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弟春情

五月底,清晨六時左右。
King-size大床簸簸搖動,Extra-firm的床墊也頻頻發出咋咋之聲。
原來床上一對裸體青年男女,正緊緊抱住,女郎仰臥,一對玉乳被男子壯健胸膛壓住,女子玉腿高抬,左右分開,壯男伏身女郎身上,結棍的屁股不停的上下聳動……男子的粗壯陽具不停的在女郎的陰戶中抽插著,如硬棒球般的圓鼓腎囊「啪啪」的撞擊女郎的臀溝,女陰內外已是淫水淋漓,不斷發出「咕嘰……咕嘰……」男女性器交合磨擦的美妙春聲……淫水已流了很多,女郎的臀溝、大腿叉內側都是濕漉漉的,屁股下的床單已濕了大片。
「姐,這樣舒服嗎?」
「弟……你的雞巴好硬……好大……你弄得我又酸又脹,舒服死了!……」女子在不斷的嬌啼喘息中,顫聲回答。
「姐,喜不喜歡我這樣幹你的穴?」
「……喜歡……好喜歡……弟……你幹姐姐的穴,快活嗎?!舒不舒服?」
「好姐姐,我好愛蓋你的穴,又軟又嫩,穴肉包得我的棒棒好緊……幹起來真舒服死了……姐,我們以後常這樣幹穴,好不好?……」
「姐姐的全身都已是你的了,你以後要怎樣,都可以……」
壯男弟弟受到鼓勵,雞巴漲得更硬更大,一遍又一遍的大力的抽、插,猛撞穴花心。
原來這對火熱性交中的青年男女竟是一對親生姐弟,姐姐張柔,年二十一,念大三,弟弟張強,年十九,上大一。姐姐在台北上學,學期中住在大學女生宿捨,兩天前放暑假了,剛搬回家。弟弟就在台南本地上學,一直住在家中。
半年不見姐姐,「哇,姐姐真真漂亮喲!」張強在車站接姐姐回家,一再贊美姐姐張柔。
「真的嗎?謝謝好弟弟稱讚!弟,你也好英俊啊!定有很多女生追你哪!」姐姐羞紅臉回答。
張柔上大學前原是個蒼白扁瘦的姑娘,發育遲緩,十九歲才開始有月經。個性也內向,一向沒有男友。但自上大學後,兩年來身體發育突飛猛進,原來32寸的小奶已增大到35寸,尖梃而又富彈性。原來寸草不生的小穴上也有了一小蕞短短的穴毛。身高加了兩寸,現在是五尺四寸,三圍是35.24.34,皮膚不再蒼白,而是潔白明亮,秀髮披肩,臉蛋好甜好美。隨著身體的成熟,荷爾蒙也開始作祟,不知為何內心常有強烈的慾望,暗自希望有英俊健壯的男性來擁抱她、和她蜜吻,撫摸她的三點禁地,甚至侵犯她……
弟弟張強的身體兩年來也有了奇異的發展。原來五尺十寸,愛好運動身形沒改,但生殖器起了突破性的變化。兩年前高中三的某日早上,醒來時突然發覺原來被包皮困住的龜頭已自脫穎而出,而且漲大得像只小雞蛋,紅得發紫。當時嚇了一大跳,以為發了什麼腫毒病症……
此後生殖器常常無端發硬,漲的十分粗硬,私自量量,平時下垂只長四寸半左右,但漲大時便有七寸來長,直徑一寸半,紫亮的龜頭直徑最大處足足二寸。
從來是乖孩子的他,近兩年來對女性產生了濃厚的興趣,看到漂亮的女孩子心中就有喜愛和十分想親近她的願望。一向只閱讀「正經書」的他,也開始偷看性書和A片,晚上常一面打手槍,一面幻想和班上的女生性愛。但生殖器越摸越硬,好半天才會射精,但射後仍覺不滿足,陽具仍硬挺高昂,心中卻有空虛的感覺。以後他發覺,在將要射精前,收緊陽具後方的會陰肌肉,射精的感覺就會消失,也就不會再有那種乏味的空虛感。
經過一年多不稍間斷的訓練,他已能完全控制射精機能,可長時間意淫磨擦陽具而滴精不洩。當然最後只得做伏地挺身或淋冷水浴,將注意力他移,陽具才會慢慢軟化。一年來儲精充沛,睪丸堅實,腎囊更鼓漲得似硬棒球。
他自己並不知道,他是得天獨厚、生具異稟的極少數男人之一,陽具充血時間特長,精關可控制隨心,性慾強而持久,可以御多女終宵不洩。以後他和姐姐張柔及她的女同學們共渡春宵,一龍數鳳,輪番和她們鏖戰,充分發揮了他這特殊的過人天賦,她們都十二分滿足憩暢,這是後話,以後再提。
女兒回家的第二天,爸媽開始半年前已預定的國外旅行。送走爸媽後,家中只有姐弟二人。
客廳的新購的電動瑞士大掛鐘敲了十二下,已是午夜了,張強的生殖器仍在發漲,老毛病,怎麼也消不下去。正在這時,突聽到姐姐輕呼︰「強弟……」
張強以為發生了什麼事,趕緊來到姐姐臥室,房內卻空無一人。
「姐,你在哪兒?」
「弟,我在這裡……」原來張柔在爸媽的臥房中。
「姐姐……」
姐姐張柔似是頂頰意的仰臥在爸媽的大床上。
「這個月爸媽不在家,我要睡在這大床上,舒服舒服……弟弟,我睡不著,你來陪我一下,聊聊天,好嗎?」」
張強走進去,在床沿坐下,發現姐姐張柔仰臥在爸媽的大床當中,上身穿了一件的粉紅睡袍,很短,免強剛能蓋住肥嫩的屁股,兩條雪白修長的大腿就完全裸露在外。因為天已很熱,晚上張強不穿上衣睡覺,下面只著短內褲。看到姐姐的誘人雪白玉腿,胯下的肉棒又挺硬起來,褲襠撐起帳蓬。
「姐,你好美啊!……」張強由心的讚賞姐姐的美好胴體。
「你專會騙人……來……你也躺下……」
張強依言在姐姐身邊側身躺下。
「姐,你好香!我好喜歡聞你的體香!」湊近姐姐的妙齡女體,聞到姐姐身上的陣陣幽香,張強再次讚美姐姐。
「真的嗎?我自己怎麼覺不到啊……弟,這兩天期考,太忙了,沒看報,外面有什麼特別新聞嗎?」
「我也沒有看報,不過昨天在街上書攤翻看了一本小雜誌『小花新聞』。」
「啊!我好像聽同學說過這雜誌,這是不是那常會登載一些一般報章避開細節的社會新聞,而且對當事人的動作繪聲繪影的描寫……有時還會加上些插圖的那種半地下雜誌?」姐姐一邊說著,有意無意的把玉腿貼著弟弟粗壯的毛腿。
張強直覺得那感覺真好,姐姐的大腿又涼又軟!
「呃……就是那種……常有很多誘姦、強暴、亂倫一類的新聞細節報導……姐,你有看過嗎?」
「沒有,只在宿舍傳聞……你看到什麼新聞,講講給我聽,好不好?」
「最近桃園近郊的一座小鎮發生了一件年輕女店員被壯年老閭誘姦的新聞,後來和解了,老閭付了一大筆『遮羞費』。內容相當黃呵,姐要聽嗎?」
「弟,沒關係,這裡只有我們兩人,你就說嘛!」
「好的!」張強將右手伸出,墊在姐姐頸下,左手卻伸出輕攪姐姐纖腰,幾乎已是把張柔摟在懷中。姐姐沒有反對的意思,一任弟弟輕擁。張強挺漲的生殖器已自褲腿突出,頂壓在姐姐的玉腿旁。張柔感到腿側有一件硬硬的東西,心想定是弟弟的那東西,心中不住的噗通噗通的跳……
「故事是這樣,鎮上有一家小百貨店,老閭剛四十歲,新雇了一位十八歲剛從鄉下出來的女店員阿蘭,人挺漂亮,皮膚潔白,三圍有34.23.34(這是以後他替她量得的!),身高約五尺三寸。老閭家在鄉下,平時和店員都住在店中後面樓上……上月晚上大雷雨,電停了,老閭藉口送電池燈給阿蘭,敲門進入她房間,阿蘭只穿了汗衫和三角褲,仰躺在床上。老閭看見這半裸美女,不由淫心大動……」
說到此地,張強略停了一下,試看姐姐的反應,是否想再聽,因為下面便要涉及真槍實彈的性愛情節。
張柔呼吸急促︰「然後呢?」聽到這,姐姐春心蕩漾,陰戶中已有了潺潺淫水。
「老閭在阿蘭身邊坐下︰『外面下雨打雷,又停了電,我擔心你會害怕,所以想來陪你一下……阿蘭,你這麼漂亮,一定早就有男朋友吧?!』」
『才沒有……』阿蘭嬌羞的否認。
『那我做你的男朋友,好不好?』
『咭咭……不要……你已有太太……不行……』老閭在阿藩蘭身旁坐下,大手卻不老實的放在阿蘭的右乳尖上輕輕揉弄起來……『啊……不要這樣……』阿蘭想掙扎逃避,但他力大,她被他半壓半抱,動彈不得,只有讓老閭隔著汗衫揉弄奶子……被摸了一會兒,阿蘭覺得趐趐癢癢的,混身無力,又相當舒暢,不覺發出了低聲的呻吟……」
「他是怎樣摸她的奶的?……你做做給我看……」姐姐輕聲說,同時捉住弟弟在她腰上的大手,放在自己豐滿的乳峰上。
「是這樣的……」張強心中狂喜,大手蓋在姐姐的乳球上,隔著睡衣輕輕揉弄起來。姐姐的高聳的奶子又柔軟、又有彈性。
「老閭見阿蘭不再反抗,便伸手進汗衫揉弄她的一對奶奶。就像這樣……」張強邊說邊解開姐姐的睡袍,姐姐的一對豐滿鼓漲的美乳便呈現眼前。他開始撫摸姐姐的乳房,輪流揉捏姐姐胸上的一雙嫩肉團,又模仿A片上的動作,搓捏乳頭,草莓似的乳頭立刻豎立起來。
「老閭又低下頭,舐弄阿蘭的乳頭,大口吸吮她的白嫩奶肉。像這樣……」
在張強的示範動作下,姐姐不斷的發出令人心醉的呻吟。
「老閭又伸手去摸阿蘭的陰戶……」張強的手也大膽的蓋在姐姐的陰戶上輕輕揉壓。張柔抬起玉臀,讓陰戶緊貼在弟弟手掌上。
『哎呀,阿蘭,內褲都濕了,還是脫下來吧……』阿蘭很合作的抬起屁股,讓老閭將三角褲腿去,丟在一旁……他的手開始肉貼肉的撫摸她的小……」
「姐,脫下小褲褲,好嗎?」張強輕聲問。
姐姐沒有作聲,但輕抬玉臀,讓色狼弟弟脫去了她最後的屏藩。
「老閭將中指探入她的肉瓣中,揉弄了好一會陰蒂,又將中指插入她的小穴眼……」張強跟著示範,手指在姐姐已是春潮氾濫的肉縫中扣弄……
張柔全身緊張繃緊,又舒服又難受……當弟弟的手指插入她那從未被男人碰過的小穴眼時,張柔「噢」的大叫一聲,雙腿蹬直,陰戶中湧出一波又一波溫潤的粘液,噴灑在弟弟的指頭上,把他的手掌都弄濕了,陰精自穴眼源源滲出,順著股縫流下,她的屁股、床單也都濕了,她雙目緊閉,全身都癱軟了下來……張柔已到達她有生以來的第一次性高潮!



高潮後的裸女在男人眼中是最美,最嬌柔可愛的。張強此刻發覺姐姐實在太美、太可愛了,雖然此時他慾火如焚,生殖器昂漲的十分難受,真想馬上壓住姐姐,將雞巴插入姐姐嫩穴中狂奸一陣,但他極力忍住……他要在姐姐自動接納他時,才進入她的下體。
此刻姐姐仍在脫力昏迷之際,他便溫柔的撫摸姐姐肥白光潔的陰唇,和只有一小片淺短性毛的陰阜,本想親吻陰戶,但肉戶此時一片狼藉,滿是油亮漿糊狀的沾液,他便吮吻她的櫻唇,輕揉姐姐的白嫩乳球,又不時輪流輟吸她的淡紅乳暈和草莓般的乳尖……
在弟弟的輕憐蜜愛下,一會兒張柔悠悠醒轉,睜開了美目。
「姐,還好嗎?……沒有不舒服吧?!」
「弟,姐舒服死了……」
「姐,故事還未講完……」
「暫時不要講了……下次再講……告訴我,他有沒有真的……那個……?」
「那個甚麼呀?你指什麼?」弟弟明知故問。
「……他……有沒有……奸她?」
「當然有……他幹了她的小穴,而且幹得好熱情……」
「弟,你不要說了,你來做做看……」
張強如奉聖旨,立刻起身跪在姐姐大腿中間,將姐姐的玉腿分擱兩肩,讓姐姐的小手握住自己七寸長的鐵硬生殖器︰「姐,請你引進……」
「弟,你的東西……雞巴……好大……我好怕……姐是處女……你一定要輕點弄……」
經過二分鐘的退一進二的溫柔鑽抽,張強的大龜頭終於撐開姐姐的處女小穴眼。姐姐輕聲呼痛,但畢竟張柔是已完全成熟的大姑娘,沒有太多的困難,陰道接納了弟弟的碩大龜頭。
再經過五分鐘的「慢工細火」,龜頭終於突破處女膜瓶頸,張柔皺眉「噢」了一聲……鐵硬火熱的龜頭繼續前進,推開從來未經開發的桃源小徑的肉壁,七寸長的粗大男根,終於全根插入姐姐的肉穴裡,龜頭緊壓穴花心的軟肉團(子宮頸)。完全進入後張強停止動作,享受溫軟的穴肉包裹陽具的美妙滋味,同時讓姐姐的小穴有時間來適應這侵入禁地的粗大肉棍。
「姐,還痛嗎?」
「現在好了,你動動看……」
幾分鐘的輕抽慢放,姐弟倆都感到不能言喻的快感。姐姐的緊軟陰道淫水潺潺,弟弟抽插起來,美不可言。
姐姐不斷的呻吟︰「……弟,你真能幹……你好會……做愛……幹姐姐的小穴……啊啊啊……好酸……你又頂到穴心子了……唉……噢……好癢……再用力一點……再快一點……就是那裡……噢……噢……好酸……好舒服……用力插姐姐……姐姐喜歡你用大力強姦我的小穴……啊……弟……我又要來了……」
在弟弟的狂奸猛插下,張柔四度高潮。每次高潮來後,張強都讓姐姐休息一會,漲硬的生殖器仍深埋在陰道裡,直到姐姐恢復,才又抽送,繼續耕耘姐姐的處女禁地。
經過了近一小時的密語調情,再繼以近兩小時的活塞運動,張強覺得十分情濃,感到有要射精的快感,這次他不想鎖住精關,決定要射精。他覺得必須在姐姐穴花中射精才能痛快洩慾,才算真的完全佔有了姐姐的肉體。他急問︰「姐,我快來了,可以射在裡面嗎?……」
「我的月經昨天才清,今天是安全期……你可以射在裡面。」
又飛快的大力抽送了二百多下,弟弟把漲大得近八寸長的大雞巴深深插入,頂到小穴最深處,子宮頸口的軟肉被擠開一隙,他趁機挺入,龜頭突入子宮!
「噢……好酸呀……酸死我了……」穴心深處從受過如此酸脹的刺激,張柔怎能不婉囀嬌啼?!
龜頭伸入子宮,整個龜頭就被子宮頸軟肉卡住,張強放鬆了一直收緊的會陰肌肉,龜頭立刻更行漲大,馬眼一張一合,在姐姐的子宮裡噴出大量又熱又濃的精液。姐姐美目緊閉,溫潤的淫漿泉湧而出,陰道強烈痙攣,一張一合的吸吮弟弟的陽具……
幾分鐘後,張強拔出已略微軟化的男根,抱著混身趐軟的姐姐起身去浴室沖洗一回,再把姐姐抱回大床上,倆人很快的就沉沉入睡。此時,客廳的鐘敲了三下,已是清晨三點鐘。
三小時後,天色已微明,張強先醒過來。年輕力壯的他,已完全恢復,像平時一樣,大雞巴已硬翹翹,龜頭漲得又紫又亮。
他開始探索姐姐的女體,首先仔細觀察姐姐腿間昨夜被自己蹂躪過的肉穴。真像性書上的描寫,就如半隻新出籠的小白饅頭,豐肥白嫩的兩片大陰唇當中,一條桃紅色的裂縫。微聳的陰阜上長著一片茸茸短淺的烏黑恥毛,他用姆食指分開大陰唇,裡面是一對小巧對稱酷似花瓣的小陰唇,小陰唇上方的會合處,有一顆小珍珠似的肉豆。這是姐的神秘陰蒂,昨夜被自己一再撥弄的陰蒂!陰蒂下方是一個收緊的小孔,只有綠豆般大小,從性書上得來的知識張強知道這是姐姐的尿道出口。再下方是陰道入口,用手指撐開小陰唇,可看到肉洞入口,只有小顆花生米大小,洞內外穴肉紅艷沾潤,可愛極了!這就是昨夜令他蝕骨消魂的姐姐的桃源小洞入口!
「多可愛啊!美女的小穴真是百看不厭!……」張強把頭伸入張柔的大腿交叉處,用手指分開大陰唇,模仿A片男演員的動作,溫柔的舔弄姐姐的肉縫、大腿內側,含吮陰蒂小肉豆,又不時將舌捲成筒狀,塞入姐姐的穴眼,每次伸入,柔嫩的陰肉便緊裹舌頭,那感覺妙極了。
美姑娘終於醒來。下部的趐麻感覺已勾起這已發育成熟的姑娘的性感,陰道中已自動泌出淫水。
「弟,來抱抱姐姐!」
姐弟倆像新婚愛侶一樣的緊摟蜜吻,他恣意的吸吮姐姐的丁香小舌,她熱情的回應他……她聳動玉臀,肉瓣緊貼伸入她腿間的粗硬男根,讓它在肉縫中作拉鋸式的上下磨擦。
姐弟纏綿了十分鐘,張強下部狂漲不己。
「姐姐,我要幹你的穴!」
「咬呀,你真能幹!昨夜幹了那麼多還不夠,現在又要來……」
她分開玉腿,等待弟弟入侵。這次弟弟站在床邊,把姐姐的玉臀抱近床沿,用A片和性書上描述的「老漢推車」的姿勢再度和姐姐合體。
弟弟的粗長陽具在姐姐的緊湊肥嫩又多汁的肉穴中大抽大送,美穴中不斷發出「咕嘰咕嘰」的美妙春聲。
一小時內,張柔洩了三次。這次張強決定不射,只盡情享受領略和姐姐性愛的美妙快感。依照性書推介,張強仍是採用傳統的「男上女下」的傳教士性愛姿式,讓初經人道的姐姐平躺省力,以後再和姐姐變換交媾花式。
淋浴清洗後,嬌慵無力的張柔任由強有力的弟弟抱回床上。
扒在分弟弟身上,雙手上下套住弟弟仍挺立高翹的大雞巴,紫亮神氣的龜真像一枚雞蛋!她輕吻這個昨夜今晨一再蹂躪她的處女小穴的怪東西,張開櫻桃小口含住它,輕輕吸吮。
「弟,這大雞蛋是我的早餐!」姐姐吃吃的笑著說。
「噢!姐,你提醒了我,我餓了,我們去吃早餐吧!」正在舐吮姐姐縫的張強,停止了舐弄。殷勤幫姐姐穿上內外衣服,自已也飛快著裝就緒。
早上十時姐弟一同出外早餐。餐畢回家,姐弟又依戀不捨的相擁蜜吻。十分憩暢又混身趐軟乏力的姐姐在弟弟強有力擁抱懷中嬌聲的問弟弟︰「弟,大雞巴弟,好會奸姐姐小穴的大雞雞巴弟,我真愛死你了,以後我們要常常這樣玩!好麼?弟,你和姐姐的做愛,快活嗎?」
「姐!我好愛你!我真想每天每夜都和你玩,舐吸你的乳峰、吮吻你的全身的曲線,幹你的美穴!……能和你這樣的美女做愛,是我夢寐以求的心願,我真的好快活!」
暑假才剛開始。今後的日子裡,姐弟倆人將有更多這樣的美妙時光,倆人會在不同的地點,嘗試不同的姿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