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女友轉手了

每個人都是有故事的人,每個人的故事對於自己來說,都是那麼精彩。
  我是個宅男,一天只知道宅在家裡的那種大齡青年。在一次朋友的婚宴中認識了梅,是朋友的朋友介紹的,後面經朋友的朋友正式介紹,我跟梅決定見面相親。這次,朋友的朋友因為有事沒能來。梅卻帶了她的密友若曦來。因為我也不是很在意,所以當天我是好不容易從網路遊戲中抽身出來,也沒好好收拾就跑去見面,甚至於說,有些邋遢。
  見面的結果,是沒有再聯繫。這對於我來說,好像也沒大多影響,我一天上班,下了班就繼續宅在家,撲在遊戲上面。很久的一段時間,我都沉迷於遊戲之中,突然有的時候,好想有個女朋友的想法油然而生,並且還變得強烈起來。
  這天,在上班的時候,竟然接到梅的電話,她問我下午有沒有事,問下午方不方便一起吃飯。這對我來說,完全就是很出乎意料的事。在我眼裡,梅和若曦都是屬於那種7、8分的女人,就是長相身材都好,放在人堆裡也算顯眼的,而我,自認為是個6分男,跟她們是沒戲的,怎麼現在梅會約我吃飯,呵呵,管他的,反正吃飯嘛,我也能付得起這個帳。吃就吃唄。
  這頓飯,只是梅一個人來跟我吃的,她說若曦上班,就不用管他了。吃飯點菜,我讓梅點,梅問我要吃什麼,我說什麼都行,我是雜食性的,梅笑了。她點了菜,我們聊了很多,知道了梅是個孝順女。這一點,我們還是有共同點的……
  吃完飯,送她到公車站,她說送到這裡就行了,可我卻執意要送她到家。因為我的個人原則就是這樣,要對我所有的朋友好,特別是女性朋友,不管她跟我關係如何,只要跟我在一起,我都有義務保護她們的安全,直到送她到家,看她進家門,這是我必須要做的,我把這種關係,看作一種責任。
  我跟她上了公車,她也沒多說什麼,我們找了一個位置站下來,我把她護在了我的面前,也就是說,我們面對面站著,我可以看到她的東西,包括她的挎包,都在我的視線範圍內,而我的背又是對著熙熙攘攘的乘客,這樣,別人過往也擠不著她,她看著我,笑了。然後我們又開始小聲的聊天。
  直至把她送到她和若曦租住的房間外,看她進了屋。她本來讓我進屋坐一下,可我還想著我家裡遊戲裡約好的殺怪掉裝備,我當然不願意進屋了。我甚至恨不得生出翅膀,立馬飛回家,坐到電腦面前。離開她們社區,我打了輛計程車就忙著奔回家裡,她打電話來時,我已經在打著怪了。她驚歎我的速度好快,我沒好意思說我打計程車回的家,我只是說很順利,出來就遇著公車了。其實,這時我的心裡也很淡定,因為我想梅應該不會跟我有什麼,頂多就算多個朋友。
  後面又約了兩次,我都是這樣對她,都是把她安安全全的送到家。第四次吃飯,她對我說:「余林,我們交往吧!」不是吧,我瞪大眼睛看著她,她看著我的眼睛,說道:「真的,我們交往吧,你做我的男朋友。」
  「你……不是開玩笑的吧!」我始終有點不敢相信。
  「真的,我沒騙你!」她很認真的說。
  就這樣,我們開始了交往,也談起了戀愛。我也開始注意起跟她在一起的形像。
  我們一起出去玩,她累了或者有危險,我會幫她抵擋,我會背著她下臺階。這一切,都讓她很感動。
  一個月以後,她帶著我去她們租的房子裡,正趕上若曦要出門,我因為跟梅走得有點距離,若曦是忽然看到我的,她好驚訝的樣子,對我說了一句「哇,還是帥的嘛!」弄得我臉紅耳赤的,今天可能是穿上了梅給我買的衣服,看起來是有點不一樣吧。打完招呼,若曦就去上班去了!
  我和梅進到她的房間,就忍不住親吻起來。
  親吻、摸、脫衣服,好像都是順理成章的事。在之前,我們有親吻過,我也摸過梅的奶子,捏過她的屁股,可她就是不讓摸下面。今天,我摸她下面她也不把我的手拿開了。吻著她的唇,摟著她,我們倒在了她的床上,她閉上了眼睛,兩手累撫我背,我的嘴下滑到她的奶子上,吸吻,含舔她的乳頭,一手搓揉另一只乳房,然後慢慢下滑,滑到了茂密的雜草叢中,再向下,一顆突起肉粒和兩片肉肉的花蕊,再向下,能感覺她從體內噴出的絲絲熱氣。我手就在她的下體撫摸揉搓,嘴換到另一隻乳房上,另一手又佔據了她的另一隻乳房,梅的乳房不算大。不一會兒,已經明顯感覺到梅的下面已經濕濕滑滑的了,從密洞中泫出了不少滑液。梅的手也伸去套弄我漲硬的雞巴。一切都已顯示,都做好了準備。
  我的嘴又移到梅的臉上,我吻了她的嘴,輕輕的對她說:「我想日你!」
  「嗯」她輕聲應到,並拉著我的雞巴往她腿間移去,她分開雙腿,我跪到了她的腿間,我說想看看她的逼逼像什麼樣子,她不讓,一手摟著我的背,一手拉著我的雞巴,把我拉向她。我只能扒在了她的身上,全身貼在一肉肉的身體上,感覺真的很爽。但更爽的是雞雞被她引導到一滑滑嘰嘰的洞口,她放開了我的雞巴,摟住了我,我懷著激動的心情往裡一送。「啊!」只聽她一聲輕叫雙手樓緊我的背,指甲緊摳,都紮進我的肉裡了,她的兩腿絞住我的兩腿,不讓我動。我看她牙齒緊咬,臉上痛苦的表情。最關鍵的是她的逼逼夾得好緊,我雞雞都動彈不了,,雞巴就像被緊握著,雞巴頭還覺得有什麼箍住一樣。
  不是吧!這種極品的事都會讓我遇上?!梅,還是一處女。暈
  我嚇著了,背上又痛,我吻了她,湊到她耳邊說,要不,就算了,我們不做了,她緊緊抱著我,睜開眼睛,搖了搖頭,看著我說:「老公,痛。但是我想給你!」
  「老婆!」啥也不說了,我好感動,我在她臉上亂吻著,口水都沾在她臉上,一手摟她,一手搓揉她的奶子。梅的耳垂是敏感區,我舔弄幾下,就覺得她有一點點放鬆了,再摸捏幾下,她的腿也放鬆了,我突然用力一頂。只覺得雞巴豁然開朗,置身於軟綿綿暖洋洋的洞中,又有一些緊握感覺,就像泡溫泉,那滋味,真的是沒法形容的好。她又一聲輕呼,抱緊我。我知道她一定很痛,我也不再動。抱緊她,就讓雞巴插在逼逼中。她的逼逼裡面還能一緊一緊的夾著我。夾得我雞巴更硬……
  好一會兒,她抱我不是那麼緊了,輕輕的對我說「動動嘛!」好的,得令。
  我抱著她,屁股往後一退,再往前一湊,一抽一插的動起來了。這滋味,真的是太爽了,難怪這世間,為了這種事,好多男女都願意什麼名節、什麼倫理都不顧的去幹這種事。原來這事的魔力真的很大。一旦識得了此中滋味,便會變得欲罷不能。以至於江山社稷,禮儀名節都不重要了。
  用手擼,怎麼能夠體會得到這樣的感覺啊!這樣的感覺跟手擼是天差地別,別有洞天。
  抽插,只是十來下,我就摟住梅一瀉千里了。
  射完之後,我往梅旁邊一滾,跟她並排躺著,我都怕把她壓壞了。我躺著跟她說話,她說要去弄水洗洗下面。我讓她別動,我去。
  我洗了洗我的下體,看見雞巴上沾了一些血跡,但不多。弄了熱的濕毛巾來給她捂了一下逼逼,然後把逼門口的血跡和流出的精液給擦乾淨。
  然後我們就光著身子,相擁而眠。
  半夜醒來,旁邊暖哄哄的肉體讓人著迷,她背對著我,我貼上她身,從後面抱著她的身體,手掌又把她的乳房握住。咦,有點不對,型號不對,梅的奶子沒這麼大,一掌能握完的,現在一掌握不完了,乳頭也更大一點。不是吧,這東西還會長?!還長這麼快?!
  就在我遲疑之時,她轉過了身體,跟我面對面了,我覺得她呼出的熱氣都沖到我臉上,一張嘴貼上了我的嘴,一根舌頭已經伸入我的嘴中,不是梅,她的舌頭比梅的舌頭軟。
  她的舌頭在我嘴裡一陣攪動,下面雞巴已經被她捏住,開始套弄。我腦中閃著不同的想法,可怎麼都想不通,我懷疑自己是在做夢,懷疑被梅騙了。但雞巴卻不爭氣的抬起了頭……
  她吻我,身體壓到了我的身體上面,不,是騎到了我的上面,幾下套弄,我的雞巴已經硬到了極點。隨即,感覺雞巴抵到了溫軟的洞口,一下子,又進到了又軟又暖的洞中。
  「嗯……」我嘴被吻住,兩手被壓住,雞巴被套住。我真的不知道這是什麼樣的情況了,我認為自己做夢了,我巴不得自己快醒快醒。
  她開始左右滑動身體,下體的摩擦接觸跟雞巴的爽快又是那麼的真實,讓我明白這根本不是夢……
  她坐起身嘴離開了我的嘴,下身也開始一起一落的套坐我的雞巴了。到這時,我已經被性愛的滋味迷惑,已經不管身上的是誰了,反正,就是想爽到底的感覺。我也坐起身,一手揉搓乳房,一面去前吻她的另一隻乳房。她的乳房比梅的大,但比梅的軟,乳頭也比梅的大。她每次的起落越來越用力,好像跟她有仇似的。忽然,她抱著我的頭,一下子又親吻上我的嘴,只覺她下體重重落下,並緊夾我的下體,發出鼻音「嗯……嗯……嗯……」我能感覺到她體內的一陣陣痙攣抽動。我抱緊她,我動不了,我想,可能是她高潮到了……
  一會兒,她身體軟了。我翻壓在她身上,雞巴沒脫出她的下體,然後又做起了活塞運動。她下面好滑,水好多,好幾次,雞巴都抽脫出來了,然後一插又進去了。又水又滑,逼內雖沒有梅的緊握感,但也很舒服。
  這時,只聽房門一下打開,接著燈被打開。
  不會吧,當我轉頭看開門的人時,我……我……我開大嘴看著站在門那裡的人,梅,是梅,只見梅穿著睡衣笑盈盈的看著我,再回頭一看被我按在床上,雞巴插在逼裡的人,竟然……竟然是若曦。
  我……我……
  我不敢相信,但雞巴傳來的快感告訴我這是真的,這時還明顯的感到若曦的逼逼裡面緊夾了兩次。
  我又轉頭看著梅,「我……這……」……
  我驚得雞巴也軟了下來。若曦笑咪咪的拉我,「來嘛,不要管她,人家要嘛!」
  「我……我……」我真的不知道說什麼好了,雞巴已經軟了脫出了若曦的肉洞。
  「你看嘛!梅,你來做什麼嘛!這下沒得玩了。都怪你……」
  「好嘛……好嘛……!我賠你!」梅笑盈盈的走過來。我不知道怎麼面對,我身子已經轉過來對著梅,頭低下,兩手捂著我軟下的雞雞,真巴不得地下有縫好鑽進去。
  梅一推我,我就躺倒了,只看見梅開始脫睡衣,我真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只能看著她做一切。她脫掉衣服趴到我的兩腿間,分開我的兩手。竟然含住了我的雞巴,啜了幾下,眼睛看著我。不會吧,雞巴上面還有我跟若曦的淫液,這……這也太……太他M的刺激了,我的雞巴在她口裡一點一點的硬起來,她吐出雞巴又含住我的一顆蛋蛋舔弄。
  嘔,買嘎!再看看旁邊的若曦,媚眼含春的笑著看著我,湊進來吻我,舌頭伸我嘴裡,跟我濕吻,雞巴很硬很硬了,這時,只覺屁股裡面一下子插進來一樣東西,一爽,直接噴射了……
  嘴被若曦的嘴堵住,上半身被若曦壓住。下身被梅壓住,我掙扎不動(當然,也是因為不好拼命掙扎)我爽得噴射的那一刻,全身僵直,叫喚的聲音全在若曦的嘴裡「唔……唔……唔……」
  「哈哈哈哈……」梅和若曦都大笑起來,看著她倆的笑臉,梅臉上還有些精液,再看看我身上的精液,我真的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我臉上能感覺出的是苦笑。
  梅去弄了毛巾進來收拾好,被子下,梅躺在了我右邊,若曦躺在了左邊。我一手摟一個,手可以摸到胸前,摸到她倆的奶子。我就一邊摸著一邊跟她們聊起了天。
  原來,梅一直認為我是個好男人,她覺得她不是很好,她不像若曦一樣,認定了一個就是好的,會一直走到底,她跟若曦兩個交流,最終決定把我讓給若曦,但又覺得心有不甘,便跟若曦兩個商量了這一出。最後,梅跟我說,在她沒找男人之前,只要若曦允許,我都可以上她,但她找男人以後,我就再不能碰她了,並且跟她做必須要若曦知道。若曦也願意同意,也許她覺得我是梅讓給他的吧!我倒是有點想不通。
  雖然想不通歸想不通,我倒是沒像大家所認為的那樣,認為她們倆個把我當商品來讓來讓去的感到不爽,甚至我還覺得她倆好,我要對得起她們,我要對若曦好。
  聊得差不多的時候,我覺得雞巴被兩隻手輪來輪去的套弄。又無恥的硬了。
  若曦把我推向梅,我也不管了,一掀被子,壓向梅,雞巴直搗黃龍,一杆進洞。梅的下麵早已經濕了,很順利的就插入了。若曦湊過來吸梅的奶子。但手去摸我跟梅的下體結合處,揉梅的小豆豆。
  一番大戰,三人都流汗了,我把梅的腿扛到肩上,使逼逼更顯突出,以便雞巴插得更深。若曦摸揉著梅的奶子,幾十下抽插,梅開始弓身作勁,高潮來臨,再插十幾下,她啊。啊。啊的叫著,身體繃緊,我加快速度狠狠抽插了十餘下,再將雞巴用勁插進她的逼內不動,梅爽得身體輕抖,兩眼幽怨的看著我,我笑著看著她。我再看向若曦,「我還沒射!」
  我拔出雞巴,手還卡在梅的腿彎,梅還是那種姿勢的時候,我和若曦看到梅的逼逼一張一合的,還在動,看得我忍不住一嘴就親了上去,狠舔兩口,弄得滿嘴都是混合液。
  「我也要……」若曦躺倒,把腿曲了起來。
  「好。」這時,我才看到梅和若曦的逼逼大有不同。梅的下體黑毛森森,毛發濃密,逼逼有兩塊薄肉在外,逼逼飽滿,而若曦的毛少,逼逼鼓起,只看到一小條肉露出逼縫,看上去很乾淨。
  我伸過嘴,先舔弄一下,舌頭伸進縫裡,弄得若曦逼逼濕露露的。



  然後又抬嘴親若曦的嘴,「不……不要……」若曦邊笑邊避讓,兩手推我。我也暫時放棄上邊的進攻,改為下邊的進攻,我把雞巴放到了若曦的逼洞門口蹭來蹭去的,就不插進去。若曦急了,一手拿住雞巴就往她逼裡塞。我突然用力,雞巴一下子插到了底,若曦嘴剛張開一叫,我嘴就堵上了她的嘴。我倆人又濕吻了,現在她也不管我嘴上有沒有梅的逼水了。
  我倆一直插了百來十下,最後在梅的幫助下,若曦爽了,我也一古腦的全射進了若曦的體內。
  就這樣過了快樂的一夜,我跟若曦定了戀愛關係,梅也不讓我碰她了,後面她找了一個男人,我為了對若曦負責,也沒對梅有什麼舉動。現在,我們的關係都很好。只是她男人,不知道梅的第一次是給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