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穿內衣褲的後果

我洗完澡全身沫完乳液,才剛套上T恤,樓下對講機的鈴聲就響了,我趕緊去接聽,原來是掛號信,我連忙抓了件短裙套上,連內褲都還來不及穿,就衝下樓去收信,當我下樓梯時,看到住在樓上的健偉哥,也在樓下收完信正要上樓,我匆匆忙忙的下樓,渾然不知我沒穿內褲的裙底風光,已被健偉哥一灠無遺,與健偉哥錯身而過時,我隨口與他打了聲招呼,當我簽收完信件時,我抬頭發現郵差先生正低頭盯著我的T恤領口看,此時我才警覺到我沒有穿胸罩,恐怕T恤內的奶子都被他給看光了,我拿了信就紅著臉上樓了,當我上樓時看到健偉哥在我家門口的樓梯轉角處等著我,健偉哥開口說:「小雪你一個人在家啊?」
「對啊!我爸媽說今天公司要聚餐,我哥又跟同學去看電影了,就只剩我一人在家了!」
「喔!對了,你上次不是說要跟我借周傑倫的CD嗎,你要不要現在上來拿?」
「現在啊?」我忽然想起我沒穿內衣內褲,這樣子到一個男生家好像不是很妥當,「嗯!那你等我一下,我把信拿進去再上去找你好了!」
「不用啦!就在樓上而已,你只是上來拿一下就下來了,何必那麼麻煩呢?」
我心想也對,拿了CD就下樓了,何必多此一舉:「好吧!那我們現在上去拿!」
於是我與健偉哥上樓進了他家,進到他家時,他家也空無一人,問他才知道他弟弟健群跟同學去打藍球還沒回來,他家也只有他一人在家,健偉哥是大三的學生,而他弟弟健群是我們學校的高三學生,等於是我的學長,而我也知道健群對我一直有好感,健偉哥說他房間有很多CD,叫我去他房間自己挑,要借幾片都可以,我一聽就很開心的跟他進房去,我進到他房裡,書櫃上果然有好多歌星的最新專輯CD,我正眼花撩亂的挑選時,健偉哥俏俏的走到我身後,雙手輕輕扶著我的腰說道:「小雪,你身材很好喔!」
我正專心挑著CD,也沒在意的回答著:「那有?還可以啦!」
接著健偉哥更大膽的追問:「你做愛的經驗一定很豐富喔!跟多少人幹過了啊?」
我嚇一跳回頭望他:「健偉哥你說什麼?你怎麼這樣問?」
我話還沒說完,就被健偉哥一把給抱在懷裡,我拚命掙扎想脫離他的懷抱,可是他的力氣很大,我根本就掙脫不開:「健偉哥,你幹嘛?快放開我!」
「少裝了,你沒穿內衣也沒穿內褲就下樓,不是擺明了勾引男人來幹你嗎?不要不好意思承認了!」
我又急又羞:「我那有?不是這樣的,你放開我,我要回家!」
「開玩笑!送入口的肥羊,我怎麼可能就這樣放你走,要走也要等我幹完你才能走啊!別裝純情了,你都不知道給多少人幹過了,也不差我一個啊!」說完就將我壓在床上,開始動手扯著我的T恤,揉捏我的奶子吸吮著。
「不要…啊…不要…啊…放開我…」我掙扎著想脫離他的魔掌。
「哇!好大的奶子,好軟好好摸喔!真是個大奶妹!」邊說邊用手大力的搓揉著
「健偉哥…你放開我…不要啊…救命啊…」我企圖用呼救聲,看能不能嚇退他,沒想到他的唇隨即就壓上了我的唇,阻止了我的呼救,同時舌頭無賴的伸入我的口腔裡,與我的舌頭纏繞吸吮挑逗著,而手指更加在我的奶頭上使勁揉捏著,我漸漸被他挑起了情慾,也開始呻吟喘息了起來,健偉哥看我有了反應,便放開我的唇低頭專心吸吮我的奶頭,一手繼續揉捏我的奶子,另一手伸進我短裙內開始逗弄我的陰核,我的奶頭和陰核都非常的敏感,經不起他如此的挑逗,終於忍不住淫叫了起來:「嗯…啊…啊…不要…啊…不要…啊…啊…好癢…啊…不要啊…」
「不要,不要什麼啊?小騷貨,不要停是不是啊?」健偉哥說完,更大膽的將手指插入我小穴抽插著。
「啊…啊…不要…啊…不要弄了…啊…我會受不了的…啊…好癢…啊…啊…」
健偉哥聽著我呻吟的求饒著,手指在我小穴內的抽插也就更加的快速起來,而我的小穴在他的抽插之下,淫水已開始氾濫,整個小穴已濕的不像話。
「啊…啊…健偉哥不要啊…啊…我快受不了了…啊…啊…快停手啊…」
「小雪,你的小穴好濕喔!好像在說著,它好欠幹,好想被大雞巴插耶!你說是不是啊?」
「啊…啊…別再插了…啊…啊…好癢…好難受…啊…啊…求你…求求你…」
「求我?求我什麼啊!求我幹你嗎?很癢是吧!想讓我的大雞巴插進你小穴裡,幫你止癢是不是啊?」
我被他挑弄的已沒了羞恥心,便發浪的回應著:「啊…啊…對…我好難受…啊…快用大雞巴幹我…啊…快…求求你…快…」
聽我說完,健偉哥便將我T恤脫掉,站在床底下將我雙腳拉至床沿,接著脫下他的短褲,露出他那硬的嚇人的大雞巴,撩起我的短裙,就頂住我的小穴狠狠的插了進去,我被他這一插,尖聲的淫叫了起來:「啊……好大…啊…你插的好狠…啊…啊…」
健偉哥雙手繞過我雙腳,用力的揉著我34D的奶子,下身的雞巴也一下一下用力的頂著,每一下都頂到了小穴深處,我被他這種幹法,頂的哀聲連連。
「啊…啊…你好狠…頂死我了…啊…啊…我會被你…幹死的…啊…啊…」
「幹!好爽,從沒幹過奶子那麼大的騷貨,今天真是賺到了,真他媽幹的好爽!」
我被他這樣幹了沒多久就小腹一陣抽搐高潮了,接著他將我拉起,用不同的姿勢不停的幹著我,最後將我推向書桌,讓我趴著像母狗一樣,從後面幹著我,我的小穴在他大雞巴不停的抽插之下,不斷的發出噗漬噗漬的淫水聲,我的奶子也不時淫蕩的晃動著,半個小時內,我已被他幹的高潮了三次,在我被幹的意亂情迷的同時,完全沒注意到客廳的門開了有人回來了。
「啊…啊…我不行了…啊…啊…我又丟了…啊…快給你幹死了…啊…啊…」
「小母狗,健偉哥幹的你爽不爽啊!你叫的好浪好賤喔!聽的真是爽,沒想到你外表長的那麼清純,其實骨子裡是個欠幹的騷浪貨,活像個婊子一樣!」
「啊…啊…對…我是欠幹的小母狗…啊…我被健偉哥幹的好爽…啊…健偉哥好厲害…好會幹…啊…我喜歡被健偉哥幹…啊…啊…」
在我說這話的時候,健群已走到了健偉哥的房門口,他訝異的看著我們,楞在了原地:「哥,你們…小雪,怎麼是你?你們兩個幾時搞上的?」
我聽到健群的聲音嚇了一大跳,頓時覺得好羞恥,本想起身逃離,但上身被健偉哥用力的壓著繼續大力幹著,淫叫聲也因此停不下來。
「你別誤會,這騷貨不是我馬子,她沒穿胸罩也沒穿內褲,就跑上來找我,不是擺明送上門叫我幹她嗎?我如果不幹她,豈不是太對不起我下面的小弟弟了?」
「哥,你…你怎麼可以這樣?你明知道我喜歡小雪,你怎麼可以這樣對她?」
「喔!健群你別傻了好不好,你沒聽到她的叫床聲有多浪嗎?你以為她有多純情喔!你如果看到她剛才飢渴的求我幹她的賤模樣,你就知道她有多欠幹!有多賤了,她這叫婊子裝純情,你還當她是貞潔烈女喔!」
我被健偉哥一講,覺得羞恥的無地自容,沒想到居然被一個愛慕我的人,看到我被幹的浪蕩模樣,更慘的是,我因被幹的無法控制不斷的淫叫,而無法辯駁,這無疑是呼應了健偉哥的說法,這時我也看到了健群露出了卑視的表情,健偉哥的下身快速的抽插著我,而健群終於受不了了,他丟下藍球走向我,健偉哥也將我從書桌面拉起,讓我跪趴在椅子上,仍然從後面幹著我,健群走到我面前,便脫下運動短褲,掏出他的大雞巴,就往我嘴裡送,他們兄弟倆一前一後的抽插著我,沒多久健偉哥漸漸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我知道他快射了,他捧著我的奶子用力的搓揉加速幹著:「小騷貨,幹死你,你這個臭婊子,射在你裡面好不好啊?」
我被他這樣的猛幹法,無法承受的放開健群的大雞巴開張了嘴:「啊…啊…好…啊…我是安全期…你射在裡面沒關係…啊…啊…」
接著健偉哥便頂住我的小穴,不客氣的在我小穴裡灌滿了他的精液,當健偉哥抽出他已射完精的雞巴時,健群便將我拉起,用力的甩在床上,他站在床沿抬起我的雙腳,一點都不憐香惜玉,好像想把我小穴剌穿一般,狠狠的將雞巴插進了我小穴裡,一下下用力的頂著:「操,賤貨,虧我還這麼喜歡你,沒想到你這麼賤,既然你這麼欠人幹,今天我們兄弟就操死你這個不要臉的濫貨!」
健群邊說邊用力的幹著我,我的屁股也因此發出了啪啪的撞擊聲,我沒想到平常斯文溫和的健群,此時卻變得像一頭猛獸一樣,我覺得我快被他給幹穿了。
「啊…啊…健群…啊…小力點…慢點…啊…啊…我會給你幹死的…啊…啊…」
「對!我今天就要幹死你,你這不要臉的婊子,這麼欠幹,這麼賤,我今天就要好好教訓你,媽的,下賤的濫貨!說,被我們兄弟幹的爽不爽,你是不是天生的婊子命,你的賤穴沒男人幹不行啊?」
「啊…啊…健群…不要這樣對我…啊…啊…我已經夠丟臉了…啊…啊…」
「操!你說不說你,你不被我幹死不甘心是嗎?」說完他更猛力的頂著我的小穴。
「啊…啊…我說…我說…啊…我下賤…我欠幹…啊…我是不要臉的婊子…啊…我沒男人幹不行…啊…啊…我被你們兄弟…幹的好爽…啊…啊…」
我說完時,健群的臉上更顯示出不屑的卑視表情,而在一旁觀戰的健偉哥也開口了:「健群,我沒說錯吧!這騷貨夠賤夠浪吧!你看她被我們幹的爽成這付德性,你信不信,以後我們想幹她時,她一定馬上自動送上門來,這種免費的婊子,我們不幹她,那不是太白癡了嗎?」
我在健群的狠幹之下高潮不斷,羞恥之心早已拋到腦後,無意識的不斷淫叫著,健群將我翻身趴在床沿,繼續從後面用力幹弄我,我的奶子不停的淫蕩的晃動著,他漸漸加快速度:「操!欠人幹的小母狗,我操死你,賤貨,不要臉的婊子!」
終於他頂住我小穴低吼一聲,將精液射進了我小穴裡,我也同時又達到了高潮,雙腳無力的抖著,腦筋也一片空白,他抽出了雞巴,回頭用不屑的眼神對我說:「幹!賤貨,怎樣?被幹的爽不爽啊!媽的,臭婊子,你真的有夠下賤耶!」
說完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健偉哥的房間,此時的我還在享受著高潮過後的餘溫,心裡不知該恨健偉哥幹了我,讓我這般騷浪模樣給健群看到,還是該自認活該,誰叫我自己不穿內衣內褲送上門讓他們幹,我覺得羞恥,但又在他們兄弟的狠幹與言詞羞辱之下,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我不知我是否會像健群哥所說一樣,隨時送上門來讓他們幹,我真的有他們說的那麼賤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