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招妓,改變了我的生活

2006年我二十四歲,大學畢業后在H市電視台某欄目做編導,經過半年
多的學習與工作,九月份我被分配到了出差的任務,去D市M縣對某商企的逄老
板進行四天專訪。雖然離的不太遠,但我依然很興奮,畢竟這是第一次單獨完成
任務。

  臨出發前,老媽除了叮囑我要照顧好自己之外還給了我一個帶電話的地址,
希望我有時間的話順便看看住在那的三姨。對于三姨,我的印象十分模糊,自從
她嫁人之后,將近二十几年沒見了,只是逢年過節跟老媽打個電話。

  懷著無比的興奮來到了M縣。逄老板的秘書,一個二十多歲的小伙子來接的
我,不斷跟我介紹當地的文化,他們企業的文化,還有他們老板怎麼創業的等等
等等。我也非常認真的聽,不光聽,還不斷地拿個小本記(現在想想,當時真他
媽二,直接要材料不就得了)。

  二十多分鐘的車程,到了他們的企業,一棟二十多層的樓只屬于他們自己。
這在H市我見得多了,但是不得不承認,這老逄在這M縣里確實是挺牛逼的一人
物。見面和老逄寒暄客套,然后直接去了飯店(出外采訪少不得吃吃喝喝)。

  老逄為了表示對我的尊重,特意叫了好几個人來陪,算我總共七個人——老
逄;他副總,一四十多歲中年男人;辦公室主任,一四十多歲中年女人,具体姓
什麼不知道;后來才知道,他這副總和辦公室主任是夫妻。再就兩個二十多歲的
丫頭,一個會計,一個出納;再就是接待我那秘書。

  剛開始喝酒我還有點拘謹,混熟了,就開始跟這幫奸商胡侃亂侃,說什麼不
知道,只知道老逄讓這几個人不停地灌我酒。尤其是那倆年輕的妞,一人坐我一
邊,不斷給我倒酒。我操,再這麼喝下去,我今天非得交待到這不可。于是我就
裝醉,趴桌子上不起來,還踢碎好几個啤酒瓶子(我電視台同事教我的,遇到一
幫人拼你酒,直接裝醉)。

  老逄一看我醉得不行了,就叫他那秘書和其中一個小妞送我去賓館。到了房
間他倆把我往床上一扔,秘書就對那小妞交待:「老板讓你今晚陪他。」

  我一聽,操,這算哪門子事啊,這雞巴傳回台里,我還混不混了?我裝醉說
了一句:「走,都走。」雖然我沒看,但我也能感覺到,那妞肯定用鄙視的眼光
看著我,心里還得說「老娘還不願意讓你碰呢」。

  等他們走了之后,我昏昏沉沉地睡了過去。睡著睡著感覺很渴,掙扎著起來
找水喝,這一起來不要緊,之后我這一夜就再也沒睡。

  灌了一瓶礦泉水,感覺頭有點疼,剛躺下來,就聽到了隔壁異樣的聲音,啪
啪聲,女人的叫床聲,男人的喘息聲。起初我還以為是送我那倆人,聽著聽著不
像,好像兩個女人,一個男人。帶著酒勁,我這雞巴一下就硬了,這大半夜的可
咋整,人生地不熟的。出去找小姐回不來可怎麼辦?

  聽著叫床正在這胡思亂想呢,屋里的座機響了起來。我猶豫了一下,但還是
順手接了起來,不過我卻沒說話。

  「先生你好,這麼晚打擾你了,我是酒店的前台,請問需不需要什麼?」

  我想都沒想順口而出:「來壺茶水。」

  「需不需要人陪?」

  聽著隔壁的浪叫,我對于前台的問話猶豫了半天,還沒等我開口——

  「要清純的,成熟的,骨感的,豐滿的……」對方一連串的介紹徹底摧毀了
我的心理防線。

  「來個成熟點會伺候人的。」



  放下電話,我吁了一口氣,起身去了趟廁所,然后躺在床上靜靜地等待著這
次異地的偷腥。

  不到二十分鐘,響起了輕微的叩門聲。起身開門,門外是一個大約四十左右
的中年婦人,齊肩發,上身粉色的短袖T恤,下身一條白色的七分褲,腳上一雙
白色拖鞋。左手拎個小包,右手端著一壺茶水。看了我一眼之后直接走進屋。

  「先生您要的茶水。」

  我以為這只是一個送茶水的服務員,還跟她客套了一下:「好的,你放那儿
吧。謝謝啊。」

  誰知她轉身竟然把門給關上了,還進行了反鎖。然后回頭對我說:「先生,
您要是對我不滿意,我讓前台再給你換一個。」

  「滿意滿意,就你了。」如飢似渴的我,哪還有時間再等起來沒完。

  屋里只有一盞床頭燈開著,借著微暗且柔和的光線,我仔細地大量著她,沒
有濃妝,雖然不是十分漂亮,但有種說不出的親和力。

  「怎麼收費?」

  「三百,到早上六點半,只要你行,几次都行,帶口活。」

  「成交!」小地方就是這點好,價格不貴,服務全。

  她脫掉自己的T恤衫和七分褲,穿著紅色的乳罩和內褲就坐到了我的床邊,
幫我脫著衣服。隔壁的浪叫伴奏已經把我刺激到極限了,我一把把她抱了過來,
對著嘴就親了上去。剛開始她還有點閃躲,我一手按住她的頭一手隔著她的乳罩
使勁地揉搓著。舌頭撬開她的牙縫,在她嘴里不停地舔舐著。

  慢慢地她也有了反應,不僅舌頭和我主動交纏,一只手也抓住了我的老二,
另一只手反解自己的胸罩。這樣親了大概不到兩分鐘吧她一下把我推倒了,然后
腿一分,騎在了我的身上,親我的額頭,耳朵,向下舔著我的小奶頭,不時地還
用牙齒輕咬。熟婦就是不一樣,小姑娘就是不行。

  我正爽得興頭上時,她起身打開了包包,拿出了一袋濕巾,把我褲衩脫下之
后,用濕巾把我陰莖擦得很仔細,包皮翻開,連龜頭縫里都擦到了。我看著她一
連串的動作,手里依舊握著她的大咪咪,玩著她的乳頭,這麼大歲數了,咪咪還
是那麼挺翹,乳頭暗紅且硬,看來她也興奮了。

  她低下頭,舌頭在我的龜頭上舔了一下,然后舌頭就從陰莖的一側舔到另一
側,接著用嘴把我的龜頭吸了進去。就在我感覺受不了的時候,她突然一松口,
直接把我的陰莖含了進去,上下地套弄著。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那躺著享受這種
溫潤的感覺。

  給我口交了能有几分鐘的時間吧,她往上一拱,褲衩都沒脫,往邊上一分,
直接就把我陰莖套進了她的陰道,前后地挺動著(當時真沒找過几次,竟然他媽
的忘了戴套)。

  我兩只手扶著她那略有贅肉的腰,配合著她。甚至把身子往前一傾,含住她
得乳頭舔弄著。這個姿勢做愛,不管她是熟婦還是少女,只能感覺她得陰道特別
的緊,前后夾得你很舒爽。

  可能是喝了酒的緣故吧,我一直沒有想射的意思,輕輕地拍了拍她的屁股,
示意她躺下。分開她的雙腿,壓在了她的身上,狠狠插了几下,然而她的反應卻
讓我很驚訝,明明很舒服,卻只是悶哼,根本不像別的妓女那樣故意呻吟浪叫,
刺激得你快點射。于是我惡作劇般,一下比一下插得狠。

  也許是咱雞巴不夠長,也許是人家陰道比較深,反正我不管怎麼努力,都插
不到最里面,這讓我有一點點的失落,但隨著快感的來臨,失落隨之被淹沒。這
時候的她兩手緊緊抱住我的脖子,兩腿纏著我的腰,抿著嘴在我的耳邊說了一句
話:「射到里面吧,我帶環了。」

  精關一松,積攢兩個禮拜的精華就全給了她。我無力地趴在她的身上,享受
著高潮后的余感。而我身下的這位熟女卻長長地吁了一口氣出來,顯然,她也得
到了高潮的釋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