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域情調,俄羅斯女孩真好

我今年四十四歲了,感覺身體很好,要求也非凡的強烈,可在老婆身上從來就沒有得到過滿足,老婆是農村考出去的大學生,畢業分到了街裡。她中等個子,很瘦,頭髮有些發黃,三角眼睛,一臉橫肉。
非凡是她的兩腿間距離很寬,從來就合不攏,能伸進去一個拳頭,屁股也沒有多少肉,翹起來是尖尖的。最可怕的是她的脾氣,從來就不懂得溫柔,就是想和我做事,也總是冷冷的狠狠說,你想不想幹了?
我總是很不情願的爬到了她的身上,她總是用那佈滿敵意的眼光看著我,然後說:我們已經一個多月沒有幹了吧,我是搞醫的,我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你肯定在外面有女人,要不然不能對老婆這樣冷淡。
本來她的身體和相貌就不能引起我的性慾,讓她這一叨咕,我的雞巴就軟了下來,怎麼插也不行了。
說真的,自從和老婆結婚後,我就有一種遺憾。我們年齡相當,學歷相當,工資也相當,就是形象相差太遠。我呢,應該說是一個帥哥,她年輕的時候卻是一個黃臉婆。要不是看她的工作好,我才不會娶她。
說起年輕的時候找對象,我還真的費了一番周折,好看的女孩多數沒有工作,大學畢業的女孩子多數都不好看,個別好看的也都老早就有主了,感覺她這個女工作能力很強,學歷和我一樣,雖然容貌差一點,我也別無選擇了。
隨著改革開放,電視上的美女層出不窮,很多的女人也就只穿著三點式或丁字褲在電視上閃亮登場,讓我癡迷,讓我垂涎,看看身邊的老婆,簡直就讓我無法忍受,假如她能溫柔一些,關愛一些,我也許不會出軌。
可她偏偏像一隻狼一樣死死的盯著我,不給我喘息的時間,就是走在街上,我看了別的女人一眼,她也會大發雷霆,假如有熟悉的女人在街上主動和我搭話,她就會當面罵人家:騷貨。讓人啼笑皆非,很快我就在這個小縣城裡出名了。都知道我有一個母夜叉的老婆,幾乎就沒有你女人和我來往了。
雖然有自己老婆形影不離,密切關注,可我更加感到孤獨感到寂寞。男人的慾望是與生俱來的,無法控制的。為了彌補缺憾,我就找來了一些錄像片觀看,我也很希望老婆和我一起看。
電視裡那些人高馬大的外國男人,挺著一個巨大的雞吧,向那些女人的陰部猛插。那些體型寬大,乳房豐滿,屁股高高的外國女人在男人的抽插下,掙扎著扭曲著,喊叫著,我很受刺激,感覺身邊假如有個老太太我也能和她幹上一下子。
於是我就撲過去撕扯老婆的衣服,想和她做愛,雖然老婆瘦骨嶙峋,雖然老婆乳房已經下垂,雖然老婆陰部那尖尖的骨架會把我刺痛,可我還是想學著電視裡的樣子,和她行動一下。
誰知老婆發怒了。她給了我一個耳光子,還把放像機也摔了,罵我下流,無恥,墮落。
我感到很委屈,認為她不理解男人,但我不想和她打架,因為她的手很黑,經常的拿菜刀斧子等東西向我偷襲,我第一次鼓起勇氣,衝出家門,融入在了夜色裡。
我盲目的在街上走著,走了很久,感覺很累,想到單位去睡一覺,可更夫已經把門從裡面鎖上了。我敲了半天也沒有人給我開門,我又不想回家,總不能再大街上走一夜吧,於是我想起了旅店。
可臨街的旅店都已經關門了。我走了好久,在背街的一個小巷裡發現了一個小旅店,門口亮著一個小紅燈,我推門走了進去,前廳的沙發上躺著一個中年女人,她問我說:你要住店還是要玩一會。
我說:這裡能有什麼好玩的啊?她說:我可以找個女的來陪你跳舞。我問她說:就是你嗎?她說:不是我,我給你找一個小女孩子陪你。我腦子一熱,身上湧起一股熱流,聲音顫抖的說:那就給我找一個吧。
她到裡邊的房間小聲的喊著:小慧,快起來,有客人了,快點起來,別睡了。
不一會,一個睡眼惺忪的小女孩從後面走了出來,看樣子也就18歲左右,胖乎乎的小臉蛋,眼睛也不是很大,還有一顆小虎牙,說真的,容貌很一般,但是她那剛剛發育的身體還是吸引了我。
她上身穿一個幾乎就是透明的背心,兩個圓鼓鼓的乳房在燈光的照射下清楚可見。
我老婆的乳房是下垂的,而這女孩子的乳房是隆起的。我老婆的乳頭像一粒巧克力後粘上去的,那是因為生孩子後讓孩子給含的。可眼前這個女孩的乳頭和乳房是連在一起的,分不清哪裡是乳頭,那裡是乳房,我猜想那一定是因為沒有生過孩子沒有哺乳的關係。
我繼續往下看,她穿著一個短褲,我特意看了看她的兩腿間,合攏的非常的嚴,兩腿緊閉的時候,一點縫隙也沒有,那外形是渾圓的,修長的,她的短褲很小,每邁一步就會露出半個屁股。
我知道她長的不如我好看,假如在年輕的時候讓我和她處對像我是根本不會同意的,但現在我是人到中年,她才18歲左右,加上她美麗的體型、豐滿的乳房和隆起的屁股,我還是動心了。
她柔了揉眼睛,看了我一下,發現我一個中年人,就傲慢起來,小嘴一厥,用那不大的小眼睛斜視了我一下說:怎麼這麼晚才出來,人家都睡著了,困死了。來吧,跳舞吧。
我這才明白,那中年女人說的「玩」就是跳舞啊。這時候,那中年女人已經把音樂放開了。但聲音不大,讓我想起了所謂的靡靡之音,昏暗的燈光,輕柔的音樂,豐滿的女孩,我還是很興奮,就和她跳了起來。
要說跳舞,我該算是專家了,在這個小縣城還沒有哪個男人能比的過我。可眼前這個小女孩根本就不會幾步,她只是摟著我的身子,昏昏欲睡的樣子,漫不經心的表情。
天氣很熱,我穿的也很少,當那女孩的乳房碰撞到了我胸部時,我感到了一種本能的興奮。我把她摟在了懷裡,她還是沒有什麼反應,任憑我緊緊的摟。我的雞巴有些硬了。我緊緊地貼著她,把那個肉棍子頂在了她的兩腿間。
她也沒有說什麼,那究竟是一個十八歲少女的身體,那豐滿的乳房,那光滑的腹部,那圓圓的大腿,讓我神魂顛倒。我腦子開始發漲,忽然大膽了問了她一句:能幹點別的嗎?
她眼睛也沒有睜開,只是點了點頭,然後說:你想幹事兒嗎?
我急忙說:想。她說:那就到後屋吧。她還是那幅傲慢的樣子,轉身就往後屋走去。我緊緊地跟在她身後,我發現她的腰很細,屁股顯得非常的大,那短小的褲衩快裝不住了。
我知道老婆的屁股是沒有肉的,那骨頭都能看得到,現在這個女孩子的屁股是圓圓的上翹的,那兩半屁股隨著她的腳步的移動,一上一下的顯現著。
我跟隨著她來到了後邊的一個小屋。裡邊有一個雙人床,床下幾乎就沒有地面了,也只能站立兩個人,她很快的脫去了上衣,兩個圓圓的乳房完全暴露出來。
她又轉回身對我說:你到是快點脫呀。
我也急忙脫去了上衣,就在我轉身掛衣服的時候,胳膊碰到了她的乳房。我伸手就摸了一把,她也沒有說什麼,我猛地一下把她抱在了懷裡,讓她的兩個乳房緊緊貼著我的胸脯,我應該是有生以來第一次享受少女豐滿的乳房,因為我老婆的乳房一直就是很小,很乾癟。
現在摟著這個18歲的女孩子,貼著她的乳房,我真是說不出的興奮,第一次感覺到了人生的性福。她抬頭看了我一下,終於把眼睛睜開了,她那個不是很大的眼睛,還注視了我一會,我知道她在想這麼,她一定在想,這個男人倒是很帥,就是人到中年了。
她的臉上總算有了一點笑臉,那紅火的嘴唇也張開了一點,我的心碰地跳了一下,就想去親她的小嘴,她猛地把臉轉到了一邊說:不行!我的心裡有些涼了。
我想假如我是一個小帥哥,一個年輕的小伙,她一定會讓我親的。
忽然門開了,那個中年女人露出半個身子對我說,你先把出台的錢給我,一百五。我感到很尷尬,從褲兜裡掏出來150元錢遞給了她,我也感到很掃興,楞在那裡不動了。
那女孩子看出來我的情緒變化,急忙說:你的膽子也真大,進來怎麼不掛門。
我還是沒有說話,她忽然熱情了一點,自己脫下了短褲,然後對我說,快點來吧,幹活吧。
我看到她已經是一絲不掛的坐在了我的面前,那黑紅色的皮膚,那比例適度的體型,那陰部剛剛長出一半的陰毛,讓我再一次衝動了。我忘記了方纔的尷尬,急忙脫去了褲子,上床爬到了她的身上,這一瞬間,我感覺非常的舒適了。
她躺到很平,我整個身體全壓到了她的身上,我緊緊地摟住了她的身體,現在我才感覺到自己是得到了肉體的安慰得到了精神的滿足。雖然她不漂亮,但是她的體型確實很好,她究竟才18歲,我暗暗的慶幸自己趕上了好時光,雖然人到中年,但還是緊趕慢趕的爬到了一個18歲女孩的身上,我簡直不相信自己的身下是一個18歲的小姑娘,我知道自己這輩子是沒有白活了。
我用胸部緊緊壓著她的乳房,把她的乳房給壓扁了,我用氣息頂了一下子自己的肚子,讓自己的肚子和那小姑娘的肚子進行了一次摩擦,那感覺也是很美的,我那硬硬的雞巴已經自己伸到了她的兩腿中間了。
老婆的兩腿之間能伸進一個拳頭,而這個小姑娘的兩腿之間是很緊緊的,竟然把我的雞巴擋在了外面。
我又想去親她的嘴,但冷靜一想,她是不會讓我親的,所以也就放棄了。
她忽然笑了一下說:怎麼樣大叔,爬在一個小姑娘身上一定很舒適吧?
她的話很快點燃了我的慾望之火,我忽然抱著她的臉,在她的嘴上狂吻了起來。她開始停住了。然後就把頭轉過了一邊說:不行,上邊不行,下邊隨你便。
說著把兩腿分開了,我仔細看看那小穴,也很美,陰毛不能多,陰唇也很乾淨,很豐滿,我跪在她兩腿之間,把自己的雞巴一下子就插了進去,她的身子顫抖了一,把腿閉上了。把我的雞巴緊緊地夾住了。我猜想她一定是知道我像我們這個年齡的人,老婆的陰部一定是鬆弛的,她想讓我體味一下這個十八歲少女的陰部的嚴緊的成度。
真的,由於她身體好,體型豐滿,兩腿的距離標準,就顯得她的小穴非凡的緊,把我的雞巴給箍的緊緊的,幾乎抽動一次都很難,她的小穴裡邊濕漉漉的,熱乎乎的,緊蹬蹬的。
一個40多歲的男人,第一次體味到18歲女孩的肉慾,我的雞巴硬的快爆了,當她分開兩腿時,我發現她的小逼被我的大雞巴給漲的溜圓,我開始抽插,猛烈的抽插。
我心裡暗暗的叨咕著,我讓你傲慢,我讓你嫌棄我歲數大,現在我幹死你。我插死你。
我一次一次的抬起屁股,又一次一次的俯衝下去,我真不知道這個小女孩是否能經得住一個中年男人的迅猛撞擊,但她還是堅持住了。當我在她的身上幹了一百多下子後,她也許是熱血沸騰了,她也許是神經麻木了。她只故閉上眼睛盡情的享受著男人的淫猛,忘記了我是一個比她大了許多的中年男人。
我的速度越來越快,力量越來越大。她開始呻吟了。當我到了最狂猛,快要發射的時候,她也到了高潮,她渾身顫抖,皮膚痙攣,還出了許多的汗。當我的雞巴像搗蒜一樣瘋狂的時候,她再也不裝做傲慢了。一下子抱住了我的身體,開始叫喊起來。
她開始叫我大叔:好大叔,好太好了。然後胡亂的改口叫我哥哥:好哥哥,你真猛,你真猛。最後竟然叫我老公:好老公,你就操吧,你操我小逼吧,你使勁操吧。我讓你操,我好爽好舒適啊,啊,啊……我倆同時到達了高潮。
她懶懶的倒在了一邊說:你可幹死了我了,你都把我幹冒汗了。
我緊緊地摟著這個肉乎乎光溜溜的小姑娘,感覺自己是沒有白白來到這個世界上。
也許有的男人在和別的女人做愛的時候會有一種自責,可我沒有,一點也沒有,反而感到一種解脫,一種釋放,一種心理上的平衡。
我們躺了一會,體力都恢復的差不多了,那小姑娘又回復了她的傲慢,她慢騰騰的說:來,把褲衩給我穿上。我就像一個太監伺候娘娘一樣,急忙取來她的短褲,她伸出腿來,我就給她往上穿,穿到根部時,我還特意摸了摸她的陰部和屁股。她把我的手打了一下,又說:去把背心給我拿來穿上。
我急忙又把她的背心摘了下來,給她從頭上往下套,當背心套到她那龐大的乳房時,由於背心太瘦小,就被兩個巨大的乳房給卡住了。我把她又一次的摟在懷裡,讓她那巨大的乳房緊緊地在我的胸上貼了一回,才把她的小背心拉了下來,當住了乳房。
她下了床,扭動著豐滿的屁股走了出去,冷冷的說:怎麼,嘗到滋味了吧,什麼時候還來啊。



我嘴上說著:一定,一定還來,但心裡卻暗暗的說:雖然你給了我很多的快樂,可下一次不一定就來找你了,你太傲慢了,太不可一世了,你依仗你年齡小,瞧不起我,下次我就找一個比你大的,起碼能高看我一眼,能像我伺候你一樣伺候我。
結婚以來第一次夜不歸宿,老婆大發雷霆,還摔了很多的東西,吵鬧著要離婚,還找了我單位的領導。我已經是麻木了。我知道生活和性愛是兩回事,要維持穩定的生活,就必須放棄對性福的追求,要追求幸福,就必須要破壞家庭的穩定,魚與熊掌不能兼得。我也不知道將來會怎樣,聽天由命了。
老婆走訪了我所有的親朋好友,向他們訴說我的不軌,她簡直就是一個宣傳員了,我真擔心她的精神是否會有問題,後來才聽她們家鄉的人說,她的外號叫:四閻王、馬半瘋,整個村子就沒有人敢惹她。和我結婚她還隱瞞了三歲。
老婆做完了系列的宣傳,就搬到單位去住了。
我也曾反覆的思考著將來該怎麼辦,一個月過去了,老婆還是沒有回來。我也到她的醫院去了幾次,她說必須給她下跪磕頭,要不然是不會和我回家的。我學著清朝人的禮儀,單腿下跪,她們單位的人已經是大笑不止了。
還有幾個小護士小聲的說我真沒有出息,白長個人模狗樣兒了。可老婆還是不依不饒,說我沒有誠意,必須雙腿下跪。這對於一個男人來說可算是奇恥大辱。
我一摔門就走了。
夜色降臨了,我一個人走出了家門,我知道自己是去幹什麼,趁著天色不太晚,許多的旅店都還沒有關門,我特地找了一個比較像樣的門市走了進去,一個老頭走了過來問我說:是快活還是慢活。我也不知道什麼是快慢,就隨口說到:快活。
他急忙朝屋裡喊:來人了。
過了不一會,在我的面前就站了一排女人,我向她們掃了一眼,幾個少婦在向我微笑,幾個小姑娘發現我瞅她們,就把臉高傲的揚了起來,斜視著我。我匆忙的選擇了一個大眼睛的少婦,她長得很好看,大眼睛,高鼻樑,大嘴,牙齒也很好,身材也不錯,個子也很高。
當她發現我選擇了她的時候,她的眼睛裡露出了興奮的光線,她拉著我的手就往走廊裡邊走去。到了走廊的裡邊,她竟然摟著了我的腰,把頭貼在我的胸前,對著我的耳朵說:你長大好帥啊,你沒有看見我們這裡好幾個姐們衝你笑嗎?我說:我沒有注重。
來到了她的小房間,我仔細的看看她,大約有30歲左右了。但氣質不錯,精神也很足,她也許是故意裝天真,總是蹦蹦跳跳的,進屋就在我的臉上親了一口說:乖孩子。
我被她弄的不知所措,她回頭對我說,還愣著幹什麼呀,快脫衣服啊。我說:你先脫吧,我要看看你的身體。
她很快就把衣服脫了,剩下了一個三角褲和乳罩,我說:還得脫,她又把褲衩也脫了。
我發現她不如那個18小女孩豐滿,兩腿之間也不是很緊,屁股也不是很大,肩膀也能明顯的看到骨頭,這顯然是一個瘦弱型的,感覺和自己的老婆有些相似,不過要比我老婆體型標準許多,模樣也比我老婆好看許多。
我發現她猶豫著不肯脫乳罩,我就說:你都脫了吧。她說:我的胸很小。
我說:我既然我選擇了你,你就是沒有胸,我也認了。她興奮的說: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她很快的就脫去了乳罩,我發現她的胸真的很小,也就剛剛有一點點,但是她對我很熱情很慇勤,她主動的上前給我脫衣服,還讚不絕口的說:你的體型真好,一個中年人能有你這樣的體型就夠了。我真的很喜歡你,可惜你不屬於我的。
我倆躺在了一起,她開始用手摸我的雞巴,發現我的雞巴還沒有硬,只處於半軟狀態,她掏出一個避孕套,給我套上了。然後就用嘴來舔,來裹,連同避孕套帶我到雞吧一起含到了嘴裡,讓她這一含,我雞巴很快就硬了。
我忽然把她的頭狠狠地往我的兩腿之間一按,我的雞巴一直頂到了她的嗓子眼,我感到了一陣的刺激。她急把我的雞巴從她的嘴裡吐了出來說:你真壞,把我給弄噁心了。說著一陣咳嗽,眼淚也出來了。
我忽然感覺她很可憐,就說:行了別弄了,你躺下吧。她很快的就躺了下來。
我也俯身爬到了她的身上,她的個子比一般的女人高,感覺和我到很般配,當我的雞吧頂在她的陰部時,我的嘴正好和她的嘴相碰,我問道:讓親嗎?
她什麼也沒有說就把嘴遞了過來,雖然她的身體很瘦,但她的臉很美,一雙明亮的大眼睛讓人癡迷,讓人沉醉,非凡是她的嘴也很性感,而且任憑我隨便的親吻,這和那個小女孩子相比還是讓我感到了溫馨。
她的眼眉也好看,額頭也很藝術,頭髮也很好,我親著她那肉乎乎的嘴,下邊就暴漲了。她憑感覺就知道我要插了,便很溫柔的分開了兩腿,由於人瘦,那陰唇也很長,她自己急忙把陰唇扒開了。我提起自己的雞巴,嗖了一聲插到了底,她啊了一聲,把身子往上一挺,緊緊抱住了我的身子。
她那雙明亮的大眼睛一眨一眨地看著我,她的嘴緊緊地吻著我的嘴,她還把舌頭也伸到了我的嘴裡,我感覺她是完全的徹底的喜歡我了。雖然不是自己的老婆,雖然不是自己的情人,雖然同是煙花女子,但和那個小姑娘相比,她對我的態度是熱情的,友好的,看來一個三十左右歲的女人是能夠接受一個40多歲的男人的。
我也該給她點快感了。我用雙手支撐起自己的身子,讓下半身有一定的活動空間,我開始猛烈的抽插,我開始瘋狂的衝擊,她被我幹的身子不停的往起翹。
嘴裡不停的發出啊啊的聲音,看來她感覺很幸福。
她閉上了眼睛,緊緊摟住我的脖子,我一邊喘息著,一邊問她:怎麼樣,好受嗎?她說:非常的舒適。我又問:痛不痛?她說:一點也不痛。愉快死了。她忽然問我;你累不累?我說:有一點累。她說:你躺下,我到上邊去,我來幹你,讓你休息一下,體味一下挨幹的滋味。我說:好吧,我就急忙躺了下來,說真的我是有點累了。
她騎到我的身上,用手把我的雞巴扶正了,對準了她的陰部然後她就猛地坐了下來,感覺我的雞巴一直插到了她的最深處,她啊喲了一聲說,好痛啊。我也感覺自己的雞巴頂到了一個硬硬的光滑的東西,她說,你頂到我的子宮上了,有點痛了。
她這一說痛,我更興奮了。把雞巴一個勁地往上挺,她就用力的往下坐,我發現她的逼被我的雞巴給漲的圓圓的,每一次抽插,她逼裡的肉都會翻出來,那裡邊的肉粉紅的,而陰唇外面是黑紅的,兩個顏色不停的變化,意識著我的雞巴在她的逼裡一進一出。
我也真的不明白,為什麼一個雞巴一個逼,往一塊一結合,一運動就會給兩個人帶來無窮的樂趣,到了這時刻,人生的一切都被忘記了。她也許忘記了她是為了賺錢,她現在是在盡情的享受。
我也忘記了一切煩惱和憂愁,忘記了一切不愉快的事情,天地間只有我和她了。我幾次要放,都控制了。我知道一旦發射就會馬上冷卻,一切一切就都結束了。我不想讓這出色的瞬間馬上結束,我盡量的控制著自己。
我看她的臉紅了,汗也出來了。我知道她也很累了。我順勢坐了起來,把她抱住了,讓她歇會,她正好順勢坐在了我的懷裡,她的小屁股就坐在我的兩腿之間,我的雞巴還在她的逼裡,她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緊緊地摟住我的脖子瘋狂的和我親吻起來,屁股還在我的懷裡上下的翹動。
讓她這一親,一動,我再也控制不住了,緊緊抱住了她說:別動別動,我要射了。
就這樣,她坐在我的懷裡,我們是臉對著臉,嘴對著嘴,我感覺自己是向上發射的,這是從沒有過的姿勢,我大喊一聲,她也喊叫了一聲,我們兩個雙雙癱軟,躺在了床上。她瞪大了眼睛望著我,我也仔細的端詳著她。
她說:你的眉宇間有一股帥氣。我說:你的眼睛很迷人,讓我不能忘記,下次我還會來找你。她笑了,不好意思地把頭埋在了我的懷裡,我緊緊的摟住了她,我們都知道這是風花雪月的事情,這是生活中短暫的調節,將來,還會有將來嗎,不去管它了,只要現在幸福。
老婆正式提出和我離婚了。也有好多的朋友告訴我說,她和她們單位的一個小青年好上了。而且很不正常,我聽了沒有什麼感覺,似乎那早已不是我的老婆了。
分手的時候她倒是很冷靜,也沒有吵鬧,也沒有爭執,她留下了兩間房子和孩子,以及所有的傢俱。我一個人淨身出戶了。
我知道自己必須一切都要從頭開始了。儘管什麼都沒有了,但是我有工作,有工資,還能利用業餘時間做些買賣,我是不會擔心自己的將來的,孩子我也是很放心的,雖然老婆脾氣不好,但生存能力是很強的,社交能力也是很強的,我放心了,我解脫了。我感覺到從沒有過的輕鬆。
我經常始考慮將來的歸宿,考慮未來的妻子,她會是個什麼樣子呢,我想到了那個旅店的少婦,我知道我們之間是不能有結果的,但我還是想去會會她。想去再一次體味她的溫情,再一次去看看她那明亮的大眼睛。
和老婆鬧離婚一連好長時間,讓我感到筋疲力盡,我必須好好休息一下,洗個澡,洗洗衣服,以飽滿的精神狀態去幽會那個大眼睛的少婦。
就在我做好了一切預備要去那個旅店的時候,忽然領導派我去省城開會,來去要七天,我很不情願的登上了通往哈爾濱的客車。
我們下榻的是一個豪華的商務酒店。我和東寧的一個人同住一個房間,這房間定員就是兩個人,房間裡應有盡有,費用也很貴。
會議沒有如期結束,而是提前了一天。吃過晚飯,東寧的那人說他必須趕火車,當晚就退床走了。我必須的等到明天,因為我們那裡是沒有火車的。
大約晚上八點多鐘,我一個人坐在桌邊整理會議記錄,忽然電話鈴聲響了。
我感到很意外,是誰知道我在這裡呢?我拿起電話,裡邊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
你好先生,您需要非凡服務嗎。我們的小姐都很年輕,很漂亮,也就在18歲左右。
她的話讓我想起了那個18歲的女孩,我想這裡也會和家裡一樣,第一,她不可能很漂亮,第二,她會看不上我們中年男人的,我就開玩笑的說:要是有俄羅斯小姐,你就送過來一個吧。我說完把電話就掛了。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有人敲門,我打開門一看,大吃一驚,一個俄羅斯姑娘站在了我的面前,她的個子大約有170左右,金髮碧眼,臉色粉裡透白,深眼窩,高鼻樑,嘴角有些向裡凹,她微笑著露出了一口雪白的牙齒。她似乎是受過形體練習,她脖子很長,下巴微微往上翹著,整個的面孔也是一種舞蹈的姿態。
她的胸挺的很高,腰是往前塌的,屁股高高的聳起,就像掛歷上的女郎。我還在發愣,她自己走了進來,回身很熟練的把門關上了。她伸出手來向我說了一句:
你好,你很帥,我很喜歡你。
我被她這一口流利的漢語給鎮住了,我急忙慌亂的握住了她的手,我發現她的手非常的細膩,非常的柔軟,要比中國女人的手柔軟多了。假如說中國女人的手感覺像皮球,那麼她的手就像氣球。
我語無倫次的問:你會說漢語啊?她說:我是在哈爾濱某大學學習中文的。
她發現我很緊張,就繼續說:我們俄羅斯現在的經濟狀況也不是很好,我們的家鄉也很貧困,我經常利用假日出來。
我忙問:一次要多少錢啊?她說:人民幣六百元。我忙說,還不算貴啊。她笑著說:你要是願意就多給點。
她微笑著繼續說:來吧,脫衣服吧,我們倆個「打洞」。
她很快就脫光了衣服,光光的身子立在了我的面前,我也急忙脫光了衣服,我們兩個臉對臉的站著。我仔細的觀察著她,她身上的皮膚都是粉白色的,感覺是相當的薄,彷彿能看清週身的血管。
她的乳房高高的往上翹著,非常的漂亮,我真懷疑那是假的,也許是因為故意塌腰,故意翹屁股的緣故,她的小腹是往前鼓起的,她的陰部的陰毛也是金黃色的,那陰唇更是粉白的非常的鮮艷。
望著這個冰雕玉砌般的俄羅斯女孩,我彷彿是在欣賞一個藝術品,我真的捨不得動手了。還是她主動把身子向前貼了過來,用手抓住了我的雞巴往她自己的兩腿之間頂,當她的乳房挨倒了我的胸脯時,我好奇的摟著了她。
這一摟又讓我吃驚,她的身子也是非凡的細膩,非凡的柔軟,恐怕連中國的小娃娃也不如她的皮膚柔軟細膩,光滑,我真不知道她們這個民族是怎麼形成的。
當她的頭髮貼到我的臉上時,我又吃驚了。那頭髮是非凡的柔軟,像羊毛,不像兔子毛,反正是比所有的中國女人的頭髮都要細軟。
我伸手摸了摸她的頭髮,還在手裡抓了抓,感覺就是不一樣,假如說這是毛線,那中國女人的頭髮就是鋼絲。她的臉上總是帶著微笑,她的眼睛一直在盯著我,她的身子開始在我的懷裡往返的蹭動,她手拿著我的雞巴在她的陰部往返的摩擦。
我的身子逐漸的發熱了,現在我才轉過神來,知道眼前這不雕塑,不是工藝品,而是一個真真切切的俄羅斯女孩,我緊緊地擁抱了她,開始摸她的乳房,那柔軟的程度就像一個一避孕套吹足了氣。
我又去摸她的腰。那腰總是向前凹進去的。把屁股顯得很高。我的手在她的屁股上往返摸著,那光滑的程度,讓人讚歎不已,我的手順著她的股溝伸了進去,碰到了她的陰毛,那也是非常軟的,沒有一點扎手的感覺。
她在我的懷裡不停的蠕動著,我的雞巴終於硬了,而切非常的硬,我們就這樣對面站立著,她的乳房緊貼著我的胸部,她的小腹,緊貼著我的小腹,她把腿往外分開了一下,我伸手摸摸她的陰部已經很濕潤了。
我真不知她們的女孩子怎麼會這麼快就濕潤了。我把身子往下一蹲,又往起一站,我的雞巴就插進了她的陰道裡了。我把它摟得更緊了。因為她的小腹很高,一直在頂著我的小腹,我的雞巴是從她的肚皮下邊插入的,所以不能很深,也不能到底,但是兩個人就這樣對面站著幹卻很舒適。
我用力的往下蹲著身子,再用力的往上挺,那雞巴就感覺是深一點了。與此同時我的嘴碰到了她的嘴,她也沒有迴避,我就和她吻了起來,這一吻,我的雞巴更硬了,彷彿在她的陰道裡開始延伸,開始增長,開始發狂。
從沒有過的幸福,從沒有過的快樂,從沒有過的迷亂,從沒有過的蘇軟,我清楚的知道,我懷裡摟的是個俄羅斯女孩,我的雞巴已經插到了俄羅斯女孩的逼裡,我發狂了。我如醉如癡了。她把我也摟得很緊,還不停的晃動著那光滑的身子,讓我更加興奮。
她忽然往後一仰躺到了床上,我就勢爬在了她的身上,開始抽插,她緊緊地摟著我不放。我的屁股一上一下,我的雞巴在她的小逼裡上下抽插,她的全身都是細軟的,讓我感到非凡的舒適。
我在她身上幹了一會兒,我們又一起翻滾,把她翻到了上邊,她就勢騎在我的身上,我的雞巴還在她的小逼裡,她像騎馬一樣,開始不停的蠕動身子,一前一後,一左一右。她的胸部一腆一腆,她的乳房一顫一顫的,她還不時地往後用手梳理著自己的金絲發,露出那漂亮的面龐,她的動作就像一個三級片的演員。
我幾次想放,都控制住了。我又把她扶下來,讓她跪在床上,翹起屁股,我要從她的後邊插入,她很聰明,急忙跪下身子,把屁股翹了起來。那屁真的很美,很嫩,很豐滿,那黃色的陰毛上已經流淌著她的淫水,我對準了她的陰部嗖的一下插了進去,而且是插到了底。
她回頭笑笑,用力的往後坐,我就用力的往前頂,她那肥美的粉白鮮嫩的屁股一次次撞擊著我的兩腿之間,她的小逼那細膩的粉肉緊緊地圍繞著我的雞巴,她的屁股太美了,我一邊往裡插著,一邊摸著拍著,看著她的屁股不停的顫抖,就像一個在跑步中的胖孩子的臉不停的抖動。
我興奮及了,狠狠地往裡插,插到底了還在用力,幾次把她壓倒,她也許是有點累了,最後一次她被我壓爬下後就不起來了,我照樣趴在她的背上,從後邊往裡插,但此時我的雞巴已經是最硬最長的狀態了。
就這樣從她的屁股中間插到她的小逼裡,也插到很深,她的屁股還不停的往起翹,我感覺是趴在一個皮球上,那個皮球就鼓鼓的圓圓的軟軟的墊在我的中間,讓我銷魂,讓我沉醉。我感覺自己是要射了,就急忙把她翻了過來,讓她仰面朝天。
她還是那樣微笑著,乳房不停的往起抬,我握著自己濕漉漉的雞巴對準她的兩腿間用力插了進去,她的屁股往起抬,她的肚子往上挺,她開始叫喊,開始呻吟,她叫喊的時候多數是用俄語,我只能感覺她的興奮,感覺她的滿足,卻不知她說了些什麼,只能聽懂一句哈拉少,還有流比蒂,烏切尼擦。
我完成了最後一次衝擊,便瘋狂的發洩了。瀉的非常的多,瀉了好一會,那一瞬間讓我恍如隔世。她緊緊地摟著我,我緊緊地摟著她,我的嘴緊緊地吻著她的嘴,我是一種什麼感覺呢?此生足矣。
發洩完了,我們開始聊天,她告訴我說,她們俄羅斯的是一個比較懶惰的民族,男人和女人都喜歡喝酒,喝完了就都要亂性,她們是一個性開放的國家,電視裡經常播放性慾表演,即使在鬥牛比賽的中間也會有青年男女上場表演性交。
她還說,她們那裡的女孩子都是很隨便的,家庭不限制,社會也不限制,她們可以隨便和不同年齡男人過性生活。她說她最喜歡的就是和中國的中年男人發生關係,她說中國的中年男人暖和,禮貌,聰明、聰明,事業心強,有家庭觀念,她說她假如能在中國就業,就找一個中國的中年男人。
我忽然說,你假如不嫌棄,就到我們那個小縣城去吧,我能找人幫助你到中學當俄語教師,她問我說:你把我領回去,你老婆不會吃醋嗎?我聽說你們中國女人是很封建很守舊的,喜歡嚴管男人的,你們那裡的男人多數都是氣管炎。
我告訴她說,我已經解脫了。我現在是一個孤家寡人了,她忽然摟著我說:
你騙人,我才不信呢,我知道你們中國男人都喜歡我們俄羅斯女孩的肉體,卻沒有幾個人真的想對我們負責。
用你們中國人的眼光來看我是一個賣淫女,可用我們俄羅斯人的眼睛來看這是很正常的,也沒有人會說我們作風不好,也沒有人會嫌棄我們,或瞧不起我們。
我忽然摟著她說:我喜歡你,真的喜歡你,我可沒有瞧不起你,我真的沒有老婆了,假如你同意,我會娶你,真的,你身體的豐滿,勝過那個18歲的女孩,你的熱情,你的表現超過那個旅店的少婦,你是我心中最理想的女人。
我的一番話把她給弄糊塗了。可我還在繼續我的話題:將來不管吃多少苦,不管受多少罪,能擁抱著你,就是我的安慰,你能給我帶來無窮的性享受。我說著又激動了,我又爬到了她的身上,把我的雞巴往她的小逼裡插了進去。
她收回分開的兩腿,緊緊地夾住了我的雞巴,我們又開始做了起來,我在她的身上呼哧呼哧的幹著,她在我的身下不停的呻吟著,她忽然說:有一天我老了。
你還會像現在這樣喜歡我嗎?
我急忙說:會的,一定會的,我會永遠的喜歡你。她興奮的抱緊了我,小逼用力往上挺,讓我插的很深很深,我緊緊地抱著這個漂亮的俄羅斯女孩,我又一次發洩了。那是幸福的發洩,那是銷魂的發洩,是人生最滿足的發洩。
回到了家,我還和她經常的通電話,互相匯報著情況,我開始認真的為她跑工作,教委的領導和那個主管教育的縣長都同意說,假如那個俄羅斯女孩真的來我們縣城就業,我舉雙手歡迎。他們閒聊著說:羅斯女孩真的都很漂亮,可一結婚就變形了,變得很臃腫,很發福。我忽然想起了俄羅斯婦女那大洋馬一樣的魁梧的健壯的身軀,我猶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