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皮包的老闆娘

因為業務上的需要,阿福被調到林口,這是一棟四樓透天的房子,因為是新建好的所以沒有什麼鄰居,每天認真的工作,下班成了阿福最無聊的時間,跟公司申請的電視還沒下來,同事們都是北部的人,下班就回家了,留下阿福孤單一人,常常都悶得發慌。
還好孤單的日子並不長,隔了兩棟的那家搬來了一戶,阿福常常往那邊探頭,由於不熟也不好冒然去拜訪,只知道是賣皮包的,雖然有了新鄰居但阿福還是無聊。忽然有一天下班時間樓下的門鈴響了,阿福覺得奇怪會有誰來,開門一看是隔壁賣皮包的老闆。
阿福:「老闆你好!有事嗎?」,老闆:「少年仔,下班了嗎?」,聽說你們公司是做招牌的,想請你到我家看看。阿福和氣的說:好啊,從你們搬來就一直想過去打招呼,既然這樣我過去看看,也好跟你認識一下。
進入皮包店,裡面擺滿了各式各樣的皮包,空間不大但還算是整齊,不像是零售像是批發的公司,老闆馬上開始泡茶,阿福發揮業務的口才,跟老闆話是越談越投機,過了不久老闆娘出來,跟阿福打了招呼,老闆娘年紀大概四十左右,身材不錯,可能是養尊處優,在他身上看不出四十歲的痕跡,皮膚白嫩,對阿福打量一番後說:少年仔你幫我們看看招牌怎麼做好看,又不要太貴。老闆搭腔說:「中古的也沒差啦」,這天晚上正事沒談多少,卻是歡笑聲不斷。
從此阿福下班後多了一個消磨時間的地方,一到晚上吃飽飯,隔壁就會傳來:「來看電視泡茶啦」。皮包店的老闆也喜歡晚上有人可以陪他泡茶,因此跟老闆天南地北的高談闊論,已經是稱兄道弟,跟老闆娘也是混得很熟了。
這天阿福一如往常到隔壁看電視,跟老哥打屁聊天,忽然老闆娘從樓上下來,這本平常的事,但是她今天是穿著一件淡藍色的絲質睡衣,雖然不是透明的,但是在她舉手投足之間,身體的曲線展露無遺,隱約間還能看出高叉內褲的痕跡,阿福第一眼就看到那高挺胸圍上的兩個小凸點,立刻不好意思的將視線移開。
老闆轉頭一看,唉啊!老婆你怎麼穿這樣下來。老闆娘眉尾一揚說:「阿福又不是外人有什麼關係」,老闆拿她沒辦法只好繼續聊天,但是阿福卻無法自在的說話,因為褲襠裡的巨物已經被喚醒,整支充血爆筋,恨不得奪褲而出,老闆娘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的,有時背著她彎腰顯露渾圓的臀部,和那小內褲的誘人痕跡,有時卻是對著他彎腰,讓阿福可以看到白析的雙乳,更讓阿福血脈噴張。
接下來的幾天老闆娘的穿著更是火辣誘人,阿福也已經習慣了天天吃冰淇淋的快樂時光。
這天阿福依然下班去報到,一進門只看到老闆娘坐在那邊,阿福便問:「嫂子,大哥不在啊」,老闆娘看見阿福,立刻起身說:「你大哥去南部了,今天不會回來」。
阿福一聽便說:「喔!既然大哥不在,我回去了」。老闆娘親切的說:「沒關係啦,又不是不認識」,說著拉阿福進門,來!我泡茶給你喝。阿福有點不好意思,但是確實天天在這裡也都很熟了,於是說:「茶,我來泡好了」大哥去南部做什麼?
老闆娘:「去談進貨的事情,順便看看有沒有新貨。」
先前的尷尬一下子就讓融洽的聊天化解,一方面還有老闆有個讀國小的兒子,後來也從樓上下來在旁邊寫功課,讓這孤男寡女的窘境解除不少,阿福又再次展露他的業務長才,天南地北說的眉飛色舞、天花亂墜。說得老闆娘笑得嘴都合不攏。
老闆娘:「阿福,你的體格好像很壯,好像有練過喔。」
說起這個,這是阿福的驕傲,阿福便把他以前從事的工作是如何的需要體力,練就一身好身材,後來又用水泥灌住了舉重用的「石輪」,說著說著還不時把肌肉展現出來,讓老闆娘看他的眼神有點迷網。到了九點多,老闆娘看應該也不會有什麼客人了,於是便跟阿福說:「阿福!你自己先看電視吧,我上去洗個澡」說著便把鐵門拉下一邊,留下入口的小門,就上樓去了,留下阿福和他的兒子。
阿福看著電視,跟老闆的兒子聊天,照樣把他兒子逗得哈哈大笑。阿福不想那麼早回去睡覺,因為他知道接下來就是吃冰淇淋的時間了。一想到今天不知道老闆娘會哪一套下來,那種期待的心情,心跳變得很快,褲子裡的雞巴已經發漲勃起了。
聽到有人下樓梯的聲音,阿福的心跳更快了,噠、噠、噠,聲音越來越近,出現在她眼裡的畫面,差一點沒讓心臟跳出來,老闆娘今天穿的是一件粉綠色薄紗睡衣,就像一條絲巾從腋下將身體包裹起來,就靠兩條繡著小花的細細的肩帶吊掛著,薄如蠶翼,輕盈柔軟,可以隱約看到那誘人的胴體,之前看到都是被胸罩包覆的雙乳,這次看得非常清楚,在步下樓梯的律動下,緩緩震盪,Q彈誘人,皮膚隔著薄紗顯得白皙,乳暈不大,顏色呈棗紅色,若隱若現的非常迷人,乳頭挺立頂住薄紗,上下跳動,下身是低腰的白色絲質小內褲,褲頭在肚臍眼底下有十幾公分,是蕾絲滾邊的鬆緊帶,露出平坦滑嫩的小腹,在前面重要的小三角部位,是小得僅能遮住一小撮的蕾絲紗網,?了幾朵小花,花的顏色有紅有綠有藍點綴,顯的優雅性感,隱約還能見到小山丘上的烏黑小草。
阿福看得目瞪口呆,老闆娘得意的用手指戳了他一下,故意說:「看電視看呆了嗎」喔!是啊、是啊!阿福馬上回神,不好意思的說。
老闆娘轉頭看著,眼睛一直盯著電視的兒子,輕聲的說:「小豪功課寫好了嗎?」兒子微笑的回答:「好了」,那把功課收一收上樓去睡覺,明天還要上課呢。老闆娘發出稍有威嚴的命令,小豪只好不大情願的收拾上樓,走到媽媽身邊還讓老闆娘親一個。「媽媽晚安!」一聲無奈的問候,晚安,趕快去睡,要刷牙喔!「好啦!」,又是一句無奈的回答。
孩子上樓後,老闆娘走到阿福身邊幫他倒茶,阿福恨不得將他摟住,用巨大的雞巴,狠狠的插入她的小穴,陣陣的香味更讓阿福的巨根漲到發痛,阿福再也按耐不住了,對著老闆娘說:「嫂子,我先回去了睡了」,「不多坐一會兒嗎?」老闆娘失望的問。
免啦,我想睏了。謝謝!老闆娘只好說:「明天再來泡茶。」
阿福馬上起身而出,快步走回公司,一進門馬上將手伸進內褲,將伸展不開的雞巴扶正,剛剛一直彎著,空間受限無法伸展,現在終於能透氣了。想起剛剛的一幕,阿福扔然心存悸動,用手往龜頭一摸,透明液體已經沾滿整個龜頭,還把內褲弄得濕濕滑滑的。
阿福不是聖人,他不是不想上老闆娘,而是突然而來的天鵝肉讓他失了方寸,現在想想覺得有些後悔,但是又不能回去找她,而且鐵門已經拉下了,腦海裡一直浮現剛剛畫面,越想雞巴越硬,手就不由自主的在爆青筋的熱根上套弄。忽然回過神來,自己還在樓下辦公室,不能在這裡亂噴,還是上樓去洗個澡,要是睡不著,只好來個五比一了。
沖個澡以後果然有清醒一點,阿福躺在床上剛才的情境揮之不去,心想『要是我一把將她抱起,掀開睡衣,一頂將大鵰插入那可有多美』
正在幻想之際,隱約聽到頂樓的小鐵門有,蹦、碰、蹦、碰的聲音,阿福的房間剛好在四樓,所以聽得很清楚,心裡還納悶怎麼頂樓會有敲門聲,於是走上樓去,在接近小鐵門的時候,聽到有個女聲正叫著:「阿福!碰!阿福!蹦蹦蹦!雖然聲音不大,阿福還是聽出是老闆娘的聲音,心理即興奮又緊張,心想她來找我有什麼事,不管那麼多了,馬上拉開門栓開門,樓梯間燈光昏暗,門一打開,一股香氣逼人,阿福一眼便認出真得是老闆娘,不明就裡的阿福開口說:「老闆娘有、、、、、事嗎話還沒說完,嘴已經被兩片柔軟的櫻唇堵住了,」。
老闆娘的手一把往阿福的下盤一抓,因為阿福已經是準備要睡了,上來開門還只是穿著一條內褲,突然被這麼一抓,大雞巴好像被驚醒,而且被鼓舞的昂首吐信。
而老闆娘這一抓,她不敢相信自己的手,還停止熱吻低頭一看,臉上的表情是驚、是喜、是疑,表情複雜的說:我的媽呀!這麼大,真的嗎?
阿福得意的說:「你可以看清楚一點」於是老闆娘蹲下,看著熱燙爆著青筋的大雞巴,硬梆梆的挺著,還不住的抖動,老闆娘忍不住張口去含住,把整個嘴都填滿了,雖然要套弄很困難,她還是把頭一前一後的滑動,每動一次口水就沿著雞巴流了下來,在燈光的照射下泛著微微的亮光,老闆娘好像吃到人間美味一樣愛不釋手,又吸、又舔、用舌尖在馬眼上旋轉,一邊吸著,手還不住的套弄。阿福雙手扶著她的頭往自己的肉棒按壓,腰也不由自主的前後擺動。
阿福的大雞巴在老闆娘的嘴裡,感到異常的溫暖,柔軟的舌頭在龜頭上滾動,發漲如滷蛋的鋼盔帽,深入咽喉,抽出時將老闆娘的嘴唇鼓起,再次進入時,老闆娘將嘴型弓起一個小O,讓巨根緩緩塞入,阿福左右開弓,將老闆娘的臉頰鼓起一個丘,來回磨蹭。
阿福忍不住了,想要大幹一番,但是他還記得也要幫她服務,於是將老闆娘扶起,讓他靠在矮牆上,這個矮牆也就是,為什麼老闆娘能從隔壁過來的原因。
靠在矮牆上的老闆娘的姿態嫵媚,披頭散髮,腰部靠著牆,雙手自然攤開放在牆上,阿福看著這個飄飄欲仙的女人,蹲下身來要退去那件小內褲,但卻不見了,原來她要來之前已經做好準備了,阿福輕輕撩起薄紗睡衣,將她的左腳抬起跨在自己的肩上,用舌尖從大腿由下往上舔,左手輕輕的在會陰處撫摸,這時老闆娘已經忍不住的,嗯!啊、、、、嗯、、、、、、、浪叫了。
說起挑逗的功夫,依阿福的戰績當然不是等閒之輩,每當舌尖快到小穴口的時候,阿福就停住,總到不了洞口,讓老闆娘的肉穴裡面好像有千萬隻的螞蟻在搔癢,這樣的挑逗,老闆娘再也忍受不住,用雙手按住阿福的頭往鼓鼓的小肉包一按,阿福的嘴剛好湊上穴口,因為燈光昏暗,阿福不知道她的水濂洞早已潰堤,這一湊上整個嘴沾滿浪水,阿福好久沒有嘗到這美味了,馬上又吸、又舔、嘖、、、、、,就像小孩舔冰淇淋一樣,不想漏掉每一滴。
經這麼一吸允,老闆娘早已浪叫連連了,又啊、、、嗯、、、喔、、、、我受不了了、、、、啊………………,身體微微的顫抖,雙手按住阿福的頭,一股滾燙的浪水直瀉而出。
阿福哪能浪費這人間美味,張嘴對著穴口,一飲而淨還將舌頭伸進桃花洞,把殘留的淫水勾捲出來,含在嘴裡。眼看老闆娘已經快癱軟下來了,阿福忙起身將他扶住,左手從後背托住她,馬上又來個熱吻,兩片舌頭就如兩條交配的蛇,糾纏不休,四片唇更是熱情吸允,磨擦之間整個嘴唇黏黏糊糊的,塗滿剛剛吸允的淫水。阿福的右手也沒閒著,一把抓住左乳搓揉,堅挺的乳頭在掌心發熱,豐滿的肉球被搓、揉、捏,阿福索性撩起薄紗,把手伸進攻擊雙乳,這次握住溫暖飽滿的雙峰,更是觸感柔嫩綿滑。
眼看老闆娘的第一波高潮已經稍退,阿福立刻展開第二波,將右手五支指頭用指腹在皮膚表面輕輕往下慢慢由雙乳、肚臍眼,小腹、,劃過恥丘,沿著大腿到膝蓋,再從大腿內側慢慢刷上來,到達洞口,整隻手往後伸到屁股上,手掌握住臀部,讓中指沿著股溝畫到屁眼、會陰、到了桃花洞中指用力一按,整支沒入,擠出一些浪水沿著大陰唇流下來。
啊!………….老闆娘微微的顫抖,嗯、、、、喔!
阿福抽出中指,在兩個嘴唇間輕輕畫過,兩人就像兩隻小貓一樣,伸出舌頭快速的舔著,舔完又繼續熱吻,阿福又把中指插入,這次中指往上彎,母指按在陰蒂上,裡面又挖又摳,外面又磨又揉。
這個舉動讓老闆娘無法接吻,,頭仰向天,啊!…………..叫聲劃破天際,夜幕的繁星點點,柔和的月光灑在寂靜的夜。
要不是這附近只有這兩家,這美妙的淫聲,肯定會讓人無法安眠。
阿福慢慢將老闆娘轉過身去,讓他雙手撐著矮牆,屁股翹高,調整高度準備迎接大肉棒。
阿福將薄紗撩到背上,露出美背、窕條的腰身、雪白圓圓翹翹的屁股,兩個肉球間的股溝底下,那兩片微開的小口,滲出浪液,在月光的照射下泛著點點微光,早就蓄勢待發的巨根,滷蛋大的龜頭在洞口磨呀磨,讓馬眼流出的透明潤滑液和桃花洞口的浪水,沾滿龜頭。
嗯…………..阿福!饒了我吧,啊!、、、、、、嗯!快給我!快給我!快給我大雞巴,喔…………..老闆娘已經忍不住浪叫了。
阿福眼看時機成熟,手握滾燙巨棒,向前一頂,整個龜頭沒入,啊!、、、、喔!…………….老闆娘發出淫聲,洞口傳來飽滿的快感。嘴裡催促著:「阿福快啊!嗯………..快動啊!快、、、快」並搖著屁股,渴望的淫接大雞巴。
經老闆娘淫蕩邀約,和眼前火辣的胴體,阿福也忍不住了,雙手扶腰,一鼓作氣像裝上馬達一樣狂抽猛送,推的時候,接觸屁股發出,啪!啪!、、、、、的巨響,老闆娘翹臀的曼妙身影,被推得規律性的一前一後,自然滴垂的雙乳則來回擺盪。
這樣的突然猛插,老闆娘有點招架不住,啊!……….喔………….福哥、、、、慢一點!我…….我…………..受不了,喔、、、啊!不行了!啊呀…….快快、、、、插得我美死了。
阿福受到鼓勵、讚美,也因為最近都沒有吃過肉,所以更加賣力,啪!啪!啪!聲聲不絕於耳。
老闆娘的小穴第一次吃到巨物,淫水像忘了關的水龍頭,源源不絕的冒出來,再讓大雞巴擠進去,又拉出來,發出漬!漬………….的淫聲,幾經擠壓已變成濃稠白色乳液狀的愛液,沾滿雞巴、美穴,睪丸、有的順著大腿內側流了下來。
福哥你太棒了,我的小穴愛死你了,我要讓你天天插,啊!啊!………………….嗯!…………..喔!……………又來了,啊!啊!啊!
一陣溫熱的暖流襲來,阿福心中竊喜,然後又是激猛的往前衝,左手往前移抱住擺盪的雙乳,不停的搓揉,右手往下壓住小腹,中指在挺立的小陰豆上畫圓,大雞巴不停的猛抽猛送,啪!啪!啪!
啊!啊!啊!………………喔!………………福哥!太猛了!啊!……………我快死了!快!小穴口的白色愛液,隨著抽送已經甩了滿地,還不斷往外溢出,啊!啊!噯呀!……………喔!….啊!啊!老闆娘的淫聲浪語,已經漸漸微弱,身體也快癱軟,要不是阿福的強力手臂抱著肉球,她可能已經癱倒在地了。
在陰道裡的大陽具,讓淫穴包得緊緊的,不時有熱浪沖向龜頭,阿福知道該是衝刺的時候了,雙手扶住腰際,做個深呼吸,啊!………….叫聲響徹雲霄,腰臀快速的猛插,像失去控制的機器,沒命似的狂插。啊!……喔!…………..福哥!我不行了,你插死我了,喔!……….我受不了了,我受不了了,別插了,我……………………啊!又是一股熱騰騰的浪水。
阿福:「嫂子,今晚讓你美了」,接下來讓我射入你的花心讓你更美,說著便最後衝刺,啊!……..
老闆娘:「啊!……喔!………」別射在裡面,別射在裡面。
但是阿福已經停不下來了,最後啪!啪!啪!的幾聲,插到最深處,一股滾燙的陽精,直噴花心,兩人都是一陣顫抖,老闆娘趴在矮牆上,阿福趴在她身上,大雞巴還一抖一抖。
夜晚又恢復了平靜,晚風徐徐的吹,雲朵飄過星斗,這時能聽到幾聲蛙鳴,還有微微的喘息聲,嗯!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