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了個女同事的媽媽

今天中午午休的時候,去外面吃飯,在某食品城。
看到最近新招進入公司不久的一個女同事陪一個熟女吃飯。
打招呼的時候,才知道,原來熟女與女同事是母女關係。
熟女看到我,低頭不語。
我有些不的自然笑笑。
女同事邀請我坐在一起吃飯,我只好熱情地與女同事打招呼。
三個人各自吃著套餐,一時無話可說!原來,熟女是我認識有三四年的姘姘。
故事還要慢慢的從頭說起!我所在的公司辦公樓是一幢高層寫字樓,裡面有十幾家大大小小的公司。
我所在的公司在寫字樓的18樓。
熟女所在的公司在寫字樓的12樓。
我和熟女認識是非常戲劇性的!熟女簡稱王姐。
熟女的女兒簡稱小丁。
(隨父姓)便於敘事!認識王姐是非常戲劇性的。
早晨開車去上班,在寫字樓的地下停車庫。
看到前面一個寶馬3系在倒車入庫。
我在車子的後面停住,等其倒車入庫。
開車子的技術可能比較一般,幾次沒有進去,要來回反複的調整車子的位置。
我感覺有些不耐煩,就按了一下喇叭。
寶馬車停了一下,我下車準備幫忙的時候,寶馬車啟動了。
只聽一聲碰的撞擊聲。
寶馬車車尾毫不猶豫地撞擊在我的車頭的右面。
悲劇了!看到出車禍,寶馬車的司機走下了。
居然是一個女司機。
我釋然了。
一個熟女。
大概四十歲左右的樣子。
穿著職業套裙。
熟女一下車就是連聲的對不起對不起。
我也不好意思了。
車子都有保險,也沒有必要打110,商定一起去附近的機動車檢驗點去定損。
雙方留下了手機等聯繫方式。
我也加了她的微信。
到了中午午飯時間,我看著她說,一起去吃還是?熟女說,我請你吃飯,耽誤你時間了。
我說還是我來請客吧。
附近吃飯,聊天。
開心中!王姐有一個火爆的身材,一對爆乳彷彿要擠破文胸。
呼之慾出!我喜歡。
聊天中,得知王姐離異。
王姐的女兒在上大學,平時只有週末回來。
平時是王姐一個人居住。
我心中暗喜。
看到王姐成熟的笑容,我心中暗想,王姐告訴我這些,不會有故事吧。
我按耐住蠢蠢欲動的心思,柔聲陪著王姐聊天。
因為動了心思,我就刻意陪著王姐說一些逸聞趣事。
看到我和王姐談笑風生的樣子,不知道的可能以為我們是老朋友在聚會,誰會想到,我們是剛剛認識的朋友。
時間飛逝,我和王姐戀戀不捨地分別,我開車去了4S店修車。
因為,我有了王姐的手機號碼和微信號碼我比較放心。
特別開心的是王姐居然和我是一個辦公樓工作。
更開心的是,王姐一個人居住。
在4S店休息室看電影的時候,我腦海中幻化出——我無恥地硬了!沒有想到,微信提示音響起,我看到居然是王姐主動給我發信息,對於今天上午的車禍道歉。
我再一次安慰王姐。
一來二去,我們開始聊其他的。
熱聊中王姐居然邀請我晚上,她請我吃飯。
我有些熱熱地感動了。
看到王姐的好客,我心中暗喜,王姐有些騷!我也屬於蠻騷性的,表面上沉靜如水的時候,其實內心已經波濤洶湧了。
想到王姐晚上的約會,我按耐不住內心的喜悅,輕聲低哼著我喜愛的歌曲。
我在4S店焦急不安地等待著。
我不時地看著手錶,恨不得現在就是去和王姐吃飯的時間!在4S店時間過得非常的慢,車子也沒有我想像中那麼快修好,我無聊的坐在休息室的按摩椅上,對於馬上要發生的事激動不已。
其實我也三十出頭了,在公司也算做到了投資部門經理。



之前談過幾個女朋友,也和她們上過床,不過那些青澀的記憶其實並不能滿足我這樣一個馬上要熟透了男人的心。
尤其最近剛和女友分手,自己處於感情和身體的空窗期。
又這樣送上門來美味我自然不會放過。
這樣迷迷糊糊的已經接近下午四點,4S店的客戶經理通知我,車已經修好可以提車了。
我說知道了,擡手看了一下微信,看到幾天未讀信息,一條就是王姐的,她說地點在黃浦江邊上的一個會所,她定了一個日式的包間,地址什麼都發了過來,還說,她公司有點事可能會晚點到,時間定在晚上8點。
我看時間尚早,今天也不高興進公司了,於是開車就回到家裡,先洗個澡,調好鬧鍾,睡了過去。
迷迷糊糊中我看到王姐,來到了我的辦公室,先是好像和一堆人在談業務,突然其他人都走了,就剩下王姐和我,她很主動的,把套裝脫了,露出豐腴又傲人的身材,上身緊緊包裹在白襯衣內,兩個玉乳呼之慾出,下面就穿了一條肉色的絲襪。
透過絲襪我似乎可以觸摸到兩腿之間那被絲襪覆蓋的神秘洞穴。
就在我想進一步探尋的時候,鬧鍾響了。
這時我砸鬧鍾的想法都有了。
我人醒後發現口水都把床單弄濕了一片,下面更是硬如鋼鐵。
不不僅苦笑,心想看來男人那裡是不能離開女人。
我看時間已經不多,穿著得當後,下樓開車,往那個會所開去。
到了會所的地下停車場,我看到了王姐的那輛寶馬三系已經停在了那裡,心裡不由的悸動。
當下就直奔電梯,報出了包廂的名字後,服務生直接把我帶到了那間,日式包房,我看到包房門口一雙黑色的高跟鞋。
服務生輕叩木門,然後拉開了木門,「先生請」。
我看到一個風姿綽約的身影站在窗前,聽到我到了,她回過頭,「請坐吧,不好意思,那麼晚還讓你出來吃飯」,「沒關係,我平時也是這樣。」
其實這個時候我的心思,已經想把她摟在懷裡了。
這個時候服務生,進來上茶,並問我們想用點什麼。
王姐看向我,我說你看著點吧,我都行。
於是王姐飛快得在PAD上點了起來。
沒一分鍾就點完了,看來她是這裡的常客。
她問我是否陪她一起喝點清酒,我本來想以開車的理由拒絕,想到她也開車過來,我就沒好意思說。
「小酌怡情」,這時我看著她正眼帶桃花的看著。
我才知道有點說錯話了。
很快服務生就端上了一盆慢慢的刺身,有各種海鮮,同時還幫我把清酒熱過後端了上了。
服務生退出後,她幫我斟滿酒杯,端起酒杯,「今天姐給你你賠罪,我先乾為淨」我自然也不能慫了。
於是乎兩個人邊聊邊喝,吃著美味的海鮮。
王姐說:「想你這個年齡應該好好補補。
來吃海膽」。
我知道王姐話中有話,於是說道「身邊沒有女人,補了也白補」「哦,怎麼會我看你一表人才,應該身邊不缺女人」,我嘆了口氣,「剛和前面一個分手幾個月,最近忙,周圍也沒什麼合適的」「別急,王姐幫你留意著」我這時不經意的拉住了王姐的手,兩眼色迷迷的看著王姐。
王姐有點含羞的望著我,我一把把她拉倒我身邊,然後上下起手,我看王姐也沒有抗拒的意思,所以膽子就更大起來。
王姐其實雖然有40左右的年紀,其實保養得還是相當不錯的,皮膚緊緻細白,五黑的長發,捲成波浪,鳳眼如絲,兩頰微紅,紅唇如蜜,身著絲質襯衣,衣領張開,已經可以看到深深地乳溝,下身是黑色包臀裙,緊緊裹住翹臀,下面是肉色的絲襪。
看上去頂多30出頭。
可能是到了微醉的狀態,我也不顧是在飯店了,上去就把王姐撲倒在榻榻米上,身體壓在她的身上,雙唇壓在王姐的雙唇上,開始吸允王姐的口水,舌頭嘗試著深入王姐的口腔,開始她有些抗拒,緊咬牙關,但架不住我的死纏爛打,兩條靈舌想好纏繞,糾結,追逐。
分享著彼此的津液。
對於我這樣一個幾個月沒有碰過女人的男人來說,王姐是最肥美的獵物,我的手剛解開她第一粒襯衣的紐扣,王姐那對碩大的玉乳向著向著缺口湧來?束縛已久希望重獲自由般的快樂。
正在這個時候,門外傳來敲門聲。
把我和王姐一下子從浴火之中拉了出來。
王姐坐回原位,理了一下襯衣。
服務生隨後拉開了們,為我們上完最後一道菜的同事,似乎用詭異的眼神掃了一下我們。
王姐此時的臉更紅了。
隨口道:「結賬。」
我們匆匆的把面前的食物吃完。
就結賬下樓。
一路上,我緊緊摟著王姐,她也順勢偎縮到我的壞裡。
「想去哪兒?」,「回家!」。
王姐好奇地帶著一雙渴望的眼睛看著我。
「一起去我家吧,我現在一個人住,就是家裡有點亂」。
王姐含羞得點點頭,今晚我們車是不能開了,我揚手叫了一臉出租車。
「沿江路兩江小區」,司機快速的開動了車子,我和王姐坐在後排,相互依偎著。
我摟著王姐,一隻手伸向了王姐的大腿內側,王姐下意識的夾緊了雙腿,同時嘴巴向司機方向努了努,意思是司機會看見。
我貌似理解了她的意思,抓住她的手往我已經堅硬無比之物摸去。
當王姐接觸到我的寶貝時,臉上呈現出一副又驚又喜的表情。
話說我的寶貝雖不是神器,但也征服過很多女人。
這點我還是相當有自信的,尤其當前我的浴火正盛,堅硬而巨大。
我鼓勵王姐拉開我的褲鏈,讓她的玉手在隔著我的內褲,來回的搓揉。
我的手也順勢摸到了她的裙底。
王姐今天肉色的褲襪了,穿了一條相當窄小的三角褲,雖然不是丁字褲,但當中部分也差不了多少,深深的嵌入到肉縫之中,我摸上去,已經有潮濕的感覺,想必剛才她已經動情。
出租車穿行在夜色中,兩邊的燈光也越來越稀少,我住的兩江小區,是處於市郊的高檔小區,周圍環境相當安靜,而且緊靠在江邊。
不一會車就停到了我的樓下,我付完車資,樓者王姐進入大廳,按了樓梯,進入樓梯後,我按了一下10樓,電梯門自動關上,王姐一把樓主我的脖子,對我又親又啃。
我也相當的投入,尤其是下面的寶貝,更是不自覺得頂到了王姐的兩腿之間。
叮的一聲,電梯很快到了十樓,我打開門和燈,把王姐讓進房間。
關上門,兩個人很快地便倒到沙發上,熱吻起來,這個時候,我再也不用顧忌什麼了,粗魯地脫去王姐身上的小西裝,幾乎用撕的扯開了襯衣的全部紐扣,一對D以上的蜜桃呈現在我的面前,王姐解開背後小馬甲的搭扣,上身已經完全赤裸。
我也毫不客氣的,用嘴吸允蜜桃上的葡萄,此時王姐的乳暈粉紅,不斷擴大,就算是綻放的喇叭花,花心的葡萄也挺立起來,我則像飢餓的嬰兒左右來回吸允著乳頭,我邊吸允著邊擡頭看著王姐的表情,也許是我太用力的緣故,她表情略帶痛苦。
我結束了吸允,自己也感到了自己的失態,大口的呼吸。
我問王姐是否去沖個涼,她說好,並當著我的面把剩下的包臀裙,和絲襪高跟也脫了。
我則在沙發上欣賞慾女的裸體,王姐果然保養的很好,身材高挑,前凸後翹,兩條修長,如果年輕十幾歲絕對是模特的好材料。
皮膚細緻。
長發披肩。
在我面前挑逗的轉了個圈後,一扭扭地進去浴室。
我趁機把房價理了一下,把王姐換下的衣服都疊好放在沙發上,並拿起那雙肉絲,聞了又聞,一個體香沁入我心扉,讓人心跳加速,也是這就是熟女的味道,而今天在我面前又是這樣一個極品熟女。
我從酒櫃拿了一瓶MUM和兩隻香檳杯,放在落地窗前,打開窗簾夜色的江景出現在我的面前,天上還有一輪彎月。
這個時候我聽到裡面的水聲停了,我遞進去了一雙開襠的黑色絲襪,和我的大白襯衫。
我很喜歡女人穿成這樣。
王姐也很理解我的想法,穿這這樣一套出來了,顯得既清純又性感。
我給王姐倒好了香檳,和她碰了一下杯,我說也要去沖個澡,讓王姐一個人先欣賞江景休息一下,王姐隨即便在貴妃椅上,躺下。
我的前女友,也特別喜歡躺著看風景。
我很快的便把自身洗個乾乾淨淨,穿上白色純棉的團褲和背心。
這樣可以充分現實出我的身材和力量,當然下面那個家夥也是欲包不住。
我拿起杯子和她碰了一下,和她聊了一會這房子的好處後,王姐開主動了,她讓我站在沙發前,她坐著幫我口。
這讓我驚喜若狂,因為我之前的幾個女友,幾乎都不願意為我口,王姐那麼主動,我真是非常開心,把已經硬得不能再硬的寶貝拔出來,王姐一口就含住,開始吞吐起來開始是龜頭,王姐認真的舔著龜頭的表面,然後的寶貝的側身,最後整根含住,我的寶貝自信還是很大的,順勢就往她的喉部插去,王姐開始顯示本能的惡心,想往外推,怎奈何我不停的深入,漸漸地她適應了這種感覺,喉嚨反而往裡吸了。
搞得我舒服極了,整個玉莖被王姐的嘴巴包裹這,前部已經進入了她的喉嚨,慢慢的我開始前後抽插起來,伴隨著王姐口中的嘖嘖聲,我JJ的感覺慾火上湧,沒有五分鍾,一個沒有控制住,我的體內一股衝動,蓬勃而發,直衝向王姐的喉部,她可能沒有準備好,被我濃稠的精華嗆到了喉嚨,不停的咳嗽起來,我聯忙拔出我的JJ,我可不想被她牙齒誤傷。
等王姐的咳嗽平複下來後,我歉意的望著她,王姐卻絲毫沒有不滿,扶起我的JJ用嘴巴和舌頭幫忙清理起來。
我說「很久沒做了,所以沒有控制住」「沒事」。
為了彌補我的歉意,我把王姐放在沙發上,我自己跪著地上,把讓她自己把雙手勾住自己的雙腿,呈M字裝,這樣王姐的私處已經清晰的呈現出來,王姐平時很注意乾淨,雖然由於年齡的問題,兩片外唇已經顏色發深,但裡面的嫩芽還是粉粉的,看來王姐雖然騷,也不是那種濫交的女人。
鮑魚周邊沒有雜毛,出來上面有一小撮整齊的毛毛,一看就是平時一直注意整理的女人,我低下頭,開始為王姐口,我姐很驚喜的看著我,我的舌頭一接觸到王姐的雙唇,從王姐的喉嚨深處發出長而低沉的呻吟,我的舌頭開始隨意的遊走,吸允這前面四溢的蜜汁,淡淡的,有股清香,有一點鹹鮮,真的和鮑魚頗為享受。
我舌頭開始逐步地深入,模擬這陽具的抽插,這時候裡面是酸酸的,四周是光滑的肉壁。
隨著我的動作加快,我姐的身體,開始逐步收緊,我能感覺到她有點微汗,「舒服,太舒服,嗯,不要停,不要。。。
停」我知道王姐開始進入高潮的前期,我動作加緊,不斷的舔舐她的四壁,尤其是那個女人最舒服的位置。
突然,王姐的身體一抽,口中發出一聲響亮的長嘯。
同時我的舌頭感到,她身體的抽搐,伴隨著抽搐是一股熱流從裡面湧出。
王姐射了,其實女人不是每次都能射的,如果女人能射,說明她這個時候身體一定舒服到了極點。
同時王姐那兩條黑絲大長腿,也抽搐起來。
這個時候我發現自己下面那個玩意,在一波高潮的疲軟期,已經過去,現在又開始蠢蠢欲動了,我站起身來,把重新昂頭的寶貝,插入王姐的神秘洞穴之中,剛剛還在高潮中的王姐,被我這個一插入,由於前面的折騰,王姐此時下面已經濕成一片汪洋,我脹大的JJ馬上堵上了,那即將流乾的小溪,只聽到耳邊啪啪啪啪的聲音,不斷衝擊這我和王姐,王姐這個時候其實已經處於瘋掉的狀態,抱著我得腰,使勁貼近我,這樣我的丈八蛇矛槍可以,頂到最深處,我三淺一深,逐步加快的抽插的節奏,同時把她的玉足,拿到嘴巴,開始吸允王姐的黑絲美腳。
我的口水逐步沾滿的王姐腳上的絲襪。
下面的JJ工作本沒有停止。
我的速度越來越快,感覺兩個人的身體不斷地在撞擊。
這樣差不多5分鍾後,我的JJ再次沖動,一股熱流射往王姐的身體深處。
王姐的口中不斷發出,啊啊啊啊的聲音。
一陣急風暴雨之後,我們兩都癱軟下來,我的雙手還在王姐身上撫摸著,尤其是那對玉峰和絲腿。
王姐也非常享受著我的撫摸,我知道,女人的高潮褪去後,喜歡男人的愛撫,這樣的心理滿足感不亞於高潮的那種興奮。
我們繼續喝香檳,聊天。
王姐非常坦誠的和我說著她的家事。
原來,王姐結婚差不多有20年了,有一個正在讀大學的女兒,丈夫開了一家外貿公司,生意做得很不錯,王姐原來就是外面公司的財務。
又一次,王姐和老公去江蘇催一筆款子,辦完事連夜趕回來的時候,高速上撞上了前面停的土方車,老公當場斃命,王姐坐在後排,只是輕傷。
就此王姐關閉了老公的公司,帶了一點錢,給女兒讀書,自己則應聘到了現在的公司做財務主管,現在是這家公司的財務總監。
現在這家公司的老闆,一直對王姐動手動腳,王姐開始沒怎麼搭理她,怎奈女人在外身不由己,為了給自己女兒,更好的生活。
默許了老闆的某些行為,這個老闆對王姐那是關照有加,升職加薪,把她當著自己老婆以外,在公司裡的賢內助。
經常加班晚了,會在公司的辦公室裡,找王姐發洩。
不過,那個老闆每次都沒有讓王姐得到充分的滿足,通常是自己爽到了,王姐還沒有感覺。
王姐說今天是這些年來第一次做了一次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