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蕩的同學母親

七天假期一轉眼就過了,阿德又回到姨媽家。和往常一樣,星期一一大早從姨媽家出門,在校門口就碰見張明宗,阿德把VCD還給了他。「阿德!昨天我又借到二支更棒的片子,今天放學後到我家觀賞。」明宗神秘兮兮的把阿德拉到一旁:「其中一片女主角很像你媽喔。」被明宗描述影片中,像極媽媽的影星精采淫蕩的表演,媽媽美豔的臉蛋與一身性感的美肉,又出現在阿德腦海。看來今天的課肯定又是白上了。突然想起VCD母子亂倫的劇情,阿德笑著問道:「明宗,老實告訴我,你有沒有和你媽發生關係?」
「沒有,怎?可能會有那種事。」「真的嗎?那怎?都租這種片子,還真有點可疑,嘻嘻,說實話到底有沒有?」「真的沒有,不過我的確是喜歡媽媽。」明宗臉紅紅的說道:「是阿茂啦,這些片子都是阿茂他借看的,你知道他和我是無話不說,其實他早就和他媽媽性交了。」
「阿茂?林春茂!他和他媽媽性交?」「小聲點!你要讓全校都知道嗎?」明宗左右看了一下小聲的說。林春茂的媽媽生得可漂亮了!成熟婦女韻味與慈祥母親的面孔,配上玲瓏有致的身材,嬌豔嫵媚的臉蛋,及肩的秀髮,雖說年已過40,但可謂之徐娘半老,風韻猶存!尤其是她那36F的雙峰,毫無下垂?象,渾圓美臀淫蕩的翹著誘人遐思,一雙細長皎好的美腿,直令人想好好地摸她一把!有這樣性感的媽媽可幹,阿茂實在太幸福了,阿德心裏想。
「快上課了,你有興趣的話,等放學到我家在詳細告訴你吧。」
好不容易等到放學鐘聲響起,阿德整理書本放進書包裏,想起媽媽,不由得苦笑。
一整天,腦海裏面都想著媽媽美豔的身體,根本無心上課。心不在焉的樣子,被老師K了一頓,還處罰他下課後整理老師的辦公室。他叫明宗先回家等他,十幾分鐘後他朝明宗家走去。張明宗的家就在學校對街盡頭,那是一棟氣派高雅的花園別墅。到了張明宗家,阿德按了電鈴,不久傳出一聲嬌滴滴的聲音:「是誰呀?」
「我是明宗的同學沈俊德。」停頓了一會兒「啪!」的一聲,鐵門自動開了,阿德進了鐵門後,順手關好了門,經過花園來到客廳的大門,開門的是張媽媽。張明宗的媽媽叫做劉燕玲,雖然四十出頭,與丈夫結婚至今已十七年了,平時保養得法,再加上生活富裕,養尊處優,其姿色秀麗、皮膚細嫩潔白、風情萬千,猶如卅左右之少婦。
卅如狼、四十如虎之婦人生理及心理已臻成熟的顛峰狀態,正是欲念鼎盛之饑渴的年華,她又是個性欲旺盛的女人,但是她時常都處在獨守空閨、孤枕難眠的性饑渴歲月中。因丈夫是民意代表,時常南北奔波開會的不在身旁,難耐空虛寂寞,生活平淡,無法使她得到性的滿足,她是又痛苦又難受,但是,她又不敢去偷野食來充肌。丈夫在政界有點名氣,也有大量財富;兒女也都長大了,萬一不小心弄得身敗名裂家破人散,那就遭透了。所以她就強忍下來,也只能躲在閨房暗中自慰。今天下午把雜事處理完畢後,突然覺得非常需要,她想制止住肉屄的騷癢,否則今夜根本無法入睡。她正要回房自慰時,明宗剛好放學回家,他不得不支開兒子。
「阿宗,你幫媽把這份資料送到淑惠阿姨好嗎?」他拿著一包牛皮信封袋交給明宗:「這是明天婦女會開會用的,媽忙著要整理明天的開會名冊,就麻煩你了。」這一趟來回少說也需要三、四十分鐘,夠了。而女兒的課後輔導也沒那麼早回來。她仰躺在床上,把裙子拉到她的腰部,三角褲脫在一旁,手指撚弄騷癢的肉屄。她右手揉搓陰蒂,用右手三個手指插入陰道裏面,快速地戳插攪動。
「噢……老公……你?什?……不在這裏……我需要你喲……我好想讓你舔我的肉屄……我渴望你的大雞巴插進來……一直幹到底……我想讓你從後面肏我……噢……親愛的……」劉燕玲閉著眼睛,幻想著她丈夫把肉棒插入了她濕透的騷屄中,狠狠地抽送著,將她那濕潤已極的肥屄脹得滿滿的。她開始抖動:「噢……親愛的……我要來了……我要來了……噢……啊……嗯……」就在這時候,電鈴響了。真掃興,到底是誰啊!透過對講機,聽到是明宗的同學沈俊德。
(原來是那個沈醫師的兒子,沈俊德啊!)腦海中出現那英俊瀟灑、健壯挺拔、年輕力壯的身影,私處毫無來由的騷癢起來,淫水都泛濫成災地流出來了。她想勾引他來?自己解決饑渴難耐的欲火了。他連三角褲都不穿,拉下裙子就去開門。「是沈俊德啊!好久不見,最近好嗎?」
「很好,謝謝張媽媽。」當阿德見到張媽媽那身十分大膽又暴露的穿著時,心中不由得?生性衝動,大雞巴硬了起來。張媽媽長的嬌豔如花,由於家境富裕,而且在上流社會中也極?活躍,平時張媽媽的打扮就非常的時髦流行。
再加上最近非常炎熱的緣故,張媽媽穿著一襲超低胸連身迷你緊身短裙,雪白的脖子和胸肉都露在外面,肌膚細嫩,雙乳肥脹豐滿,有如蛇般的纖腰,粉臀是豐滿圓潤,粉嫩的大腿也露在外面,雪白如雪。張媽媽被阿德看得粉臉飛紅,忙把臉垂下,無意間瞟了阿德下體一眼,在那一瞥的剎那,眼光卻溜到了他身著的牛仔褲的胯間,正好瞧在他那腫腫的、鼓鼓的大雞巴上。
她心中一震,下體不由得一陣搔癢,陰屄裏溢出一股淫水。
「別老站著!快進來坐嘛!」她領著阿德走進寬敞的客廳,二人分賓主面對面的坐落在那高級的沙發上,張媽媽的一雙美眸凝視了阿德一遍後,眼角又偷偷地掃向阿德胯下高挺的雞巴,不覺芳心一陣激蕩,肥屄裏面騷癢起來,而濕濡濡的淫水毫不自禁的潺潺流了出來,連裙子都弄濕了。「張媽媽,明宗在嗎?」張媽媽嬌聲說道:「阿宗幫張媽媽去辦一件事,馬上就回來了!」說著不經意的把雙腿張開。
阿德被眼前張媽媽的裙內春光,看得口瞪口呆。
他的一顆心,砰砰的跳個不停的注視著這張媽媽裙內淫靡的景象,啊!好騷的女人,竟然連內褲都沒穿。他一直注意著張媽媽的一舉一動,只要張媽媽的雙腿微張開,他立即目不轉睛的看著他的陰部,看那黑黑的陰毛,及又突又隆的陰戶。他大膽的看她的陰戶。心想,張媽媽的陰戶好美,鼓突突的,陰毛更是烏黑又細長,又濃密的這樣一大片。張媽媽被他看得粉臉通紅全身發熱,芳心不停的跳躍,連呼吸也急促起來,知道眼前這位漂亮標致的小夥子,被自己的美豔、性感成熟的風韻,迷得神魂顛倒,而想入非非了。
其實阿德早已動了欲念,阿德有過吳阿姨及二姊的經驗,知道張媽媽春心蕩漾了,看見張媽媽那股風騷勁,已夠令人心癢了,尤其那陰戶鼓凸凸的,若把自己的大雞巴插進去,不知有多舒服。這時張媽媽突然嬌軟說:「嗯……阿德,張媽媽忽然有點頭暈,你扶我到房內休息好嗎?」
阿德是求之不得,便扶她回臥房。她用左手勾住阿德的脖子,把身子都靠在他身上,整個豐滿的乳房貼著阿德的胸部。阿德右手摟著她的腰,扶著張媽媽慢慢的走進房間,這時他堅硬的雞巴摩擦著她的大腿。到了床邊,他扶著張媽媽躺下時,阿德偷偷的撫摸著她那令人垂涎欲滴的大乳房,而這時她的手也正碰摸著他堅硬的雞巴。阿德的大雞巴被張媽媽一抓,全身都發抖,心臟狂跳,這種激烈的沖襲,使他失去了理智,顧不得一切了。他突然瘋狂起來,猛地一翻身撲上了床上的她,把她壓在床上,發瘋的抱著,死命的吻著。
張媽媽連忙用雙手抱住阿德後腦,深情的吻著阿德嘴唇,二人盡情的吸吮對方舌頭。燕玲現在真是心神俱蕩,欲火上升,是又饑渴、又滿足、又空虛、又舒暢,嬌聲浪語的叫道:「啊……阿德,幹我……嗯……玩我……阿德,把我糟塌得不成人形……要玩要弄……由得你了……玩我……弄我……幹我……最好把我幹死……嗯……我是妳的玩物……嗯……我什?都不要……呀……只要你的雞巴……能插入我的騷屄……哦……」
阿德邊吻,雙手毫不考慮,把她兩顆雪白肥大豐滿的乳房,從她低胸洋裝掏出,一手抓住一顆大乳房,又揉、又搓、又摸奶頭,低頭用嘴含住另一奶頭,又吸、又吮、又咬,又用舌頭去舐她的乳暈,弄得張媽媽全身像有萬蟻穿身似的,又麻、又癢、又酸,雖然極?難受,但是也好受極了。
張媽媽忍不住的,雙手緊緊抱著阿德,挺起陰戶貼著他的大雞巴,扭著細腰肥臀磨擦著,口中叫道:「阿德……嗯……寶貝……張媽媽受不了……了……快幹我……快……」於是,阿德自己先把衣褲脫光,再將張媽媽的緊身洋裝脫掉。啊!眼前的張媽媽,真是耀眼生輝,雪白細嫩的肌膚、高挺肥大的乳房、褐紅色的大奶頭、暗紅色的乳暈、平坦微帶細條皺紋的小腹、深陷的肚臍眼、大饅頭似的陰阜,尤其那一大片陰毛,又黑又濃的蓋住整個陰戶,阿德用雙手撥開修長的粉腿,這才看清楚她底下的風光大陰唇呈豔紅色,小陰唇呈鮮紅色,大陰唇兩邊長滿濃黑的陰毛,一粒陰核像花生米一樣大,呈粉紅色,粉臀是又肥又大,看得阿德欲焰高張,一條大雞巴更是膨脹到極點。
張媽媽的一雙媚眼也死盯著阿德的大雞巴看個不停,啊!好長、好粗的大雞巴,尤其那個龜頭像雞蛋那?大,看得她芳心噗噗的跳個不停,陰戶裏的淫水不由自主的又流出來。阿德也想不到,張媽媽脫光衣服的胴體是那?樣的美豔,都四十歲的人了,但徐娘半老,風韻猶存,身材保養得如此婀娜多姿,自己真是豔福不淺。
阿德低下頭去,用嘴唇含住那粒粉紅色的大陰核,又舔、又吸、又咬,雙手伸上抓住兩顆大乳房又摸、又揉,感覺兩個大奶比吳阿姨的還肥大,軟綿綿的、滑溜溜的,還帶有彈性,雖沒有二姊那?彈性,但也好受極了。阿德被刺激欲火不斷的上升。張媽媽被摸揉得春情洋溢、媚眼如絲、渾身奇癢,小穴被舔得把肥臀左搖右擺,麻癢欲死,淫水直流,口裏淫聲浪調嬌喘叫道:「阿德!張媽媽實在……受……受不了……了啦……別再舔……了……張媽媽要……要……你的……大……大雞巴……插……插……我的……騷屄……」
阿德被張媽媽的嬌媚淫態所激,血脈奔騰的陽具暴漲,隨即將她兩條粉腿分開?高,架在肩上,雙手握著粗壯的雞巴,對準紫紅的陰道口,用力往前一挺,「滋」的一聲,盡根到底,祇見大陰戶被賬得鼓鼓的,陰唇緊緊包住陽具。
燕玲猶如盛暑之中喝了一口冰水,那?舒適得酥筋透骨,她不由顫聲輕呼起來:「啊……阿德……好舒服……張媽媽好爽……痛快死了……求求你……快幹……啊……啊……快……大力一點幹……用力幹……用力……插……吧……」
阿德摟緊張媽媽,急如暴雨,快速異常的猛烈抽插,次次到底、下下著肉,直抵花心。
這時,燕玲瘋狂地扭動著屁股,迎合阿德有力的衝擊。同時浪聲大叫:「啊……喔……大雞巴阿德……你的雞巴好大……好脹……好燙……幹的我好爽……好酸……好舒服……哎呀……好爽啊……用力……幹吧……啊……幹死我……你把我奸死了……喔……」
阿德也感覺到,她騷屄裏面的陰壁,肉肥而緊湊,將雞巴緊緊包住,那種又緊又暖的感覺,實非筆墨可以形容的。他一面用力抽送,一面喘氣如牛:「張媽媽……我……這樣幹…你……你……覺得……痛快……嗎……舒服……不……舒服呢……」
燕玲連連點頭,屁股儘量地往上頂,同時扭擺著豐臀,嬌喘呼呼:「好阿德……大雞巴阿德……你真會玩……好會幹……唉唷……你會……玩死……張媽媽……的……嗯……好爽……呀……喔…好……美……好舒服……」
「阿德……小心肝……你的大雞巴頭……碰到人家的花心了……張媽媽……好美好舒服……好爽快……你……快幹……快……」
她口中淫聲浪語,刺激得阿德暴發了男人的野性,再也顧不得憐香惜玉,猛力的開始抽插了。
「哎呀……親丈夫……阿德……寶貝……張媽媽的小心肝……我可讓你……插死了……呀……又碰到……我的……花心……了……」
她將阿德摟得死緊,夢囈般的呻吟著、浪叫著,柳腰款擺,肥臀猛搖又?又挺,使陰戶與大雞巴貼合得更密切、更緊湊,而更增加快感,其陰戶底之花心,一收一放的吸吮著大龜頭。
阿德也是舒服得要死,他是越抽越快、越插越猛,他已插出了滋味,大叫:「張媽媽……你的騷屄好美妙……幹得好爽……」
「你真厲害……插得真夠味……幹得我……爽死了……心肝……啊……你的雞巴……又熱……又硬……又粗……又長……我舒服透……透頂了……我的骨頭……都酥散了……我又要……泄了……」
燕玲緊抱著阿德,肥臀不停扭轉、挺送,配合心愛人兒的抽插。
「啊……爽死了……哎呀!頂死人的寶貝……狠心的小冤家唷……啊……啊……你……插死……張媽媽……了……啊……喔……小心肝……張媽媽……我要……丟……喔……丟給大雞巴……阿德……了。」燕玲說完,就一泄如注了。
一股熱流,衝擊著阿德的大雞巴,他感到全身就要爆炸似的。
「張媽媽……你的小屄真美……真美,我也要射了……呀……美死了……射了……」 二人都如爛泥一樣的癱瘓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