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老婆的兩個親姐姐作愛

生活總有重復的地方,跟你喜歡的女孩子在一起也一樣,雖然常常我們為性
所困惑,為她們而沖動,為請所累,但總會有相似的感覺。

  但我始終認為,與幾個喜歡你的女孩一起,是一個男人真正感到快樂的事,
這不是因為與她們的性,而是過程本身。

  每當讀到有些小說或故事談到男人的勇猛和持久的性能力,我都羨慕不已。

  我從來不認為我是一個很差的男人,但當三個女人與你同時作愛時,我總感
到自己的無能,或許真的是天外有天吧,但我更喜歡一起嬉鬧、無間、溫馨的感
受,而不是性的結果,尤其是跟老婆姐妹在一起的感受。

  先說說第一次讓我和大姨姐們再一起是老婆同意的,真的。

  一是因為我喜歡她們,二是她實在是滿足不了我的性欲,再一個妻姐的婚姻
都很不幸福。

  大姐33歲,孩子9歲,可是丈夫有嚴重的腎結石已經3年了,自然滿足不
了她。

  二姐29歲,比我還小一歲,可是丈夫48歲了,為什麼?有錢呀,她小孩
剛三歲,年齡的差距自然可以想象。

  老婆很愛我,愛這個家,可是我實在太有欲望,老婆也怕我出去亂搞,得了
病,就對姐姐說了,姐姐們嫉妒是自然,反正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吧,所以就..
..我和妻姐很熟的,也愛開玩笑,平時也有性幻想。

  那天,她倆都到了我家,好不容易天黑了,我終于可以為所欲為了....
老婆回避了,姐倆坐在床上低著頭誰也不說話,我一下就把二姐推倒在床上,她
雙手緊緊摟住我腰,哭著說:「我心裡真難受。」

  我很不好受,我吻她她拼命搖頭,我死死貼緊她說:「我喜歡你,我要你,
你幫不幫我,啊? 說呀, 你幫不幫我?」

  她搖著我的肩淚眼朦朧傷心之極。

  說實話,這時我本能地想推開她,我覺得對不起老婆,她是老婆的姐姐,我
怎能做得太絕,或許潛意識中,我也是喜歡她的,她是不是反悔了,我很尷尬,
大姐叫了一聲她的名字,她好象冷靜下來,我趁機含住了她的舌頭,她不在掙扎
,我們熱烈的吻著,我的手伸到了她的襯衣裡,摸到她那豐滿而柔軟的乳房, 
她眼角還掛著淚痕,但她緋紅的臉充滿了激情的光澤。

  我的手拉過大姐,一只手伸進她的上衣,大姐被撫摸得全身顫抖著,雖然她
極力想掩飾內心悸動的春情,但已承受不了我熟練的調情手法,一再的挑逗撩起
了她原始淫蕩的欲火。

  她終於放棄了女人的貞節,張開櫻脣小嘴,伸出香舌熱情的狂吻著我,我左
手摟住二姐,右手摟住大姐。

   吻吻二姐然後舌頭伸到大姐的嘴裡。

  我脫光了衣服,伸手拉過二姐的手,把長褲拉鏈拉下, 掏出那硬硬梆梆的
雞巴直挺挺高翹著。

  「唉呀!真羞,羞死人!」

  二姐驚叫出聲,她想不到我的雞巴竟比她老公的還粗大,心想要是被它插進
嬌嫩的小穴裡,怎麼受得了呢!粉臉更加羞紅: 「色鬼,丑死了。



  還不趕快收回去!」

  「你摸摸看。」

  我一手拉著二姐的手來握住我的雞巴,一手搓揉她豐滿的大乳房游移不止。

  「大不大?」

  「大!」

  我又拉過大姐的手放在上面。

  然後我邊摸邊脫光了姐倆的衣服,我先躺到中間,大姐和二姐你看看我我看
看你,她們自己臉先紅了,因為姐妹倆也幾乎很少裸體相見,更何況當著一個男
人的面,還要做平時自 己很隱蔽做的事情。

  二姐微胖,身材非常均勻好看,肌膚細膩滑嫩、曲線婀娜,那小腹平坦嫩滑
,肥臀光滑細嫩、又圓又大,玉腿渾圓修長;她的陰毛濃密烏黑,將那令人遐想
的性感小穴整個圍得滿滿的,若隱若現的迷人肉縫沾滿著濕淋淋的淫水,兩片鮮
紅的陰脣一張一合 的動著,就像她臉蛋上的櫻脣小嘴同樣充滿誘惑。

  比起來大姐就要瘦一些,不過毛很多,陰部很狹長,會陰處有幾道疤痕,我
知道那是身孩子時留下的,朝思暮想的東西終于可以得到了,明正言順地玩,而
且是玩著人家的老婆。

  我老婆的姐姐,這個滋味很奇怪,因為我和她們也十分相熟,只不過身體的
接觸還是第一次。

  今夜是令我血脈沸騰的一夜,也是我夢幻成真的良宵!真不愧是親姐妹有感
性,兩人同樣的臉色,身子一樣的顫抖,我躺下,一會兒吸大姐的乳頭,一會兒
啜二姐的乳頭,兩人漸漸被性欲所燃燒,彼此間不象最初那樣羞羞答答的了。

  望著姐倆那迷人的裸體,特別是那黑毛擁簇的恥部,我的陽具硬得一柱擎天

  我翻身呀在了二姐身上對大姐說:「大姐,我先操你妹妹好嗎?」

  大姐點點頭。

  二姐也又是緊張又是羞澀的點了點頭,想到自己即將會被生命中的第三個男
人插入體內,而且又是自己的妹夫,還當著姐姐的面,那裡是那麼的巨大,想到
這二姐心裡一定會有一絲淡淡的興奮感。

   因為我感覺到二姐本來就潮濕不已的下體變得更加的狼跡不堪我的雞吧抵
在了二姐的陰脣上,二姐認命地閉上了眼睛,用手摟住了我的脖子。

  我並沒有急著進來,而是在二姐陰脣上來回的滑動著,右手則拉開了大姐的
雙腿,她的陰部也很濕了我的龜頭已經抵在了二姐的陰道口了,我摸著她的左乳
奶頭,喊著她的名字:「你願意嗎?」

  「我……願意讓你..請你..來吧!」

  「願意讓我干什麼?」

  「願意讓你……和我……做愛。」

  「這麼說...你是求我插你了?」

  「是……我……求你……插我……」

  「要說請你操我。」

  「是……妹夫,請你……請你……操……我」

  聽到這裡,我再也忍不住了,腰部一沉,整支大肉棒便有大半沒入了二姐那
又窄、又狹的陰道內,若非早已蜜水泛濫,以我巨大的尺寸,是很難如此輕易挺
進的。

  而久旱逢甘霖的二姐也如斯響應,一雙修長白皙的玉腿立即盤纏在我背上,
盡情迎合著我的長抽猛插和旋轉頂撞,兩具汗流浹背的軀體終于緊密地結合在一
起……抽插了一陣,我將身子坐在二姐身上,一只手伸到大姐早已淫水綿綿 的
陰脣,她嗚吟一聲身子軟倒在我們傍邊。

  我繼續一坐一起抽插著 二姐,二姐極度興奮的叫著,大姐的身子起伏波動
,雙手捏著自己的奶頭呻吟著我抽出陽具轉身猛地插進大姐體內,大姐舒坦地歡
叫一身抓緊了我,二姐猛覺得身體一輕,本能地要抓我,見我已壓在大姐身上,
大姐比二姐要緊一些我把大姐緊緊的抱住,結實的臀部向大姐的下體一次次的沖
擊。

  大姐在不斷的重壓之下,漸漸的把兩條白嫩的大腿分得越來越大,最後把腿
張揚了開來,勾在我的腰上,再度興奮中,又分開,又勾住,豐滿的屁股一次次
的配合著我的沖擊,而向上迎擊。

  我趴在大姐身上很起勁的抽送著,在自己家玩別人的妻子,老婆的姐姐我很
興奮。

  我把大雞巴從大姐的陰道裡抽了出來,然後站在床旁,把二姐豐滿的大腿架
的肩上,用力前壓,將二姐雙腿一直頂在胸前,然後用手把著自己翹得高高的陰
莖,對著二姐迷人的蜜洞,更加輕松的就把自己的大雞巴送進二姐的身體,抽插
的起伏也更大,兩只腿的肌肉繃的緊緊,每插入一次都觸到二姐的花蕊。

  二姐也隨著我的抽插而把頭發搖來搖去,大姐一只手按在自己豐滿的胸部揉
捏著,一只手放在二姐花瓣上方的小肉芽上。

  我每一次壓下來就會將大姐的手指緊緊地壓在二姐肉芽上,每一次都引起二
姐白晰的屁股一陣緊縮。

  二姐嘴裡呻吟著,我把抽插的速度提的更加快了,每次插進陰道底深處的時
候,都要很沉實的頓一下,然後臀部很勁的左右擰動一下,好讓二姐蜜洞裡面能
更加的感受到他膨脹到極點的雞巴。

  二姐逐漸迷離,開始迷迷糊糊的呻吟了,屁股為迎合沖擊而上挺,腿也不再
間或張合的分開,而是緊緊抵著我的腰部,白嫩的大腿也開始隨著屁股肉的抖動
而抖動並漸漸松開。

  我一次比一次深的往二姐身體深處送入。

  就這樣持續了大概二十分鐘,我又用同樣的姿勢插進大姐的逼裡,我抽動著
,二姐注意看我們身體連接的部位。

  大姐的陰部現在已是一片狼籍,沾滿了濕淋淋的淫水,肥美的陰脣隨著我的
肉棒進出之勢,翻進翻出,連同周圍的陰毛也卷在一起,纏在我的肉棒上,擠進
去,退出來。

  二姐撐開大姐的陰戶,把兩片陰脣用力地拉開,這樣,我可以清楚地看到肉
棒在大姐血紅的肉洞裡進出的樣子。

  那是一幅極端淫靡的景像,肉洞裡紅彤彤的一片,四壁上皺折層層疊疊,緊
緊地吸住我的小弟弟,每一次我抽出肉棒,都可以看到肉壁上滲出的水隨之而出

  感覺真是爽呆了!我為看到和感受到的一切興奮不已,更加激起了我征服的
欲望。

  我的動作越來越狂暴,大姐的身體被我沖擊得不住顫抖,小腹隨著我的推進
泛起陣陣漣漪。

  我感覺到大姐嬌小的身軀就輕微顫抖一下,於是更加快衝刺。

  只見大姐突然大叫:「天啊!~~天啊!~~」

  隨即兩眼翻白,全身不停哆嗦,一股強大的熱流衝向龜頭。

  她高潮了,好幾年未曾有過的感覺。

  喔!太美妙了,我嘴裡含著大姐的乳頭,拍拍二姐,示意她趴下,二姐的後
面是很誘認的肩胛骨隆起,顯得玲瓏雅致。

  優美的曲線順著光滑的脊背延伸,剛過窄窄的蜂腰立刻變得圓潤,豐滿的屁
股又白又滑紅色的T型帶在中間韻味十足。

  股溝裡隱隱看到一小叢陰毛。

  以前我每次見到她都想沖後面奸她我貪婪的看著這具顫抖的肉體,肉棒腫脹
得快要爆裂。

  我趴在二姐背脊上, 輕輕撕咬二姐的耳垂。

  我揉搓著二姐性感彈性的大屁股,手指從陰蒂滑過細縫,至從會陰再到菊花
蕾,輕輕摩擦一陣會陰後又將手指伸進二姐的小穴裡,剛進洞門她就並攏大腿用
勁收縮陰道,我手指明顯感到陰道壁的擠壓。

  濕熱的感覺傳遞著二姐姐的欲望……手指頭涂滿了愛液,我食中二指並攏慢
慢順著柔嫩的陰道壁探進去,大拇指輕搔二姐的陰蒂。

  “……嚶……”二姐嬌吟的聲音細如蚊蠅,握住我陰莖的小手也加強了愛撫

  淫水將兩片陰脣浸透,弄得我手背沾了很多粘液。

  我仔細聽著二姐的鼻息,感受她身體一切細微變化,事後我我才知道,她剛
才已經高潮過一次我的胸膛緊緊貼著二姐赤裸光滑的後背,騎著她豐膩雪白的屁
股,龜頭在股溝處來回摩擦。

  淫水順著細縫流出將陰莖擦得晶亮。

  我稍微把身子弓起,捏住龜頭撥開草叢,不理兩片陰脣的阻攔將龜頭插進我
朝思暮想的小穴。

  龜頭鑽進嫩肉叢中,被充血勃起的陰脣包裹著。

  終于從後面進入二姐了,我渾身顫抖,激動得叫出聲來。

  二姐把頭埋得更深,我陶醉在巨大的喜悅中,悄悄的將屁股微微翹起,龜頭
順利的被導引入陰道。

  陰莖重新插入她的陰道,臀部聳動,繼續作起暢美的活塞運動來。

  她復又閉了眼,積極地回應著我陰莖的抽插,像個蕩婦!我叫她移到床角,
她聽話地照做了,于是我站在地上,雙手抬起她的雙腿。

  我的雙手捧住她的肥臀,上身前傾,一個標准的“老漢立推車”了。

  我的陰莖更深入地在她的陰道裡往來奔突。

  這個動作,她比我的老婆強多了,我老婆還做不成這個姿勢哩!于是,我雙
手緊緊地捧著她的兩片肥臀,對她的陰道進行更大縱深的攻擊。

  我每一次抽送,都帶給我極大的快樂。

  後來速度加快,我都體驗不出每一次抽插的感覺了,只覺得快感綿綿不斷地
從肉棒頂端和她的體內傳來,這種無與倫比的快感越升越高,這迫使我次次都插
入她身體的絕境裡去,我還可以騰出手來粗暴地捏弄她的雙乳。

  太爽了!大姐這時回過神來了,岔開雙腿,雙手再自己身上亂摸,興奮的看
著我操她的妹妹我們這樣瘋玩了15分鐘,二姐又一次高潮了,趴在床上,我順
勢趴在她身上,緊緊壓住二姐的屁股我的肉棒在膨大,抽插速度在加快,回報似
地狠命往她陰道深處沖擊,次次都幾乎撞進她的子宮,我的下腹部猛烈地沖打著
她的屁股,發出“劈劈啪啪”的聲響──她全身配 合著我的最後沖刺。

   嘴裡發出痛快的“嗚……嗚……”的呻吟,一邊還夾雜著我的名字──她
顯然是要幫我達到性交的顛峰,

  一陣無法遏止的快感從我們身體的交接處、從我的龜頭、從我整個肉棒傳來
,在全身涌動、躁動、擴散、爆發……她的陰道裡面如翻江倒海一般,熱氣騰騰
,包裹、擠壓著我越來越高感覺,令我有說不出的舒服。

  我不想再忍受,終于,我把積儲在體內多年的對妻姐肉體的和精神的深切愛
戀、渴望和性沖動,毫無保留地隨著狂泄的精液全部給了她!要...我要射了
..射...射...射了...”感受精液從輸精管打入尿道,就快沖出體外
了。

  我猛力將肉棒送進最深處,身體的熱量同時在此瞬間爆發出來,化成一陣陣
的熱流奔向妻子姐姐的子宮。

  雞吧再二姐的陰道裡一撅一撅的我飛快的拔出來,趁著它還沒軟,一下子又
岔進了大姨子的體內,又抽插了幾下,便再也沒有力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