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看老婆3P

很多結了婚數年的夫婦,在性生活方面都會開始變得刻闆和沉悶,而我和我的太太也不能倖免,直至……
經過數星期的辛勤工作,我和太太早已計劃好今天黃昏外出吃晚餐和跳舞,好好放松一下。
我的妻子嘉莉爲這晚悉心打扮,穿上了一條十分性感的紅色裙。那氣裙子是沒有吊帶的,嘉莉也沒有戴上胸罩,我研究了老半天,都不知道爲什麽它不會從她身上滑下來。
我們到達餐廳,點好菜以後,便走到舞池跳舞,期間我們遇到了不少人,有些是老朋友,但更多是不太相熟的朋友。
有些人等我們用過餐以後,便立即急不及待跑過來邀請嘉莉跳舞。我不情不願地讓嘉莉跟他們走,反正沒有事做,我獨自走到酒吧,在那裏我碰到了不少老朋友,便跟他們談起來。
嘉莉跳了幾支舞後回來,她已熱得香汗淋漓了,其實,她隻與兩個男人跳過舞。
不久她其中一個舞伴拿了兩杯飲品走過來,我們向他道謝,嘉莉看來很渴,一口氣便把它喝下。她之前已經喝了不少酒,現在她顯得有點醉,開始不停地說話。
休息了一會,嘉莉又再與那兩個男的跳起舞來,之後再和我跳了幾支舞。
嘉莉突然問我,她看起來是否很誘人?我告訴她是世界上最美、最性感的女人,特别是她撩人的舞姿,實在足以迷倒所有男人。
她害羞地笑了笑,告訴我她兩位舞伴一定也這樣想,因爲她跳舞時曾經把身體靠向他們的褲裆,她可以感覺到他們勃起的陰莖。
我從沒有想過嘉莉會跟我說這種事,也許是受到酒精的影響吧!
我笑着回答:「當心,親愛的,他們可能會在舞池引誘你。」嘉莉沒有回答我,但她绯紅的臉突然變得更紅,樣子美極了。
我們繼續坐,不一會,她的舞伴又來請她跳舞了。
現在我終於記起他們的名字,正與嘉莉跳舞的是阿健,是我們孩子學校裏的老師;另一個是卡路,他是阿健的朋友,與我們在網球場裏認識的。
我看着嘉莉跟阿健跳舞,我注意到他們一面跳舞,一面不斷談話,阿健看來是想嘉莉爲他做點什麽,最後嘉莉輕輕點頭。
嘉莉回來休息了片刻,接着便去了洗手間。她剛離開,阿健也站起來,向洗手間的方向走去。 我十分好奇,連忙上前看過究竟,剛好看到他們一起步出了餐廳。
餐廳附近有一個沙灘,後面有數間供人換泳衣的小屋,每間小屋相隔不遠,大約是兩米距離。他們在小屋之間躲了起來,我悄悄的走近一點,看看他們在幹什麽。
我看到自己的妻子背靠小屋的外牆,而阿健正在吻她!我看到阿健在撫摸我的妻子,内心立即被一股妒忌和憤怒刺痛着,但同時陰莖卻立即硬了起來。
起初,阿健隻是吻嘉莉的頸和肩膀,但嘉莉沒有阻止他,他開始變得大膽起來,手也不規矩的向她裙子裏探索,肆意地玩弄嘉莉硬起來的粉紅色蓓蕾。
他們互相撫摸着對方的身體好一會兒,突然,阿健把嘉莉的裙子向下拉到腰間,讓嘉莉半身裸露,一雙渾圓堅挺的乳房就這樣跳了出來,暴露在他面前。
她熱情地按着阿健的頭,他迫不及待地吸吮那聳立的雙峰,隻手則往她的下身漫遊。
阿健用手把嘉莉裙腳往上掀,現在我妻子的幾乎全身赤裸,身上除了被卷起束在腰間的裙,便隻剩下内褲。雖然天色昏暗,但我仍然可以看到她的内褲已經濕了一大片。
「天!我爲什麽會讓自己的妻子跟這個不相熟的男人做這種事?」我突然問自己。我自己也搞不清原因,隻知道我不想他們停下來。
在我們結婚以前,嘉莉還是處女,她從來沒有被我以外的男人這樣撫摸過,可是嘉莉那完美的身體,那隻屬於我的身體,現在卻被别人盡情地玩弄!阿健的愛撫越來越激烈,嘉莉興奮得伏在他的身上扭動身體。
阿健突然使勁一拉,嘉莉的内褲瞬即滑下到腳跟,她随即把它踢到一旁。就算我站在遠處,也可以清楚看到嘉莉的陰毛和小穴,我也可以看到阿健是怎樣把玩嘉莉的陰核。
嘉莉的雙腿分得更開,阿健跪下來,把頭埋在她的兩腳之間,努力地舔那肥美的小穴。我知道嘉莉十分享受,因爲她的臀部正狂野地擺動。
阿健站起來,引導嘉莉的手向他的褲裆摸,我聽到拉鏈被拉下的聲音,嘉莉連随把他堅硬的陽具掏出來,并慢慢把它送往那已氾濫的肉洞……
我不相信嘉莉會願意讓别人把陰莖插進她的小穴裏,但我一想到她與别人性交的情景,已勃起的肉棒不其然變得更硬。
肉棒已對準了嘉莉的小穴,快要幹進去的時候,他們的好事,卻被一對突然經過的夫婦破壞了。
他們急忙穿上衣服,我聽見嘉莉失望地對阿健說:「你讓我很興奮,我真的很想要,可是我要回去了,我離開這麽久,我的先生一定會懷疑的。」
我爲嘉莉的忠誠感到安慰,但同時更加感到失望。我連忙跑回餐廳的座位,假裝什麽也沒有發生過。
嘉莉回來了,頭發有點散亂,呼吸也混濁了,臉上挂着蕩漾的春情。
我故意試探嘉莉說:「你還好嗎?是不是發生了什麽事?」
她馬上就說:「沒……沒有什麽,我們跳舞吧!」
我們一起跳舞,我一直想着剛才的事,完全不能集中。
後來樂隊要休息,嘉莉又要去洗手間,我告訴她,我會到酒吧找朋友一起喝酒和聊聊天。在嘉莉離開的同時,我看到阿健和卡路也離座,色迷迷地看着我的妻子,一起走了出去。
我跟蹤着他們,發現嘉莉沿另一條小路向沙灘去,最後走到了那些更衣的小屋。我明白嘉莉将會與那兩個男人會合,我感到我的陰莖又再騷動起來。
看着我的妻子跟兩個男人一起走進那小屋,我那妒忌和興奮的矛盾感覺再次湧現。她是不是真的打算讓他們一起輪奸她?我找到一個相當不俗的位置,可以讓我看到他們,自己卻不會被他們發現。
剛進入小屋,兩個男人立即變得不安份。沒有任何猶豫,阿健的手向嘉莉的乳房進攻,嘉莉興奮得全身酸軟,乏力地倚着牆站。卡路也不客氣了,伸手與阿健一起貪婪地撫弄她的乳房。
看到這個場面,我的肉棒立即站了起來,把褲裆撐起了。
我把肉棒掏出來的時候,卡路把嘉莉的裙脫下,那雙堅挺的乳房又再次暴露在他人面前,他連忙吻它、吸吮它和輕咬它。
阿健也忙着輕撫嘉莉的大腿,讓我看到她的陰戶,她竟然沒有穿内褲!原來她剛才是裸露着下身跟我在舞池跳舞的!嘉莉本能地把雙腿分開,愛液不斷從她的陰道流出來。
阿健托起她的腰,二人開始一起用手指玩弄她的小穴,嘉莉情不自禁扭着她圓渾的美臀,身體倚着牆往下滑,雙腿也張得更開了。
最後他們三人躺在地上,嘉莉伸手把阿健的肉棒從褲子裏掏出,并把它放進小嘴裏吸吮。卡路也不呆着,他也把自己的肉棒塞到嘉莉的手,要她爲他打槍。四隻手在嘉莉的身上四處遊移、肆意撫摸,令嘉莉興奮地浪叫起來,叫聲中充滿了淫邪的欲望。
從來這些隻可以在色情電影中看到的淫靡畫面,現正在我眼前上演,而女主角正是自己的妻子!這個場面實在是太要命了,我還沒有怎麽碰過自己的肉棒,便刹那間便到達了高潮!精液源源不絕地從龜頭爆發、噴射而出。
我看着妻子與兩個男人的淫亂表演,那種興奮感覺實在是畢生難忘!我嘗試叫自己冷靜下來,可是卻不成功,我的陰莖仍然像石頭般硬,因爲我的老婆仍夾在兩個男人的中間。
嘉莉已經飢渴難耐了,她大叫起來,要他們立刻把肉棒插進她的小穴裏。我看到她的陰戶已被淫水浸沒,閃閃發亮了。
嘉莉的請求立即得到滿足,阿健把陰莖揍過去,快要碰到嘉莉的陰唇了!我突然感到震驚和憂心,因爲我想起阿健沒有戴保險套,而嘉莉也沒有避孕。
如果,嘉莉因此而懷孕,懷了不屬於我的孩子,我該怎樣做?我實在混亂得很,我很渴望看我的妻子被别人好好的幹,但我真的願意爲此付出任何代價嗎?
我硬得像要裂開的陽具告訴我,讓我下定了決心。我已不管了,我要看别人用他的大肉棒直接插進去她亳無保護的陰道裏!我要那根肉棒把濃濃的精液注滿她的子宮!
在我下定決心之際,那粗大的肉棒已把兩片肉唇推開,慢慢地插進了嘉莉的陰道,一直插到肉穴的盡處,陰囊也碰到肛門了。當他把肉棒抽出來,嘉莉的淫液沾滿了它,讓它發亮。
阿健續漸加快速度,每次抽送都越來越快,也越來越狠,嘉莉的腿随阿健的活塞動作越張越開,大聲的呻吟着,叫聲中充滿了淫欲。
嘉莉在被阿健幹的時候,口裏也沒有閑着,她把卡路的陰莖塞進嘴裏,瘋狂地吸吮。
不久,也許嘉莉感覺到阿健快要射了,纖腰加緊配合他的抽插,我可以看到嘉莉的淫水源源流出,大腿也被沾得發亮。
終於阿健到了極限,一面大聲叫喊,一面把精液灌滿我妻子沒有被避孕的陰道内。嘉莉把雙腿卷曲在自胸前,讓阿健的淫根可以盡量深入、盡量把精液射到她身體的最深處。
這一刻,她全身痙攣起來,高潮了,我從來沒看過她的高潮是這樣激烈的。
嘉莉還沒有滿足,像瘋了般叫嚷着,要另一根肉棒好好的幹她。阿健識趣地抽出了軟下來的陽具,肥厚的陰唇被阿健的大肉棒幹得不能合攏,濃稠的精液正要流出的時候,卡路的龜頭像個塞子封住了肉洞,一部份的精液被擠了出來,但更多的精液卻被硬生生地擠回嘉莉的陰道内。
我感到睾丸有點麻痺,幾乎要射出來,我極力忍住,嘗試分散注意力,那可不是件易事。
有了阿健的精液潤滑,卡路一下就把肉棒一插到底,我甚至可以聽到性器接觸所發出的下流聲音。卡路的陽具比阿健的更粗、更長,要是沒有大量淫水和阿健的精液滋潤,我真擔心會把嘉莉的陰道弄壞。



嘉莉挺着屁股來配合卡路的抽送,每次卡路插進去,她都立即把屁股迎向肉棒,我知道阿健的精子一定會被他推進她子宮内更深入的地方。我聽到嘉莉在哀求卡路用力幹她,而卡路則用行動回應了她的請求。
經過一輪瘋狂抽送,最後卡路也在小穴裏射精,射在嘉莉身體的最深處,在我沒有插到過的地方,與阿健的精液混合起來。在卡路射精的同時,一股強烈的高潮像電流一樣通過她的身體。
嘉莉乏力地躺在地上,手裏像沒有意識的握住阿健軟下來的陰莖,我看着自己的妻子赤裸裸的身體,一股又一股白花花的精液,由她不能合攏的陰道口湧出來,我也射精了。
看來那兩個男人已很久沒有做愛了,所以射了很多,精液像失控般不斷湧出來。
高潮過後,嘉莉緩緩站起來,問他們是什麽時間,才驚覺要立即離開,因爲我還在酒吧裏「等」她。他們連忙穿上衣服離開,我則沿另一條路回去,以免被他們發現。
我回到酒吧時,嘉莉已經在等我。我問她去了哪,她沒有回答,隻說她想回家。回到家中我再次問她,可是她怎樣也不肯告訴我。
在床上,她把我的手放到她的陰戶上,要我愛撫它。她仍然很濕,我一想到兩個男人在她體内射精的情景,便立即硬起來,我們幹了一次才睡。
這夜,我們各自擁有自己美好的回憶。
結果嘉莉并沒有懷孕,她也沒告訴我不忠的事。我不去想她還有沒有對我不忠。
數年後,我們也有了自己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