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屬的極品騷妻

自從10年公司將我從一個普通的業務員提升為AH省區經理,每個月就隻有三分之一呆在XA,雖然老婆舍不得讓我去可為了那翻了好幾倍的收入她最終也同意了,隻是從此以後每次和我做愛都非常的瘋狂,在XA的一個多星期裏基本上天天都要,尤其是臨出差的那兩天每天晚上都要和我做三,四次,不把我搞得精疲力盡不算完。她不說我也知道她什麼意思,不就是想把我榨幹省的去了AH偷吃嘛,對這點我還是有點竊喜滴,因為以前和老婆做可沒這麼瘋狂,中規中矩的沒什麼花樣,結婚幾年了對這事都有點麻木了。
現在好啦,要的次數多不說,她也變得十分主動,原來從不和我一起看的島國電影也一起看上了並學著片子裏的女優一樣的為我服務玩點新花樣,讓我好一陣雞動。剩下的三分之二就要在AH做和尚咯,不是咱狼軍欲望不強哈,實在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呀,結婚前在XA有一次和朋友玩大了就把陪酒的小妞搞到床上去了,一夜風流結果悲催的中標了,雖說花點錢治好了卻在心裏有了陰影了,從此對這種歡場女子就提不起勁兒了。我的生活從此就被切割成兩部分,一部分是被火熱的激情燃燒著,一部分卻像掉進冰窖一樣寂寞寒冷。
就這樣過了一年多的冰火交加的生活,沒想到竟被一個熟女壞了我的不壞金身,而且還是我底下的片區主任的老婆,更刺激的是第一次就在她老公身邊讓我操了她的騷逼。
話說那還是11年的6月,我們省區下屬的HF辦的主任吳秦家裏的老房子要拆遷,而他買的新房要到九月份才交房。沒辦法,租唄,結果他跑了幾個地方都沒看上合適的房子,一次吃飯的時候說起這事,讓他很是埋怨了一番ZF現在的拆遷政策,最後他試探的對我說:馮總,和你商量個事,你那房子位置不錯麵積也大,要不就讓我在你那搭個夥借住半年,等我的房子裝修好了就搬走您看行不?也是當時喝了點酒,再加上平時和吳秦處的也不錯,我就沒太考慮答應了他。第二天想起來這事就有點後悔了,不為別的,就因為這吳秦剛結婚還沒滿兩年,他搬過來勢必還有他老婆一起,這好家夥他們晚上再玩的興起可不是苦了我了?
想到這我就準備給他打電話說說看能不能推掉,誰知道他的電話先打過來了,直接就說已經收拾好東西了一會兒就過來,還讓HF辦的兩個業務代表先到我這裏幫著收拾,我一看這推辭的話可沒辦法說出口了,隻好說你小子動作還挺快啊,那讓他們倆先過來收拾一下給你騰個房間出來。
不一會兒小王小劉就來了,其實我這裏也沒什麼好收拾的,三室兩廳的房子裏麵家具電器是房東配好的挺全,除了我經常使用的客廳,餐廳,臥室外其他兩個房間平時基本沒用,就是放了一些公司發的會議禮品和宣傳材料,隻需要把一間房裏的雜物收拾到另一間就行了。
小王小劉正收拾著吳秦開著車來了,上來一塊騰出來一間臥室就把自己的東西搬了進來,差不多到下午三點多房子搞好後吳秦說晚上他做東謝謝我收留他們兩口子,我也沒推辭就約了個地方。等吃飯的時候吳秦說她老婆臨時加班晚來一會兒就不等她了,我們四個就開始喝上了,過了半個多小時吳秦接個電話後對我說:馮總,我老婆到了,我去接下她,一會兒我們兩口子可要好好敬你幾杯啊。
我說:少貧了,快去吧。等吳秦屁顛屁顛出去後小劉笑呵呵的對我說:馮總,你不知道吧,我們吳主任對他老婆那可是言聽計從呀,標準的妻管嚴,不過把她老婆也看得夠緊,一天好幾個電話。小王接口道:那是,你老婆要是也這麼漂亮肯定比主任還看得緊。我是聽說過吳秦的老婆是個美女可還真沒見過,平時省區聚會因為我是一個人在HF所以大家也都沒帶過家屬。
正說著包間門被推開了,可能是因為已經喝了點酒自控能力有點下降,吳秦領著老婆一進包間我眼睛就有點直了,人也不自覺的站了起來。隻見從門口走進來的美女差不多有170公分,穿著一身深色職業套裝,有著一種成熟的美,比一般少婦更為風騷撩人,體態豐腴,麵如秋月,眼媚若水,娥眉不畫而翠,櫻唇不點而朱,十指纖纖,柔若無骨,秀發如瀑,素顏映雪,修長的雙腿加上富有彈性的臀部,全身散發著一層婀娜嫵媚的意態。吳秦沒注意到我的失態,回頭對她老婆說:來來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就是我們省區經理馮總,馮總,這是我老婆聶霞。
聶霞這時已經走到我左邊的座位旁,笑著對我說:馮總,不好意思呀,公司臨時有個會來晚了,您可別在意,房子的事還要多謝您吶。我趕忙定了定神說道:沒事沒事,現在的職業女性也不好當呀,來,坐下聊,雖說吳秦是我下屬,那是公事上,私事上那還不跟兄弟一樣,叫我馮哥就好,別那麼客氣。接下來大家入座,吳秦坐我左邊,聶霞坐他的左邊,五個人是你來我往好不熱鬧。聊天的過程中知道了聶霞今年27歲,在一家四星級酒店做部門經理。
聶霞雖說是個女的但酒量也不小,一直和我們一樣喝得白的,和吳秦一起敬了我好幾杯也是口到杯幹。期間聶霞估計是覺得喝酒喝得有點熱,把襯衣扣子解開了兩個,這下她隻要稍有動作就從襯衣裏露出了無限風光,估計是帶的那種半罩杯的乳罩,感覺時不時的就將半顆乳房都呈現在你的眼前一樣,讓我這頓飯吃的是好不尷尬,為啥?這麼香豔的景象讓我的雞巴時不時的就向美女起立致敬。
因為第二天還都有工作所以大家也就早早的散了,我也領著兩個新房客回到家裏各自睡覺。而我躺在床上,腦中不斷浮現聶霞那美麗的臉龐,幻想著她尖挺的雙峰,粉紅如嬰兒般的乳頭,雪白的臀部,白皙如月的肌膚。手不由得的握住我的雞巴,在堅挺如鋼的肉棒上不斷的上下套弄,腦中構想著那白天端莊賢淑,清秀佳人的聶霞晚上在床上卻很是風騷的、猶如蕩婦在我的身下嬌吟。
我手的速度越來越快,終於在一陣又一陣酥麻後,我的龜頭射出了濃黏白稠的精液。
第二天在上起來,我習慣性的進了衛生間洗漱完畢後掏出雞巴小便,因為還在晨勃階段,想撒出來還得費點勁兒,正運氣著呢衛生間門一下被打開,緊接著就聽啊!的一聲驚呼,我扭頭一看竟然是聶霞,隻見她穿著睡衣,用手捂著自己的嘴巴,臉上滿是驚訝之色,兩眼呆呆的看著我的下身,我也被嚇了一跳呆住了。兩個人就這樣對峙了三,五秒鍾我倆才反應過來,她趕快扭頭出去進了房間,我也趕快穿好褲頭來到她房間門口她說: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忘了關門,對不起呀,以後一定注意,絕沒下次了。
我也不知道她在裏麵是個什麼反應,不敢多說什麼趕快回到自己房間關好門開始穿衣服。
過了一會兒才聽見她那邊有動靜,估計是去衛生間洗漱了,我趕快拿上東西衝著衛生間喊了一句:我出門了啊。等~~唔等~她估計是正在刷牙聽我要出門趕快叫住我,過一會兒她出來對我說:馮哥,吳秦不在今天的事就別讓他知道了。我應了一聲就趕快出門了,這才想到吳秦今天要到FD縣走得早,幸好呀,以後可要注意了。不過剛才聶霞一驚一乍的胸前兩個乳房也隨之亂顫那叫個波濤胸湧哈,讓我不禁小小的YY了一番。
自從發生那天早上的事後,我和聶霞之間好像就彌漫著一股淡淡的曖昧的氣息,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幾次我都發現聶霞都在偷偷的瞄我,可隻要兩人的眼光對視上她的臉就變得紅撲撲的剛忙移開自己的眼神,我呢雖覺得沒什麼大事但也覺得麵對他她怪不好意思的,畢竟自己的雞巴正是勃起的時候被眼前的這個美女也直勾勾的盯著看了好幾秒鍾,呃~~~不知道她會不會和吳秦的雞巴比呢?我邪惡的想。吳秦這小子哪輩子修來的福能操上這樣的極品美女,咱就沒這豔福咯。
就這樣到了八月底,HF的天氣來過的都知道,漚熱漚熱的悶得人難受,就經常和吳秦聶霞兩口子到樓下的夜市吃個小龍蝦,喝幾瓶啤酒爽一爽。可能是天氣原因吧,這天他們兩口子不知道因為啥事拌了幾句嘴鬧得挺不愉快的,我在中間就做和事老,叫下樓吃個夜市緩解下他倆的矛盾。聶霞本身的酒量應該就比吳秦強,再加上我看聶霞今天有點故意灌他的意思,沒兩下6,7瓶啤酒就進了吳秦的肚裏,我和聶霞這時一人也就是喝了兩瓶而已,一會兒吳秦就趴到桌上睡了,我就和聶霞你一瓶我一瓶的也喝了不少。
今天的聶霞感覺格外動人,一件小吊帶加一條牛仔短裙,讓她的肌膚大麵積的暴露在我的麵前,一頭長發簡簡單單的紮了個馬尾垂在腦後,配上她妖嬈姣好的臉蛋,絕對是青春與嫵媚的完美結合,讓我的心裏心猿意馬的。喝了酒的她膽子也大了不少,看我的眼神也不再躲避,兩個人的眼神時不時就這麼直勾勾的對視上幾十秒鍾,從她的眼神裏我仿佛看到了一團火焰,這團火焰直衝進我的小腹,讓人覺得一股熱流在體內亂竄要找一個發泄的出口。
忍不住我抓住她的手說:時候不早了,回家吧。這個家字我說的特別用力,她聽了隻是用鼻子輕輕的嗯了一聲並沒有抽回被我握住的手。我隔了大概十幾秒才鬆開她的手,攙著吳秦和她回到了家裏,她去衛生間方便,我就把吳秦安頓到床上躺好然後去廚房倒了杯水,鬼使神差的把兩片以前失眠用剩下的安眠藥壓成粉末摻在了水裏拿去給吳秦喝了。
等聶霞從衛生間出來我衝上去一把摟住了她,而她好像早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毫不遲疑的摟上了我的脖子,微張的雙唇主動找到我的嘴與我熱烈的吻了起來,嗯……哦……馮哥…噢……此時聶霞的鼻中傳出了低聲的呻吟,身體的深處出現甜美火熱的搔癢感,一直傳到大腿根內側,她扭動著嬌軀,拉著我的手來到她的大腿上,我慢慢地向上撫摸著才以外的發現她竟然沒有穿小褲褲,整個騷穴和屁股就毫無保護的等待著我的撫摸。
我一激動就把她推倒在床上,迅速的脫去衣物隻剩個三角褲撲在她的身體上,一手掀起小吊帶握住了同樣未帶乳罩的乳房,一手伸進短裙裏肆意的撫摸著她的騷穴,對她說道:小霞,你是不是早想讓我這樣子對你了。聶霞被我弄得渾身酥麻,無力的說道:噢~…馮哥……嗯…那天早上看到你~~的……雞巴…那麼大…我就……喔……想讓你~~~操我了呃嗯~~……到你的床上~…玩…吧……,一會兒他醒了~~~~嘿嘿…我淫笑道放心啦,他不會醒滴,我給他吃了兩片安眠藥。說著就不顧她的反對把她狠狠地壓在她老公的身邊,一手用力的揉捏著她的乳房,一手撫摸撥弄著她的陰蒂陰唇。
她被我弄得也無力反抗就乖乖地摟著我讓我與她熱烈的舌吻,兩條舌頭沾滿了唾液糾纏在一起,直吻得聶霞呼吸都感到困難,乳房和騷逼被侵犯帶來的快感充斥著她的胸膛。
我的嘴離開她的雙唇像個饑餓的孩子,一邊猛吸乳頭,一邊抓住聶霞的大奶子,在奶子上摸揉搓捏,左右的擺動。然後跪到床上去,雙手扳著她的香肩,麵對著羞紅俏麗的臉龐,低低的對聶霞說:寶貝兒,讓我看看你的浪穴吧。
不要嘛,我怕……聶霞嬌柔地說。
怕什麼?難到還怕我吃了你嗎?
就是怕你會吃的我…疼…聶霞的眼眸一白,風騷的說道。
呵呵,小霞,你放心啦,我會溫柔的把你吃掉的的。
我送給聶霞一個熱吻,褪掉她的小吊帶,看著她一對漲卜卜的乳房,隨著聶霞的呼吸,顫抖抖的如海洋裏的萬頃波浪。我伏身低頭,用口含著那一粒小小的肉球,不住的以舌尖舔舐。
聶霞被吸舐得混身亂顫叫道:嗯……馮哥呀……我的好哥哥……不要再吸啦……哼嗯……我癢得要死哩……
我繼續加強進攻聶霞那富有彈性的乳房,兩顆有如葡萄的乳頭被舔的硬如花生似的,而渾身酸軟無力,心內慾火如焚,她隻好說:你…哥…你……哦……好……好舒服,唔……唔……
我的手順著聶霞那修長的大腿撫摸上去急不可待的褪下聶霞的裙子,撫摸著她渾圓的屁股和布滿芳草的地方,兩邊肉阜高高隆起,中間有一道小溪,正潺潺地流著淫水。聶霞的整個騷逼已濕透了,淫水順著騷逼口向下流去屁眼周圍濕了一片。
我哪按的住欲火,就把手放在陰毛上輕輕揉著,在我不斷的揉弄之下,聶霞的陰戶發熱,兩片陰唇不時的抖動著,同時緊緊挾住雙腿不住的蠕動。
我把聶霞的雙腿分開,用食指按在陰唇上由下往上移動,當手指觸到敏感的陰蒂時,她如同受到電殛一樣,嬌軀不停的顫抖,把頭別了開去,嘴裏夢囈般哼叫著:嗯……啊……馮哥……你別這樣,快把手拿開,啊……受不了啊……呀……聶霞陰戶裏的淫水禁不住地流出來,把我的手弄得濕漉漉的,中指順利的就插進了她的騷逼,摳弄著她的嫩肉,她的淫欲快速地上升,纖腰扭擺,心跳加速,陰道內奇癢無比,不斷的流出淫水來。
我說:唷……小霞……你的淫水真多呀!
嗯……好哥哥,受不了了。
我把頭伸到聶霞的大腿間,清楚地看見她的三角形草原已經被淫水浸濕,兩片飽滿的鮑魚像魚嘴般開合著,我說:哈,看你的騷逼,急著吞幾把呢。我不由分說就鑽進聶霞那溫暖的大腿中間,鼻尖頂住她的陰蒂,伸長舌頭在騷逼舔著大小陰唇。我挺起舌頭,像雞巴一樣插進她的騷逼,左右轉動舌尖感覺她的陰道肉壁,一手向上伸去握住了挺立的的乳房,一手摁壓著陰蒂。
聶霞的陰蒂不斷漲大起來,高升的欲火和舒暢的感覺使她禁不住發出淫蕩的呻吟。
啊……我受不了了……啊…哥…別……蹭了……啊……哦……啊……癢……哥……我的好哥哥……快……啊……快……啊……把你的雞巴插進去吧……啊……別弄了……別弄了……快操我吧……!
我每吸吮一下她就呻吟一聲,不停地用力地含住聶霞的嫩逼吮吸著裏麵流出的淫水。不知是她本性淫蕩還是因為和老公吳秦睡在一張床上卻和我如此的放蕩淫靡給她帶來了一定的罪惡感,讓她緊張而帶來了更強烈的快感,我隻是口手並用的摳弄吮吸她的騷逼不到五分鍾,她就突然地放聲高叫著哦……哥…你……太棒……了……,快…快……用……力……,啊……啊……我要……哥……我要……啊…啊…啊!〞而她的雙腿用力的將騷逼高高的抬起,臀部則不停的前後擺動,這時我的手指就感到了騷逼裏的滾滾熱流噴湧而出,聶霞就在我的手上得到了我帶給她的第一次高潮。
高潮過後美女癱軟的躺在床上,離她的老公隻有十幾公分的距離,而誰能想到她的高潮卻是我帶給她的,我看著這刺激的畫麵雞巴硬的一跳一跳的,一把抓住她的雙腿分開,身子向前一頂就把雞巴頂在了被陰精打得濕乎乎的陰道口,反正看樣子這聶霞也是個人前端莊背後淫蕩的熟婦。也顧不得憐香惜玉什麼的,使勁兒向前一頂,撲哧一聲整根雞巴就沒根而入。
這熟婦被我這大力的一插驚呼啊~!哥…你慢點呀~~我這時也已被欲火衝昏頭腦不管不顧的就在聶霞的騷逼裏衝刺起來,大概狂抽暴插了五、六十下,感覺積攢的欲望有所發泄就減慢抽插的速度,享受著雞巴在溫熱的騷逼裏進出的快感唔……小霞……我愛死你的小穴……啊……唔…啊……哥……好癢……嗯……啊!漸漸的聶霞也隨著我抽插的節奏叫了起來。
胸部上的乳房,也隨著我腰部的擺動,像畫圈圈的上下搖動。見她此時已能享受抽插的樂趣,我更加在她的身上努力耕耘開發這塊寶地,幹得她小小的騷逼內充滿了濕熱的液體。拂亂的長發,淫蕩的神情,搖擺的臀瓣,以及豐腴的雙乳,這一切都使我感到無比的刺激。尤其是看到吳秦就在旁邊睡得那麼香,使每一次插入,都令我有想死在她騷逼內的感覺。
好美的騷穴啊!我一邊稱讚著,一邊奮力地衝刺。
啊…啊……嗯…哥…好舒服…唔……唔…她如同哭泣一般的呻吟,回蕩整間臥室裏麵。
我看到旁邊昏睡的吳秦,心裏泛起一個邪惡的念頭,又操了她幾十下讓她趴在床上改成後插入的姿勢,然後邊操她變推著她讓她爬到了老公吳秦的小腹上,這時我緊緊的抱著她的屁股,讓雞巴就深深的插在騷逼裏不動了。我對她說:小霞,我要看你給吳秦擼管,快,把他的褲子褲頭脫下來,不然我就不操你啦。她回頭看了我一眼說:就你花樣多,這你都想得出來,唉…好吧,誰讓哥的雞巴操的我從沒這麼舒服過。說完就解開老公的褲子把褲子和褲頭都向下拉去,露出了吳秦軟塌塌躺在腿間的雞巴,雙手揉搓著吳秦的雞巴就給他擼起了管子。想到我身下的這個女人在被我操的時候還在幫老公擼管我就興奮不已,幹這樣的騷婦真是太爽啦,雞巴抽插的速度不禁越來越快,操的聶霞穴浪翻飛,淫水四濺,整個房間隻剩下了劈劈~啪啪的肉撞聲,吧唧~吧唧的操穴聲,以及熟婦嗯嗯啊啊的叫床聲。
吳秦這貨怪不得守不住這麼漂亮的老婆,隻讓聶霞給他套弄了四,五分鍾就交貨了。看到這個景象我知道身下正在被操的女人需要什麼,就減慢了抽插的速度,也不玩什麼九淺一深了,每次都把雞巴抽到騷逼口,再很猛的用力的一插到底。這樣的操法雖然不快,但是每一下都很解饞,能夠很好地釋放聶霞的淫欲,直操的聶霞高潮連連,淫語不斷。
啊……啊啊……爽……好爽……馮哥你的雞巴真大,插得我爽死了,啊……霞的逼快讓你操穿了,啊…用力…哥…用力操……你操死我……我都……甘心…快……用力……別停下來…哥…啊……我的逼快讓你操爛了,…我……好好……啊…哥…啊……用力……你幹死霞吧……霞的逼永遠是你的了……操啊……用力操…哥…操的霞好爽……這樣操了她十分鍾左右已經讓她連續噴精兩次,整個人已經渾身無力四肢大張的趴在床上,隻能稍稍撅起屁股讓我操她的騷穴,嘴裏除了哼哼唧唧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這時我也覺得精關一陣陣發緊,龜頭酥麻的感覺越來越強烈,就把聶霞的身子翻過來,兩腿向上折起壓在她的兩個奶子上,讓她的騷逼被腿夾得緊緊的整個身子都壓了上去繼續狂風暴雨般的操她,又操了她一百來下終於精關大開,七,八股濃稠的精液全部噴灑在她身體的最深處。
激情過後我倆就在吳秦的身旁相擁而臥,身體緊緊地摟抱在一起,聶霞對我訴說著婚後和吳秦在性事上的種種不和諧。我暗自高興,心想要不是吳秦這小子雄風難振這麼風騷撩人的熟婦哪能這麼容易被我上呀,看來以後要給他多安排點去下麵縣份視察的工作了。休息了一會兒我就幫著聶霞打掃戰場,與聶霞長久熱吻後戀戀不舍得回到自己房間睡覺了。
從此隻要吳秦一出差我倆就約到賓館裏瘋玩一次,每次的體驗都讓人回味無窮。可惜這樣的日子隻持續了半年左右,到11月吳秦的房子裝修完畢他倆就從我這裏搬走了,和聶霞單獨見麵的機會就少的可憐,隻能隔很久找個理由約上一次操她,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