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的兩個表妹

「姐夫,我們給你送衣服來了。」

「一件襯衫,還要兩個人來送,跑來跑去累不累啊!」

樂茜小手在我屁股上拍了一下,「只要我們其中一個來,是不是好方便你幹壞事啊!你是希望姐姐來呢,還是希望我來?」

「去去去,狗嘴裡吐不出象牙,」我趕緊換過襯衫,省得兩個小鬼搞怪,「哎呀,那這個襯衫的扣子怎麼辦哪,你們姐姐肯定會問的,誰扯掉我扣子的,肯定是小茜,對不對?」

「姐夫,你真不公平,你怎麼就會誣賴我呢,明明是姐姐扯壞的,姐姐對不對?」

「小茹,你是扯壞的?」只見樂茹把頭埋得很低,當然是默認了,「小茹,沒想到平時比小茜文靜,興奮起來比她可厲害多了,哈哈!」樂茹把頭埋得更低,滿臉通紅,沒想到小姑娘還這麼害羞。

可是把樂茜給高興壞了,「姐姐,還這麼害羞呢,我看到你扯的時候,可是一點都沒有遲疑啊,現在這樣是不是太晚了一些啊!」

兩個小鬼又要發動戰爭了,我連忙轉移目標,「你們誰會釘扣子,還是不要讓你們姐姐知道的好,我也懶得去找借口。」

「姐夫,我來吧,」樂茹接過我的衣服,掏出自己口袋裡面的扣子,原來她早就準備好了針線,看來她還是比樂茜懂事不少,而且看她釘扣子的動作,還是很熟練的,原來小姑娘還不是一無是處嗎。

「小茜,姐姐就是比你厲害一些,你會不會釘扣子啊,不會吧,這下可比不上小茹了。」

樂茜一臉的不高興,突然一對小嘴唇印在我的嘴唇上,一隻小手就抓住了我胯下的雞巴,「可是,我Kiss的水平比姐姐厲害,」說著跟我來了個長吻,「怎麼樣,厲害吧,老姐就不行。」

「誰說我不行」,樂茹把樂茜推到一邊,兩隻手抱住我的脖子,雙唇就印了上來,緊緊地跟我的嘴唇貼在一起,肯定有半分種以上,嫩嫩滑滑的嘴唇跟我摩擦,還真是舒服,樂茹還真是比樂茜要多些女人味。

雖然樂茹推開樂茜,佔據了我的嘴唇,但是樂茜並沒有放開我的雞巴,同時她還和姐姐爭搶我的嘴唇,兩個人跟我接吻的時間是越來越長,最後一次樂茹跟我足足貼在一起4-5分鐘,當樂茜要再次上馬的時候,我可憋不住了。

「慢著慢著,兩位大小姐,你們是輪流著來,我可是一個人啊,都快透不過氣來了,你們是不是想你們表姐這麼年輕就守寡啊!」

樂茹因為佔據了最後一次親吻,向妹妹努著嘴,意思是我時間長,我贏了。樂茜可不高興了,嘟著小嘴不說話,突然發現我的雞巴還在她手裡,「我抓住姐夫雞巴的時間比你長,這你比不上了吧?」

樂茹不服氣,就伸手來抓,我連忙調停戰爭,「喂喂喂,兩位大小姐,我可不是玩具,一會是嘴唇,一會又變成了雞巴,你們是不是想把我給分了才高興啊!停停停,咱們收拾東西回家。」

沒想到兩個小鬼竟然馬上連成一線,「呃,有什麼了不起的,給你面子才跟你接吻的,你那個軟雞巴,摸你兩下更是給你面子,是給表姐面子。」

懶得跟她們廢話,趕快收拾東西,像逃犯一樣後面跟著兩個解差,回家了。樂怡正一個在家裡看電視,「你們怎麼一起回來了?」

「哦!沒有,我們在樓下碰到的。」我和兩個表妹異口同聲地回答,好在老婆很信任我,也沒有覺得奇怪。

我還是很鎮定,兩個表妹可就滿臉通紅,還是被樂怡看出了異樣,「你們怎麼都滿臉通紅的,是不是很熱,我把空調開開吧!」

「不要」「不要」,樂茹和樂茜先後反對,「姐夫說不能老開空調。」

這下樂怡更加懷疑了,看看兩個表妹,又轉過頭來看看我,「他什麼時候說過了?還真怪,你兩個搗蛋鬼,今天怎麼那麼聽你姐夫的話,開口閉口都是姐夫姐夫的,是不是他又教訓你們了?」

哎呀,我終於鬆了口氣,幸好樂怡只是害怕我對她兩個表妹不好,而沒有想到更為不正常的關係,所以這個問題終於矇混過關了。

晚上睡覺,樂怡跟我商量,「老公,後勤處組織員工夏令營,你幫我照顧好兩個小傢伙好不好,可不能欺負她們?」

一聽到樂怡要出去,心裡竟然莫名的高興,這是以前從來沒有過的事情。我一直不放心樂怡一個人外跑,老婆長得漂亮總是有點不放心,這次卻希望她早點走似的,「她們欺負我怎麼辦?她們會不會自己爬上我的床,到時候我可將她們就地正法了哦!」

「你敢嗎?我讓你去你都不敢,現在她們就在隔壁,有膽量現在就去,我絕不阻攔,說不定她們還是光著屁股睡覺呢。」

「去去去,除非今天晚上你把我搾乾了,否則,哼……」

「那就來吧,誰怕誰,今天不把你搾乾我就睡地上。」

老子馬上揮槍上馬,被兩個小美女逗了一個下午,雖然在小手裡發射了一次,畢竟不是很過癮,哪有肉穴搞的過癮呢。

「等等,老公,門沒有關嚴。」



「沒事,她們早就睡了,燈光都沒有,怕什麼?是不是害怕老公的肉棒,找借口拖延時間啊,看樣子你今天不行。」

樂怡性交很厲害,今天雖然兩個表妹在隔壁,可以忍受著,可被我狠狠地捅了幾下肉穴,什麼都忘掉了。

「噢‥‥噢‥‥啊‥‥對‥‥對‥‥用力‥‥用力‥‥頂住‥‥頂住‥‥啊‥‥天啊‥‥唔‥‥好樣‥‥啊‥‥好大的雞巴‥‥啊‥‥塞得‥‥好滿‥‥唔‥‥妹妹‥‥好脹‥‥好爽‥‥唔‥‥我要‥‥咬住它‥‥唔‥‥嗯嗯‥‥哎喲‥‥抓抓我‥‥我的奶‥‥奶子‥‥啊‥‥對‥‥用力‥‥干‥‥干死‥‥我吧‥‥干‥‥頂‥‥噓‥‥噓‥‥快、快‥‥媽呀‥‥」

媽的,樂怡叫得那麼淫蕩,我怎麼反而滿腦子是樂茹和樂茜雪白的肉體,一點都進入不了狀態,竟然還對老婆風騷的叫床聲生出一些莫名的反感來。

突然聽到房門「吱」地開了一些,老婆只顧著叫床,當然沒有注意到,可是門外有隱約的急促呼吸聲,讓我發現兩個小美女竟然在門外偷看,這可是一個很大的刺激,讓我雄風立起,哪能在美女偷看的時候出醜呢,該我表現的時候來了。

「怡怡,你的肉穴已經開始流水了,是不是已經開始發騷了,要不要哥哥好好地捅捅你啊?」

「流水了還不快點進攻,難道要等河流枯竭嗎?」

「好,我進攻,」將肉棒一插到底,然後全部抽出,再一插到底,每次插入都要加上一句「我進攻」。

為了照顧門外的兩個小美女,有時我故意將大肉棒抽出,將龜頭停在樂怡的肉穴口上,這樣門外的兩個小美女就可以清楚地看到她們姐夫的肉棒可不小啊,比下午在她們手上可是又大了一號了。

這種停留還有一個副產品,那就是挑逗樂怡,每次在穴口停留,樂怡都將屁股上台,想自己把我的肉棒套進肉穴,快感加上短暫的空虛,讓樂怡大喊大叫,我估計不僅是她的兩個表妹,就是隔壁的鄰居也能清楚的聽到。

「唔‥‥嗯‥‥好丈夫‥‥好哥哥‥‥好好‥‥美‥‥好大‥‥大的‥‥唔‥‥雞巴‥‥唔‥‥用力‥‥用力‥‥啊‥‥我‥‥來‥‥來‥‥啊‥‥妹‥‥快‥‥來‥‥了‥‥」

我也學著樂怡叫床,主要還是給門外的兩個小美女聽,這時候我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門外的小美女身上,腦子裡已經把肉棒下面的樂怡當成了她們姐妹了。

「唔‥‥妹‥‥妹‥‥哥哥的‥‥等‥‥啊‥‥雞巴被‥‥妹‥‥妹‥‥妹咬得好‥‥舒服‥‥妹‥‥的洞‥‥好美‥‥噢‥‥」

「啊,好哥哥‥‥用力‥‥‥‥哎呀‥‥心‥‥愛‥‥的‥‥你‥‥真‥‥好‥‥我‥‥痛‥‥快‥‥死‥‥了‥‥唔‥‥唔‥‥」

「怡怡,妹妹,哥哥的肉棒歷不厲害啊?怡怡,騷貨?」

「唔‥‥唔 ‥‥我‥‥要‥‥死了‥‥好哥哥‥‥啊‥‥你‥‥要‥‥我的命‥‥要命‥‥的‥‥東西‥‥又‥‥粗‥‥又‥‥長‥‥堅硬‥‥如鐵‥‥搗‥‥得‥‥我‥‥肉穴發燙了‥‥啊‥‥唔‥‥心肝‥‥寶貝‥‥我‥‥我‥‥太快活‥‥啦‥‥哥哥‥‥不行‥‥了‥‥唔‥‥妹妹……來………………了……嗯…………」

門外急促的呼吸聲越來越明顯,我害怕樂怡平靜下來很可能會發現,於是猛烈地抽送,每次都將龜頭頂在樂怡的子宮口上,然後扭動屁股,讓龜頭摩擦樂怡的子宮口,我最喜歡這種快感,每次都能讓我很快發射。

「老婆。怡怡,騷貨,我要來了,這次要射滿你的肉穴,」再猛烈地衝擊了幾十下,突然感到從屁眼到雞巴龜頭眼只見的肌肉全部猛烈地收縮了幾下,控制不住的精液就直射樂怡的子宮。

樂怡本來很疲憊,但突然感受到了猛烈強勁的噴射,「哥哥,你射了好多啊,很燙哦,怡怡的小穴都裝不下了,流出來了,啊,又要換床單了,……」

射精後還真是很累,同時為了檔住樂怡的視線,我全身都趴在樂怡身上,然後扭過手臂,伸出大拇指對著門擺動幾下,當然是告訴兩個小美女我已經發現她們了,另一個意思是告訴她們姐夫很厲害的。

被抓到的樂茹、樂茜馬上躡手躡腳地跑回了自己的房間,當然肯定是一個不眠之夜了,哪有處女經得起那樣的挑逗。