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租太太

出租太太(上)

(1)

一個商業機構的飯堂裡,有幾個男人在低聲說話高聲笑。這幾個男人是陳上志、林必發、石寶光。

一陣笑聲過後,陳上志指著林必發說︰「你這個人,專吃窩邊草,不怕又上當?」

「這不是窩邊草。」林必發說︰「這個不是本公司的人……」

「雖然不是本公司的人,但是同一層樓,而且商業上有來往。」石寶光說︰「那女子的確十分漂亮,但聞名花有主。」

「又未證實,不妨索一索,進一步打探,無關宏旨。」林必發說。

「不錯,」陳上志附和︰「探探無妨,美麗女子怎可以放過。石仔,這件事由你去辦。」

石寶光無奈,只好答應,因為陳上志是人事部經理,林必發是營業部經理。

「那個女子是否名花有主最重要。」陳上志說︰「查得愈快愈好。」

「那女子姓梅,叫小梅,我早已知道,至於名花有主則未證實。」石寶光先把那女子的姓名報出來。

「哦,梅小梅,這名字很別緻,姓梅又叫小梅。」陳上志說︰「她真是像梅花一樣美麗。」

「「石仔,原來你比我們野心更大,早就已經探索到資料。」林必發說。

「不是故意打聽,只是無意中知道的。」石寶光說︰「你們高高在上,對下面的事情自然知得比較少。兩位阿哥,總之我盡快回報便是。」

「打探到內情,你也有好處的。」林必發說著,拍拍肩膀。

兩日後,hhhbook.com石寶光已探到真相,向他們報告。說︰「那個梅小梅是馬中力的太太,你們知道哪個叫馬中力吧!」

「那個小子?他竟然討到這樣一個美麗太太。」林必發說︰「真糟蹋,刻薄點說,真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

「對,對,比喻得好。」陳志上說︰「唉,我們早認識這個女子就好了,那女子固然好,我們也好。」

「其實現在也不遲。」林必發說︰「只要我們花點功夫,花點金錢,不難把小梅搶過來。上志,這種事情你也不是第一次做。」

(2)

陳上志奸笑兩聲來遮羞,說︰「雖然我做過,但是今次由你先出馬,一定會更好。」

「這個……這個問題比較複雜。」林必發說︰「因為今回我兩人都看中她,一個女人怎可以分開兩人享,所以……」

「不要算得那麼清楚,那女子只是一件玩物,不是與她做人世的,兩人分享不是更剌激更過癮嗎?」陳上志說。

「既然你願意這樣,又叫我先行,那麼我就不客氣飲頭啖湯了。」林必發哈哈笑著說。

他和陳志上有了協議,立即作進一步的探索。他認識馬中力的一個朋友趙一虎,於是他向他打聽馬中力與梅小梅的實情。

趙一虎說︰「他倆人沒有正式結婚,只是同居,你為什麼要調查這倆人的關系?」

林必發說︰「沒有什麼,只不過覺得馬中力這個小子十分幸運,竟然有這麼一個漂亮的太太。」

趙一虎說︰「姻緣姻緣嘛,男女的結合是要講緣份的。所謂千里姻緣一線牽就是這個道理。」

「不錯,不錯,男女的婚姻的確要講緣份的。」林必發搖搖頭說。

趙一虎問︰「你不是看中那個梅小梅吧?」



林必發說︰「看中有什麼用?現在她已經名花有主。」

趙一虎說︰「話不是這麼講。這個社會很現實,而且金錢掛帥,有錢可以使得鬼推磨,這是真的。」

「你的意思是說可以把小梅用金錢買過來?」林必發作進一步問。

「當然可以了。」趙一虎說︰「老實說,最主要是那個小梅只是和馬中力同居,既然她可以與馬中力同居,亦可以與你同居。你說是不是呢?」

林必發問︰「你怎麼這樣想?」

「很簡單,這個金錢掛帥社會,往往認錢不認人。」趙一虎說︰「如果你真的對小梅有意思,我可以向小梅打聽一下她的意向。」

「你真的可以做到。」林必發握著趙一虎兩臂,呈得很興奮。

趙一虎說︰「我只是打聽,並不一定成功的。據我所知,小梅是個單料的銅煲。」

(3)

林必發向趙一虎打聽到梅小梅的進一步資料後,立即就在梅小梅的身上做工夫,希望盡快搶到手。

林必發算準梅小梅的午餐時間,進入了飯堂去,與她一齊吃午飯。

「梅小姐,真巧,你也來這裡吃午飯。我可不可以坐在這裡嗎?」林必發呈得十分客氣有禮。

「當然可以,你怎麼知道我姓梅?」梅小梅微笑,回以一眸。

林必發說︰「美麗的小姐多人注意,自然連姓名也知道了。我不僅知道你姓梅,還知道你的名字叫小梅。」

梅小梅說︰「我真值得你這麼留意嗎?你貴為經理。是了,林經理,有什麼關照?」

林必發說︰「你也知道我姓林?」

梅小梅說︰「怎會不知!我們是無名小卒,當然要打聽高層人士的動向。而且,高層人士的活動必成為消息,至成為傳媒採訪對象呢。」

「我還未至去到那個程度。梅小姐,你這麼吹捧我,這一頓午飯,我非請不可。」

梅小梅說︰「那怎好意思?」

林必發說︰「不必斤斤計較,我說過由我請就是我請了。」

經過這一頓飯,林必發和梅小梅成為了好朋友。於是他向陳上志回報。

陳上志說︰「你果然有辦法,有可能搶到手嗎?」

林必發說︰「她不是普通的女孩子,早已名花有主,一定要下工夫。」

「照你看來,這工夫容易下嗎?」陳上志問。

「不容易,但亦不困難。」林必發說。

陳上志皺皺眉頭說︰「到底容易還是困難?什麼時候學會打官腔。」

林必發說︰「不是打官腔,實際情形的確如此。我的意思是說困難一定有,但不會是個死結。」

陳上志說︰「那就好了,我知道你一定有辦法的。」

林必發說︰「既然你要我先上,那麼我就不客氣了。」

陳上志說︰「客氣什麼。如果我要先上,又怎會與你合作?總之,這只天鵝兩人分享就是。」

(4)

林必發與陳上志有了默契,放膽進行。

有一日,林必發認為時機成熟,於是約梅小梅晚飯,隨即打電話。

梅小梅說︰「不行呀!今晚老公約了我。發哥,不好意思,改明晚怎樣?」

林必發無奈,只好答應。

第二日,林必發成功了,約好晚上七時在酒店餐廳相見。

林必發到達時,梅小梅已在座了。

林必發說︰「對不起,我遲到了。」

梅小梅說︰「不,是我早到。我是小人物,早到是應該的。」

林必發說︰「不要分什麼大人物小人物。我們是好朋友了。以後不要講這種客氣話,你喜歡吃什麼,隨便取呀!」

兩人商量了一會,梅小梅提議要《兩人套餐》。

林必發說︰「很有意思。二人套餐很有情侶套餐的意味。」

梅小梅瞟眼說︰「去你的!情侶?我肯你太太也不肯呀!」

「我開開玩笑吧了,你不要生氣。」林必發一邊說一邊伸手過去與她相握。

梅小梅很大方,讓他輕輕地捏著。

「很柔軟。」林必發捏著不放繼續說︰「你不但樣子漂亮,肌膚也很嫩滑,小梅你……」

「小梅她怎麼樣?」一把聲音在林必發的身後響起來。

林必發回頭一看,原來是馬中力,吃了一驚,立刻鬆開梅小梅的手。

馬中力微笑地說︰「林先生,真巧,在這裡遇見你。你也是在這裡遇見小梅的?」

「是……正是……我在這裡遇見她。」林必發不能不撤謊︰「你……你約了小梅的?」

馬中力說︰「不,我約了朋友見面,在這裡有點小生意談。你既然與小梅相遇,最好不過。我把她交給你,陪她消遣,省得她寂寞。唉,我這個做丈夫的只知事業,往往忘記太太……」

梅小梅埋怨說︰「你這個人就是這樣,今晚好在遇見林先生,要不是真悶死了。」

(5)

林必發眼看形勢對自己有利,加緊盡量利用,希望一次成功。他慇勤地招呼梅小梅,討她歡心。餐後他發問小梅去哪裡消遣。

梅小梅說︰「想不到什麼好節目,還是由你出主意吧!」

林必發皺著眉頭,好一會才說︰「我想游車河也算好消遣,只不知你的意思如何?」

梅小梅說︰「好呀!好呀!游車河是所有的節目中的最好節目。」

林必發說︰「既然你贊成,就決定游車河。」

兩人離開酒店餐廳到停車埸去。林必發駕著車風馳電掣,向郊外進發。

梅小梅說︰「我們是游車河,不是去搭飛機,何必開得那麼快!」

林必發說︰「是」,立即收油,用一般的車速行駛。

梅小梅說︰「對了,這個速度既安全又舒適。」

車子緩緩而行,到了一條小路前,林必發駛了進去。

梅小梅問︰「怎麼入這小路?」

林必發說︰「反正是游車河,什麼地方也可以去。我想進入那個小叢林休息一下,那裡很幽靜,最好談心。」

梅小梅沒有再說話,車子繼續前進,到了一處小叢林前停了下來。

梅小梅說︰「這裡這麼靜,不會有賊吧?」

林必發說︰「這裡治安很好!前面有條小村,民風樸素,人人勤勞,不會有賊。」

梅小梅說︰「這就安心。你怎會這樣清楚,是不是常常帶女朋友來尋歡?」

林必發說︰「不,不,如果是尋歡,如今是第一趟,不知你……」

梅小梅說︰「我……我更加不會來尋歡,我丈夫沒有車。」

林必發說︰「這樣豈不是錯過了人間仙境?不過,以前未得到的,今晚可以得到。」

梅小梅說︰「你……你想怎樣?不可能這樣做的。你……」

林必發的嘴已經壓著她的紅唇,她不能再說話。他就於是再一步,熱烈地吻她。

(6)

梅小梅欲拒還迎,令林必發緊貼不放,同時他的手在她腰間有所行動,她用力摟著他,不讓他再進。

林必發不敢強來,只好單單在熱吻中。忽然,梅小梅轉過頭來,說︰「我們還是回去吧。」

林必發說︰「不,不,這個環境很好,何必急急回去。」

梅小梅發嬌嗔說︰「不行,如果再逗留,必然弄出人命。」

林必發說︰「好,好,回去回去。」他知道勉強不來只好開車回去。他也明白欲速不達這個道理。決定放長線釣大魚。這一晚,他躺在床上無法入夢,他太太卻不管,鼾聲如雷。

早上,林必發向陳志上回報郊遊的情形,陳志上指他是「無膽匪類」。林必發說︰「我不是無膽,這種事不可強來,如果強來即是強姦,沒有情趣。要是強來,不如去召妓!」

陳上志說︰「總算有道理。但是有什麼辦法可以上手?」

林必發說︰「我想還是請趙一虎幫忙,再打聽梅小梅的實情。這個女人很奇怪,既然願意與我郊遊,又願意與我熱吻,最後才改變主意……」

陳上志說︰「她畢竟是有夫之婦,所以她最後還是知道守婦道的重要。」

林必發說︰「但是,我感覺她的確有淫賤的一面,所以我決定去請趙一虎幫忙。」

陳上志拍拍他的肩膀說︰「既然你有這個決心,繼續努力吧!」

林必發約趙一虎茶聚,把郊遊的事坦白講出來。並且說︰「照我看來,梅小梅很想嘗嘗其他男人的好處,只不過妨於是有夫之婦。」

趙一虎說︰「老實講,這個世界有錢可以使鬼推磨。梅小梅是很需要錢的。如果你給她一筆數目可觀的錢,她一定不會拒絕的。」

林必發說︰「要是這樣,你為我穿針引線怎麼樣?這個女人外表已經漂亮,肌膚又嫩滑,跟她接觸過之後,晚晚失眠。」

趙一虎說︰「好吧,我替你進行這件事。」

(7)

兩日後,趙一虎對林必發回報,說︰「你給她五萬元,她可以陪你十日,怎麼樣?」

「十日五萬元?昂貴了一點!」林必發聳聳肩又說︰「我頂多出三萬元,你替我走一趟,事成之後給你報酬。」

趙一虎說︰「好吧!我為你去討價還價。但是如果她只肯出八折又怎樣?看來……」

林必發說︰「八折,如果她堅持也沒有辦法。她實在太美。」

翌日,趙一虎有回音,四萬元可以成交。

林必發說︰「她陪足我十日是不是?她可以瞞住丈夫十日嗎?」

趙一虎說︰「既然她答應,一定有辦法瞞住丈夫的。」

林必發交一張四萬元支票給趙一虎,另外給他一千元車馬費。

這宗交易妥當後,林必發對太太說要去公幹,於是帶梅小梅到效外的酒店。

「小梅,小梅,快來快來。」林必發一入房即刻擁抱著梅小梅。

梅小梅說︰「急什麼,先去洗澡。我和你一同作鴛鴦浴怎麼樣?」

「太好了。」林必發回應呈示很甜很甜。

梅小梅與林必發一齊作沐浴。她開了花灑,水柱射向林必發的身體,而且對准他身體的尖端射去,令他樂透了。兩人身體清潔後,雙雙上床。

「現在可以開始了。」梅小梅說。並倒在床上,躺得像個大字。

林必發一個轉身,伏在她上面。兩手按住她的趐胸,輕輕地撫弄。

梅小梅嬌嗔地嚷︰「不,不要那麼大力,兩個波快要給你握爆了。」

「我已經很輕力了。」他繼續握著,玩著。

過一會,他已經改用掌心來搓揉那兩顆像櫻桃一樣的,還用手指捏著一個乳頭,用口含著另外一個乳頭吸吮著。它們開始變硬了。

「唔…唔…唔……」梅小梅這種聲音發自喉嚨,呈然她感到快樂與滿足。

「小梅,這樣了好嗎?」林必發一邊搓、揉、捏著一邊說。

梅小梅說︰「好極了。你只管做,不用說。」

林必發的手又向下移動,到了她的肚臍上。

出租太太(下)

(8)

梅小梅的腰向上挺,迎著林必發的手。他的手指在臍眼轉幾轉,撩得她嚶嚶地叫。

林必發說︰「這是不是更好玩?」

「好是好了,但是還未算最好的。」她帶著喘息的語音說,並拿住他的手向下推。

林必發得到她主動的提示,更加興奮,於是在她的肚臍下輕撫起來。「哦,原來如此。」他仍然是那麼輕輕地進行︰「這裡鼓鼓的,很滑,好像很多水。」

梅小梅說︰「不是好像,是真的很多。難道你不喜歡?」

林必發說︰「不,不,喜歡,喜歡,越多越好。」

梅小梅問︰「你覺得口渴嗎?」

「我……我不……」林必發突然醒悟︰「我……我真的有點口渴。」他說完這話,把身體向下移。把頭伏低在兩腿之間的交叉處,看到一些淫水正從紅黑的肉縫中流出來,還有幾條寸餘的陰毛長在凸凸的陰阜上,好看極了。

梅小梅輕聲問「找到水源沒有?」

林必發仰起頭說︰「找到了,就在這裡。」他低下頭用口對住肉縫吻下去,舌尖不斷在肉縫裡上下舔著,口不斷嚥著吸流入口中的淫水。

「唔……唔唔……哼哼……唔……依……」梅小梅發出快樂的呻吟聲。

林必發受到這種聲音的剌激,呈得更加興奮了。陽具變得更加大了硬了。他不能忍了,馬上把身體往上引,手握著又大又硬的肉棍子對準梅小梅的陰戶,用龜頭在門口磨著,但沒有插進去。

「怎麼了?……」梅小梅興奮地又渴望地說︰「你難道……裡面癢死了,快插入去吧!不要逗我了。」

林必發迅速用他厚厚的唇壓著她的小嘴,狂熱地吻著。梅小梅不能再說話,也不想說話,她要好好地享受林必發給她的快樂。她索性閉上雙眼。

陽具在大量的淫水潤滑下,終於不用太大的力氣便插入她那濕熱的陰戶,陰戶緊緊包含著肉棒,兩人的身體正式接觸了,肉棒的運動並發了一種很特別的聲音,好像農夫的一雙腳在泥沼活動時產生的聲音°°吱吱地響。

梅小梅一邊喘氣呻吟一邊說︰「加把勁呀!」

「我會的,我知道怎樣做,凡事都要由淺入深,由慢到快。」林必發安慰著她,同時用上平時插穴的技巧,什麼九淺一深,八淺二深……到根根插到盡。

這時候,梅小梅只有不停地挺腰相迎他的抽插,和淫叫著,沒有其他。

「你仍然覺得不夠嗎?」林必發輕聲問,他沒停止,肉棒仍不斷做著活塞運動。

「不,不,你做得很好,你插穴的技巧……唔……插得我樂死了。」梅小梅呻吟著嬌聲地說︰「這是……必然的反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林必發得到美人的讚賞,反應更烈了,使勁地插著、討好著。

(9)

梅小梅的熱烈反應,今林必發有更好的享受,不禁想起太太在床上的情形,真是有雲泥之別。

「小梅,你講真心話,我是不是一個真正的男子漢?」林必發停下來急切地問。

「是,當然是,我剛才還稱讚過你。你不要停下來嘛,好癢啊!」梅小梅嬌聲地說。

「我明白,不過稍稍停一下,跟你說幾句話。」林必發說著,下身又開始動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梅小梅淫叫起來,聲很大,那大床也似乎給聲浪行擊而動搖。

林必發受到梅小梅的淫叫聲剌激,拿出最大的動力,肉棒根根盡入,龜頭抵達花心,作射前最後的一擊。

「噢噢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好舒服……啊啊啊啊啊……發哥哥……啊……噢……插得……妹妹……好舒服……我要升天了,沒有了……要出了……要丟了……」梅小梅呻吟著說。

「你沒有,你要出了,我要洩了才是真的……。」林必發抱緊梅小梅,不停地喘著氣,身體也冒出汗來了,肉棒飛快地進進出出抽插著。

梅小梅也是將他抱得緊緊的,兩人同時洩了。兩人的身軀二合為一,間不容發。這時兩人只是喘氣,沒有其他。經過一會,才分開雙雙倒在床上。

林必發其中一隻手不捨得離開她的身體,放在她的胸前,不時用力輕輕按,輕輕在捏著乳房。

梅小梅已回氣過來,說︰「你不是只識用手吧?」

林必發說︰「當然不是。」他轉身向著她,用他的嘴唇去吻她的身體。最先的落點在是她身上那兩顆似葡萄的乳頭。他輕輕一吻之後,用嘴唇含住它吸吮,同時並用舌尖舔著上面。梅小梅反應強烈,幾乎整個身體彈起來。他更加鍥而不捨,不但吸吮和舔,更進一步去咬嚙乳頭。他的用力恰到好處,令得她真的有欲仙欲死之感。她不禁又輕呻吟起來︰「嗯嗯……嗯嗯嗯……唔唔……」

她的腰肢亂轉,林必發把身體向下移,移到她的秘處,那裡又開始流出水來了,立即吸吮和舔舐起來,還用一隻手的兩個手指捏著凸起的陰核,另一隻手伸到她的陰戶與肛門之間的位置,用拇指挖入她的陰道、中指插入她的肛門。開始只插入一小節,後來二節、再三節,手指在不停地插著和挖著。

梅小梅在這樣的服務下,反應強烈起來,大聲呻吟著,她又需要起來了,兩手把林必發往上拉,讓他的肉棒對準陰道口,頂在她身上的凹陷點。

林必發說︰「你又需要了?」

梅小梅說︰「沒錯,你……你太懂得這種技巧了,我無法忍得住。」

「幸好我的本領也不差。」林必發說︰「小梅,你摸摸我。」

「不摸也知道了,這麼堅硬的東西頂在那裡,又怎會不知?」她一邊說一邊已伸手向下捏著那話兒和套弄著,還用手指甲輕輕地亂著龜頭。

(10)

林必發的肉棒給她弄得變得又大又堅硬起來。梅小梅玩弄他的肉棒之後,不願放鬆,她用不輕不重的力度去玩弄著。

「小梅……小梅……噢噢……唔唔唔……」林必發興奮地叫著。

梅小梅愈玩愈開心興奮,最後她把肉棒引進淫水連連的桃源洞。

梅小梅輕聲地問︰「怎麼樣?」

林必發說︰「妙極,妙極。你這個女人真是與別的不同。」

梅小梅說︰「你這個男人也是與別不同。」

「你接觸過很多男人嗎?」林必發本來活動著的,突然停下來。

「不,不。」梅小梅否認︰「我的意思是說,你與我老公有很大分別。」

林必發說︰「這樣還好。你丈夫是知道的,如果你有其他男人就不好了。因為……」

「沒有,我怎會有其他男人!」梅小梅說︰「如果不是你對我這麼好,我們不是有緣,我也不會和你親熱。若給我丈夫知道,必死無疑。」

「那太委屈你了,小梅,很多謝你。」林必發說。

「算了吧!我們不要講這些掃興的話,繼續干快樂的事。」梅小梅把腰向上挺幾下。

林必發又開始做活塞運動了,根根到底。

「噢……噢……唔唔唔……很厲害。」梅小梅呻吟著,噓一口氣說︰「你果然很厲害,插得我要上天了。」

「不算得什麼,只不過是水到渠成吧了!」林必發說︰「如果不是你有強烈反應,我決不會做到這麼好。」

梅小梅不再說話,她要享受他給她的好處,索性閉上雙眼,只口裡叫著。

林必發愈來愈起勁,插得越來越快,在一輪攻勢之下,他感到要快射了。在不出幾十下的抽插,腰眼一緊,精關一開,射了出來。射得又急速又多,梅小梅在熱熱的精液燙激下大叫起來,也跟著丟了。

梅開二度的玩意就這樣結束,兩人十分滿足地摟著睡了。

林必發與梅小梅躲在酒店十日,足不出戶,天天做愛。其實這樣做,一來可以得到盡量的性愛之樂,二來可以達到高度保密之效。

十日時間對林必發來說,有如白駒過隙,很快溜走了。他離開酒店,第一個人要找的是陳上志。

陳上志一見他說︰「怎麼樣?看來你消瘦了不少,被她吸乾了?」

(11)

林必發摸摸自己的面額,笑說︰「瘦是瘦了點,但是這十日快活似神仙。」

「那個梅小梅的功夫很好?」陳上志說。

林必發說︰「當然好,她有起死回生的功力,而我不是死的,是個龍精虎猛的人,自然如虎添翼了。」

陳上志說︰「那麼我也要享受一番。」

林必發說︰「本來我是叫你先上的,你卻要讓給我。對不起,我已喝了頭啖湯。」

「無所謂,任何事情總有先後的。」陳上志說︰「只要現在得到她就行。阿發,現在你可以穿針引線,為我介紹了。」

林必發說︰「當然可以,你想什麼時候與她結緣?」

陳上志說︰「越快越好。坦白講,我現在已經興奮起來,很想立刻與她上床了。」

林必發說︰「真誇張,總之,我會盡快為你進行。」

兩日後,陳上志接到林必發的電話,叫他準備一張四萬元的支票,即可帶梅小梅去酒店。由林必發做介紹人,事情易辦,先在酒店餐廳見面,然後上房。

一入房,陳上志便急不及待擁抱梅小梅,低頭吻下去,雙手伸到胸前去握住兩個乳房。

梅小梅輕輕推開他說︰「急什麼,先去洗澡,清潔了身體才好做。來吧!」她拖著他的手直入浴室。

陳上志自己把衣服一件一件除下,很快已經變成一個原始人。

梅小梅指著他那已勃起的肉棒說︰「嘩,很厲害呀!」

陳上志低頭看看說︰「真的很厲害嗎?」

梅小梅說︰「當然,我一見就嚇一跳。」

陳上志說︰「那麼你的又怎樣?你也快快讓我看看。小梅,快快脫掉你的衣服。」

梅小梅說︰「你幫幫我好不好?」她轉過身又說︰「替我解開胸圍扣。」

陳上志照她的話做,鬆了胸圍的扣,胸圍除下,他急急伸手到她的胸前握住兩個肉球捏著。

梅小梅說︰「你不是想看嗎?」說著便轉過身來。

陳上志兩眼圓睜說︰「嘩,好勁呀!起碼有三十六寸以上。」

(12)

梅小梅把脫下的胸圍放在一旁,接著把三角褲褪下。陳上志看得口角流涎︰「小梅,你的身材實在太美了。」

梅小梅開了水龍頭,花灑的水柱直射陳上志的身體,而且很快對準他那勃起的肉棒射去,還射向龜頭和馬眼。

陳上志立即用手掩住︰「噢,很痛!」

梅小梅說︰「痛?不會吧!」

陳上志說︰「真的很痛。如果我用水射你,你也會覺得痛。」

「你試試。」梅小梅討好陳上志,把花灑交給他。他接過,隨即射向她,梅小梅若無其事。

梅小梅說︰「不痛,不痛。」

「不是射向嫩肉,當然不痛。」陳上志說︰「我現在射向你的嫩肉了,你些微向下蹲,分開雙腿。」她按他的話做,他也蹲下身來,把花灑的水柱射向她的陰部。

「怎麼樣?」陳上志問︰「如果痛就叫痛,我不射了。」

梅小梅說︰「不痛。」

陳上志說︰「不痛?怎會不痛,這是……」

梅小梅說︰「女人與男人不同吧!不過,我現在不是痛,是癢。」

陳上志說︰「癢?」

梅小梅說︰「癢死我了,不要再射了,快快設法為我止癢吧!」

阿上志立即把花灑移開,不再射她。

「我現在要你為我止癢呀!」梅小梅叫嚷著。

「怎樣可為你止癢呀?」陳上志不禁焦急起來。

「你……你真麻煩,把人家弄得癢癢的又不懂止癢。」梅小梅嬌嗔,兩足頓起來。

陳上志說︰「小梅,不要發脾氣,我會想辦法的。」

「你……你這個人真是!」梅小梅又頓足,令水花四射。

陳上志只好把她抱出浴缸,如此一來,兩人的身體便直接接觸,他的陽具對准她的陰戶。

「對了,就這樣可以為我止癢了。」梅小梅說。

「我真是傻瓜,怎麼記不起?」陳上志拍著自己的頭。

「我們入房上床吧!」梅小梅挽著他走出浴室。

(13)

陳上志一切都比林必發慢兩拍。剛才他的興奮過去了,他由浴室至上床的一段時間,缺乏剌激,精神又散渙下來。

梅小梅看著和指著他那原來勃起的肉棒說︰「怎麼忽然這樣子?軟了。」

陳上志苦笑說︰「沒有什麼,只要你為我加點工夫,它馬上又起勁了。」

梅小梅早就知道會有這種情形,因他年紀比林必發大,身形又較瘦削。

「好吧!」梅小梅討好他︰「你躺下來,我會令你重振雄風。」

「太好了!」陳上志立即躺下床︰「小梅,可以開始了。」

梅小梅先替他按摩手腳,然後吻遍他全身,最後吻在肉棒上。她把肉棒慢慢含進口中,又吹又吸,還用舌頭舔著龜頭,舌尖頂著馬眼,手放在陰囊上玩弄著兩顆睪丸。

陳上志的肉棒起了變化,本來如死蛇的肉棒充血脹硬了,把她的口塞得滿滿的。

「你果然有辦法。」陳上志大喜說︰「我現在需要你了,你也躺下吧!」

她說︰「不一定要躺下的,既然你有需要,可以躺著來享受,我願意為你服務。」

他說︰「你願意這樣做,真太好了。我會送你一件禮物。你喜歡玉器還是鑽石?」

「你送的禮物,我什麼也喜歡。」她一邊說一邊跨過他的身體,用手握住肉棒對準陰戶坐了下去,然後上下套弄起來。

陳上志很開心,這是他第一次這樣被女人幹著。他看到了陰戶一下把肉棒含入裡面,一下肉棒又出來大半。他的雙手伸起握住正在跳動著的乳房,捏著、搓揉著。兩人不斷地呻吟著,叫著對方的名字。

不知過了多少時間,陳上志說︰「我死了,要洩了……」他兩手伸到她的背後,把她抱住,使她伏在他的身上。梅小梅也很倦,這時伏著不動也正適合。

「很厲害,你用開水射我。」她說。

「不是開水,是……」他還未說完,就暈死過去了,而且動也不動。她叫了他幾聲也沒應,她知他出事了。

(14)

梅小梅報了警,召了救護車,把陳上志送去醫院。林必發接到消息,第一個人先去探病。

陳上志躺在病床,苦笑說︰「這個女人真厲害,少一點定力也受不了。唉,真倒霉……」

林必發說︰「你不是不夠定力,太狂是真!你拼盡老命,老實講,你的年紀比我大。」

陳上志說︰「她如果不是花樣多、熱情似火,我怎會弄到這個田地?不過話說回來,我以前未試過這樣的方式的,太享受了。」

林必發聳肩而笑。

陳上志搖頭苦笑說︰「不過我這樣子太吃虧了,四萬元只得半夕風流,一夕也沒有。」

林必發說︰「這個才珍貴嘛!石頭不值錢,鑽石就值錢了。」

陳上志說︰「還要取笑我!我希望她補償給我,但不知她原意不願意?」

林必發說︰「我可以代你問問趙一虎,反正他是扯皮條的。」

陳上志說︰「說起來我真不明白,梅小梅可以接客,她是有丈夫的,雖然是同居,也屬於有丈夫的。」

林必發說︰「不必太考究了,太考究會感到不安……」

陳上志說︰「又不是這樣講,正因為她是有夫之婦,所以我們才覺得……」他忽然停下來,原來有人進來。

這個人不是什麼人,正是梅小梅。

林必發回頭去看,也很愕然。︰「小梅,原來是你。你……」

梅小梅說︰「我是應該來看看他的,事情是由我而起。」她邊說邊放下手中的鮮花。

「謝謝,謝謝!」陳上志面上的表情很怪異,他的笑意顯然不是發自內心。

梅小梅關切地問︰「陳先生,是不是好了很多?」

陳上志說︰「沒有什麼了,醫生說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梅小梅說︰「那就好。」

正在這時,又有一個人進來,陳上志說︰「德哥,你怎麼知我入醫院的?」

德哥未回答,卻先對著梅小梅說︰「你怎麼也在這裡?哦,我明白了,原來你……」

(15)

梅小梅呈得十分困窘,說︰「德哥,不要胡亂說話,我……」

德哥說︰「好,不要亂講。大家都是朋友,大家都可以來。」

梅小梅感到不宜久留,告別而去。

德哥說︰「上志,原來我和你是襟兄弟。想不到你竟然因為她而入醫院。」

「德哥,原來你……」陳上志說到了一半又停下,因為又有人進來。

進來的是趙一虎。林必發回頭看,心想︰這個人怎麼這時候來?

德哥說︰「一虎,你幾乎害死上志。小梅這個女人不可以隨便介紹的,過了六十歲的人不宜與她上床。」

陳上志說︰「我還未夠六十歲。德哥,剛才你說什麼,什麼介紹呀?」

德哥說︰「他不是介紹人嗎?」指著趙一虎又說︰「他是現代華德。」

趙一虎說︰「不要胡亂說話,我是來問候陳先生的。」

德哥說︰「無論你承不承認,你也是華德一名。」

林必發說︰「是我們要他穿針引線的。是他幫忙我們,不成好事,你亦不應該……」

德哥說︰「你們還要替他講好話。小梅是他的搖錢樹,沒有小梅,他怎會有今日這樣風光?他是與馬中力是合夥的,難道你們不知?」

陳上志問︰「你怎知道那麼清楚?」

德哥說︰「那時我也不知,後來見小梅行動詭異,經過調查才明白,想不到你們也上當。這也難怪,小梅的 是放路溪錢。」

「哦,原來是一個局。」林必發恍然︰「他們看透男人的心理,喜歡淫人妻子,而梅小梅卻又不是馬中力的正式太太,所以不介意租出去。」

他們說話之間,趙一虎已悄悄溜走。他本來想對陳上志道歉,希望他以後繼續的。

「趙一虎溜走了。」德哥環視一周,說︰「不過老實講,有人願打、有人願挨,也怪不得誰。上志,假如你不發生意外,這個秘密就永遠不會揭穿!」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