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的上司

因為沒有什麼社會背景,我一直在銀行屬下的一個小儲蓄所當一名普通的出納員,快38歲了,工作上一點也不順利。妻子今年也34歲了,在一家個体小公司做文員,工資也不是很高。
最近我單位有點人事變動,有一個科長位置空缺,我蠢蠢欲動想贏得這個機會,錯過了這次,不知道下次又是什麼時候了,于是我回家和妻子商量,想贏得這個職位。
妻子說:「那就找找行里的領導,給他們送點禮,看看是不是有希望。」其實我自己也知道,這年頭沒有關系,光有能力一點用都沒有。
我知道行里的張子龍——張行長能幫上自己忙,他在行里是老人了,這些年來一直做領導,也撈了不少的錢,我給他送禮和送錢全被拒絕了。而且張行長對我也很出奇的關心,一再找我談話,說我很有希望,每次談到關鍵的時候都把話題總往我妻子身上引,我隱隱約約知道他要干什麼,和要發生什麼。
我妻子見過這個張行長一次,有一回我妻子去我單位,剛好我不在,就是張行長讓我妻子在他的辦公室等我的。可能就是在那個時候,他對妻子有了什麼想法,被我妻子的文靜、賢淑、窈窕所吸引。妻子后來說,對他的感覺就是年紀大了點,人也很和藹,別的就沒什麼印象了。
昨天晚上張行長請我去吃飯,几杯酒下去,可能是他借著酒勁吧,總把話題引到了我老婆身上了,說我老婆怎麼怎麼漂亮,氣質怎麼怎麼好,比他家的黃臉婆强多了,他要是有這樣一個女人就好了。他說:「你要是能讓我和你妻子睡上一次,這個科長的位置就是你的了。」當時我很生氣,但也不敢發作,因為我還要依靠這個老男人——我的上司呢!
回家后借著酒精的作用,我流著淚對妻子說:「張行長喜歡你,如果我要當上這個科長,就要你拿身体去換……」她聽了默不作聲。妻子看著我躲閃的眼神,心里也隱約知道我的意思,她也知道像我這樣一個沒有社會背景的、很平凡的男人為了事業出此下策是很無奈、很痛苦的,而作為一個妻子,她又能做什麼呢?
第二天早晨我在去上班,她在我剛要出門的時候對我說:「那就過几天請他來家吃飯吧!」以后的几天,我沉浸在羞辱的彷徨中,我恨我無能,恨我不得不去讓心愛的妻子接受另一個男人。這几天妻子因為產生對性的膽怯和厭惡而拒絕了我的性要求,這也算是對我流露出的怨恨和不滿吧!
這天是周末,妻子起得很晚,看來她這几天一直也沒有睡好。她起來后,我催促她去買點菜回來,說今天張行長來家里吃飯,讓她好好露露手藝。看得出她很不情願地出去買菜了,在她出門的那一刻,我的心都碎了,我的心在流血,無盡的羞辱使我失落身竭,我在一次次地問自己:這是在做什麼啊?
晚飯時,我們夫妻倆陪著張行長喝酒,張行長眼睛直直的盯著我妻子,對她有說有笑,而妻子卻看著我,我的頭一直低著不敢正視她的眼睛。
妻子帶著4歲的女儿匆匆吃了點飯就回房哄她睡覺了,女儿在回到房間的時候忽然問:「媽媽,那個胖伯伯干嘛老看著你呀?」妻子呆呆地看著她天真帶著關心的臉,窘迫得無言以對。是呀,張行長都五十多了,可以做女儿的爺爺了。
我和張行長吃過晚飯已經是快10點了,張行長喝了不少的酒,于是我提出讓他留下來休息休息,張行長也覺得自己喝了不少,不客氣地接受了。我讓妻子把我倆的房間收拾一下,讓張行長在我們的臥室里休息。
趁著張行長沒看見,我把兩個避孕套遞給了妻子,她接過去,絕望地把眼神轉移開了,她心里知道,今天晚上她是不可能再為一個男人守住身子了,再過一會儿,她的身体就再也不只是我一個人的了。
我說:「張行長,你先回房休息,一會我讓她沏杯濃茶給你醒醒酒。」張行長笑咪咪的搖晃著他那肥胖的身体走進了我們夫妻的臥室,這時我的心像被針扎了般痛,我的心在流血。
張行長進了我們客房,妻子在洗手間一邊梳洗一邊猶豫,我不忍心地摟著妻子,關上門吻她。當我摸到她乳房的時候,妻子推開了我的手,告訴我說:「我該去了。」她還安慰我,讓我不要太為她擔心,也許什麼事都不會發生。其實我們心里都明白將要發生的一切。
妻子走進女儿臥室,對她說:
「媽媽和伯伯談點事,讓爸爸陪你,給你講故事好嗎?」女儿乖乖的點點頭。子經過我們家的客廳時,她猶豫地停了下來,回過頭看到我站在那里,正用茫然和失落的眼神看著她。這時她轉身向我走了几步,可是突然又停了下來,我知道,她可能是有點后悔了,她現在的心里可能正一遍一遍地問自己:真的要讓自己去接受這樣的委屈嗎?真的要讓自己忍受這樣的屈辱嗎?
我真的不知道妻子現在在想著什麼,也可能是在想:老公在單位干了那麼多年,一直得不到提升,眼看著身邊的人一個個靠關系往上爬,內心也是一定難受極了。她看到我失落和痛苦的表情,那又何嘗不是屈辱?為了我,她不能放過這個機會的。妻子無奈地低下了頭,不敢再去面對我的眼睛,她也很清楚我此時內心的矛盾,她心里何嘗又不是在流淚、在滴血呢?
妻子轉過身,輕輕的嘆了口氣,聲音很小,小得只有她自己才能聽到。妻子帶著怨恨走向那個將會給我們帶來羞辱的房間,那里曾是我們的愛巢啊,但是現在……在房間門口,她輕輕的敲了一下門,看著自己映在門上的身影。此刻,她穿著淺白色的八分褲,上身也是淺色的半袖短衫,隱約可以看見里面的胸罩,而此時的這身裝束,也襯托得她皮膚更加白皙。
這時,房間的門打開了,張行長把妻子讓進房間,她遲疑著,但還是走了進去。門關上的剎那,她回過頭來,正好和我的眼神相對著,我痴痴的望著她,她的思想停滯了,感到心慌得沒有了知覺。
令我們恥辱的房門被關上了,接著是門鎖插銷的聲音,這時的我站在那里絕望地閉上了眼睛,淚水順著眼角落下。
進了房間,妻子的心里更緊張,雖然這是自己的家,但是此時,卻要在這里面對另外一個男人。剛才在門口的時候,她還在想,怎麼面對這尷尬的場面呢?雖然她也是個已經為人妻、為人母的三十多歲女人了,對于性也不再避諱羞澀,可是這樣的情形她又能如何去面對?
張行長也看出了她的緊張,但是他畢竟是個有經驗的男人,「弟妹,坐會儿吧!」說著拉著我妻子的手坐到椅子上,妻子感到被他拉的手冰涼冰涼的。
張行長也在邊上緊挨著她坐了下來:「弟妹,你放心,這次提人的事情,我一定幫忙的,那還不就是我一句話的事啊,你就放心好了!」「太謝謝你了,張行長。」
「謝什麼呀,你老公有你這麼漂亮的老婆,真是有福氣啊!弟妹,你真是太美了!」「是嗎?」妻子輕輕的回道,不自然地看了張行長一眼。
他把手放到了妻子的腿上,妻子的身体害怕的顫抖了一下,兩個人誰也不說話。張行長的手指隔著褲子在妻子腿上摸著,很薄的八分褲可能讓他感覺到大腿的彈性,同時也給妻子的身体傳送著一陣陣的顫懾。剛剛進入房間的時候,妻子還很緊張,不知道張行長會對自己做出什麼樣的性變態行為,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接受這份羞辱,但是現在似乎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可怕,張行長只是讓妻子坐在身邊,漫不經心地撫摸妻子的大腿而已,根本沒有進一步舉動。妻子的內心開始平靜,一聲不吭地任由張行長撫摸,也許此時的他們都在想著各自的心思,需要的是這種平靜吧!
過了很久,張行長的手停了下來,離開了妻子的大腿,妻子心里一緊,知道事情不會到此結束的。
「我想要你!想占有你的身体……」張行長的呼吸突然變得粗重,隨即,妻子被他攬住了腰,一只大手放到了妻子的乳房上,隔著衣服用力地揉壓起來。妻子咬著嘴唇喘息著,本能地用手按住了那只手,不讓他繼續搓揉自己。
從來沒有讓丈夫以外的男人碰過一下自己身体,今天居然在自己的家里,在自己的臥室,被自己老公請來的老男人又搓又揉著私密部位,不能想象接下來還要被他怎樣……
張行長看著臉色緋紅的妻子,不滿地問道:「不願意嗎?」
妻子違心的解釋說:「不是的,是我不習慣,感覺好怪。」「沒關系的。」張行長一邊說,一邊又開始用力地搓揉起來。妻子知道再阻止也沒有意義,反而可能會弄得人家不高興,何況他摸都摸了。于是妻子慢慢地松開了手,絕望地閉上眼睛,身体靠在椅子背上。
張行長的動作越來越粗暴,妻子感覺自己的乳房都被捏痛了,然后妻子被他放倒在椅子上,頭陷在椅子軟墊里,感到自己的乳房在被他用力握捏著。
「你的奶子真大,比我家的黃臉婆豐滿得多了。」張行長一邊自言自語,一邊解開了妻子的衣服,接著把胸罩往上一推,妻子兩個白嫩的乳房完全暴露在這個老男人的面前。緊接著,張行長的手開始顫抖,妻子在心里用力抗拒著已經腫脹得令自己羞恥的乳頭,因為尷尬,把頭扭向了里面,不敢看著張行長的臉。
張行長越來越興奮,動作更加粗魯,很快妻子的胸罩被扯掉了,他抬起妻子的腿,脫掉她的襪子,接著他解開妻子的腰帶,扒掉了她了的褲子,隨手拉下了內褲。妻子羞辱地配合著抬起臀部,她知道已經到了這種地步,拒絕已經沒有意義了,只有順從——老公今后還要倚仗這個老男人,今晚我就是這個男人的了。
妻子全身裸露在張行長的眼前,他的眼睛被妻子白皙的身体吸引住了,他驚訝地發現,妻子竟是個沒有陰毛的女人。
妻子看了一下張行長,只見他正在脫衣服。人到中年的張行長肚腩已經很大了,妻子看到他身体上長滿了黑毛,下面的陰莖很長,已經變得很硬了。
他一把將妻子抱起來放到床上,用力分開了她潔白修長的雙腿,急急忙忙握住自己的陰莖往上戴避孕套,妻子低聲說:「不要戴了,我要給你最高的獎勵。你等下可以射在里面,我老公每次和我做也要戴套呢!」
他聽了,表情很驚訝,但還是感激地對妻子笑笑說:
「謝謝你,弟妹。」妻子說:「沒事,只要這次你能幫助我們,你想怎麼樣都可以。」張行長說:「你放心吧,弟妹,這事包在我身上了。」
妻子閉上了眼睛,她感覺到他抵在自己陰唇上的陰莖好燙,它像是在侵蝕著自己的下体,妻子知道它一旦分開陰唇進入到自己的身体里,這對于自己將意味著什麼,可自己卻是無能為力,妻子知道自己不會拒絕它了。
妻子感到陰道里分泌的体液早就出賣了自己,陰部被他的陰莖頂著,感到陰唇被逐漸翻開了,由于過度的緊張,感到自己的陰道還在一下下的攣縮著。張行長試了几次陰莖都不能進入陰道,他停了停,又試了几次還是不行,他停下來望著我妻子。妻子被剛才的一系列動作弄得不知所措,正愣愣地看著張行長,兩個人僵著誰也沒有動。最后還是妻子作出主動,用手指在口中沾了點唾液,在陰部涂了涂,以起潤滑作用,然后抬起腰把陰部貼近張行長的陰莖,右腿勾住他的胯部,把左腳搭在他的肩上。其實妻子的陰唇被他剛才陰莖的一番撥弄,心里已暗暗的在期待他進入自己的身体。
「哦……」他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從陰莖上傳來他進入時妻子陰道的溫軟滑膩的舒爽。妻子也低吟了一聲,兩手緊抓床單,努力控制著自己的聲音。
張行長臉上露出一絲得意的微笑,接著開始抽動了起來,妻子咬著嘴唇不叫出聲,手緊緊壓在乳房上,不讓乳房隨著他的抽插而晃動。張行長用力地抽插起來,身体的撞擊和陰莖對宮頸碰觸襲來的銷魂快感,使他更加瘋狂、更加用力。
快感漸漸侵蝕了妻子的身体,她終于忍不住在別的男人身体下小聲呻吟了出來:「啊……哦……啊……」此時在客廳里的我,腦海里想起了一句話:「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現在的妻子只能任由張行長擺布了。
此時的張行長用他那長長的陰莖故意慢慢地、但是很用力很用力地撞擊著妻子的子宮,每一次撞擊都會使妻子心里無比緊張,她的腿屈辱地張開著,任由那根堅硬的陰莖在自己的陰道里肆意衝撞。
張行長一邊抽插,一邊用手指使勁地壓揉著妻子陰蒂,陣陣既酥麻又疼痛帶來的刺激讓妻子苦不堪言,但又有種說不出的異樣感覺,她能清晰地感覺到張行長的陰莖在自己柔軟緊閉的陰道里放肆地抽動,並漸漸地誘發起自己的高潮。
恍惚中只聽見張行長說:「弟妹,你的陰道好緊窄呀!是否老公不經常操?怎麼這麼多水啊?我好喜歡喔!弟妹,你的小屄真好,讓我把你操爽吧!」
妻子緊張地深吸了一口氣,陰蒂上傳來的劇烈疼痛讓她難以忍耐,只有在心里面不斷的求著他:
「輕一點,輕一點,再這樣下去,我真的受不了啊!」張行長粗圓的腰部突然猛地一用力頂了進去,妻子的整個身子被推移到床里面。「啊……」妻子的淚水奪眶而出,既是疼痛更是傷心,她知道,此時的自己在他眼里只不過是向他賣身的妓女和婊子而已,根本沒有尊嚴可言。
張行長碩大的龜頭緊緊抵在妻子的子宮口上,他手緊緊抱著妻子的頭,胸脯粗暴地壓在她的乳房上面。妻子看到張行長一直緊閉著雙眼向上仰著頭,在享受著下屬妻子的身体給他帶來的快感,而自己此時已經稍微適應了他的陰莖對子宮的凶猛衝擊。行長低下頭來看著妻子說:「第一次被別的男人在自己的家里玩吧?而且自己的老公還在外面聽著我們做愛的聲音,這樣是不是很爽啊?」妻子難以面對如此赤裸裸的話語,羞辱地將頭扭向了一邊。
張行長嘿嘿一笑,繼續說道:「把你這小美人弄到手可真不容易呀!進到你身子里就好像泡在溫泉一樣!你的小騷屄又軟又緊,還會往里吸呢!」妻子感覺得到張行長的陰莖越來越脹硬,使自己的陰道很充實。
張行長的呼吸逐漸急促起來了,用他粗糙的臉在妻子的面頰上磨擦著,又用牙齒輕輕咬住了妻子的耳垂、吻著她的脖子,妻子一直以為這應該是丈夫才能對她做的事,現在卻讓一個陌生的男人在對她做了。
張行長接著又說:「你要記住了,從今天往后,在這個家里我就如你老公一樣,可以隨時玩你!」妻子知道自己的陰道里第一次容納了別的男人陰莖,知道這個也是自己不能不接受的男人,現在自己正真真切切地被他壓在肥胖的身体下面。她知道這個男人接下來會用自己的陰道和他交合在一起的陰莖互相磨擦,在達到性欲高潮后將他的精液注入自己的身体,射進自己的子宮,這就是他此時要達到的目的——性交,而此刻妻子為了丈夫的前途,在和別的男人進行性交(易)……這時,妻子感覺到身体里的陰莖開始動了,緩緩的抽出去,又再慢慢地頂進來,妻子皺緊眉頭、咬著嘴唇忍受著,渾身戰栗,再也忍受不住了,「哦……」失聲叫了出來。
不久妻子便感到渾身燥熱起來,大腿內側和臀部開始發癢,乳房也在膨脹,而和張行長的交合處更是又熱又燙、又麻又癢,很快地妻子全身已是汗水淋漓,陰道隨著張行長的抽插也變得更潤滑了。
一陣陣酥麻的快感在吞噬著妻子的身体,那樣的感覺是自己第一次感受到別的男人給自己難以壓抑的性奮和快感,可是,屈辱使妻子卻必須要忍住,不能讓張行長看出自己此時已有了快感,自己絕不能在這個男人面前表現出作為女人、作為人妻生理上的脆弱!
越想壓抑,快感卻越來越强烈,妻子的心跳也越來越快,漸漸知道自己終究是控制不住身体的本能反應了。妻子羞恥地聽到從兩人下身交合處傳來水響的聲音,她已經無法再掩飾了,身体在漸漸表明,自己已被他徹底地占有了!
妻子聽到他說:「你有感覺了!」頓時羞愧得無地之容,更可怕的是身体里的陰莖抽插速度加快了。不清楚是妻子的陰道收縮還是他的陰莖變得更粗、更長了,妻子感到身体里面好鼓脹,那越來越强烈的快感沿著陰道直通子宮,强烈地衝擊著妻子的意識。
兩人的呼吸都逐漸變得急促起來,「嗯……嗯……」張行長首先忍不住張開了嘴,一邊抽插著妻子,一邊哼著喘息。妻子咬住嘴唇,生怕也會忍不住像他那樣呻吟出聲,要是那樣的話,自己真的無法面對自己和老公了。
因為丈夫的抉擇,使自己對丈夫產生了心痛的怨恨,真的沒有想到,苦苦追求了自己五年的丈夫卻要拿自己妻子的身体去換取一個職位。在這几天里,自己只想一個人靜一靜,試圖說服自己:把自己的身体給一個迷戀自己和懂得享受自己身体的男人不會太壞的,也在不知不覺中把自己干淨的身体留給了這個男人。



現在,自己全身一絲不掛地被另一個陌生的男人摟在一起性交了,心里卻無法分辨究竟是在接受或是抗拒,心理和生理的反差使眼前一切恍然如在夢中,眼淚不禁從眼角流了下來。
張行長的抽送越來越快、越來越有力,妻子的臀部也隨著他劇烈抽動發出肉体碰撞的聲音。妻子被他插得淫水越流越多,整個屁股下面都濕透了,兩只乳房在眼前晃蕩著,乳頭脹得好紅好硬,她知道自己的抵擋根本就是虛弱無力的。
隨著張行長的抽插,妻子對眼前這個男人漸漸不再抵抗了,她開始對這個男人產生了一些感覺:自己應該屬于這個男人的,而正在和他做愛、在他胯下用身体迎合著他的這個女人才是他的女人……
妻子再也忍耐不住了,「嗯……嗯……嗯……嗯……」的呻吟聲越來越大,男人用嘴去吮吸妻子的嘴唇,沉浸在春潮泛濫中的妻子不由得也張開嘴將自己的舌頭迎了上去,兩個人的舌頭立即糾纏在一起了。到后來,他干脆將妻子的舌頭吸進嘴里用牙齒緊緊地咬住,舌頭在他的嘴里被肆意地玩弄著,而妻子卻無法呼吸了。
窒息產生更加强烈的快感,將妻子驀地推上巔狂的高峰,一股强烈的震顫在身体里迅速蔓延,妻子第一次接受了丈夫以外別的男人帶來的高潮。「啊……」妻子張開嘴喘息著,全身繃得緊緊的,腫脹的陰唇和痙攣的陰道緊緊收縮裹住他的龜頭,强烈的性奮使妻子的身体在戰栗地顫抖。
與此同時,張行長也開始發射了,妻子在迷茫中感覺到他的精液在陰道里面一次次地衝刷著子宮頸,男人的汗水和著自己的汗水從乳房流到床上,妻子感到床單更加濕濡了,房間里彌漫著從陰道里淌出的兩人液体的混合味道,不斷衝擊著妻子的意識……
此時他停止了抽動,只是用手緊緊抓住妻子的乳房將她按在床上,好像在等著妻子的高潮慢慢逝去;而妻子已泄得沒有了力氣,只抬高著臀部使彼此下体緊緊相貼,盡量把他的精液留在自己体內。
妻子繃緊的肢体漸漸松弛了下來,全身的抖動也慢慢平息了,妻子發覺自己雙腿還緊緊纏繞在對方的腰上,雖然剛才的經歷像是遭受了强奸,可現在身体有一種說不出的舒暢。經歷了從沒經歷過的强烈高潮后,妻子感覺有些虛脫,躺在那里動也不動,但眼睛還是濕潤了。
男人的手離開了妻子的胸部,飽受擠壓之苦的雙乳恢復了豐滿挺拔,妻子的呼吸也跟著稍稍順暢了許多,卻感覺到乳溝里傳來絲絲涼意,妻子意識到由于剛才極度興奮,自己渾身已經被汗水浸濕了。
這時,妻子感到張行長的陰莖在身体里又脹硬了,他得意地對妻子說:
「弟妹,看到你高潮的樣子恨不得把你吃了,我再多給你一次吧!」妻子恥辱得無顏以對。接著他的陰莖又開始抽動了,仍然是那樣的堅挺、那樣的緩慢、那樣的有力,一點一點的退到陰唇后,用龜頭撥開陰唇再一點一點的插進來。
他不緊不慢的抽動使妻子拋卻了殘存的羞恥,再次激起她的興奮,「嗯……嗯……」妻子無奈地叫著。妻子試圖著去咬住自己的嘴唇,可快感使她一次次睜大眼睛張開嘴看著他,心里不禁懷疑,這個淫蕩的女人真的是自己嗎?
他們興奮的聲音隨著每一次抽動、每一次撞擊在不斷交替著,快感讓妻子慢慢失去了理智,漸漸開始配合他的抽動了,妻子不由將雙手扶在他的腰上,臀部抬高,把腳放在他的大腿上,兩腿向兩邊分張開,好讓他的陰莖能插得更深,以至他抱住妻子將她拽得坐立起來,變成妻子坐在他的大腿上被他赤裸裸摟在懷里。和他赤身相對的坐立式性交姿勢讓妻子無所適從,她沒有想到還有這樣一種令女性如此害羞的性交体位,無地自容地垂下了頭。
張行長得意地露出一絲淫笑,張開雙臂從后面攬住妻子的背脊,再次把妻子摟在懷里。他雙手接著滑向妻子的臀部,抓住她的屁股向上一托,同時自己把大腿向里一收,一股向上的力量將妻子的身子彈了起來,妻子吃驚的叫了一聲,身体卻又落下,重新坐回了他那根粗壯的陰莖上,而就這樣子已完成了兩人性具的一次磨擦。
如此這般,跟著是第二次、第三次……妻子的身体完全被動地在張行長的大腿上面起起落落,繼續承受著他的玩弄。他兩只有力的手臂托著妻子的雙臀不住地抬起、放下,加上强烈的視覺刺激,妻子無比舒服地靠在他肩頭上,「嗯……嗯……」的哼叫著,兩人胸部的接觸讓妻子更加興奮難耐。
「啊……不行……我又來了……喔……」妻子緊緊地抱住張行長,把臉靠在他的肩上,乳房貼住他的胸口,沉醉地呻吟著,陰道里的体液再次奔涌而出……他將妻子緊緊地摟在懷里,再次熱烈地將嘴吻在妻子的唇上面了。
高潮過后,無盡的羞愧使妻子只將頭低低埋在了他的胸膛里,垂下的視線看見他肥碩的肚子和自己的小腹緊緊貼在一起,高潮中泄出的大量淫水把他濃密的陰毛都沾染濕透,濕答答地黏貼在兩人的小腹下。
就在這時,張行長慢慢地將妻子放倒在床上,他抽出那根奸淫了我妻子接近一小時的丑惡陽具,雖然妻子已被他這根肉棒操出了兩次高潮,但此刻仍然是那麼粗硬和猙獰,妻子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對自己的奸淫何時才能結束。
在燈光下妻子看見他那根黝黑的陰莖全是濕漉漉的,糊滿了在性交中被磨擦成無數白沫的淫水,她知道那是自己陰道里面分泌出的体液,是能讓他和自己順利交合而出賣肉体的潤滑劑。
張行長提起妻子兩條腿往她雙腋推高壓下,使妻子下体張得開開的並向上翹起,被蹂躪到略呈紅腫的陰戶也因此而左右分開,露出掰闊成一個圓孔的濕淋淋陰道口。他伏到妻子身上,用手扶著陰莖把龜頭塞進肉洞,隨即下身一沉,纏滿青筋的大肉棒再次整根沒入妻子的陰道里。
妻子剛高潮完的陰道歇息了還不到五分鐘,馬上又被男人的陰莖充滿,張行長沉重的身体把妻子壓得像蝦子一樣蜷縮了起來,乳房被自己雙腿壓得扁扁的,四肢讓男人卡開在身体兩側,根本無法動彈,只能被動地挺起著下体,眼睜睜看著身上這個男人對妻子望著他,想到自己的身体對眼前這個男人居然有那麼大的吸引力,一種女性的自豪感竟從心底里油然而生。可是沒想到眼前這個男人能如此瘋狂地享受自己的肉体,更沒想到自己的身体會在這麼短的時間里被他一再征服,而且還是泄身在一個初次交手的陌生男人胯下,妻子的觀念開始改變了……張行長的聲音把妻子從冥想中拉回了現實,他對妻子說:「弟妹,今天我就讓你知道什麼叫真正的男人!」話音剛落,陰道里的粗大肉棒就立即抽動起來。
他每一下插入和抽出的感覺是那麼真實,對肉体的衝擊是那麼强烈,透過兩人交合處的陰部間隙,妻子看到自己兩片陰唇隨著陰莖的抽送動作一下被拉長、一下又被推入;他的胯部有力地拍打著自己的臀部和大腿,每次插至沒根時總會濺出几絲水花;又硬又燙的龜頭不斷撞擊著自己的子宮口,酥麻爽美齊集,令妻子興奮得大口大口地喘息,胸脯在劇烈地起伏著……妻子閉上眼睛、繃緊身体,承受著男人的每一次插入,他盡力使陰莖每下都能到達妻子陰道的最深處,千方百計利用肉欲的快感去誘使妻子忘情地迎合著他的每一次侵入。
張行長高超的性交技巧很快又把妻子再一次逼上高潮,她用力地抬起腰部,用充血的腫脹陰戶自動迎送著對方的抽插動作,淫水再次從陰道里奔瀉而出……突然,妻子向后仰起了頭,胸部興奮地高高抬起,下体噴出一大片清澈透明的水花,而且伴隨著潮吹時的全身痙攣,妻子窒息了……在妻子丟得死去活來中,張行長的活塞動作也做得更快速了,他忽然將妻子的雙腳拉直夾在自己腰部,猛的趴在妻子身上,雙手穿過她腋下,再從肩頭伸過來,妻子的身子再次被他緊緊地抱在懷里了。他就以這個姿勢利用妻子的身体借力,像瘋了一般飛快地抽插著……妻子高潮中感覺到陰道里從未有過的充實,那包圍著整個陰部的灼熱感、脹滿感和堅硬感,夾雜著陰莖蠕動的韻率都讓自己欲罷不能,妻子好想把雙腿並起來夾住那根插得自己欲仙欲死的陰莖,可是雙腿被他的身体分開了,只能用盡全身力氣挺高自己的陰部,放縱地享受著丈夫以外的男人帶給自己的陣陣快感,爽得几乎要暈厥過去了。
「啊……」張行長的咽喉發出了聲音,在妻子体內高速進退著的陰莖也開始了劇烈抽搐,他突然繃緊身体,把肉棒盡力挺入妻子陰道的最深處,一股股灼熱的精液接二連三地射進妻子体內,刺激得妻子的子宮也再次劇烈地收縮……妻子知道,這一刻的到來意味著自己已經徹底地給了他。
射完精后,張行長無力地趴在我妻子身上,尚未軟化的陰莖仍深深地插在陰道內舍不得抽出來。經過三次高潮,妻子已經潰散了,全身乏力地攤在床上,再也無法對身上這個男人作出任何反應。
慢慢地,張行長的陰莖漸漸滑出了妻子的陰道口,一大沱淡白色的潺滑黏液跟隨著涌了出來,妻子用枕巾擦了擦流出陰道外的精液,又再無力地躺回那里,由于受到了太强烈的持久刺激,妻子感覺陰唇仍在微微的顫動著。
過了一會,張行長爬起來看著妻子的陰部,還用手把弄著兩塊小陰唇,妻子知道自己的陰唇很大也很厚,因為沒有長陰毛,顯得很光潔雪白。生過孩子后和老公每月只做兩三次,由于不吃避孕藥,也沒上避孕環,除了在要孩子的一個多月里,每次行房老公都要戴避孕套,因此小陰唇還是生孩子前的粉紅色。
自己的陰部第一次被丈夫外的男人這樣仔細觀察,妻子仍顯得有點不自然,但看著眼前這個男人,想到剛才他把自己干到欲仙欲死的情景、一次次把精液射進体內的衝擊,不由得自動為他再次張開了自己的雙腿。
突然,張行長不顧妻子的陰戶仍一片狼籍,蹲下來便一口咬住陰唇,用力吞咽著,妻子早已經癱軟無力了,只能任由他擺弄,任他抱著自己的屁股,任由他的舌頭舔著自己的陰道和肛門……
忽然,妻子想到老公肯定聽到了自己從這個房間傳出的叫聲,這是他應該很熟悉的聲音,是自己的,是從這個房間傳出的。每次老公進入自己身体的時候,就會這麼叫出來,而這次那個聲音,卻是剛才另一個男人享用自己身体時發出來的。妻子想著,心里開始生出另一種興奮,這個房間又恢復了安靜。
時間過得很慢,張行長抬起頭看著妻子,妻子對他笑了笑說:「你躺下休息一會,我去看看孩子。」
妻子穿著拖鞋裹著睡衣打開門走了出去,她整理了一下頭發,低著頭走到孩子的房間,孩子還沒睡,妻子問她:「寶貝,你怎麼了,怎麼還沒睡覺啊?」女儿看了媽媽很久,傷心的問:「伯伯為什麼要欺負你啊?他打你了吧?我聽見他在打你和你喊叫的聲音了,我想去幫你,但是爸爸不讓我進去。」此時的妻子不能回答孩子,只能怨恨地看著我,沒說一句話。
妻子拿了條干淨的內褲進了洗手間,我也跟了進去,妻子卻緊裹著睡衣對我說:「你出去吧,我要洗澡。」
妻子在不知不覺地開始拒絕我了,她以前洗澡時並不會介意我在的,今天卻不同了。
我拉掉了妻子的睡衣,把她抵在浴室的牆壁上,緊緊盯著她乳房上留下的印痕,突然伏下身体在她的陰部上嗅著,我發瘋似的問:「他沒用避孕套是不是?你讓他射在里面了是不是?」
妻子鄙視地看著我說:「是。」我的頭「轟」的響了一下,完了!妻子這回是真的被人徹底地占有了啊!我原以為戴上安全套就沒有肉和肉的直接接觸,即使被上司操過了也算不得什麼,這回完了!
我站起來脫去衣服,把妻子狠狠地拉過來臉朝下地壓在馬桶上,握起怒勃的陰莖毫不憐惜地一下子就硬捅進她的陰道去……從陰部傳來撕裂的疼痛使妻子一陣昏厥,我的陰莖强行插入還留有張行長精液的陰道里,隨著我的抽送,妻子的淚水一滴滴的落在了地上……當我的滿腹怨氣隨著精液射出而發泄在妻子的身体里后,妻子立即打開水龍頭衝刷著下体,她把水溫調得很高,拼命地向身上涂抹著浴液,一遍一遍地衝洗著身子,彷佛要衝洗掉强奸自己的男人射在体內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