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騷女友和她的騷姐妹

這一天,我下班回到家裡,就看到女友小雪跟她的好友雨玲、小潔、雅珍、惠芬五個人一邊喝著啤酒一邊打麻將。
基本上我個人是不會打麻將的,但女友小雪卻愛死了這個我們中國的國粹代表,所以只要到了週末,她的姐妹一有空就聚到我這來打打衛生麻將,解解手癮。
本來我是不反對她們來這兒打麻將的,只是這星期每天都被公司裡的業務搞的是筋疲力盡,每天一回家就累攤在床上,更別說能跟我美麗的女友溫存一下了。
好不容易捱到了週末,本想好好的趁今天晚上好好的跟我女友大幹特幹的,
把我憋了一個星期的慾火給消它一消!
只是無奈,這群小妞們聚到我這來打麻將還喝酒,看這情況,我今晚不被趕出房間睡沙發,我就上帝保佑啦。
我無奈的搖著頭,坐到了獨自一人,坐在客廳裡看電視的惠芬身旁。
「嘿!惠芬,怎麼一個人坐在這兒看電視,不一起去玩?」
惠芬噘著嘴晃著手中的啤酒:
「沒辦法呀,輸的下場休息囉,你看這會兒我只能在這喝喝啤酒看電視囉,哪像你老婆,從上桌後就沒下桌過,雪今天的手氣還真好。」
「呵,我倒是希望她趕快下場呢。」
我無奈的接著話。
「嘻,你是不是想跟雪做愛啊?」
惠芬一臉曖昧的看著我笑著。
「哪有,別亂說。」
被看穿心事的我,尷尬的不知如何是好,只好硬著頭皮否認。
「嘻嘻,還否認,那這是啥啊?」
惠芬一手摸著老二撐起的帳篷淫笑著。
靠,說真的。
惠芬那一對36E的大奶我早就想好好的給她把玩一下了。
偏偏今天女友就在我身後打麻將,不然光憑惠芬今天這襲貼身熱褲加上小可愛,那玲瓏有致的曲線,就讓人有種想把她脫光了,狂插她一個晚上的慾望,何況這女的還伸手摸我的老二?
不過女友在,我也只能說了一句:
「你喝多了。」然後起身準備走進房間。
不知道過了多久,女友終於下了牌桌走進房間裡,當女友一見到翹著老二躺在床上看電視的我,便脫下睡衣跳到床上,一把抓起我的老二往嘴裡送。
看著喝的微勳的女友,雪白的肌膚透著淡淡的粉紅色,一張櫻桃小嘴慢慢的吞吐著我那青筋暴露的陽具,我更加興奮了!
我將小雪翻過身來,好將我的舌頭伸進她那無毛的粉紅色鮑魚,我轉動著舌頭並不時的輕輕吸允著她的陰蒂。
很快的等小雪那甜美的淫水一股股的流進我的嘴裡,我貪婪的喝著。
很多女人並不懂如何讓陰道保持乾淨,所以舔起來總有一股騷味,可是我的女友小雪卻不是如此。
她那肥厚的陰唇加上無毛的恥丘,對我來說有著一股無法抵擋的吸引力。
而且她很注意自己陰部的保養,所以她的淫水喝起來是如此的甘如蜜汁。
每每看到她那粉紅色的陰唇流著透明的愛液,我都會忍不住的將它一飲而盡。
「喔……嗯……老公……幹我……我要你……幹我……」
女友受不了我的口交,吐出了我的陽具大聲的淫叫著。
她搖著雪白的屁股,我伸進陰道裡翻攪的舌頭更感到她緊窄的陰道不斷的收縮著。
我起身跪在床上,挺起老二插入小雪的小穴,我喜歡插入小雪穴內的感覺,她那濕滑的陰道讓我每次都能順利的一插到底,直闖她的深處,而且她那緊窄的騷穴總是一張一合的收縮著,這讓我每次的挺進都得到滿足的感覺,雖然跟小雪交往了三年,做了無數次的性愛,但小雪的穴卻依然的讓我銷魂。
「嗯……嗯……恩嗯……老公……用力……用力幹我……啊……啊……好舒服……喔……喔……」
小雪最喜歡我用狗爬式從背後幹她,當我的大雞巴用力的撞擊她渾圓的屁股時,不時的發出「啪!啪!啪!」的撞擊聲,濕滑的陰道更因雞巴抽插發出了
「噗滋!噗滋!」淫聲。
我雙手握著小雪34D的美乳用力的揉捏,雪白渾圓的乳房一手握都握不住,而且她的乳暈小巧精緻,不會像其它大奶的女孩一樣又黑又大!
我放開雙手讓小雪趴在床上,繼續從後抽插,其實跟用狗爬式幹我女友,我更喜歡這種讓她趴著,
我從後幹她,手握著小雪的美乳,真是雙重享受啊!
我愛死了這樣的快感。
我翻起小雪讓她側身讓我幹她,這樣的姿勢讓小雪更加浪叫。
「啊……頂……頂……到底了……喔……老公……好爽……」
我的每一次前進都直直的頂到她的子宮頸口,龜頭不斷著衝擊著她子宮頸口的肉墊;
小雪受不了我雞巴的撞擊,翻過身來正對著我,雙腳緊緊夾著我的腰,雙手緊抱著我全身不停的顫抖。
我知道她高潮了,一股股的陰精順著雞巴流出,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更狂暴的幹著小雪。
我俯身用右手揉捏著小雪的奶子,將另一邊的乳房放進了嘴裡用力的吸吮。
「老公……我又要……啊……啊啊……」
小雪的叫床聲越來越大聲,我怕被外面的人聽見連忙用唇堵住她浪叫的小嘴,
雙舌交纏的小雪還是忍不住的「嗯……嗯……嗯……嗯……」的哼著。
當然我跨下的雞巴仍是不斷的狠幹著小雪的浪穴!
喔我的雞巴再也受不了了,一股射精的衝動襲遍全身,我抽出了陽具準備將我濃郁的精液灑在小雪的臉上。
怎料小雪卻起身用她的大奶夾住我的老二打起奶炮來,這下我更受不了了,陰莖不斷的抖動著,滾燙的精液隨時準備噴發。
小雪一見我的雞巴激烈顫抖著,她知道我快射了,她迅速的含住我的龜頭,一手把玩著我的睪丸,另一手的的食指竟淺淺的插入了我的屁眼!
我再也忍不住了,滾燙的精液瞬間噴射在小雪的嘴裡。
看著小雪一口一口的吞下我的精液,過多的精液更是延著她的嘴角滴落。
「喔喔喔。老婆。」我興奮的抖著,因為小雪不但吞著我的精液,還意猶未盡的吸吮著龜頭跟馬眼。
天啊!



男生的龜頭在射精完後是如此的敏感,哪經的起她這樣的吸吮;
我按著小雪的頭,將雞巴在她嘴裡抽插著,我舉起沾滿口水的老二,插入小雪的後門。
「啊……」小雪驚叫著。
正當我覺得奇怪,又不是第一次幹屁眼,幹麻叫成這樣時?
我發現,雨玲正站在我的房門口,
看著我將雞巴插入嘴角還殘存著精液的小雪的菊花穴。
「呃……那個……小雪……換……換你打了。」
雨玲說完便滿臉通紅的跑了出去。
哇靠!
這下糗了。
我和女友互看了一眼,沒法了。
我抽出了女友後門裡老二,叫小雪穿上衣服去打牌。
「哎,看來得等晚一點囉!」
我躺回了床上,看著無聊的電視節目,忽然間我一陣尿意襲來。
真糟糕。
雖然真不想這時出去,
免得尷尬!
但真的忍不住了!
我套了件T恤跟短褲就出了房門,
好解決一下我的不便。
當我一出房門我就傻住了,牌桌上的女孩們全脫的只剩內衣,而我的女友更一絲不掛的坐在牌桌上打牌。
不行了,我趕緊跑到廁所解放一下,雖然我很想待在客廳裡多看一下這少有的春光。
正在廁所輕鬆一下的我,卻聽到了門外客廳裡瘋狂的對話。
「哈哈,小雪,你輸啦,說吧,你是要裸跑呢?
還是跟你老公表演給我們看呀?
選一個吧。」
「表演?要我跟小雪表演啥?」
我不禁懷疑她們到底在說啥。
該不會是完那種輸的脫一件脫到沒了
就要照贏的一方的要求做的遊戲吧?
這這分明就是國王遊戲加脫衣麻將的合綜版嘛!
我趕緊解決了小便的問題,想出去阻止這群喝醉了的小妞們!
卻在一出了廁所就聽到我的女友大聲的說著:
「哼,做愛就做愛,我跟我老公做給你們看就是了!」
天啊!
來不及啦!
女友一看我張大了嘴站在廁所門外,
便走了過來拉著我到了客廳,
扯下了我的短褲,
抓起我的雞巴往嘴裡塞,開始吸吮!
只是吸了半天我的老二卻怎麼也硬不起來。
一旁的惠芬藉著酒意嘲弄著:
「呵,大帥哥,你該不會不行吧?
不然為何吹了半天也不見你站起來啊?」
「靠,還說呢,任誰要在當眾做愛都會緊張好不好?
要不然你們也都脫光了啊,看我等一下就連你一起幹。」
我不屑的回著。
哪知惠芬竟二話不說的就脫下僅存的內衣,站到我身旁,挺起她的巨乳在我面前晃著。
「來啊,你不是要幹我嗎?
那也要你硬啊,看你這軟趴趴的老二怎麼插?」
他媽的,我不管了,我也不顧小雪還含著我的雞巴,我一把抓起惠芬的奶子就狠狠的咬下去、
另一手伸像她的騷穴,插入我的手指粗魯的摳著。
跨下的小雪發現我的雞巴忽然間昂然挺立,露出了可怕的青筋,便躺在地毯上示意要我幹她。
我挺起脹大的雞巴就插入小雪的小穴、
我將惠芬推倒在沙發上,撐開了她的大腿咬著她的陰蒂。
「啊……老公,幹我,把我幹的淫水直流,當著她們的面幹我,好爽啊……用力……」
小雪歇斯底里的浪叫著。
「嗯……啊……你好會舔穴啊,舔的我好爽啊,啊……」
沙發上的惠芬也被我舔的浪叫連連。
忽然間,睪丸被人含進了嘴裡,原來雨玲、雅珍跟小潔也受不了了。
她們一絲不掛的走向我,準備加入戰局,小潔則趴到我身後吸吮著我的睪丸,而雅珍跟雨玲更是一人站到沙發的一邊,將我揉著惠芬巨乳的雙手一人拉一隻,將我的手指插入了她們濕滑的肉穴之中。
我將小雪翻過來從後插入,卻不小心插入了她的菊花穴。
不管了,我也不想再拔出來,直接就狠狠的幹著女友的屁眼,只是這樣劇烈抽插讓女友是直呼吃不消,她大聲的叫著:
「幹……幹死我啦……老公……不要啊……我的屁股會被幹壞的啦……老公……啊……」
一聲慘叫之下,小雪被我狠狠的幹到尿失禁,灑了一地的尿與淫水,昏了過去。
我舉起還是硬邦邦的老二,插入了惠芬的浪穴,看著惠芬的稀疏的陰毛被淫水弄的閃亮亮的,
小陰唇更被我的大龜頭插到外翻,我更興奮了,我用力幹著惠芬,那對36E的巨乳更是不停的上下晃動著,我忍不住再次的抓著她的乳房大口的吸吮。
「喂,別顧著吸惠芬的奶子,來舔我的穴。」
小潔挺著濃密陰毛的下體要我幫她口交。
靠!
遠遠的就聞到一股騷味。
正當我還在猶豫時,小潔竟一把抓住我的頭就往她下體塞,還不斷的扭著腰,害我還吃了她不少根的陰毛,不過話說回來,小潔那肥厚的陰唇吃起來倒有一種說不出的口感。
「幹,老子等一下一定要操死你這小賤貨。」
「啊……啊……啊……你好厲害,幹死我了,射吧,把你又膿又燙的精液射在我的子宮內吧。」
跨下的惠芬,下體不斷的噴出高潮的陰精,弄的我的雞巴滑不溜秋的,動作一大點就滑了出來;
我抓起老二就往她的屁眼塞!
想不到一插就滑了進去,看來這賤貨早就習慣插後門啦。
一想到這,我就更加的不用憐香惜玉的狂插著惠芬的菊花,
嘴裡的陰核更是被我用力的咬著。
「啊……好爽啊……」小潔被我用力一咬,竟然感到一陣陣的快感,噴射而出淫水更是噴的我滿臉。
雙手各一邊的小穴也是被我摳的是浪水連連。
「啊……洩啦……啊……啊啊……啊啊……呀……」
雅珍失神的叫著,另一旁的雨玲也好不到哪去,雙手抓著我的手,表面上是叫我別那麼粗魯的摳穴,實際上卻扭著腰部享受著潮吹的快感。
濕暖的陰精順著我的手掌流的一地,美乳更是因為潮吹的快感不斷的抖動著。
幹!
我最受不了這樣的美景了,我抽出了手指,把將雨玲摟過來,用力的咬著她的奶子。
喔!
太爽了!
我實在忍不住了,我放開所有的人,抓著惠芬的豪乳揉著、咬著。
大雞巴也加速抽插,
動作也加大了,過了一會兒我便抽出了她菊花內的雞巴,將精液噴灑在她的臉上,惠芬張大了嘴像A片中的女優一樣接著我的精液,她閉著雙眼舔著嘴角的精液,
還不斷的將我的精液平均的塗在臉上
並用手指撈起多餘的精液放進嘴裡吞下。
「操!小騷貨!等一下老子幹完其它人再來操你一次。」
我將雞巴塞進了小潔的嘴裡,並把雨玲跟雅珍兩人摟了過來,一邊一次的咬著她們的乳房。
喔!
想不到小潔的舌技是如此的靈巧,她靈活的舌頭不斷的繞著我的龜頭,優雅的吞吐著我的老二,一雙媚眼更不斷的抬頭勾引著我,她輕咬著我腫脹的龜頭並吸吮我的馬眼,真爽啊。
「嘿……啊……帥哥……幹……我……」
小潔柔聲的浪叫著。
到手的肥羊焉有不宰的道理,我挺起老二就用力的挺進,「噗滋」
一聲的就一插到底,小潔失聲的大叫:
「啊。」
我將雨玲抱過面前來,叫她躺下便直攻她的花心。
「嗯……」
呵呵,真不愧是剛大學畢業的小妞,雨玲滿臉通紅的壓抑著自己想大聲淫叫的慾望,緊閉著雙眼輕咬下唇的羞澀感,宛如A片裡的清純少女一般,看她那樣的表情,讓我加強了想好好的將她姦淫的慾望。
我不斷的將舌頭繞著她的陰唇畫著大圓圈,然後輕吮著她的粉紅色蓓蕾,最後再用舌頭進攻她的小穴,再來個大翻轉,一次接著一次的進攻之下,讓雨玲再也堅持不住的淫叫。
「啊呀……啊呀……啊……啊……幹……幹……幹我……啊……我要你的……大雞巴……大雞巴……啊……」
我右手一把將雅珍拉到我身後,喔,哇,哇哇,想不到雅珍這小妮子平時一副女強人的樣子,
想不到一做起愛來倒是淫蕩至極。
雅珍俯下身去用小舌舔著我的屁眼,不時用手輕撫我的陰囊,最後她竟然撐開兩根手指架在小潔的陰唇上,好讓我正在進出小潔淫穴的陽具感到更緊的包覆感,
我受不了,我放開了雨玲的下體,用力的吸吮小潔那對小巧玲瓏的椒乳,一陣陣射精的衝動充斥著腦海,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準備噴發。
這時身後的雅珍將整個臉貼向我的臀部,嬌喘的鼻息在我的屁眼前吸吐著,香舌不斷的遊走在我的根部與陰囊之間,手指更是揉捏著小潔因充血而挺立的陰核。
「啊……啊……我……我要死啦……啊……喔……」
小潔失神的抖動著雙腳,一股股乳白色的陰經噴灑在我的陽具上,受到這一幕的刺激,我再也忍受不了。
「喔……喔喔……」悶哼的一聲,我將我滾燙的精液一滴不漏的噴灑在小潔的淫穴深處。
靠!
累了,我趴在小潔身上喘著氣,小潔雙腳因高潮而微微顫抖著。
本想休息一下的我,卻被身後的雅珍用手抽出了還插在小潔穴裡的雞巴,
雅珍仰臥著將整只濕漉漉的陽具吞了進去,我的雞巴在這樣刺激之下再度的恢復硬度,不自覺的上下的抽插雅珍的小嘴。
雅珍起身拉著我跟雨玲坐到一旁的貴妃椅上,讓我躺在上面,
雨玲則是一屁股往我挺立的雞巴上坐,「噗滋」的一聲,我的陽具應聲的滑入她的嫩穴之中,雨玲再也不像剛剛一樣的嬌羞,不斷的扭著腰枝大聲的浪叫。
「啊啊啊……好舒服喔……嗯嗯……你的大雞巴桶的人家好爽喔……」
正想起身好好揉捏一下雨玲那34C的美乳時,陰莖根部傳來一陣酥麻的快感,撇頭一看,雅珍那蕩女竟用舌頭不斷的在我跟雨玲的交合處舔著。
「哇塞。被你這樣一搞,我看我不到十分鐘就得卸甲投降啦,那怎麼行,我還想好好的享受一下雨玲的嫩穴呢。」
心念一下,我起身坐了起來,從後方粗暴的把玩雨玲的雙峰。
「啊……啊……好痛……」
雨玲畢竟經驗很少,哪經的起我這樣的蹂躪。
我將雨玲翻過身來,將她壓在貴妃椅上,強力的幹著她的嫩穴,陰精混著淫水被我碩大的龜頭給插翻了出來。
我深深的吻著雨玲的雙唇,剛開始她還不願跟我深吻,禁不住我下體激烈的撞擊,與及靈活的舌頭雙邊的引誘,雨玲伸出了她滑嫩的香舌,與我的舌頭激烈的糾纏著,
我雙手摟著她,扭動著雞巴進攻她的小穴,沒多久我胸膛上的雙乳便發出了顫抖,我知道她又洩身了,雨玲微睜著烏溜溜的雙眼迷濛的看著我不再淫叫,我想她以經爽到半失神的狀態了。
我叫雅珍站到我的面前,我雙手抓著她堅挺的豐臀,將她那微張的小穴狠狠的吻下去,雅珍的小穴跟小雪一樣有著光滑平坦的恥丘,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的小陰唇早被別的男人插的外翻下垂;
我貪婪的吸吮著雅珍被幹翻的小陰唇,雅珍忍不住的呻吟:
「嗯嗯……嗯……嗯……」
我順著雪白滑嫩的大腿,舔噬著雅珍小穴裡流出的蜜汁,一路往上舔到花心,雅珍的小穴緊緊頂著我的嘴,微微的抖動著,雙手輕抓著我的頭髮呢喃著:
「嗯……嗯嗯……嗯……呼……」
我淫念一起,伸起中指往她的菊花進攻。
「嗯……啊……哈……哈……嗯……啊……」
雅珍大波浪的卷髮一撩,仰天嬌喘的叫著,雙腿無力的癱軟,我趕緊一扶,讓她將早已濕潤的美穴貼在雨玲豐潤的雙唇上。
雨玲無意識的舔著雅珍的陰唇,雅珍不斷流出的淫水混著雨玲的口水,順著雨玲微張的嘴角滑落,滴的雨玲的下巴跟胸前濕漉漉的一片,
我用力的撞擊著雨玲的下體,她卻像個充氣娃娃般的任我蹂躪,無意識的舔著雅珍濕淋淋的美穴,我想她已經失神了吧?
現在的雨玲只是一副可任人抽插的性玩具而已,一想到這,我的思緒裡充滿了邪念,我忽然想完全的佔有這個年輕幼嫩的肉體。
我俯身吸吮著雨玲被我狂幹而亂晃的美乳,跨下的陽具不斷的狂抽猛送的,直到我將精液射進了雨玲的體內深處,我還不滿足的繼續抽送著,濕滑的陰道激烈的收縮著,加上射精過後的龜頭如此的敏感,我很快的又射出了第二發的精液在雨玲的體內。
雅珍一看我射精完趴在雨玲的身上喘著,也不管我是否還有體力,便一把把我推離雨玲,美腿一便站著將我還沾滿精液跟淫水的大雞巴吞進她的穴內,她抱著我扭著腰枝,不斷的收縮著陰道刺激我的陽具。
說真的,在幹了那麼多次的我,當時雞巴已快沒了知覺,只是一次又一次的刺激之下,我的陽具本能的挺著,我只能說我幾乎是靠著野獸的本能幹著雅珍,沒多久,雅珍抽離了我的雞巴,轉過身去開始吸食著雨玲下體溢出的精液;
看她吃的津津有味的淫蕩樣,我的雞巴再度的升起幹她的衝動。
我從後面插入了雅珍的騷穴幹著,每隔一段時間我就改插她的後門,一次又一次的輪流插著,
本來還吃著雨玲下身流出的精液的雅珍還只是
「嗯……嗯……啊……啊……」的回應我。
最後在我的雙重攻擊之下,再也忍不住的翻過身來大聲的浪叫。
「啊……啊啊……幹我……幹我啊……老公……幹死我……小穴要你的大雞巴……用力的插啊
……幹我……求你幹我……」
「呵呵!都叫我老公了。」
我理所當然的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就在出陽具將精液噴出的剎那間,小雪忽然從我身後雙手扶著雅珍的腰身,將我的雞巴緊緊的頂進雅珍的穴內。
「射吧!老公!將你寶貴的精液灑進這騷貨的穴內。」
「喔喔喔……」我精門一鬆,將僅剩的精液一滴不漏的噴進了雅珍的子宮內。
我轉頭親著我的女友小雪,卻見惠芬笑淫淫的捂著下體朝我走來,小雪讓我躺在地上,
輕聲的在我耳邊說著:「老公!喝掉惠芬穴內的補品吧。」
說時遲那時快,惠芬一屁股的坐在我的臉上,騷穴對著我的嘴,噴灑出不明的液體。
我聞到了酒味,「管它的,只要不是尿,老子怕啥?」
把心一橫便喝下她穴內的美酒。
當我喝著惠芬用騷穴裝著的美酒時,小雪開始用嘴套弄著我的雞巴,不久之後,惠芬享受完我的口交,起身趴在我跨下吸吮我的陽具,
這時我才發現小潔、雨玲跟雅珍都圍在我的身旁淫媚的笑著,一個叫我舔著她們剛被我操的濕滑的小穴,另一個便用口幫我恢復雄風。
這樣,兩人一組的淫穢遊戲不斷的進行著,直到我感到全身發燙,跨下的大雞巴青筋暴露的腫脹挺立著,
我才發覺剛剛小雪口中所謂的補品,原來就是強力的壯陽酒。
「來,老公,先幹我,然後再幹死我這群淫蕩的姐妹們吧。」
小雪背對著我挺起屁股露出濕漉漉的美穴說著。
我挺著雞巴,看著眼前一字排開的美穴及美乳,我想:
今晚沒得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