幹對方老婆給對方看

上午我必須上班,已經有些疲憊,加上喝了點酒,我慢慢也進入神遊狀態,眼皮都快合上了。這時文生湊到我耳邊說了一句話:「要不要看我老婆的奶子?」頓時我整個人清醒了一半,一臉不敢置信地看著他,真的假的?這麼即興表演啊!
我看看他老婆已經呈現半昏迷狀態,再望著我老婆,撐在那努力地睜開眼睛看著電視。所謂惡向膽邊生就是這樣,當下淫心大起,我連哄帶騙讓老婆先進房睡覺,便和文生展開了原始的獸性。
文生等我出房門後二話不說繞到他老婆身後,雙手輕輕的解開淑芬的釦子,映入眼簾的是淡藍色蕾絲胸罩包覆著D罩杯的雪白乳房,看上去似乎很飽滿,漲卜卜的肉球都快撐開的樣子,看到這我不由自主地嚥了口口水。白皙的美乳隨著呼吸的起伏,他媽的,那果然真像海浪波濤,必定會讓人暈船。
看文生一臉邪淫的笑容又略帶著點驕傲,似乎在說:怎樣?我老婆正點吧!靠!如果這時我如果否認就是違心之論了,我老婆也不遜色呀!但是眼前這個女人真的是一極棒的尤物。
此時靈光一閃,我示意文生等一下,迅速走進房間拿出我的數位器材,文生看到我拿著相機以及攝影機出來,還沒等我開口就用表情表示贊同。其實我是要他兩者選其一,哪知道他都要。這時他把淑芬的胸罩給往下拉扯,登時兩顆渾圓的乳房像浪濤般往外翻跳出來,看得我都恍神了,而那尖端的褐色乳頭正在向我打招呼,真想狠狠的往乳頭上瘋狂的吸舔。果然親眼見識到比起照片好上太多,乳房還真他媽不小啊!害我看得都忘記要拍照片。
這時文生走過來向我接過相機,示意要我過去把玩他老婆的乳房。好吧!美乳的玩弄所有權人都給我權限了,自然我不會客氣的。繞到淑芬身後,還有點像做夢似的不真實感,我當著另一個男的面玩他老婆的乳房?
我雙手一下去就五指金龍的爪型整個扣抓那豪乳,正點,實在太正點、太銷魂了!果然不是夢境,包不住的大乳在手掌下柔軟的觸感真是說不出的滿足,縱使老婆的乳房我玩得很透徹,但是不同的奶子抓起來心理的感覺卻是大大不同。
我抬頭看著文生,雙手不停地揉著向來只有他可以玩弄的美乳,他似乎看得出神,連相機也忘了要拍。隨後我雙手食指以及拇指分別夾住那褐色的乳頭開始搓揉,兩個指頭來回擺動,乳頭也隨著指間的力道而扭轉著。
此時淑芬身體抽動一下讓我嚇到而停下動作,看看淑芬又沒反應才繼續搓揉的動作;文生倒是很鎮定,已經開始拍起照片。
文生:「等一下。」
我:「怎麼?」
文生:「不要動,因為在動,拍起來手部的地方有些模糊。」
依照文生的要求,我的動作沒有變,只是要停格讓他拍幾張清晰的。兩指依舊捏著乳頭,然後往前拉著,乳頭被我微微拉長,而柚子形狀的乳房也因為我拉扯乳頭而往前延伸呈筍子狀。
玩弄淑芬的乳房已經不能夠滿足我了,我非常想吸吮那乳頭,但是不確定文生會答應,不過我不想問他的了,直接坐到他老婆身旁,托起一顆雪白的乳房就低頭下去含住那些微紅腫的乳頭。
我也沒打算看文生的反應,總之我吸吮乳頭之後他沒有阻止我的動作。開始用舌尖輕挑著乳頭,順著乳頭的週圍畫圓的舔著,一圈又一圈繞著乳頭轉著,又時而連同乳暈整個含進口中吸吮。伸出手揉著另一顆乳房擠壓著,乳房隨著我手指的搓揉力道凹陷、變形。慢慢的,感覺到淑芬的乳頭在我舌頭的刺激下已經腫漲尖挺了起來。
這時我整個口含住乳頭用力吸吮,乳暈慢慢縮小集中,而乳頭越來越大。受到淑芬身體的自然反應的鼓勵,更是賣力地吸吮那為我發漲的乳頭。淑芬嘴裡發出微微的哼聲,想必是爽起來了,我不顧淑芬是否會醒來,舔著乳頭的力道越來越重,紅腫的乳頭隨著舌頭刮著的方向而拉扯著,舌尖往上提,乳頭就往上擺;舌頭向下抵,乳頭便向下倒。
這時嘴巴移開抬起頭來,看著淑芬的乳頭佈滿我貪婪的口水。我望著文生,他那種不敢置信的表情,曾經,那曾經只給他把玩的美乳在今天被另一個男人給徹底玩弄了,不過看來他興奮異常,我發覺到他褲襠是凸起的。
我猛然低頭下去繼續舔拭整顆乳房,並且更加擺出貪婪淫惡的嘴臉,好讓文生看看他愛妻的乳房是怎樣被惡狼給蹂躪,從索骨一直舔到乳房渾圓的下緣部位不停地來回。
而相機此時終於又開始發出聲音,我看著鏡頭繼續我淫邪的行為。我想夠賣力演出了,兩顆沉甸甸的大奶子滿佈我品嚐後的大量唾液。
突然腦中又閃過一個念頭,我何不試試看他老婆的下體?我撩起淑芬的長裙回頭看了看文生,不過他似乎沒有啥反應,不知道是認為可以還是不知道我要做什麼。
也沒再表示什麼我就轉頭繼續做我該做的,把裙襬拉至小腹的位置,看見淑芬穿的是和胸罩成套的淡藍色蕾絲內褲,而黑色的陰毛有幾根透過蕾絲的鏤空細縫鑽了出來。我手一伸,很熟練地把她其中一條粉腿就架在沙發上。
此時文生突然走到我旁邊很輕聲地說:「這好嗎?」
我:「如果你認為不妥,我馬上停止。」
文生:「不是,我的意思是我老婆只是酒醉,並不是昏死,我怕她驚醒就不妙了。」
我:「也是,我也怕你老婆驚醒。不過你看看這。」我指著淑芬內褲包覆著肉穴的部位。
文生:「……」此時文生並沒有說話,只是吞了口水看著她老婆因為潤濕的內褲中襠。
我:「怎麼?還繼續下去嗎?雖然我想繼續,不過你要我停止,我就馬上住手。」
文生:「馬的,豁出去了,被發現也沒有關係了。」
雖然我的腦袋現在充滿了精蟲,不過我覺得文生卻是精蟲都快要從毛細孔噴出來了。聽到下達的格殺令,我也不遲疑就隔著濕潤的內褲用食指刮著肉穴,文生不知何時已經拿著DV在拍著。不過我實在不想這樣慢慢來,真想一探美麗肉穴的真面目,馬上拉開中間的襠布,晶瑩黏稠的淫水已經把肉穴給覆滿了。靠!真是他媽的鮮嫩鮑魚肉啊!我心中如此吶喊著。
泛紅的陰部流出的瓊漿玉液,在光線的照射下實在美不勝收,忍不住內心的衝動,舌頭馬上先往肉穴給舔上去,順著菊花蓓蕾一路滑過柔嫩洞口的皺褶肉片再到微鼓的肉芽,舌頭上刮下大片的淫水。這女人肉穴羶腥的騷味實在令人通體快活,雖然味道每個女人都是一樣,不過能一嚐別人老婆的淫水以及聞著騷屄的自然催情氣味,真是無比的暢快。
品嚐過鮮嫩的騷屄肉之後,我接著用食指輕輕來回撫摸著肉芽,這時淑芬嬌唇發出輕輕的哼聲,並且肉穴的淫水不斷流出。哼聲越發急促,我食指的力道與速度也加重加快。
在我的努力之下,肉芽已經通紅腫漲,完全凸了出來露在穴肉外,包覆著肉穴的兩片皺褶紅肉也因充血而呈現肥滋滋的模樣。穴口已經完全打開,不再是緊閉的狀態,從一開一合穴口看去都稍微能看見陰道內壁,這個反應正是淑芬的騷屄想要肉棒塞入充實的訊號。
我掏出早就已經抗議而滿佈青筋的肉棒,但這是最後一道關卡,還是要尊重用穴人的感受。我又再次望著文生,等待他再次下達絕命追殺令,我希望他能夠答應,都已經到了這步田地還踩煞車嗎?他不答應我也要提槍快跑前進,何況淑芬的騷屄都傳遞著迫切需要肉棒抽插的反覆開合動作。
文生:「用你的肉棒插進我老婆的穴內去,讓這外表冷淡的騷婆娘給你幹到穴肉都翻出來,把她的穴給幹腫。」文生邊套弄自己的肉棒並且很期待的說著。
我:「會的,不只要幹到你老婆穴肉翻出來,我還要在她穴內播種。」
文生這傢伙居然早就掏出自己的肉棒套弄起來,連我都沒發現。廢話不再多說,憤怒的肉棒已經抵在氾濫成災的穴口。我看著淑芬美麗的臉龐,心中浮現在淑芬身上一逞獸慾的淫念大起,讓我幹翻這美麗人妻吧!
此時,突然眼前一對眼睛看著我——文生他老婆大人正看著我……
我和文生快速的對看了一下,又轉回看著他老婆,緊接著看了下方准備交合的部位,瞬間的念頭閃得很快,一不做二不休,身體往前一挺,肉棒整根沒入了滑溜的肉穴裡。淑芬哼叫了一聲,我開始抽動起來,那濕潤的穴肉內壁給我的刺激居然是這樣強烈的衝擊,這種姦淫人妻的快感實在太銷魂了,而且還在她老公面前。
隨著我的前後抽插,淑芬的美乳也隨著韻律而上下擺盪。她醒了,他老婆醒了,但是我和文生已經失去理性,淑芬卻也只能在那「哼哼啊啊」的嬌呼著。
聽見淑芬的哼叫聲讓我更為受用,九淺一深的用龜頭肉冠慢慢的刮著淑芬的陰道,腫大的龜頭幾乎抽離穴口再慢慢的滑入最深處頂撞著,兩片肥大的陰唇包裹著肉棒,隨著肉棒不停的前後律動而翻進翻出,而淑芬的淫水也大量的從交合處不斷流了出來,順著略腫的泛紅陰部流到菊花蓓蕾。文生也沒閒著,他把這淫靡的美景通通給紀錄下來。
淑芬看著他的舉動,但是眉頭深鎖,輕柔的嬌喘聲似乎對抗著原本該有的怒意,這種極大的羞恥感讓淑芬的腎上腺素直衝頂端而使得全身泛著潮紅。我感覺到淑芬的穴內越來越顯得濕滑,越是抽插她的騷屄越是感到滑溜,想必這種無地自容的羞愧讓她不自主地淫水大量湧出。
此時文生把DV放在角架上對准我倆的位置後,走過來挺著肉棒湊到他老婆嘴邊,淑芬一看見肉棒伸手握住就往嘴裡送,並且賣力地吸吮起來,以致於雙頰凹陷,並不斷地發出口水「滋滋」的套弄聲。
我開始快速的抽插,幹得淑芬都快含不住文生的肉棒,有時還不停的滑出嘴巴,以致於唾液不停的從嘴角流出。但是文生的肉棒一掉出她的朱唇,便很急的再吸進去,並且開始用手一起套弄她老公的肉棒。握著肉棒的手套弄速度越來越快,用舌尖抵在龜頭肉冠的下緣來回舔著。
突然文生表情有異樣,並且呼吸急,看來是快要噴發精液了。果然馬上聽到他「啊」了一聲,他抓著他老婆的頭,把滿滿的精液都灌進她嘴裡。
文生整個人不動,肉棒依然留在她老婆嘴裡,而他老婆的嘴只吸住馬眼的部位,手腕則是很慢地來回擺動,但是手掌用力握住肉棒由內往外擠壓,似乎要把她老公的精液一滴不剩的給吸乾出來。
文生抽出肉棒,精液從淑芬嘴裡微微的流出一些,這時我看了文生的肉棒還處於堅硬的狀態,示意要他接棒。我抽離淑芬的肉穴,他便把淑芬扶起來並且讓她變成狗爬式趴在沙發上,他雙手按在淑芬的肥屁股上頭,肉棒一挺就迅速抽動起來,當然我也沒有閒著,把沾滿淫水的肉棒就往淑芬嘴裡送。
或許已經到了這樣的情況,之前再如何不喜歡口交或是吞精,只怕這時已經失去理智而不顧一切了,縱使這根肉棒是其他男人的也是來者不拒。看著一個美女握著我的肉棒用那靈巧的舌頭順著龜頭肉冠繞圈舔著,真有種說不出的侵略成就感。
文生從背後幹著她老婆,她老婆那兩顆肥乳有如掛鐘在那前後擺盪,我雙手一伸握著那包不住的大奶惡狠狠地掐著,並且不時變換著緊捏乳頭。
突然淑芬也用手握住我的肉棒開始套弄,加上溫滑濕暖的舌頭不停的舔著馬眼,我也快受不了淑芬這樣的攻勢,我快被她給溶化了。我低頭看著淑芬,淑芬媚眼如絲的看著我。
淑芬:「葛格,美眉喜歡吃你的懶叫。」
靠!致命的一擊,在力守最後江山的保衛戰,我輸了。這句下流淫蕩的話語終於讓我投降了,放盡全身力氣的我一洩如注的噴發出來,淑芬來不及反應而讓精液噴灑在她美麗的臉蛋上,隨即很快地含住龜頭,並且也開始用力擠壓我的肉棒。這時我全給她了,她要吸乾就讓她吸乾吧!
突然間房門用力關上的聲響:「砰!」我肉棒軟掉了,迅速且立即的癱軟,文生也迅速抽離她老婆的肉穴,而淑芬更像是從夢中醒來似的雙手掩面蜷曲在沙發上。
我和文生呆站著約有半分鐘,文生首先打破寂靜。
文生:「怎麼辦?」
我:「現在頭大了。」
文生:「你們之前不是也有交換的意思?這應該不會太糟。」
我:「我想不是太妙,不然關門聲怎麼那麼大聲?不過先別管這個,先處理那個吧!」我手指了淑芬。
文生走過去他老婆身旁,手搭在淑芬肩膀上。
淑芬:「不要碰我,你們兩個王八蛋不要碰我!」



淑芬隱約的啜泣聲,並且在文生碰了她之後身體瑟縮得更厲害。我拿起淑芬的衣服遞給文生,文生接過之後披在她老婆身上。隨後我們兩個不發一語的把衣服穿好,我拿起大門鑰匙示意一起出去,我們兩個男人一路沉默的走下樓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