嘗試另類按摩

跟阿賢去高雄出差,他因為工作的關係,有些case需要跑比較遠,剛好最近我比較有空,就跟著開車南下到處跑。
今天終於談成一個case,因為時間已晚,阿賢跟我商量後決定在高雄市區的某飯店內投宿,是說,因為忙了一天,有點累,所以阿賢跟我商量想找按摩的來讓自己舒緩一下。
「惠君,今天好累,找個按摩的吧。」
「嗯?按摩的?你是說?」
「就是那種指油壓的按摩,妳不知道嗎?」
「嗯?不清楚耶,你說看看吧。」
在阿賢跟我解說後,有說到這類的行業,當然說到後來也興致勃勃的提及何謂全套半套,可能阿賢自己想要吧,說以前都是聽人說說,還沒親身體驗過,想乾脆趁這次出差,花點錢作個半套,問問我的意見。
「喔…可以是可以,你按摩,那我該怎麼辦啊?」我疑惑的問,畢竟阿賢作按摩,有半套的情況下,那我呢?在旁邊發呆嗎?
「嗯…這倒是個問題…不然,你也叫一個來作半套吧?」
「這…不好吧,我會不好意思說…」
對於性愛,我向來抱持享樂主義的心態,婚後跟阿賢兩人,因還沒有孩子,我們有默契允許對方在不影響夫妻感情下偶爾偷腥,逢場作戲,不會太計較。(身為愛吃醋的女人,我的肚量大嗎?事實不然,比起阿賢我亦不遑多讓,暗地裡曾跟前男友還有公司已婚的男同事出軌偷情過幾次…)雖然會心動此提議,但我也不可能開放到,在阿賢面前跟別的男人作半套,有點…不好意思說。
阿賢似乎覺得這個主意不錯,跟我死纏濫打遊說一陣子後,見我不反對,就找了房間內的報紙開始搜尋起這類的廣告。
在阿賢聯絡了一陣子後,終於敲定兩個按摩師過來,一男一女,有指定要作半套服務,價格還好,半套約一千二,因為是兩個人,所以要加成,談妥的價格是三仟元,時間只有一節,若有需要再加時。
在等待按摩師過來之前,阿賢跟我因等待也沒啥事做,稍微愛撫擁吻調情一下後,雖然我們沒正式開戰,也性致勃勃,我感覺下面已經濕了…
過了約數十分鐘「您好,請問是陳先生嗎?」外面門鈴聲響後,阿賢打開門孔後,傳來一個女性的聲音。
「嗯,請進,你們是按摩師吧?」
一陣寒喧,在她們進來後發覺,女的大概30歲左右,身材不錯,長髮白淨,臉龐清秀,胸部挺大,目測後至少D罩杯,整個人來說算嬌小吧,畢竟不高啊;男的看起來就很年輕,在剛開始的介紹中知道,他25歲,剛入門沒多久,女的是他的師父,這次剛好是兩人的,所以帶他出來實習。
阿賢知道男的是實習的後,神情有點不悅,女的按摩師見阿賢擺臭臉,解釋後主動把價格調降一點,三仟元兩個人各一節,變成兩仟五佰元,各兩節的時間,差不多是1小時40分,內容就…略過不談,她說會額外有特別的優惠就是。
聽了後阿賢覺得可行,還轉過頭來問著傻傻的我…畢竟我什麼都不懂,也沒啥意見,好吧,那就這樣…
一開始按摩師分兩張床,問我們是否會介意一起?當然沒差,我比較不願阿賢跟我分開,畢竟沒試驗過按摩,又是外出這種,我還是比較希望阿賢在旁邊比較妥當。
之後他們建議我們脫掉全身衣服,這樣作油壓比較不會弄髒,阿賢沒啥問題,我則猶豫了一下,只同意脫到剩內褲,其餘可以脫掉。
大致沒問題後,女按摩師在趴著的阿賢背上抹了點油之後,開始作按摩,而我還躲在床單裡面拖拖拉拉的解下胸罩,身上只剩下一件內褲後,俯臥趴在床上才讓男按摩師揭開被子幫我開始。
「小姐,妳的皮膚很好哦,光滑又有彈性。」男按摩師在我耳邊小聲的說,因為開始按摩,覺得背上油膩膩的,一隻溫熱滑嫩的手在我背部活動著,在按摩師說話時,我被按得搔癢,有點舒服,難怪不少男人,甚至女人都頗喜愛按摩的。
「好性感,妳下面濕了…」這回按摩師說的話,卻讓我有點害羞,剛剛跟阿賢有了點前戲,內褲是有點濕濕的,男按摩師說話後手指還「不小心」碰到陰部附近說話之際還含一下我的耳垂,讓我突然性慾高漲了點。
我不禁轉頭看看旁邊的阿賢,怕阿賢發現我的異樣,不轉還好,一轉過去卻看到阿賢原本趴著的姿勢已經變成正面上仰了,翹起的陰莖被女按摩師抓著輕輕套弄著,這是第一次看到阿賢裸體下被另一個女人在他身上套弄勃起陽具,讓我除驚訝外,還有點忿忿不平…
這時那男按摩師似乎沒注意到我的變化,還是單純的按摩著,但原本在背部的手動作的幅度大了點,偶爾會碰觸到我的側面,原本怕癢的我開始不安分的扭動身子,而按摩師的手仍在那附近按摩,開始碰觸乳房的範圍,這時的我倒沒多注意按摩師的手,反而我只是再注意著阿賢那邊的情況。
阿賢他眼睛閉著,似乎很舒服,看到女按摩師身上只穿著內衣褲,坐在阿賢身旁,一手在照顧阿賢的下體,時而握住陰莖,時而順勢撫摸陰囊,另一隻手在阿賢胸部抹油撫弄著,阿賢的手好像不經意的往女按摩師的上半身摸去,還很準確的握住女按摩師的大乳房,開始抓玩搓弄起來。
「小姐,麻煩你一下。」因為沒注意到男按摩師按摩到哪?聽到他的話後才感覺到,下半身也都塗了油,男按摩師的手握住我的腰身,頭側著請問我,我猜是要我翻身轉正身體吧。
轉正身體後躺下才醒覺,自己沒穿胸罩的情況下,轉正馬上將自己的乳房暴露在男按摩師的眼前,趕緊用兩隻手遮住自己的乳頭位置,睜大眼睛,注意力集中在男按摩師的臉上,心情緊張。
男按摩師的視線從我乳房位置移到我的臉,似乎不經意的笑了一下說「等等我先幫你擦精油,放鬆點吧。」男按摩師就將手抹油後塗在我的腹部,用繞圓的方式在我腹部開始按摩,這時我的注意力再度被集中到阿賢那邊。
只看到阿賢的手不經意撫摸乳房外,還有時會伸進胸罩內碰觸女按摩師的乳頭,我看了一下女按摩師的臉,她臉龐也開始泛紅起來了。
再我注意阿賢那端的情況時,男按摩師很自然的將我圍著胸部的手拉起一邊開始塗抹,我無意掙扎,但感覺按摩師要按摩手,也就沒多注意,壓根沒想到乳房就這樣曝露出來了。
過一下子阿賢那邊雖然沒多大改變,但是也看得我有點臉紅心跳,雖然動作很柔和緩慢,但是對視覺來說也是一種刺激。「小姐妳胸部很美,又大又挺,形狀很漂亮」男按摩師稱讚的輕聲說道「真是大美人,我今晚真幸運,能為妳服務」。
感覺一股稍冰涼濕滑液體倒在我身上是沒什麼,但是位置似乎…在我的胸部,讓我注意力又被拉回男按摩師身上,我手不自覺得覆蓋住按摩師的手,而按摩師的手正好依附在我的胸部上,當然乳房就是被覆蓋物啦。
突然察覺到施加壓力是我自己的手,讓我一下慌了放開手。
「別緊張,你心跳的很快,我只是幫你將乳房塗點精油,會滿舒服的。」男按摩師還是溫柔的笑,感覺不像取笑我的感覺,而按摩師開始規律的撫摸我的乳房,奶頭與乳暈被他逗弄搓揉,讓我分不清是愛撫還是按摩了。
我還是轉頭往阿賢那邊看去,發現阿賢正注視著我這邊,按摩師正在放肆蹂躪我的肉體,我心跳的更利害,臉整個紅透了,阿賢馬上拋了個微笑給我,跟我說放輕鬆,眼睛可以閉上享受一下,之後將頭轉回去,我聽話的暫時閉上眼睛,全身放鬆。
這時男按摩師將兩手跟身體塗完,開始塗抹下半身,剛開始只是塗抹在大腿上,隨著移動,開始碰觸到內褲的邊緣,每當手快碰觸到陰部,我總是習慣性的先夾住腳,手離開點後才開始放鬆,來回幾次後,按摩師說需要抹到內褲裡面,我排斥的跟他說不要,這部份掠過就好。
按摩師點頭,之後開始從上到下的抹油,似乎要抹幾次才行,我剛要把注意力往阿賢身上擺,卻發現阿賢跟女顧問師往浴室走去,阿賢過來跟我說要去作SPA,順便沖洗一下,就往浴室過去。
因為阿賢他們離開臥室,我突然間感到很不安,但是男按摩師還在幫我按摩身體,我也只好當作沒事發生,閉著眼睛不敢多想。
過一下子,突然感覺到一張嘴吸著我的乳房,奶頭被他舌頭來回挑逗著,我開始心慌慌的,閉著眼睛不敢張開,只是手仍有意無意的推開抗拒著男按摩師。
男按摩師的手開始游移到內褲的位置,隔著內褲反應比較沒什麼,畢竟總比被嘴吸著來的沒那麼刺激,但是一下子,陰部的搔癢感就傳來警訊。
這時的我開始呻吟,畢竟身體的感覺很實際,我稍微張開眼睛往浴室方向看去,發覺阿賢那邊也傳來呻吟聲,可能自顧不暇吧。
這時按摩師的手將內褲撥到一旁,嘴巴離開我的乳房後,我感覺到一陣空虛,但是馬上感覺到下體有陣陣熱氣呼來,我稍微張開眼睛看了一下,按摩師用舌頭開始舔弄我的陰部,每次舔弄都有麻麻的感覺在身體流竄著。但
我還是不敢正大光明的張開眼睛,只是嘴裡不自覺的發出陣陣呻吟,「唔…不要…噢…啊…噢…嗯…不要…噢…啊…」原本張開的雙腳懸空,更被按摩師抓著雙腿打開,但是我還是沒敢張開眼睛就是。
過了一下,房間裡充斥我跟女按摩師的淫蕩呻吟聲,阿賢跟她,應該正在浴室內做愛吧?
我心想著,男按摩師似乎舔夠了,將嘴離開我的陰部,用手指接手工作,只是手指的動作比舌頭更為靈活,甚至還會偶爾插入我的陰道內攪拌一下,力道適中,時快時慢,一下子就挑起我的高潮。
之後身後有點聲音,但是我沒啥注意的情況下,按摩師身體在我兩腿之間,從腹部吻到胸部來,這姿勢很像是正常體位的姿勢,是說,下體有感受到一個鼓鼓的東西在摩擦我的下體,讓我感到安心的是,應該是有穿內褲才是…壓根忘記,按摩師幫我按摩只穿著內褲?有必要嗎?
這樣動作了一下後,男按摩師似乎沒在攻略上半身,但是下體感受到手指不斷在逗弄我的陰部,搔癢感又開始發作了,內褲被撥到一旁也在意料之中,沒啥異常,只是感受到那隻手指開始加速而已。
當我準備迎接另一個高潮時,手指似乎變慢了,下體又開始有灼熱感產生,但是之後感覺到一個不小的物體不僅火熱,而且已經接觸到我的陰唇處,還上下摩擦著,內褲被他脫掉扔到一旁。
當我情慾高漲還想退卻之時,低聲叫道:「唔…不要…噢…啊…噢…嗯…不…噢…啊…」但腰部被扣住了,瞬間按摩師已箭在弦上,不得不發!龜頭猛然插入我的陰道裡面,雖然只龜頭進來,但是陰道已可感覺到龜頭不小,滿滿塞住了濕潤的陰道口…。
按摩師開始緩緩進入,我仍不敢面對現實閉著眼睛,任由他進入體內,當他頂到底時,已經頂進我的子宮頸處,然後緩緩拔出之際,偌大的龜頭更是將我陰道內的肉整個拔出,感覺像是抽空了靈魂一樣。
我的呻吟聲並沒有因此變大或變小,壓抑叫聲…畢竟怕被阿賢察覺,配合按摩師的抽插,我只是微微提起腰身讓他方便抽動,當他抽動之際也會用雙手撫弄我的乳房,緩緩來回之際,讓我的陰道感受到他的龐然大物來回掠地般的抽動,高潮又來一陣…我忘形的雙手緊抓著他的雙肩。
他拉著我的肩膀,讓我坐直在他身上,我張開眼,畢竟這樣太明顯了,讓我怎樣裝下去,於是我手抵在他的胸膛前,準備起身離開他的陰莖,但是按摩師卻順手用雙手環住我的腰身,然後屁股一晃一動的帶著我跟他的身體一起上下起伏。開
而在我體內的陰莖剛好趁著這的動作一出一入的作著活塞運動著「…噢…啊…噢…嗯…噢…啊…好舒服啊…噢…啊…噢…嗯…噢」每一下都頂的我好爽好舒服。
按摩師看我張開眼睛,於是頭向我的臉靠過來索吻,但是我並不想讓他吻,於是將頭轉過一邊,而他順勢就吻著我的耳垂,剛好是我的敏感帶?,一下我就叫出聲,有點大「…噢…啊…噢…嗯…噢…啊…」
我發覺這樣不行,於是將擺在他身前的雙手環住他的脖子抱緊,不讓他有多餘空間吻我…,他卻趁手將手扶著我的屁股,幫助我往上起伏的動作,每次出去,拋動間用力提高我臀部,下來時就將手放鬆,讓我每次落下跟他的陰莖接合處更密集,我終於忍受不住,開始在起伏之際配合起他的動作,每每下落就用力坐下,提起時就用腳稍微用力拔出。
這樣的刺激似乎對按摩師有點過火,沒多久,我感受到按摩師的陰莖似乎開始有點漲大,而他的嘴正吸著我的乳房,我一急之下不想讓他射在我裡面,因為他沒帶套,所以我快點站起,他似乎也知道情況,我起身之後他跟著起身,並且將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另一隻手握住陰莖;看他這樣我也不忍,於是壓下身子將他的陰莖含在嘴裡,一陣濃郁的精液就爆發在我的嘴巴裡面。
我趕緊找了衛生紙吐了出來包覆丟掉,過沒多久阿賢也出來,而這時男按摩師正在幫我按摩肩膀,換我進去沖洗時阿賢似乎有點疲勞了,躺在床上讓女按摩師幫他作按摩。



進了浴室後,因為剛剛的運動讓我有點腿軟,因此扶著浴缸的邊緣,稍微坐了一下,這時男按摩師手裡拿著大罐小罐的進了浴室,而我身上只有內褲一件,頗感尷尬。
這時我趕緊遮住身上的重點部位,也遮不多就是,反倒是按摩師還頗悠然自得的欣賞我的身體,在我不知如何開口時,他說。
「小姐,要請你先躺在地上的軟墊上面,我會幫你做背部的按摩。」
「嗯,那等等呢?」
「等等就看你的需求了。請先趴上去。」
我疑惑著照他指示趴在軟墊上,他似乎回頭將門扣上,之後回來開啟熱水,調整溫度後先將我背部沖洗一遍,又塗了一些東西在我身上。
「小姐,請先坐起來,我幫你清洗身體。」說著他從我身後搭著我扶起來,雙手的位置很「恰巧」的搭在我的胸部上,這時我只是想說清潔而已,應該沒啥麼,也就任由他搭著。
原本我猜想他應該是坐在我前方幫我洗,但是這時他卻是在我身後,雙手繞過我的身體在前方塗抹著,因為看不到,所以也比較自然點,是說…按摩師很自動的用雙手塗抹我的胸部,還不時用手指挑動我的乳頭,我也開始感覺到乳頭漲大起來了,我的嘴巴也開始傳出陣陣呻吟聲「……噢…啊…噢…嗯…噢…啊…」
這時原本在身後的按摩師,貼近我的背,除了感覺到他的胸膛靠著我的後背外,也感觸到下體又直立起來了,有時伴隨前方的按摩,上下的動作讓我還以為是在做愛…,稍微掙扎一下,按摩師也適度的放鬆力道跟手勁,這樣的動作持續了數分鐘後才換姿勢。
「小姐,麻煩一下,站起來,我幫你沖個水。」這時按摩師也很順手的將手扣住內褲兩端,抬頭對我示意一下,我想也是要脫下內褲吧,不然沖水…問題多多,既然剛才被幹了,就放開的多,我配合動作,抬腳讓他脫起。
按摩師很自然的將內褲放到洗臉盆處,之後拿起水龍頭幫我沖水,大概洗淨後,他將水龍頭掛在上方,說要幫我抹沐浴乳,於是水直接從我頭上沖下,頭髮也被淋濕,看不到東西,這時感覺兩隻手塗了沐浴乳在我身上遊走,一隻手照顧胸部,另一隻手努力的再下體處來回清潔,過一下後,我下體又溼透了。手
這時按摩師從我背後靠過來,在我耳垂吸了起來,兩手扣住我的腰之後,似乎有根陰莖在我下體頂著,我還不及反應之際,頂在穴口的陰莖已經插入一半了。好厲害,他那根又硬起來了。
按摩師將我身體拉退一點,還將我上半身壓低少許,因為下體剛塗了不少沐浴乳,很順利讓他插到底,可能也是因為太多潤滑的關係,插入的聲音撲滋撲滋很明顯,聽著我的呻吟聲也開始放浪起來「…噢…啊…噢…嗯…噢…啊…」
大概抽插了幾分鐘後,按摩師似乎想換姿勢,於是拔出之際波的一聲,將我轉身面對他,原本他想索吻,但仍被我閃開,再度吸到耳垂處,我的慾望又被燃起。
正面對著我,拉高我的右腳後,他的下體直頂在我的兩腿中間,往上一頂整根沒入,之後他坐在浴缸旁上,我則在他的正上方,他握住我的乳房開始吸吮似乎不想動了。
我下體陣陣搔癢感傳來很不舒服,於是開始主動在他身上上下起伏起來,讓自己的下體跟他緊密結合。「幹我…幹我…噢…啊…好爽…噢…嗯…噢…啊…」我忘情呻吟叫著。
在一陣陣快速激烈衝刺後,我還不知道怎麼回事之際,他緊緊扣住我的腰際,用力往上頂了幾下才感受到…體內瞬間衝入一陣熱流,他剩餘的精液一點不漏的射進入我的陰道深處,「耶?!!沒戴套子直接內射?果然是新手嗎?!!」我有點不悅心想著,哎!管他的,反正也蠻爽,應該不會這樣就懷孕吧?也顧不得這些,直接擁抱著他顫抖喘氣。
之後大略清洗後,穿回衣服,回到房間看到女按摩師還在幫阿賢按摩,而看看時間也差不多了,阿賢熟睡的樣子還頗可愛,我從包包裡拿了兩仟五佰元給她們後,就讓她們離去。,
不是說?半套嗎?感覺好像是全套的,最初阿賢是怎樣跟她們說的呢?這就不清楚了?剛剛激情的兩回合讓我也懶得再去想,裸身抱著阿賢進入了夢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