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心有意,借酒上了朋友妻

說起來這事,到現在還朦朦懂懂,自己都搞不清,怎麼會變成這樣,原來我是一個很理智的人,相當理智,現在唉一切變了。
朋友的妻叫蘭蘭,是個一眼看到就覺得很漂亮的女人,身材更是沒話說的,從他們認識到結婚,我們都是看著的,我還幫過很多忙呢!我是一個很重朋友的人,所以有什麼事,大家都喜歡叫我辦。我的這個朋友是個司機,給老闆開車,所以經常不在家,而且他是個很花心的人,經常在外面玩女孩。他的妻子也知道,吵過很多回,都沒有用,朋友索性不回家,住在公司了。
而我天天重複著過個安定的日子,我也很滿意這種生活,可後來家人經常說自己,便開始煩家人,天天在外玩,但還是很老實。可被說多了,就想乾脆真的出去玩一下,別沒亂來還被家人指責,就是在這種狀況下發生了自己都沒想到的事。
那天我去武廣買東西,剛指著一件衣服,想問價,沒想到一個聲音:是你呀,買衣服嗎!噢,蘭蘭在這裡給別人守點賣衣服了。原來許久沒聯繫,我便也笑笑的打了個招呼,彼此問了一下各自家裡的情況。
說到朋友時她顯露出很不滿的表情,也是朋友一和月難得回幾下家,朋友的家長又出了名的凶。我猜她過得也很不順心,我便笑笑說:生活不就這樣。這次兩個熟人撞見都有些激動,必竟許久不見,她又正煩沒熟人訴說一下煩躁,我便和她聊了好一陣子。
這時有人來買衣服,我便說走,她突然說了一句:什麼時候請客吃飯呀?這讓我好奇怪,雖然以前大家常在一起吃飯喝酒,但兩人從未單獨有過,因為我的作風朋友都瞭解。可能當時我也被家人吵得很煩,便馬上說:可以呀,到時候聯繫。過後我並沒有放在心上。
過了兩天,又和家人吵了,一氣之下走出去想散散心,誰知走來走去不知往哪好。畢竟朋友都有自己的事,跟人家說煩惱的事別人還未畢有心情聽呢!於是,突然想到蘭蘭,便試著去找蘭蘭,看到她正坐在那發呆,看來生意不是很好。
她看到我馬上笑笑地說:是不是無聊的很呀,你也會在街上誑?我說:哪的事,特意來請你宵夜。她笑笑說:捨得請客?我一時不知說什麼好,她可能怕我會走,畢竟她現在煩得,很便馬上又說:在這聊聊我要九點下班。我倆便天南地北亂聊了一通。
下班後,我倆到吉慶街隨便找了一個宵夜攤點了兩個菜便聊起來,誰知又聊起家事,越說越煩,我便說:喝不喝酒?我一煩就想喝。她說:隨便你。以前我們在一起時,個個都很能喝,便叫了一瓶枝江大麯。我問她喝不喝一點,可能她正煩便喝了一點,後來倆越說越覺得人生苦短,便邊聊邊喝不知不覺將一瓶都分完了,彼此都有了些醉意。
我說:一點多了,結帳回了吧。太晚我擔心她婆婆會罵她,她也就答應了。因她住的地方遠,而且很黑的路,便叫我送一下她,路上倆人再也沒說一句話,也許是心情煩躁那晚覺得酒很醉人,頭都很暈,我看她也是這樣的表情。
快到門口時,我想避嫌,便轉身要走。誰知蘭蘭突然說:很頭暈,還是在拐腳這坐一下,不然回去看到這樣子會罵的。我也不好推辭便答應了。拐腳是個原來人家改建的樓梯,我倆坐著發呆,因為地方窄倆人坐得很近,我聞到一股很幽蘭的味道,那不是香水完全是種體香的味道。聞著香味加上酒精的反應越來越濃,我突然有點不能自持,呼吸突然加速,我想控制沒想到越是這樣越是曆害,有點喘了。
她看了我一眼,剛好我正看她,她很快低下頭。我想當時她也有些酒精發作了,她低著頭的樣子真是美極了,我簡直不知怎麼形容。這時,我發現我衝動的要命,什麼都沒想,突然抱著她的肩吻起她的臉來,我也不知道理智跑哪去了。她可能被我這個舉動嚇了一跳,全身抖了一下,但又可能她也有所期等,竟沒有反抗,也沒什麼動作反應,只是任我親她。
我已經控制不了自己了,便不停的吻她的臉和耳朵,手也不停的亂摸,我聽到她的呼吸聲也越來越急,也喘氣了,當我想解她的上衣扣子時,她突然握著我的手,說:不行,有人怎麼辦?我當時急得要命,我說什麼都不管,可她死活不肯,因為怕驚醒鄰居,我只有用很低的聲音哀求她答應,其實久未得到愛撫的她也很想,她便說:在這不行,除非有地方。我說:去哪好?沒想到這時讓我驚訝的是,她竟然說去她房間,我嚇了一跳,因為她公婆就往在隔壁,她說這麼晚肯定睡了,輕輕地進就不知道。在這萬一有人過怎麼好。
唉∼∼女人想要的時候比男人更大膽,什麼都不顧。當時我已想要的不得了了,便提著膽子跟著她悄悄地進了她房間。她還故意咯了一下,走到洗手間洗了下臉,裝作向往常一樣回到了家。我躲在她房間的門邊,等著她。當時真的又緊張、又刺激,覺得等了好長的時間,她關了洗手間的燈進房間來,後來我才知道原來她洗了下澡。她剛關房間門,我便從後面迫不及待的抱著她的腰,在她耳邊用力的吻,手順勢從上衣擺穿進,一下抓到她乳房。哇!好圓挺呀!一下子我的小弟弟便直挺挺起來,頂著她那渾圓的屁股。
我吻著她呼吸很重時,便向下吻,解開她的上衣原來穿著一件黑色的乳罩,看來還是比較保守的女人。我用力拉開,一對很白很挺的肉球彈的出現在我眼前,我覺得暈頭轉向了,我馬上改成兩手握著她的乳房,嘴用力的吸她的乳頭,她氣喘噓噱地任我玩弄。
  我越來越受不了了,急切地想看到她那最隱秘的地方,我便急忙忙把她的褲子脫掉,一把拉下她那黑色的三角內褲。那毛茸茸的峽谷豁然出現我眼前,太美了,一個最隱秘最容不得別人接觸的地方就在我面前,而且任我擺弄。我興奮得全身都有些打抖,我用手輕輕的摸著,水已經早氾濫了,我又將手指插進去來回撥了幾下,更是水汪汪的。
 我忍不住將嘴湊過去,對著那死命的親,舌頭死命的挑。她全身都顫抖了,可能好久了她沒有得到這個了,我能感覺到她強烈的欲望。 她突然低下頭輕輕地說:抱我上床,快點來。我也就迫不及待的把她抱到床上,連忙脫光衣服,重重的壓上她的身上,分開她的腿,把個硬挺的大雞巴一下就肏了進去。
  她哼了一下,便馬上反應過來是在她家,於是她緊緊的閉著嘴,也不讓我親,怕發出聲音。我當時激動的什麼招術也沒有,就知道死命的肏、不停的肏。真太讓人興奮了,我越肏越起勁,越肏越重,她也死命抬高屁股迎著我大雞巴的狂頂,嘴死死的閉著。
  我看著蘭蘭這個樣子更興奮了,便更加用力的肏。她很快地拉過邊上的枕頭墊在她屁股上,我知道她怕肏得重,撞到床弄出響聲,可這樣更使得她的騷屄叉得更開,肏得更深。我的雞巴肏得簡直爽死了。
  我們就用這一個姿勢,一口氣肏了半個多小時,她連續有了二次高潮,突然我發現我受不了,一陣急抖狂射了一炮,癱倒在蘭蘭身上。她還用兩腿死死地纏著我的腰,嘴不停地吻我的嘴。我知道她很爽也還想要,畢竟老公有好長時間沒有肏她了,但我射完人也就清醒了。我對著她的耳朵輕輕地說道:我要趕快走了,不要被發現,如果那樣就什麼都完了。  她很不捨得地還纏了我幾下才鬆開腿。
我急忙溜了出去,走在街上一陣涼風吹過,人突然一下清醒了,想想剛才的一幕還真有些後怕,萬一被人當場發現,那可夠慘的……但剛才那欲仙欲死的感覺太好了,我哼著撕夜的歌往宵夜攤走去,還想再喝點酒回回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