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上門的推銷員

「玲玲!讓我們好好的再玩一玩吧!」我說著!「嗯!」玲玲勾著媚眼輕聲的應著,但是她的小手已經緊握住我的大陽具,一連串的套動。那對豐滿的肉乳,卻因此抖動晃搖不已,瞧的令人血脈噴張,看不出玲玲竟是如此的風騷入骨,實在淫蕩無比,媚眼一勾,嘴角含笑,有著說不出的嫵媚感!我的肉棒早已經勃起了,老婆伏下頭,左手握著大陽具套弄著,美艷的櫻桃小嘴張開,熟練的把龜頭含在嘴裡,連吮數口,右手在方握住兩個蛋丸,便是一陣的手嘴並用!
「老公,昨晚上你還沒有玩夠啊啊好好啊你還是這樣地猛啊好這種感覺真好……你的大陽具……好粗……好長……我愛死它了……我要含著它……吸你的……好棒……」但見玲玲的小嘴吐出龜頭,伸出舌尖在龜頭上勾逗著!左手狠命的套動大陽具,在龜頭的馬眼口就流出滴白色的液體,她用舌尖在馬眼舐著,又用牙齒輕咬著龜頭肉,雙手不停在蛋丸上撫弄,捏柔著,如此一掐一揉,一套又一吮,那陽具更是硬漲的更粗!
「喔……好……吸的好……你的小嘴真靈活……喔……」我舒服的哼出聲音來,屁股開始往上挺,似乎要將大陽具整支挺入玲玲的口中才甘心。「喔……爽死了…!含的好……騷……喔……」玲玲的舌技使得我的哼叫聲不斷!她一邊含著大陽具,一邊淫蕩的看著他的舒服的模樣,一陣的拚命吸吮著龜頭。玲玲吐出龜頭,雙手不停的在陽具和蛋丸上不停的捏弄問!
「快吸……我……正舒服……快……」我無比的舒服,我用兩手按住她的頭往下拉,屁股挺起硬漲的大陽具一直在她小嘴中抽送,塞的玲玲的兩頰鼓漲的酸麻,偶爾,她也吐出龜頭,用小巧的玉手緊握著,將大龜頭在小手中揉著,搓著。
「喔……好爽……好舒服……騷貨……你玩我的……大陽具好……酥……快……別揉了……啊……我要射了……」我舒服的兩腿蠢動不已,直挺著陽具,兩手按住玲玲的頭,陽具快速的在玲玲的小嘴裡面抽插,玲玲配合著陽具的挺送,雙手更用勁的套弄陽具,小嘴猛吸龜頭。
「哦……哦……喔……爽死了……喔……」「騷貨!我的陽具已經脹的難受,快它舒服……舒服、」「我就知道!大色鬼,才一個晚上就忍受不了啦?死鬼!我就給你個舒爽……」說罷,低下頭,左手握著大雞巴套弄著,美艷的櫻桃小嘴張開,就把龜頭含在嘴裡,但見玲玲的小嘴吐出龜頭,伸出舌尖在龜頭上勾逗著!「騷貨……快吸……讓我爽……快……」我無比的舒服時,她卻不吸吮雞巴了!他急忙用兩手按住她的頭往下拉,屁股挺起,大雞巴硬漲的直在她的香唇上摩擦不已!玲玲知道我快到高潮了!於是她先以舌尖舐著馬眼,嘗著男人特有的美味,舐著那龜頭下端的圓形稜溝肉,然後小嘴一張,就滿滿的含著它。
她的頭開始上上下下,不停的搖動,口中的大雞巴便吞吐套弄著,只聽到吸吮聲不斷。大雞巴在她的小嘴中抽送,偶爾,她也吐出龜頭,小巧的玉手緊握著,把大龜頭在小手中搓揉著。「喔……好爽……好舒服……騷貨……你真會玩……大雞巴好……酥……快……別揉了……啊……我要射了……」我舒服的兩腿蠢動不已,直挺著陽具,兩眼紅的嚇人!兩手按住玲玲的頭,大雞巴快速的抽插著小口,玲玲配合著雞巴的挺送,雙手更用勁的套弄雞巴,小嘴猛吸龜頭。
「哦……哦……我要射了……喔……爽死了……喔……」我腰幹猛烈的挺動幾下,全身舒服的一抖,高興的射精了!一股濃濃的精液射在玲玲的口中,玲玲順口將精液吞入腹中。
「親哥哥!你舒服嗎?」她無比淫蕩的雙手撫著我的雙腿,撒嬌的說著。「舒服,舒服。騷貨,你的吹簫功夫……真好……」「那是你的雞巴好……我才想含的。我想吸你的雞巴……」想不到玲玲單靠小嘴就能將男人哄出精來。
「老公!你好壯喔。射精了陽具還沒有軟……」只見玲玲雙手又握住我的陽具不停的撫弄著,芳心似乎很高興。
「騷貨!快騎上來,讓陽具插你個爽快……」我似乎意猶未盡的說道。兩手在玲玲渾身的細皮嫩肉上亂摸一番,且恣意的在她的兩隻雪白的大乳峰上,一拉一按,手指也在鮮紅的兩粒乳頭上捏柔著!「啊……你壞死啦……」剛才為我含弄陽具時候,她的陰戶早已搔癢得淫水直流,慾火燃燒不已。此時乳房又受到我按按揉揉的挑逗使玲玲更加酸癢難耐。她再也無法忍受誘惑。
「哎呀……人家的小穴……癢……嗯……人家要你把大雞巴放進浪穴裡……哼……幹我……你不想幹我嗎……快點啦……」說著,玲玲已經起身,分開雙腿跨坐在他的小腹上,用右手一往下一伸,抓住我粗壯的陽具,扶著龜頭對準淫水潺潺的陰戶,閉著媚眼,肥美的粉臀用勁的往下一坐。
「喔……好美……哼……嗯……你的大雞巴太棒了……哼……小穴好漲……好充實……唔……哼……」陽具盡根插入緊嫩的陰戶內,令玲玲打從骨子裡的舒服,她慾火難耐的像個許久未曾被姦淫的怨婦,沉醉在這插穴的激情之中,玲玲貪婪的把細腰不住的擺動,粉臉通紅,嬌喘不停,那渾圓的美臀,正上下左右,狂起猛落的套弄大陽具。細嫩的桃源洞,被我粗大的陽具塞的凸凸的,隨著玲玲的屁股扭動,起落,洞口流出的淫水,順著大陽具,濕淋淋的流下,浸濕的陰毛四周。
「我們來點不一樣的姿勢吧!」「嗯……只要你喜歡,我什麼都可以……」那麼,我們就到牆邊站著幹,好嗎?「對於我所提出的建議,我們其實也未曾經歷過。所以她的芳心既懷疑又躍躍欲試。」可以的,你難道不知道,男女在偷情時,常使用這種姿勢!
說著,我就將大陽具抽出,起身下床,拉著玲玲的手臂,走到牆角邊,玲玲被我輕推,粉背貼緊牆壁,然後,我就挺著粗大的陽具,近身兩手按在她的細腰上,嘴唇就貼在玲玲的櫻唇上,探索著她的香舌。一種無比的溫馨泛起在她的心頭,她禁不住,兩條粉臂繞過我的頸子,主動的迎合著,吻了好一會兒,兩人才吐出舌頭,我在玲玲的耳邊細語說道:「你摟著我,然後把左腳抬起。」頭一次使用這種姿勢,玲玲害羞得雙頰潮紅漸起,嬌聲輕嗯一聲。她兩手輕摟著我的頸子,左腳慢慢的抬起,我笑了一笑,伸出右手抬著高舉的左腳,扶著陽具,大龜頭已經順著濕潤的淫水,頂到洞口。
「唔……你可要輕一點……這種姿勢……陰戶好像很緊。」見到我插穴的動作已經準備妥當,玲玲緊張的心頭小鹿亂撞,漲紅著粉臉,一對水汪汪的大眼睛瞧著我,嘴裡輕聲的說著。「你放心,我一定會幹得讓你舒服的爽出來!」「嗯……你好壞……」由於我的身材高大,而玲玲的身材適中,僅到我的肩膀高度,所以,我右手扶著她的左腿,左手扶著陽具,對準穴口,雙腿前曲,屁股往前一挺,一根又粗又長的雞巴已經進沒入陰戶中。
「喔……好漲……嗯……哼……」我屁股狠勁的前挺,力道過猛,使得碩大圓鼓的龜頭,一下子重重的頂撞在花心上,頂得玲玲悶哼出聲音!陽具插入肥穴中,他的左手就一把摟緊玲玲的柳腰,屁股開始左右搖動前挺後挑,恣意的狂插狠幹著!「哎……這被你幹的滋味……真好……好舒服喔……」玲玲的兩腿站在地上,雖然左腳被我高高抬著,但是這一種姿勢,使得陰道壁肌肉緊縮,小穴無法張得太大,所以玲玲那個鮮紅肥嫩的騷穴就顯得比較緊窄,窄小的春穴被我那壯硬的陽具盡根塞入,只覺得陰道壁被塞得滿滿的,撐得緊緊的,令她覺得異常的刺激,不自禁的屁股也輕輕的扭轉著。開始時,採取這種姿勢,我們兩人尚不熟練,只得輕扭慢送的配合著。
抽插一陣後,兩人的慾火又再一次的高漲,由於男貪女渴的春情,陽具挺插和浪臀款扭的速度,驟漸急迫,玲玲紫的嘴裡的咿唔聲也漸漸的高昂。「哎……哎……親哥哥……哼……嗯……小穴美死了……唔……你的陽具好粗……唔……小穴被幹得……又麻……又癢……舒服……哼……」玲玲被我幹得粉頰鮮紅,神情放浪,浪聲連連,陰戶裡陣陣的爽快,股股的淫液洶湧的流出,順著大陽具,浸濕了我的陰毛,只覺得春穴裡潤滑的很,我的屁股挺動得更猛烈陰唇也一開一合,出滋滋的聲音。
「啊……親哥哥……哼……我好……好爽……哦……陽具頂得好深……嗯嗯……我的腳好酸……唉……頂到花心了……我……沒……沒力氣了……哼……唔……」玲玲兩手摟著我的頸子,右腳站在地上,左腳被我的右手提著,渾身雪白的浪肉,被我健壯的身驅緊壓在耳邊,花心被大龜頭,似雨般的飛快點著,直讓她美得飛上天,美得令人銷魂。
「哎……親愛的……我沒有力氣了……哎呀……又頂到花心了……唔……你好壞……哦……哼……」單腳站立實在令玲玲吃不消,每當右腳酥軟,膝蓋前彎玉體下沉,花心就被頂得渾身酥麻,不禁全身顫,秀眉緊促,小嘴大張,浪叫不已。我見她那一副不消的渴態,似乎有征服者的優越感,於是我伸手將她站在地上的玉足用勁的托起。玲玲這時就像是母猴上樹般,兩手緊摟著我的頸子,兩條粉腿緊勾著我的腰際,一身又嫩又滑的身體便緊纏在我的身上。又粗長的陽具,高高的翹起,直塞入她的小穴中,我健壯的手臂就抱住她光滑細嫩的玉臀,雙腿用力的站在地上。
「哎呀……老公……這一種姿勢……插死我了……哼……頂……哦……陽具……喔……喔……」原來就慾火高張的玲玲,被這種特別的姿勢和我強壯的陽具抽插幹弄,刺激的欲情氾濫,雪白的屁股便不停的上下擺著,由於玲玲的嬌弱,再次屁股猛力的下沉,使得龜頭重重的頂入陰戶中,弄得她粉臉的紅潮更紅,但得到全身的快感,浪入骨頭的舒爽。
「哎……好……好棒哦……爽……哦……我舒服……美喔……快……快……幹我……幹……我快忍不住了……哼……」我看玲玲要洩身,忙抱著她的身體,轉身往床沿走去,到了床邊,忙將上身一伏,壓在玲玲的身上,手將她的肥美玉臀,高高的懸空抱起,屁股就用力的插著,並且大龜頭頂在穴心上,狠命的頂,磨,轉著。
「唔……好……大陽具……親丈夫……我……快活死了……哼哼……哎……花心頂死了……哦……喔……爽死我了……啊……啊……」大龜頭在花心上的衝刺,在春穴裡狠命的插送,這對玲玲都是非常的受用,只見她的秀凌亂,嬌喘噓噓,雙手緊抓著床單,那種受不了又嬌媚的模樣,令人色慾飄飄,魂飛九天,突然:「哎……哥哥……哼……唔……幹我……幹我……唔……快……幹……再用力頂……要丟了……啊……丟啦……」她的子宮強烈的收縮,滾燙的陰精,一波又一波的噴灑而出,伴隨著尖銳的叫聲,我受到又濃又燙的陰精所刺激,也覺得腰部麻酸,最後掙札了幾下,龜頭一麻,腰部一陣收縮一股熱燙的精液,由龜頭急射而出,直射在玲玲的穴心深處。
「喔……老公……你也射了……哦……嗯……好燙……好強勁……嗯……哼……」她在我射精之後也達到高潮,我跟她之間的默契真是不錯。我倆休息了差不多十來分鐘,也已經早上快八點鐘了,由於我今天請休假,所以老婆就得急急忙忙地準備出門上班。我告訴她我會開車送她去辦公室後,她才比較放心。我送她到辦公室後,就開車回家。剛準備進門的時候,看見隔壁一位穿著入時的小姐,過去沒有見過,但是氣質不錯,身材也棒,我不禁多看她兩眼。她似乎也現我正在看她,所以就衝著我點點頭笑了下,我也點頭,但這時候她就已經進到隔壁家裡去了,我也只好回家。過了差不多十來分鐘,有人按我家的門鈴,我去應門,居然是剛剛那位小姐。她自我介紹叫做莉菁,是作直銷的,雖然我不太喜歡這類推銷員,但我依然讓她進來。
她看起來只有二十一、二歲,但是因為穿著打扮的關係,顯得相當成熟,當她坐下之後,她就開始滔滔不絕地開始介紹她們的產品。等她說到一個段落後,就停下來望著我,似乎想看看我有怎樣的反應。我這時候開口說:「小姐,我對你們的產品不是太有興趣耶!」她就反問說:「那你為何能聽這樣久呢?」我笑說:「我對你有興趣啊!」美女當前,何樂而不為呢?!
莉菁聽到我這樣說之後,就坐到我身邊,擺了個pose之後,說:「這也是可以談談的啊!如果價錢談得攏的話,也是可以喔!」一聽到這句話,我性趣全來了,我說:「那你要」莉菁笑說:「任憑你擺佈是一萬,純上床是五千,幫你口交則是兩千就好。」
我馬上打開我的荷包說:「你看看,一萬隻多不少,怎樣?」她很快的已經把外衣脫下來了。她戴的胸罩並沒有肩帶,如同8字形,渾圓的罩杯將她盈實的乳房遮住了二分之一,嫩粉雷絲花邊的胸罩緊緊的托著飽滿的乳房,剪裁適宜的胸罩填充的剛好,將整個乳房撐挺的亭亭玉立,那至少是33的高聳,就像廣告通乳丸那些女人般俏挺。渾圓的罩杯中央微微尖起,肯定是她的乳頭了。我感到自己褲子的前面有種異樣的壓迫感,不停地膨脹、膨脹……那種選美小姐比基尼的女體,居然活生生的出現在我眼前。
她似乎早已習慣男人那種目瞪口呆的樣子,將她頭往後一甩,側著頭,笑著說:「我美不美?」我張開口,卻緊張的說不出話。解開褲扣子、拉開拉鏈、脫下褲子、將鞋踢掉。一切動作都那麼的柔暢自然,而且毫不做作,就彷彿她正在家裡的浴室準備洗澡般。她的內褲是白色的,有著白色花紋的蕾絲滾邊,三角形的地方稍微的隆起,隱約地好像有著模糊的黑影,映襯著纖細的腰枝,她的大腿很勻稱,就像蕭薔的褲襪廣告般誘人。
她牽起我的手,令我突然間有觸電的震動,就像我和我的暗戀對像趁著過馬路時偷牽了她的手,既緊張又激動。拉著我到浴室門口,回過頭:「你在外面先把衣服脫掉。」胡亂的把襯衫、褲子脫掉,只著了一條內褲,走到浴室門口,深深的吸一口氣,用力捏一下大腿,痛的讓我相信這不是在作夢。
進浴室一看,她已經把胸罩和內褲脫下了,全身一絲不掛,纖細的雙手輕輕的在搓揉自己的乳頭,嘴裡咬著一撮的頭,使她及肩的長顯的有些凌亂。她的下體充滿著濃密的體毛,第一次看見女人黑裡透紅的地方,我的呼吸顯得相當激烈。當我還沒有來的及回過神來,她已經把手伸進我的內褲,握住我那硬的有點痛的陰莖,慢慢的搓弄它,奶子整個的頂住了我的胸口,我幾乎快要窒息了。
當她把我的內褲脫下時,我直挺挺的肉棒就昂向前的雄雄頂出,漲成赤紅色的肉棒,在她輕撫下更加的堅硬勇猛。一手托著我的根部,另一之手卻靈活的把玩我的兩顆蛋蛋,一波一波的熱浪從下體湧出,從脊椎直貫腦門,我已受不了這種刺激,感到一股液體澎湃的要從龜頭衝出。我極力的夾緊屁股不要射精出來,她大概是看出了我的窘態,雙手離開了我的肉棒,開始用香皂塗抹她的身體。
「你在坐到小凳上去。」她打開蓮蓬頭將我淋濕,並告訴我。我以為她要幫我抹香皂,沒想到她開始用塗滿香皂的陰毛幫我擦背,從背部、肩膀、胸口,自然而然的我躺在地上讓她騎在我上面幫我刷下體,那種用陰毛服務的洗澡,又比只用手幫我上皂技巧要高明多了,也另我興奮的飄飄然去盡情享受。
她含了一口熱水,我正疑惑要幹什麼時,龜頭已感到一股熱流迴盪其間。含住我的龜頭,用舌尖緩緩的纏繞,輕輕的舔,和這熱水來回刺激,這次我真的檔不住了。一陣強烈的刺激立時從下體溢入腦中,那是一種突如其來,連我自己都無法防備的刺激,短暫而強烈。陰莖強而有力的在她嘴裡抽送,一陣一陣的液體從龜頭衝出直入她嘴裡,她手握住根部亦不停的來回抽動,讓陰莖受到更猛烈更持久的刺激,全身的肌肉也緊繃到極點,血液幾乎完全集中在下體,去感受那人間至上的肉體歡愉。
當抽送逐漸減緩、減緩,我也精力放盡塌在地上。她露出一副滿意的笑容,吸允著敗戰公雞般的龜頭上最後一滴精液,仰起頭來一股腦的把口裡的熱水和我的精液吞下。「你還行不行啊?我們再來一次?」我動了動身子,四肢卻根本不聽使喚,真的是縱慾過度了。苦笑一番,搖搖頭。
她也不作聲,一雙手已攫住了我的雞雞,任意的恣玩。我全身無力但陰莖卻在她的擺弄下迅速勃起,甚至還感到勃起時的辣辣痛苦。當她的舌尖在龜頭纏繞時,一種興奮夾著痛苦湧上來,真說不上來是快樂還是難過,她騎到我身上,用她女人的優勢讓我進入體內,忘情的自顧的擺動起來,這時陰莖傳來的不是快感了,而是一陣一陣的痛楚,這簡直是被她強暴嘛。
好啊!你想強姦我,先讓我好好的幹你吧!我粗暴的咬她、抓她,用力的攫住一對玉乳大力揉弄,猛然咬住乳頭讓她出慘痛的叫聲,我已絲毫不再憐香惜玉,頂開她用力夾緊的大腿,讓陰莖在她體內胡亂的衝撞,用堅硬的棒子搗破最軟的肉壁,用睪丸撞擊最私密的部位。我俯身壓住她的身體,手掌一邊一個地捏住乳房,將我的臉埋入她的乳溝,然後雙手將她的玉乳靠到我的雙頰,去感受這美妙的觸感,貪婪地吸取自美麗乳房上陣陣濃郁的乳香。隨著呼吸上下起伏,逐漸膨脹的半球形乳房攤開在我的眼前,粉紅色的乳頭挺立在愛撫渲大的乳暈上,強烈地散出飢渴的電波。
堅硬的肉棒擠開她潮濕的陰唇,肆無忌憚的進入陰道,溫軟的肉棒進去後是一種黏滑的感覺,加上一點類似手掌略微緊握的壓迫,還有一種熱度的包容。堅挺的肉棒插進她併攏的大腿中,承受著陰部濃密的毛感及龜頭被夾住那種即將爆的慾火,我更加狠狠地捏住那兩片肉臀,狂暴地使她的私處更加靠緊。雙手施力在她的臀上,使她大腿細嫩的皮膚上下撞擊我的睪丸。
「哇!啊……痛……死人……不……不……要……要……嘛。」她的叫聲一聲尖過一聲,早已分不清是快樂的叫春,還是痛苦的求饒。一次又一次的抽送,下體傳上來也分不清是快感還是劇痛,我只知道我要狠狠的幹你,你這個賤女人。
「不要不要!我不要!」我抓住她雙手,讓她動彈不得,雙腿用力撐開她過度緊繃的大腿,更猛亂的用肉棒撞打她的陰核,用龜頭擠壓她的陰唇。雖然我沒有強暴過任何人,甚至在今天之前沒有做過愛,但是這是男人的本能。而她已由叫喊轉為哀嚎。
「我……不要了……我痛……啊……受不了了……你放了我吧!」我睜眼偷看她臉,她似乎早已沒有剛才那種痛苦表情了,反而很陶醉的用手指放進嘴裡吸允。
「啊……我不要……不要玩了……你不要再插進來了……痛死了。」
「唔……唔……哼……哼……快點……慢點……啊……重一點……慢……啊……啊……插深一點……哼……嗯……」「哎呀……美……我要……要同你玩……要……啊……」
「你真是個騷貨,今天我決不饒你。」
「唔……唔……哼……哼……啊……大力……點……慢……哼……哼……深一點……啊……插死我了……哦……」「啊唷……我忍不住了……舒服極……要丟了……快狠狠……幹……快轉……猛力……磨……丟……要……丟了……再轉……快磨……丟了……我……出來了……啊……我……爽出來了……」
我惡狠狠的把肉棒再一次猛插入陰道,聽到她舒爽的浪叫聲音,卻更燃起我的性慾,我握著奶子更用力擺動下體,讓她一聲一聲的大叫,直到下體不住的緊抽緊抽,知道即將要出來了,挺身抽出陰道,她張開她的口,讓陰莖在她口中噴灑、濃稠的液體灌滿整嘴,才滿意的抽出。待她離去,我闔上眼睛,深深的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