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蕙媽

近年來越來越喜愛熟女了,不過以前都是和40多歲的中年婦人交往,可能由於現在環境好,那些太太們保養得又好,現在的女人50歲都不覺老,而且到這年紀的女人大都巳收經,反而可以玩得更放些,相熟的就算不帶套內射也沒有後顧之憂,一試之後,就更加鐘情年紀大的熟女,雖則小弟才30歲,不過現在手頭上的炮友都是介乎40-55歲的大媽級的了。去年就上過一個56歲的祖母級超熟女「小蕙媽」!我覺得一來是自己出於好奇心,所以已經做好心理準備才上馬,另外是可能那位「大媽」也想嚐嚐年青力壯的滋味吧,試過后想不到雙方都有不少驚喜。這不,「小蕙媽」知道最能引起我性趣的是性感內衣褲的穿著,閑時逛街還特意買了不少款式的T-Back(小丁字褲)來穿著,去年放聖誕假在家期間,"小蕙媽"還特意在我那兒住了整個禮拜才走,期間我們就呆在屋里日夜歡好放縱,身壯體強的我可說是旦旦而洩,每次均在年過半百的"小蕙媽"的身上盡情縱馳,數十次的強勁性事雖也令她樂不可支,但畢竟年歲已大,那些天下來也足夠她累的了,后來才對我說她的雙腿太累以致筋腱勞損,回家后休息了好幾天才能正常行走。
認識「小蕙媽」差不多是去年(2008)10月的事了,算是朋友介紹的吧,她有多年上門按摩揼骨的經驗,據說以前服務對像全是做女賓的,這幾年才間中接些中老年的男客人,但大都也是熟客或朋友介紹她才接的。我是中秋節去沙灘玩排球時閃了腰,看了好幾次跌打都沒完全康復,后來有一次和公司餐廳的老板娘張太太閑聊開,她是搬貨物時扭傷,看了跌打后好了一段時間又舊痛復發,是她表姨介紹「小蕙媽」給她的,說都是上門幫她按摩,每週一兩次按了個多月就好了。出去看跌打是那種幫你搽藥酒,然后按10分鐘就收兩佰多元的,而「小蕙媽」則便宜一大半,而且每次都按足45分鐘,我前后都有按了四、五次就沒什麼事了。
第一次我是按照那位張太太給的電話找到「小蕙媽」的,電話里的聲音是那種很成熟的婦人聲線,然后跟她說是張太介紹,她滿口應承了於是講了地址約好時間。到見面才知道她的年紀比我想像中還要大些,每次「小蕙媽」都穿著很休閑的T恤長裙或運動裝來的,按了兩次就和我很熟綹了,45分鐘都是邊按邊談天的,不然也極悶。熟了聊的話題也就多了,她喜歡說些家常瑣碎,原來她的大女兒比我還要大兩歲,早已嫁為人母了,小女兒則早些年去了國外讀書,現在留在彼邦工作。
她說雖然就只這兩個女兒,以前她也挨了不少苦,因為十多年前丈夫過身時她們還未成年,那時為了養家糊口才出來做按摩兼職,而現在則是做久了變成興趣,有時待在家裡沒開工還悶呢。因為兩個女兒每月給的生活費足夠她使用了,所以就算開工也只是做相熟介紹有預約時間的,每天做三數個人而已,客路都是些有舊傷痛的客人,而且是三四十歲的婦人居多,最近只有三個男客人,她說我是三個中最年輕的。我問她那別的男仕多大年紀了?她說都有五、六十歲了吧,而且她說做女客人是按摩全身的,男仕不方便就只是按局部的。而且她上門服務都是在客人家中做,也就較少接些男仕的job了,熟人介紹才做的。其時我在家中是躺在自己床上按的,因我是一個人住的,頭兩次上來「小蕙媽」還有些不太慣,后來和她熟了,而且按腰部多數都要比較用力按,又不能開大冷氣,她自己也很熱,后來她按摩時就把T恤換成運動背心型的Bra-Top,這樣按起來,譬如用手肘頂呀什麼,這些動作可以大些了。
那天也不列外,她來之前就叫我預備好,其實也沒什麼好預備的,調較小一點冷氣,和在床上鋪兩條厚些的大毛巾就行了。我就脫下外褲和恤衫,只穿短褲光著上身爬上床俯著,她就把帶來的背包放在一邊,拿出按摩油、去痛藥膏之類的放好,接著把中袖外套脫了,裡面穿件白色的背心。「蕙姨,今天怎麼穿背心了?」我側頭望著她就隨口問。她用手拉著背心,調整下背心和胸圍的肩帶答著:「嗯,早幾天逛街買的,這件怎麼樣,會不會太透了些。」我這才發現她雖然穿著背心里面還有胸圍,胸前的兩點卻很凸出,真的很明顯可見。我不置可否,也不知她是說背心透還是胸圍透,也不好說很明顯,就答道:「在屋里穿不要緊了,這件白色很清新很好看呀,而且做事也方便的」。接著就開始按了,照樣邊按邊聊,聊了一會….「小蕙媽」說:「早陣子幫那兩個男人按摩,一個也是腰傷的做了6次就沒事了。另一個年紀大些,有60歲了,他按了幾次后加鐘叫我幫他按"前列線",我說平常不做的所以收費要貴些,后來加多1個鐘錢幫他按了。」
我問她按「前列線」的過程是怎樣的?她說那是年紀大的男人才需要的,是為了提升身體的「性」功能。我說:「是嗎?那年青的按了會不會更勁了?!」這時已按了半小時,「小蕙媽」笑道:「這我就不清楚,其實按前列線我沒學過多少,因為很少用嘛!一年就那麼一個半個的,而且都是年紀大的才需要按這些部位。」我說:「那痛嗎?還是、還是舒服?」。"小蕙媽"正按著,就拍下我的屁股:「光說你又不清楚,不如今天剩下的時間我幫你按一下吧」。我接連說好,那我是穿著短褲俯在床上的,她就把我的短褲往下拉,我問:「要脫掉嗎?」
她笑著點點頭:「要按大腿根部和穴位的,你忍著點」。然后開始由下往上按,在我胯下的大腿根,再往內側按,這時我僅穿著條內褲,是那種男仕的T-Back,只包著前面的重要部位的。她按著按著,把扣著屁股部分的布拉高,右手把塗著BB油的手掌伸入檔位,然后輕輕掏住睪丸,她的手掌暖暖的好舒服,揉著揉著手指就往肛門和睪丸間的部位探入,然后揉著中間的穴位神經線,真的好爽,沒幾下我就知道自己已勃起得很硬很硬了。"小蕙媽"推了推我還:「好了!轉過身來。」。我有點尷尬,慢慢側過身子,她已雙手把我的腰扶正,繼續正常按大腿根部和內側。這時我的前面拱起得很明顯,我望望她好像沒什麼異樣的眼神,就任由她按著。「小蕙媽」按著按著,仍把右手伸入褲檔內,用手掌掏住睪丸捧著輕揉著,這下是在前面,我感覺到她的手掌已碰到我的肉棒了,頓時我的陰莖在勃硬的情況下動了幾下。「嗯,你很正常呀!
這麼快就行了!」小蕙媽笑著說,「就是這樣按的,瞧!是不是很快就舒服?!」小蕙媽說完又忍不住笑了起來。我答道:「是!…不錯,很爽很特別,一下子就來勁了,只是我現在火氣上升…」"小蕙媽“用毛巾抹抹手,看樣子似乎已按完了。我道:「蕙姨,你、你這樣就按完了嗎?那、那我鱉著很難受的,還以為你會幫我!」「呵呵呵….是,我只是示范下嘛,做"前列線"按摩是先令到性方面有反應就成了,要不我再用手幫你弄幾下出了火吧。」
她正說著,我已忍不住高漲的性慾坐起身,拉住她的手臂:「蕙姨,你…你坐上來吧!」我說著把手按在她脹鼓鼓的胸脯上。「嗯?….這怎麼成?我、我的年紀可以當你媽了。」她低聲說著,卻任由我拉上床頭半挨著躺下。我伸手掀高她的裙子,「不錯,我就喜歡你這把年紀的。」「等下、等一下嘛…..」"小蕙媽"叫著然后爬在我身上,她的裡面僅穿著條半透的喱士三角褲,下體檔部透出一大片黑黑的茂盛森林。她上來坐在我腿上,頓時變得好主動,拉下我的褲頭一把就將我的陰莖掏住,握著套弄起來。「喔….乖乖不得了,你的寳貝好強壯唷!」她有些氣喘著,接著調轉過身子,把屁股翹過來向著我的頭部壓下。我頓時只感到一股熱流從下體襲來,陰莖一下子已被吸入一個暖濕的洞中,好不舒服!她那條靈活的舌頭在龜頭上吸吮著,舌尖不住在尿道口挑逗地磨著、舐著….我忍不住呻吟了起來。"小蕙媽"把手伸下拉了拉內褲的褲頭,我登時會意,一把剝下她的喱士內褲,她把肥白的屁股往我臉上湊著,「寶貝,來!你也幫我舐舐吧….」她浪笑著。
她的陰部往我臉上靠,那地方的陰毛長得好多好濃密,我摸索著用手指撥弄開雜亂的叢毛,哇!好黑的陰戶,皺摺的大陰唇長長地外翻出,兩片黑油油的肉唇厚厚的,我把嘴湊近親吻她的陰唇口,想不到倒沒什麼騷臭味,恥毛還很香呢!接著就放下心來,伸出舌頭幫她舐弄著,小蕙媽頓時大聲哼了出來,我想不到一個年過半百的老女人還這麼騷、啍出的聲音還這麼淫蕩。她不但出動出擊,而且奶大下體淫水多,就說那對碩乳也足有40多吋,舐到肉緊處她雙腿直發抖,大腿夾著我的頭部叫到"呀呀…"聲,是那種老女人低沉的聲線。而我的肉棒也在她口中含精待發了,我半喘著松了口氣:「蕙姨,別吮了…」。
她坐起轉過身來,嘴角濕濕的很淫浪,然后低下頭張開腿往我腰部坐下來,她的右手持住我的肉棒…緩緩地坐下,我仰望著自己下體,怒張的龜頭正契入她的黑黑的穴口,然后蕙姨輕挺著腰肢,"噗"的陰莖一下子沒入她陰戶,她整個坐下來就深沒入頂了,兩人毛茸茸的下體巳契合在一處。我扶著蕙姨光滑的肩膀坐起身,她這才把背心連胸圍一齊脫下,那兩團肥白的大奶好不碩大,正松垂地半吊在胸前,乳暈也極大圈,奶頭有點皺皺的黑黑的,我側頭啜住奶頭吮起來。蕙姨笑著捧托起奶子:「嗯!吃吧、吃吧…」我吸吮著、啜得她奶頭也翹硬起來,然后她開始動了,這種坐著交合玩坐蓮很壯觀,我坐著雙手擁摟著"蕙姨"的屁股,她傾著上身坐動著,兩團乳肉不住前後晃盪著。「蕙姨…蕙姨!你好會弄,我、我怕忍不了….」我拍著她的屁股"啪啪…"作響。她喘著粗氣停下來:「作死呀,我、我操得正爽呢!」我用力勃挺了幾下陰莖,她也感覺到了,用力坐了幾下叫著:「操吧,要死了我…亞文,寶貝,別叫蕙姨了,叫我媽媽好嗎?
你、你再用力挺幾下吧,我..我…就快到了!」。我聽了愈加感到興奮,另一手用力搓揉她松軟的大奶,應著:"好、好啊!媽、媽媽…..我操、我要操到妳高潮了…."小蕙媽滿意地呵著:「太好了!
太好了…是、是我要高潮了,好孩子、好寶貝…加把勁干死我了…啊啊!!…啊啊!!…噢、噢!啊啊…..嗯嗯」。我終於要爆發了,右手把她的乳肉捏得緊緊的,頓時一股暖流在下身湧出,在性器的結合處直洩入小蕙媽的體內,她也渾身發抖,性愛的高潮令她的面部好像也扭曲了,雙手捧住我的面顫聲說:「噢!噢!!…..寶貝,來!來了….」我已到了爆發點,望著她微張的嘴一下子吮啜住,「給我….baby!給我….」小蕙媽呻吟著,她眼角的皺紋也肉緊得扭成好幾道,半眯著眼。我把舌伸入她口腔,她瘋狂地吮住我的舌頭,口內低沉地『嗯嗯…』地吟吼著。我捧住她的臉把嘴抽離開,「媽咪,來!睜眼望著我」。「望你干嘛呀?」小蕙媽淫浪地笑著把眼睜開,我們四目交投,我的射精正在持續著,怒脹的陰莖正套入她陰道內發抖地跳躍著,11、12、13…「射了、射了!快..快來!」小蕙媽低語著,還不住呻吟著刺激我,「太棒了….啊啊!我感覺到你在跳躍,噢!好多下唷….射了好多,太美妙了!」
那晚她沒有走,後來我們玩了好幾種花勢,整晚我足足洩了四次,次日醒來還硬邦邦的,小蕙媽擁著我讚嘆說"年輕眞好!"於是又來了一次。事後我問她是不是太久沒有性事了,她說也不是沒有,其實有個同居多年的男伴,只是年紀大了些不能成事,我問多大年紀?她說比她大11年(67歲)了,其實街坊都當他們是一對老夫妻了,老伴雄風不再,好多時整月都不能成事,她平時只能用輔助性器材幫手。之后個多月裡小蕙媽每星期都會找我歡渡一宿,直到聖誕前她說老伴也想見見我,我說就帶他來認識下也好。他們一來住了四天,其間小蕙媽說老伴想旁觀可能有助他提升性趣,第一次就讓他在一旁看了。
他們夫妻倆躺在床上調情,小蕙媽也很關心他,不停用手挑逗她老公的陰莖,我就伏在小蕙媽胯下幫她舐(口交),她被我舐得受不了,下體都流出分泌物了,她老公見到也很興奮,開始半舉著。我不想優先進入,就讓她先和老公做,她老公也想挽回面子,就提槍上馬,不料半硬的勉強進入后才幾下又軟了,而且她老公舉起時才4吋(不到10cm),這時我也雄糾糾地怒脹著足有7吋長(16CM),而且套弄開包皮后龜頭粗粗地脹得發紫,有冬茹頭般大,便一把提起小蕙媽的腿扛上肩,再來狠狠地一輪快攻抽送。
想忍住氣的小蕙媽也禁不住淫聲大作,高吭叫床…..我抽了數百下再抱起她玩坐蓮,最后以狗交式騎著她作結束。在小蕙媽母狗般趴著高潮聲中我退了出來,把她翻過身仰躺著,她仍在抽搐著回味剛才的抽送,我伏躺下半趴著她身上,咬住她發情的翹硬奶頭,一旁她的老公也趴在她左邊咬著另一隻奶頭,小蕙媽撫著我的頭道:「哎,你還沒射?」因為我漲硬的肉棒正貼著她的大腿。這時她一手一根分別握住我們的肉棒挫弄起來….她老公先忍不住蹲到她頭上,小蕙媽順口含入口中吮著,她伸手示意我在下面射,這時她老公已抖著洩了,我也不客氣壓上去又來數十下猛抽插,終於也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