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池找小姐

我所在的城市有很多洗浴中心,一般是兩大類:
一類是裝修豪華,氣派,小姐,不對叫技師,也漂亮,但是價格高;一類是裝修普通,技師麼樣子一般,但價格便宜。還有一類數量不多,但我十分喜歡,這類洗浴中心,裝修普通,但技師漂亮、服務周到、認真,很投入,價格比第一類低一些,有些還要高。
現在花錢找小姐玩,漂亮的很容易找,但一般對你都是應付了事,希望速戰速決。好些的裝模作樣叫兩聲,差的連叫都懶的叫,玩起來特沒勁。
我說的第三類就不一樣,每次都很認真,投入,玩起來特爽。下面我就將我的經歷講一講,與給位淫友分享一下。
一、金玉良緣這個洗浴中心在我市的繁華地段,但門頭很小,不惹人注意。上週一晚上到哪裡爽了一把。
去了以後,簡單的洗洗,就去了休息大廳。在大廳喝了杯茶,簡單休息一下後,就直接來到了貴賓房,就是單間。
一會,一個技師敲門進來,身高1。6米左右,身材一級棒,尤其是胸部豐滿、結實,樣子麼馬馬虎虎,不算難看。
像所有的技師一樣,她輕聲問我,「先生,可以為您服務麼?」
我點點頭,她轉身將門鎖上。
「先生,您想做什麼項目呢?」
這裡的項目我已經爛熟,但我還是喜歡她們在報一邊,尤其是那些剛做不久的報項目時還有些害羞,看上去很爽。
「你一個一個介紹一遍吧。」
「好的,先生這裡主要有:158元的歐式,主要是胸推、打飛機、足療、送浴資;298元的泰式,主要是:胸推、臀推、漫遊、冰火、打炮,送浴資、足療、搓背;398元的帝王浴,主要是泰式+鴛鴦浴;598元的雙飛燕,主要是連個技師做,項目與泰式一樣。先生,您做那一項?」
「先做個歐式,如果好,再改別的項目。」
「好的先生,我先報鐘。」
她轉身拿起電話報鐘,我從她身後摟過去,左手摸她的胸,靠,確實有彈性;右手掀起她的短裙,隔著內褲摸她的陰部。
她沒有表示反對,只是輕聲說:「等一下,報完鐘,再摸。」
我沒有管她,繼續。
她報完鐘,轉身輕輕推開我,「先鋪一下床。」
在床上鋪好紙床單,(靠,自從洗浴中心火了以後,直接帶動了這些一次性紙內褲,紙浴衣、紙床單、一次性牙刷等相關產業的發展。所以說色情業可以帶動其他很多相關行業的蓬勃發展,絕對應該規範的發展,不能簡單的制止。題外話,不說了。)然後開始為我脫衣服。
我站起來,她將浴衣帶子解開,為我脫衣。在脫短褲時,我的小弟弟早就翹起來了。
「真大啊!」
這裡不是誇張,我的小弟弟確實很大。
她站起身來,開始脫衣服。先是上衣,然後是短裙,最後是胸罩(做歐式,內褲是不脫的)。身材確實好,尤其是乳房,很結實,不下垂。
「好了,你先趴下,小心點。」
我小心的趴在床上,她分開腿,跪坐在我的腿上,在我後背倒上油,然後用手在我後背輕揉。
「你是哪裡人啊?」
「威海。」
山東的,有些失望,一般說來山東的女孩服務水平一般,湖南、四川啊很不錯。
「來這裡多少時間了?」
「一個月。」
靠,每個技師都是這麼說,不過一般說來小姐在一個洗浴中心確實不會做很長時間,主要是臉一熟了,那些回頭客就不點她了。
說著話,她已經將胸部也摸上了油。她轉個身橫趴在我身後,開始用她的乳頭在我後背輕輕推揉。
可以感覺到,她的乳頭已經硬了,在我後背輕輕滑過,有些癢,感覺很爽。
過了一會開始趴下身,用整個乳房開始推揉,兩團熱乎乎的,有彈性的肉在背上不停的揉搓,小弟弟立刻興奮了。
我將左手費力的伸到後面,摸她的大腿,向上分開內褲,摸進了她的陰部,她沒有表示反對。我大拇指按住她的陰蒂,中指輕輕地插入她的陰道,裡面暖暖的,有些濕,然後開始輕輕抽插。
「你多大了?」我邊玩邊問。
「你猜。」
「22。」
「差不多,21。」
「高中畢業?」
「不是,中專,幼師。」
「那怎麼出來做這個了?」
「幼師錢太少了,啊……輕點……」
到很實在,5、6分鐘後,她跪倒我的腳後,開始推我的屁股,大腿與臀部間有個起伏,她的胸在推到哪裡時,特舒服。
「大哥,舒服麼?」很快就混熟套近乎了。
「還行。」
又推了5、6分鐘,她開始為我按摩屁股,她在我屁股上到滿油,兩隻手在屁股上開始輕揉,感覺特癢,有點受不了,開始扭了幾下屁股。
她左手成掌,開始在我的屁股溝上揉、搓……靠、太爽了,過了一會,用大拇指在我的肛門上輕輕按了幾下,我輕輕哼了一下。又過了一會,她將手從兩腿間向前摸我的小弟弟,我將雙腿抬起,好讓她能全部摸到。
她輕輕在我的小弟弟上撫摸,套弄,輕揉我的兩個卵蛋,太舒服了。
「大哥,推前面吧。」
「好。」
她跪騎在我的身上,在我胸部倒上油,然後用手揉開,最後輕揉我的兩個乳頭。太舒服了,我的手也沒有閒下,開始揉她的乳房。她閉上眼睛,看上去很爽的樣子。
過了一會,她趴下身開始用胸在我的上身推揉。5、6分鐘後,她跪低身,再乳房上塗上很多油,然後用乳房夾住我的小弟弟,開始讓胸部上下動,使我的小弟弟在她的乳溝裡抽查,真是太舒服了,差點就射了。
我輕聲說:「慢點。」
她動作慢了下來,然後跨坐在我腿上,用手上下套弄我的小弟弟:「大哥,做別的項目麼?」
「好。」想都沒有相就答應了下來。
(二)她用右手有節奏的上下套弄我的小弟弟,左手輕捏我的卵蛋。笑意盈盈地對我說:「大哥,做個帝王浴吧,我保證陪好你。」
帝王浴,398元,靠,我月收入的1/5,太貴了。我猶豫著不知道說什麼好。這個時候她趴下身來,用乳房在我的胸口不停的蹭來蹭去,同時伸出舌頭舔我的耳朵,並不停說:「大哥,做一個麼,好不好。」



我頭腦一熱,「好,做一個。」
「謝謝大哥,」她立刻歡呼雀躍起來,「你等一下,我再報個鐘。」
「喂,前台麼?我23號,客人015號,帝王浴。」
我摸著她豐滿的胸部,心疼著我的鈔票。398元應該可以做很多事情啊,至少半個月的伙食費,或者一雙不錯的皮鞋。靠,還是掙的太少了,如果一個月掙1萬,現在就可以抱兩個妹妹了。
「大哥,我們換個房間,來,我幫你穿衣服。」
她幫我穿上短褲,可小弟弟還很翹,短褲前面形成了一個小帳篷。「哪個房間啊?」我問了一句。
「大廳旁邊。」
靠,要經過大廳,我這樣怎麼出去啊。「沉魚廳不行麼?」我問。
「不行,桑拿房壞了。」穿完衣服,她不管不顧地挽著我的胳膊就往外走,搞得我到很不好意思。
走出房間,來到休息大廳。大廳人不是很多,有男有女,只是瞟了我一眼,就沒再多看,原來都習慣了,我的心情頓時大為放鬆,手於是就很自然的摟住了她的腰。
來到了雲溪廳。進了屋,鎖上門,我迫不及待的摟住她,開始親她的臉。她很配合,積極迎合著。我手伸入她的內褲,不停的揉搓她的陰部,她拉下我的短褲,輕弄我的小弟弟。
過了一會,她推看我,笑著說:「等一下,先脫了衣服。」
很快兩個人就都脫光了衣服。
「先洗一下吧。」她打開淋浴開始清洗我身上的油,我的手則不停的在她身上摸來捏去。很快洗到小弟弟了,她用手輕揉著,抬頭衝我笑了一下,然後低下頭,將我的小弟弟含入口中。靠,怎麼搞的,不帶套就來,不會中標吧。我十分想將小弟弟從她口中退出,可不帶套的感覺就是比帶套要好。先爽了再說。
我將她的長髮攏到腦後,這樣可以清楚地看到我的小弟弟在她的口中進進出出,感覺特爽。她口交的技術很好,有想射的感覺。我抓住了她的頭,讓她慢了下來,最後將她的頭稍向後仰,用手固定住,開始將小弟弟在她的口中抽插。她閉著眼,輕聲的哼著。為了398元,我也得好好玩玩,有些小氣,沒辦法,沒有錢啊。
在她的口中抽插了大概五分鐘,我停了下來。她站起身,對我說:「來,大哥,躺上面。」我被她扶著躺在了床上(就是做搓背的那種床)。
她拿來一罐冰的雪碧,喝了一口含在口中,然後低下身,開始用舌頭舔我的臉。冰涼的、軟軟的舌頭滑過臉頰,感覺爽級了,身體有些軟軟的感覺。順著臉她從我的肩舔到胳膊,手。
「舒服吧。」她笑著問我。
「太爽了。」我摸著她的乳房。
她重新喝了一口雪碧,開始一個、一個的吸我的手指,真是淫蕩啊。不過我喜歡。
兩手吸完後,她又含了一口雪碧,開始舔我的胸部,重點是兩個乳頭。她不停的吸著,輕咬著。這個小騷貨,挺懂得男人啊。我閉著眼享受。
很快就到了大腿、小腿。這時她起身拿了個塑料薄膜,蓋在我的腳趾頭上,然後吸我的腳趾頭。靠,做過這麼多漫遊,頭一次有人吸腳趾頭,真是爽啊。看不出來啊,一個看上去挺老實、挺清純的女孩竟然這樣淫蕩。今天有福氣啊。這樣下去,看來肛門她也會舔啊。
(三)吸完腳趾頭後,她抬頭看著我,笑著說:「大哥,翻個身,做後背。」我小心地翻身,趴下,生怕弄傷了小弟弟。她看我小心翼翼的樣子,直笑。
笑、讓你笑,等一下插死你,啊!好爽。在我正想著怎樣玩她的時候,她開始舔我的後背。柔軟的舌頭在我的後背不停的舔著,雪碧冰涼的感覺刺激著我的神經,小弟弟越來越漲,很快大腿、小腿也被她一一舔過。
「大哥,等一下,我去拿東西。」
「好。」我胡亂應了一聲,還在回味著剛才舒服的感覺。
很快,她便拿著兩個一次性紙杯回來了。我抬頭看了一下,一杯是熱水,一杯是冰塊。冰火,我喜歡。
「大哥,抬腿。」她讓我將兩腿支起,屁股向上抬。靠!這個動作也太難看了,怎麼與女孩被插時候的姿勢有些相像。剛想表示反對意見,只見她將一張塑料薄膜蓋到我的屁眼上。靠!真的來麼,這裡可從來沒有被舔過啊,我熱切的期盼著,同時又將屁股向上抬了抬。
她拿起一塊冰,放在口中,咬碎,然後低下頭,開始舔我的屁眼。先是用舌頭在屁眼周圍舔,之後開始舔屁眼,她用舌頭將口中的冰塊用力的向我屁眼裡面推。一股冰涼的感覺從屁眼開始在整個下半身擴散。啊,我忍不住開始哼起來。
那種感覺太美妙了,很難用語言形容。我閉著眼睛享受著,身體開始扭動起來。
很快冰化了,她起身,喝了一口熱水,又開始舔我的屁眼。很快一股暖意又從屁眼周圍擴散開來。太刺激了,感覺比小弟弟做冰火還要刺激。
幾個回合下來,我已經爽的不行了。她又含了一口熱水,左手在我的小弟弟上套弄著,右手摸著我的卵蛋,然後低下頭,一口含住了我的小弟弟,開始不停的吮吸我的小弟弟。一股熱流頓時將我的小弟弟溫暖起來。看著小弟弟在她的口中進進出出,那種感覺真是爽啊。
很快她又拿起冰塊,放入口中,咬碎。然後開始吮吸我的小弟弟。由熱到冷的刺激,讓我忍不住有想射的感覺。我極力的控制著,但還是感覺到有些東西從小弟弟流出。靠,不會這就射了吧。哎,小弟弟還很硬麼,沒有事啊。啊,爽的我又開始哼了起來。
她抬起頭,將口中的水吐掉,然後用手指在我的龜頭上摸著,笑著對我說:
「什麼東西流出來了。」。
「啊,沒什麼,什麼都不是,繼續。」靠,真他媽的丟人,以前好像沒有這種情況啊。
她一臉壞笑,又含了一口熱水開始吮吸我通紅、發脹、硬挺的小弟弟。啊,想射的感覺終於控制住了,我開始玩她的乳頭。隨著我不停的挑逗,可以明顯感覺到她的乳頭在變硬。
很快一杯熱水、一杯冰塊用完了,這表示這冰火已經結束。她拿出一個安全套,問我「戴上麼?」我點了點頭。她將安全套撕開,取出套子,分出正反,然後含入口中,用口、舌將套子戴了小弟弟上。靠,居然還有這等本領。以前只是聽說過,可從來沒有見過,原來真的可以啊,今天這個帝王浴做的確是物有所值!下次我還要去的。如果哪位狼友心動的話,我給你們地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