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品富婆的雙性生活

我從十八歲跟隨現在的丈夫趙凱從泰國來到香港,至今已經過了八年了。泰國是個遍產中性人和雙性人的國度,那年遇到他是一個機遇的巧合。家裡的貧窮逼迫著雙親把我賣到了曼谷一個地下的淫窟裡,我從十八歲就開始賣淫了。什麼客人都有,主要是接待到曼谷觀光的遊客。

那天一幫香港來的旅遊團來我們的酒吧內看表演,其中就有趙凱。後來發生的事情和大多數尋歡客和妓女發生的差不多,趙凱顯然不是第一次和雙性人做愛了,他顯得經驗豐富,可以令性冷感的我體驗到從未有過的高潮。從那時候開始,我對他暗暗的留意了。也許是他給的小費,也許是他成熟的氣質,或者是他幾乎病態的性行為。總之有一點打動了我,那天我也施展了所有的魅力,不斷的討好他。趙凱對我的表現也是相當滿意的。接下來的幾天內,趙凱每天都來找我,每次我們都瘋狂的投入到激情的性愛當中。

他要離開的前一天晚上,要我跟他去香港生活,他會照顧好我,那一刻,我知道改變我命運的時候到了。我沒有回答他,只是默默的注視著他,那張成熟的國字臉上有的只是誠懇的笑容。我發現自己除了感動外,居然還有久違的溫暖,我暗暗的發誓,我這輩子只對一個人忠誠,那就是趙凱了。

香港是一個繁華而且開放的城市,趙凱沒有騙我,給了我一個足以讓人羨慕的生活。我從新回到了校園,並且有了一個新的身份,黃妍。黃是趙凱喜歡的亡妻姓氏,妍是美麗的意思。

二十歲那年,我們結婚了。婚禮很簡單,只有幾個趙凱比較要好的朋友。這些都不重要,只有一點,我愛的男人娶我了,這是我最在乎的事情。

婚後我依然在香港bruce國際大學這所貴族學校讀書。裡面不乏出眾的貴族子弟在追求我,他們的條件可以讓大多數的女孩子心動。但是我都委婉的拒絕了,因為我清楚的知道,沒有趙凱,就沒有現在的我。

我學的專業是工商管理,在學校內這是比較熱門的專業。許多學生將來都會參予到家族企業的管理當中,郭茵就是其中的一個。她是一個很漂亮而且自信的女人,在學校內她和我一樣是排名前十的美女。這不是我注意她的原因,令我驚訝的是另一件事。在大學三年期間,因為她而傳出的緋聞實在太多了,最離譜的是這些緋聞大多和那些美女有關係,有學校裡的,有社會上的模特,甚至是台灣的某個女明星。

「嗨,lily!我可以做這裡嗎?」郭茵微笑著看著我。她手裡拿著兩本書。

「當然!」我禮貌的點點頭。lily是我的英文名,在學校內大家打招呼一般是喊英文名的,畢竟這裡是國際大學。就連學校的餐廳也是設計的豪華無比,一點也不遜色於社會上的高級餐廳。

雖然以前和郭茵彼此都認識,也有過社交上的活動接觸,但是說到底,兩個人相交卻不深。此刻,郭茵顯得一點也不生疏,落落大方的點了幾樣餐點。

「你的那個那個呢?今天怎麼沒看到他啊?」郭茵雙手托著腮,一臉笑意的望著我。

不得不承認,她的笑容很迷人,我不明白她為什麼今天突然親近的跑過來找我聊天。對於趙凱以外的人,我都保持著適當的距離。除了必要的社交活動外,我每天過得都很簡單,學習和陪伴心愛的男人。如果趙凱不在家,我也會安靜的一個人看書,或者是看些電影什麼的。

「張學偉嗎?聽說他前兩天和大一的那個女生好上了。」我無所謂的攪拌著面前的咖啡。

「呵呵,男人都這樣,用情專一的我還沒有遇到一個。」郭茵隨意的道,只是她看向我的眼神裡多了一種東西。

這種眼神讓我不舒服,我沒接口,輕輕的?了口咖啡。

沉默了一會兒後,郭茵突然道:「lily,認識你三年了,你都沒有看上一個男人,這是為什麼呢?」

我驚訝的抬起頭,沒想到她會這麼的直接,我不確定的看著她道:「茵茵,你不會這麼好奇吧?」

郭茵又笑了,很神秘的貼近我道:「我知道,你和我是同一類人。」

「什麼同一類人?」我不解的道,其實我心底隱隱的有了種感覺。

「你還裝?」郭茵抿著嘴唇,臉上的笑意更濃了。她慢慢的靠了過來,身上一股淡淡的幽香衝擊著我的嗅覺神經。我一低頭就可以看清她胸前深深的乳溝了。

近距離的接觸,讓我顯得很不適應,我感覺到了下體正在脈動著,有勃起的衝動。

「告訴我,你是o還是1?」郭茵很適當的把握住了機會,伸出一隻手挑起了我的下巴,淫淫的看著我。

我瞥過頭去,很嚴肅的道:「我不知道你說的是什麼!」其實她說的我懂,只是沒想到自己會當眾被一個女子調戲。除了覺得郭茵行事荒唐符合傳聞外,自己的心臟正劇烈的噗通噗通跳動著。

郭茵很隨意的向我吹來一口氣,淡淡的,如蘭似糜的芬芳中挑撥著我的情慾,「黃妍,我看上你了,我們交往吧!」

我怕再多呆一會兒,我的陰莖將會把我的牛仔熱褲撐起來。我假裝冷漠的道:「我有事,先走了。」說完我就匆匆的收拾起桌上的書本。

「lily,你害羞的樣子太迷人了,嘖嘖,為了你,我可以當一次o~!」郭茵也不阻止,只是雙手抱住她那豐滿的胸脯,饒有興趣的看著我道。

我尷尬的收拾著,走的時候,我說了一句:「茵茵,這次的談話,我會忘記的!」

我頭也不回的走出餐廳,身後是郭茵放肆的大笑。

開車回家的時候,我忍不住褪下緊小的熱褲,搓揉著自己勃起的陰莖。說實話,我是個好色的女人或者男人。每次在遇到漂亮或者英俊的人物時候,我都會情不自禁。但是每次我都壓抑了下來,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趙凱了。我是一個隱性的雙性人。外表上我和一般的女人一樣,除了有一張漂亮的臉孔外,在趙凱的悉心開發下,我還擁有一副凹凸有致的魔鬼身材。實際在醫學的鑒定角度,我是一個雙性人。我有陰莖,也有睪丸,有陰道,也有卵巢。是世界上為數不多的雌雄同體,我的睪丸實際上就是卵巢,只是我的卵巢和普通人不同,它不僅產生雌性激素也產生雄性激素,同時產生精子和卵子。而我的陰莖卻和我的陰蒂長在了一起,每當興奮的時候,我的陰莖就會勃起。一般情況下,在外面我都會選擇穿裙子,這樣就算衝動起來也會避免一些不必要的事情發生,今天剛好穿了短褲就差點穿幫了。

楓葉別墅,這是趙凱前妻給這裡娶的名字,無它,每當入秋的時候,滿院子的楓樹上的葉子都變得紅彤彤的,煞是美麗。



我在後院的泳池找到了正在水中鍛煉的趙凱,他每天都堅持兩個小時的運動鍛煉。畢竟是快六十的人了,年齡的增加最明顯的變化就是體力下降,特別是這兩年來。我們之間的性愛也不在那麼頻繁了,已經從兩天一次到三天一次,現在勉強維持在一周兩次的頻率。當然趙凱依然會出去搞點外遇。這是我不願去想的,雖然我很愛他,但是並不表示我願意和其他人一起分享。趙凱也很顧及我的感受,基本上沒有搞出什麼麻煩來。其實我是想他搞點麻煩來的,因為我知道我是不能生育的,而趙凱一直都沒有小孩,所以他的外遇我基本上不加干涉。

我走到泳池邊的躺椅坐下,保鏢阿國和阿晨向我點頭示意,我禮貌的和他們打招呼。

我愜意的躺在躺椅上,享受著傍晚的涼意,一回到家我就換上了套寬鬆的套裙。

趙凱在泳池裡游了四五個來回後,發現了我,就從泳池裡上來。「小妍,回來啦!」趙凱穿著四角的泳褲,濕漉漉的走了過來。

「老公,我想你了!」我忙拿起一邊的浴巾幫他擦拭著。趙凱身上的胸肌有點鬆弛了。

趙凱愛憐的在我臉蛋上掐了一下道:「小妍,就你最會說話了!」隨即朝阿國和阿晨揮了揮手,兩人識趣的退到十幾米開外了。

我見到他的動作,心中一喜,「好老公,累了沒,要不要幫你按摩啊?」

趙凱樂呵呵的道:「你就是我肚子裡的蛔蟲,呵呵,我剛想說呢!」

「嗯~你又說我是蛔蟲了!」我撒嬌的膩著他。

趙凱笑得更開心了,在我的胸部上抓了一把道:「小妖精,來,幫爺好好的捏捏!」

趙凱調整著姿勢,趴在了躺椅上。我等他躺的舒服了,然後跨坐在他的腰間。先從他的頭部按起,這套按摩手法共有十三式。趙凱祖上是行醫的,我剛和他在一起的時候,就被他神奇的指法徹底的征服了。可以說他就是一個女人的剋星,無論在什麼情況下,我總是很容易的就會被他挑弄的欲罷不能,後來在我的強烈要求下,他悉數的這套傳男不傳女的穴位按摩法傳授了給我。憑著這套指法,為我們的房中增加了許多的樂趣大概十五分鐘後,趙凱已經開始一陣陣的呻吟起來了。我覺的火候差不多了,就褪下他的泳褲,開始舔弄起他的屁眼來。

在我有意的刺激下,趙凱不一會兒就全身輕微的顫慄著。最後,他忍不住低沉的呻吟道:「小妍,進來吧!」

我迅速的脫光自己的衣物,把怒漲的陰莖插進了早已跪趴在那裡等候的肛門裡。

熟悉的快感讓彼此舒服的『哦』了一聲,我扶著他的腰,開始挺動起來。趙凱肛道內地肌肉配合的收放著夾緊我的陰莖。

幾年的默契讓我們充分的享受著這美妙的魚水之歡。最後趙凱粗大的陰莖在我的子宮內劇烈的噴射出億萬的精蟲,而我也高亢的呻吟著,把積蓄了一天的陰精狂噴而出。

每天,我都要大量的消耗體內的激素來保持體內的平衡。做愛是最直接的辦法,如果趙凱不在家,或者是他不能陪我,那我就只能靠手淫來解決了。現在的我特別的舒暢,經過一場盤場大戰後,焦慮的心情後了許多。

看著自己洩出的大量乳白色陰精,我溫柔的幫趙凱擦拭著汗津津的身體。

趙凱顯得很滿意,長吐了一口氣道:「小妍,你越來越難搞定了,現在我都有點怕你了,呵呵!」

我瞪了他一眼,「還說,人家都讓你征服了五次了!」我知道趙凱喜歡征服這個字眼,不僅在商場上,在我的身上他照樣像是一個戰無不勝的將軍馳騁著。

「老咯~呵呵!」趙凱呵呵的笑著。

一聽他說自己老了,我心中一酸,忙堵住他的嘴,「不老,不老!你是最棒的!」

趙凱顯然也有所觸動,很安慰的看著我,半響沒說話。我也默默的看著他。也許兩個人心中都是真的愛著對方吧。良久後,他微笑著拍了拍我的臉頰道:「走吧,我們吃晚飯去!」

三天後,趙凱在飛往美國的航班上出事了,整架飛機故障,而跌落太平洋。

聞聽這個噩耗我當場就昏了過去,醒來後就感覺到撕心裂肺的痛楚,我無聲的哀嚎著。世界上最溫暖的懷抱已經離我遠去了,這是我一直無法接受的事實。

接下來的日子,我一直處在恍惚當中,一向安靜的楓葉別墅突然多了許多的訪客。有趙凱生前的好友,公司裡面的高管,生意上的夥伴,還有律師張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