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網友從一夜情到夜夜情

我是個單身男人,一個人在異鄉工作,沒事的時候就在家裡上網。聊天。打發無聊的時光。也是我的一種休閒方式吧。
和她相識是在一個週六的晚上。記得已經很晚了。她在網吧上通宵。我也睡不著(一個人沉浸於性苦悶中)。在QQ上看到了她的頭像還是亮著的。就沒懷好意的發了一段對性的描寫。過了一會,她回了一條信息回來。說我好壞。這時我已經激動不已。原因不言自明。於是我爭求了她的意見便和她視頻了。在視頻裡她給我的第一感覺是一個清純的小女孩子。感覺還不錯。
在QQ裡我們聊了一晚上,她把她的情況簡單的和我說了一下。她在本地區一個師專讀大三。離我宿舍很近。她們是要求住校的。週五,週六可以回家。她家也在市區,離我的宿舍也很近。可以把我的宿舍看成一個中間點。她的學校和家在兩側。下線的時候已經四五點鐘了,我們互換了電話號碼。
第二天下午,也就是週日下午。她又來上網。我們聊了會,我就約她到我家來玩。因為她要上晚自習。五點鐘就要回學校。所以就沒有過來。時間太短暫,我也沒有去找她。隨然很近。
週一,我們互發了幾個短信。
週二,空白
週三,空白
週四,我收到了她發來的短信。當時也不知道是周幾了。她說明天就放假了。我才想起來。明天就是週五了。這意味著。我們明天就可以見面了。興奮~!
週五,我出去辦事。晚上才回來。之間我們一直在發短信。我和她提出見面。她說她是個物質女孩。如果我們交往會花我很多錢的。我回信說你幫我把錢都花光我才高興呢。(這話你們信嗎?嘎嘎)後來她說那你今天晚上就給我三百塊錢吧。(說心理話。當時我收到這個信息的時候心情一下子就晴轉多雲了。給我的感覺好像她是出來賣的。但此時我的心理想的是。如果她是個處女的話。三百塊錢我也干。這個也不算貴。誰讓老子長這麼大也沒碰到過一個處女呢。如果不是的話。給她開個房。我自己走。又沒什麼大損失。)打定主意之後,我給她回了兩字。好的。很快她回信了,說佩服我。最後我們約好了七點鐘。在一個叫流星的網吧門口見面。
忙了一天,我還沒有吃東西。想去吃點東西。找了個老女人出來和我一起吃麥當勞。(比我大幾歲)吃完了我們就各走各的了。我吃了一對雞翅一杯薯條,可是沒吃飽。走到前面的回民餐廳又吃了一碗牛肉粉。不好意思。有點吃多了。呵呵。我吃粉的時候她打電話過來說她忙完了。我問她吃飯沒,她說還沒。她問我吃了沒,我說正在吃呢。她說,那我先去吃飯了。我說,我吃完了,打你電話。
快走到那個網城的時候,我打她的電話,她說在門口等我。我到了網城門口,她從對面一個超市裡向我走來。給我的第一感覺是,一個小女孩,但她把頭髮染成了粟色。還燙了卷。給人感覺挺彆扭。
那天晚上在QQ上。我問她有沒有過性經歷。她說沒有。也沒有男朋友。我很激動。不會是遇到個處女吧。
她叫雨。我們見面的時候她看起來很不自然。當時天已經黑了。據她本人描述。她當時臉紅了。本人沒有注意到。呵呵。她個子不高可能一米五左右。很嬌小(但不瘦)。已經有明顯的生理特徵。隨便不大。但看到她的胸部就知道是個女的了。呵呵。她穿了一件紫色的毛衣。深藍色牛仔褲。頭髮披在肩上,打扮的很成熟,不過和她的年齡和那嬌小的面容不太相附。
我問她,你吃過飯了沒有?她說還沒有。我說,那我們先去吃飯吧。我們便進了旁邊的一家小飯館。進去一看。下面都坐滿了。而且,我感覺周圍的人都在看著我。心裡發慌。可能是我太緊張了。因為她才十九歲。我二十五。戴付眼鏡,看著像個大學生。(是那種點型的斯文敗類)幸好,樓上還有雅間。我們上了樓。就我們兩個人。她點了兩個菜。一個鴨子,一個豆腐。菜還沒上,我們在上面閒聊。氣氛有點壓抑。因為初次見面。而且她又很小。不知道和她聊些什麼。從哪裡開始。(小女孩子我還真沒接觸過,而且我也不是善於找話題的人。)只感覺她很緊張,手總是在弄她身上穿的那件紫色毛衣。過了一會。我也無所事從,不停的吸夾在手裡的那支煙。一支接著一支。(我記得最清楚的是,她在那不停的喝水,喝了五,六杯。可能是因為緊張吧。)菜上來了。她開始吃飯了,因為我吃的很飽了也就沒陪她,禮貌性的夾了一口菜。她接了一個電話。好像是一個朋友叫她出去玩,她沒有去。接著,我的電話也響起來了,是一個同學在老家打來的。真是救命啊。正愁沒話題呢。接完電話,我看了一下。十二分鐘。這時她也吃完飯了。下了樓。我買了單。問她去哪玩?她說,我們去上網吧。暈倒~!我們又進了流星網城。
進了網吧,我去買了兩張兩元的卡,開始上網。她坐在我後邊,我們各聊個的QQ,卡很快用完了,我又買了兩次。這樣已經十點多了。她對我說,宿舍關門了,回不去了。讓我陪她上通宵。我說那你一會去我家吧。後來她沒回話(以上是在QQ上說的)她說十點多了,回不去宿舍了,這給了我很大的心理暗示。嘿嘿。
快十二點了。卡又上完了,我和她說我們走吧。她在後面跟著我出了網吧。徑直往我家的方向去了。路上,我看她往後面看了,兩次。弄得我也挺緊張的,生怕跟著什麼人。也不時向後面看看。我家附近有一個建設銀行的招待所,條件很不錯。以前,朋友來我都是帶他們在那住的。為了不出什麼意外,我還是決定帶她去開房。到了招待所樓下,我對她說,我去給你開間房吧。這的條件還不錯。她沒有說什麼,只是跟在我的身後。
到了總台。我跟服務員說開個雙人房間。她告訴我只剩一個七零四了,是三人間。我靠。。我還沒住過七樓呢。沒辦法。只好開了。拿了房卡。我們上了樓。她還是跟在我身後。費了我九牛二虎之力。終於爬上了七樓。進了房間。我把電視打開了。接著窗簾拉下來。坐了一下,她問我?
你不回去嗎?~!汗。。。。
「我和你聊一會,一會就走」
開始看電視。
扯了一會沒用的。已經很晚了。我的手機沒電了。總是發出報警音。關機~!此時已經沒有時間關念了。
大概看了一個多小時的電視。我建議。我們躺在床上看吧。她同意了。我躺在了靠窗子這邊的床上,過了一會。她也躺下了。不過是中間的那張床鋪。此時。我又建議。我們聊一會天吧。她同意。於是關了電視。
以下是我們的經典對白:)
「你是哪年的?」
「八七年的」
「以前交過男朋友嗎?」
「交過,去年,是XX學院的學生會委員。」
「你們為什麼分手了?」
「他對我太好了,什麼事情都聽我的。我感覺有壓力。就是因為他對我太好了。」(此處,我要和廣大網友一起探討一下,這個問題。為什麼女人對於,對她們好的男人都會冷眼相待呢?對她們不好的,拋棄她們的男人。讓她們傷心欲絕的。她們反而會戀戀不捨。希望廣大網友一起討論一下。謝。)
「你家人管不管你現在找男朋友」
「只要不耽誤學習,他們不會管的」
「你們平時在一起都做什麼?」
「用英語對話啊,他也是學英語的我們就是在英語小組裡認識的。」
「你們沒有過那方面經歷嗎?」
「沒有!就是在沒人的時候他會有一些很過份的動作。但,我一生氣
他就會停下來的。」
「你們接過吻嗎?」
「接過~!」
 電視和燈都已經被我關了。屋裡很暗。她躺在床上,蓋著被子,臉也讓被子擋住了。所以,面部表情看不到的。
「那種感覺是說不出來的。很奇妙」
「是不是飄飄欲仙啊?」
沉默
「那你沒有過這方面經歷了?」
「有,那是我上大二的時候,因為當時很純真,什麼也不懂。有一個男同學和我玩的很好。那天有個同學聚會,他喝了酒,大家都在我宿捨裡。一會大家都走了,只剩我們兩個,他說他心情不好,讓我陪陪他。我就留了下來。誰知道噩夢開始了,我被他玷污了。」
聽到這裡我的觸動很大,沒想到十八,十九歲的孩子就能做出這樣的事來,真是讓人感到驚訝。我那麼大的時候還不知道什麼叫月經呢。
於是我很帶著懷疑的口吻問她,她說,在柳洲,十八九的男孩子已經很成熟了。(是不是真的?有沒有柳洲的網友啊,給我說說。你十八九是不是什麼都會了?)
「我現在一想起那晚的事,就害怕。就想哭。不過現在想起來,也不算什麼了。」
「不要總往壞的地方想了,只是比別的女孩子早嘗了下禁果而已」只能這樣安慰她了。
「我們寢室裡的女孩子晚上睡不著的時候,經常談論起她們的男朋友說的很過份。」
我在想,現在什麼世道啊,真是社會進步了嗎?十九歲的女孩子寢室就開始討論她們的性生活了。現在還能有處女嗎?這輩子是別想碰處女了!~
「那她們說這些你有什麼反應?有時候我會跑出去。有時候也想。夏天的時候,晚上睡不著,大家都穿的很少。她們就會談這些。夏天我只穿一個睡裙。我喜歡裸睡,在家的時候自己一個房間我都是裸睡的」聽到這裡我的弟弟已經有些沉不住氣了(好像現在女生都這樣吧,我還穿個三角褲呢~!)
「那你現在也可以裸睡啊」
又是沉默
「那你想不想?」
「想,可是一想到那晚上,我就怕。你對那個是怎麼看的?」
「性愛是很神聖的,也很美妙~!」
「你想不想?」
「想啊」
「那你現在想不想?」



又是沉默
「你介意我過來嗎?」
繼續沉默
又問了一遍,還是沉默。
「無聲的回答?」
還是沉默
此時我已經按捺不住自己了,從床上坐了起來。站起又坐下,站起又
坐下。在做激烈的思想鬥爭,最後還是情慾戰勝了理智,走到了她的
床邊。掀起了蓋在她身上的被子,鑽了進去。」
一鑽進被窩,我就展開了雙臂,一隻手臂放在了她的頸下。別一隻手臂搭在了她的身上,此時,她是面向我,側臥的。我感覺到她身體此刻在顫抖著。我知道她此刻很激動,也很害怕。便跟她又聊起天來。分散她的注意力。盡量不讓以前的陰影,影響她。我想把她從那個影子裡帶出來。可能是因為這個原因吧,隨然我抱著她,但我並沒有任何情慾上的衝動。心理很坦然。我問她,你怕嗎?她說怕。我接著說,不要怕,以後慢慢就會好的。
聊了過了好一會,她的心情漸漸地平靜了,身子也不發顫了。我便開始了,動作。
我用手指輕輕的在她的背部和頸部劃了幾下,她就起了很大的反應。發出了哼呀之聲。讓人欲罷不能。一段前戲過後,她終於被我征服了。接著就是一陳翻雲覆雨。
可能是很久沒碰女人的原因。還有就是她的那裡確實很緊,費了半天事才進去。沒有幾下我就泉湧而出了。
好像,女孩子剛做的時候都特別想,那一晚她要了我四五次。我都記不清了。只記得,我一睜開眼就看到她期盼的目光。這不是想要和我做愛啊。這是想要我小命啊~!!~
第一次的時候,我把我的子孫們放在了她的外面。完了,她問我會不會懷孕,我說不會的。後來。乾脆,什麼也不管了。
這一覺一直睡到中午。總台打電話過來說十二點之後就要加錢了,於是,我匆匆忙忙起來充了個澡。和她一起退了房。準備一起吃中飯,然後好把她送回學校去。
路過了一家藥店,我讓她等我一下,我進去買了一盒毓停。(這個工作是我最注重的,不管是和以前的女朋友也好,還是什麼人。我從來都不會吝嗇這十元錢的。因為。它關係著我的後半生啊。我可不想在惶惶中度過)
吃完飯,我送她回學校。學校附近有個超市。也就是我們見面時,她走出來的那個超市。我陪她進去買了一些女孩子吃的零食和水果。會完錢,我們走出了超市,我對她說,我就不送你了(一個原因是,我不想太張揚了,必竟不是什麼好事情。另一個原因是,我不想太瞭解她。因為,我對她沒什麼感覺。不想走的太近)這時,我把那盒藥交到給了她。走的時候,她讓我打電話給她。
下午,又接到她幾個短信。短信的開頭是這樣的。親愛的**此時我已經昏厥。立即認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我回了個信息。你喜歡我嗎?很快那邊回復,不是「喜歡」是「愛」!!!!!此時我的大腦一片空白。其實這件事,從始至終。我都在深深地為自己的形為。懺悔著。一個小女孩子,就這樣輕易的把自己交付給我。這份情,我怎麼能承受的起啊。可是,我又怎麼樣對她說呢。我也在想,她是不是因為初嘗禁果,把對性愛的刺激和渴求。轉化成了情感。這讓我很焦灼。
過了一會,她又發信息過來說,我晚上能和你在一起嗎?我回復,我很累,想早點休息。她又回,我晚上不吵你的,我只是想和你在一起。我回復,我不想出去了,我想在家休息。她又回復,我不會吵你的,我就是想和你在一起。沒辦法。我只好同意思了。她約我八點鐘不是在流星網吧門口見面。不見不散。(有沒有女同志啊。你們能不能幫我分析一下。她是什麼心理嗎?期待著!)
八點鐘我準時出現在了網吧門口。此時她已經在那等待了。她說,我們先上會網吧。上了一個小時,上了一會網,我們又回到了上次的那個招待所,說是招待所,其實條件很不錯。應該有三星級標準。建行的,大家想想,應該不會錯吧。
這次她果然沒有吵我,但我卻克制不住自己。開始了猛烈的進攻。她也忘我的投入著。她對我說,你這樣,我一會可會要個沒完的。我沒有回應她。
這晚我們一共做了兩次,都做了很久。早晨起床時又做了一次,我們都配合的很好。
十一點鐘左右,我們都沖了一個澡。穿戴好衣物,就各奔東西了,我沒有送她。
她回去後就給我發了信息,說她已經到了學校。過了一會又問我吃飯了沒有。下午四五點鐘的時候,又收到了她的信息。問我為什麼不帶她到我家?我說,家裡太亂了。(當然一方面家裡真的是太亂了,我想,朋友們應該也能想像的出一個單身男生宿舍會是一個什麼樣的狀況。另一個原因是,我還沒有勇氣,沒有考慮好讓她回家。因為怕負擔起一個責任。給自己留一條後路。)
她說,沒關係我會幫你打掃的。我說,你明天不就上課了嗎,而且今天還有晚自習。她說,我就想到你家去。我一會請假。我經過激烈的思想鬥爭,還是答應帶她回家了。因為實在找不出不帶她回來的理由。
大概是五六點鐘的樣子,她讓我去網吧門口接她。我如約而至。今天她穿了一件白色白衣,一條黑色的短裙,一雙黑色小皮靴。看起來越發的清純可愛。她跟我說。這是她媽媽給她買的。她學校裡都是這種淑女裝。都是媽媽買的。她不太喜歡穿。我跟她說。這才適合你。並讚美道,你今天很漂亮啊。她撒嬌著的生氣說,我每天都很漂亮。我馬上誠認錯誤是我錯了。
你每天都很漂亮,不過今天更漂亮。這話在她那可是很受用的。
終於到家了,我問她,是不是太亂了。她還是很照顧我感受的,回答,不是。這句話,我敢肯定。
她是違心的。她上了會網,快十二點我們才休息。我那可憐的小單人床啊。今天終於可以開葷了,他也很久沒有聞過女人香了。ML後。美美的睡了一覺。早晨六點多她就醒了。因為七點半要上自習。我還沒睡醒。她摸了摸我DD,我發現她已經濕了。我立即投入到這場戰鬥中,不過。很掃興。做了一半,她說,我得走了,要不會遲到的。唉,只好讓小DD認命了。她讓我送她到樓下,我懶在床上,裝做很累。不肯送她。她自己下樓了,外面不知道什麼時候下雨了。她又返回來拿了一把傘。我也無心睡眠了,一骨碌起來。便來到了電腦前。
開始了我的創作,就是開篇那一段。
這件事就是上個週六發生的。
前天她給我發了條短信。說要來,我回的是讓她好好學習。她回了一條說,我想出來還出不來呢,你那麼著急幹嘛,是不是不喜歡我。我沒有回。呆了一會,她又發了一條說,如果不喜歡就直說,悶在心裡挺難受的。真不知道怎麼回答她。現在每天她都會給我現信息,開頭不是叫親愛的,就是叫老公。今天還問我有沒有想她。而且主咐上網不要泡妹妹。說我是她的男人,不可以碰別的女人。我剛現在,我現在都是有婦之夫了。問題相當的嚴重了。。。。。。
今天又收到了她的短信,是這樣寫的。親愛的,我現在出不去,你能幫我交話費嗎?我現在出不來。出來再給你好嗎?我沒有回。過了一會,要出去辦事。走到那個熟悉的電話交費點。(這裡也曾發生過一個未完的故事。)幫她交了五十元的電話費。就去辦事了。
晚上的時候,她給我發了一條信息,是這樣說的。
「親愛的『傻瓜』,我愛你!愛你-不是因為你幫我交費,而是愛你的『無聲』。愛你的不默然,不做作。」
我僅回了一個「暈」字。
「不要暈了,不不喜歡邀功的人,你沒有告訴我不是嗎?」
「只要你高興就好。」
「真好!我啃書啦,你吃飯啦嗎?」
「沒,不用管我你忙你的吧」
九點多的時候她又發信息過來
「親愛的,晚安,好夢。。。。」
「好夢」
「可是我現在睡不著,你在上網?」
「是的」
「那你陪我聊天?」
「好的」
「你喜歡什麼樣的女孩子呢?」
「我也不知道」這是心理話,我真搞不懂自己想要什麼樣的愛情,什麼樣的女孩子。一直在彷徨著。
「噢。。。我睡了,晚安!」
週四的時候,她給我發了信息,說本來今天該來月經的,可是還沒有來。很煩躁。我想可能是因為吃了藥的原因吧。但心理不免還會有點忐忑不安,生怕出點什麼差錯。週五下午,她又給我發了信息說想見我。我心理又開始打鼓了,心想,不會還沒有來呢吧。。。
晚上,我們還是在那個網吧門口見面的。。(好像到現在我還沒有仔細的描述過她,現在我補述一下。)她身高約有一米五,體重約為九十斤,很小巧,身材也很勻稱,就是矮了一些。一頭長髮,被她任性的染成了栗色並燙了卷,頭髮下面是一張充滿稚氣的臉。臉型略圓,膚色略黑(讓人感覺很彆扭,很不搭配,如果是披肩發應該看著很淑女)其實她長的不漂亮,但也說不上丑。上身穿了一件白色毛衣,外面是一件紫色外罩(去年很流行的那種)。
下身穿了一條藍白格相間的長褲。是很貼身的那種。腳上穿了一雙休閒的白色平跟皮鞋,把自己小巧的身材也刻畫出了女人特有的曲線美。一眼望去,給人的感覺很清純很乾淨。我們一起從網吧走上了橋(網吧在橋下面),走在橋上,我在身後看著她婀娜步姿,又看到了江水緩緩地向遠方流去,遠處點點的燈光。和徐徐刮來的江風,此情此景,讓我突然有了一種想去照顧身邊這個柔弱的小女生的衝動。
一路無言。我們走到了橋的另一邊,我建議走下橋到江邊坐一坐。到了江邊,我很伸士的,把手中的一個塑料袋鋪在了她的身下。看得出這一舉動讓她很高興。我萬分柔情的看著她。她嬌羞著問我,你怎麼一直看我啊?我答道,你今天特別漂亮。她又問我,每天不漂亮嗎?我還是回答的,今天要比每天更漂亮。她聽完就把頭轉了過去。看著江水不再說話。直到這時我才問她,找我什麼事,她說,就是想見我。我問她你不是說你朋友沒來看你嗎?
她過了半天才明白,說,今天它才來。到了她的身邊,她沒有動。依然看著江水。又等了幾分鐘我騙她說。你臉上有個東西,別動。我幫你看看。她把頭轉了過來。四目相視。她鑽進了我的懷裡。就這樣,不知道過了多久,她才直起身來(我的屁股都坐痛了)。不知不覺已經快十一點了。我對她說,我們回去吧。她說不走,還要坐。喜歡這種感覺。其實我也挺喜歡的,不過。確實有點晚了,橋上的燈都已經熄了。在我的堅持下,她終於肯和我回家了。
回去的路上,她是一路挽著我的手回去的。
到了家,洗漱完,我們就躺在床上了。因為知道她今天不方便,也就想老老實實睡一覺了,可是,沒一會,她就熬不住了。說她想,抓著我的手,就放到了她的小乳上。我說,這樣會感染的,不好。她說,不講衛生的人才會感染呢。我天天洗澡的。經不住她的誘惑,我終於就範了。幸好,我有原來買的TT還在。呵呵。不過。我的床單,還是一片殷紅。隨然只做了一次,不過質量還是很高的。她說自己達到了三次高潮。(靠。。我發現自己現在越來越利害了。哈哈!~!~~!)
週末這三天中。基本都是這樣度過的。白天一次,晚上一次。多了影響質量。也累。。。
週日晚上,我陪她到超市買了,一些吃的,她這一個星期的零食,花的不多。五十多塊,上星期也是這樣。還有就是,那五十圓的電話費。我們誰也沒有再提過。
上介週末我們又見面了。又在一起瘋狂了兩天。但再也找不到那晚在江邊的感覺了。我想,我是個自私的人,自私的男人。現在我能確定自己真的不喜歡她,也不適合她。我想,我們該結束了。這幾天她也給我發過幾個信息我都沒有回。我想,就讓這件事這樣靜靜的過去吧。本來我要找的也只是一種刺激。激情過後就沒有什麼了。就讓這一切都過去吧。
但一個單身男人,怎麼樣去解決他的生理問題呢。其實生理還是次要的,誰能理解一個人在心靈上的孤寂。其實男人也是很脆弱的動物。尤其是一個身在異鄉的男人。
週五的下午,我去下鄉辦事。聯繫業務。辦完事,正坐車往回走。突然間接到了她的電話。她問我在哪,我說在回家的路上。她讓我到家打電話給她。
放下電話,我給她發了一個信息。
「我想送你個分手禮物,你想要什麼?」
「禮物就免了,對了,如果這期間我有了,你答應負責就好,沒有最好,謝謝」
「你真的不想要什麼嗎?」
「那你送我一瓶水吧,呵呵」
我陷入沉思不無比的內疚中,沒有再回信息
到家以後我又收到她一條短信
「無論我要什麼禮物你都給嗎?」
「是的,只要不是太過份就行」
「那當然,準備好啦我就打電話給你」
「什麼意思?」
「沒什麼丫,我只是要一份不過分的禮物而已」
晚上的時候,大概七點鐘左右。她打來電話,說在那個網吧等我。讓我快點過去。當然我正在街上閒逛。我告訴她,我要等一個小時才能過去。大概八九點鐘的樣子我來到了那個網吧。進去看到她正和聊QQ也不知道怎麼和她打招乎就做在了她左邊第二個椅子上。我們中間隔了一個小女孩。她一直都沒有看到我。直到過了二十分鐘左右她又發信息給我
「你什麼時候過來啊,一會我還得回學校呢」
「我就坐在你旁邊」
這時她向左右看了一下,才發現我坐在那裡。又過了一會,她把機器關了。就叫我走了。
她在前邊走,我在後邊跟著,像一個范了錯誤的小孩子一樣,跟在她的後邊。她上了橋,我也跟著上去了,期間我們沒有說過一句話。
走到了橋中間,她停住了。轉過身來說,
「好了,就在這了。」
我停住了腳步。
「就在這裡,你最後抱我一下吧,這個要求不過份吧」我什麼也沒說,雙手把她攬在了懷裡。也就是一分鐘左右她從我的懷抱中掙脫出來徑直走了沒有回頭
我當時心裡就像打碎了五味瓶一樣。說不出是什麼滋味,反正是特別不好受。傻站在那裡,看著緩緩流去的江水。過了幾分鐘才回過神來。向家走去。走了一會,我打了個摩的。快到家的時侯,電話響了,我一看是她打來的。我接了電話,因為在車上聽不太清。我就下了付了錢,下了車。但我能聽出來,她在電話裡哭了。
「你能給我個理由嗎?能告訴我為什麼嗎?僅僅就是一句不合適嗎?我要你給我個理由」
我沉默了很久才回答她
「我會像對一個妹妹一樣喜歡你,但我不會愛上你」
過了幾秒鐘「好的,我知道了」
沒等我再說話,她把電話已經掛了。這短短的幾分鐘讓我再次而且更深入的震憾了。我的鼻子有點酸酸的感覺。坐在了馬路旁邊的石階上,我又重新的審視了和認識了一下自己,我知道我深深的傷害了一個小女生。我開始鄙視我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