後平生第一次被人口交,並替別的男人口交,第一次吞下男人的精液。

也許我的體內原本就有一種原始的肉慾衝動,爭吵只是一個引子,引發了我根本不知道的我的另一個自我,一旦衝破了道德、責任的界限就一發不可收拾,不知是要把我帶入天堂還是引入地獄!激情過後,我思索著今天的行為。

這男人看起來好像4、50歲了,保養很好的身體非常壯碩,頭髮雖有點亂,但髮型明顯是名師的手筆,誘黑的身體下吊著的小弟弟已縮成了一團毛茸茸的小黑兔。

他摟著我躺在床上,我也識相地靠著他的身體,大腿正好壓在他的弟弟上。

他抱著我一邊按摩我的乳房一邊親吻我的脖頸,我也雙手伸向腦後反樓住他的頭。

[小姐怎麼稱呼啊?] 他在我耳邊問。

[該叫太太了!] 我調皮的回答。

他哈哈笑了起來,把我抱的更緊了。

[呵,我叫子晴!或者你想叫我吳太太也行!][就叫子晴吧!妳是第一次出來做吧!] 他突然叮住我的眼睛說。

我一驚,渾身打了個冷顫,我感到我的臉開始發熱。

他看到我的反應滿意的摟緊我,親吻我的乳房,在他的愛撫下我回復了平靜。

[你怎麼知道呢?] 我小聲的問他。

[哈哈!],他笑到,[當妳站在街上時我就看出來了,妳眼神明顯有心事,不像一般的妓女][我討厭你叫人家「妓女」!],我掐了他的大腿一下。

[哎呦,對不起!] 他補償似的又重重吻了我的乳房和嘴唇。

[就這些?] 我懷疑的問。

[當然不止,妳開價10000又不和哪些人還價,說明妳當時在猶豫做還是不做。

]他又親吻了我的眼睛接著說:[真正的小姐會還價到4000﹣5000就做的,而妳顯然不缺錢也不急於賣掉自己,哪是為什麼呢?] 他反過來問我。

我驚訝的看著他,沒想到他把我當時的心理觀察的這麼準。

[為什麼呢?] 他得意於我的表情,又問。

我雙手捶擊他的胸膛:[你壞死了,人家是想找個帥男人!根本沒想把自己賣掉!]我的臉又熱了起來,把頭埋入他的胸口。

[後來怎麼會答應我呢?] 他很有興趣的追問。

[你好壞!你一開口就答應10000又不講價,想反悔也不敢呀!不過人家看你像個好人,才跟你來的。

][哎呀!] 我想起個重要問題:[死了死了,會不會懷孕呀,要是讓我朋友知道,怎麼辦呢!][哈哈哈!] 他忽然笑了起來,我生氣的坐起身。

他又摟緊我,重重的吻過我後才說:[當然不會,我早就作過結紮手術了。

而且在妳洗澡時,我看過妳的衣服裡沒有藏著避孕套,就更證明了我的判斷!][什麼判斷呢?] 我放鬆下來問。

[妳是一個良家少女啊!還是第一次上街拉客!] 他得意的笑著說。

[拉你的頭,我是生氣才跑上街的!] 看著他得意的笑臉,我忽然有種內疚的感覺。

雖然我早不是處女了,而且第一次就給了我哪死鬼老公,但背著他和別的男人作愛,心裡有種對不起他的感覺。

[對不起!對不起!] 他看出他的話傷了我的自尊心,趕忙給我道歉。

接著,他又再次摟緊我,舌頭在我全身遊走,舔得我渾身又開始泛起舒麻的快感。

女人啊,真是一種奇怪的動物,再強的意志也會屈從於肉體的慾望。

剛才的內疚開始煙消雲散,我又一次投身於淫慾的海洋。

這次我們有了前兩次的經驗,彼此熟悉了對方的身體,配合的非常默契。

我漸漸喜歡上了這種作愛的刺激,加上酒店客房舒適的席夢絲,帶給我的遠遠超過我哪死鬼帶給我的感受,我是否從此踏上做「雞」的生活呢?我不敢給我下結論。

我們瘋狂的做愛,從床上滾到地毯上,從他在上面換到我在上面,換過很多種姿勢,有的我還是第一次經歷,我驚訝於他的花樣百出和旺盛的戰鬥力,大約過個一個小時的時間,這當中我不知道被他內射了多少次,他強而有力的挺動著腰,加快在我的溫熱甬道裡馳騁佔領。

我只能任由自己被他頂得大起大落,每一下迎合著他,無意識扭動著纖腰,感覺私密處像是著火一般,痙攣的在擠壓他的巨大陰莖。

我粉嫩的薄唇微啟,不斷發出細細如貓咪般嬌膩的吟哦,我們的契合度非常高,他每次落下,我都能適時的配合,加深了我們之間的歡愉。

突然,幾道刺目的手電筒光射在我們身上,原來在我們忘我的高潮中,房間衝進了查夜的員警。

頓時,我的腦海一片空白,當房間的燈光開亮時我仍然赤裸著身子。

中年男人穿好衣服跟一個員警離開了房間,我醒悟過來撤來一條被單裹住身子,淚水忍不住浸濕了床單。

員警檢查了房間,還仔細的翻看我的睡衣、內褲,並把我的胸罩反覆查看。

我羞恥的低下頭,心中一片絕望,我還從沒被員警抓過,今天被抓我以後怎麼見人呢?我哪老公肯定不會要我了,現在我真正感到我心中對他的愛,不敢想像離開他今後的生活怎麼過,我還有臉見朋友、親戚嗎?這時房間裡還剩2個員警,那個翻看我胸罩的員警把衣服遞給我讓我穿好,然後叫我蹲在地上老老實實等待處理。

這時,我聽到走廊裡不斷傳來開門、關門聲,不斷有人被帶出房間問話,也不斷有女孩子被帶走發出的叫喊。

忽然,房間的門又開了,原先出去的員警和哪個中年人又回到了房間,哪個員警向房內的兩個員警輕聲說了些什麼話,走到我的跟前。

他和氣的叫我站起來,然後遞給我一張紙,讓我把姓名、住址等寫在紙上,並警告我不許撒謊,否則就通知我的家人,我當然不想被人知道,所以老實的寫下了名字、地址。

哪個後來的員警把我寫的紙交給了哪個中年人,中年人看了看,取出打火機把紙燒掉,然後中年人就跟一開始進門檢查的兩個員警走出了房間,房間裡只剩下我和後來的哪個員警。

我不知他要把我怎麼處理,連聲哀求只要不要告訴我的家人,讓我做什麼都可以。

哪個員警用奇怪的目光看著我,起身去把房間的門反鎖上,然後很快的脫光下身,命令我躺到床上。

我聽話的躺好,他坐在我身旁,掀開我的上衣,熟練的脫掉我的內褲並捲成一團把我的小穴擦拭乾淨。

我知道他要幹什麼,不過現在我身為魚肉只有任他宰割了,我也希望他會因此設法為我開脫。

我主動的分開雙腿,亮晶晶的陰毛環繞著的小穴暴露在他面前,他的呼吸開始變得急促,翻身跪在我的大腿中間,用手托住他的火紅堅硬的小弟在我小穴口畫了幾個圈,把他的硬棒頭沾濕,然後就見他跪起身,趴在我身上翹起屁股用力刺入我的小穴花芯。

他的硬棒沒有中年人的粗,但很長,每一次刺入都深打子宮底,我明顯感到體內好像有兩片肉,隨著他的衝刺不時的含住他的肉棒,就像在口交一樣。

他抽送的頻率很快,我幾乎立刻就感受到高潮的滋味,他的速度太快了我根本無法叫出聲來,嘴裡只剩下呼呼的喘氣聲,漸漸連氣也喘不過來了。

突然他的身體打了個冷顫,同時一股熱辣的精液射進了我的花芯,我的花芯竟然像喝水一般將他的精液盡數吸了進去,並且蠕動著直到他的小弟弟軟了下去。

可能是怕別人發現,他在我身上僅用了2分鐘就射了,不過這也是我難忘的2分鐘,一是我有生以來經歷過的最快的抽送速度和最深的進入,其次從小在我心目中光輝的員警叔叔的形象就此蕩然無存,還有我發現我居然可以利用我的身體做交易,這到底是我的不幸或是大幸呢?當我們穿好衣服後,他拿出一張名片讓我背熟,上面是一個男人的名字、職務、位址和電話,原來哪中年人居然是本市一家有名的上市公司的副總經理,我很快的記熟並背給他聽,反覆幾次無誤後,他又交代我一些事情。

原來他是讓我冒認中年人的情婦,這樣大家都不會被當作賣淫嫖娼者被抓,我當然願意這樣做,答應了他的要求。

折騰了一個晚上,回到家時已經是九點鐘了,要是老公知道我現在竟然做了「野雞」,我相信他一定會打死我而不會手軟。

我悄悄的打開家門,並不想引起老公的注意,我心想,他或許連我賭氣離家都不知道吧,我滿懷愧疚,輕輕關好門,打開電燈,[祝妳生日快樂…祝妳生日快樂…]耳邊響起了眾人哼唱著生日快樂歌,而我的老公準備了一隻超大的絨毛娃娃和他親手做的卡片給我,看到卡片內容,我的淚水忍不住奪眶而出,卡片上寫著: [這是我們婚後第一次幫妳慶生,想給妳一個特別的驚喜,不像以往我們兩人共進華麗的晚餐,現在我們結婚了,我想將我們的幸福分享給我們的親朋好友看見,所以這次背著妳籌劃了這場生日派對,希望妳喜歡,親愛的老婆。

]老公: [子晴,妳跑去哪了啊? 整個晚上打妳電話都沒接!]當下我說不出話,整晚我都沒看手機,想不到…想不到老公竟然有替我準備生日,我的眼淚不停地落下,撲上前去給了老公一個擁抱,[老公…我愛你…我愛你…對不起…讓你擔心了…]當晚我的心情就像在洗三溫暖,歷經了人生的峰迴路轉,這一切我彷彿是在夢中一樣,我不但做了一次「妓女」,還學會了口交,並且利用自己的身體和員警做了場「交易」。

當下,我痛下心來決心以後好好做人,好好補償對老公的內疚,可是,兩個月後,我發現我懷孕了,我明白孩子絕對不是老公的,因為我們結婚一年多都沒有生孩子的計畫,我和老公幾乎全程使用保險套,而孩子一定是那位副總騙了我,他並沒有結紮,或者是那和我做交易的員警他的孩子。

(全文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