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軌的妻子

我一直以為妻是位不可能出格的女人,她聰明、漂亮、活潑,今年正值29歲,又有成熟女人的風韻,自然會有很多男人垂涎。但是結婚多年來除了我偶爾會有些花邊新聞外,對妻子從來是一百個放心。
  我和他認識將近七年,他因為男女關係家庭分裂,自己獨身。他是化妝師,經濟條件很好,離婚後身邊的女人不斷,但大多數不是因為他的經濟利益,而是因為他對女人獨有的一套,無論是在表面還是在床上。我的妻子也是其中一個,她承認是他的床上功夫讓她迷戀不能自己。
  在去年6月份,我公幹去德國出差四個月,臨走時我托他照顧妻子。當我回來後發現了他們的關係已經超出了朋友關係,因為我在電腦中發現了妻和他的照片,是裸體的,場面已經和色情網站上的照片類似。
妻承認了,並且告訴了我,他們還和其他人一起錄了影帶!我從來沒想過妻如此的淫蕩,但是我看完照片和影帶後,卻興奮大過了氣憤。
  妻跟我說了事情的原委,那是我走後的一個月後的一個週六下午,妻在睡午覺,他打來電話讓妻晚上去他家晚飯,妻正好無事可做別答應了他。
沒想到去他家的路上下起大雨把妻澆了個透,到他家後裙子和上衣已經全部濕透狼狽不堪,他便拿出毛巾幫妻子擦乾。
  正在這時,他突然把妻穿的襯衫一把撕開,按住妻的雙手把妻的乳頭含在了嘴裡。
妻平時和我做愛的時候,乳頭也是最敏感的部位,一旦被我含住她便完全崩潰。當時妻也是一樣,而且他只對妻說了「我愛死你了」,妻在這種情況下徹底失去了自制力任其擺佈。
  從此後妻便不能自拔,他不斷的出花樣讓妻迷戀和他做愛,他們在床上、廚房、衛生間、桌子上、戶外都有作過。在和他一起的時間裡,妻是地道的淫婦。
  我找了他,告訴他妻已經承認他們的關係,他很尷尬。我告訴他,我不會責怪他什麼,但是我想看他們真實的在一起的樣子。他驚訝、害怕,以為我是想懲罰他,我解釋給他聽我的想法,他覺得很奇怪。
我讓他去想一段時間然後再告訴我,因為我知道,他是捨不得失去妻那樣的尤物。而當時,妻也正沉醉於性愛的刺激之中,我的願望八九不離十。
  今年8月中的一天,我請他來我們家作客,他說他正在辦澳洲的移民。
晚飯間,他正式向我和我妻子道歉,妻子臉很紅。
我說:「到了什麼時候你都是我的朋友。」我看著妻子,但是對著他半開玩笑的說:「你還欠我一件事沒辦呢!」
  妻和他都驚訝了。
我趁機對他說:「如果你們都不願意,我也不勉強,但畢竟你要走了,再抱抱她吧!」 
  他看看我,又看看妻,我對他點點頭,他拉住妻的手,我發現妻開始顫抖,並且眼睛有一點濕潤。
我走過去拉起他們一起走到沙發前,妻坐在中間,我換到對面的沙發上,大家誰都沒說話。他再次拉住妻的手,我蹲過去開始吻妻的腿,雙手在妻的腰上愛撫。
  妻慢慢的放鬆起來,他摟住妻的肩膀,開始親吻妻的臉然後是耳朵;我繼續為妻按摩雙腿,並一點點地把妻的裙子向上掀起,直到一雙白嫩的大腿全部露在外面,妻的白色蕾絲T型內褲緊緊地繃著她鼓鼓的陰部,妻開始情不自禁地和他接吻。
  他繼續吻妻子的身體,很輕,右手開始愛撫妻的大腿,然後他把妻在沙發上放平,他跪在沙發前面從大腿一直親到妻的腳丫,當他把妻的腳趾含在嘴裡的時候,妻忍不住開始咬住嘴唇呻吟,雙手抓著沙發。
  他再繼續往上親,時而用舌頭在妻的膝蓋和大腿上畫圈,然後把妻的裙子和內褲很慢的褪了下來。
妻全身赤裸的躺在沙發上,他抬起妻的左腿放在沙發靠背上,再抬起右腿放在他的肩膀上,他的頭伏在妻的兩腿根部,舌頭開始舔妻的陰部,妻呻吟著、扭動著。
我看著妻被別人玩弄著,全身發熱,真想參與進去,但是害怕搞糟了情緒。
  他的舌頭快速地在妻的陰部挑逗,妻的下面流出的愛液和他的口水,已經把陰毛黏在一起,妻的陰毛不多,但是陰部肥厚,這樣,陰部更被清楚的看到,又紅又腫。
這時,他把一個靠墊放在妻的屁股下面,再次低下頭舔弄妻的陰部,一只手從下面開始輕輕的撥弄妻的肛門,然後用舌頭舔妻的會陰,再而舔到肛門,妻又開始全身顫抖、大聲呻吟。他的一個中指也伸進妻的陰道,妻隨著他的節奏上下地動著迎合他。
  妻很快的睜了一下眼睛又再閉上,一只手攥住他的陰莖根部,他向前一探,龜頭進入了妻的嘴裡。妻用嘴唇包著他的龜頭,他前後挪動著身體,讓陰莖在妻的嘴中出入抽動。 
  妻開始為他口淫,一只手搓揉著他的肉丸,另一只手撫摸著自己的陰部。
短短的一兩分鐘後,他拔出陰莖退回到妻的兩腿之間,用手分開妻的雙腿,我仔細地看了看妻的陰部,那裡已經開始紅腫,陰道打開了約四分一個指甲蓋般大的小洞,四周充滿了亮晶晶的液體,肛門也開始一下一下的抽動。
  他用手握住陰莖對準妻的陰道,由於龜頭已被妻吸得又紅又硬,因此毫不費力地便將龜頭伸了進去,妻又「嗯」了一聲,頭側向沙發靠背,他把腰往前挺一挺,妻的陰道被他撐開,陰莖又再進入多一截。
  這時他突然向妻的兩腿間用力一靠,很快的把陰莖整根插進妻的陰道,妻大聲的「啊」了一聲,雙手快速的按住小腹,用下牙咬住上嘴唇,雙腿緊緊的夾住他的腰。
他用雙手扶著妻的腰跪在沙發上,在妻的兩腿間開始抽動,開始速度很慢,然後一點一點的加快,這時妻開始啜自己的手指,口中發出「嗯嗯」的聲音。
  他的速度越來越快,妻的陰部開始發出「噗咭、噗咭」的淫水聲,他的大腿撞擊著妻的屁股和陰部,發出一下下清脆的「啪啪」聲。
隨著他時快時慢的節奏轉換,妻的叫聲已經語無倫次。
  他幹了一會便放下妻的雙腿,一邊繼續快速抽插,一邊伸過頭含住妻的一顆乳頭,只有幾下妻就已經受不了了,開始大聲叫著:「我要!我要……」
這時,他全身趴在妻的身上,妻用胳膊摟住他的脖子,雙腿舉起勾著他的屁股,使他的陰莖更深入自己的陰道。他顫抖著對妻說:「對,寶貝兒,夾緊我,使勁,就這樣夾我……我愛死你了,小寶貝兒!」
  他的陰莖這時更快速、更用力地在妻的陰道中抽插,妻的陰戶糊滿了她分泌出來的淫水,兩片紅腫的陰唇緊緊包住他的陰莖,隨著抽送的動作拉出、退入,我知道妻開始要進入高潮了。他們的嘴熱吻在一起然後又再分開,他的頭突然抬起來,嘴裡「啊啊」的叫著,看來要射精了。
  他整個人趴在妻的身上,只有下身瘋了一樣快速起伏著,陰莖像打樁一樣向妻的陰道力搗力戳,妻渾身打著顫,張大嘴像哭一樣的狂叫著。
接著他小腹緊緊壓在妻的腿間,陰莖全根挺進妻的陰道裡面不動,屁股肉抖了幾下,便把一大泡精液全部射進了妻的體內,之後像皮球洩氣一樣的趴在妻的身上。
  只短短的幾秒鐘,妻從他身下爬起來,一下坐到我的懷裡抱住我,用又紅又燙的臉貼在我脖子上瘋狂地吻我,我愛撫著她,她高潮的興奮期在持續著,兩顆乳頭仍然翹起,發硬的陰蒂仍然凸出在陰唇外面,陰道不斷流出的精液把我的短褲弄得黏糊糊的。
  他正匆忙地準備穿衣服的時候,我看了看他雖已半軟但仍相當巨大、上面沾滿了妻的淫水和他精液的陰莖,說:「你們還是先洗洗澡吧!」
妻要我幫她洗,我說:「乾脆我們一起來洗澡,還是讓他幫你洗好了。」
  他蹲在妻的下面,把花灑開到最大伸到妻的陰部上噴射,水花沖刷著妻的陰唇、陰蒂和陰道口,妻被刺激得又再興奮起來,瞇起眼「啊啊」的呻吟著。
他撫摸了一會又吻了妻的陰部一下,妻全身發軟,轉過身跪下來含住我的陰莖,另一手抓著他的陰莖套動起來,我受不了了,關上花灑把妻和他領到臥室。
  我躺在床上,妻跪在我身邊為我口淫,他跪在床下舔妻的屁股蛋。一會兒後我讓妻保持姿勢不動,轉到妻的後面,換他躺在床上,讓妻為他口交。我一邊從後面進入妻的陰道,一邊看著他的陰莖在妻的賣力吸吮下逐漸硬起來,然後讓妻躺下,我正面抽插,他在旁邊揉弄妻的乳頭。
片刻間,妻已呻吟連連:「啊……老公……我不行了,我要死了……啊……啊……」
第二天早上當我醒來時,發現化妝師的他留下字條走了,赤裸的妻仍酣睡未醒,但陰部已又紅又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