計程車內被強姦

那是去年的事情了,可我現在想起來還是心有餘悸。那是去年夏天的一個晚上,我和一個客戶相約在一個酒吧裏談一樁生意。那天我穿一件連衣緊身短裙。這件短裙十分性感,是從前面用拉鏈開口的,拉鏈是從領口開到裙擺可以象襯衫一樣脫掉的那一種。
為了談成那筆生意我故意把拉鏈拉得很低,好露出我那雪白的乳溝,讓我的乳房有一種呼之欲出的感覺。好讓我那個男客戶可以很痛快地和我簽約。事後,我想可能是我這種裝扮才會引來那滽T的。
在和客戶談生意的時候我注意到邊上那一桌上有三個人一直盯著我的胸口看,並不停地說著什麼,還不時發出一陣陣淫笑聲。當我時也並沒在意,這種人我一天要碰見很多很多。我和客戶談到了將近零點左右,終于達成了協議。
離開了那酒吧。他把我送到了酒吧外的大街上就走了。我們愉快地分手後,我一個人站在路邊等TAXI,這時我突然發現剛才坐在我邊上的那三個人也出來了,站在我旁邊色迷迷地盯著我,我下意識地把胸前的拉鏈拉到最高。
這時一輛TAXI開過來停在我的身邊,我打開車門坐了進去。這時,那三個人突然竄了過來,其中一個打開車前門坐進了副駕駛座,另外一個高個子和一個胖子一左一右擠進了車裏坐到了我的身邊,把我夾在後座中間。我馬上起身要離開,他們一左一右伸手把我按住。並很快把車門關上,司機回頭想說些什麼,坐在副駕駛位上的那個男人掏出一把約有一尺多長的匕首惡狠狠地說:開車
司機馬上就不再說什麼地把車發動了。車一開,坐在我邊上的兩個人手就馬上不老實起來了,左邊的那個胖子把手從後面伸過來摟住我的腰,右邊那一個高個子的手也在我的左邊大腿上不老實地摸了起來。
我一邊掙紮一邊大叫:非禮啊!非禮!可根本沒有人理會我。小姐,一個人不寂寞嗎?時間這麼早,我們一起玩玩吧!那高個一邊說著一邊就把我左腿上的絲襪順著大腿從上往下抹。
這動作使我心裏十分厭惡,使勁掙紮起來。可能我的掙紮讓我左邊那個胖子很不高興,他從口袋裏掏出一把刀背上有鋸齒的小刀來惡狠狠地對我說老實點,要不然老子在你臉上劃個王八!說著用刀的側面在我的臉上輕輕劃了一下。他的恐嚇使得我六神無主,腦筋一片空白,根本不敢再喊叫,也不敢再動。他見已經把我嚇住,就把右手放到我大腿上,開始肆無忌憚的撫摸起來。
我再不敢反抗,誰知道他們有沒有暴力傾向?只好自認倒黴。心裏想隻要盡快滿足他們就會放我走,所以我放棄了所有的抵抗,任由他們肆無忌憚地玩弄著。反正在車裏他們也幹不了什麼。最多摸摸而已。事實證明我是大錯特錯了。
對了嘛,這樣配合一點不是很好嗎,這樣大家都HAPPY不是嗎?右邊那個高個一邊說一邊一邊將我右腿拉著張開,放在他左腿上,左手繼續撫摸我的大腿,並不時伸手隔著衣服搓揉我的乳房。
左邊那個胖子也如法炮制將我的左腿架他的右腿上,伸手在我身上亂摸。這樣我就呈現大張兩腿的羞恥姿式。不久,那個高個開始隔著內褲撫摸我的私處了,我心裏還記得那把小刀,所以仍舊不敢亂動,大概5分鐘後我竟然感覺到下體已經充血並流出了淫水。
雖然我心裏極端厭惡,但好久沒被人碰過的身體卻做出不同的反應。我心理十分矛盾,居然有點希望他們不要停,我是被脅迫的,我也是正常人。當然會有反應,不是我很淫蕩。我心理不斷為自已找理由,以降低我心中的羞恥感。
同時,左邊的那胖子伸出右手繞過我後背,一巴掌蓋在我右乳上,將我整個人摟在他懷裏蹂躪。並伸手把我連衣裙的拉鏈向下猛扯,我本能地用手死死拉住我的外衣,嘴裏大叫不要,不要這樣!可他們哪裏會聽我的,反而加力向下猛拉。不要反抗了,你不是都有反應了嗎?那高個淫笑著說。
邊說邊把手伸進我的內褲去摸我的下體。當他發現我已經濕了,變的更加興奮,加大力度用手指在我陰唇上來回磨擦,並不時去觸摸陰核
這感覺比剛才隔著內褲撫摸要強得多了,頓時一股電流直通腦門,我不禁全身酸軟,隻能閉著眼睛靠在椅背上輕喘。在我注意力集中在我的下體的時候,那個胖子趁機一把拉下了我連衣裙上的拉鏈。他們一左一右地把我的連衣裙向兩邊扯,這樣,就露出了我隻穿著胸罩和內褲的身體。
哈,好白好滑的皮膚,好大的妳子,好性感的身體呀!這下可要爽死了。高個怪叫道。你是不是想引誘人強奸你呀,穿一件這麼方便我們的衣服,我就好好滿足你一下吧,哈哈哈。。。。胖子一邊用手指輕摳我的乳溝一邊趴在我耳邊怪笑。
他得話讓我羞得滿面通紅,可是他的粗重的氣息吐在我耳後讓我產生一種酥癢難撓的感覺,讓我生理上更加興奮了。他們一定是老手,下手不輕不重,弄得我淫水不斷。說實在的我生理上是很享受的,雖然心裏上仍然十分厭惡,但我自己心理不斷為自己找理由開脫,羞辱感也就減低了不少。
他們這樣又摳又摸了一會兒,那高個伸手到我後背想解開我的胸罩的鈕扣,我下意識地緊靠住椅背使他並沒有成功,看我的!那胖子又掏出了他那把小刀,伸到我雙乳之間,把那細細的帶子一下就挑開了。我的胸罩頓然向兩邊分開,白嫩的乳房完全外露,這令這兩個人更加興奮,我能感到他們粗重的呼吸吐在我的臉上。
剛才胖子割我胸罩帶子時刀子碰到我胸前肌膚那冰涼的感覺讓我更加驚恐,徹底失去了僅有的一點點反抗的鬥志,任由那胖子從我腰兩邊又把我的小內褲一前一後割成兩片。
這時我已近乎全裸,完全失去了反抗任由他們隨意蹂躪,內心一片空白,隻是不時地發出一些不知是驚恐還是興奮的哼哼聲。他們一左一右地搓揉著我的乳房,並輕捏我已變硬的乳頭,還不時低頭用舌頭舔。
我胸部被他們搞得又癢又舒服。他們看到我已差不多了,于是,那胖子把那滿是酒味的嘴湊向我的嘴,我厭惡地轉頭避開,他粗魯地抓住我的頭發強行吻了上來,舌頭迅速鑽進我的嘴裏,不停攪動我柔軟的舌頭
兩手也沒閑著,不住地搓揉著我的乳頭。那高個也不甘示弱,他低頭用舌頭去舔我的下體,還不時將舌頭插入我的陰道,搞得我整個陰道口都濕淋淋的,不知是他的口水還是我的淫水。
在他們的上下夾攻下,我的陰道產生出一陣陣強烈的收縮,整個人一片空白,我居然達到了高潮。高潮後我隻覺得全身虛脫,大口大口地喘著氣.但他們還不放過我,胖子迅速拉下他的褲子露出了陽具,他的陽具挺大,大概15,16cm比我的前男友要大一點。
他用力分開我的雙腿跪在我兩腿之間的地上,把他的陽具對準了我的洞口。可他並不急于插入,隻是不斷用龜頭磨擦我的陰道口,弄得我一陣酸軟,馬上又興奮起來,不爭氣的下體又流出了淫水。
胖子見了顯得十分得意,不住地磨擦著好把他整根陽具弄濕。高個子也不甘示弱地舔著我的雙乳,並掏出他的陽具在我大腿上磨擦著。
說吧,你要!胖子邊用龜頭磨擦我的陰道口邊對我說,不要,不要。。。。我心裏雖然很希望他插入,可我女人特有的羞恥心仍然讓我嘴硬。
說吧,其實你想要,都濕成這樣了還說不要呢。胖子加大了磨擦力度。不要,不。。。。我仍然嘴硬。胖子終于失去了耐性,他把龜頭對正我的陰道口,故意做了一個十分誇張的動作噗嗤一下把他的陽具插到了底,
啊…我疼得大叫一聲,我的媽啊!痛!太痛了!我和身體被疼痛淹沒。但隨著他由慢到快的抽送,疼痛慢慢消失變成了一下一下的快感。被玩了那麼久,現在才是真正被幹了。
胖子猛開!烈的抽送,充血的陰莖磨擦著我的陰道壁,一波波強烈的快感將我推向高峰,相比之下,剛剛手指摸,舌頭舔的感覺根本隻是小兒科。
我大聲呻吟,不斷浪叫,真正是要欲仙欲死。沒想到平常看上去斯文的我居然可以這麼淫蕩。我突出的陰埠被撞的啪啪作響,柔軟的妳子隨著抽送上下激烈跳動,配上噗嗤`噗嗤。。的抽插聲,及不停的淫聲浪語,更催化我的中樞神經,沒多久我就達到第二次高潮。
那胖子還在繼續奸淫我,高個子似乎等的有些不耐煩了,將我的頭轉過,捏著我的嘴,要我把舌頭伸出,讓他吸吮,又用力用手搓揉我的乳房,我的右手扶著他的腰,左手則被逼套弄著他那根陽具。
這時胖子加快了速度瘋狂地插著我,好不容易這胖子大叫一聲,將滾燙的精液全噴在了我體內。輪到我了高個和胖子互相換了個位置,高個子也跪在我前面把他的陽具徐徐插入了我的下體,這高個子好象還懂得憐香惜玉,隻是慢進慢出,慢慢插了一陣後,陰道漸漸適應了,不爭氣的淫水又潺潺流下,混合著剛才胖子射入的精液沿著大腿流到座椅上。
這時的我已被插的胡言亂語了,啊…啊…要死了…這時他開始加速發狠猛幹,每一下都重重的撞到花心,幹得我死去活來,高潮叠起,嘴中隻會無意識的哼叫著。
高個子將我雙腿盡力向兩邊打開,用那根雞巴一下下狠狠的長程抽送,洞口那淫水和精液的混合物已經被幹成白稠黏液,下體中還不斷有新的淫水流出。他好象對我表現滿意極了,一面親吻我的乳頭,不時喃喃念道:喔…太爽了…喔…太棒了…。
而我在他雞巴的狂插下,早已潰不成軍,嘴裏啊。。。啊。地亂叫,彷佛不這樣叫不足以宣洩體內的快感。他又插了一會兒,突然間抽插的速度又加快了,他終于快要射精了,正在做最後沖刺,又快,又狠,每一下都幹到盡頭,「啊…啊啊…啊…要死了…要要…要死了…啊啊…啊…救命…救…救…啊啊…媽啊…啊…啊…」,我被幹的急喘,不斷告饒。幾乎同時,他將陽具拔出,把精液噴了我一身都是,搞得我全身粘乎乎的。
他們兩個幹完了以後,又逼司機把車停在一個廢棄的車場上,把原先坐在前排的那一個人換下來把我幹了一頓後才扔下了高潮了四,五次,渾身乏力,站都站不起來,全身又臟又亂,下體又紅又腫的我揚長而去。
後來的事我記得不清楚了,好象是司機報了警,我被警車送到了醫院,作了筆錄後才回家狠狠地洗了好幾次澡才無力地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