姊夫同時幹我跟姐姐

佳佳,你看這雙絲襪的顏色適合我嗎?姐姐從貨架上揀出一雙淺色、質地極薄的絲襪。
和自己的膚色對比著。
姐姐很漂亮,她已經是一個成熟的女人了,的通體都散發著迷人而又性感的魅力,姐姐比我大五歲,今年二十八歲。
可是她的皮膚極好,細膩的像絲綢一般。
也正是因為這一點,我常常嫉妒她。
姐姐將絲襪放到大腿上比量著,姿勢很若人。
一條簡單的小短裙和黑色的高跟鞋顯得她的雙腿修長和筆直,她的腳踝纖細而又圓潤,再加上絲襪的包裹,是那麼的優雅。
很合適。
我肯定的說。
姐姐也顯得心滿意足,細細的高挑眉間露出了笑意。
小丫頭,你喜歡嗎?姐姐問我。
嗯。
我點了點頭,其實我也喜歡這雙絲襪,我看了看自己漂亮的雙腿,當然要穿這種絲襪才能展示出來。
我居然幻想穿著這雙絲襪和陳俊峰做愛時他興奮的盯著我的雙腿的情景。
他是個怪人,每次都要我穿著絲襪,大概是因為被絲襪包裹的腿更性感吧。
想到那些羞人的場景,我的心撲撲的亂跳起來。
不會被姐姐看出來吧?我急忙收回了自己的心神。
還好,姐姐忙著去付款。
並沒有在我的身旁,我剛才居然那麼專注的再想那件事,連姐姐什麼時候離開都不知道。
吃過晚飯,我們姐妹倆都穿上了新買的絲襪,互相將腿色情的伸到空中炫耀著。
最後姐姐索性脫掉了衣裙,只穿著三點式,踏上高跟鞋。
招搖的象脫衣舞女郎一般。
從房間的一交扭到另一角。
為了盡興,我也脫光了衣裙,和姐姐一塊瘋起來。
我們倆笑著、鬧著。
卻忘記了時間。
忽然門響了起來,我們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姐夫進來了。
姐夫出現的實在是太突然了,我們連本能的反應都忘了,我的身體彷彿被點了穴,絲毫不在受大腦的控制。
房間內就像是被定了格的電視畫面一樣,我們三個人都呆呆的站著。
姐夫很帥,是姐姐的白馬王子。
如果今天沒有我的話,姐夫突然進來到是很浪漫的。
該怎樣打破這樣尷尬的場面呢?我向姐姐投去了求援的眼神。
姐夫已經從最初的驚詫中恢復過來,他的表情已經開始變的興奮和貪婪,他盡情的欣賞著面前的兩個美麗性感的女性軀體。
最倒楣的是我,簡直後悔死了,幹嘛那麼浪。
你回來了?終於姐姐打破了僵局。
這個該死的壞姐姐,你早該說話了。
我的身體好像被解除了魔咒一般,急忙跑回了自己的房間。
我緊張的貼著門板聽著外面的動靜。
很快客廳裡就傳出了姐姐的呻吟聲。
難到他們真的忘了我的存在嗎?姐姐急促的叫著,夾雜著她含糊不清的話語和姐夫粗重的呼吸聲。
我感覺到週身熱的難受,要是此刻我是姐姐該多好呀。
我的思維開始混亂起來,像酒醉一般的感受。
一股難奈的急噪湧上心頭,我低頭看著自己堅挺豐滿的乳房急促的起伏著,一陣陣奇癢迅速的傳遍全身。
天哪,我難受的快要死了,我栽倒在床上,不由自主的撫摩起自己。
我摸到了被那雙絲襪包裹的雙腿,絲襪很滑,摸起來更舒服。
我試著並起雙腿,慢慢的蹬著雙腳,兩腿的皮膚被絲襪摩擦著,好舒服呀!我將身體躺的更舒適一些,然後細細體味著絲襪帶來的快感。
姐姐是不是也在穿著絲襪呢?不知時間過了多久,外面安靜下來。
好奇心的驅使下,我竟鬼使神差的打開了房門,躡手躡腳的溜進客廳,他們居然赤身裸體的抱在一起,躺在沙發上熟睡。
姐姐在姐夫寬大的身體裡顯得更加的曲線玲瓏,她那雙性感的大腿蜷在身體的一側,絲襪的襪口緊緊的勒住她的大腿跟。
姐姐的臀部肥嫩的誘人,纖細的腰和光滑的背部象油畫上的女人。
我雖然已不是處女了,可是今天我是第一次看到除了我男友之外第二個男人的全貌,何況姐夫的身體也很美,健壯的象雕塑一般。
我想我還是離開的比較好,我決定回自己的房間。
也許是心裡很激動,我轉身時卻碰到了桌上的飾物。
響動驚醒了他們,我再一次不知所措的站著。
可是這一次是我自己的錯誤。
姐姐和姐夫卻沒有了先前的尷尬,他們平靜的像往常一樣。
你還沒有穿好衣服?姐姐躺在姐夫的懷裡,雍懶的望著我。
我護住自己的羞處,不知怎樣回答她。
姐姐從茶幾上拾起了一隻煙,點燃了它。



她站起身來,一手叉著腰,輕佻的走到我跟前。
佳佳,你真漂亮。
到底是青春的女孩。
姐姐象男人般的挑逗著我。
別緊張,佳佳。
姐夫也站起來,我看到了他的正面。
你已經是成人了,成人應該享受承認的樂趣。
我們肯定是最棒的組合!姐姐居然興奮的叫起來。
怎樣?佳佳,我們不強迫你。
姐夫望著我。
我怎麼也沒想到他們倆居然是這樣的人!我望著姐夫那巨大的陰莖,早已心慌意亂了,怎麼會拒絕呢?好啊!我鼓起用氣說出了我最想說出的話。
姐姐,那我們倆一起伺候姐夫吧。
我居然說了這麼不要臉的話。
小騷貨。
姐姐玩笑的罵到。
伺候?你會嗎?姐姐居然在嘲笑我,還是我們來伺候你吧。
姐姐說著,解開了我的乳罩。
他們把我放到了沙發上,姐夫要為我脫掉內褲,我配合的抬起臀部。
放鬆,佳佳,你太緊張了,閉上眼睛,靜靜的享受吧。
姐姐用絲巾蒙住了我雙眼,我安心的躺在沙發上,兩手自然的放在頭的兩側。
我只能憑感覺猜測他們的動作,他們無聲無息,但是很默切。
有人打開了我的雙腿,我很害羞。
他把我的雙腿分的很大,我感覺自己的陰唇已經張開了,一個溫柔的舌頭在愛撫著我羞處,是姐姐!我突然發現了她柔軟的長髮不斷的撩撥著我的大腿跟。
居然是姐姐在愛撫我的陰部。
我感覺好興奮,我可從來沒讓女人碰過呢。
沒錯,是姐姐,是她的雙手在用力分開我的雙腿。
我放心了,是姐姐我就不用害羞了。
姐夫此刻放起了輕柔舒緩的音樂,伴著動聽的音樂聲,我輕聲叫著。
我感覺到姐夫有力的雙手接過了我雙腿,我有些不安,開始掙扎起來,可是我越是掙扎,姐夫就越粗暴的用牙齒咬著我陰蒂,很痛。
啊…………我大聲叫著,姐姐卻在此時又開始親吻我的乳頭了。
來自上下兩處的快感很快便點燃了我的慾火,我放棄了最後一絲矜持,歡快的扭動著身體。
姐姐和姐夫不失時機恰倒好處的進攻著我最敏感的地帶。
我明白,他們有著很高超的技巧和經驗。
我覺得我是在第一次品嚐性愛的快樂。
他們倆輪流著愛撫我的乳房和陰蒂。
我的體液酣暢淋漓的從陰部流淌出來,屁股下面濕濕的。
此時我更加渴望姐夫快點進入我的身體。
終於,姐夫猛然提起了我的雙腿,他的力氣大極了,竟然將我整個人都提了起來。
我想我的身體一定是難看而又放蕩的l型。
他用力的插了進來,一陣伴著疼痛的快感暴風驟雨的襲來,我覺得自己要窒息了。
天哪…………我艱難的喊出了兩個字,便泣不成聲了。
我興奮的哭喊著,乞求著姐夫帶給我更大的歡樂。
我迎合著姐夫的衝擊,他那巨大的陰莖將我的陰戶塞的滿滿的。
每一次的進入都有足夠的摩擦力使我尖聲的高叫著。
姐…………,揉我的奶子呀!我的乳房已經漲得無法在漲了,佳佳,你的奶子也想要嗎?姐夫粗重的問我。
是呀…………姐夫…………快點呀…………姐姐我的雙手因為要支撐著身體,所以無法自己揉弄。
好了,佳,我來幫你。
姐夫放下了我雙腿騎在了我的身上,姐姐取而代之的弄起我的陰部來。
姐夫坐在了我的身上,我感覺到他熱乎乎的陰莖放到了我的乳溝了,佳佳,你用雙手把你的奶子往中間擠,好嗎?姐夫指導著我。
我將雙手罩住我的乳房,拚命向中間擠壓,然後將十指交差著扣在一起。
姐夫的陰莖在我乳溝裡運動起來,舒服了嗎?佳佳。
好……舒服……姐夫,你真好。
佳佳,那我好不好?姐姐也問我。
好……好姐姐。
我浪聲的呻吟著。
老公……我也要……姐姐拉長了聲音,嗲聲嗲器的說道。
好!好!你們姐妹倆一起爽!姐夫從我身上下來,解掉了蒙在我雙眼上的絲巾,搬來了兩把椅子。
你這是幹什麼?姐姐不解的問到。
姐夫將兩把椅子並排放在一起,然後說:你們姐妹倆每人扶著一把椅子,我就可以從後面上你們了。
可真有你的。
姐姐說著,起身來到一把椅子背後,雙手扶住椅子的靠背,然後塌下腰,將屁股高高的翹起,兩隻奶子耷拉在靠背上,淫蕩極了。
姐夫還從後面調整著姐姐的姿勢,他將一隻腳伸到姐姐的兩腿之間,然後向左右踢著,分開了姐姐的兩條腿,姐姐的樣子更加淫蕩了。
快來啊,佳佳。
姐夫叫道。
我也和姐姐一樣扶住另一把椅子的靠背,姐夫同樣用腳調整著我的姿勢。
他捏住我屁股,刺了進來。
我一邊叫著,一邊看著我的奶子在空中來回搖擺著。
好老公,該我了。
姐夫聽到姐姐的召喚,便離開我的身體,來到姐姐後面,開始幹起姐姐來。
姐夫不斷的輪流幹著我們姐妹倆。
我覺得姐夫更喜歡我,他總是盡量的多和我一起做愛。
姐姐有些不滿意了。
撅起了小嘴,撒嬌的望著姐夫。
這樣可難為了姐夫,他看著兩大美女,只恨自己分身無力。
畢竟姐姐是他的老婆,不好得罪,姐夫只好賣勁的和姐姐做愛,姐姐滿意的叫著,迎合著姐夫的抽插。
我只好可憐的看著他們,姐夫當然不願冷落了我,他拾起一個酒瓶,一邊幹著姐姐,一邊將酒瓶插進我的陰道,酒瓶雖然很硬,但是也更快的帶來了我的快感,很快我也興奮的尖叫起來。
我們姐妹倆象比賽一般的叫著,引的姐夫也很興奮。
高潮很快向我們襲來,一陣陣電流傳遍了全身,我到了!我和姐姐幾乎同時達到了高潮,我們的淫叫聲此起彼伏著響起,同時癱到在地上,姐夫將他的陰莖放到了我唇邊,我張開嘴接著,一邊用手幫著姐夫射精。
姐姐也湊了過來,等待著姐夫的恩賜。
終於一股股精液噴濺出來,姐夫粗重的呻吟著,將他的精液射滿我和姐姐的臉上和嘴裡。
粘稠的精液從我的嘴裡流出來,拉成細絲,滴在我的奶子上。
姐姐雖然在盡量吞嚥著,可是她的唇邊仍然溢滿了姐夫的精水。
我像讒嘴的孩子般貪婪的舔著嘴邊的精液,看著高高在上的姐夫,他真幸運,居然同時佔有了我們姐妹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